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谁都别挡着我修仙穿书_谁都别挡着我修仙宴霁华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30 ℃
谁都别挡着我修仙穿书_谁都别挡着我修仙宴霁华在线阅读

谁都别挡着我修仙宴霁华

清枝晚影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以宴霁华为主角的小说《谁都别挡着我修仙穿书》内容上浑然一体、辞无所假,是大神作者清枝晚影的作品,主要概述了:佛系还秃头的程序员穿书了,一开始,她以为自己拿的是宅斗剧本,结果,她爹给了她狠狠一击,让她三观重塑,再后来,她发现自己竟然只是这个故事里的小小女配,算了算了,人生艰难,与其做程序秃头不如修仙…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宴霁华为主角的小说《谁都别挡着我修仙穿书》内容上浑然一体、辞无所假,是大神作者清枝晚影的作品,主要概述了:佛系还秃头的程序员穿书了,一开始,她以为自己拿的是宅斗剧本,结果,她爹给了她狠狠一击,让她三观重塑,再后来,她发现自己竟然只是这个故事里的小小女配,算了算了,人生艰难,与其做程序秃头不如修仙…

免费阅读

  主峰的弟子殿门前,来来往往的人非常多,有人手提着一个袋子,里面是他刚刚猎杀的一些灵兽,也有人手握着一株灵药匆匆走来,看起来都是来交任务的弟子。

  大殿内,悬挂在大殿中央的玉牌上,有许多的任务正显示在上面,也有些快速刷新掉了,周围围着等待接取任务的弟子都各自组成小队,打算一起接取任务,以此来提高自身的安全值。

  “这是宗门内弟子接取任务的地方,任务有困难的也有简单的,这要看弟子是否能正确判断自己的实力。”冯执事带着宴霁华来到了弟子殿。

  走进弟子殿后,宴霁华才真实感受到了修仙的气氛,里面来来往往的弟子非常多,有弟子是一起来接取任务,也有弟子是临时组队接取任务,更有对自己实力非常自信的弟子独自接取任务。

  弟子殿内的弟子大多手拿法器,脚步如风,或者是刚刚经历过厮杀,衣服上沾染了不知是人还是灵兽的鲜血。

  冯执事带着宴霁华走到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来到了一位正在打着瞌睡的老者面前,敲了敲他身前的案桌:“金长老,起来登记了,我带来了青剑峰今年新收的弟子,是峰主的亲传。”

  金长老耷拉着眼皮,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冯执事啊,青剑峰今年又添新弟子了?”

  他从桌上放着的许多簿子中抽出其中一本,拿出一支毛笔:“说吧,名字,年龄,来自何处,是何灵根。”

  冯执事也不介意金长老这幅模样,事实上金长老在这弟子殿记录弟子已经几百年了,一直是这样爱搭不理的样子。

  宴霁华接到了冯执事的示意,赶紧回答道:“弟子名叫宴霁华,宴会的宴,风光霁月的霁,月华的华。”

  “今年九岁,来自宁城宴家,是冰系天灵根。”

  金长老原本慢悠悠的在簿子上记着,听到天灵根之后顿了顿,终于抬起头看了宴霁华一眼:“天灵根?”

  “是的。”宴霁华点点头,不敢乱说话。

  “不错。”金长老终于笑了下,慢悠悠的将手上的簿子合上放回原来的地方。

  然后他从身后的柜子中拿出了一个包裹放在了案桌上:“拿好就回去吧。”

  说完就又垂着脑袋开始打瞌睡。

  宴霁华拿过包裹,虽然看金长老已经闭上眼睛似乎在打瞌睡了,但是还是向他道了声谢。

  *

  清风殿中,青剑峰峰主依旧坐在主位上,下首坐了二男一女。

  左侧两名男子,坐在上面看起来三十岁左右,面容沉静,但是看向殿内人的时候却目光柔和。

  坐在下面的男子看起来就要年轻一些,大概二十出头,手上还摇着折扇,一副凡尘翩翩公子的模样,腰间挂着一柄长剑,看起来似乎没有多少杀伤力,但是剑身偶尔闪过的锋锐光芒却让人不寒而栗。

