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被黑化大佬宠上天星辰粒粒_我被黑化大佬宠上天季央大结局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77 ℃
我被黑化大佬宠上天星辰粒粒_我被黑化大佬宠上天季央大结局在线阅读

我被黑化大佬宠上天季央大结局

星辰粒粒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我被黑化大佬宠上天》是作者星辰粒粒所著一部长篇穿越言情小说,主角是季央,全文讲述的是:季央得到系统,穿越各个时空,系统只给她一个选择,【宿主,你要成为男主的白月光,让他们爱上你,然后狠狠抛弃他们】,季央简直瑟瑟发抖,这些大佬黑化之后,她会面临怎样的结局…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被黑化大佬宠上天》是作者星辰粒粒所著一部长篇穿越言情小说,主角是季央,全文讲述的是:季央得到系统,穿越各个时空,系统只给她一个选择,【宿主,你要成为男主的白月光,让他们爱上你,然后狠狠抛弃他们】,季央简直瑟瑟发抖,这些大佬黑化之后,她会面临怎样的结局…

免费阅读

  回家之后,司机把在校门口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季父。

  季父一副我早就猜到的表情,对季央说:“央央,爸爸说得对吧,你那个救你的同学可不是雷锋,救人不图回报。”

  季央认真地说:“余燃是余燃,他爸是他爸,余燃是很好的人。”

  季父正色道:“很少听你这样夸别人。”

  “央央,爸不是反对你谈恋爱,是你现在才高中,而且你们班上没有哪个男孩子配得上你。”

  “爸爸已经联系了清泉的高中,你高二就可以转学去那边了。”

  季央说:“爸,我不想去那么远读书。”

  季父不赞同道:“那边的教育资源可比南市好多了,你去那爸比较放心。”

  “以后再说吧。”

  季央回了自己房间,坐在椅子上发了一会呆。

  忽然拿起手机用关键字搜了搜今天的微博,果然便弹出了许多信息。

  不仅仅是只有她和余燃的背影图,她居然看见了同人小说。

  好奇心促使季央点进去,居然还挺好看。

  半个小时后,季央面红耳赤地退出微博。

  他妈你写个同人文开什么车……

  季央私信了发这张背影图的博主,表明自己的身份,请她把图删掉。

  然后觉得有点心痒痒,再次搜索关键字,找到刚才看到的同人文。

  面不改色滑过意识流的幼儿车,继续往下看——

  这种第一次看到以自己为女主角写的小说,季央还觉得挺新颖,只是为什么同人文里的余燃会是那种阴暗偏执的性格。

  明明她的小同桌是单纯又腼腆的。

  一不小心看小说睡得有点晚,季央想着第二天是周末,可以睡一会懒觉。

  但脑海里忽然划过一丝灵光——

  等等,她明天好像是约了余燃一起去图书馆学习。

  季央艰难地从床上爬下来,开始在网上搜索类似的物理题。

  这该死的学习!

  夜已经很深了,万籁俱静,宽敞的季家别墅里只有季央房间的灯依然明亮。

  “哒哒哒”清脆的敲键盘声在过分安静的环境里显得有点突兀,季央打了一个呵欠,揉了揉眼睛。

  好困啊,特别是一看到物理题,就更困了。

  她到底是为什么要挖坑给自己跳,这个高冷学霸人设真是太难维持了。

  好不容易搜集下载了几道类似的题目,季央还得把解题思路研究透彻。

  最后躺在床上时已经是凌晨一点。

  晚睡直接导致了季央第二天起晚了,闹钟响过好几次,已经是七点半了。

  季央醒来时看见这个时间,吓得当场清醒。

  糟糕!她和余燃约定去图书馆的时间是八点。

  这似乎是注定要迟到的,季央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但当赶到图书馆时也是八点十五了。

  她气喘吁吁,自从到这个世界,便没有比这更狼狈的时刻了。

  脸因为剧烈的运动而染上了红晕,气喘吁吁的,一点都没有平时在学校的仙气飘飘。

  她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不急不缓地朝图书馆大门走去。

  很容易便看见了余燃,他站在图书馆门口,身上穿的总不是那件校服。

  衣服很旧了,大概因为洗了太多次,已经有些发白。

  但他好似是个天生的衣架子,即使穿着这样的衣服,依然引人注目。

  他是侧对着她而站,所以当季央一步一步走近时,他并没有发现。

  季央故意把脚步放得很轻,这是她的本能反应,看见别人这样站着,就想去吓一吓他。

  她怀揣着一点顽皮的小心思,但当离余燃还有几步远的时候,余燃忽然转过头——

  季央吓了一大跳,怔怔地看着余燃。

  余燃面色很冷,瞳孔漆黑,眼中一片荒芜。

  整个人都笼上一层凄清,仿佛他一个人在这等了许久,已经不抱希望。

  季央讷讷地,张了张嘴:“余燃……”

