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请勿对代餐要求过高全文by煮夜雨的小韭菜_向宇蓝锗蓝姚小说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76 ℃
请勿对代餐要求过高全文by煮夜雨的小韭菜_向宇蓝锗蓝姚小说在线阅读

向宇蓝锗蓝姚小说

煮夜雨的小韭菜 著

连载中免费

豪门狗血1v1纯爱小说《请勿对代餐要求过高》的主角分别是向宇/蓝锗×蓝姚,霸道温柔竹马/玩世不恭笑面虎竹马×病弱哭包美人我爱了~这是一部优质精彩的第一人称小说,《请勿对代餐要求过高》全文讲述的是:蓝姚本是锦衣玉食的小少爷,但随着姑姑的去世,蓝家也逐渐被亲戚瓜分。蓝锗表面上回国处理遗产,真正的目标却是蓝姚。曾经,蓝锗的庶出身份让他受到诸多不公的对待,只有年幼的蓝姚会主动关心他,对他释放善意.....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豪门狗血1v1纯爱小说《请勿对代餐要求过高》的主角分别是向宇/蓝锗×蓝姚,霸道温柔竹马/玩世不恭笑面虎竹马×病弱哭包美人我爱了~这是一部优质精彩的第一人称小说,《请勿对代餐要求过高》全文讲述的是:蓝姚本是锦衣玉食的小少爷,但随着姑姑的去世,蓝家也逐渐被亲戚瓜分。蓝锗表面上回国处理遗产,真正的目标却是蓝姚。曾经,蓝锗的庶出身份让他受到诸多不公的对待,只有年幼的蓝姚会主动关心他,对他释放善意..... 

免费阅读

  我发现这个人好赌,散班之后不管多累,必定要开一局。要说员工私底下聚众打牌,这是也常见的事,毕竟船上生活苦闷,不仅后厨这些人,连甲板上那些不值班的船员也喜欢扎堆过来,赌大赌小的都有,一到深夜里人影幢幢,叫骂声不绝于耳,一来二去,这私下里的赌风倒成了势了。

  我混在这群人里头赌了几天,已经输掉了半个月的工资。

  这天我放下吃饭的搪瓷盆,一抹嘴要溜,向宇把我扯到厕所去。

  厕所里很狭窄,又不通风,常年臭气熏天,许多人情愿对着海去拉一泡,也不乐意做个文明人蹲厕所。我也是被臭得脸发绿了,恨不得越过向宇的肩膀往外跑,躲开这源源不断的臭气,向宇冷着脸说:“你搞什么?”

  我没装傻,对向宇装傻没有任何意义。于是回:“我想搞那个jack。”

  向宇露出我就知道的头疼表情,他的锋眉紧皱,应该是在思考怎么告诫我少管闲事。

  我推他,他纹丝不动,我俩就这样僵持在厕所门口,忽然里面传来一声销魂,随即噼里啪啦大泄一通,一瞬间新鲜的屎臭气像核弹一样炸开,这下我是真受不了,憋着一口气不吐也不敢吸,眼见着脸都涨红起来,此时向宇也露出忍无可忍的表情,我俩狼狈地又从厕所逃出来。

  可那股臭味简直是黏上了人,我挨着向宇,感觉我俩都是刚从屎坑爬出来的。

  向宇说:“……妈的。”

  这种狼狈的氛围倒叫人觉得稀罕,我一边用手徒劳地扇风,一边说:“我去会会那个家伙。”

  向宇没有像我这样多动症似的想把臭味扇掉,他在沉吟着,而从理智的角度来说,目前确实是调查那个人的最好机会。在对方当年逃出国去后,这个案子一度不得不尘封起来,因为众所周知,跨国办案的难度也不下于让蓝锗洗心革面去考公务员了。

  现在行驶于海上的邮轮恰如一座孤岛,他在我们触手可及的地方。

  “陈海鹏,”向宇说:“为人谨慎,性格多疑,好胜心强 ,原来在我手底下做会计,业务能力极强。”

  “难怪,”我说:“我说瞅着眼睛里冒精光,像饿狼一样绿幽幽的,果然是个鬼精的人。”

  “他应该不认得你。”向宇说:“至于我,他要是起了疑,很快就会认出来。”

  “你看,这个任务还是只能由我去做。”我抻了个懒腰,一边活动身体一边注意旁边有没有人经过:“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爱好?”

