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论如何做一名称职的npc球宝_论如何做一名称职的npc涂九月全集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65 ℃
论如何做一名称职的npc球宝_论如何做一名称职的npc涂九月全集在线阅读

论如何做一名称职的npc涂九月全集

球宝 著

连载中免费

《论如何做一名称职的npc》是作者球宝所著一部长篇穿越爽文,主角是涂九月,全文讲述的是:在饥荒大陆独自生存了444天的涂九月,因为和boss单挑过程中,被雷劈中,再次穿越,她对老天发誓,求求给她一个安稳的生活吧,却没想到隔墙有声频频传来女人的哭声,等等,她边上没有住人啊?贼老天,涂九月恨死了这贼老天!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论如何做一名称职的n.pc》是作者球宝所著一部长篇穿越爽文,主角是涂九月,全文讲述的是:在饥荒大陆独自生存了444天的涂九月,因为和boss单挑过程中,被雷劈中,再次穿越,她对老天发誓,求求给她一个安稳的生活吧,却没想到隔墙有声频频传来女人的哭声,等等,她边上没有住人啊?贼老天,涂九月恨死了这贼老天!

免费阅读

  刘锐利上前,轻轻从陈博远手中把那对断臂抽出,宽慰地拍拍他的肩膀,劝到:“你已经尽力了,他们都进去了,我们也进去吧,现在还有机会!”

  只要能撑住一口气回到主神空间,哪怕是只剩一半身体也能给你救回来。

  陈博远白着脸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快速奔了进去。

  里面的情景有些出人意料。他们已经做好boss三头六臂的准备了,结果竟然是一个头发花白,看起来和蔼可亲的老人坐在书桌后面,眼睛深邃地望着他们。

  女大学生倒在一旁的沙发上人事不省,手臂竟然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处理。

  如果不是那垂在袖子下血淋淋的双手,谁也不会觉得这么一个看起来亲切的老人,竟然会是邪恶的大反派角色。

  “抱歉,弄伤了你们的同伴。”老头充满歉意地对他们说,“我还以为是‘那个人’来了,正打算和他鱼死网破,没想到误伤了你们。”

  那个人?难道还要玩youknowwho吗?

  连兴平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说的难道是,地下一层的那个人,万……”

  他把自己知道的和推测的都糅合到了一起,老人没有在乎他的弯弯绕绕,肯定的点点头:“没错,他叫万子明。”

  万子明啊……

  “那是个可怜的孩子啊,”他唏嘘的叹了口气,满意地见到众人都将目光投射过来,聚精会神地等待下文,正打算继续开口。

  “我来了我来了,你们打起来了吗?”九月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打断了老人要说的话,“咦,是个老爷爷?”

  钟意没有错过老人眼中的那一丝一晃而过的不满。

  “是要开打了吗?”九月亢奋的lu起袖子,满脸的跃跃欲试。

  现在篝火还没灭,咱们趁热啊!

  钟意和程励之脸上都带着微微笑的表情,没说话但是眼神满是鼓励。

  还是小李快速反应过来,一把拉住了九月另一边没坏的衣角,赶紧制止她的过激行为:“九月姐冷静,冷静!现在是过剧情时间,我们在听boss回忆故事线。”

  马洁婷在一旁歉意的冲老院长笑了笑,解释说:“抱歉,这孩子就是有些冲动,做事情不经过大脑,请见谅,您接着说。”

  老院长微笑着摆摆手,示意自己没放在心上:“那我就接着说了。”

  “那是个苦命的孩子啊,从小无父无母,凭借自己的努力,好不容易实现了自己成为社会新闻记者的目标,却在出任务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唉,年纪轻轻的,真是可怜呐……”

  他话里话外透露着对万子明的同情与遗憾,却唯独没有愧疚。

  钟意眯起眼睛,打断了老院长的回忆:“但是据我们所知,他所有能用的器官都被贵医院移植到了别的病人身上。怕不是冤魂索命吧?”

  “可没有这回事儿,我不知你们是从哪里听来的,但是医者父母心。”老院长似乎早有准备,他从抽屉里掏出一套文件来,展示给大家看,“这里是他自愿捐赠器官签的字,还有手印。我们恒爱医院可不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恒爱医院?”涂九月耳朵动了一动,这里不是s市第三人民医院吗?

  历练者们有些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他们显然没有这个疑问,因为他们进入这个副本以后,就是直接出现在医院里并且很快到了里世界。找到的线索都是有关恒爱医院的。

  “其实我也只是道听途说来的,不能确定其中的真实性。”陈励之小小声的跟她咬耳朵,“据说5年前这家医院曾是私立医院,后来因为一些什么事情破产了,被政府收购,改建成现在的三院。”

  “励之说的没什么问题,大致情况就是这个样子,只不过并没有改建多少,基本都是沿用原来的建筑。”一旁钟意肯定了他们的对话。

  原来是这样,涂九月恍然大悟。难怪这个医院的布置处处透露着怪异,原来是经历过两代了。

  小李跟在他身后,也多多少少听到了那么一耳朵,他心里有种古怪的感觉:为什么总觉得,九月姐她的朋友们明明都算得上是消极游戏了,却还是能知道那么多信息呢?

