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发现自己换人设了风四娘全文_武侠我发现自己换人设了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12 ℃
我发现自己换人设了风四娘全文_武侠我发现自己换人设了在线阅读

武侠我发现自己换人设了

风的铃铛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主人公是主角名的优质武侠江湖类型小说,叫做《综武侠我发现自己换人设了》,作者风的铃铛咳唾成珠,小说神完气足。主要讲述的是:本文主角穿越各个武侠世界,成为各种武侠小说中的主人公,本该骑马倚斜桥英姿飒爽的女侠,本该一剑在手天下她有的女剑圣,突然发现自己的人设好像有点变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人公是主角名的优质武侠江湖类型小说,叫做《综武侠我发现自己换人设了》,作者风的铃铛咳唾成珠,小说神完气足。主要讲述的是:本文主角穿越各个武侠世界,成为各种武侠小说中的主人公,本该骑马倚斜桥英姿飒爽的女侠,本该一剑在手天下她有的女剑圣,突然发现自己的人设好像有点变了…

免费阅读

  饶是脑回路异常如风四娘,此刻也被王怜花那压倒性的自恋和对号入座给震住了。

  ——不!我不是!我没有!

  这个时候,风四娘诡异地对陆小凤感同身受起来。

  她决定之后对陆小凤要好一些。

  就是现在的状况比较愁。

  如果直接说清楚不我对你没想法的话……总觉得大佬一定会以为你在说他“你不配”,然后杀人灭口。

  而如果说是的话……总觉得大佬下一秒会说“你配么”,然后杀人灭口。

  反正无论怎样,这都露出真面目了,下一步绝对是杀人灭口吧?

  在这种时候,风四娘那原本稀薄的求生欲开始冒出来了。

  “是薛定谔。”风四娘道,“是薛定谔的猫。”

  王怜花皱了皱眉:“……猫?”

  “没错!”开了个头,风四娘说话就变得流畅了起来,应该说她在说自己脑子里稀奇古怪的多出来的知识的时候,总是能说得很流畅的。

  “薛定谔不是中原人,总之,薛先生他养了一只猫。然后有一天,他提出了一个想法,把猫关在一个有着会散布到空气里的毒药和解药的箱子里。如果空气里的毒药和解药没有中和,那猫就会死;如果中和了,那猫就能存活。由于薛先生提出的毒药和解药中和是有几率的,随时可能中和也随时可能发生异变,所以这只猫就处于可能死也可能活的状态。”风四娘解释着。

  虽然这个概念说得有些乱七八糟的,王怜花还是理解了,他眯了眯眼:“你的意思是……”

  “没错,所以我现在是对您处于既肖想又不肖想的状态。”风四娘诚恳地回答着,顺便在内心夸奖了自己十遍。

  “是么?”看穿了对方内心小九九的王怜花轻飘飘地说了一句,然后手按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那你把箱子打开吧,看看猫是死是活。”

  风四娘:“……”

  风四娘忍不住哽咽了一声。

  王怜花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的表情变化:“怎么还哭了?”

  “没什么。”风四娘一脸悲怆,“我爱猫,所以现在很难受。”

  王怜花看够对方表演后,轻笑一声:“放心,我不杀你。”

  “……真的?”风四娘脸上的表情立马收了起来,看着对方,还有几分狐疑,“前辈您总不会是在骗我吧?”

  王怜花似笑非笑的:“如果是又如何?”

  “……”风四娘立马再度变脸,悲伤地说道,“我就知道。明教教主的母亲说得对,越是漂亮的人,越会骗人。”

  ……明教教主?

  王怜花皱了皱眉,又再度松开。

  他总算把自己被带歪的注意力拉了回来:“所以……四娘你是从哪里知道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消息的呢?”

  说完之后,他停顿了一下,抬手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脸颊,像是逗弄宠物一般的态度:“说明白了,我就放过你,还送你一样礼物如何?”

