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白月光画七最新章节_白月光元欢严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78 ℃
白月光画七最新章节_白月光元欢严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白月光元欢严褚全文免费

画七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元欢严褚的小说名是《白月光》是由画七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甜文。主要讲述的是:北仓三六年,漠北王严褚接手天下,肃整朝堂,精良之师遍踏诸国,威震四海,成千秋大业。此生唯一干过心软的事,便是留下了前朝九公主元欢的性命,养在了琼玉楼,任这抹心头白月光说一不二作天作地。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元欢严褚的小说名是《白月光》是由画七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甜文。主要讲述的是:北仓三六年,漠北王严褚接手天下,肃整朝堂,精良之师遍踏诸国,威震四海,成千秋大业。此生唯一干过心软的事,便是留下了前朝九公主元欢的性命,养在了琼玉楼,任这抹心头白月光说一不二作天作地。

免费阅读

  七月,最当热的时候,琼玉楼却是爽快,山水之间几条飞泉瀑布流泻,另有十几座亭台水榭建在湖面上,阳光下粼光昭动,将正中央的那座主殿衬得非比寻常的大气与壮阔。

  天渐渐暗下去,元欢在一处小亭中坐着纳凉,帷幔轻舞,清风四起,对面拱起的小桥上宫女太监来往不停,她定定瞧了许久,直到被风吹得重重咳了几声,才开口问清茶:“双双可好些了?”

  “回公主,小主子喝了药,早早的就歇了,夜里风大,您还未用晚膳,咱们这便回了吧?”清茶将手里捧着的合.欢上衣披到元欢的肩上,灯影模糊中,她瘦得越发不成样子,身子几乎只剩下一具干骨架支撑着,像极了风一吹就跑的纸人儿。

  元欢抬眸瞧了瞧天色,心里惦记着元双的病,便搭着清茶的手慢慢往正殿的方向回了。一路静寂无声,直到脚下踩到根枯树枝,脆脆的一声响荡开,她才恍然问起,“皇上命我禁足几月?”

  “……”

  清茶默了默,到底有些无奈地回:“皇上下了一月的禁足令。您好歹当回事儿些,免得又被有心人捉了把柄,三天两头的禁足,到底不成样子。”

  话匣子一打开,清茶又忍不住压低了声多说了几句,“奴婢知道您对皇上是存了恨的,可大和覆灭,他不仅留了您在琼玉楼养着,在远下江南时还将小主子带出来送到您身边养着,又特意命夫子悉心教导。容奴婢多嘴说句实在的,若不是皇上,您和小主子此刻的处境,只怕是低到泥土里去了,再不为别的,您就当念着昔日和大公主的情分,也不该这样处处与皇上作对。”

  “您就是不想着自个,也该为小主子的未来着想。她虽然养在您的身边,但到底名不正言不顺的身份见不得光,以后长大嫁人,若没有您在宫中做后盾,日子怕是难过。”

  这些话,旁人是绝计不敢说的,也唯有清茶这个从小跟在元欢身边的老人时不时劝几句,渐渐的,她便也摸出了些规律。

  但凡提及小主子程双,公主总会格外柔和些,恍若找到了精神支柱一般。劝慰的话总能听进去一些,不至于像往常那般一笑而过,左耳进右耳出。

  元欢一身素色曳地裙,头上只简单别了支翠青玉簪,手里摇着的那柄牡丹薄纱团扇便是通身唯有的一点颜色,朦胧的橘色光影下,两人的影子被拉的极细极长,像是流荡在夜里匆匆来去的鬼魅。

  “双双虽是大姐姐独女,但到底姓程,我只怕日后程家进宫讨要,父女之间关系再不好,到底也比我这个姨母更亲近些,这事有些麻烦。”元欢顺着台阶而上,停在了石桥前的石狮子前,声音揉碎在凉风里。

  “若是程家能好好待双双便也罢了,大姐姐病弱,双双是她以命换命生下的。只是大和覆灭,大姐姐的身份反而成了一道催命符,程家的后辈多,推一个出来撇清关系也真舍得,只不知那家的老太太可还记得自己在大姐姐跟前阿谀奉承的嘴脸。”元欢说起程家的老太太时,不由得狠狠蹙眉,然她是天生的精致美人,哪怕这般冷着脸说话,也是别一般万种风情。

  清茶连声附和几句,搀着人一路进了正殿。

  元欢先去偏殿瞧了程双,攒花架子床上,小姑娘睡得正酣,半分没有被惊醒,脸蛋红扑,小脚蹬掉了半边的被子。元欢重又替她掖了掖被角,又坐在床沿上瞧了一会床幔上的彩雀,慢慢起身出了去。

  桃夏见她出来了,急忙上前凑到她身边耳语:“公主,皇上来了。”

  元欢脸上清浅的笑意霎时淡了下去,最后只颔首点头,在转身时极不耐地哑声道轻嗤,“前阵子才品完茶,今日又想煮酒不成?”

