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失忆后我和竹马形婚了黎洛战一寒_失忆后我和竹马形婚了糖三章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78 ℃
失忆后我和竹马形婚了黎洛战一寒_失忆后我和竹马形婚了糖三章在线阅读

失忆后我和竹马形婚了糖三章

糖三章 著

连载中免费

《失忆后我和竹马形婚了》是糖三章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丢失了四年记忆,黎洛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野孩子。除了脸一无所长的她,为了填饱肚子混迹娱乐圈,还接到了影帝抛来的橄榄枝。在这场卑微的感情里,她处处妥协,一再讨好,还是遭遇全网黑,被骂滚出娱乐圈,怎么不去死。面对影帝男友的默不作声,她选择先死为敬......却意外被大佬救下,还要跟她形婚??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失忆后我和竹马形婚了》是糖三章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丢失了四年记忆,黎洛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野孩子。除了脸一无所长的她,为了填饱肚子混迹娱乐圈,还接到了影帝抛来的橄榄枝。在这场卑微的感情里,她处处妥协,一再讨好,还是遭遇全网黑,被骂滚出娱乐圈,怎么不去死。面对影帝男友的默不作声,她选择先死为敬......却意外被大佬救下,还要跟她形婚??

免费阅读

  黎洛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提着大箱子,搬出战家别墅,像一只巨大的蜗牛。

  正巧遇见明佳琪从车里下来,他夸张的瞪大眼睛,大力拉扯着她的箱子,“小黎黎,你要抛弃我了吗?”

  “不是的。”黎洛眼看着自己的箱子就要被抢走了,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想要制止他这一暴行,“我不打算住在这里了,然后你跟他享受二人世界不是更好吗?”

  黎洛很想说因为战一寒心术不正,不过在他爱人面前摸黑他,怕被误会别有用心,她还是乖觉的忍住了。

  “这样,小黎黎,我直播完这一季也要离开了,到时候咱们俩一起走好了。”明佳琪使出浑身解数,只想帮战一寒拖住她。

  他只能帮他到这了。

  黎洛还想再拒绝,还未开口,又被明佳琪堵了口,“你这会走了,把我一个人扔在这,我太难了,全当帮帮我嘛。还要一个月,我们就一起搬出去啦。”

  黎洛真想顶个锅盖跑掉,最后还是妥协了,不过一个月,她再咬牙忍忍。

  反正合约还有那么久的时间。

  .

  午后,黎洛跟明佳琪一起敷着面膜躺在沙发上,一人一只耳机听着歌。

  却接到了战一寒的电话。

  “下来,我在老地方等你。”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神经病!”黎洛在心里骂了句,她跟他有什么老地方?她凭什么供他差遣,姑奶奶还不伺候呢。

  重新躺下,准备继续听歌,微信上收到战一寒发来的相片。

  的确是老地方,是殷铭受屈辱的那个地方。

  而相片里,他正踏进那间酒店,准备和秦淑媛亲自碰个面。

  “神经病!神经病!神经病!”黎洛又骂了他一万句,这个男人果然说到做到。

  说她不解气,可以让他也经历一遍殷铭的屈辱,于是就是真的放下 身段直接上阵了。

  他有必要吗?

  黎洛揉乱了头发,未来得及跟殷铭解释,已经换了衣服一路跑出去钻进车里。

  她抵达酒店的时候,众人已经开席了。

  战一寒坐在秦淑媛的身旁,气氛凝结成冰,其他几位小姐妹见形势不妙,早逃之夭夭。

  而黎洛进去时,正跟鱼贯而出的塑料姐妹撞了个满怀,她默默坐在战一寒的身边,请开始他的表演。

  “早前让我公司旗下的艺人殷铭来陪您吃个便饭,他好像惹您不悦了?”战一寒坐在她身边,跟她近在咫尺。

  秦淑媛看不明白他今天唱得是红脸,还是白脸,按道理说以他的身价,本是不该坐在她旁边的。

  “没有,听小殷倒苦水了?他总共在我身边坐了五分钟都不到。”秦淑媛同他打着哈哈,还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姿态面对他。

  黎洛气得牙痒,才短短五分钟的时光,就能让铭哥哥绝望到划破自己的手臂,她到底是能恶心到何种程度?

