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你在镜子的另一面郑颜池潍州_你在镜子的另一面珍珠公主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77 ℃
你在镜子的另一面郑颜池潍州_你在镜子的另一面珍珠公主在线阅读

你在镜子的另一面珍珠公主

珍珠公主 著

连载中免费

《你在镜子的另一面》是珍珠公主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郑颜身负巨债,每日疲于奔命,而她喜欢的那个人高大英俊,年轻有为,归来依旧是少年,一场意外,二人重逢,他也不过顺手施舍下一点怜悯。得了可笑的癌症快要死掉的她,是否有勇气再站到她面前,告诉他。
其实我喜欢你....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你在镜子的另一面》是珍珠公主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郑颜身负巨债,每日疲于奔命,而她喜欢的那个人高大英俊,年轻有为,归来依旧是少年,一场意外,二人重逢,他也不过顺手施舍下一点怜悯。得了可笑的癌症快要死掉的她,是否有勇气再站到她面前,告诉他。

其实我喜欢你....

免费阅读

  “你不需要,我的回应吗?”他终于向她迈了一步。

  “我也爱你。”他说,轻轻地抱住了她。

  像做梦一样。

  呼呼的风声消失了,落叶的叹息声也消失了,只有心跳像装上了发条一样,一刻也不停歇的剧烈跳动起来……咚咚咚……擂鼓一般,一下又一下,敲碎了脑袋里快要融化的理智。

  雪松的清冽香氛将她包围在小小的天地里,她僵硬的垂下手,歪着头慢慢的……慢慢地靠在他胸膛上……是梦吧,她阖上了眼,触觉变得灵敏无比,他的体温源源不断向她涌来,那是炙热的人体的温度……四面八方而来。

  真实极了。

  她现在……在他怀里,鼻尖能嗅到他西装外套上冷杉木的香气,再用心一点……她能听到他的心跳声……咚咚咚……强而有力……与她快要爆炸的心跳声交织在一起……他听到了没有。

  要是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好了,睫毛如蝶翼不停扇动,郑颜还是没有睁开眼。

  池潍州倾身往下将人搂入怀中,怀里女孩身体僵住了,是在害怕他吗?他无声的笑了笑,浓墨的深眸里氤氲着暗沉的情绪,圈在她背部的手越来越用力。

  池潍州将人搂的更紧了,他忽然觉得左手拿着的花束碍眼至极,阻挡了他进一步的动作,他忍耐的看了一眼她柔顺的发梢,等她在他怀里完全不会再僵硬了,他才克制的将人放开。

  他掩了掩眼里的阴暗,把花放回她怀里,随口说:“这是在家里花园摘的?”

  温暖的拥抱没有了,郑颜心里不是不失落的,美梦太过短暂,而他的‘我也爱你’也像一句幻听,让她不敢相信。

  冰冷的风唤回了她些许的理智,大脑开始重新运转,只是刚才创伤太大,脑中只剩一条直线了。

  “是啊。”她回答的慢吞吞的,心里头酸涩的泡泡越冒越多。风信子又回到了她手中,她突然觉得好委屈。

  “你不喜欢它吗?”语气里带着哭腔。

  她不是故意又要哭的,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了。

  说到底,还是情绪太过大起大落,又没有安全感,连相信他都不敢,所以才会这样。

  “喜欢。”他没说不喜欢,只是嫌它碍事罢了。

  可郑颜听到他的回答,舌尖涩的发苦。不争气的,眼里的雾气更多了。

  池潍州从未手足无措过,他一向是掌控全场的那个,刚才也不过觉得花束碍事才给她拿着,没想到她怎么就哭了。

  要怎么办……池潍州伸出手,又把碍事的花束拿回来。

  “喜欢的。”怕她还不信,他又重复了一遍,左手拿着花,空着的右手终于能…摸她柔顺的长发,对上她湿漉漉的杏眸,他脸上的真诚又多了几分,“怎么会不喜欢呢。”

  郑颜呆呆的看着他,他在摸自己的头,不是在做梦吗?跟偶像剧场里梦幻的场景一样。

  她感受到他的喜欢了,无论是刚才的拥抱,还是对着她说喜欢。

  不是梦,是真的对吧。

  想到此,郑颜勇敢的抓住他的右手,问他:“池潍州,你…你喜欢我对吗?没错吧……我没有听错吧。”

  “没有。”池潍州反手将她的手握入掌心,自然而然的牵起手来。她为什么会觉得他不爱她呢,他刚才已经说过了。

  他对她的爱意可比她对他的多得多。

  只是没让她知道。

  他要说的话还没说,池潍州眯了眯眼,五官深邃的俊脸上挂好了温和的面具,但深眸里的阴暗还没有收敛干净,他可以再说一遍:

  “我爱你。”

  可说话的语气就跟’今天天气很好’是一个调。

  但是他怎么会让她发现呢。

  池潍州又将花放回她手里,碍眼的东西消失,他抚上她的双颊,对着她的眼睛,开始引导,他是最有耐心的猎人。

  “你喜欢我为什么不早点说呢,如果早点说,我们就可以早点在一起对不对?”

