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韶光艳赫连菲菲最新免费_韶光艳周鶯顾长钧小说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16 ℃
韶光艳赫连菲菲最新免费_韶光艳周鶯顾长钧小说在线阅读

韶光艳周鶯顾长钧小说

赫连菲菲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主角是周鶯顾长钧的小说名是《韶光艳》是由赫连菲菲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周莺自幼失怙,被顾家收养后,才算有个避风港。她使劲学习女红厨艺,想讨得顾家上下欢心,可不知为何,那个便宜三叔总对她不假辞色。直到有一天,三叔突然通知她:“收拾收拾,该成亲了。”周莺愕然。同时,她又听说,三叔要娶三婶了?不知是哪个倒霉蛋,要嫁给三叔那样凶神恶煞的人。后来,周鶯哭着发现,那个倒霉蛋就是她自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周鶯顾长钧的小说名是《韶光艳》是由赫连菲菲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周莺自幼失怙,被顾家收养后,才算有个避风港。她使劲学习女红厨艺,想讨得顾家上下欢心,可不知为何,那个便宜三叔总对她不假辞色。直到有一天,三叔突然通知她:“收拾收拾,该成亲了。”周莺愕然。同时,她又听说,三叔要娶三婶了?不知是哪个倒霉蛋,要嫁给三叔那样凶神恶煞的人。后来,周鶯哭着发现,那个倒霉蛋就是她自己……

免费阅读

  锦城今年冬天来得早,锦华堂的庑廊上积了薄薄一层雪。青石甬道落了霜,顾长钧缓步走在上头,身侧小厮不住出言提醒:“侯爷慢些,仔细路滑。”

  顾长钧不语,他棱角分明的下巴绷紧了,高大的身材衬以线条凌厉的浓眉深目薄唇,整个人看来格外冷峻不容亲近。

  顾长钧停步在正房外头,院子里扫洒的仆从躬身拜下去,早有老夫人跟前得力的丫头从里头掀帘子出来,笑着拜道:“侯爷可来了,老夫人等着呢!”

  顾长钧点点头,举步踏上石阶。

  屋里烧了地龙,热浪迎面扑来,大氅上的微霜霎时化成了水汽。顾长钧立在第二重帘前,展臂待小厮替他解了玄狐大氅,重理了袖子,方走入揖礼:“儿子给母亲请安。”

  周鶯在外头听着这个低醇的嗓音,不自在地抿了抿嘴唇。端着药的手微紧,迟疑了片刻,垂眸从稍间走进来,膝盖曲下,低声唤他:“三叔。”

  顾长钧没有回头,甚至没有抬眼瞧她。他端坐在老夫人床畔的椅子上,面无表情地听华嬷嬷禀告老夫人的病情。

  周鶯睫毛垂了垂,抿唇没再吭声。将手里的药钵搁在侧旁桌上,从侍婢春熙手里接过描金白瓷小碗,用银匙一点点将滚烫的药汁分出来。

  顾长钧瞧了老夫人吃药的方子,点了点头,道:“林太医的药方妥当,厚朴湿阻中焦,苍术……”

  “噹”地一声,身后谁人失手打翻了杯盏。顾长钧住了话头,眉头几不可见地蹙了蹙。

  周鶯无措地望着手里泼洒的药碗,银匙落在地上,滴溜溜地在脚边的地毯上打转。

  分汤进药这种事她长年累月在做,过去是这般侍奉养父母,如今又在老夫人跟前侍疾,她行事素来小心仔细,偏偏今日趁着三叔在此,她便如此进退失度。周莺心里一阵懊恼。

  春熙忙接过周鶯手里的碗,见她裙子给药汁弄污了,小声劝她:“姑娘快去换件衣裳,免得着了凉。”

  老夫人朝她摆手,温笑道:“傻孩子,没甚么紧要,叫下人收拾着,你快去吧。”

  周鶯目光落在那个始终没回过头的墨色背影上头,紧了紧袖中的指头,屈膝行礼退了出去。

  ——六年了,她还是会怕他。

  多少回在梦中,见他提着剑,满脸是血地回过头来。那深邃的眼中没半点温度,淡漠得像常年不融的坚冰。

  周莺快步走出了锦华堂的院子,天上飘着细细的雪,她的贴身婢子落云追上来,在她肩头搭了件兔毛滚边缎面披风。周鶯盯着给药汁弄污的袖角,低着头道:“落云,待会儿跟春熙姐姐说声,说我晚些过来?”三叔好不容易来一回内院,就撞上她这样的莽撞,周鶯不敢再触眉头。