  “殷铭是拍打戏出身,赶个大夜场,泡在3、4度的水里几个小时都没皱下眉头,怎么在您身边坐了一会就难以忍受了?你比刺骨的海水还让人觉得折磨吗?”战一寒冷若冰霜的脸上,此刻没有丝毫玩笑的意味。

  但秦淑媛也不是吃素,她自然知道这三个人之间那点猫腻。

  “嗨,战总言重了。我还以为这种戏子都是惯会见风使舵的,谁知道喝酒时碰了碰手臂都给我摆脸色,也不知道在为谁守贞。”秦淑媛似笑非笑的看着黎洛,本想唤一句战太太当作开场白将话题扯过去,但战一寒并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

  “哦?还不知道秦小姐是怎么碰小殷的手臂的?不若拿我情景再现一番,也好让我开开眼界。”战一寒突然的邀请,一瞬间让秦淑媛乱了心智。

  她得承认战一寒是年轻的、好看的,身处神坛之上的人物,把他拉下神坛跟自己苟且,不光是她,也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事。

  只是在她被眼前的假象迷住了双眼的时候,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她浅笑一声,然后望向黎洛,“这位是战太太吧?失敬了。”

  黎洛咬着唇,不想在这个腐烂的地方继续待下去,只是拎起了放在桌子上的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有钱人的世界她不懂,战一寒是个神经病,秦淑媛是个变 态,两个正好般配。

  .

  在她走后,一个人在大街上流浪的时候,战一寒开着车尾随在她身后。

  速度放慢,摇下车窗,悠悠吐出一句:“太太自己上车,还是我用一些特别的方式,请你上车?”

  黎洛快走了几步,发现甩不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不知道在她离开后,战一寒有没有跟那个脑满肠肥的女人春宵一度,她只觉得恶心。

  “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并不能让我对你的蔑视减轻分毫。”黎洛这样说着,但心里还是悄悄软了下来,如果他喜欢的是男人,那么陪着秦淑媛觥筹交错应该很痛苦吧。

  “我是想跟你说,这样的场合没什么大不了。我在拿下战家的继承权之前,走过地狱,趟过暗河,比这黑暗的事我都一一经历过。我说过你眼光不好,殷铭不值得你依靠。你跟了他不如给我生个儿子,如果你有照顾别人的癖好。”战一寒的话字字诛心,但听在黎洛的耳朵里,其实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他在她眼里,不过就是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阔少而已,哪里懂得什么人间疾苦。

  即便是他的母亲在他小的时候自杀了,也有可能是当着他的面,但他毕竟还有一个父亲。

  而同是战家的孩子,他是正妻生的,谁又能为难得了他?

  “所以呢?你跟那位阿姨把该做的事都做了?”黎洛有些惊讶,又有些不合时宜的转移了话题。

  “你在乎?”战一寒反问了句。

  他多想听她说在乎,哪怕是因为秦淑媛真的很没品,哪怕她不像在乎铭哥哥一样在乎他。

  但是只要有一丁点的在乎。

  不过,这一切不过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罢了。

  “不在乎,只是觉得你口味真重。”黎洛不屑的扭过头去看窗外的夜景。

  战一寒如鲠在喉,何必自取其辱,可是他在她面前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

  入夜,黎洛沐浴之后,随意用浴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捡起吹风筒,将乌黑的秀发拢在一旁,面色绯红。

  战一寒在客厅倒了杯水,其实他只有喝一杯水的时间,因为接下来又要赶赴其他的地方。

  但他也慢慢的在咽这杯水,因为这样可以多看他的洛洛一会。

  他有时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但殷铭并不是一个可靠的人选,如果洛洛遇见一个知她、疼她的男人,他真的舍得放手吗?