  郑颜点点头,他说的很对,可……她不知道池潍州他也会喜欢自己啊……她怎么有勇气呢。

  他根本都不懂她的处境,换作是他,站在她的角度上,他会告白吗!

  可是他又说的好对,要是……知道池潍州也喜欢自己,她肯定早就跟他告白了,他们就能早一点幸福的在一起了。

  在一起了要做什么好呢,郑颜大脑飞快的转动起来,第一个当然是去约会!看电影?好俗啊,可是大家都去。去游乐场?池潍州喜欢游乐场吗?她还没有去玩过呢。还是去西餐厅!西餐厅最合适了!他一定会喜欢的!一起吃法餐!她付钱!

  被他话语带着走的郑颜根本没有想到,如果池潍州喜欢自己,那他为什么不先告白呢?

  明明在爱情里总是男人主动的多。

  她又在出神,她总是这样,在他面前也出神,池潍州缓缓勾起嘴角,脸上的温和面具还在,只是眼底的暗潮越发汹涌。

  “颜颜你想怎么补偿我呢?”他捏她的手的力气不自觉变大,他很不喜欢这种不愉悦的情绪不请自来。

  “啊?”还在想在西餐厅要点哪些菜的郑颜忽然感觉手指骨一阵疼痛,刺的她回过神来。

  “不小心捏疼了。”池潍州装模作样摸了摸她的手表示歉意,放轻了手上的力道,继续说:“颜颜你想好了吗?怎么补偿我。”

  他叫她‘颜颜’,口吻熟稔,仿佛已经喊过无数遍了。

  可郑颜发现了吗?

  “怎么补偿……我会的不多哎,你上次衬衣纽扣上的宝石很好看,我买一对给你好不好。”就是好贵哦,得攒多久的工资啊,郑颜皱起眉头,可是池潍州要补偿的话,她根本想不到能送什么东西给他。

  她做饭水平很一般,手工技能也平平,怎么办才好呢。

  “不用那些。”池潍州朝她笑笑,脸上的冷意散去了些,又是那副温和的模样,“你只要赔给我一个女朋友就好了。”

  女朋友他要的可不止是这个。

  “…可以的……当然可以啊·……”郑颜想,如果人能飞的话,那她现在一定是飞的最高的那个。因为心跳油箱已经爆满了!

  “池潍州你好会说话啊。”不用看她也知道现在她的脸肯定跟红苹果一样了,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的拱到他怀里。

  这样他就看不到她的脸啦。

  “我是你的女朋友啦!”这句话她可以念一万遍!

  池潍州回抱住她,只是眸光冰冷,她的欣喜,她的脸红都是因为他,那为什么

  “我是你第一个拥抱的人吗?”语气里是池潍州自己都压抑不了的嫉妒。

  “当然是啊。”又闻到了雪松的清香,郑颜偷偷的窃喜着,听到他问自己,当然是啦。

  她做梦都想抱抱他呢。

  第一次拥抱,第一次牵手,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第一次……只是……过会儿再说吧……让这场美梦再做久一点吧。

  “是吗?”回答的这么快,语气这么欢快,池潍州无声冷笑,在她看不到的俊美脸庞上布满了阴霾。

  她果然不够爱他啊。

  不然照片里走向周达怀里的人是谁,在周达怀里哭的人是谁?

  “是啊。”怀里女人无知无觉,丝毫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她试探着在他胸前蹭了蹭,羞涩的气泡咕噜咕噜的响,她羞答答的,大胆地道:

  “池潍州我超喜欢你的,最最最喜欢你啦。”

  骗子!

  池潍州无声冷笑,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头,将人从怀里好心放出来,眸光冷淡:“谢谢你的喜欢。”

  应该说爱,不是喜欢,喜欢很廉价。

  骗人可是要下地狱的。

  “我们先回去吧,你晚上想吃什么?”池潍州话题转的太快,郑颜有些不知所措,告白就这样结束了吗?

