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异界狩魔日常伊薇特_异界狩魔日常中二隐修会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56 ℃
异界狩魔日常伊薇特_异界狩魔日常中二隐修会在线阅读

异界狩魔日常中二隐修会

中二隐修会 著

连载中免费

小编这次带来的是《异界狩魔日常》,内容舂容大雅,里面的人物一个个也是风流缊藉,是作者中二隐修会的作品,主角是伊薇特的小说讲述的是:欢迎来到特殊使命局,我们认可你成为我们光荣的一员。首先,我们的天职是把一切神秘事件隔离在好奇多疑的大众视线之外守护人民不受超凡事件侵扰?不不不,这是其中之一,但不是全部哦…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编这次带来的是《异界狩魔日常》,内容舂容大雅,里面的人物一个个也是风流缊藉,是作者中二隐修会的作品,主角是伊薇特的小说讲述的是:欢迎来到特殊使命局,我们认可你成为我们光荣的一员。首先,我们的天职是把一切神秘事件隔离在好奇多疑的大众视线之外守护人民不受超凡事件侵扰?不不不,这是其中之一,但不是全部哦…

免费阅读

  这个世界的大学真不错!

  伊薇特下午驱车前往学院,准备和导师打个招呼,询问一下入学后的规章纪律课程安排什么的,导师十分热情地接待了她,并诚挚邀请她去自家享用下午茶。

  从谈话中伊薇特了解到,学院根本没什么固定课程,学习也以自习为主,她只用一两周露一次面即可。原本她还有些担心会不会有考试挂科之类的危险,但导师拍着胸脯向她保证,她根本不用参加考试,2年后绝对能够顺利拿到学位。

  不过这位导师最感兴趣的还是她推荐信上的名字,他似乎是尤利西斯的崇拜者,谈话期间一直在赞赏其医学上的成就,尽管伊薇特弄不明白,一个古典文学的教育工作者为什么对医学这么感兴趣。

  导师暗示,自己十分渴望去尤利西斯爵士家中作客,并拐弯抹角试图打听兰开斯特公爵通常在什么时候莅临费雪府邸。

  这下伊薇特总算明白了他的意图,推说尤利西斯虽然是自己叔叔,但自己很小时候他就来到了伦敦,所以不是很了解他的交际圈。

  在显而易见的失望后,导师把话题转向了自己女儿,席间不停地称赞自家千金的绣工是多么精美,演奏钢琴是多么悦耳动听,伊薇特时不时附和几句,终于把下午茶时间磨过去,起身向导师告别。

  “费雪先生,您的智慧谈吐让我度过了美妙的时光,我真诚希望以后还有机会与您一起享用下午茶。”导师期待地说。

  “一定、一定。”

  伊薇特有些汗颜地从导师家走出来,刚绕过围墙的拐角,迎面差点和一名怒气冲冲的学生撞上。她成为超凡者后反应比一般人快,而且对于力能的巧妙操作让她很快控制住向前的惯性,稳稳止步并保持了平衡;对方尽管比她高一头,但突发情况下不免一个趔趄,随即晃了晃,满脸怒容地看向她。

  “抱歉,我走路时候分心了,你不要紧吧?”伊薇特礼貌地问。

  然而那个男学生却愣住了,原本愤怒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变成某种滑稽可笑的样子。

  “嗯?”

  伊薇特侧头观察,发现对方整个脸蓦地涨红了,然后迅速转身,用一种像是仓皇逃窜的背影消失地无影无踪。

  “怪人。”

  ……

  当加里的朋友们正在开盘赌他的决斗结果时,却发现正主失魂落魄地回来了。

  “我还以为我要看完演出才会知道结果……看你的表情,一定是输给那个法兰西佬了吧?真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和法兰西人过不去,他们对于决斗一向很擅长。”卡罗尔拍拍他肩膀。

  “我从未如此近距离看到过……他的皮肤是如此洁白细腻,仿佛用象牙雕琢,他的眼睛是如此清澈动人,宛如照亮我灵魂的启明星……”加里喃喃地说。

  “……他?”众友人感觉后背发寒。

  “噢~是塞浦路斯女神燃起了我们对女性的激情之火,而左右我们对男性|欲求的却是厄洛斯(希腊美少年神灵、爱欲之神)本人……诶,你们别走啊!听我讲完!”

