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误入婚途叛逆娇妻不好惹原著小说抢先看_沈君兮秦易南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37 ℃
误入婚途叛逆娇妻不好惹原著小说抢先看_沈君兮秦易南小说结局在线阅读

沈君兮秦易南小说结局

艾鹿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沈君兮秦易南的漫画《误入婚途叛逆娇妻不好惹》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漫画改编自作者艾鹿所著长篇小说《不介意孤独比爱你舒服》,小说讲述的是:沈君兮以为嫁给秦易南的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可当看到丈夫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满盘皆输,这其中究竟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隐情?而沈君兮和秦易南,又将何去何从?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沈君兮秦易南的漫画《误入婚途叛逆娇妻不好惹》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漫画改编自作者艾鹿所著长篇小说《不介意孤独比爱你舒服》,小说讲述的是:沈君兮以为嫁给秦易南的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可当看到丈夫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满盘皆输,这其中究竟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隐情?而沈君兮和秦易南,又将何去何从?

免费阅读

  我爸骂完,我妈又抢过去要继续说,我默默把电话挂掉没有听。律师早就走了,我一个人坐在咖啡馆,望着大大的玻璃窗外熙熙攘攘来往的人群和渐渐亮起来的霓虹灯发呆、绝望。

  坐了很久,久到池媛寻来,她还穿着工作服,精致的OL风藏蓝色小西装和一步裙,细高的鞋跟,走起路来很好看仿佛自带模特效果。

  她风风火火而来,坐下便急切地问我:“怎么样?律师怎么说?”

  我垂头,说:“还好,就是财产分割有点麻烦,我爸妈那边也不想我离婚。”

  池媛拍桌道:“财产分割?沈君兮来来来让我摸摸你是不是发烧了,他出轨诶,真凭实据,小三都有孩子了,这种情况直接就应该让秦易南净身出户!”

  净身出户?我竟从未想过,不知为何,说起离婚,我首先想到的是我自己离开,哪怕那栋别墅那几辆车我也全都不想要,不是我大方,而是我知道我看着那些带着我和秦易南生活痕迹的东西,会伤心。

  “你没跟律师说这些情况?你不会傻了吧?”

  我摇头,我的确没跟律师说太多,不清楚律师是不是知道我的具体情况。

  “好,你没说那我替你说。”池媛说着就去摸手机,我下意识伸手拦住了她。

  看她停下动作,我才说:“算了,我不想闹的太凶,秦易南现在也算有名气有地位的人,净身出户的话,可能……”

  “你怕官司会打输?别担心,我再帮你找更好的律师,一个不行,我就给你找个律师团,一定能帮你把官司赢回来!”

  “不是。我只是,只是。”

  “你舍不得对秦易南下狠手吧?沈君兮,你看你那个怂包样,人家都欺负你欺负成什么样了,你还念着旧情,非要等到秦易南拿刀子捅到你身上你才会下那个狠心吗?”

  “……”我伏在桌子上不说话。

  “真是气死我了,我怎么跟你这么怂的女人做朋友!走,跟我走!”池媛恨铁不成钢拽着我出了咖啡馆。

  坐在她车的副驾驶上,我问:“去哪儿啊?”

  “回你家!我去帮你理论!”池媛急性子,说话间已经打了火一脚油门开出去很远。

  “你不是说他们搬出去了吗?现在回我家也不一定有人。”

  “你都提离婚了,我就不信秦易南不回来跟你理论点什么,他要是真那么利索的直接同意离婚,那以前算我小瞧他了。”

  “秦易南打过电话了,说不想离婚。”

  “我就知道,那个家伙,他舍不得,舍不得你的家财和颜值。”

  “……”为什么不是舍不得我们之间的‘爱’呢?

  一路开车向西,很快便到了家,站在门口,我没来由的一阵紧张,不想进去,正忐忑间,大门突然开了,秦易南挽着婆婆的手臂正准备出门。

  池媛倒是先反应过来,叫了一声秦易南的名字,便拉着我走了过去。

  池媛道:“秦易南,你这个**,你怎么能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来?”

  婆婆一把将池媛推到边上,嚷道:“你谁呀?你干嘛指着我们易南这么说话?”

  “我是谁?就算我是个路人现在也有资格指着秦易南的脊梁骨骂,你是他妈妈吧?就是你纵容的吧?”池媛在吵架上从来就没吃过亏,不管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从来就没怂过,用她的话说——气势决定形势!

  “你,你这个闺女怎么这么说话?你还有没有一点家教了?”

  “怎么?欺负沈君兮脾气好习惯了受不了我这种脾气呀?”

  婆婆被池媛噎的一怔无法反驳转而指着我说:“沈君兮,你这是故意找这么个人来气我吗?你这是想报复我还是想气死我啊?”