  风四娘沉默下来。

  她知道这个时候如果撒谎被看出来,那么眼前这个心情还不错的大佬可能就会立马翻脸不认人。

  毕竟王怜花的性子乖张自我,本来就是个邪道人物,之后才改邪归正。而这个“正”,自然是有很多水分。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更何况他已经是接近于传说中的上一辈的高手了,更加不会在乎名声或者道义一类的约束。

  “……我也不太明白。”风四娘诚实地说道,“我的脑子里突然间就有这些记忆了。然后在别人提起一些熟悉的词眼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一些相关的事情来。我也不知道这个记忆从哪里来,只能隐约记得一些。”

  说罢,她想了想,肯定道:“是在不久前陆小凤撞到我之后,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王怜花看着她,确认对方的确没有在撒谎之后,脸上的兴味变得浓了起来。

  他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就像是在确认什么一样:“我之前倒是见过不少人得癔症之后的变化……不过你倒是个新鲜的案例。”

  风四娘:“……”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大佬在拍西瓜确认熟没熟一样。

  “好久没回来了,中原的确变得更有趣了一些。”王怜花笑了笑,盯着风四娘,意味深长道,“看样子我能多待一阵子了。”

  风四娘见对方没有生气的意思,原本缩起来的胆子又膨胀回去了不少。

  “王前辈您是要在这边多待一阵子么?”

  “是啊,如何?四娘不欢迎么?”

  “不,我当然欢迎。只是……您现在的身份是我的好友,以及是擅长医术来历神秘的女子对吧?”风四娘一脸诚恳道,“我觉得王小花这名字就不合适了,您看王小怜如何?”

  王怜花:“……”

  看在这人有用还有趣的份上……

  王怜花忽略了这次冒犯,而是问起了另一件事情:“既然你脑子里有不少东西,那么……对李寻欢有什么印象?”

  “小李飞刀李寻欢啊……”风四娘仰起头,努力回忆着,为了体现自己对大佬的尽心尽力可谓是绞尽脑汁回想了,“我的记忆告诉我是……他真爱是他表妹林诗音,但是因为他结义大哥龙啸云喜欢他表妹就把表妹和财产都让给了他……甚至他的大哥从一开始救了他就是陷害他他其实也知道,但是还是为了他的大哥隐瞒着……啊!他的真爱是他大哥!他甚至为了对方烫了一个泡面头!”

  说到最后,风四娘的语气变得肯定起来。

  王怜花:“……???”

  王怜花内心一下子充满了怜悯——可怜见的,这孩子。这绝对是癔症无疑了。

  而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风四娘又啊了一声,补充道:“王前辈您是为了您的《怜花宝鉴》而来么?林诗音当年没有把这个给李寻欢……”

  “我知道。”王怜花语气平淡地应了一声。

  当年他和沈浪他们一起出海之前,想要把记载了自己毕生所学的《怜花宝鉴》毁掉,可是又觉得自己的心血这么付之一炬有些可惜。

  但是【那上面不但有他的武功心法,也记载着他的下毒术,易容术,苗人放虫,波斯传来的摄心术等】,绝对不能让心术不正的人拿去利用了。

  正因为如此,在纠结过后,他才想把《怜花宝鉴》交给好友之子李寻欢,拜托他帮自己找一个徒弟传承下去。

  可是没想到当时李寻欢去了关外,他就只好把这个交给李寻欢的至亲之人、他的表妹林诗音。

  反正就王怜花的眼力见儿,早就看出来李寻欢和林诗音之间的情愫了。他想着两人即是表兄妹将来又是夫妻,自是一体。林诗音会替自己转交。为了保险他还拜托了自己曾经救过的孙二暗中保护看管,免得有人来夺书。

  没料到的是,中途出了个龙啸云,并且林诗音一直没有把秘籍交给李寻欢。

  他不回中原还好,一回中原,自然会去查看。

  当下他就拿回了自己的《怜花宝鉴》,并且因为风四娘说的“沈浪私生子”过来接近……然后看着她闹出了这么多事儿。

  之前他只觉得对方是癔症一类的……现在看来,远没有那么简单。

  说实在的,此刻的王怜花,还有些见猎心喜的心态,看着风四娘觉得颇为顺眼。

  “如果你早出生个十几年就好了。”王怜花看向风四娘的目光带着点遗憾。

  如果早出生个十几年,就可以拿去膈应沈浪、朱七七、王云梦甚至是快活王了。那场面,他想想都要笑出声来。

  风四娘不知道这个人已经把自己当做一种秘密武器一样的东西看待了,闻言只是抖了抖,有些懵逼地看着他。

  “你对沈浪的私生子了解多少,都说出来。”王怜花又抬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这次带上了几分亲昵和怜爱,“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在这个时间里,你可要好好地活下去啊,四娘。”