  ……

  等到伊薇特回到家中,却被艾莉森告知,一位自称是她亲属的绅士在等候她。

  亲属?大概不会有别人了。

  她进入二楼的客厅,果然看到尤利西斯在窗边俯视街道。

  “下午好,我亲爱的侄子。”

  “艾莉森,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伊薇特暗示女仆避开他们的谈话,“我本打算周末去拜访您,没想到您竟然过来了。”

  “是有一些事情找你……这房子里就一个女仆?那样不是只能保证最低限度的生活标准吗?”尤利西斯啧啧称奇。

  “我的能力对于日常生活还是很方便的,而且人太多我担心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就这样挺好的。爵士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呢?”

  “审查人员已经接触了你,认为你的精神状态一切正常,同意你作为赏金猎人为组织服务。怎么样,意不意外?”

  “那位不知名的向导先生?”伊薇特反问。

  “没错,你还记得他,真不容易。大部分人在几天后就会失去有关他的一切记忆。”尤利西斯微微颔首,“另外,他对你印象不错,并给你留下了一件礼物,未必派得上用场的礼物。”

  “哈?”伊薇特接过了尤利西斯递来的一张便签,打开一看,里面写着一段话:

  【为什么我们畏惧自己的内心?我们害怕是因为我们有自我。当我们不把那个自我视为我们本身时,我们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气氛突然哲学。

  这是什么玩意?伊薇特苦苦思索。

  “你目前还没有自己的人性之路,而‘平凡先生’是一位很棒的观察者,通过你的言行举止和精神状态,他会了解你的内心想法并找出最适合你的信条,这就是他观察你后得出的结论。”

  “那不是很珍贵的礼物吗?为什么您会认为派不上用场?”伊薇特问。

  “因为这段话代表的道路来自一个古老神秘的国度,而且是经由另一种语言译制后再转译为我们的语言,我们从未接触过原始文献真正的母语者。比如你的名字词根在法兰西语中既代表了紫杉,又有弓和射手的含义,在阿尔比恩语中,这两层意义分别是不同的词汇。每一次翻译都会损失一部分原意,所以理解上存在很大谬误。”尤利西斯给了她另一张纸,“这是我从组织的藏书库中找到的文献原文,一种完全无法解读的文字。”

  这张纸上打着密密麻麻的小方格,似乎以坐标系的形式定位,把一小段文字用美术里复制图像的方式“画”了出来,完美复原了原文献本来的面貌,可以说是这个时代的人肉复印机了。

  所以伊薇特辨认起来毫不吃力,这分明就是用隶书书写的中文,上面写着:

  【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她呆立半晌,然后深吸一口气:“替我谢谢向导先生,我决定了,这就是我以后的道路。”

  “你要想清楚,原始文献无人能够解读,我一开始给你的译文是从一些中亚游牧部落传来的残篇转译的,整本书根本没有完整的翻译。”

  不不不,拥有本世界唯一解释权的专家就在你面前,这本书叫《道德经》。另外翻译确实问题,正确意思应该是:人们之所以有患得患失的大忧患,是因为人们只顾自身私念,如果人们不顾自身私念,人们还会有什么忧患呢?

  “没问题,就它了。”伊薇特又扫了一眼纸条上的“复制画”,以打格子定位的方式,像画画一样把中文勾线填色画出来,连隶书中蚕头雁尾、方圆并济的笔锋都考虑到了,也不知道是哪位老哥,真是个人才。

  “有什么可笑的?”尤利西斯问。

  “啊,没什么,只是明明应该是文字,却是用画画的方式写出来,总觉得十分有趣。”

  “显而易见,它是一种有别于我们的书写技巧,我认为这样做最能够展现它的本来面貌……那么你是认为我的方式不恰当,还是对我的绘画技法有不同的见解?”法兰西人用不容置疑的眼神睥睨着她。

  咦?原来是你做的?

