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重生贵妃的品格徐燕则全集_重生贵妃的品格万流千江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86 ℃
重生贵妃的品格徐燕则全集_重生贵妃的品格万流千江在线阅读

重生贵妃的品格万流千江

万流千江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重生贵妃的品格》是万流千江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被烈火吞噬身躯之前,徐燕则亲眼见证叛军闯入皇城。未曾想,一睁眼重回青涩年华!对此,曾经的一品徐贵妃忽然觉得自己可以努力继续扑腾一下。凤有五德,见之天下则安。贵妃什么的,有当皇后来的威风吗?上辈子屈服于命运,这一次索性放飞自我吧!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贵妃的品格》是万流千江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被烈火吞噬身躯之前,徐燕则亲眼见证叛军闯入皇城。未曾想,一睁眼重回青涩年华!对此,曾经的一品徐贵妃忽然觉得自己可以努力继续扑腾一下。凤有五德,见之天下则安。贵妃什么的,有当皇后来的威风吗?上辈子屈服于命运,这一次索性放飞自我吧!

免费阅读

  “母亲这一次来找我,可是为了祖母要带我进宫赴宴之事?”

  徐燕则也明白,自家母亲是要把人支走,然后好好和她说些真心话,当下也就听之任之。

  等到张妈妈一离开,坐在王氏身旁的徐燕则便主动开口挑起了话头。

  “哎,你这孩子,如今倒是聪明了。”

  王氏本来也在纠结着如何开口,如今徐燕则主动提及,她倒是松了一口气。

  只是看着落落大方的女儿,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争吵,国公夫人心下难免一阵酸涩。

  “母亲先前是否有所不快,也不知女儿是否能够为母亲排忧……”

  将对方的反应看在眼里,徐燕则眼中闪过一丝黯淡,紧接着便收敛了情绪,又表现出了贴心的样子。

  “那都是些大人的事情,你还小,咱们不说这个。”

  抓着女儿的小手放在掌心摸了又摸,王氏不愿对女儿提及夫妻间的矛盾,转而叹了口气,道:“这一次你祖母要带你入宫,只是表面上说着观赏杏花,可是实际上……那却是为了宗室子弟相看夫人。”

  说到这里,王氏故意停顿了一下,眼见女儿并没有露出惊讶之色,她心下一沉,却又故作轻松地道:“原本你也快行过笄礼了,到时我的则儿也是大姑娘,为娘的,自然也该为你的终身大事考虑,也罢,料想你也是个有主意的,况且又有你祖母看护,去宫里走走也好……”

  王氏原本是想打着劝阻的主意,来警告徐燕则的。

  只不过看着女孩如此沉稳,似乎一点也不意外的样子,王氏突然便改了主意。

  她之前之所以和丈夫爆发争吵,主要还是源于自家女儿的婚事。

  毕竟是亲生女儿,王氏自然不愿意让徐燕则进入火坑。

  可反过来说,相比起被送进太子东宫,或许入宫走上一遭……也是个不可多得的造化。

  将自家母亲的神态变化都看在眼里,徐燕则笑了笑,软声道:“母亲不必太过担忧,则儿知道该怎么做的。”

  说实在的,她其实心中也不愿意随便将就。

  如果就这么随随便便嫁给一个宗室子弟,或是其他豪门贵胄之后,不说对于自家毫无帮助,日后的境遇也很难说,更加挡不住父亲的愤怒之情……

  与其到时候让母亲她们两面为难,倒不如寻找别的解救之法。

  徐燕则到底也是当了十年贵妃的人,要是没有一丝一毫的野心,当初她也就不会一步一步往上爬了。

  正是因为身处于高位,所以徐燕则更明白一个道理。

  有的时候,只有拥有权位名利,才能够真正随心所欲。

  所以这一次突然间得到了入宫的资格,徐燕则迅速冷静之后,就把目光打到了还未曾谋面的六皇子身上。

  她知道,对方在上辈子才是最后问鼎大宝之者。

  除此之外,更吸引徐燕则的莫过于对方那股狠劲儿。

  能够笑到最后的人必然是有本事的,而当时肃王的兵马能够杀入皇城,全都是因为刘尚书。

  刘家与之达成共识,结为盟友,徐燕则最后也是被淑妃给坑害了。

  如今她重生归来,这份仇怨且不说要不要报,反正她是不可能坐视着对方的实力一天强过一天的。

  因此,肃王和刘尚书——不,应该说和刘侍郎之间的联盟关系必须斩断!

