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侠盗神医漫画免费原著最新_侠盗神医李乐天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62 ℃
侠盗神医漫画免费原著最新_侠盗神医李乐天在线阅读

侠盗神医李乐天

风雨白鸽 著

连载中免费

《侠盗神医》是最新上线的一部长篇热血动漫,该漫画以李乐天为主角,描绘了一副隐世弟子入世用另类手法行医救人的故事,漫画改编自作者风雨白鸽所著同名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李乐天是神偷燕子门的传人,神偷燕子门不仅行侠仗义,更能治病救人,在李乐天初到京华的第一天,就将自身所学发挥的淋漓尽致,由此也开启了一段传奇的都市之旅…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侠盗神医》是最新上线的一部长篇热血动漫,该漫画以李乐天为主角,描绘了一副隐世弟子入世用另类手法行医救人的故事,漫画改编自作者风雨白鸽所著同名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李乐天是神偷燕子门的传人,神偷燕子门不仅行侠仗义,更能治病救人,在李乐天初到京华的第一天,就将自身所学发挥的淋漓尽致,由此也开启了一段传奇的都市之旅…

免费阅读

  警察们急忙凑过来看了看,于涛戴上手套,打开日记看了起来,直接翻到中间部分,找到有关乐天的记录。

  10月8号,阴。

  今天班级里的气氛很压抑,上课的时候,所有同学连大气都不敢出,因为学校里传说的恶魔居然跑到我们班级来上课。

  他叫李乐天,人长得挺帅的,可是传闻他是个不良,打架抽烟喝酒,几十个人都打不过他一个,这种人是怎么考上大学的,真搞不懂。

  下课之后,同学们希望我能出面跟他交涉,怎么办,好害怕,站在他面前,我腿都打颤,他瞪我的眼神,让我现在想起来就觉得浑身发抖。

  10月9号,阴。

  今天乐天又来上课了,还跟班级里的小霸王毕云涛吵了起来,毕云涛扬言要打乐天,中午放学,居然找来了几十个人,传言真的没错,乐天一个人打了十几个,我看了视频,天哪,他太帅了!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能打架打得这么帅。

  看到这,于涛感慨的笑了笑,看向其他同事问道:“还能找到什么漏掉的线索吗?”

  “我们还在搜证。”

  于涛说:“你们先找着,另外查一下赵文瑄的寝室,看有没有留下指纹。”

  于涛说完直接走了,回到车里,安静的继续翻开日记。

  10月10号,多云。

  怎么办?妈妈打电话来说,弟弟发烧重病,已经烧成肺炎了,怎么办?我身上就这么一点点钱,全部的生活费全邮寄回去也不够吧,不管了,先邮寄回去,然后找个工作半工半读。

  小丽说,现在最赚钱的职业就是去夜店坐台,好纠结,我不想,可是……

  《我沉沦了》,多云。

  第一天上班,心情总是忐忑不安,站在镜子前,穿着华丽的衣服,脸上浓妆很漂亮,一点也不像我自己,可是为了钱我又能怎么办?

  老妈子把我介绍给一个富二代,他叫张云龙,跟我私下说,我今天第一天来上班,如果我伺候好了,张云龙会给我好多钱。

  身边的同事教我很多,在客人面前我们得跪着,恭敬的像是仆人或者玩物,我抵触这种感觉,他们都是披着人皮的狼,我害怕,惶恐不安。

  直到他又出现了,学校里传说的小霸王,打架都能那么酷,走路都带着洒脱,冷峻乐天。

  槽糕,他认出我了,怎么办?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坐在他身边我无地自容。

  他没有点其他同行,虽然他带着一位大姐大过来,有人不断给我使眼色,让我不要太过分,呵呵,我哪敢啊!腿又开始打颤,好害怕。

  他和他的女友都那么霸道,他好冷,坐在他身边总是想打颤,他的每一句话,都针对我,刺激我,看不起我,我本来不想哭的,因为早就想好了,我既然选择自甘下贱,就不要用眼泪换取同情,我要钱!

