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拐个妈咪带回家漫画原著大结局_白初晓江丞煜小说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86 ℃
拐个妈咪带回家漫画原著大结局_白初晓江丞煜小说在线阅读

白初晓江丞煜小说

傅书凝 著

连载中免费

小编今天带来的是最新签约的漫画《拐个妈咪带回家》,该漫画的主角是白初晓江丞煜,改编自作者傅书凝所著长篇小说《一胎双宝爹地请节制》,全篇讲述的是:白初晓三年前被表姐陷害,跟不知名男人过了一夜,而后被赶出白家,再次回归,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自己不受到任何欺负,谁料不知道什么,江丞煜盯上了她,以及,他们的孩子…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编今天带来的是最新签约的漫画《拐个妈咪带回家》,该漫画的主角是白初晓江丞煜,改编自作者傅书凝所著长篇小说《一胎双宝爹地请节制》,全篇讲述的是:白初晓三年前被表姐陷害,跟不知名男人过了一夜,而后被赶出白家,再次回归,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自己不受到任何欺负,谁料不知道什么,江丞煜盯上了她,以及,他们的孩子…

免费阅读

  白初晓像是很难受的样子,眉头还紧紧皱着,人中上红了一片,在她白皙的脸上分外明显,显得有些滑稽。

  江丞煜微微勾了勾唇角,视线移向了一旁。

  门外办好了手续的董川走了进来:“先生,手续都办好了,需不需要请一个护工在这里待着?”

  “不必。”江丞煜手上把玩着白初晓的手机,“去准备一套新衣服,今晚就住在这儿。”

  “嘎?!”董川被吓得手一抖,差点把单据弄掉在地上,犹豫了一会儿,又道,“先生,您您真的要住在这里?”

  江丞煜一个冷冷的眼刀过去,董川抿紧了嘴唇,闭麦了。

  “在这里休息,和在酒店休息,有什么区别?”

  这件私人医院虽然医生脑子有问题,但是设施没的说,房间的装修甚至比一些五星级酒店还要精美。

  区别可大了!酒店只有您一个人,这里可是还有一个白初晓啊!

  在这里住的话,莫非先生是要……在这里照顾白小姐吗?

  这是什么展开啊,他只是出去办了点事,怎么就看不明白局势了?!

  但是这话董川不敢再说,他垂下头:“我、我这就去给您准备衣物。”

  说完,就往外溜了。

  江丞煜回头看着床上睡得无知无觉的白初晓,轻哼。

  这女人只是晕过去了,身体机能一切正常,这些人一个个弄得仿佛她重病不起似的。

  还护工,睡觉的人需要护工吗?

  骆思年还说这个女人身体不好,他倒是觉得,这女人壮得能打死一头牛。

  臭小子还让雪儿知道了这件事,早晚要连这两人一起收拾。

  江丞煜冷淡地瞥了白初晓一眼,轻哼一声,转头走进了一旁的房间。

  深夜。

  江丞煜正睡着,突然外边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呻Y声,他缓缓睁开了眼。

  他睡眠质量本就一般,有了女儿之后更是要关注着女儿的情况,医院为了让家属能够更好地看护,特意把隔音效果弄得很差,

  那边的动静,江丞煜听得一清二楚。

  这女人醒了?

  江丞煜起身,迈着步子走了出去,却见白初晓在床上已经蜷成了一只虾子,额头一大滴一大滴地冒着冷汗,表情看起来很是痛

  苦。

  “白初晓?”

  江丞煜试探性地叫了一声,白初晓半点反应都没有,头都没有转一下,依旧呻Y着,江丞煜皱了皱眉头,伸出手贴上了她的额

  头,温度高得吓人。

  居然是发起高烧来了。

  伸手按下旁边的呼叫铃,值班的护士和医生立刻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江丞煜额上的神经微微一跳,这值夜班的居然就是白天那个不靠谱医生!