  “我。”我不擅长吵架,遇到要吵架的情况大脑便像短路了一样,语塞不知该怎么办。

  池媛把我推开,横在我和婆婆中间,吼道:“你就会欺负沈君兮,纵着你儿子找小三还有理了?今天她就是来离婚的,别说废话了在离婚书上签字去办证,以后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别再祸害她了。”

  “离婚?!”婆婆惊讶地看着我,然后又看看秦易南,问:“你同意了?”

  秦易南摇摇头,他没同意。

  秦易南:“君兮,我们能不能好好谈一谈?”

  “我觉得没必要,离婚吧!”

  “你爸妈那边呢?他们同意了吗?”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可以做决定。”

  “我们谈谈,好吗?君兮。”

  婆婆一巴掌挥在秦易南的肩膀上,怒气冲冲道:“谈什么?还有什么好谈的?这婚不能离!”

  池媛趁机问道:“那你都让那小三进家门了,还不让你儿子离婚?你这什么打算?我怎么看不懂了呢!”她脸上满满的尽是嘲笑,其实,我知道婆婆不想离这个婚是为什么,无外是跟我爸妈一样的理由。

  父母辈的,好像总是格外在乎感情之外的牵扯。

  “你一个外人,别在这儿瞎掺和好嘛?这是我们家的事儿!”

  “沈君兮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你这个死丫头……”

  “别以为你年纪大我就会让着你,吵架我还没怕过谁呢!”

  “……”

  看着池媛和婆婆你一句我一句的吵着,我抬头看了看秦易南,扯了扯嘴角,竟有点想笑。其实有时候我和秦易南在某些地方还是挺像的,比如,不喜欢吵架,更擅长冷战。

  我们都觉得,吵架不能解决问题。

  在池媛和婆婆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我拉住她的手臂,跟秦易南说:“好,我们谈谈!”

  “现在可以吗?”

  “可以,走吧。”

  “好,我去开车,你等我一下。”

  “嗯。”

  秦易南离开,婆婆也没有试图阻拦气哄哄的转身回了屋。池媛拉住我,焦急地问:“你怎么回事呀?还谈什么?有什么好谈的?看你俩这感觉,可一点都不像要离婚的样子,你能不能上点心啊?拿出你的气势来,OK?”

  “池媛,谢谢你!其实我也想听一听秦易南的解释,你要不要一起?”

  “才不呢,我有约先走了,你们的破事,我看烦了!”

  池媛看着我上了秦易南的车才离开,做朋友能到她这个份儿上,我真的很庆幸。

  一路无话,我一直看着车窗外的夜景,但具体看的什么却一点都记不住,心不在焉又很努力想要看进去,很累,很难受。

  不知道秦易南要带我去哪儿,我不问,他也没说。

  短短两三天的时间,我们从原本天天上丨床的关系一下子变成了形同陌路。

  他身上的味道我记忆深刻,但他那颗说好不变的心我却不敢再碰了。

  车子行驶了好长时间,一直车速不减,他把车窗打开了一半,呼呼的风吹散了我的头发,我抬手想理顺头发,秦易南直接伸手过来帮我把头发挂在了耳后。

  他这动作做的十分自然随意,我耳根莫名一热,顺着他回去的手看过去,四目相撞,突然暧丨昧。

  “我忘了,你不喜欢开窗。”他低低地说,然后把车窗关上,嘶嘶的车窗上扬的声音仿佛划在了我的心尖上。

  “没,没事。”我知道我应该保持立场不能被他的这幅样子迷惑,可,我的心,不由我,它有点慌。

  过了一刻,他偏过头看向我,是一贯在床上讲情话时的那种眼神,眸色深深,且声音刻意压着,他问的缓而深情:

  “你还爱我吗?”

  “……”我心尖轻颤,努力绷着不回答,但下意识已经在心里默默说了个‘嗯’字。

  “还爱,对吗?”

  “你跟我谈谈要说这个的话,那放我下去,我不想说这些。”我作势便去拉车门,我不想承认还爱,我应对不了的极限便是这般疯狂的逃避,不计后果。

  车速本就很快,我突然开车门,秦易南明显吓了一跳,一脚刹车到底将车强行停下,下一秒便直接扑到了我身上。

  “秦易南,你干嘛?!”

  我被他压着,手臂被他缚的很紧,丝毫动弹不得,他急促的呼吸喷在我的耳朵上,挠的我的心突突的跳个不停。

  “你!”

  “你想干嘛?”“你!”

  秦易南话落,我只觉座位猛地往下一沉不由自主便朝后仰去,他放平了座位,突然的我有点措手不及。

  “我想你了。”秦易南压住我,盯着我的眼睛深情地说,我的肩膀轻轻一颤。

  小腿一凉,裙子被他一下掀开……

  “秦易南,你放手!”

  “不!”

  我抬手重重地打在他的肩膀上:“你**!”

  “随你怎么叫,我不想离婚。”

  “因为钱?”

  “我说不是你信吗?”