  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对吧,以后可以每天每天在一起……不,她运气没那么好。

  “都可以呀,火锅怎么样,深秋的天吃火锅多棒啊!”郑颜故作开心的说道,仰着头等他说好。

  “可以。”池潍州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意,他动作自然的牵着她的手,是十指相扣的姿势。

  郑颜歪着头看他,他也看了过来,目光十分有侵略性,郑颜马上局促的别开头,去看路边的树。

  “银杏树枝头都黄了,好好看啊。”

  “嗯。明天我们可以再来看。”这么无聊的话题身旁的男人应和的也很用心。

  郑颜踩着路上一片又一片的落叶,动作都变得很幼稚起来,她总忍不住抬头去看他,又看看两人相握的手,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她喜欢多年的人原来也喜欢着自己,那么好那么优秀的池潍州现在是她的男朋友……男朋友……这个词可真美妙。

  “池潍州,”她忍不住叫他,走出公园的这短短一条路她都叫他好几遍了。

  “池潍州,我们是先回公司吗?”

  “池潍州你是不是还要加班啊?”

  “池潍州我其实还准备了一份礼物,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郑颜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原来这么话痨。

  “不回公司,我们去吃火锅,雷加路那家。”池潍州耐心的听她说完,雷厉风行的做好决定

  “好啊。”虽然不知道雷加路在哪里,但只要是池潍州推荐的,一定会非常好吃吧。

  司机很快开着车来了,郑颜跟他共事过一段时间,他是个很严肃的人,都没见他笑过,说话也是一板一眼的,说实话她有点怕他。一看到他停好车要下车过来,郑颜下意识的就撇开了池潍州的手,心虚般的拉开副驾驶座的门。

  “我坐前面。”

  司机看到这一幕,板正的脸肉眼可见的颤了颤,他刚才可是看见了她和池总牵着的手,现在她坐前面……他赶忙阻止,借口张口就来,“前座放了东西,郑小姐你还是坐后面吧。”

  “哦,好。” 把车门合上的郑颜也觉得自己非常傻,她刚才为什么要坐前面,她想坐的是后面,跟池潍州坐一起的啊!

  都怪司机!

  池潍州不会生气吧,他万一误会自己不想跟他坐一起怎么办……应该不会误会吧…………又不是偶像剧……总要误会来误会去……心眼比针还小……整天情情爱爱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不会不会的,反而是她想太多。

  她偷偷瞥了一眼池潍州,没有生气啊。

  司机过来殷勤的打算给郑小姐开门,就被旁边池总凉凉的目光看着,他一个激灵退后,将舞台留给池总。

  池潍州替她拉开车门,语气平淡的道,“以后都坐后面,跟我一起。”

  “嗯嗯。”郑颜乖乖点头,坐上车,系好安全带,一气呵成。

  池潍州的语气好像小说里的霸道总裁啊,只要添点东西,比如:“女人听着,以后只能坐后面,我尼古拉斯赵四的女人必须跟我坐一起。”

  她有点想说给他听,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可不能像以前一样没有能聊的话题吧。

  “池潍州,”等他上来了,车也开动了,郑颜才小声小声的把刚才那句话说给他听。

  “你觉得好笑吗?”

  正常人的反应都应该是回答好笑吧,敷衍的回答也有个‘嗯’字吧。

  池潍州却说:“你觉得我霸道?”

  这个问题,郑颜心里搓小指头想了想,对着他点了点头,“是有点啦,当老板的话肯定会啦,你是发号施令的人啊。”

  不过,他这样问,其实是不是,郑颜不由得多问一句: “你……不喜欢别人说你霸道吗?”

  “没有。”池潍州淡淡道,面无表情的俊脸看不出破绽,还能面不改色的继续问她:

  “你喜欢霸道的人吗?”

  郑颜认真的想了想,摇了摇头,朝他道:“不会喜欢吧,我觉得行事霸道的人都好凶,我以前待的公司那些老板都好可怕,整天阴森森着一张脸,很不好相处。”

  “应该还是性格宽和,有度量的人会好相处一点吧。”郑颜下结论道。

  “那我很霸道,你会不喜欢吗?”他在一步步试探她的底线,这样才好让猎物主动进笼啊。

  听到他这样问,郑颜颜忽觉脚底生起一股寒意,像是被毒蛇盯住了一样,但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她心悸的舒口气,怎么可能,刚刚那一瞬间她竟然觉得池潍州很危险。

  “你没有霸道啊,就算你很霸道我也喜欢你,每个人都有霸道的一面吧,我也有的啊。”郑颜觉得他多想了,原来像池潍州这种人生赢家也会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吗?

