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天下业火令罗烟凝全文_天下业火令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67 ℃
天下业火令罗烟凝全文_天下业火令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天下业火令小说最新章节

浅欢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知名网络作家浅欢的作品读起来流畅爽利,由罗烟凝作为女主角的小说是《天下业火令》,小说内容概述:一枚可号令天下的令,一个游走在江湖和朝堂的女子,在爱恨情仇中苦苦挣扎,在家国大义面前杀伐果决,可终究还是无法逃脱红尘。谁最后得了令?谁最后得了她?谁才是她的羁绊?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知名网络作家浅欢的作品读起来流畅爽利,由罗烟凝作为女主角的小说是《天下业火令》,小说内容概述:一枚可号令天下的令,一个游走在江湖和朝堂的女子,在爱恨情仇中苦苦挣扎,在家国大义面前杀伐果决,可终究还是无法逃脱红尘。谁最后得了令?谁最后得了她?谁才是她的羁绊? 

免费阅读

  罗烟凝嘿嘿一笑:“烟凝儿不苦,父亲母亲还有师父都是为了我好,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那烟凝儿今后想做些什么呢?”老人虚弱的声音里有些笑意,这个女娃娃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乖巧又懂事,眉眼间大气浩然,颇得他的心意。

  “唔……等我练好了武功,就行侠仗义走天下。但是还要孝顺父母,师父给我说皇伯伯也特别疼我,我还要帮他守护江山……啊?!”仿佛自己说漏了什么秘密一般,罗烟凝赶紧把自己的嘴捂住,无措地看着老人。

  “哈哈哈……咳……咳……”老人被她的样子逗得直笑,可惜虚弱的身子承受不了,重重地咳嗽了起来,罗烟凝又急忙帮他顺了顺气。

  “你这小娃娃,人小心大,颇得爷爷心呐,既然你志向那么宏大,爷爷便送你两件东西可好?”

  “不好不好。师父说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小孩子的心性虽然好奇,可还是没有忘记教诲。

  老人又哈哈一笑:“小屁孩,爷爷可不是别人。爷爷一把年纪了,你就不能让爷爷高兴高兴?”

  罗烟凝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咬咬牙,秉着侠义心肠答应了:“那好吧……”

  “不过你要先答应爷爷几个条件。”

  “嗯?”

  “第一,今日见过爷爷的事儿不可跟任何人吐露半点;第二,在你武功造诣没有出神入化之前不得把这东西让任何人看见;第三,此物非同小可,你不可违背本心,不可将其用于私心……能做到么?”

  老人提出的三个条件都没有那么容易做到,但罗烟凝思索了片刻后,承诺应下了。老人欣慰地笑了笑,颤颤巍巍地从怀里摸出一块通体流光的血玉,又从手指上取下一枚戒指,托在手上细细地端详了一会,随后郑重地交在了罗烟凝手里:“这是业火令和业火印,烟凝儿可以用它们守护你想守护的人,但是别忘了答应爷爷的事。另外,在你及笄之前不要再来这里了,爷爷会着人在暗中保护你。现在爷爷要走了,你可以帮爷爷最后一个忙么?”

  罗烟凝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一个陌生人会那么悲伤,她眼里含着泪用力点点头。

  “你往里走,拐角处有个暗格,你打开按一下那个机关。”老人看着罗烟凝被泪水打湿的小脸儿,强忍住心里的感情说道。只是眼角两行浑浊的眼泪无力再拭去。

  按下机关的瞬间,罗烟凝只听见老人说了一句:烟凝儿,我的小公主,快快成长起来吧……等她再跑过去的时候,石洞里除了她再无别人,之前发生的一切像是做梦。她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成为了业火令的新主人。

  天疏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敛去了所有的情绪。回到无极峰后,她比以前更加努力和上进。而萧梧和萧桐不久后被人不着痕迹地安排在了她的身边,成了她的得力干将……

  当她成年后再回到此处时,才发现崖下别有洞天……那里简直可以媲美一个小的国度……

  管事交给她一封十年前留给她的信笺,署名罗宣堂。她很诧异地拆开那封信笺,刚劲正直的字迹,将她带回了一段被掩盖的往事。

  信中交代了业火令的由来和作用……以及那些不为世人所知的责任。

  “公主?公主殿下?可还需要下官做些什么?”崔兴才不知道刚才自己的话罗烟凝听到了多少,只得壮着胆子问到。

  “哦,回头给本宫拿一张地图过来便好。”罗烟凝回忆的思绪虽然被打断,也不见恼意,脸上反而淡淡的有些人味。

  “那下官一会去安排安排,设宴替公主接风洗尘。”崔兴才福身道。

  罗烟凝摆摆手:“不必破费,此次本宫前来隐秘,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也别让江湖中人盯上了崔大人。崔大人还是告诫一下府里上下,万一有人问起来,让他们知道该怎么说。其他事宜就照常,别显得太过了倒被人发觉。”

  “是。”

  罗烟凝回房后,崔兴才急急忙忙让人把芊柔从后门打发走了。

  崔兴才的夫人吴氏对此并不知情,小丫鬟来报的时候,她既得意又焦虑,连忙问:“这府里到底是来了什么人?怎么老爷就舍得休了芊柔了?莫不是来了个更加狐媚子的玩意儿?”