  可我还是忍不住,他的话就像是一根针,深深的刺伤了我,虽然我知道我不配他,但被人这么看扁,我不想。

  哭了,跑了,躲在厕所痛哭,脸上的妆花了,好像死啊,但我死了,弟弟和妈妈怎么办?我要坚强!

  忍着心痛出来后,一个可恶的男人露出丑陋的嘴脸,硬拉着我进入包间,我很害怕,想跑,我知道他要对我干什么,眼泪流这泪反抗,他打了我,很疼,可我还是强忍着躲在角落中,任他殴打我。

  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乐天犹如男神一般降临,跟这帮醉汉大打出手,他还是那么潇洒,打架时还是那么冷酷,我醉了!

  他带着我回到包间,当他脱下外衣捂着我的伤口时,我才发现,我受伤了。

  我跟他说了心里的委屈,他居然理解我安慰我,并且给了我一万块钱,天哪!这还是我认识的恶魔吗?

  他很温柔,这一刻,我爱上了他,但他身边有个温顺的白富美,我只能默默地承受着失恋的痛苦。

  《恶魔在我心里》

  我把钱邮寄回家,告诉妈妈是朋友借给我的,没错,的确是我借的,我要还给他,哪怕用**偿还我也心甘情愿,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看上我。

  讨厌,好纠结啊!

  同学室友都在说他的坏话,我好纠结啊,怎么办,听说毕云涛还要找他麻烦,来自地狱的报复只会让乐天难以承受,我该怎么办,我能帮他吗?

  不管了,他人那么好,没人理解他,他是我世界中唯一闪亮的明珠,我要提醒他,让他有所准备,不管未来会遭到什么样的报复,为了他我都心甘情愿。

  ……

  日记写到这里结束,没有下一章,于涛看了看日期,是失踪的前一天。于涛陷入沉思,这一刻,他被这位可怜的死者默哀,思绪回到现实,在这个日记上,有那么一条线索,那就是李乐天跟毕云涛有过节。

  “如果说星期一,死者到处找李乐天,是为了提醒他毕云涛要报复他,然后被毕云涛发现,最后被绑架囚禁,这么说的确能说的通,可是究竟是什么仇恨,能让毕云涛杀死一个同学来陷害李乐天呢?”

  喃喃自语,没有答案,起身走出警车,走在校园里的路上,警察们都回来了,于涛跟他们交谈几句后,说自己要留下调查一些线索,让警察先撤。

  于涛漫步在校园里,站在窗户前看着正在上学的大学生们,“好怀念我的上学时光啊!”

  直到下课了,询问了几个同学,开始在校园里寻找毕云涛这个人。

  在食堂里,一个学生不小心撞在了毕云涛身上,这小子反手一巴掌把同学打到在地,于涛看见这一幕后快速记录下来。

  在毕云涛的交友圈子里,他是太阳,所有人都恭维着他,把毕云涛捧的天花乱坠。

  “咦,他裤兜里为什么鼓鼓的?”暗中观察的时候,于涛突然发现毕云涛裤兜里好像装着什么东西,皱眉仔细辨认,无法推断出什么。

  跟着毕云涛去了足球场,他换了衣服踢足球,机会来了,急忙来到毕云涛的包裹前,找机会翻找他裤兜里的东西。

  “嗨,你干什么?”

  “我去,被发现了。”于涛连忙收回手,毕云涛愤怒的跑了过来,带着一帮小弟瞬间把于涛围在中间。

  毕云涛很紧张的拿起自己的包,厉声质问道:“你干嘛?”

  于涛亮出证件后说道:“别担心,我只是路过而已。”

  看见警官证,毕云涛更加紧张了,犯罪心理学的做贼心虚表现的淋淋尽致。

  “警察,我什么也没干,你找我干嘛?”