  那不就更好笑了……

  伊薇特强忍笑意,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个一脸目中无人的家伙捏着根笔小心翼翼在一张纸片上构图作画的样子。

  “不,我可以确定您绘画功底一定相当好。”

  真的,一个字都没走形,噗哈哈哈……

  “注意你的态度,以超凡者世界的身份来说,我现在是你的直属负责人,按照俗世身份,我更是你尊敬的叔叔,亲爱的侄子。”尤利西斯板起脸一字一顿地说。

  “是是是,尤利西斯叔叔。”伊薇特笑着回答。

  “……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仿佛在嘲笑我?算了,不说这些,我有一个任务需要你去做,长期的。”

  “什么任务?”

  “加入一个俱乐部。”

  “俱乐部?”伊薇特知道这个名词,似乎是阿尔比恩人热衷的消遣方式,但她毕竟没有真正参加过,一切都只能靠报纸文章猜测。

  “是的,俱乐部有点类似于沙龙,但比沙龙规模更大一些。”尤利西斯解释说。

  沙龙以一个长袖善舞的女主人为纽带,无数年轻才俊聚集在她客厅中,以谈话为主要形式,一群人讨论艺术、文学和音乐,是一种比较贵族化的小圈子。俱乐部与沙龙不同的是,它更像是以某种爱好缔结的同好会,不会接受女性成员,所在场所或是租用旅店咖啡厅酒馆,或是来源于有钱的会员捐赠一处房舍,并定期收取会费雇佣侍者、提供餐点,是一种更加开放的消遣娱乐社交活动。法兰西人热爱沙龙,但在阿尔比恩,庶民化的俱乐部形式更加流行,就连在同一街区工作的仆人都会组织起一个俱乐部。

  “没问题,我要进入的俱乐部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或是里面有我需要注意的人?”伊薇特问。

  “俱乐部名字叫做‘思维迷宫’,只面向推理游戏爱好者招收会员,它的成员就像嗜血秃鹫一样,哪里有凶杀案就飞往哪里,并且热衷在报纸发表文章,是一群讨厌的麻烦制造者。”尤利西斯嫌恶地说。

  “侦探?”

  “真正的侦探才不会浪费如此多的时间在对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抽丝剥茧上,只有尽快结案才能拿到佣金,职业侦探并不把探案当做乐趣,正如录入员讨厌打字,纺织女工厌恶织布一样。反之,这群会移动的麻烦都是些有着体面工作或者丰厚财产待继承的闲人,他们只会对离奇的死亡和扑朔迷离的真相感兴趣,而侦探面对的通常是外遇调查、仆人盗窃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

  “听起来对我们的组织有很大威胁,之前没有采取措施吗?为什么现在才监视他们?”

  “我试过了,我用某些手段给他们创办的报纸增加了一点压力,那间报社也很快倒闭。然后他们化整为零,跑去更多的小报当了专栏作家……哼,我毕竟无法关闭伦敦所有的报社,而且他们中有些聪明的家伙大概猜到是我在幕后主使,所以我本人无法渗透进去。”

  “可我对外宣称是你亲戚……”伊薇特一脸黑线。

  “没关系,上次你成功解决了红磨坊杀人案的谣言,证明你在这方面有着非同一般的才华,我热爱推理的叛逆侄子,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你需要尽快加入他们,从内部引导他们的注意力,避免他们过于旺盛的好奇心和丰富的想象力耗费在我们不希望凡人接触的领域。”尤利西斯不负责任地说。

  “……我姑且试试。”毕竟自己的确是个推理爱好者。

  “还有一件事,你之前呆的疗养院已经被查到了,私下把你卖给托马斯·西蒙的是其中一位外科医生,他当时误以为你已经死于手术,于是就像卖掉其他尸体一样把你卖给了一个出价很高的人。这些年伦敦新成立了许多医学院,用于解剖的新鲜尸体相当畅销,一具视品相和完整度可以卖1到4镑,为此已经发生好多起盗尸案。疗养院的病人死亡率很高,那位医生也是非法尸体交易的惯犯了。另外,因为送你进疗养院的人留的是假名,很遗憾你的家族我们无法寻觅。”