  右边的女子笑容明艳,身穿火红的衣裙,她椅子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柄长剑,剑身有红色的条纹,剑柄之上也有一颗红色的宝石,模样十分华丽。

  “唉,有小师妹了,大师兄我还是你最疼的小师弟吗?”易潇阳用折扇撑着脸。

  “易潇阳你别闹,等会小师妹来了你还乱说话,我就找你去切磋。”叶馨拿手抚了下自己的长剑。

  “咳咳,误会误会,我怎么会和小师妹争宠呢。”易潇阳脸上的笑容一顿。

  “二师姐你不要这么暴力啊,伯父伯母给您取的名字这么好,你怎么这么暴力呢。”

  “暴力无所谓,能解决事情就好。”叶馨笑睨了他一眼。

  “来了。”青剑峰峰主感应到冯执事带着宴霁华进入了青剑峰的范围,“别丢了你们师兄师姐的样子。”

  “师尊放心。”莫如熠出声道。

  他在得知多了个师妹的时候就询问了其他弟子九岁的小姑娘喜爱什么东西,所以胸有成竹的笑看着他们手忙脚乱的找礼物。

  易潇阳就不太好了,他扒拉着储物戒中的库存:“原本我还以为来的是个小师弟,还想着随便给个东西就好了,男孩子精心准备礼物干什么。”

  “结果来了位九岁的小公主,我们这还没有这么小的小姑娘呢,不知道是不是乖乖软软的。”

  “呵,还想要软软的小姑娘呢,别被你吓跑就好了。”叶馨斜睨了易潇阳一眼。

  随后也开始扒拉自己的储物戒,毕竟她一直在修炼,也没怎么和九岁的小姑娘相处过,也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孩子最喜欢什么,储物戒中最多的都是一些修炼的资源。

  当宴霁华重新回到清风殿时,看到的就是两个人在淡定的坐着喝着灵茶,而另外两人则是低着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她快步走到师尊面前,行了个礼:“见过师尊。”

  “嗯,霁华回来了。”青剑峰峰主放下茶盏,介绍道:“这位是为师的大弟子,也是青剑峰内的首席弟子。”

  “大师兄好。”宴霁华乖乖行礼,向大师兄打了声招呼。

  “小师妹好。”莫如熠温和的看着她,手上拿出了一个玉盒,“这是大师兄送你的见面礼,里面是青果,有洗髓伐骨之效,味道也不错。”

  宴霁华看了坐在上首的师尊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就接了下来:“多谢大师兄。”

  “这青果洗髓伐骨的效果最是温和,很适合现在的你,不过一日最多两颗,莫要贪嘴。”青剑峰峰主出声解释道,“那是你二师姐,你大师姐在外历练还未回来。”

  “二师姐好。”宴霁华抱着装着青果的玉盒向二师姐问好。

  “小师妹好啊。”叶馨笑眯眯的,忍住想摸摸她扎着的丸子头,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件火红色的斗篷。

  这是由四阶灵狐皮制作而成,可以御寒,也是一件法衣,可以抵御一些法术的攻击。

  当初做完之后她将这件斗篷放入储物戒就完全忘记了,现在当礼物送给小师妹也好,更加适合。

  宴霁华看到斗篷时眼前一亮,火红色的斗篷配上金色的花纹,还坠着流苏,看着十分的华贵。

  “多谢二师姐。”宴霁华笑容满面的接过斗篷。

  “小师妹喜欢就好。”叶馨见她笑的可爱,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发,“这是师姐自己猎杀的灵兽,制作的斗篷使还让人在上面刻画了一些阵法,可以抵御一些小的术法攻击。”