  除此之外,徐燕则清楚记得,如今的六皇子等着被加封肃王爵之后,而后就会被老皇帝安排奉旨巡边。

  这一寻便是一年多,而后更是直接被陛下派往了封地,让其无事不用进京面圣。

  当时徐燕则身在东宫,并没有想太多,可如今细细思考之下,她却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

  虽然太子早已确立,可是老皇帝目前身体康健,应该不急于帮着太子肃清妨碍其继位的人选。

  然而肃王爷在巡边之后又再度到封地,明显是因为老皇帝并不待见他……

  “也罢,你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心中既然已有成算,那便是好的,而今天色不早,你便好生歇着吧。”

  看着女儿如此贴心,王氏心中也深感欣慰,于是叮嘱了一些要听张妈妈的话之后,她便也扶着丫鬟的手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次日一早,徐燕则按部就班地先去给自己的母亲、祖母晨昏定省。

  等到一圈跑下来,时间也快到晌午了。

  徐燕则虽然对于入宫赴宴抱有极大的兴趣,可是接下来张妈妈的教导却是让她无暇再去思考那些事情。

  这位看起来其貌不扬的老嬷嬷是徐太夫人派出来的,本身也非常精通各种宫廷礼仪,且为人严肃刻板。

  既然老夫人说过要让徐燕则在这段日子里掌握入宫之后所需要用到的各种礼节,张妈妈也的确是按照主人的意思做的。

  “姑娘,宫内规矩森严,不比府内,因而但凡言行举止,种种皆有礼仪,此番老夫人让老奴来辅导您,便是希望你能够在这数日之内掌握好这些东西……”

  看着端坐在自己面前,神情安详的少女,这位宫里出来的女官先是照本宣科地阐述了一下她们此行的目的,也随即走马上任,开始教导起了各种复杂的宫廷礼仪。

  “您先试试看,走路的时候步子不能太大,手最好自然垂在身侧,或放置于腹前,若拿着手绢,其摆动幅度,必然不能高过您的裙摆。”

  偏房中,张妈妈对徐燕则讲解完了要点之后,先在她面前主动绕了一圈。

  这老太太年纪虽然不小,可走起路来却十分稳当,并且透出一股仿佛丈量好一般的刻板之感。

  “敢问妈妈,这套礼仪是专门适用于宫人的,还是像我这样的?”

  徐燕则坐在绣墩上,看着张妈妈走了一圈,然后才发出第一个问题。

  “回禀姑娘的话,这套礼并非是适用于宫仆的,但是老夫人之前吩咐过,说是让老奴教您一些稳当点的‘规矩’,故而老奴便选了这个。”

  张妈妈看着为人木讷,不过教学生的水平到底却挺好的。

  她听出了徐燕则所关注的重点,当下便给解释了一通。

  因为当朝内宫之中主理诸事的是贵妃,这位贵妃虽然看着和善,却是个尤为不喜欢女子打扮的妖艳献媚的。

  正因如此,徐老夫人有先见之明,这才让张妈妈把徐燕则教导的稳当一点。

  只不过张妈妈因为性格缘故,好好的稳当到她这里就硬生生就多出了一抹刻板。

  “原来如此。”