  我问。

  向宇黑人问号看向我。

  “比如好男色啥的。”

  我说。

  “……”向宇露出被噎住的表情。

  “我说真的,他瞧我的眼神,嗨呀,大灰狼盯着小白兔嘛。”我倒不是信口开河,而是真心怀疑这家伙就算不是同,起码也是个荤素不忌的。他赢的那些赌资,也用来睡过几个相好,男女都有——这些捕风捉影的八卦,我也有的没的听了两句。

  “走了!”向宇忽然一把扯过我,我俩拉拉扯扯地走着。

  “哎、你怎么忽然就翻脸了?”我莫名其妙。

  “你不准去做这种事。”向宇眉毛皱得比刚刚还要深,而且显然带着一丝怒容:“你是谁?”

  “我是谁?”我重复着他刚说的话,满脸黑人问号。

  “你是蓝姚,是蓝家唯一的合法继承人,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蓝小少爷。”向宇怒气冲冲地停下脚步,从上往下看着我,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道:“不是让他们随便觊觎的——”后面的话估计太难听,向宇的教养限制了他的口才,于是他没说出口。

  “你这就不对了。”我一边示好地捏捏他的手背,一边说:“身份一时高一时低,又算得上什么值得说的?再者,我又是什么东西,不过一幅臭皮囊,不值当把自己当回事儿。”

  向宇嘴巴刚张开,我手疾眼快又伸手捂住他的嘴,对方薄薄的唇瓣擦着我的手心,痒痒的,又热烘烘的。

  “你别老三六九等的阶级思想严重,蹲在地板上刨了这么多天鱼,鱼被你刨或被别人刮鳞,又有什么区别,吃到人家嘴里,更没区别,人和人嘛,归根到底是没区别。”

  向宇被我这虚无的观点逗笑,我见他眉眼忽而弯了一点,于是松开手。

  “俗话说,投其所好才能攻其不备,他既然猜忌心重,不下点血本,怎么换得到想要的东西。”

  向宇露出见鬼了的表情,感觉他马上就要骂出来了:下血本是怎么个下法,你难不成还想送给他去睡?

  哈,怎么可能。

  蓝锗都没睡到,这种人舔我脚指头都不可能。

  “总之,我先把计划和你说一说,能不能成再议。这几天我先去赌桌上混个熟脸,你看怎么样。”我合理的一番陈述,让向宇找不出反对的理由。

  他刚刚的情绪迸发到在我的意料之外,我总觉得,他不该这样珍视我,远不至于。

  前面那些年的相处中,也没看出这样的蛛丝马迹。

  难不成是刮鱼鳞刮傻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于是,我又两手揣兜混到赌桌上去,照例是输了个精光,把下个月的工资都抵进去了。

  我在众人不无奚落的欢乐笑声中,垂头丧气地退到角落里去。这是,忽然一片阴影投在我身上,把我罩个严严实实。

  “小后生。”jack--陈海鹏带着一丝揶揄地,用中文和我说:“你这样是赢不了钱的,不但赢不了,恐怕会赔得倾家荡产喏!”

  我烦躁地站起来,把他往旁边一推,骂道:“走开走开,爷心情正坏着呢!”

  我这一吼,惹得今晚赢了我钱的人又接二连三排山倒海笑起来。

  “你瞧他们,各个都巴不得你输光了——好脱了裤子还债”陈海鹏不但不怒,还罕见地脸带笑容,凑在我耳边说:“小后生,这群人可是各个都想走一次你的‘后门’呐!”

  “我直男啊!”我寒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作势要跑,陈海鹏眼尖手快,一把拉住我。

  那种肌肤贴肌肤的感觉,让人无端身上发愣。他的手光滑得不正常,像条滑溜溜的电鳗,在抓到我的那一刻,便释放出令人不舒服的电击。

  我甩开他,说道:“你别动手动脚!”

  这个众人口中性格孤鹜,猜不透心思的中年人佝偻着背,露出斯文败类的表情,和煦地说道:“想不想赢钱?”

  我原本要跑的腿像是忽然被定海神针给定住,我的脑袋像被机关操作了一样,咯哒咯哒地转过来。

  我回过身,不太相信地看着他,说道:“怎……怎么赢?我瞧你确实很厉害,做不做庄家都没输过。”

  “嘿嘿……想知道?”他不疾不徐地把玩着手里两个盘得乌黑发亮的破核桃,说:“明天这个时候,你再来过来打牌。”

  说罢,自己先走了。


标 签言情 请勿对代餐要求过高 煮夜雨的小韭菜 向宇蓝锗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