  “谢谢二师姐,我很喜欢。”宴霁华摸了摸斗篷的皮毛,笑着再次道谢。

  “诶,二师姐你别一直霸占着小师妹呀。”坐在叶馨对面的易潇阳见她一直拉着宴霁华讲话,急了,“小师妹我是你三师兄。”

  叶馨听了白了他一样,也没和他呛声。

  宴霁华则好笑的转过身,乖乖的向他问好。

  “咳,小师妹这是一起师兄在集市中偶尔得来的。”易潇阳拿出一条发带,也是红色的,颜色正好和斗篷想配,“这条发带可以当是出其不意的武器,你输入灵气便可以有一定的攻击。”

  “多谢三师兄。”宴霁华接过发带。

  “不谢不谢。”易潇阳听着宴霁华甜甜的道谢声,得意的笑道。

  宴霁华抱着师兄师姐送的礼物想道:师门内部和谐,师兄师姐都有认真的为她挑选礼物,来欢迎她的到来,这大概也是她的幸运。

  “好了,你们师兄妹都见过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不要耽误了。”青剑峰峰主见天色也不早了,便赶他们回去该修炼修炼,该处理事务处理事务。

  “是,师尊。”莫如熠他们站了起来,向青剑峰峰主道别。

  “小师妹有空可以来找我,我比较闲。”易潇阳临出门前还皮了一下,邀请宴霁华去他那玩。

  青剑峰峰主面色一沉,易潇阳便赶紧溜了:“潇阳性子比较跳脱,霁华你若是无聊可以去找他玩一阵。”

  “不过修为却不可落下。”青剑峰峰主严肃的看着她。

  “是,师尊,弟子知道。”宴霁华将东西放在了空的案桌上,认真答应道。

  “嗯。”青剑峰峰主又拿出了一块玉牌递给宴霁华,“将你的精血滴在这玉牌上面,以后为师可以根据玉牌来确认你的生死。”

  宴霁华接过玉牌,环视了一圈见没有趁手的工具,便狠了很心咬破了手指,将血滴在了上面。

  “师尊,好了。”她将玉牌递还给青剑峰峰主。

  青剑峰峰主接过玉牌,将它妥善保管:“回去吧,冯执事在殿外等你。”

  “弟子告退。”宴霁华见师尊没有什么需要交代的了,就慢慢退了出去。

  清风殿殿外,冯执事带着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一旁,见宴霁华走了过来,便道:“宴小姐,这是温书,是峰主特意分给您的童子。”

  温书走向前一步行礼道:“主子好。”

  宴霁华眨眨眼:“你好。”

  “接下来会由温书带您去住处,您有什么需要的也可以告诉温书。”冯执事说完便告退了。

  “好,冯执事慢走。”宴霁华挥了挥手,“温书你知道我住哪吗?”

  “主子请和我来。”温书从宴霁华手中接过那些礼物,在前面带路,“刚刚冯执事和我说了,峰主将您分配在流盈院,流盈院后面还有一个寒潭,十分适合您修炼。”

  “劳师尊费心了。”宴霁华再次感受到了师尊对她的关爱,心存感激。

  宴霁华走在去流盈院的路上,想了想今日拜师的过程,虽然拜师前的考核很累,但是忍不住有些开心自己的坚持,进入了无极宗,也很庆幸自己拜了一位很关心弟子的师尊。

  在灵雨界的一个多月里,她听的最多的就是在灵雨界的放养型的师尊,完美诠释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含义,或者完全把新收的弟子丢给坐下的其他弟子教,只在弟子实在不懂时才会指点一二。

  而她的师尊今日特意将还在青剑峰内的师兄师姐们叫来和她认识一番,还特意安排了一口有寒潭的适合她的院落,可见对弟子是用了几分心思的,本来他完全可以不管这些,只让青剑峰内的管事安排就好。