  “我没找你啊,我只是路过。”于涛笑眯眯的解释。

  “路过你刚刚蹲下要翻我的包?”毕云涛反驳。

  “别误会,我刚刚在系鞋带。”于涛解释。

  毕云涛双眼闪烁,神色匆匆的拿着包走了,“误会了,警察叔叔抱歉啊!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不踢了,你们玩。”

  毕云涛找个借口开溜,于涛已经断定个七七八八,今天去赵文瑄寝室偷东西的人,应该就是他没错。

  围观者散尽,跟在毕云涛身后走着,直到他上了自己的车,有钱人家的孩子,居然开一辆路虎,不对,毕云涛一上车,他就急忙掏出什么东西,用火机点燃了。

  “不好,他把证据烧了。”

  于涛急忙跑过去,可是当跑到路虎附近,燃烧的纸已经成了飞灰,看见毕云涛挑衅的眼神,于涛这个恨呢,大眼瞪小眼几秒钟,毕云涛发动了车子,开走的一瞬间,于涛看见了一条粉红色的女人内内

  “停车,你给我停车。”

  于涛连忙追上喊停,毕云涛挑衅的摇下车窗问道:“警官,什么是啊?”

  “刚刚女寝被盗,有个色-情狂在女寝偷了内内,我怀疑……”

  “警官,你可别乱冤枉好人呢,我可什么都没干。”毕云涛连忙解释,但此地无银三十两的做派表现无疑,手还下意识拉上包裹,作势掩藏包里的内内

  于涛也不惯着他,打开车门直接抢包说道:“这里面是什么?”

  “什么也没有。”他作势就要反抢。

  可是包还是被于涛抢在手中,打开后直接拿出粉色内内,冷笑着说道:“这是什么?”

  “这是我的,不是,是我女朋友的。”

  “跟我回警局再说。”

  毕云涛不打自招的报出身份,亮出很多政府高官的亲戚,还有公安系统的人。

  于涛也不惯着他,直接把人带回警察局,做笔录的时候,毕云涛一句话也不说,但神态很惶恐。

  直到6点左右,王局长带着律师和一个女人来了,看见于涛破口大骂:

  “我让你调查乐天,你抓毕云涛干什么?”

  “王局,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律师来了,要保释毕云涛,另外内内的主人也被带来了,这条内内是她的,此事到此为止,这是乐天的逮捕令,马上立刻拘留他。”

  王局长把逮捕令往桌子上一拍,直接转身就走。

  于涛淡然一笑,说道:“王局长,谁告诉你毕云涛是为了内内的事被怀疑的?”

  王局长身体一怔,但随之心虚的继续往前走,根本不解答于涛的问题。

  看见这一幕,于涛心里已经百般确认,乐天的这个案子看起来扑朔迷离,说白了就是有人要把乐天往死里整,乐天是不是凶手这下成了未知数。

  王局长走了,带着心高气傲的毕云涛,办公室内没人说话,警察们都低着头装着工作的样子,于涛笑了笑喃喃自语说道:

  “很好,看来我现在已经成功的在高层树敌了,还是你们会办事,明哲保身,嗯,领教了。”

  于涛说完往审讯室方向走去,一些不明事理的警察面面相视,但有几个人却低下了头,在场所有重案组刑侦人员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是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而已。

  于涛走进审讯室,打开门后,满地的纸张,而乐天也不回头,神情专注的继续看着桌面。

  于涛捡起地上的一张纸,上面画着一个男人的肖像,有点模糊,但是可以辨别出大概的轮廓。

  “你还会画画?”