  这话不好接,桃夏全当没听见,自家主子对成武帝有多嫌弃,整个琼玉楼的人都知晓。

  偏生那凶威赫赫的漠北战神屡屡受主子冷眼嫌弃,却是视而不见自动滤过,四年里风雨无阻,来得可勤。日子久了,外人皆以为他就好冷美人这口,这不,月前云美人学了这欲拒还迎的招想去御花园蹲人,跟着主子一般素衣银钗,成武帝仅看了一眼,便极嫌恶地命人拖了下去。

  杀鸡儆猴,后宫中蠢蠢欲动的心思顿时消停不少。

  一路到了正殿,元盛笑着引她进去,“公主来得好迟,可叫皇上久等了。”

  这话说得。

  元欢挽了挽鬓边的发,绕过一座玉兰芍药鎏金立屏,裙摆一步漾起一步的弧度,她斜瞥了元盛一眼,冷着脸道:“我这寒屋陋舍,招待不起天子,下回公公好生劝劝皇上,且往别处去吧。”

  “……”

  元盛面皮抖了抖,彻底消停下去。这九公主说起话来也不怕把自己给噎着。当初建造琼玉楼时花了大功夫,又特意召了江南的能工巧匠,甚至好几处阁楼都是皇上亲自画的图纸,只为了供着这朵开于前朝的娇花。

  偏她怎么也不识好歹。

  叫主子一片心思情意付诸流水,有时候便是他都看不过眼,元欢不过是个前朝最不受宠,连宫女都可随意说三道四的,虽有公主的身份,过得却是比下人还不如的生活。

  破城那日,主子留了她一条命,后为讨她欢心,又建了琼玉楼金屋藏娇,如此盛宠,九公主到底还有什么不满足不满意的?

  明明两人也曾有过一段相安无事的日子,怎的后来就演变成了这等水火不容,一见面就争执不休的情形?

  且瞧着万岁爷方才的脸色,再瞅瞅这位的态度,元盛缩了缩脖子,觉着今日又不是个太平日。

  黑漆镌花四方桌旁,严褚侧脸如刀刻斧琢,哪怕只是随意坐着,也自有一股冲霄而起的肃然凛冽,又因他生在漠北,身子挺拔高大,不怒自威,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元欢近至跟前,离着他有些距离,蹲膝福身,精致寡白的小脸上半分波动也无,“皇上金安。”

  严褚从紫檀镶玉石靠背椅上起身,月牙云纹长袍给素来冷厉的男人平添几分柔和,他目光落在半蹲着身的元欢身上,触及那一身纯白长裙,眼神便倏地幽深下去。

  饶是他这样的性子,也几乎要被气得笑出声来。

  四年来,她从未穿过一件鲜艳些的衣裳,到哪里都是雪一样的白裙白衣,美则美矣,又何尝不是对他的愤恨和抗争呢?

  “起吧。”

  琼玉楼正殿极为华美,飞檐小角,处处刻着彩雀的吉祥纹样,且有外边水声潺潺,风起而动,镂空鎏金异兽纹香炉里熏着西番进贡的异香,凡沾惹一点便能留住几日的淡香,是极难得的奇物。

  元欢便默不作声地起了,她眼睑微垂,盯着鞋面上绣着的一小朵栀子,没打算先开口搭话。

  男人眉峰浅蹙,声线有些沙哑,又似极不满:“离朕那么远做什么?”

  “连太后都敢顶撞呛声,难道还怕朕不成?”

  元欢于是掀了掀眼皮,将手里的团扇轻轻压在珊瑚圆桌上,不卑不亢地回:“皇上说笑了,元欢没有第二条命,自然不敢顶撞太后娘娘威仪。”

  可事实上,她这样软硬不吃水火不浸的性子,若无他处处护着,早便死了百次千回了。

  严褚语气重了两分,“前日寿宴上,为何当众冲撞太后?”

  元欢似是想到什么,声里都挂上了一层寒霜,她嘴角微微往下一抿,眼眸中登时漫开一层薄雾,“太后寿辰这样的大喜日子,我这亡国之人同后宫诸妃一同出席,原是平添了晦气叫人觉着不自在倒也没什么好说,太后不喜也是人之常情,可稚子无辜,双双并没有犯错,太后缘何要拿她出气?”