  温书在前面领路,不好接关于峰主的话,也就没说什么,只是岔开话题给宴霁华介绍关于青剑峰的事物。

  他带着宴霁华走入了流盈院,对她介绍道:“流盈院每日都会有门仆来进行打扫,若主子您不需要的话也可与我说,我去和管事交代,让他们不来流盈院打扫。”

  宴霁华看着这个不算大但是也不小的院落,如果没有人打扫的话,让她和温书两个人打扫,不知道得打扫到什么时候,况且她也没什么需要保密的东西,需要背着别人,就拒绝了温书的提议:“让他们来吧。”

  “好的,主子。”温书推开院落中主院的房门,“这是您的卧房。”

  温书将手上宴霁华师兄师姐赠送的礼物都放在了卧房的桌子上:“您来之前,我已经为您打扫了一遍。”

  “谢谢温书了。”宴霁华环视了一圈,一个标准的卧房,该有的都有。

  “这是我该做的。”温书摇了摇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冯执事交代我说,屋后的寒潭得等您筑基之后才可以使用,您在筑基之后可以借助寒潭来进行修炼。”

  “好,我知道了。”宴霁华点点头,看来她得努力修炼才行,不然有好的修炼资源放在面前,她都用不了。

  “您需要吃些什么吗?”温书将东西收拾好,问宴霁华道,“流盈院中有小厨房,我可以为您做些吃的,我的厨艺还算不错。”

  “那就做些你拿手的吧,或者厨房中有什么便做些什么。”宴霁华也没有特别想吃的,今日爬了登天梯和小天堑渊算是把她的精力全部耗尽了,“我不挑食,也没什么忌口的。”

  “好,那我尽快去准备一些吃食,让主子早些休息一下。”温书说完就退出了卧房,让宴霁华稍稍休息一下。

  宴霁华也没真的就坐着干等着,她在卧房里走动了一下,稍稍熟悉一下卧房的摆设,毕竟这可能是她接下来十几年,更甚者是几百年的居住地方。

  卧房不大,除了必须的设施外,大概是因为她是一个女孩子,所以新添了一个梳妆台,看起来和卧室的另外的设施有些不同。

  拉开衣柜,里面有许多的衣服,除了她带来的衣物和刚刚拿来的统一的弟子衣服外,还有一些其他的衣服,看起来是刚刚准备的,还算符合她的体型,修仙的人连做衣服的速度都这么快。

  宴霁华走到窗边,往外望去,那边应该是流盈院的后院了,远处有密密的竹林,风一吹过便‘簌簌’作响。

  唔,不知道会不会有竹笋,好不好吃。

  “主子,用膳了。”温书拿着一些菜走了进来,见宴霁华坐在窗前,便提醒道。

  温书将菜放在了桌上,身后跟着一位大约七八岁的童子,他也将手上的菜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便退了出去。

  吃完晚餐后,宴霁华便睡下了,速度堪秒睡,毕竟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了,有一种全身重组的感觉。

  *

  主峰练武场

  今天在练武场修炼的弟子都有些躁动,没有往日沉浸的修炼氛围。

  “李师兄,你今日怎么来了练武场?”一名弟子见平日里财大气粗,都是在密室中修炼的李师兄今日居然来了练武场,有些好奇的问他。

  “咳,这不是昨日新招了很多弟子吗,所以我来看看。”李师兄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李师兄身边的男子翻了个白眼,有些不客气的拆穿了他的谎言:“别听他胡说,他就是来看看有没有天赋异禀的师弟师妹,看看今天的引气入体会不会出现异像。

  “然后日后遇见其他宗门的弟子时可以供他出去吹嘘。”

  那名弟子恍然大悟,也颇有兴趣的跟着李师兄一起远远的在外围观。

  练武场的一角,内门长老端坐在高台上,打算等时辰到了便开始第一课。

  宴霁华早早的被温书叫醒,跟着他熟门熟路的来到了练武场。

  走进练武场后,被温书带着到了今日讲课的一角,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前排的宴元明和宴天泽。