  落云叹了声:“姑娘还是不安心么?您在安平侯府这么多年,谁人不将您当正经主子?虽无血缘,分名实存,大老爷是在祖宗跟前吿祭过的。旧时的事儿,您忘了吧,从前侯爷不乐意,后来,不也接受了吗?便是大老爷去了,侯爷也不曾苛待过姑娘。姑娘的日子,还如从前一般过就是。”

  周鶯心里清楚,不苛待,并不能说明是他对自己好,只是他懒得理会她的事罢了。养父和三叔关系并不好,她被收养的时候,已经是懂事的大孩子了,有些事情,她是记得的。三叔因不喜养父,连带也待她很冷淡。这些年寄人篱下如履薄冰,外头的人瞧她风光,顶着安平侯府大小姐的名儿。暗地里只她自己知道,隔着血缘,就是隔着跨不去的江河。

  落云轻轻拉住她的手,宽慰:“姑娘何苦这般小心翼翼,再说,姑娘也大了……”

  迟早要许婚嫁出去,能在侯府耽几年?

  锦华堂的屋里头,顾老夫人歪在大迎枕上,将侍婢都挥退了,只留华嬷嬷在跟前伺候。

  顾长钧从华嬷嬷手中接过漱口的茶,亲奉到老夫人面前。

  顾长钧近来忙于公务,许久未曾回内宅来,母子俩多日不见,老夫人目光滞于他面上,沉默良久,方叹了声:“三郎清减了。”

  顾长钧勾了勾唇角,算是笑了下,沉声道:“儿子不能常在身前侍奉,是儿子不孝。”

  老夫人哪里忍心怪他,摆手道:“你是男人家,又是天子近臣,外头的事儿少不得你。我这儿没紧要,有你二嫂和莺丫头,又有这一屋子服侍的人,哪里还需你费时做这些琐事?”

  顿了顿,想起一事来:“前几日,詹事府狄大人家的太太来过一回。”

  顾长钧手里捧着茶碗,微微一顿,做出认真倾听的模样。

  听老夫人续道:“探病还在其次,是来打听莺丫头的事儿。”

  顾长钧不语,沉默地听老夫人说下去,“这孩子虽不是你大哥亲生,毕竟挂在大房的名下,如今你兄嫂都去了,她的事儿,只有我和你这个做二叔的,替她拿个主意。”

  老夫人瞭向顾长钧:“这人选,也得问问你的意思,狄太太是代叶家上的门,说是叶夫人在之前的春宴上头遇着莺丫头一回,十分欣赏。若我没记错,那叶九公子,是你大哥的门生?”

  顾长钧的眉头轻轻凝了起来。

  老夫人叹道:“你大哥无后,膝下就这么个养女。人死如灯灭,当年的事儿,不论是谁的不是,能不能瞧我面儿上,罢了吧,啊,三郎?”

  顾长钧垂了垂眼睛,撩袍站了起来:“母亲大病初愈,还是多多歇息,儿子前头还有事,迟些再来侍奉。”

  老夫人眼眶微润,心中酸楚已极。但没人比她更清楚自己这个儿子的性情,知道是劝不回头的,心结太深,要如何开解?

  顾长钧头也不回地从上房出来,雪下得大了,漫天细碎的雪花纷洒,北风在耳畔呜咽。凝结成霜的路面一如他淡漠的面容,是那样的冷硬。

  他身后跟着的小厮北鸣暗地里摇了摇头,大爷已去了三年多,侯爷心里却还没放下。到底是大爷对不住侯爷,侯爷心里不快,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那周鶯姑娘都要议亲了,侯爷还是孤零零一个人,老夫人为长房筹谋到这份上,连大爷的养女、门生都记挂着,却独独不曾关怀过侯爷半句。老夫人的心,终究还是偏着大爷的。

  书房里,顾长钧和幕僚说了会儿话,送走一干人,他信步行至窗前,推开红漆如意雕花窗,凝目看着院子里那棵没了生气的梧桐树,往事像这漫天的雪籽,一点一滴,凉凉的沁在心头。

  不知站了多久,顾长钧才回手将窗闭了,坐在金丝楠木画案后头,他低沉的声音传到外面。

  “去把周姑娘请过来。”


标 签古言 韶光艳 周鶯 赫连菲菲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