  难得找到一个乐子,可千万别在他还没玩够的时候就因为乱说话被别人弄死了。

  *****

  第二天一大早,陆小凤就出门了。他赶着去找西门吹雪。

  花满楼也早早地前往了六扇门,萧十一郎最近无事,又有霍天青那边的疑似盗窃案压着,还挺安分地呆在客栈。

  其实还有一点,他有些担心风四娘。

  他现在总觉得自己的姐姐走出去就会被人偷偷套麻袋。之前陆小凤和花满楼在还好,现在两人都不在,他只好守着了。

  “你的好友王小花姑娘呢?”吃着菜的萧十一郎见着风四娘一人下楼来,开口问道。

  风四娘瞥了他一眼,脸上也浮现了一丝迷惑:“他走了……不过走之前还嘱咐我要我好好地活下去……”

  “这也太……”萧十一郎刚想说这是朋友该说的话么,想了想最近发生的事情,沉默了一瞬,感慨道,“王姑娘够朋友啊!”

  两人就这么坐在客栈里等着,没等到陆小凤和花满楼的消息,反而是等到了霍天青的送信,说是阎铁珊醒过来了,现在还要修养。阎铁珊听说是风四娘救了她,十分感激,还表示之后必定有重谢。

  风四娘先是欣慰,接着面色一变,拉着萧十一郎道:“不好!我们得赶紧去珠光宝气阁!”

  萧十一郎一愣:“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风四娘语气凝重:“等六扇门彻查金鹏王朝的案子!珠光宝气阁说不定就被抄了要拿不出给我的谢礼了!”

  萧十一郎:“……”

  半晌后,他道:“四娘你就安分点吧,谢礼哪有命重要。”

  “什么谢礼?”一个声音响起,萧十一郎和风四娘一同往门外看去,看到一个眼熟的男子走了进来。

  在两人的注视下,他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嘴唇上方的部分:“怎么了?”

  “啊,原来是陆小凤啊。”风四娘露出几分恍然来。

  “……我只不过剃了个胡子,又不是易容!”陆小凤显出几分不平来,不过很快他就叹了口气,说道,“花满楼还没回来么?”

  “没有。你不是去找西门吹雪了么?”风四娘这么一说才自己反应过来,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我还挺想看到你剃掉眉毛的样子的……”

  陆小凤面露苦色:“你这话也千万别让西门吹雪听到!”

  他请个人也不容易,没想到最后还是要牺牲到只剩下两条眉毛的地步……风四娘的铁口直断总是在奇怪的地方说得特别准。

  “西门吹雪现在在哪……”萧十一郎才问到一半,就打住了。

  他看向了门口,来者笔直地站立在那里,腰际有一把黑色的剑。

  此人正是西门吹雪。

  风四娘和萧十一郎都没有见过西门吹雪,只是听过说他的名字和传闻而已。

  这次看到了真人,只能说……名不虚传吧。

  西门吹雪身穿一身白衣,剑眉星目,光是从长相上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那一身气质却让人一眼就能认定他的身份——光是看见他,就觉得有一股寒气。

  他整个人都显得自带几分冷意,脸上也没有任何笑容,一双眸子带着些许亮光,才让人觉得他是鲜活的人。

  “西门吹雪你怎么现在过来……”陆小凤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面色一变,“是孤独一鹤那里有什么变故了么?”

  西门吹雪慢慢地点了点头,冷冷道:“孤独一鹤已经死了。”

  这下子萧十一郎和风四娘也坐不住了,双双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

  “怎么死的?”

  然后两人异口同声:“谁杀的?!”

  陆小凤则是有些忧心起来:“西门你和对方动手了么?”