  简直,简直就好像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一样。

  脑洞一打开,他就吓得连连摇头,强行把它关闭了。

  一、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嗯,一定是这样!

  那边,老院长还在侃侃而谈,编造着他所谓的事实真相。但是他却不知道,面前的那一群听众,基本都不信他说的话。现下能耐着性子听他胡编乱造,主要还是因为他们大部分都认为自己集合起来与这boss血拼,恐怕最好的情况也是两败俱伤。

  倒不如先静观其变,另外找寻破解之法。

  当然这大部分中间肯定不包括涂九月三人,他们可没有什么任务,能配合着一起行动,纯粹是各怀心思之下的顺其自然。

  比如说现在,如果不是小李抓着九月,令她用细小的脑细胞稍微思考了一下,她早就冲上去了。

  仔细想想,还是再等等,毕竟怪在这儿,跑不掉。

  一旁的两人见涂九月冷静下来,不着痕迹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其实院长说的半真半假,就谎话而言可以说非常完美了,但是架不住他们之前捡到的那本老院长手稿,彻底暴露了他的黑暗心思。

  眼看着老院长越扯越远,涂九月终于不耐烦的问道:“所以亲,你到底想要我们做什么,帮你解决掉那个叫万子明的鬼吗?”

  又是这个臭丫头!

  老院长几乎快要维持不了自己慈祥和蔼的表情,他垂在袖子里的手捏紧又放下,终于保持住了冷静,对九月说:“孩子,你不要那么冲动,单凭你们几个是斗不过他的。我怎么可能让你们去白白送命呢?”

  他轻咳了一声,终于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其实万子明差不多已经找齐器官了,唯独没有找到自己的肝。”

  “我想让你们做的,就是把他的肝送还给他。”

  连兴平下意识问道:“那他的肝在哪里呢?”

  似乎早就料到他们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老院长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大大的冰盒子。他还特意把盖子打开,让历练者们瞄了一眼里面的东西,是一块血肉模糊的肉块,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

  钟意站在原地没动,程励之摸着鼻子上前确认了一番,朝众人点点头:“的确是人的肝。”

  他这么说着,却丝毫没有上前接过的意思。

  “东西就在这里,虽然已经失去了活性,但是我想他应该也不会在意这点事吧……”老院长停止了笑,意味不明的说道。

  他似叹非叹:“明明当初手续都已经办妥了呀,他怎会……”这番演绎可以说是非常生动的表现了一个正义善良的老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形象。

  如果不是时不时用余光观察大家的反应的话。

  权衡了许久,陈博远和马洁婷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

  他看了刘锐利一眼,后者上前接过箱子,又快速地退了回来。

  陈博远在老院长做作的欣慰表情下,镇定说道:“好的,我们答应你。”

  众人行走在前往住院部的路上,脚步都很沉重。

  “那个,你们都信了老院长的话吗,我怎么觉得这么不靠谱啊?”小李犹豫着,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马洁婷白了他一眼:“哪里不靠谱,事情难道不是很明显了吗?”

  小李不解:“那现在我们要去做什么?”

  还是尹晓雅代为回答:“当然是要去还肝了。”

  就不知到底是哪个肝了,她暗想。

  这难道不就是信了老院长的意思吗?小李摸摸脑袋,他还是有些不明白,但是看大家都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便没有再问,总觉得再问下去就暴露自己的愚蠢了。

  他默默闭上嘴,跟上众人的脚步。

  还是跟着九月姐混吧,九月姐人狠话sao,比较有安全感。

  ……

  又回到这个最初的地方,众人的心情还是比较复杂的。

  他们摁下了去地下一层的按钮,站在电梯里,众人眼睛都看着门的方向,没有人出声。

  电梯一寸寸的往下,光线逐渐变得昏暗。空气仿佛凝结了,有一种悲哀沉重的气息出现在耳畔、眼前。

  人的五感开始变得模糊,你说不清这是颜色还是声音,亦或两者都是。

  电梯门缓缓打开,速度比以往都要漫长、艰难。

  负一层一如他们之前离开那样,空空荡荡,十分寂静,周围的病房门大开着。

  “不管怎么看,这些都不像是万子明的病房啊!”

  要匹配得上boss的身份,怎么说,也得和老院长那样有强大的气场才行。

  “有暗房。”钟意淡淡地提醒。

  其实众人心里多少也有点这样的猜测,毕竟一个偌大的空间,地下一层只安排这么几间房,还是非常不合理的。

  他们花了一会儿时间,在各个病房寻找密室,都一无所获。

  这个过程中也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就好像这一层楼,变成了一个独立的、已经被遗忘的空间,无论是人还是鬼。

  他们回到走廊上集合,刚站定,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做好准备,有什么东西过来了!”马洁婷耳朵动了动,压低声音提醒。

  大家戒备着,看到远处标本室钻出一个隐隐绰绰的身影。因为之前查找线索的时候,几乎连地皮都快翻起来了,所以他们下意识的没有过去找。

  原来boss竟然藏在那里吗?