  一下子两人间的距离就拉近了。

  “不用担心啦,反正别人说你什么,我是坚决站你这边的。霸道算什么呀,还有的人很变 态呢。”交流社会新闻也是一个很好的话题方向。

  “变 态?”池潍州念了一遍这个词,幽邃的黑眸里阴郁一闪而过,他有点好奇。

  看他感兴趣,郑颜立马说道:“是隔壁江市,有个男的好可怕,喜欢上了一个馄饨店的老板娘,他家里应该有点势力吧,反正是成功逼着馄饨店的老板和老板娘离了婚,然后娶了那个老板娘。这也就算了,他还把人关家里,嘴上说是怕老婆工作辛苦让她不用工作,其实他是怕那个老板娘去找老板,怕他们两个人旧情复燃,虽然这样是有可能啦,但是也不能把人关起来吧,囚、禁可是犯法的。这还不算变 态,更变 态的是他还打人,都把人打流产了还不罢手,说什么打死算了,省的她出去偷人!”

  “幸好被好心的邻居发现了,那个老板娘掌握了家暴的证据,顺利的跟他离婚了。”

  “不过听说那个男的现在还纠缠着她呢,家里势力还在吧,jingcha也不好管。”

  “唉!”郑颜深深的叹了口气。

  得有多倒霉才会这种变 态,还摆脱不了,凭什么啊!

  “我觉得这种男的好可怕,被他爱上就是个灾难!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极端想法的人呢,不都是合得来就在一起,她要是不喜欢你的话,你又何必强求呢。”

  “古人都说了强扭的瓜不甜啊。”

  “是吗?”她的长发乌黑柔顺,池潍州从上拂到发尾,最后手落到她后背,将人拉近过来,危险的眸子审视着她,随后才缓缓开口道:

  “周达喜欢你,你不喜欢他,那你不会跟他在一起对吧?”

  虽然他问的问题很奇怪,让她有点为难,忍不住猜测他是不是上次宴会,其实听到了周达对她说的话,那这是吃醋吗?

  一想到池潍州会吃醋,她都觉得池潍州高冷的形象要崩了!

  所以吃醋什么的,多想了多想了。

  还是认真的回答他的问题吧。

  “这个很复杂哎,有时候两个人在一起不一定是因为互相喜欢,只是合适罢了。你看每年都有那么多相亲的人。”

  “等下你还记得何杨柳吗?”

  池潍州脸色难看的摇摇头,她没有直接说不,是不是周达那个混蛋一直缠着她要在一起,天长日久的,她就答应了呢。

  否则上次怎么会主动去抱他。

  那个家伙放在她腰上的手可真碍眼啊。

  “她马上要结婚了,是家里介绍的一个男人,虽然年轻有为,长得也挺帅吧。可何杨柳又不喜欢他,她为什么要答应结婚呢。”

  “结婚是一辈子的事,这样轻率的决定的话,”郑颜想到上次见面何杨柳黯淡的神色,“可能,生活剥开了它华丽的皮,就是无奈的现实吧,喜欢不喜欢的都不重要了。”

  何杨柳要是能和她一样幸运,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就好了。

  郑颜感叹着,没有注意到身旁男人越来越阴沉的脸色。

  “周达,我不想去京都了,我得的是绝症,治不好的,比起每天在医院里化疗,我想…”郑颜说着回头看了眼,火锅店里汤底蒸腾起浓香热气,到处都是热闹和喧嚣,她却一眼就能找到池潍州。

  在角落的座位上,女服务员可能看池潍州长得太帅,菜都点完了还还没走,反复确认菜单,离得这么远郑颜都看得到他脸上明显的不耐。

  “我想…跟我爱的人在一起。”

  那边很久才回声,声音艰涩压抑:“谁?”

  “你能猜到的,我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他了。”

  周达一拳打在墙壁上,把后面跟着的小弟给吓了一跳,不着痕迹退了两步,心里暗叹周总果然暴力,怪不得段泽明连汝州路的地盘都没敢抢回来。

  “我猜不到!”周达一脚踹开大门,哐当一声在静谧的空间里掀起重度噪音。“郑颜颜,高中陪在你身边的人是我。”

  “我知道,我们两个才是一类人,可是喜欢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控制得了呢,要是可以控制我会选你的周达,对不起我…”

  “别说对不起!”周达疾速打断了她,快步往门外走去,“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周达,你不用过来,我真的不想去京都…”那边好像发生了事故,慌乱的人声和杯盘打破的声音,话说到一半断了。

  “抱歉,小姐您没事吧?”服务员看着地上的杯盘狼藉,痛苦的皱起眉头,又看到自己不小心撞到的顾客,她心中更是忐忑,当瞅到女人胸前的那一块薄瘦匀称的肥牛,我命休矣!