  点了点头,放下心中的疑问,徐燕则拿上放在小桌上的手帕,一边跟着老太太开始了房内转圈的礼仪第一步。

  平心而论,张妈妈在整个教导过程中算是非常尽职尽责。

  而恰恰是因为这份尽忠职守,这也就导致在接下来的这些天里,徐燕则除了给长辈们请安和正常的饮食作息外,其余时间全都被那些繁杂的礼仪给压住了。

  ……

  “嗯,姑娘这个‘万福礼’行得有些模样了。”

  梧桐苑,花厅中。

  张妈妈站在老夫人身后,一边看着徐燕则对老太太行了一个标准的万福礼之后,也是微微颔首,表示满意。

  三天的教导,徐燕则已经在张妈妈的教导下初步掌握了说话、走路的技巧。

  虽然还不是很精通,不过在这些长辈们看来,只要不出错,那边是最好的。

  毕竟御前失仪那可是大罪,回头一旦触怒了天颜,可是能够让大福分变成大祸患的!

  “的确挺不错的。”

  徐老夫人看着亭亭玉立的孙女儿,此时也是目光含笑,一边冲着徐燕则招了招手,“则儿,来,到祖母这来。”

  “是。”

  抿唇一笑,徐燕则站起身来,向着老夫人走近了几步。

  她这反应让两位老人家看了不由眼前一亮,好一个含羞带怯!

  看起来,她这孙女儿的确是挺有悟性的。

  心里暗赞了一声,老太太表面上不动声色,只问道:“这些天跟着张妈妈学习,你可有所获?”

  “自然。”

  点了下头,徐燕则温声答道:“深宫内院,不比咱们国公府,故而凡事都得规行矩步,但孙女儿作为国公府之女,自然也不会堕了自家风气。”

  多说多错,却不能不说,何时该说何话,这其中都有着学问。

  徐燕则好歹也在深宫之中浮沉了十几年,再加上又有张妈妈这样一个宫廷女官出身的老嬷嬷教导,要是回答不了这种问题,那也真是白活了。

  更何况她原本就当了那么多年贵妃,其实这些礼仪早就已经刻在了骨子里。

  只是骤然间重回孩童时期,徐燕则有些无法应用而已。

  为了避免露出什么纰漏,她还是选择了按部就班地用张妈妈所教导的那些礼仪来展现给这些长辈们看成果。

  而为了不让她们生疑,徐燕则甚至于主动显得有些生疏、僵硬,以此来掩饰自己的熟练。

  “好,那咱们便准备着出发吧。”

  又考较了一番问题,眼见徐燕则回答的条理分明,全然没有错漏,徐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便宣布过后出发。