  乐天这才放下手中的笔说道:“刚刚学的,画的还是不太像。”

  于涛又捡起几张纸,这些画像上的人物很相似,只是有的画像很生疏,还有的美院学生素描的意思,说乐天刚刚学的,以前一点画画功底都没有,这打死于涛都不相信。

  “你还真是个天才啊,画画这么难你都会。”

  “没什么,手巧。”乐天拿起桌面上的画像,递给于涛说道:“这张是最像的,可是感觉还少一些神态。”

  于涛接过来看了看,笑道:“已经画的很好了,天赋很高,不过画了也没用,你提供的线索被人偷了。”

  “什么意思,赵文瑄没事吧?”乐天急忙问道,看着很焦急。

  于涛坐下后,笑眯眯的看着乐天说道:“你小子挺有魅力啊,身边女人都为你死心塌地。”

  “少说废话,我问赵文瑄有没有事?”乐天急忙问道。

  “没事,她回老家,帮你找证人去了。”

  乐天这才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乐天重新坐好,表情恢复如初。

  “你一点也不在意证据被毁?”于涛问。

  “不是有你们警察吗,我相信你。”

  “呵呵。”于涛苦笑,“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哎,一言难尽啊!”

  于涛与乐天对视着,两人又陷入暗中较量的局面,最终,还是于涛落败了,只好苦笑问道:

  “问你个事,如果赵文瑄出事了,你会不会逃狱出去?”

  “一定会。”乐天坚定的说道:“赵文瑄有心脏病,不能受刺激,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我接受不了。”

  于涛笑道:“没想到你还有软肋啊,不过没关系了,她应该很安全,不过我的劝你一句,对你的逮捕令已经审批下来了,千万别逃狱,否则不是你干的也落实了。”

  “这么说,你相信我是被冤枉的了?”

  “不,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所有罪犯都是嫌疑人,只要有证据法律才能判断一个人是否有罪,我们的调查,只不过是查明真相而已。”

  “我很纳闷。”乐天说道:“既然死者被强-奸过,为什么不查死者体内的DNA残留,也许能找到真正的罪犯也说不定呢!”

  于涛一耸肩说道:“阻碍太多,家属也不同意,挺难弄的这事。”

  “你都给整无奈了,看来陷害我的人背景挺雄厚啊。”

  好家伙,于涛没看出乐天的内心变化,却反过来被乐天看出微表情变化,这给于涛愁得,也不想再聊了,起身说道:“走吧,送你去拘留室。”

  乐天起身说道:“尽量就好,不要太纠结。”

  “呵呵。”于涛拎着乐天胳膊一边走一边问道:“你怎么做到的,能这么淡定?”

  “不知道,其实我现在还很愤怒,心里还是想杀人。”乐天说。

  两人走出审讯室,于涛说道:“算了,忍忍吧,别误入歧途,你前途不可限量。”

  两人七拐八绕的来到拘留室,铁窗铁网的单独房间,把乐天关进去后,于涛解开了手铐,锁上门说道:“虽然这些锁头对你毫无效果,但这里全是监控,别做出格的举动,我会尽量搜集证据的。”

  “谢谢,如果可以,帮我转告张云芳一声,让她照顾好自己,别太着急,还有,如果可以,让她帮忙照顾一下赵文瑄,我怕有人对她不利。”

  于涛左右看看,然后靠近铁栅栏,压低声音问道:“唉,跟你取个经,你是怎么把这几个女人搞定的,教教我呗?”

  “呃……正经点,我没跟你开玩笑。”乐天板着脸说道。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啊,你长得也没我帅,可我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你身边居然有好几个女人,包括死者都对你有爱慕之情,不知道吧!”

  乐天叹了一口气,沉默不语。

  于涛终于在乐天面前赢了一次,心情有点小激动,“喂,还有什么事吗?过几天忙起来,估计就没时间搭理你了。”

  乐天坐在冰冷的床上,“那就给我拿一本书过来吧,最好是医书,心内的最好。”

  于涛笑着用手指点着乐天,然后就这么走了。

  ……

  家里,张云芳倒在床上一直默默的流着眼泪,一天一夜了,乐天还是被关在公安局,毫无进展让张云芳很无力,此刻除了流泪也没有其他办法。

  就在这时,张云芳的电话响了,拿起来看了看,是个陌生号码,接通后,抽泣着问道:“哪位?”