  这个时代的人们视精神疾病为一种诅咒,或是家族遗传缺陷的象征,他们畏惧旁人知晓自己有着这样的血亲,在精神病疗养院留真名的反而不多。

  “没关系,他们对我来说就是陌生人。”伊薇特无所谓地说。

  “……我还以为你会很想复仇,如果你知道家族的信息,并且想给他们制造一点不幸,我可以用世俗的力量帮你。”尤利西斯眨眨眼,“这是组织的规则允许的。”

  “真的不用,我是真的记不得了。”

  “那好吧,善良纯洁的小姐。”尤利西斯摊手,“卖掉你的医生最近也有麻烦了,我让警察厅的熟人好好‘关照’了他,把他家搜了个遍,终于发现几颗从死者嘴里撬下的金牙。”

  “啥?”伊薇特迷惑不解。

  “光是贩卖尸体可不算什么大罪,在牢房里蹲几年算是便宜了他。而盗墓就不同了,偷窃死者的贵重珠宝只会被处以绞刑。”

  “真是一个不得了的□□烦啊~幸运的是,这或许是他面临的最后一个麻烦了。”伊薇特调侃着。

  这样的人死了也活该,她从不怜悯为恶者。

  “我为你订了泰伯恩刑场附近最舒适的房间,位置极佳,角度美观,视野上乘,非常适合用来欣赏仇敌生命的末路,房间号是……”

  他还没说完,伊薇特迅速打断道:“感谢您的好意,我觉得还是不用了。”

  真不知道这个时代人民的兴趣爱好是怎么来的,一旦有死刑大家都人山人海去围观,据说刑场边的咖啡馆和旅店一到执行死刑期间至少能涨五倍的租金,最好的位置还要竞拍。伊薇特在报纸上看到过两位抢劫杀人犯被处决的报道,当时至少去了四万人围观,可谓盛况空前。由于人太多,围观群众甚至自相踩踏死二十八人,并造成至少一百多人受伤。

  伊薇特数了数,两位杀人犯生前杀的人还不足死后的零头,也算得上相当讽刺。

  在郊外的一处林地,伊薇特正在练剑。

  只见她侧身站立,右手持剑在前,左手背在身后,剑尖直指想象中的敌人面部,摆出了一个剑术中的“独角兽式”。

  在伊薇特以前所处的时代,很多人因迅捷剑细长的外型误认为它是一种刺剑,然而实际上它用来劈斩也很好用,伊薇特学习的剑技中就有很多详细的斩击技巧,比如把方向是手臂外侧的一面剑刃叫做正刃,手臂内侧那面叫反刃。

  她灵巧地一抖手腕,剑尖划过一片薄薄的银光,正刃把一根手臂粗的树干切断,然后反手顺势一斩,反刃把剩下的树桩又斩落一截。

  伊薇特两次斩击都是“半斩”,有别于高架势把剑举高再奋力斩落的“全斩”,半斩是一种轻快迅速的小幅度斩击,通常用于划伤对手手臂,制造后续进攻机会。一般就算连男性都无法以半斩像切黄油一样斩断实木,然而这对伊薇特来说却可以做到。

  原本适合练习剑术的人应该像尤利西斯那样四肢修长,如此一来,伸展手臂时能够取得最大的攻击范围,而一双长腿也可以帮助剑客在发起攻势或收缩防御时更加迅猛。

  她一边想象着对手举剑刺向她面门,因为对方比她更高大,所以居高临下的斩劈更有优势,持剑伸展距离也会比她的剑更先命中。但就在这时,她向后倾身,做出一个寻常人绝对会因此倒地的大后仰,躲过了对方的剑,并把自己的武器送入假想敌的胸口。

  尽管她作为比男性矮小的女性在这方面吃了亏,但超凡力量可以让她兼具凡人难以想象的敏捷、灵动以及力量,甚至可以把身体扭转成失衡的动作,以躲避对方致命的攻击。

  “呼,剑术真是一个消耗脑力的运动。”