  服务员伸手把它扒拉下来,可裙子上还是留下了痕迹特别是白裙子,上面的颜色简直明显的不忍直视。

  “抱歉,我会为您提供干洗费的,非常抱歉。”

  “没事。”郑颜垂头看了眼,也没多严重,回去用洗洁精搓一搓就没事了。

  “谢谢您!谢谢您!抱歉抱歉!”服务员感激的说完,蹲下 身去捡盘子去了。

  “郑颜颜!你差点就答应了老子的告白,那个男的到底是谁?班上谁?曹桓郇还是沈沧?”

  “你觉得他们会看得上你吗?你还跟他们在一块?这不是用热脸去贴冷屁股吗!郑颜颜,你不是很有骨气吗?你别让我瞧不起你!”

  “小姐,那边单已经点好了,您可以过去了。”终于核对好菜单的女服务员走了过来,提醒郑颜道。

  “好的,谢谢。”郑颜对她颔首,往外面走了两步,走到盆栽旁边来。

  “周达,你可以别这样说话吗?”

  “那你叫我怎么说话!好声好气吗?答应了我跟我一起去京都治疗的是你,说明天回春城中学的也是你,现在你说你不去了!”

  “周达我…”

  “别我什么我,你就告诉我,你还想活命吗?现在儿女情长比得上命重要吗?”周达飞快打断了她,语气急促。

  “周达我得的是…绝症,治不好的,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关心我的人也只有你,可是没有用啊,你不用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也别觉得自责。”

  “你在哪里?”周达懒得听她那些罗里吧嗦的话,又问了一遍她在哪里,打算直接去找她。

  看是哪个混蛋!还是高中同学!

  “周达你不用过来…我是不会说地址的!”郑颜说完就挂了电话。

  周达又变回了原样子,性格真是愁人。

  走回座位上坐下来,鸳鸯锅的汤底已经煮起热泡了,郑颜看了一眼对面座位上跟火锅店气质很不符合的池潍州,有点担心道:“池潍州你确定真能吃辣吗?有清汤锅的,你别勉强自己。”

  “不勉强。”池潍州脸上神情淡淡,“菜已经点好了,刚才服务员过去有给你报单吗?”

  “没有。”郑颜摇摇头,“应该是看我在打电话就没报吧,没事,你点了就行啊,我吃什么都可以的。”

  “怕点到你不喜欢的菜。”他英俊的面容上露出些许无措,这样接地气会陪她一起来吃火锅的池潍州更让她喜欢了。

  “不会,真的不会,你点的肯定都是我喜欢的。”郑颜觉得她说的真的是真话,但池潍州好像也没多大反应的意思,倒是行云流水般的给她倒了一杯茶。

  “你刚才跟谁打电话?快递小哥吗?”第一个问号的内容很冒犯,但加上“快递小哥”四个猜测语,这个问句显然无害多了。

  “不是快递小哥,我快递还没到。”郑颜以为他是说经常来送快递的那位申通快递小哥,送到门口,服务也很贴心,她一般买东西都会特意备注申通。都跟他混熟了,来了快递打个电话就行。

  “那是谁?”在他们刚入座,电话铃声就迫不及待的响了起来,真是急切!

  而她是什么反应呢?看到屏幕上亮着的名字没有立马接通,而是犹豫,脸上都露出迟疑的神色。

  之后还避着他……

  呵!他猜到是谁打开的了。

  池潍州脸上神色更淡漠了,灯光倾斜而下,他幽深的黑眸里暗潮翻涌。

  “…是安瑶,秘书处的,明安瑶,工作能力很强,你应该也认识的。”

  “不认识。”落地灯暗了下来,男人的脸隐在阴影里,他淡淡吐出这三个字,神情如常。

  “哦,没事啊,以后会认识的。”

  “她找你有事?”

  “…没有,就是…看我不在公司,问一下我。”

  “哦。”男人冷淡的应了声。

  “菜上的好慢啊,应该是人太多的缘故吧。”

  “嗯。”男人回答的很冷淡。

  “只喝茶吗?要不要点冰的,火锅会比较辣。”刚才池潍州说要泡茶时,服务员脸色都怪怪的,哪有人在火锅店还要阳春白雪的泡茶喝啊。

  “不用。”

  “等下我们吃完火锅之后,去……看电影吗?”

  “嗯。”

  她说的话题是不是很无聊啊,他回答的都很冷淡。

  什么话题比较好呢?她摸桌底下打开了手机。

  香喷喷的火锅面前,两人交往的第一场约会,冷场了。


标 签言情 你在镜子的另一面 郑颜 珍珠公主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