  “她体温很高,好像是发烧了。”

  “哦哦发烧了啊,正常,她有轻微的脑震荡症状,是容易引发高烧的,所以我才让你们留院观察一晚上。”

  医生一边说着,一边手脚麻利地给白初晓测体温,测完速度地开了药,给白初晓打上了点滴。

  “行了,等这几瓶吊针打完就差不多了,如果有其他情况再叫我们。”

  这医生说完,打着哈欠就走了出去。

  江丞煜看着床上逐渐安静下来的女人,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定定看着白初晓苍白的脸。

  白初晓因为疼痛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还有一些汗珠在,强迫症江丞煜看着有些不顺眼,伸手拿起一旁的毛巾将她脸上的汗水

  都擦了去。

  平心而论,这女人的脸确实有让人沉迷的资本。

  江丞煜一边擦一边想着,一想到骆思年,又不爽了起来,随意在白初晓脸上糊了两下,拿开的那一瞬间,他对上了一双迷懵的

  眸子。

  江丞煜怎么也没有想到白初晓会在这种时候醒来,身体僵了一僵。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江丞煜反应过来,冷淡道:“醒了?”

  白初晓没有回答,她极其缓慢地眨了两下眼,动了动,又伸出双手,握住了江丞煜的大掌。

  “你干什么?!”

  江丞煜感受到那柔软的触感,眉头瞬间皱得死紧,排斥地想要把她的手拨开,却听见白初晓带着哭腔嘟囔了一句。

  “奶奶,您来看我了?”

  这话一出,江丞煜就知道白初晓根本就没有清醒过来,而是烧糊涂了。

  居然把他认成了她奶奶?

  他抿了抿嘴角,冷酷道:“我不是你奶奶,放手。”

  脑子不清醒的白初晓十分坚定地摇了摇头,抓江丞煜的手抓得更紧了。

  白初晓在昏迷中力气还挺大,这手轻易甩不开来,更别提她一只手上还打着点滴。

  为了防止血液逆流,江丞煜一直弓着身子,尽量让白初晓把手放平。

  江丞煜一直尝试着抽回手,但是白初晓像是护食的小动物一般,一直不肯松开,反而还越抓越紧。

  没办法,硬的不行,江丞煜只能试着来软的,他尝试着放缓了声音。

  “你还在输液,这样很危险,先放开,好不好?”

  “不好!”白初晓异常果断,“如果我放开了,您就要走了!”

  “我不走,你把手放开,这样没法好好输液了。”

  白初晓眨了眨眼,飞快地把输液的那只手放下,另一只手还是紧紧攥着江丞煜的手:“这样就可以好好输液了!”

  显然是没有相信江丞煜“奶奶”的话。

  她一副“我是不是很聪明”的高兴样,让江丞煜恍惚了一秒。

  看起来,这女人身上,居然还有些雪儿的影子。

  输液的那只手松开,江丞煜就无所顾忌了,他飞快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起身,准备去倒杯水,一回头却发现床上原本躺着

  的白初晓正在奋力地爬起来,手上的针头已经掉了。

  他眉头紧锁,把水杯往桌上重重一放,几步走过去一把把白初晓摁在了病床上:“你疯了?!”

  这女人真是绝了。

  不管是清醒还是糊涂,都能做出一些出乎人意料的事情来。

  白初晓被凶了之后,身体猛地一抖,很是委屈地扁了扁嘴,豆大的泪珠一颗一颗地滚了下来。

  “呜呜呜——”

  江丞煜头疼了:“你哭什么?”

  发烧,怎么还能让人的性格改变呢?

  这女人看起来,分明是打死也不会掉眼泪的。

  白初晓抽抽噎噎地,声音细如蚊蝇:“您明明说了不走的,您说话不算话,呜呜呜呜……”

  “我没有走,我只是去倒杯水。”江丞煜摁了摁眉心,又加了一句,“别胡思乱想。”

  “真的?您真的不会走吗?”

  “真的。”

  白初晓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乖乖地躺在了床上,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江丞煜。

  见她平静了下来,江丞煜也同样长出了一口气,摁了摁床边的呼叫铃。

  真是个麻烦的女人。

  “又怎么了?”那医生跑进来,抓了抓头发,看见露在白初晓体外的针头,一下子跳了起来。

  “我去,什么情况,这针头是怎么跑出来的?”

  身后的护士推着整套的工具,立刻给白初晓重新扎了针,那医生有些疑惑地看向江丞煜:“这怎么回事儿,针头为什么会被拔掉

  ?”

