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的话筒给你用穿裙子的四季_君向晚江与白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52 ℃
我的话筒给你用穿裙子的四季_君向晚江与白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君向晚江与白小说全集

穿裙子的四季 著

连载中免费

《我的话筒给你用》是穿裙子的四季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身为S省电视台的当家女主持,君向晚拎着一袋子江与白的应援物负责送到节目组,她看着袋子上的男人侧脸,嘀咕了一句:“长得也就那样啊!”殊不知主人公本人正站在她身后,后来的某天,江与白按住君向晚坏笑,“姐姐,我长得也就那样吗?”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的话筒给你用》是穿裙子的四季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身为S省电视台的当家女主持,君向晚拎着一袋子江与白的应援物负责送到节目组,她看着袋子上的男人侧脸,嘀咕了一句:“长得也就那样啊!”殊不知主人公本人正站在她身后,后来的某天,江与白按住君向晚坏笑,“姐姐,我长得也就那样吗?”

免费阅读

  又在家陪了母亲几天之后,君向晚才回到S市。如今她收入大增,住在如今的老旧小区便显得有些不方便。

  特别是江与白曾经提醒她,现在的小区门禁几乎形同虚设,当初他轻易的就进来,如果有不坏好意的黑粉或者私生,那安全就没什么保障。

  考虑到自身安全问题,又在江与白的强烈建议下,君向晚重新找了房子。通过中介,又是高档小区,因此只用半天时间就搞定,一次性付了半年的房租,纵然如今收入大增,君向晚也觉得肉疼。

  不过新小区的位置和环境都不错,安保也很专业,出门没几分钟就是地铁,上班倒是方便许多。

  用了一天的时间找房子搬家,换了新的住处,君向晚心情总算好上不少。

  第二天回台里上班,主任就将她叫过去。君向晚心中有准备,敲门进去,发现李谦和章明敏都在,还有一位台里的资深男主持葛辉。

  见到君向晚,章明敏的脸色明显黑下来,倒是李谦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

  葛辉见谁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对君向晚点头示意。

  主任笑眯眯的,示意君向晚坐下。和各位前辈打了招呼后,大家都点头示意,让她坐下。

  本来一直在旁边没出声的章明敏忽然冷笑,“不愧是如今风头正劲,你贵人事忙,让我们眼巴巴的等了半天。”

  君向晚还未说话,主任已经笑呵呵的开始打圆场,“哎呀,这件事是我不好,最后一个才通知向晚,所以她才来的晚了一点。”

  看看自己的手表,“从我通知她倒现在,才过了五分钟,速度很快嘛。”

  君向晚笑了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说话。因为主任亲自打了圆场,章明敏冷哼一声,才不说什么。

  主任笑眯眯的,似乎刚才的小风波没有对他造成半点影响,他清了清嗓子,喝口茶水道,“叫你们来也只有一件事。现在已经十月底了,今年的跨年晚会筹备已经提上日程。”

  “和往年不大一样的是,今年国家提倡节俭办晚会,所以我们的经费呢是要缩减一下。当然,主持人团队也适当缩减,如你们所见,经过台里慎重研究决定,今年的主持人队伍就是你们四个了。除了向晚,你们长的有十几年的晚会主持经验,短的呢也有七八年,所以希望大家通力协作,把咱们的晚会办好。”

  主任话音刚落,李谦就点头,“主任这么说,我们一定不辜负您的期待。向晚是第一次主持这样的晚会,我们多提携她也是应该的。”

  葛辉比李谦年纪还要大,是台里的老资格了,除了有自己的节目以外,也兼任了行政职务,平时工作挺忙。虽然没明说,不过他们四个显然以他为老大哥。

  听完主任的话,他也连连点点头,“工作安排我们已经知道了,您放心,肯定不会辜负您的期待,尽力把工作搞好。”

  其余众人也纷纷表态,君向晚是其中资历最浅的,跟在众人后面表决心。

  出了门,大家各走一边。章明敏心中十分不爽,却也说不出什么,只能暗自里不忿。

  从君向晚进S省电视台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已经能主持S台的跨年晚会,在外人看来,这份资历相当惊人。

  其实,只不过是实力加上一点微妙的运气。比如当初的《我们的种田生活》,这完全是章明敏和霍冬冬不要的节目,而台里的女主持也没人愿意接才轮到了她。

  最开始,君向晚完全是抱着不得罪领导以及赚钱的目的才接了这档节目,没想到不但嘉宾幽默有趣,还有江与白这样的当红明星参与,节目的热度相当之好。

  更重要的是,君向晚本人十分给力,不但在节目中金句频出,而且飞花令事件,瞬间吸引了大众的眼球,引发了古诗词文化的讨论,可以说是最大的意外之喜,将节目的热度引向了新的高峰。