  西门吹雪摇了摇头,冷冰冰的语气还泄露了一丝遗憾:“在我想去和孤独一鹤约战之前,他就已经中毒身亡了。”

  “中毒?”陆小凤皱起眉头,忍不住高声喊了一声。

  “毒药有杏仁味么?”风四娘也凑过来,一脸沉重地问道。

  西门吹雪看了她一眼,答道:“并无。”

  然后,西门吹雪就看到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子露出了几分遗憾来。

  “看样子有人不想让我们继续调查下去啊……”陆小凤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或者说……是想用我们来搅浑水。”

  阎铁珊差点死亡、孤独一鹤直接身亡了,接下来的,只剩下霍休一人。

  纵使不想去怀疑,排除了其他的答案,剩下的唯一答案也是最后的真相了——这一切都是霍休设立的局。

  而霍休现在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知道了这一切,说不定还摆好了局就等着他去见他。

  毕竟……前面还有一个更为可疑的霍天青呢。

  如果不是从风四娘这里知道了青衣楼的问题,再加上基本确认霍休就是青衣楼的主人,他大概也会按照对方所指引的道路走下去吧……去质问阎铁珊、请动西门吹雪去对付独孤一鹤、然后自己去和霍休对峙……

  包括珠光宝气阁的时候,苏少英的存在也是。

  万一当时就请了西门吹雪……苏少英那种年轻气盛的去挑战,西门吹雪又是一出手就是尽全力的杀人剑法,那么苏少英万一挑战失败死了……孤独一鹤必定也会为了自己看重的大弟子报仇的。

  也许是因为早早地就有了怀疑,现在只是确认,自己又少了一个朋友、被朋友利用的那种悲伤感被冲淡了很多。

  思及至此,陆小凤真心实意地看向了风四娘:“四娘,谢……”

  “所以只剩下霍休了啊……啊,霍休、霍天青……他们都姓霍……难道是父子?”风四娘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可是上官飞燕喜欢的是霍休,然后又去勾搭霍天青……那岂不是……噫,陆小凤,你这算是一绿绿两人啊,你赚了哦。”

  陆小凤:“……”谢个啥啊,这个女人给他带来的苦难绝对要比帮助要多!

  西门吹雪倒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用疑问的目光看向风四娘。

  风四娘心领神会,给其解释道:“霍天青是珠光宝气阁的总管,因为爱上了上官飞燕所以帮其做事。而上官飞燕的真爱是霍休,最后的主谋是霍休所以利用了霍天青……我怀疑独孤一鹤就是霍天青害的。不过陆小凤很争气,他虽然被上官飞燕假扮的上官丹凤引过来了,但是该追查的时候依旧追查,并不会因此而有所动摇。”

  然后,陆小凤就收到了来自好友西门吹雪那一言难尽的眼神。

  那眼神大概是在说——你还是老样子啊。

  陆小凤这个时候特别痛恨自己和西门吹雪关系好,能明白他的眼神在说些什么,不然看不懂多好啊,西门吹雪也不会说出来。

  “花满楼还没回来么?”

  “还没有……”说到这里,风四娘也显得有些困惑,“照理来说,不应该啊……”

  “我去和霍天青见一面。”陆小凤开口道,“如果我两个时辰内没有回来的话,就拜托……”

  他看了看风四娘,又看了看西门吹雪,最后把目光投到萧十一郎身上。

  “……就拜托萧兄了。”

  萧十一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点名了,先是懵了一下。然后他跟着看了看在那边啃花生米的风四娘,和坐下来之后便没有动过的西门吹雪,顿悟了什么,点头应下:“没问题!”

  陆小凤笑了,心情又好了起来。

  虽然他少了一个朋友,但是多了更多的朋友,这也不算坏事。

  他有预感,这件事情很快就要了结了。

  陆小凤的预感没有错,事情的确很快就了结了,不过不是他了结的,而是另一人。

  花满楼领着六扇门的四大名捕之一无情到了客栈的时候,喊了一声:“六扇门的人请来了。”

  原本已经在那里等得昏昏欲睡的风四娘和萧十一郎倏地站起来,条件反射一般地动用轻功逃跑。

  跑到一半的时候才想起来这应该不是捉他们的,又慢吞吞地折了回来。

  “刚刚坐得太久了,我活动一下筋骨。”风四娘面不改色道。

  “我也一样。”萧十一郎摸摸鼻子,紧跟队伍。

  西门吹雪用惊诧的目光看着两人做完了全程的动作。

  如果用后世通俗的语言来形容他此刻微妙的心情的话,大概就是——陆小凤的两位新朋友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亚子。