  每次想到放手,便觉得心脏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的疼。

  看着她不时的低头浅笑,拨弄着放置在架子上的手机,应该是在和那个男人聊天吧。

  黎洛吹干头发,只是抬头瞥了他一眼,不知道战一寒站在这里多久了,其实也根本就不关心,随后捡起了手机,回了卧室。

  手指搭在门把手上,还未落锁,已经接下了殷铭发过来的语音。

  “你什么时候又喜欢用QQ了?”她嘴角浮起笑意,随即推上了卧室的门。

  “今天随便申请的,我好像老年人一样,用不明白这些软件。”殷铭的声音透过耳机传过来,隔了一层面纱,又添了几分异样的感觉。

  “洛洛,我想退出演艺圈,去学导演。”殷铭想征求她的意见,也不想跟她长久的分别。

  黎洛趴在柔软的大床上,两只粉嫩的脚丫高高翘起,慵懒的应了句:“好啊。”

  “可是我一旦出去,就要几年才能回来。”殷铭的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急切和担忧,“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洛洛,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我不想分开,那么就由我来妥协,其实继续拍戏也挺好的。” 他的语气明显失落,其实在出了秦淑媛那一档子事之后,他就想着转型。

  他不能一直是任人欺凌摆布的玩偶。

  “我陪你去。”黎洛并未太放在心上,反正她不过是一个孤儿,在国内也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人,“在国外找找机遇,兴许也能发展的很好。”

  “洛洛,真的吗?”他惊喜的无以复加,“洛洛,我也会帮你的。”

  “洛洛,谢谢你。”

  “当然是真的,你动身的那天我就陪你一起走。”黎洛没有对他说,她会干干净净的跟他走,甩掉身上这些牵绊。

  “洛洛,你真好。”他的声音软软的,黏在她耳畔,像催眠一般,只让她又起了瞌睡虫。

  “洛洛,我的毕业典礼你会过来吗?”他握着电话,听着她困意十足,舍不得她睡去,还想缠着她再聊一会。

  “当然。”她说。

  然后含着笑意,早已经将手机放在一旁,抱着枕边的云朵形状抱枕,准备睡去。

  “晚安,洛洛。”他说完,又无比害羞的亲了她一口。

  这一次黎洛听见了,只不过她不想回应,所以装作没听见,但笑容却是又甜了一番。

  雨打在窗棂上,黎洛陡然从噩梦中惊醒。

  梦里,那一场大火在眼前熊熊燃烧,她拼命的呼求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只有那个站在云端,不可一世的男人,冷漠得看着她,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只是对她的惊恐和绝望置若罔闻。

  黎洛不是第一次做噩梦了,但每次梦魇中总要有那场大火,和那个看不见脸的男人。

  她从床上翻身起来,裹紧了睡衣,准备去浴室洗把脸回来继续睡着。

  一出门就撞见了战一寒在她面前,她突然愣住了,这双眼睛为什么如此熟悉,是不是曾经出现过她的梦里?

  黎洛用手背抹去额头的冷汗,只觉得自己是被吓住了,草木皆兵。神经衰弱,才会想太多。

  越过他,直接去了浴室,掬了一捧水拍在脸上,瞬间从梦境中清醒了过来,再出来时却不见了他的身影。

  黎洛无所谓的返回了自己的卧室,却看见他正在替自己关好窗子。

  “离盛夏还早,春夜凉,不要开着窗子入睡。”他说完,黎洛立刻皱了皱眉,只觉得这个男人比自己父亲还烦。

  不过又一想,她根本没有父亲,立刻又觉得有点难过。

  黎洛转身继续窝在床上,却见他没有丝毫要离开的迹象,反而跟她一起躺在了床上,甚至躺在了她身边。

  他身上笔挺的西装立刻被压出了浅浅深深的褶皱。

  黎洛惊恐的看着这一幕,本来想翻身起来,却听见他在耳畔说:“你不是习惯做噩梦吗?我在这里,你就不怕了。等你睡着了,我就走。”