  如今天色微亮,她们却已经整理好了装束。

  各种头面礼服早已穿戴齐整,只等吉时一到,便可以乘坐朱漆马车往内宫赴宴。

  作为国公夫人,除了徐老夫人之外,王氏同样也是一品诰命夫人之身,此次当然也在受邀之列。

  而望着被一大群丫鬟婆子们所簇拥着登上马车的三人,在花园中看着这一切的白姨娘也是非常不甘地扯坏了手中的素白帕子。

  徐燕则提前起了一个大早,在一切都准备完善之后,她随着祖母和母亲一同登上了那一辆看着十分华贵的朱漆马车。

  卯时三刻,马车徐徐驶出徐国公府,而后转入大道,却是朝着皇宫前行。

  本朝始祖开国定都于长安,那朱雀城街两旁大宅林立,其中住着的全都是本朝权贵之后。

  徐国公作为一品公爵,其府邸所在位置同样也非常靠近前沿。

  虽然如此,但从徐国公府到内宫却依旧要走上一段并不算短的路。

  长安皇城规模颇大,其中大型宫殿群共有三座,目前老皇帝以及一群后妃、公主、皇子住于大明宫中。

  随着马车前行,伴随车轮偶尔颠簸,眼见祖母老夫人和母亲纷纷闭眼养神,徐燕则的思绪也不由飘远。

  这一次下帖子邀请老夫人入宫参加赏花会的是贵妃,同时也是目前皇帝后宫内站在金字塔尖上的存在。

  这么说或许有些奇怪,不过老皇帝并非宠妾灭妻之人。

  主要当朝并无皇后,那是因为老皇帝登基之后不久,其原配皇后娘娘便染疾早薨。

  在此之后,为显伉俪情深,老皇帝一直没有加封过皇后。

  即便朝臣们一再上折子请求,老皇帝照样当做没看见。

  皇后可以不设立,可是这后宫诸事却有人料理。

  于是乎,老皇帝最为宠爱的贵妃便自然而然得了协理六宫之权,代为主持后宫之事。

  像是帮宗室子弟和诸皇子相看正妃人选,本身也是皇后的职责,如今皇后之位空悬,自然而然便由贵妃来主持……

  徐燕则回忆了一下,依稀记得这位朱贵妃有着一张圆盘大脸,身形似乎微胖,如今算起来年逾五旬。

  对于这位娘娘,徐燕则的记忆并不多。

  她原本在太子潜邸,等到入宫之后,老皇帝早已龙驭宾天。

  这些先帝的妃嫔们也都移居寿康宫,平日里并不需要她们前去问安。

  朱贵妃虽为贵妃,即便太子继位之后被加封为贵太妃,却到底不是太后,更加和太子没有什么关系。

  这样一个既非嫡母,又非生母、养母的存在,太子能够将对方供着已经是不错的了。

  偏偏因为这个缘故,也导致徐燕则对其了解不多。

  不过若想达成目的,那么这一次少不得需要在这位朱贵妃身上多下点工夫了!

  “快要到了。”

  一直闭目小睡的老夫人忽然睁开眼睛,如此说了一句。

  徐燕则被她这么一说,后背一下子挺直,连带着整个人看上去也紧绷了起来。

  “则儿别太担心,贵妃娘娘是个非常慈和的人,你等一下只要不失了礼数就好。”

  看着女儿紧张的样子,王氏心中有些不忍,于是便柔声安抚了起来。

  “不错,你好歹也是我徐国公夫的嫡出之女,无需如此紧张。”

  缓缓点了点头,徐老夫人也非常赞同儿媳妇的话,不过到最后却依旧不忘告诫道:“少说,多看多听。”

  老夫人见惯了大风大浪,连带着说话的方式也非常简单。

  被她们两个如此安抚,徐燕则缓缓吐出了一口气,整个人看着倒是没有刚才那么绷着了。

  事实上两位长辈都不知道,她之所以表现的那么紧张,是因为这个看似富丽堂皇的皇宫可说是埋葬了她上辈子的所有青春……

  一入侯门深似海,更不用说天子帝王家了。

  随着马车穿过皇城,徐燕则看着被微风吹起的门帘,也瞧见了那巍峨高大的丹凤门。

  那是大明宫的南门,同样也是正门。

  天子五道,只有帝王之尊,方可出入。

  前世,徐燕则虽然作为一品贵妃,但是却也没有资格能够出入丹凤门。

  这门只有皇帝、皇后能够走,不过倘若她这辈子能够更进一步……

  那么或许,也并非是痴人说梦!

  正在思忖间,马车停下,徐燕则回过神来,连忙和母亲一同将徐老夫人扶下车驾。

  作为臣属,徐家的诰命同样也属于外命妇,因此次乃是受到内宫宴请,故而早有掖庭女官早早地等候在一旁。

  随着守城官一声令下,一旁的望仙门开启,在此之后,已经下了马车的各家的命妇、小姐也随之各自等待宣召进入。

  在那群人中,徐燕则甚至还看见了不少眼熟的身影。

  虽然就年龄来说,如今的她们也很小,却足以让徐燕则回忆起那些并不美好的记忆。

  跟着两位长辈一同走进那高大的皇城,她们随即又将在宫女的带领下前往清宁宫拜见贵妃。

  这期间需要穿过长长的宫苑,中间已经足够让徐燕则恢复平常心了。

  “臣妇等携小女入宫拜见,愿贵妃吉祥康泰。”