  江丞煜淡淡道:“她烧糊涂了。”

  “艾,她烧糊涂了,你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控制不住她?”

  医生上上下下打量了江丞煜几眼,幽幽摇头。

  看着挺结实的人啊,怎么连个发烧的都控制不住?

  莫非这姑娘是个力大无比的奇人?

  “可不能再让她把针头拔掉了,这样断断续续地输液,对身体也不好。”

  “如果你要是再控制不住她,就拿绳子把她绑起来吧。”

  床上的白初晓听到这话,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视线投向江丞煜,满脸都写着拒绝。

  江丞煜看了白初晓一眼:“不用,这样就好。”

  医生撇了撇嘴:“行吧,那有事儿再叫我们。”

  房间里又只剩下了白初晓和江丞煜两个人。

  白初晓悄悄伸出手,抓住了江丞煜的衣袖晃了晃:“奶奶,我会乖乖的,你不要把我绑起来好不好?”

  她柔顺的样子是白天绝对不可能看到的,江丞煜眯了眯眼:“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那、那我乖乖的,奶奶你也不要走,等我睡着好不好?”

  白初晓眨了眨眼,又想起了什么:“您刚刚答应过我的!”

  “知道了,我不走。”

  江丞煜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命令道:“赶紧睡。”

  白初晓盯着江丞煜,似乎感觉很是新奇:“奶奶,您今天好温柔,好好说话呀,是不是心情很好呀?”

  这样也叫温柔?

  她的奶奶平时到底有多严厉?

  江丞煜看向白初晓,眉头微蹙,问道:“我今天很温柔?”

  “恩恩!”白初晓一脸认真,“平时我想要您待在这里,您都不会留下来的,只会说‘软弱是不被需要的品质’,然后就走掉了!”

  江丞煜听完,眉头皱得更紧了。

  白初晓现在这个状态,大概也就是回到了……十岁左右吧。

  对这样的小孩子这么严厉,看来她曾经的家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

  白初晓现在完全是小孩子心性,她似乎是觉得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多提几个条件,悄悄伸出了一根手指:“奶奶今天心情这么好

  ,那我能再提一个要求吗?”

  “说。”

  “我明天能不能不去上课?”白初晓扁了扁嘴,“每天上那么多课太累了,而且跆拳道课的老师好凶,我浑身都疼。”

  说着,白初晓伸出手,把袖子蹭了上去,露出白花花的小臂,递到江丞煜面前,委屈道:“您看,我这里都青了!老师还一直抓

  呢。”

  江丞煜看着那白得甚至连一颗痣都没有的平滑手臂,挑了挑眉,强行把她的爪子送回了被子里:“可以。”

  “真的吗?!”

  白初晓似乎是不敢相信的样子,反手握住江丞煜的指头:“答应了,就不能反悔了哦?”

  “恩,不反悔。”

  “嘿嘿……奶奶真好,我明天就休息一天,之后我会更努力的,晚安,我睡觉了。”

  说完,白初晓就笑着闭上了眼睛,不过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世界终于清静了,江丞煜疲惫地摁了摁眉心,正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还被白初晓攥在手里。

  江丞煜眉头微蹙,正想甩开她,又想到了什么,最后还是轻轻地,把手从其中抽了出来。

  白初晓做了一个梦,梦里,她似乎是回到了孩童时代。

  那时候她才六七岁的样子,每一天都要面对大量的、严苛的训练,什么舞蹈、发声、体态,一天下来她连饭都没法好好吃,累

  得站着都能睡着。

  这些训练,就算是一个成年人也未必能撑住,更何况是一个年幼的孩童?