  她不知道,从前她在战家度过的夜晚,比在自己家还多,每次半夜做了噩梦被吓醒了,不是去抱布娃娃,而是要找战哥哥的身影才肯继续入睡。

  只是她八岁的时候,他已经十六岁了,他每次跟父辈里的叔叔学着做生意打算盘,也会立刻停下来,先去哄了她睡觉。

  “不,你在这里,我更害怕。”黎洛只觉得毛骨悚然,看着这个好像要睡在自己身旁,跟自己同床共枕的男人。

  “佳琪要用房间直播,我待一会就走,今晚还要飞往沿海城市。”他的睡眠始终在路上。

  黎洛皱了皱眉,干脆翻过身去,其实她根本睡不着,只觉得脊背发凉。

  战一寒并不喜欢男人,黎洛在得出了这一结论之后,联想到他跟明佳琪莫说是举止亲密,甚至连细微的客套都没有,他看他,就像在看自己底下的员工。

  而加上战一寒对她的种种暗示,他有可能喜欢的是自己,黎洛在解开这个谜团之后,不觉得惊喜,只觉得惊恐。

  战一寒躺在她的身侧,听她呼吸匀称,伸手想揽过她的腰肢,亦或触碰她的脊背,最后终究是没有勇气。

  黎洛突然转过身来,差点落到他的怀里,却用鼻尖碰到了他的鼻尖。

  然后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突然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战一寒显然未料到她会这样问,他深知自己不擅长伪装,他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一个失去她的机会。

  他想告诉她真相,可是他没有勇气说。

  “没有。”他生硬的否认。

  天知道,他有多喜欢她。

  黎洛挠了挠头,本来以为他跟自己设想的一样,那么她就会进一步问问他喜欢她什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

  她身上经历的这些事,都多少是他设下的局?

  但他否认了,黎洛自然也不能继续自作多情下去。

  “你什么时候走?”她又问了句。

  “我现在离开,有事可以打我的电话。”他起身替她掖好了被子。

  其实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她不会给他打电话,哪怕身处险境。因为她并不把他当成依靠。

  .

  临近毕业季,殷铭返回学校时,提交了交换生申请。

  初夏的阳光明晃晃的照在头顶上,晒得殷铭身上暖意十足,摒弃了保姆车,只随意开过来一辆蓝色保时捷,身边带着安文。

  他走在前面,嘴角挂着温柔的笑意,宛如发光石一般,迅速吸引了一众目光。

  “学长!”有大胆的女生已经在他身后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然后立刻娇羞的捂住脸。

  大多数还是悄悄的跟在身后,有学校保卫科的人护着,其他人也近不了身。

  闪光灯不停的呼啸而过,安文皱了皱眉,虽然今天铭大的状态很好,颜值360度无死角的能打,但她也不想让生图再一次铺天盖地的传来。

  殷铭不喜欢摆拍,安文不喜欢生图。

  随后从包里拿出一把伞,给了殷铭,示意他打伞遮一遮。殷铭会错了意,只觉得男孩子打伞太娘,撑开伞便直接落到了安文的头顶上。

  “啊啊啊啊!!!铭大给助理打伞嗳!”人群中传来阵阵尖叫。

  “我好想做那把伞,被他捧在手心里。”有花痴忍不住小声嘀咕。

  “铭铭,你跟黎洛是真的吗?”不知道人群中谁喊了一嗓子,殷铭听到黎洛的名字,立刻停下脚步来。

  然后回头望了一眼,众人皆以为他不会回应的时候,他却含笑开了口,“是真的。”

  不过,他立刻又补了一句,“她就像你们一样,是我的小学妹。只不过她身世凄苦,没能读完大学。你们现在可以安心读书,要勤勉,要珍惜呀。”

  他的笑容太甜了,他的训诫又这般有责任感,宛如一位功成名就的学长,在规劝他的学弟学妹们。

  “有喜欢我的,也希望你们能同样喜欢洛洛,请多多支持洛洛。”

  “我知道了,谢谢学长!”人群中再一次炸开了锅,有更多的声音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学长要注意身体呀,照顾好自己,记得休息。”

  他只是微笑的朝人群挥了挥手,然后继续向前走。

  一路走到行政楼,身后的声音才渐渐疏远,只是他替黎洛解释的一番话,却让学妹们有了希望。

  黎洛都退学了,还能泡到铭哥哥,她们好好学习,为什么不能?