  并且,接下来的《华夏有诗词》无论是策划还是主持功力,她的作用都显而易见,很快赢得了观众的好感和掌声,这个爆款节目既有运气又有实力的加持。

  虽然得益于领导的大胆启用,但这和她自身的苦功也分不开关系。上位快,不过君向晚从来都是一步一个脚印,旁人去看她走过的路,羡慕之余也只能钦佩。

  接到主持跨年晚会的任务之后,君向晚不敢大意,直接找出了从S台成立那年到去年的晚会视频,打算观摩学习。

  江与白很是为她高兴,他知道这是君向晚的目标,也很知趣的没有打扰,最好的支持方式就是督促阿伟一定要让他促成S台的晚会项目,两人能再次同台。

  主持团队确定之后,项目组很快开始向表演嘉宾递橄榄枝,秉承着节俭的要求,所有嘉宾的车马费都降了两成。

  不过S台平台大,媒体资源十分丰富,嘉宾参与也不是为了钱,更多的是卖S台面子,获得曝光平台,寻求更多合作。因此对于今年的酬劳降低的情况也没人抱怨,反而因为行业艰难,更多的小明星甚至乐意倒贴钱过来。

  HIT和S台合同签订之后,江与白特意将合同内容给君向晚发了过去。

  【哇,劳务费比我多了一个0。】

  君向晚开玩笑。她本来就是S台的主持人,这种内部的晚会工作更多的是身份的认可,酬劳还真不高,何况江与白他们组合全国最红,比她多个0已经是少拿了。

  江与白得意,赞美他赚的多也是赞美嘛。

  他掐着手指算了算,和君向晚相识以来,好像真的控制住了自己乱花钱的习惯。

  之前他总是乱买衣服,买了就放在那里不穿,车子经常一年或者几个月就换一辆新的,工作压力大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减压。

  虽然赚得多,但是闻楼已经买了自己的大别墅,江与白的银行卡余额却不算多,经常赚了钱就花掉。

  幸好他经常有新工作,否则这种花钱方式怕不是会把自己饿死。

  但是受到君向晚的影响,江与白最近发现他居然很少买什么东西了。除了观念改变这一原因外,他工作之余闲下来的时间都用来和君向晚聊天,或者是想着君向晚发呆,根本就没有时间乱花钱。

  查看了一下,最近的收入加在一起居然不错,想到和君向晚认识到现在,还没给她买过什么礼物,顿时有些脸热,想要给她买点什么。

  思来想去君向晚一向独立,除了最开始因为君向晚收留他而送的一套化妆品,也没送过什么东西,更不知道她需要什么。

  江与白反复思考,觉得送什么都不大好。他生性孤傲,不但没谈过恋爱,更是很少送女生礼物,倒是给他妈妈送过几样,不过显然君向晚年纪更轻,不适合他曾经送过的东西。

  思来想去,又上网搜索了半天答案都没有合适的,江与白唉声叹气,难得犯起了愁。

  太贵重呢,君向晚肯定不会接受,太便宜又显不出自己的心意。而且以江与白的消费水平,好像也没什么便宜的礼物。

  思来想去都没有好的办法,江与白还是决定偷偷留心,看君向晚需要什么。

  君向晚从网上看了下载了历年的S台跨年晚会播出录像,因为年代久远,最开始几年的并不容易找到,还费了好一番波折。

  江与白听说,从一位专门做舞美的公司老总那里刻录了下来送给君向晚。这位老总是全国最早一批做舞台的,家里有合作过的各大电视台的晚会录像留念。

  得到了这个,君向晚很高兴,江与白也因此十分开心,鼓励她好好观摩学习,争取在当天晚上一鸣惊人。

  机会十分难得,君向晚将二十多年来S台历年的晚会都看了至少三遍,把主持人的串词全都记下来,标注上了前后相关的节目,以及赞助商的广告词。

  光是笔记就写了厚厚的一本,其中收视率特别高的几年还重点标注了一下。

  最早的时候S台的晚会主持人相对稳定,但是近十年来女主持频繁更换。

  章明敏也是近五年才站到了跨年晚会的舞台上,算是唯一相对稳定的女主持人。不同于别台的三男三女,S台的跨年晚会,向来是四男两女的标准配置,其实也和出众的女主持人少有关系。