  我故意提钱,秦易南被激怒似的狠狠地撞我。

  “唐婷怎么办?”

  “我来处理!”

  “你们是上过床的吧?”

  “那天我喝多了,不知道!”秦易南盯着我,眼睛里都是火。

  “酒丨后丨乱丨性一次就怀上了?”我不信!

  “天意难测。”他低吼着像要把我撞碎一般。

  我银牙一咬质问道:“你敢说你不想要一个孩子?!”

  秦易南突然愣了一下,什么都没说,一阵疯狂驰骋之后释放在了我里面。

  秦易南拥住我的身子大口喘气,我爱恨交织难受的张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从没想过,我会在这种情况下跟他谈离婚。

  “我成全你们。”我忍了又忍,还是说了这句话。

  “给我点时间,君兮,再给我点时间好吗。”秦易南说。

  “多久?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吗?”

  秦易南:“……”

  彼此沉默着整理好衣服,沉默着开车回去,我没有答应给他时间,但也算没有明确拒绝,后来想想,我大抵还是抱着希望的。

  没有开车窗,车厢里残留着的H爱后的味道让我恍惚,也让我心痛。

  回到家,婆婆已经离开,应该是去了唐婷那里,秦易南没走。

  晚上睡觉,秦易南默默搂了我一晚上,我一直到凌晨都没睡着,后来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秦易南在我耳边说‘我爱你,君兮,我爱你!’。

  第二天醒来,看着秦易南的侧脸,我多希望听到的这句是真的,多希望唐婷没有出现过。

  一周后。

  我接到了唐婷的电话,她约我见面。

  接电话的时候池媛就在我旁边,听说我要去见唐婷,池媛紧张的非要跟我一起来,我让她在车上等我。

  时间定的是晚上,见面的时候,我几乎快认不出来唐婷,感觉她像是变了一个人。

  胖了一些,头发没有像之前那样打理的精致柔顺,笑容晦涩眼神飘忽,看见我走过去便急切的拉住了我的手,这一点都不像之前在医院和家里见她的时候那一副得胜的感觉。

  “君兮姐,你能不能帮帮我?”唐婷紧张地说:“求求你,你帮帮我好不好,求你帮帮我行吗?现在也只有你能帮我了。”

  我用力掰开唐婷紧抓着我手掌的手,揉揉被她抓红了的手背,道:“唐婷,我们好像并不熟。”

  唐婷吸吸鼻子,道:“君兮姐,我知道,我这么突然提出来让你帮忙的话有点冒失,但是我,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没办法了,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

  我不想看唐婷在我面前演戏,不想看她掩面哭泣一副被我欺负了的样子,便问:“你想让我帮什么忙?”

  唐婷听我问,一下子便来了精神,眼睛里含着泪水亮晶晶的,激动地道:“君兮姐,我想请你离开易南哥,你要多少钱的损失费我都答应你,只求你离开他!”

  “……”原来还是为了秦易南。

  “我知道,君兮姐你最不缺的就是钱,但是现在我已经跟易南哥上了床还有了他的孩子,而且,你知道的,他要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他背叛了你,你难道就肯原谅他吗?”

  “所以呢?”

  “我想你离开他!跟他离婚,成全我们,真的,你要多少钱我都会想办法筹给你的。”

  “你能给我多少钱?”我笑,盯着唐婷的眼睛,看着这个女人。

  “五十万,你看行吗?”唐婷试探着向我伸了手掌。

  “我给你五十万,你会离开秦易南吗?”我反问她。

  “君兮姐,你是嫌少?那我给一百万可以吗?”

  “一百万买我男人?你这话要是让秦易南知道了,你觉得他会怎么想?”我站起身,看着她,颇有点居高临下,“唐婷,你现在别想那么多,好好把孩子生下来要紧,保重吧!”

  说完这句话我就走了,唐婷起身追了我几步之后,喊道:“君兮姐,我跟易南哥是相爱的,我们是真想一辈子在一起的,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

  我没理她,许是因为秦易南亲口说出来的那句不喜欢唐婷,和一直待在我身边整整一周的时间让我吃了定心丸,或者,是我对秦易南那种深深的爱让我舍不得直接放手。

  不论为什么,此刻看唐婷,没有感觉到那么大的压力了,反而感觉她有点可笑和可悲。

  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可悲之处。

  离开咖啡馆我向车子走去,池媛还在车上等我。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汽车的声音,我下意识转过头却被一阵炫目的远光灯晃到几乎目盲,汽车急速朝我这边撞过来,我忙向一侧躲去那车也跟着我的方向打转了方向盘。

  巨大的撞击之后,我感觉自己像风筝一样飞出去很远,夜空是我看到的最后一幕,仿佛还看到了星星,对了,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我还听到了池媛的声音。

  她一边狂奔一边喊我的名字:“君兮!”

标 签言情 误入婚途叛逆娇妻不好惹 沈君兮秦易南 艾鹿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