  严褚瞧她这般模样,再想到慈宁宫大发雷霆气得直打感情牌的那位,心境到底乱了些,他手指点在一侧的桌面上,压着性子道:“太后诚信礼佛多年,饶是当真心存不快也不会在自个的生辰之日寻这样的晦气,她不过是呵斥了程双几句,你便这般耐不住气?”

  元欢猛的抬眸,尖瘦的下巴微昂,眼中泛着七八分倔强,迎着他慑人的目光,轻轻吐出了一个是字。

  多的一句解释也没。

  是懒得说,也是因为没必要。

  她无比清楚的意识到,此刻在她跟前站着的人,是严褚。

  他若是不想放过她,今日她跪在他跟前痛哭流涕说得天花乱坠,也是无济于事,他若是想放过她,便是半句话不说,也可躲过一劫。

  往更深层一处,哪怕元欢十分不乐意承认,心底也是清楚,她敢这般行事,有五成是仗着严褚的纵宠。四年来她不断地踩着他的底线,到了今日,她已然明白,他不会因着这样的小事动她。

  今日他一来就兴师问罪,恐怕是要引出另一件事儿。

  果然,严褚神情莫辨,听了她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那个字也不见多恼,只是朝离他远远的人儿招了招手,道:“这事便罢了,朕罚你禁足一月,可有意见?”

  元欢求之不得。

  严褚见她难得温顺,雾霭沉沉的眼底现出极隐晦的笑意,声音也随之低缓了些,“欢欢,下月十五,朕封你为婕妤,着礼部大办,可行?”

  实则他想给她的,远不是婕妤这样的位分,然才将开头,也需一步一步来,着急不得。

  他一直想等她心甘情愿主动开口,这一等就是四年,他的耐心被磨得所剩无几,猫和老鼠的游戏总不可能玩一辈子。

  她不主动,那就换他来,哪怕是再强迫逼她第二回。

  哪怕她再恨他四年。

  元欢料到他有事要说,却怎么也没料到是这个,她眸中的雾气如潮水般散退,精致的小脸上像是结了一层冰,几乎是下意识地说了个不字。

  她睫毛如蝉翼般垂落在眼皮下方,遮挡住了那双勾人的桃花眸里有若实质的抗拒和厌恶,殿中温度登时从三伏天到了寒冬腊月的飘雪天,她嘴角蠕动几下,声音刚好能叫他听个清楚。

  “我不想改头换面以别的身份活着。娘唯一留给我的只有这个元欢这个名,我不能舍弃它。”

  “更何况皇上当初,不也是这般决定的吗?”

  听她说起当初,严褚眉头不自觉又皱得紧了些,下颚线条紧绷,手臂微抬,玄色的袖袍擦过她细嫩的脸颊,羽毛拂面的触感惊得元欢身子僵直。

  “当初和现在不同,欢欢,朕后悔了。”

  说罢,严褚伸出食指轻轻覆上元欢血色尽失的唇瓣,柔软的触感让他愉悦地眯了眯眼,“别急着拒绝朕,欢欢,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你好好想想。”

  “这一个月,程双就住在建章宫,朕会照看好她。”

  元欢才要吐出口的不字在舌尖上滚了两圈,硬生生咽了下去,她胸膛狠狠起伏两下,眼里登时就蓄起两汪水雾,憋了好半晌,最后憋出了句无甚气势的骂人话来。

  只可惜带着哭腔,倒像是奶猫伸出爪子挠在他身上,不痛,还颇有情趣。

  “严褚,你不要脸。”

  这声不要脸与四年前的那声重合在一起,严褚不动声色挑眉,眼底晦暗难明,声音里真真切切带上了几分无奈,“怎的就没长进,来来回回就这一句,朕都听腻了。”

  床//笫之事上也这般咬着牙含着泪骂他,堂堂天子在她这,比泼皮无赖还要不遭人喜欢。

  元欢气得胸口发疼,她想着若这人真敢带走程双要挟她,她明日就敢拉上嬷嬷上建章宫骂门。

  可没有什么是严褚做不出来的。

  他瞧着元欢眼尾的红,不欲再多说什么,径直走到屏风后,声音暗哑克制到了极致:“欢欢,你乖一点。”

  你乖一点,咱们好好在一起。

  我什么都给你。

  回应他的是女人极低极压抑的啜泣哽咽声,严褚高大的背影一僵,而后大步走入黑暗中,同时也吩咐人抱走了酣睡中的程双。


标 签言情 白月光 元欢 画七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