  不过,虽然章明敏主持了五年,她表现出的问题还是为观众所诟病,比如语速过快,表达不清晰,忘记串词等时有发生。

  最夸张的一回,她居然忘了下个节目是什么,是李谦及时解围,将她的词也说了出来才化解了危机。

  当然,这都是君向晚根据历年来的台词分配仔细对比出来的,明面上没有关于此事的一点风声。

  李谦和章明敏合作多年,两人私下里也是好友,为对方解围这种事不知道干过多少回,这种小事除了当事人也无人知道。

  而节目导演肯定知道,不过据说章明敏不但本人在S台颇有人脉,夫家在S省也很有势力,导演更不会傻到说出来得罪章明敏。

  有意思。

  君向晚敲着笔记本,开始思索起来。

  “向晚,来坐吧。”葛辉指了指身边的位置,君向晚乖巧走过去坐好。对面,李谦和章明敏正坐在一起低头讨论着和什么。

  君向晚是结束了今晚天气预报节目的录制过来的,见她坐下李谦抬头冲她笑了笑,章明敏则低头研究着自己的台本毫无表示。

  众人都到齐,葛辉将眼前的台本分给君向晚一个,介绍道,“这是导演组出的台本,现在节目已经敲定的差不多,场地也已经租赁好,一些舞蹈节目就要开始进行第一次现场排练了。跨年晚会,历来是我们S台的强项和重点项目,也是我们的重要标杆,因此虽然今年秉承着节俭办晚会的原则,也一定要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充分做好节目。”

  “大家看一下自己的台本,这是晚会策划组出的,全部由文字组专业人员撰写,结合了主持人自身特点和节目风格。当然,这只是初稿,随着节目流程或者节目内容的变动,还会不断修改。要及时跟进,及时记忆。”葛辉很有领导范儿的介绍了一下情况,众人都点头。

  晚会总计三十多个节目,时常持续四个多小时,从晚上八点一直到十二点半左右,对体力和精神都是极大的考验。

  在这四个半小时内,主持人不但要掌控节目流程,还要注意调节场内气氛,把握节目的时长和时间。

  各个节目的时常都有严格要求,不过出现意外的情况也不少见。比如小品节目很可能因为临时忘包袱而导致一大段台词被抛掉,那么时间就会提前几分钟。这时候就需要现场导演和主持人精准配合,天衣无缝的把时间补足。

  尤其要确保十二点倒计时的时候时间准确无误。

  君向晚翻看起眼前的台本,眉头微微皱起,因为她发现四个人的台词,除了不能动手脚的开场白和结束语,只有她剩下的词又少又鸡肋,基本上都是一些广告或者无意义的导言。

  而最重要的冠名的广告却又轮不到她来说,是章明敏的词,只有一些中插广告才能轮到自己。

  想来也不奇怪,章明敏和晚会导演合作多次,据说两人关系极好。今年君向晚上升的速度已经让人咋舌,这样两人同台的场合,如果章明敏能给她表现的机会才叫奇怪。

  葛辉也是第一次看台本,翻看之下有些怔楞,这针对君向晚也太明显了些。纵然是新人,也未免太受欺负了。

  “这台本是不是哪里不对,为什么向晚的词这么少?”他合上了本子,有些生气。

  作为S台的资深员工,葛辉一向是爱台护台,据说他两年内就要彻底卸任主持工作,彻底转行行政职位,只等某位主任退休。

  作为深切关爱S台发展的一员,对于君向晚这位新晋的主持人,葛辉自然也是抱着培养的态度。他以前对章明敏私下打压新晋主持的行为也有些不满,不过被打压的要么能力不行,要么同样背景深厚根本不怕她,所以也没闹出什么大风波。

  如今却是不同,君向晚是葛辉很看好的一个女主持,在葛辉看来,她业务能力要比章明敏强上不少,假以时日一定会是S台的中流砥柱。这次的晚会,就是葛辉私下里极力举荐,又综合考察了君向晚的能力、形象和业绩才定下的结果。

  没想到第一次会议,就被给了一个下马威。

  想到S台这么多年女主持凋零也有章明敏打压的结果,葛辉更加气愤,当下质问了起来。

  章明敏不急不缓,合上了自己的台本笑道,“我看根本不少啊,向晚第一次主持这种大型晚会,导演组秉着谨慎的原则,安排相对少的词不是应当的吗?新人都是这样过来的。”

  她格格一笑,“再说了,少说少错嘛。您忘了之前那个姜美了吗?也是新人,所以记错了倒计时的时间,整整提前了十五分钟,害得我们台上了好几个黑热搜,台里都出了道歉声明。”

  这只是两三年前的事情。因为事情影响太过恶劣,本来刚刚展露头角,前途一片大好的姜美也因此事受到处分,被调到了下级的市电视台工作,再无出头之日。此后两年另一个睌会女主持就换成了后台更硬的霍冬冬。