  余燃目光落在她身上,几秒后,仿佛终于意识到她的存在,于是荒芜的眼中似乎多了几颗星子闪烁。

  他声音是少年特有的清朗,不像平时在学校生病之后的沙哑:“你来了。”

  他弯了弯嘴角,一双眼仿佛都在笑,生出了潋滟的春光,最是勾人。

  季央原本已经平静的心再次疯狂跳动,这个人太好看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撇过脸:“嗯。”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余燃走在她身旁:“我不介意。”

  “你好像等了很久。”

  “没有。”

  季央觉得今天的余燃特别温柔,那种感觉就像什么呢,春天的和风,夏天的细雨,都是让人觉得十分惬意舒服。

  周末,图书馆的人并不多,季央找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坐下,然后把物理书、物理练习册、物理题集拿出来。

  她真的一点都不喜欢物理。

  在现实世界,她高考物理成绩不错,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考前疯狂练习,然后背答案,才取得了一个能看的成绩。

  没想到高考之后也逃不掉物理的摧残。

  她把昨晚熬夜搜集的题目放在余燃面前:“你先看一看题,自己想一想,我再给你讲。”

  余燃接过,却并没有看题,却是抬眸看她,声音很轻:“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所以从她来了之后,目光不敢有一秒从她身上移开,怕这是他太过期盼出现的幻觉,直到这一刻,她坐在他旁边,能够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温度,才敢确定她真的来了。

  季央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我们昨天不是说好了?”

  “昨天晚上……”他沉默片刻,“那是我爸。”

  “你爸是你爸,你是你。”她平淡地说。

  并不知道这句话在他心里掀起多少惊涛骇浪。

  余燃小时候长得精致可爱,又听话懂事,邻居都很喜欢他。

  知道余庆东是一个不负责的父亲,便时常帮助余燃,比如给他些吃的,也让家里的小孩和他一起玩。

  但余庆东毁了这一切,帮助过他的邻居都会遭到醉酒后的余庆东的辱骂。

  久而久之,便再也没有人愿意接近他。

  他们时常会说,“那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啊。”

  “真是造孽啊,摊上余庆东那样的父亲。”

  余燃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地接受了这一切,旁人的可怜如此的脆弱。

  过小的年纪,他就把人心看得太过透彻。

  所以,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余燃以为季央不会来了。

  但他还是来了,他想如果今天季央不会来,他可能会在图书馆门口等一整天。

  心在蠢蠢欲动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明明上一刻还心如死灰,却在见到她的那一刻死灰复燃。

  季央总算发现了余燃的心不在焉,她板着脸:“你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题吗?”

  余燃笑了笑:“没有。”

  她脸蛋微红,却偏要做出强硬的样子:“看书!”

  “我救你的事,我没有告诉我爸。”他解释道。

  季央并不在意:“我知道。”

  她抬头很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你是怎样的人。”

  那一刻,余燃的心软得一塌糊涂,平时厚厚的盔甲都熔炼成了灰。

  但季央看到的都是表面,余燃想,她并不知道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血管里流淌着的都是肮脏的血液,完整的面目下是一颗快要腐烂的心。

  她不知道,像他这样生活在下水沟里面的人仰望着天上的月亮,想把她拉入凡尘。

  对生命也毫无畏惧之心的人,却因为她的出现,感到了害怕恐惧。

  余燃手拿着笔在草稿本上无目的的涂画,季央侧眼看去,便看见少年白皙的手臂上有几道鲜明的红痕,已经结起一层薄薄的痂。

  季央手按住他的手臂:“你的手怎么弄的?”