  来到了清宁宫,在一会老嬷嬷的引导下,众人鱼贯进入宫阁,而后于殿前止步不前,并隔着一层纱帘向内行礼请安。

  “免礼——”

  众人话音刚落,又停顿了一会儿,方才听得一个慵懒的声音从内传来,“诸位老封君皆年高德劭,快快免礼,赐座。”

  这话才刚刚说完,便有不少宫女走了进来,并主动扶着几位年老的诰命夫人坐到花凳上,徐老夫人自然也在此列。

  而至于稍微年轻一点的,譬如徐燕则的母亲,王氏这会儿就只能带着女儿一同站在自家婆婆身后了。

  “诸位老姐姐许久不见,却不知进来可好啊?”

  没过多久,朱贵妃便在众多侍女的陪伴下走出了内堂,此时脸上带着一抹笑意,看着尤为亲切。

  “劳烦娘娘挂念,臣妇一切皆好!”

  贵妃这一出场,原本才刚坐下的众多老夫人不得不再次起身向对方行礼。

  面对着冗杂的礼仪,徐燕则心中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毕竟她曾经也作为贵妃这么享受过好几年,而今只不过是有些心疼自家祖母的身子,因此赶忙上前扶住徐老夫人的手臂。

  “好了,大家都平身吧,尤其是诸位老封君,各位年高德勋,切不可如此多礼!”

  随着众人都行了一礼,贵妃抬手虚扶,一边对着站在前头的几位老诰命道:“快快坐下!”

  这些老夫人不仅仅一个个身怀一品诰命,其夫君也是先帝乃至高祖皇帝的重臣,那本身都是和太后一个辈分的。

  所以别说贵妃不敢过多摆谱,即便是皇帝见了这些老太太,或多或少也得礼遇一下。

  “多谢贵妃娘娘。”

  以镇国公老夫人为首,几个老夫人就如同是约定好了一样,谢过礼之后,就毫不客气地重新坐回到了雕花椅上,一边顺着贵妃递出的话头,开始东拉西扯起来。

  “这个小丫头,便是徐姐姐的孙女儿吧?”

  眼看着众人落座,端坐在黄金凤椅上的朱贵妃也把目光落到了先前,扶着徐老夫人的徐燕则身上,一边笑着道:“这模样倒是十分清丽,且有孝心,本宫看着……倒是有些徐老姐姐当年的风姿。”

  “哈哈,承蒙娘娘夸奖,则儿还不快谢过娘娘?”

  徐老夫人见惯了各种大风大浪,如今就算被贵妃当众夸奖了孙女儿也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微笑着回了一句。

  “臣女徐氏燕则,拜见贵妃娘娘。”

  被自家祖母用手轻轻一推,徐燕则瞬间明白,这会儿直接就给对方来了个万福礼。

  “嗯,不错,倒是十分沉稳,果然不愧是徐家之后。”

  朱贵妃抬手,看着徐燕则起身之后,点了点头,而后又把话题重新传回到了其他各家姑娘身上。

  都说女人能言善道,几乎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可事实上,那些话题也不过就是那么些事儿。

  这些老夫人和深居宫院中的朱贵妃也都一样,说的不外乎就是后辈儿孙的事情。

  “好啦,诸位老姐姐们,还是随本宫一同游园赏花吧,如今正是杏花盛开之际,这御花园里可是新进了不少江南的名品。”

  坐着闲聊了一会儿,眼看着也无甚可说之后,随着朱贵妃一句话,众人便跟着走出了清宁宫。

  贵妃仪仗在前开道,算是正式揭开了游园赏花的序幕。

  不过大家心知肚明,说是游园赏花,但其实这不过只是一场大型的相亲会而已。

  只不过一想到先前被朱贵妃点名夸奖的那几家闺女,在场的众多诰命夫人心中也随之泛起了各种小心思。


标 签古言 重生贵妃的品格 徐燕则 万流千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