  霍冬冬也是一位美女主持,水平同样不怎么样,比章明敏还要差一些。本来今年也应该是她,不过霍冬冬突然怀孕,并且胎儿情况不大好,为了保住孩子才临时中止了全部工作,轮到了君向晚。

  有前车之鉴摆在眼前,葛辉无话可说。君向晚扯了扯他的袖子,轻轻摇头,笑道,“敏姐说得有道理,我还是新人,还年轻,有很多需要学习和进步的地方,这样安排很好。”

  李谦自始至终没有说话,章明敏露出一个冷酷的微笑,葛辉无可奈何,众人快速对了一下词,又简单商议了一下流程,便离开了会议室。

  君向晚拿着自己的本子,慢悠悠边走边看,这种情况早该想到的。不过,对于她来说,主持跨年晚会只是一个经历,并不是非争取到不可,今年能轮到她已经很不可思议了。所以对于台词的多寡,她并没有在意。

  更重要的,是通过跨年晚会这个舞台,通向更大的平台。

  台词分配事件不大,甚至在君向晚本人看来也只是一个微小的风波。不过这件事很快传遍了S台内部,大家看章明敏的眼神都暧 昧起来。

  本来她一直是S台无可争议的一姐,君向晚是小辈,谁都知道她和晚会导演交好,这样好像她故意欺负新人。

  毕竟之前的霍冬冬她不敢随意欺压,如今换了没背景的君向晚,瞬间就气焰嚣张起来,这样前躹后躬的态度造成了相当恶劣的影响。

  甚至社交媒体上也有了相关爆料,本来章明敏因为这些年的业务问题和口无遮拦很是得罪了一群人,居然有一群规模不小的黑粉,这下子更是激动起来,倒把君向晚无端卷入了风波。

  江与白也听说了这件事,在和君向晚视频的时候很是生气,斥责章明敏太过不是人,贪多嚼不烂。

  君向晚穿着薄睡衣,空调开得很足,虽然外面天气渐冷,屋内温度却保持在温暖的范围。如今她换了住处,房间更大,将视频设备放在桌子上,和江与白一边视频一边工作。

  面前的纸谈摊开着,君向晚在上面勾勾画画,颇有些心不在焉。

  江与白这么气愤,君向晚心中宽慰不少,她反过来安慰江与白,“没事,反正我是第一次主持跨年,能有登台的机会就很不错,其余的不要计较那么多。”

  “可是,我想让你介绍我们组合啊。”江与白委屈巴巴,他之前和章明敏合作过几次,上过《娱乐high翻天》的他自然对章明敏有所了解。

  章明敏这个人只会哈哈哈不说,还特别会看人下菜碟,闻楼是队长,也相对成熟,个性也就没有那么鲜明,是队内人气相对最低的。在节目游戏环节,很是被章明敏抢了几回话。

  江与白和闻楼关系不错,其实他们队内关系都很不错,完全不像外面传言的那样勾心斗角,大家都很讨厌章明敏,这回江与白就加上了一个更。

  “这个啊,不难。可以让你们经纪人和台里沟通,就说主打《我们的种田生活》的情怀,这节目收视不错,还是温馨向的,台里答应的难度不大。”君向晚给出了解决方案。

  阿伟同样讨厌章明敏,毕竟他作为没有知名度的经纪人,更是少不了受章明敏的白眼,让他去沟通,想必也是很乐意的。

  江与白开心之余,又觉得有些不对,“姐姐,你这个态度怎么看怎么像是有后招。你给我出主意这么简单,我不信,你没有办法拿到更多的台词。”

  果然,江与白现在对她可以说是相当了解了。

  君向晚一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真的没有后招,我平时有工作,天气预报那里舒老师打算退休,新的主持人招募很难,所以工作量加大了。另外还要好好准备明年的主持人大赛,到时候要和全国的优秀青年主持人竞争,压力很大,也要认真准备,所以这次晚会没有很多的台词对我来说反而是件好事。”

  原来如此,江与白点头,“主持人大赛我听过,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姐姐,你明年一定要加油,拿个好名次,让章明敏不敢再小看你。”

  君向晚笑,“虽然台词没有很多,不过还是要认真准备。谁知道对手会在台上出什么意外状况,多预备几种方案不是坏事,所以也没有很轻松。”

  主持是个时效性很高的工作,若说不忙的时候是真的不忙,比如之前君向晚只有天气预报栏目的工作,相对清闲,能准时上下班,但是现在身兼数职,往往不能按时回家。

  好在她年纪轻,又是自己热爱的工作,并没有感到多么疲惫。这样的君向晚还是让江与白感到心疼,他告诉君向晚过两周就会到S省彩排一次,到时候肯定会和君向晚见面。


标 签言情 我的话筒给你用 君向晚 穿裙子的四季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