  “昨晚和我爸打了一架。”

  季央抿着唇,对于他的家事,她并不好过问,只是声音有些僵硬:“跟我出去上药。”

  “我已经涂过药了,上次你给我的还有剩。”

  季央沉默地低下头,对于余燃的爸爸,她昨晚才略有认知,不敢想象余燃就在这样一个人身边度过了十几年。

  季央没问他们为什么打架,想来应该有她的原因。

  余燃也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摩挲了上衣口袋里的校牌。

  那是上次他救她时捡到了,上面的女孩很勉强地弯着嘴角,仿佛并不是自愿的。

  冰肌玉肤,长发乌黑,脸上的神情仿佛能阻隔人千里。

  这张校牌是昨天晚上他从余庆东手里抢回来的,那天晚上他回来得太晚,校牌便这样掉了。

  他找了许久也未找到,直到昨晚和余庆东发生冲突。

  余燃才知道,原来是余庆东捡到了校牌,又知道他才学校因救人被表彰的事。

  把那一万块花完之后,余庆东便打算找季央,继续要钱,却不曾想会被余燃碰上。

  昨晚是余燃第一次和余庆东动手,在旁人眼中,他一直是懦弱的那个人,面对余庆东的打骂欺压从不敢还手。

  却不知道,他一直在等待,等待着一个好机会把余庆东弄死。

  那时他的懦弱会为他披上一层最好的掩盖,毕竟这样软弱无能的人怎么可能杀害自己的父亲呢?

  但昨晚都毁了,他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伤痕,却不想季央受到一丝骚扰。

  “余燃,你在干什么?”

  余燃回过神,看着季央,后者脸色十分冰冷,如果换成老师角色,那应该叫做痛心疾首。

  余燃下意识为自己辩驳:“我在思考。”

  “那你想出怎么解答了吗?”季央心头冷笑,还在说谎,真当她看不出来,他刚才是在走神吗?

  她牺牲了大好的睡觉时光来图书馆,结果他就是这样对她的?

  季央在那一刹,仿佛感受到了他们老师的怒其不争。

  但余燃点了点头:“想出了。”

  ???

  季央把本子往他面前一摆:“那你讲给我听。”

  余燃接过本子,开始在上面演算,声音低缓,徐徐动听:“第一步是 ……”

  讲完之后,他抬头看季央:“听明白了吗?”

  季央有点晕。

  等等,不应该是她给余燃讲题吗?为什么变成了余燃给她说?

  并且他说的解题思路好像和她在网上搜的不太一样,但答案却是一样的。

  怎么可能……

  季央不信邪,指了指下一道题:“会吗?”

  余燃点了点头,继续讲题。

  季央愣住了,不敢置信!

  难道这就是她昨晚熬夜搜集的题目吗?怎么感觉在余燃笔下就跟变了个样似的,这么容易就被解出来了?

  她狐疑的看着余燃:“你昨天不是说不会吗?”

  余燃一愣,眼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懊恼,说:“我刚才想出来的。”

  季央觉得自己胸口被狠狠插了一刀,这可是她昨晚对着答案才总算搞清楚的难题啊。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教你了。”

  余燃忽然指着下一道题:“这我不会。”

  季央皱眉看他:“这不是同一类型的题吗?”

  余燃沉默。

  季央:“那我给你讲讲吧。”

  中性笔落在桌边上,一没注意便往桌下滚去。

  轻轻“啪嗒”一声。

  季央看了一眼,低下头捡笔。

  “砰”额头撞到了什么。

  呼吸可闻,她愣了一秒,傻傻地抬起头,撞进余燃的眼中。

  他眼睛很黑,却像燃烧着一把无声无色的火焰,赤热得能够吞噬她整个心神。

  季央一慌,手忙脚乱地去摸掉在地上的笔。

  却猝不及防碰到旁边人温热的手背。

  余燃本是准备帮她捡笔的,却没想到那么巧,两人刚好低下头。

  额头相撞发出的轻微响声,额头并不疼,但是沾染了她的气息之后皮肤的温度却开始上升。

  他的一只手拿着笔,一时之间竟然也没有任何动作。

  直到她的手覆上来,才如梦惊醒般醒悟。

  手轻颤,鼻间全是她身上的味道,年轻的身体骤然僵硬。

  最后还是季央先有了动作,手猛地往回缩。

  力道太大,一没注意“砰”地一声,甩在了桌子上。

  手背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她小小地“嘶”了一声,脸上的表情都险些不能维持。

  余燃手足无措地看着她,脑海里一片茫然,全不见平时的想碰一碰她的手,却又不敢,僵在那看上去有点可笑。

  季央默不作声把受伤的手收回,面无表情的,命令一般的语气,“看书。”