  想到自己和女大学生之前在标本室里躲了那么久,连兴平心里涌起了一股恶寒。

  那人低垂着头,披着长发。双肩不自然的下垮,脚尖垫地。诡异而快速地飘了过来。

  雪白的裙子上面沾满了大片大片红色血迹,伴随着她飘动的身影,隐约传来如泣如诉的幽幽声音。

  她几乎眨眼间就行至眼前。似乎感受到了众人的敌意,又立马停在原地,抬起了那张千疮百孔的脸。

  “嘶——”九月听到周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咦,九月,这不是你姐姐嘛?”不知何时擅自改变称呼的程励之说道。

  其实九月一直很佩服他能够一下子从那么模糊的脸认出二月的身份来。

  钟意补充:“她看起来好像很委屈,似乎受到欺负了。”

  能将表情看出来,钟医生绝对也是一个神人。

  的确,与姐姐朝夕相处的九月知道,她此刻心情很不好,一般来说,因为害怕吓到人类,她是不会擅自把身影显现到普通人面前的。

  “姐、姐姐?!!”其他历练者可没有这么淡定,他们的目光在那个不管怎么看都是高级的厉鬼,和涂九月之间徘徊。

  开玩笑,那玩意儿周围的怨气都快凝成实体了好吗?!

  涂九月也懒得解释,她有预感,自己和这些人的缘分之旅,快要到头了。

  她轻声询问:“怎么了姐姐,是遇到什么了吗?”

  二月委屈的点点头,她从身后扯出一个团团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她的行为很好地说明自己之前经历了什么。

  众人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名护士女鬼。她头发凌乱如同鸡窝,双手捂脸,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不一会儿身下就殷出一滩血液。似乎被打怕了。

  九月相信这场女鬼之间的战斗非常激烈。

  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价值的样子,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九月没有辜负姐姐的好心,还是把这女鬼收进了三月花。

  做完这些,她想到迟迟找不到的暗门,和一直呆在这里的二月,询问:

  “姐姐,你在这里有没有发现什么密室啊?”

  二月疯狂点头,她知道自己无法用语言和九月交流,于是幽幽提起不停滴血的胳膊,遥遥指向走廊深处。

  九月几乎瞬间就明白她所要表达的意思,她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跟着姐姐到了走廊的尽头,这里挂着一面落地镜子,高高大大完全挡住了背后的墙面。

  轻轻松松把沉重的镜子拆下来,果然,后面就露出了一扇门。

  在场的人心里隐隐约约都有种预感,这次副本的最终boss——万子明。此刻就在里面。

  陈博远看了看手上的表,有些焦躁的抬起手:“我们进去吧。”

  这个夜虽然漫长,但是也到了快亮的时候。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了。

  他用力推开了门。

  门后的世界一片雪白,雪白的床铺,雪白的柜子,雪白的墙壁。

  一个完完全全单色的世界。

  万子明脸上也绑着和之前瞎眼鬼一样的绷带,此刻正坐在床边,面带微笑的看过来:“你们好。”

  他似乎非常开心,甚至还打算站起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小李咽了咽口水,他觉得自己应该说句话:“你好,万子明……”

  Boss歪了歪脑袋,脸上带着诧异和惊喜:“你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小李噤了声,陈博远望了望他,接过话头:“你好,万子明,院长托我们给你送个东西。”

  他单刀直入的说话方式,似乎也没有比小李好到哪里去。

  “院长?”他皱了皱眉,脸上带着迷茫和自己也不知道的怨恨。

  钟意从刘锐利手上拿过那个箱子,一把抛过去:“据说是你的肝。”

  他的脸上兴致缺缺,很明显地表现出对面前这个所谓终极boss的无感。

  九月似乎能够听到他心里的话:啊好无聊,想不到竟然是这种货色,还不如前面几只。

  其他人眼睁睁看着钟意快速地操作,先从懵逼然后变成恐慌:快住手啊,那是boss啊!

  这种挑衅最终boss的行为,他们一般人承受不起啊!

  虽然钟意的行为出乎意料,但是来的路上大家心里都做好了准备,众人慌乱了一下,马上后退,掏出武器戒备。

  然而万子明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因为看不见,慌乱间被砸了个正着。他抱住了箱子,才反应过来钟意说的话。

  仿佛看不到众人的警戒表现,他自顾自陷入了沉思,一动不动。

  所有人都下意识放轻了呼吸,等待这位boss黑化爆发,就连不会看场合的九月也非常识相的没有出声。

  “这的确是我的肝。”过了片刻,万子明平静回答,淡定的表情好像收到的只是一束花一杯茶。

  他没有如大家所想那样,因为看到自己的器官就彻底疯狂,现出死相来。

  不论怎么看,都依旧只是一个脆弱的普通病人,和正常人类没有区别。

  但是众人又的确感觉到自从万子明拿到盒子后,整个房间给人的感觉变了。

  不是之前老院长那里的恐怖和压抑。而是一种微小却沉重的忧伤,给人另一种难言的心悸。

标 签游戏 论如何做一名称职的npc 涂九月 球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