  他慢慢地收回了视线,看向了门口。

  “西门庄主。”率先开口的是坐在轮椅上的人。

  那是一位清丽的青年,虽然双腿有疾,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你不会先注意他的腿,也不是他那张苍白俏煞的脸,而是他的气质。

  一种出尘的气质。

  这还和无花的出尘不同,这位青年的气质,是更偏向秀气和内敛的。

  西门吹雪朝着来人一点头:“无情捕头。”

  无情旁边跟着的人也朝着西门吹雪那边点了一下头,温声打招呼:“西门庄主。”

  西门吹雪再度打招呼:“花满楼。”

  这便算是寒暄过了。

  无情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嘴角边勾起一抹笑来,视线在望天望地就是不望他的风四娘姐弟二人身上停留了一秒,跳过:“有关于金鹏王朝的案件,还需要各位的相助,我先在此提前谢过各位了。”

  无情来的自然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四剑童跟随,分别是“金剑童子”林邀得、“银剑童子”何梵、“铜剑童子”陈日月、“铁剑童子”叶告。这四个童子都是突逢变故、大难不死的孩子。无情是在自己所处理的案件之后栽培了这些孩子,而四童子就是其中最优秀的几个。

  当然,在西门吹雪眼中,这四个童子可以变成“XX可与我一战”的等式,没有多余的身份,只有年份。

  而他之所以这次不开口说,是因为以前就和无情碰到过,他那么说了,有过争执。

  西门吹雪虽然性子冷,但又不是傻的。知道会起无用的争执,那自然会闭嘴不犯第二次错误。

  不过不是他不说话,就不会有争执的。

  无情正打算问陆小凤下落、然后前往霍休那边时,门口来了今日的最后一拨人。

  而这拨人和他们这些被请来的不同,是不速之客。

  “就是你杀死我们师父的么?!”走进来的是四位女子,眼睛都红彤彤的像是刚刚哭过。

  她们是四个美人,风姿绰约的,身材婀娜动人。

  只是现在美人脸上都是怒火和仇恨。

  率先开口说话的是最高的一个,有着一双凤眼,带着几分凌厉的杀气,手中那着一双短剑,眼神直勾勾地落在西门吹雪的身上,恨恨地喊出对方的名字:“西门吹雪——”

  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西门吹雪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他们。

  “姑娘们是……”花满楼见局势不对,赶紧出声,企图先缓和气氛。

  说话的那个姑娘看了他一眼,之前的气势稍微收敛了一些,但是语气里的恨意不减:“我们是峨眉四秀。我是石秀云,我旁边的分别是我的师姐马秀真、叶秀珠和孙秀青……我们都是为了我们的师父孤独一鹤的仇而来找凶手算账!”

  “等等……”萧十一郎也觉得不对了,赶紧出来拦着,“为什么你们一口咬定是西门吹雪?”

  “因为师父是收到了西门吹雪的挑战信才去的……而且他的身上有剑伤。”开口解释的是另一个女子,她看起来沉稳很多,应该就是峨眉四秀的大师姐马秀真了,“而且……我们的二师妹看到了西门吹雪离开,她再看过去看的时候,发现了师父的尸体……”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萧十一郎觉得更加不对了,他看向了西门吹雪:“可是西门庄主你之前不是说峨眉派掌门是中毒而死……”

  西门吹雪一颔首,语气依旧冰冷:“我的确约见了孤独一鹤,但是在我到那里的时候,孤独一鹤已经身亡了,身上也并无剑痕。”

  “你胡说——”石秀云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

  “秀云!”马秀真喊了一声,还算有礼貌地一抱拳,“敢问西门庄主有什么证据可证明自己的清白?”

  西门吹雪冷淡地回道:“没有。”

  马秀真:“……那样子的话,恕我们不能接受这个说法。”

  她一边说着,一边拔出了自己的剑。

  西门吹雪则是瞥了他们一眼,开口道:“【我本不杀女人,但女人不该练剑的】……”

  “【练剑的就不是女人!】”风四娘突然模仿着西门吹雪的口气接下去把话说完了。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从一开始没有一丝存在感的风四娘。

标 签穿越 我发现自己换人设了 风四娘 风的铃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