  “我叫于涛,是负责李乐天案子的警察。”

  “警官,乐天的案子有进展吗?”

  “唉,的确是有人陷害。”

  “我就说了,哪现在能不能保释乐天?”张云芳急忙问。

  “不能,乐天被拘留了,他让我告诉你……”

  “拘留!”张云芳震惊的质问:“不是说被人陷害了吗?干嘛还拘留?”

  “没办法,铁证如山,翻案的证据不足,走司法程序,乐天还是被拘留了,你别打岔,乐天让我告诉你一件事。”

  “您说。”

  “他让你好好照顾你自己,别太伤心,还有,你的千万小心点,你们的对手势力很庞大,对你们有力的证据都被销毁了,如果你再出点事,我怀疑乐天会越狱出来,到时候对乐天非常不利。”

  “我……”听他这么说,张云芳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捂着嘴哭了起来。

  “你别激动,还有乐天说,希望你能帮忙照顾一下赵文瑄,别让她出事,他就说这么多。”

  “我会的,你告诉他,我一定会全力照顾的。”张云芳哭着说。

  电话挂断,于涛坐在车里这个感慨,“让小三照顾女友这都同意了,唉,乐天这手段流弊啊!”

  随后看着面前的公安局,于涛又陷入沉思中,翻开档案看了看,喃喃道:“看来我的找几个帮手,这帮重案组的每一个人可靠。”

  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当电话接通后,于涛直接说道:

  “喂师父,是我于涛。”

  “小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听说你进国安局了,回来都不告诉我一声。”

  “师父,我这不是忙嘛。”

  “别叫我师父了,你现在职位比我高,叫我老邢。”

  “呵呵,老邢,问你个人,李乐天你了解吗?”

  “了解啊,怎么了?”

  “他出事了,我现在正在负责他的案子,挺复杂的,见个面聊呗。”

  “好。”

  ……

  一家街边大排档里,于涛和派出所老邢队长坐在餐桌上,一边吃着烧烤一边聊天,于涛把所有的事,他的猜测基本都说了。

  老邢低头沉思着,良久后说道:“唉,我印象里,乐天这小子不错,你不知道,我们所里以前有个警花叫刘文静,她跟乐天关系挺好,有一次我们出任务,乐天还帮过我们嘞,我的确欠他一个人情。”

  “这事我知道,国安局有底案,西域曼陀罗花嘛!”

  “哈哈,就是这事。”老邢尴尬的笑道:“你说吧,要我帮什么?”

  “现在公安系统分帮分派的太厉害,这个案子涉及到站队问题,我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新人,想秉公执法很难,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乐天很有可能被定罪,我想找几个正直的人查这个案子,所以就找到你了。”

  “呵呵。”老邢苦笑,喝了一杯酒说道:“你知道我这人脾气,要不然我早就成正厅了,没事,公道自在人心,我帮你。”

  “谢谢老邢。”

  两人撞了一下杯一饮而尽,老邢继续说道:“这个事,尸检报告怎么说,做DNA鉴定了吗?”

  “没,家属不让,王局拖着不跟家属沟通,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老邢连忙掏出电话,一边翻找号码一边说道:“上次西域曼陀罗那事,常旭东法医把花拿走了,他这人也挺正直的,我问问他,看看能不能参与。”

  “行,你问问,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说完老邢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

  第二天清晨,法政科办公室内,于涛和刑队长来到常法医的办公室,三人关上门开始聊了起来。

  常法医说:“这个事不好办,我们只是对死者做了表面的尸检,内部解刨没法弄,上面压着不让解刨,我听见他们跟家属这么说的,解刨没必要,凶手已经定了,能提早火化就火化。”

  “谁说的?”于涛急忙问。

  “王局长。”

  于涛跟刑队长若有所思的对视一眼,随后刑队长问道:

  “以你的经验来看,这事有说头吗?”

标 签都市 侠盗神医 李乐天 风雨白鸽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