  说完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是要给余燃讲题的。

  于是脸上高冷的表情僵住,错乱的话语出卖了她的真实心理。

  其实她是很紧张的,尤其是碰到余燃手的时候,心在狂跳,脸上的热度骤然上升,连带着耳垂都变成了粉红色。

  不是没有过比这更亲密的动作,上次余燃救她,抱着她躲在暗处许久,最后还把她背回家。

  那时候也是紧张的,但要论害羞,却是这一刻比较多。

  那时所有的亲密都有惊心动魄的救人做解释,而现在,寂静的图书馆,周围没有其他人,一座座书架似乎给他们打造了一个封闭的空间。

  没有多余的解释,就只是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

  季央轻咳了一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清冷道:“把笔给我吧。”

  而余燃看见她这副面不改色的样子,眸中划过一抹暗色。

  就这么轻易想把他们刚才的举动给抹掉吗?

  她的声音很动听,讲得也很清楚,但仅此而已。

  她和他保持着安全距离,仿佛有过刚才的不小心便愈加远离。

  余燃故意微微往她那边倾斜,便看到她身子稍稍往相反方向一撤。

  动作幅度很小,应该是不想让他察觉。

  余燃嘴角微弯,眼中却毫无笑意。

  在图书馆的时间过得很快,傍晚的时候,天边夕阳西斜,季央悄悄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腰,学习让人劳累。

  余燃还在认真地练题,看得出来,他也是想这次月考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

  季央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余燃聪明又刻苦,和张老师的赌,似乎一开始就是她比较占优势。

  他们都低估了余燃,却不曾想,像余燃这样的家庭,如果不是自身足够聪明,怎么可能每次月考都恰好留在一班呢?

  “不早了,我们先回家吧。”季央说。

  余燃眉头轻皱:“我还有两道题没弄清楚。”

  季央侧过头看去。

  嗯,很好,她也不会。

  为什么余燃总喜欢找些难题来为难自己呢?

  “明天再来看看吧。”她说得模棱两可。

  余燃心中的奢念便得到了满足:“好。”

  季央:天杀的,明天又要受物理的煎熬了。

  她提前叫了来接自己,于是一走出图书馆便看见了季家标志性极强的车。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她很有人情味地问余燃。

  但余燃看起来却并不那么高兴:“不用了。”

  “嗯,那我走了。”她冷着一张小脸,背打得笔直,一步一步朝黑色轿车走去。

  在图书馆只有她和余燃两个字,有些时候难免暴露了一点本性。

  但现在司机在这,估计她要是有哪人设不对,下一刻季家父母立即就知道了。

  司机为她打开车门,她坐在后座上,车窗半降,只看得见弧度优美的侧脸。

  像她这样精致的女孩子,似乎天生就应该被人捧在手心好好对待。

  黑色的车扬尘而去,她没有回过头再看他一次。

  如果不是亲身体验,他会觉得今天图书馆里,因为不小心撞到他头,脸变得有些红的羞涩女孩会是眼前这个冷漠得似乎能拒人千里之外的少女。

  如果这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应该就不会对他这么冷淡了吧。

  余燃眼中墨色渐渐晕染,仿佛被人打翻的墨汁,浓郁得不见底。

  季央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练习册开始做题,那一股废寝忘食的努力劲,连季母看到都觉得于心不忍。

  又吩咐保姆给季央做了营养餐。

  十分刻苦的季央咬着笔头,心里苦成了黄连。

  她这到底是为什么啊,明明已经经过一次高考了,为什么还要经历第二次。

  别人的穿越是有吃有喝当米虫,她还要废寝忘食的学习。

  好不容易把今日份的练习题完成,季央伸了个懒腰,十分没有形象地摊在床上。

  “叮”来电铃声忽然响起。

  季央立马坐直,又恢复了平时高不可攀的模样。

  她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电话号码,她犹豫片刻,点了通话键。

  “喂。”

  “季央,我是余燃。”少年的声音通过电话传来,夹杂着淡淡的电流,有一种沙哑的迷人,和平时感觉很不一样。

  作为一个声控,季央觉得腿有点软,声音也不自觉放柔:“有什么事吗??”

  他沉默片刻,才缓缓道,声音中低沉:“我明天不能去图书馆了。”

  季央:???

  她在家看了这么久的书,练了这么多题,你他妈告诉她不能来了?

  季央有点生气,她克制住自己的怒火,以自认为十分平静的语文问:“那你要去干什么?”

  似乎觉察到了她的怒气,余燃声音更小:“去搬砖。”

  低低的声音仿佛都透露着一股不自信。

  季央更生气了:“那你去吧。”

  她挂断了电话,用手抹了抹自己的胸口。

  别生气,气坏身体无人替!