  “回夫人,奴婢也不清楚,但是老爷好像挺害怕的。”

  正说着,崔兴才就满头大汗赶来了,还让丫鬟把门关上。吴氏白了他一眼,正要开口奚落他,就被崔兴才捂了嘴:“夫人,你可千万别去打听。那人不好相与!万一得罪了她,咱们怕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吴氏甩开他的手,不甘心地问:“那你告诉我,到底来了谁?怎么就让你舍得把那狐狸精送走了?是不是……”

  崔兴才猜到吴氏接下去的话,赶紧又把她的嘴捂住:“哎哟!我的姑奶奶诶!你别胡说!我实话告诉你吧,来的是序凝公主!”

  吴氏一听,目瞪口呆,罗烟凝的传言平日里她听得不少。

  “你让后院这些人都别出去瞎打听乱说话,不然谁都别想好过!”崔兴才警告到。

  吴氏本就是小门小户,这样一吓,她安分了连带着府内后院都安分了,谁都不敢去触这个霉头。

  于是,罗烟凝清清静静的在城主府落了脚。冷少卿既然有所为,罗烟凝便不打算轻易放过他,起码要折了他一半的羽翼,警醒警醒他,虽然他是什么劳什子武林盟主,但也别什么主意都敢打。她敢笃定,冷少卿只是借别人的悬赏令当个幌子,实际上若是真被他找到业火令,势必会被他独吞。与号令江湖相比,十万黄金算不得什么。

  就着房里的笔墨,隽秀的字从罗烟凝的笔下流出:清理屹峰崖,十人留一人,残。而后盖上了鲜红的业火印……

  走出房门,吹了一声口哨,白鹰盘旋而下,她把纸条卷好,塞进雪鹰爪上的环扣金匣子里,喂了些小食给白鹰,替它顺了顺毛,轻轻抬手,白鹰极通人性的往屹峰崖的方向飞去。罗烟凝露出了邪邪的笑容,转身进了屋子,关了房门……

  为了找到罗烟凝,何九霄把域城大半的势力都拨了出去,可传回来的消息每一条都令人失望。最后,除了城主府,所有的地方都被找了个遍。

  何九霄的丧气被老管事何来看在眼里,何来只得过去开导他:“少东家,序凝公主当真如此吸引你?”

  何九霄看了他一眼,又丧气地低着头:“嗯。她和别的姑娘不一样,也和传言中不一样。别人看我都恨不得眼里冒星星,只有她,看我的眼神像……脉脉春风一般……很舒服。”

  “少主啊,你有没有想过,序凝公主深得皇上宠爱,又是贤王夫妇的掌上明珠,他们如何会把人嫁给你?”

  听到何来的话,何九霄愣了一下:“她不一样……”

  何来点点头:“序凝公主自幼离家,长在江湖,确实和别的女子不一样,但是这并不妨碍她的眼界和见识。何家富可敌国,在江湖上也有一定的地位,可是这些所谓的金钱和地位对于序凝公主来说,算什么?整个秦罗国都是他们罗家的,她师父又是天疏老人,她不缺金银,不缺地位,甚至什么都不缺,她看你自然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何来的话刺耳,又挑不出半点毛病。何九霄被他说得心烦意乱:“行了,我不管。你帮我备点礼,我要去城主府看看!我还不信了!”

  何来无奈地拱拱手,摇着头去了,年轻人啊,不撞南墙不回头!

  何九霄到城主府之后,崔兴才迎接了他。两人天南地北地聊了聊。何九霄见时机差不多了,就问了下他,罗烟凝是否来过。

  崔兴才脸上写满了不解:“序凝公主要是来了,本官定当依臣礼迎接,还得邀请域城上下官员,为她接风洗尘,怎还能在此与公子畅谈?”

  何九霄一无所获,寒暄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他想,若是再有机会,他一定不再不会说话不过脑子了!既然罗烟凝存心要躲他,那他就直接去长序城等着!