  伊薇特左右活动了下脑袋,躺在草地上望着树冠发呆。

  身体倒是不累,她主要靠超凡力量控制身体,肌肉并没有一般人练剑那样剧烈运动。

  疲惫的是脑子。

  在学习这门技艺前,她绝对无法相信剑术便如同下棋,最精妙的剑技是一顶以智慧与学识之珠装点的冠冕。然而在教会她基本动作和步伐后,尤利西斯就甩给她了一堆书,让她每天都要阅读学习。

  伊薇特第一次翻开那堆带着虫眼的古籍时,还以为自己看到了几何习题册。只见一个人站在书页正中央,无数圆环和曲线环绕他,犹如宇宙星辰运行的轨迹,又或者是某种秘仪需要的魔法阵。

  尤利西斯告诉她,这些全部都是剑谱。

  “根据黄金比例,人体是一个圆,肚脐处于这个圆的正中央,各部位的长度几乎是根据比例恒定的。这些线以几何学判断对手距离和攻击范围,绘制出可视化的曲线与圆将敌我之间的距离和运动概念化,从而决定致胜的步法移动和出招的时机,这也是剑技中的至高之术,又名真之枢机(La Verdadera Destreza)。有别于愚蠢武夫莽撞粗野的剑技,完完全全成为另一种极其精妙的艺术。事实上,上个世纪著名的剑圣中有一半都兼职数学家,你手上那本书的作者达尔第曾是波隆那大学教授,顺带一提,他的职称来自论文《剑术与几何学》。”

  大……大佬,一边打架一边在脑子里做算数,简直就像是人形AI一样。

  “那这对学渣岂不是非常不友好。”

  尤利西斯冷笑:“连双曲几何都斩不开,还想去斩人?”

  伊薇特从内心感谢祖国的教育事业,至少仔细看能看懂,不至于打开剑谱就从入门到劝退。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古人诚不欺我!

  自那以后,伊薇特每天都要进行“真之枢机”的运算练习,现在虽然距离精通还有一段距离,但勉强也可以说是掌握了。今天她比往常要更早结束训练,因为下午要去尤利西斯提到的那个“麻烦制造者”云集的俱乐部碰碰运气,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获得他们的认可。

  在阿尔比恩,几乎从青涩少年到耋耄老者都热衷于俱乐部,工人阶级在偏街小巷的咖啡厅和酒馆租赁工作时段以外的使用权,下了班就在里面打发生活;面向绅士的精英俱乐部有充足的经费购置专用的房产,全天开放供俱乐部成员日常活动。

  对有钱有闲的“上级国民”来说,家庭生活是枯燥无聊的囚笼,他们的婚姻是两个同等阶层家族的结盟,很多人对自己的妻子并没有感情。他们总喜欢逃到自己的俱乐部,与和自己意气相投的同性在一起,这让他们感到宁静和舒适。

  伊薇特希望加入的“思维迷宫”无疑是精英俱乐部的典范,它位于舰队街毗邻的西敏寺区圣詹姆斯街,这里是阿尔比恩的政治中心,地价不菲,许多会员制的高级俱乐部坐落于此。但“思维迷宫”的成员属于“上级国民”中个性古怪的那一部分,他们并不热衷于经营关系或是展示地位,以谋求在阶层中更进一步,却对一些诡谲阴森的传闻有着非同一般的浓厚兴趣,反正优渥的家庭可以让他们无所事事,尽情享受逍遥自在的富贵闲人生活。

  在“思维迷宫”的二楼阅读室,七八张沙发被摆放在采光良好的高大落地玻璃窗前,下午的阳光斜照入室内,对这个常年有雾的城市来说是难得的享受,桌上放着有明亮铜把手的三层点心架和洁白细腻的陶瓷茶壶,几位成员正在悠闲地享用下午茶。

  “夜盗入室杀人,酒后口角激情杀人,抢劫财物临时起意杀人……唉,今天的报纸依旧让人失望,都是些不堪卒读的粗糙杀人案,没有任何才智与巧思藏在其中。”一位上唇留有卷曲小胡子的绅士放下报纸,长吁短叹。