  可是真的好生气啊!今天在图书馆她还觉得余燃是一个十分努力的人。

  结果晚上就找个莫名其妙的理由放她鸽子。

  还说搬砖,怎么不说抬杠呢?

  这个理由都找得一点不用心。

  第二天季央起晚了,慢悠悠地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嗯,还很早。

  本来昨天还挺生气的,结果今天睡了睡懒觉,就觉得不去图书馆好像也不错。

  季央想,她可真是一个意志不坚定的人。

  她不想一直在家呆着,于是便让司机送自己去外面的一家甜品店。

  在班上她虽然没怎么和那群女生说话,但她们说话时,她都是很认真在听着的。

  上周班上的女生讨论了好多次这家甜品店,说里面的甜品十分好吃。

  作为甜品爱好者的季央,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好,我要去吃!

  司机以为大小姐叫自己载她去那应该有什么目的,但是当看到季央施施然走进了甜品店。

  司机觉得大小姐一定不是纯粹为了吃甜品!

  尊贵如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做这样幼稚的事呢?

  为了吃一个东西来到十几公里之外的地方……

  十几分钟后,大小姐从甜品店出来了。

  带着一个大墨镜,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手中还提着一袋打包的……甜品?

  大小姐上了车,取下墨镜,然后开始拿出打包的甜品,用勺子挖着一口一口往嘴里送。

  司机忍了忍还是没有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小姐来这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是啊。”季央咽下一勺冰淇淋,甜而不腻,十分丝滑,但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事,却一点没透露。

  季家司机:他就知道,小姐专门来这一定是有什么重大事情要处理的。

  “回家吧。”

  季家的黑色轿车在公路上疾驰,季央坐在后面吃甜品吃得特别欢乐。

  却在路过一处工地时,季央蓦然瞪大了眼睛:“停下!”

  车在距离工地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下,季央摇下窗户,外面烈日炎炎,工地上灰尘漫天。只看一眼,仿佛都能感受到那种灼热。

  而她坐在车里,柔软的真皮坐垫,车载空调发出清凉的风。

  季央不敢置信地看着远处那个熟悉的身影,她不会认错!

  余燃救她那天就是穿的这件工装,那个少年带着白色的手套正往推车上一块一块叠加着砖。

  她想起昨晚,余燃低低的声音,说,他今天要去搬砖。

  她以为那是他找的一个不走心的理由,毕竟搬砖在现实世界被赋予了太多调侃的意义。

  却从没想过,余燃说的竟然是真的。

  明明是差不多的年纪,但这一刻,她却觉得余燃和他们的差距好大好大。

  在一班的同学都在为考试发愁的时候,他忙于生计。

  她只从简单的文字中浅显地了解到他的过往,但生活却将他的窘迫一一摊开在她眼前。

  她看了他好一会,最后拿出手机,找出了昨晚余燃给她打来电话的手机号。

  铃声响过几遍,她看见满天尘埃中,少年脱下手套,从自己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

  看着手机,他似乎有些迟疑。

  “季央。”电话那头杂音嘈杂,余燃的声音如此清晰。

  “余燃,我……”她忽然回过神来,似乎才明白他们现在各处于怎样境地。

  “昨天你说弄不太明白的两道题,等明天你到学校之后,我给你讲。”

  她语气太过温柔舒缓,余燃愣了一小下,而后缓缓道:“好。”

  季央挂下电话,手不由自主缩紧。

  她抬头看向窗外,少年已经把手机放进衣服口袋,动作温柔。

  有人似乎在喊他,他转过头去,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季央回过头,对司机说:“走吧。”

  司机拿不太准季央的意思,询问道:“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有。”

  司机不好说什么,毕竟他也不知道小姐为什么要让他在这停下,打了一个简短的电话,情绪波动这么大。

  ***

  季央想了许久,到底要怎样和余燃说。

  最后她选用了最直接的方式。

  彼时正是下课时间,教室里人声喧杂。

  余燃下课也没有休息,正在练习复习。

  耳旁忽然响起季央的声音:“你搬砖一天能挣多少钱?”

  余燃有些错愕的抬起头。

  季央很认真地看着他,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一百块。”

  季央说:“那好,你想去搬砖时就告诉我,我给你一百块,你别去工地了。”

  余燃面色怔愣,看上去有点傻。

标 签穿越 我被黑化大佬宠上天 季央 星辰粒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