  终于有一天,她精力透支,发烧倒下了。

  梦里,她对着奶奶撒娇,问她能不能留下来,奶奶留了,甚至她问能不能第二天不去上课,奶奶也同意了。

  白初晓高兴地不得了,梦里的奶奶,居然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但她实际上非常清楚,这是假的,这一定是梦。

  她只是太舍不得这样温柔的奶奶,所以才不愿意醒来。

  因为在她的记忆中,白老夫人,并不是这么对她的。

  她身上确实发生过因为过劳而发起高烧的事情,那时候白老夫人在走到她床前,眉头明显地蹙了起来。

  “看来你需要加强体质锻炼了。”

  老夫人的声音平缓却带着威严,白初晓猛地瑟缩了一下。

  若是在平日,她肯定是不敢说什么的,但那时候她是在太过难受了。

  身体仿佛被放在铁板上炙烤,脑子混混沌沌,甚至视线也不清楚,身上,前两天跆拳道课被提到的地方留下了淤青,一戳就疼

  。

  “奶奶,能不能,明天我能不能休息一天,就一天,我保证,我之后会好好努力的,我保证……”

  和梦里不一样,那时,她小兽一般的呜咽声并没有动摇白老夫人半分。

  白老夫人只是蹙紧了眉头:“你要清楚,你最大的优势,就是这张和初晓长得相像的脸,除此之外,别无他处。”

  “初晓各方面的素质都十分出色,如果你受不了这样的训练的话,那我也可以把你送回去,小九,你是愿意回去孤儿院,还是待

  在这里?”

  她不是真正的白家孙女,真正的白家孙女死了,她是个被领来顶替的冒牌货。

  那时的她不想失去来之不易的亲人,不想被送走,不敢再对着白老夫人撒娇。

  只能等白老夫人走后,自己捂着手上的伤口在被窝里默默地哭。

  她虽然熬过去了,但这段记忆实在是太过深刻,简直是她的童年阴影,就这么一直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那天之后她彻底明白了自己没有撒娇的权力,每天都累到浑身瘫软,拿出了十二万分的精力来学东西。

  学到任何人都没法质疑她的素养和实力,就是怕她失去了价值之后,白奶奶会把她赶出去。

  然而她这么努力,又有什么用呢?

  到头来,还不是被赶走了。

  真是一段糟糕的回忆啊……

  白初晓微微睁开眼,头还昏昏沉沉的。

  四周还是暗的,她伸出手,借着窗户透过来的光,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松了一口气。

  还好,那些日子都已经过去了。

  她一手捂住自己的头,一手撑起沉重的身体慢慢坐起来,突然就听见旁边传来了一声:“醒了?”

  “呀——!!”

  医院上空划过一道尖叫声,病房里,白初晓看见旁边椅子上坐着的江丞煜,下意识拎起旁边的枕头就砸了过去。

  “你、你为什么会在我床边,BT吗你!?”

  白初晓一摸身上的衣服,发现也不是昨天穿的那套,看着江丞煜的眼神更鄙夷了。

  江丞煜没想到她会突然发难,被枕头砸了个正着,昨晚没有睡好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了。

  昨晚为了应付这女人,他根本就没怎么睡好,甚至还拿出了哄女儿的耐心来哄她,结果这女人一早就这么对他?!

  白初晓还在那边检查身上的异样,江丞煜面目阴沉地拿下枕头,看着她的动作,冷笑了一声。

  “你这样的平板,脱光了摆在我面前,我都没兴趣。”

  呀哈?!

  她平板?

  开什么玩笑,她这身材,不说前凸后翘,那也是凹凸有致吧!

  而且这话江丞煜有资格说吗?没兴趣?

  她穿着衣服可都没躲过呢!

  白初晓一脸嫌恶地看着江丞煜:“呵呵呵呵,你嫌我身材不好?我还嫌你脏呢!”

  白若薇碰过的人,她看都不想看一眼!

  脏!?

  江丞煜额上的青筋猛地暴起,一双眸子里透出的冷意能瞬间把人冻结,白初晓还没来得及害怕,下一秒,她就被摁在了床上,

  双手和双脚都被江丞煜控制住了。

  “喂喂喂你干什么?!你不是说对我没兴趣的吗?”

  江丞煜没有错过她眸中一闪而过的慌乱,笑得异常邪肆:“呵,你都说我BT了,我若是不做点BT的事情,岂不是很亏?”

  说完,就作势要往白初晓身上凑。

  白初晓想起之前被江丞煜按倒毫无还手之力的样子,慌得不行,猛烈地挣扎了起来。

  江丞煜本来就是作势吓吓她,没想对她怎么样,她这么一扭,反而有些异样了。

  “呀——BT你不要过来!”

标 签言情 拐个妈咪带回家 白初晓江丞煜 傅书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