  .

  殷铭进了留学生申请办公室,有负责这一块的主任立刻站起身来迎了过去,“申请书我收到了,择日便可以安排这方面的行程。”

  “谢谢您。”殷铭真诚的道谢。

  “哦对了,小铭啊,有一个人介绍你认识一下。”主任将办公室里另外一个人请了过来。

  “这位是战殊。”

  战殊?这个姓氏如此熟悉,莫不如跟战一寒有什么关系。

  殷铭正在揣测中,战殊已经伸出了手,跟他握了握,“你好,我很喜欢看你拍的电影,我算是你半个影迷。这是我的名片。”

  殷铭接过来,看见上面明晃晃的战氏集团,不免惊讶,只知道战一寒是战家独子,竟不知道战一寒还有个弟弟,亲弟弟。

  “战先生有何指教?”殷铭将名片藏于手心,知道来者不善,但很可能不善的对象是自己的手足同胞。

  “不急,抽空我请您喝杯茶,我们可以慢慢聊。”战殊扯了扯嘴角,笑得格外阴鸷。

  .

  雨夜,殷铭才倒出时间来看这几天跟洛洛的连麦记录,每一次不管是视频还是语音,他都会将记录保存起来,以免在睡着后错失了她的音容相貌。

  才看着前几日的视频记录,正看见战一寒睡在他的身旁,于是他疯了,他感受到了她的背叛和不忠,抄起车钥匙,打开雨刷,一直到了战一寒别墅的楼下。

  不是说好了陪他一起出去留学,不是说好了回到他身边吗。

  那么现在的她拿他当什么,备胎?小三?

  从前还不知道黎洛遭遇网暴时有多绝望,这世上永远没有感同身受,直到无数人通过私信骂他小三,插足别人家庭时,他才知道这种感觉有多煎熬。

  刀不扎在自己心口,就不会觉得疼。

  但他一直在游说自己,说自己为了洛洛可以赴汤蹈火,可是当得知她跟战一寒睡在一起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坚强,也没那么勇敢。

  他在雨里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明佳琪无意间煮好了咖啡,打开窗子望了一眼,才看见树下、门前站着的人已经被淋成了落汤鸡。

  不等他开口,黎洛也看见了,怀疑自己看错了,擦了擦眼睛之后才捡了雨伞跑下去。

  .

  雨水打在他身后的车上,仍在噼啪作响。

  黎洛踮起脚尖,擦掉了他头发上不断滴落的雨水,然后将伞撑到他的头顶。

  “铭哥哥。”她望着他,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只是衣服都被雨水打湿了。

  其实她已经准备好过了今天就搬出去,还未跟他说,他就已经过来了。

  “洛洛,你的心还在我这吗?”他的声音疲倦不堪,仿佛下一秒就要跌倒。

  黎洛拼命的点头,想要抱抱他,却不得不将撑着伞的那只手举高。

  “可是你的心太滥情,装着我,也能装的下别人。”他拉开了她的伞,黎洛立刻被大雨包裹。

  “铭……?”她疑惑的看着他,听不懂他话里的含义。

  “所以呢?结婚是真的,你口中的形婚是假的。是为了安慰我,还是为了敷衍我?”他苦笑着摇头,“黎小姐喜欢在鱼塘里养鱼,偏偏我太傻,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亚子,还以为你跟我是天作之合。”

  “不是的,铭……”黎洛紧紧抱着他,抬头去望他心碎的眼睛。

  “不要再抱我了,也不要再骗我了。”殷铭推开她,然后转身离开了这座宅子,重新上了车。

  眼泪却是一直的流,黎洛追了出去,却只得弯下了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


标 签言情 失忆后我和竹马形婚了 黎洛 糖三章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