  另一位两鬓有些苍白的中年先生也附和他:“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惋惜,一个真正的阿尔比恩式谋杀应当是理性的、有预谋的,凶手最好是一位牧师或是牙医之类体面的专业人士,他们有着足够的智慧实施狡猾而恶毒的伎俩,最终因为一个小小细节上的疏忽被绳之以法,如此一来,最终结果的揭晓才充满戏剧性和阅读冲击力。如今肤浅庸俗的凶手已经很难保持这可贵的传统了。”

  另一位穿着带披肩外套的先生停下正在玩赏的塔罗牌,用拆信刀打开侍者送来的一封信件,在匆匆阅读了一眼后,他发出一声轻叹。

  “怎么了,‘箭毒木’?”小胡子先生问。

  由于俱乐部发起者是一位毒杀诡计的拥趸,这个俱乐部从建立之初就规定为每位成员在俱乐部内以代号称呼,代号的命名必须是一种有毒植物。披肩外套叫“箭毒木”,卷曲胡子是“夹竹桃”,中年先生是“马钱子”。

  “有一位费雪先生申请加入俱乐部。当然,并不是那个卑劣的尤利西斯爵士,而是他的侄子。”箭毒木说。

  “那也还是一个讨人厌的法兰西佬,直接赶走算了。”马钱子吹着胡子,看来对尤利西斯印象很差。

  “我倒觉得可以让他来试试,我还记得尤利西斯爵士轻蔑地称呼我们的爱好为‘幼稚的侦探游戏’,不知道他对自己的侄子是什么看法。”

  当伊薇特步入阅读室时,这三位先生正坐在自己椅子上打量她。

  “下午好,费雪先生。您可以叫我‘夹竹桃’,另外两位分别是‘箭毒木’和‘马钱子’。很高兴您有意向加入我们俱乐部,不知道您是否知道,您叔叔尤利西斯爵士与我们俱乐部存在一些小小的不愉快,这或许会对您的申请造成阻碍。”

  伊薇特当然是知道的,不过对方至少还能给她机会申辩,没有把申请书扔回来已经算是不错的开始了。

  “我之前一直在法兰西生活,我叔叔到伦敦生活很久了,其实我对他也不太了解,如果我叔叔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请接受我诚挚的歉意。我从小兴趣就是推理小说,也非常渴望能够与一群志同道合的绅士讨论其中精妙的诡计和智慧的巧思。”

  夹竹桃感兴趣地捻了捻小胡子的翘尖:“一位新成员的加入需要三位成员组成评审团,其中有两人同意即可。当然,在评审过程中,我们需要一段谈话证明您的确与我们有相同的爱好。”

  “自由发挥还是提问?”伊薇特问。

  “当然是提问,即兴演讲形式能够事前准备,我们只接纳真正的同道。”

  “没问题。”

  “您对下毒的谋杀者和其他的谋杀者有什么看法?二者区别在哪?”夹竹桃提问。

  奇怪的问题,不过作为推理爱好者,伊薇特知道前世的英国作家很喜欢毒杀诡计,想必这个位面的阿尔比恩人也一样,更何况他们还以毒草为代号,倾向显而易见。

  但要如何巧妙地吹捧毒杀诡计呢?

  想了想,她从容说道:“我认为采用毒|药的谋杀者比其他方式更需要智慧和勇气,因为他们会冒着更大的风险。”

  这倒是个古怪的观点,众所周知用刀子杀人应该需要更大的勇气,也比下毒更难操作。伊薇特的惊人言论让在场的三位成员都提起了兴趣。

  “原因呢?光是抛出哗众取宠的论点并不会让我们赞同。”马钱子一哼。

  “用刀杀人,开始和结束只在一瞬,虽然看似困难,但风险更低,在一个无人的偏僻巷子割了受害者喉咙,整个伦敦到处都是这样的临时起意案子,也很难被侦破。但用毒不同,它的实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有三个风险点凶手需要规避:一是得到毒|药,制取需要专业知识,购买则容易被发觉;二是要让受害者顺利吃下含毒食物,并且能够致死;三是必须证明自己没有杀人的动机或是条件。用刀杀人只冒了一个险,用毒则是三个,所以毒杀更难。”

标 签玄幻 异界狩魔日常 伊薇特 中二隐修会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