  宴霁华快步走过去,坐在他们旁边,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元明哥,天泽,你们好早啊。”

  “还好,我们也刚刚坐下。”宴元明见到了宴霁华也很高兴,“我在药峰,是峰主的记名弟子,霁华妹妹你呢。”

  “我啊,我在青剑峰,是峰主的亲传。”宴霁华笑道,“以后有空可以来找我啊,我住在流盈院。”

  “挺好的,我就住在弟子院的东院。”宴元明听到她被收为亲传弟子没有什么嫉妒的情绪,真心实意的为她感到高兴,“学义也入了无极宗,只是他在外门,我和他约好了,等我可以外出做任务时,便去看看他。”

  “真好,以后我们可以在一个宗门修炼。”宴霁华也为宴学义感到高兴,在主家的一个月里她清楚的看到宴学义为了进入无极宗做的种种努力。

  他的灵根不好,他就加倍的训练体质,让自己的体质更加优秀,一个月来生生瘦了一圈。每次长老授课时,他也听的极为认真,补充自己的常识。

  “天泽你呢,我拜完师就被师尊带走了,都不知道你在哪个峰。”宴霁华感兴趣的问端正的坐在旁边的宴天泽。

  宴天泽顿了顿,刚刚好像在神游天外,听到了她的问题才回过神来:“我在器峰,是峰主的亲传,住在金玉轩,西边的院落是我住的地方,其他的院落住着别的师兄师姐。”

  “那以后找你炼器可以打折吗?”宴霁华期待的搓搓手,忽然想起宴元明在药峰,“元明哥在药峰,那我以后岂不是灵器和灵药都不愁了。”

  宴天泽不说话,只是斜睨了她一眼,一副‘打折?腿给你打折信不信’的模样。

  “如果我会的话,当然可以帮你炼制。”宴元明好脾气的笑笑。

  “当——当——当——”坐在高台上的长老见时辰差不多了,便拿出一个小锤子敲了敲放在桌上的小钟。

  那钟明明不是很大,在小锤子的敲击下却发出了极大的声响。

  坐在下面的弟子听了,立马停下来交谈的声音,正襟危坐。

  “今日老夫要讲的便是如何引气入体,各位盘腿静坐,感受周围的灵气……”

  下面坐着的弟子听了长老的话,都盘腿静坐,闭目放空自己的思绪,细细的感受周围的灵气。

  宴霁华盘腿坐下,闭目,努力放空自己的思绪,慢慢的她感受到了一个个白色的小光点围绕在她周围,一开始是一点点,慢慢的越来越多的小光点围绕过来,她感觉到了小光点的亲近与活跃,把她的心情也感染的愉快起来。

  宴霁华不知道的是,在她端坐着感受着灵气,并且慢慢的把灵气纳入自己的经脉的时候。

  在练武场上,高台上的长老却敏锐的察觉到了灵气的异样,它们慢慢的朝前排的一个女弟子靠拢,在她周围形成了一个无形的灵气漩涡,供她修炼。

  但是这样的话,对其他弟子来说就不是很友好了,这会让其他弟子感受到灵气的概率降低,并且很难引气入体。

  长老想了想,慢慢从高台之上走了下来,在宴霁华面前站定,等她慢慢引气入体,正式突破到练气一层后,就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宴霁华感觉到有人拍他的肩膀,便从入定的玄妙感觉中出来,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她面前的长老,立马站了起来:“长老您找我?”

  “嗯,你是哪个峰的?师尊是谁?”

  “弟子是青剑峰峰主的亲传。”

  “原来如此。”长老点点头,“你随我去青剑峰,我有些话要与他说。”

  “是,长老。”宴霁华有些不解,但是还是乖乖的跟着长老去了青剑峰。

  一路上都有些胆战心惊,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差错,难道她修炼的方式不对?还是自己穿越的事情被发现了?不会吧,她应该不会这么背的叭。

标 签穿越 谁都别挡着我修仙 宴霁华 清枝晚影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