  有道是,一抹惊鸿颜,两番心思异。三秋不解心,四季不得意……

  冷少卿正靠在太师椅上坐着春秋大梦。

  他其实并不知道业火令究竟在哪,只是从下面搜集来的消息汇集在一起有很多疑点指向了屹峰崖。他认为,既然有记载如此,不如就让自己的心腹们派人去找。自己要是能拿到业火令,便能稳坐武林盟主的位子,自然不会亏待他们。

  到时候做得隐秘些,只要不让发出悬赏令那人知道,他便能为所欲为了,等他的势力得到完全的扩张补充,就算被人知道业火令在他这,他还能有什么畏惧?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道理,有点眼力的人都懂……

  这些人去了半月有余了,也该有消息传回来了?正想着,他的狗头军师蔡司面色难看的走了进来,身后两个下人搀着一个浑身是血的汉子。

  “怎么回事?!”冷少卿心里暗道不妙。

  满身是血的汉子是六门中踏天门的门主黄坤,他惊惧地开口:“盟主!咱们去屹峰崖的兄弟们,几乎都死了!活着的不到一成,全……全被废了武功!”

  冷少卿不敢相信地审视着黄坤,确认他不似作假后,急切地问:“是何人所为?!”

  黄坤摇摇头,强行忍着胃里的翻滚,尽可能的不去想他看见的、血腥到让他一个男人都畏惧和恶心的场面,语无伦次道:“不!不!不是人!他们一定不是人!没有人会做得那么惨绝人寰!没有……”

  冷少卿太阳穴的青筋直跳,冲上去一把提着黄坤的领子,阴恻恻地问:“说!他们是怎么死的!尸体呢!”

  “都是一招……都是一招……一拳穿心……一掌穿肠……要么就被劈成了两半……呕……尸体?哈哈哈……尸体都没了,连血迹都没了……呜呜,我们活着的,都被打废了全身筋脉……”

  黄坤一个八尺大汉竟然被吓得半痴半疯?除了不可思议和不敢相信,冷少卿无法言说自己当下的心情,他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一股势力能做到那么强悍残忍!派去屹峰崖的是他六成的人手,就算功夫再差,突然折损了那么多,说不心疼是假的,他疲惫地放开不停干呕的黄坤:“那些人长什么样?”

  黄坤软软地瘫坐在地上:双目无神:“太快了……根本看不清……”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也不像人,是鬼,那晚上那个声音只留了一句话,说,来了不该来的地方就得死,肖想了不该想的东西也得死……”

  冷少卿心头豁然,更加确信了业火令的所在,这些不管是人是鬼,似乎就是在守护这个东西,他没觉得恐惧,只想着改怎么计划把业火令搞到手,若是这股势力能为他所用,别说称霸武林了,恐怕称霸天下都是手到擒来的事……

  “盟主!别再找那个东西了!那是不祥之物啊!”黄坤爬到冷少卿脚边,死死抱着他的腿,痛哭流涕地喊道。

  冷少卿使内力震开了他,一枚铁丸从黄坤喉咙穿过,黄坤怔怔地盯着冷少卿,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断了气。

  “黄门主为了武林的和平不顾重伤赶回来报信,其心天地可鉴!只可惜本盟主不能妙手回春,眼睁睁地看着黄门主死去,本盟主倍感痛心,厚葬吧!”

  下人眼观鼻鼻观心地把黄坤的尸体抬走。屋里没人后,蔡司低声道:“盟主,此事非同小可,还需从长计议。”

  冷少卿沉思了半晌:“说得没错,这股势力不似其他那么简单,恐怕拿不到业火令就没办法让他们归我所用。你可有什么主意?”

  蔡司无解地摇了摇头:“这次的事太措手不及了,我们暂时抽不出人再去屹峰崖,只能循序渐进。而且我们在明,对方在暗,连对方是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不太好办……”

  冷少卿点点头,没有在此事上纠结。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安抚死者的门派和亲人,他看着蔡司:“蔡老弟,这次牺牲的人太多了……”

  蔡司跟了他这么久,哪会不知道他的心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都是立了字据的。盟主就别操心了,小弟自当将他们安抚好……”

  冷少卿暂时把找业火令的事放下了,只是对外还是没有让那些人停止寻找。在蔡司的巧舌如簧之下,那些死者的家属和心存怀疑的人都被一一安抚。

  若是罗烟凝知道冷少卿想收了业火军,怕是大牙要被笑掉。

  五天前,她就离开了域城,崔兴才像是送祖宗一样的把她送出了城门。

  出来月余了,事情处理妥当也该回家了。从真正接手业火令这两年来,底下人出马做的事她几乎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也因此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把心思放在武学上。隐藏身份的、江湖第二的交椅可没那么好坐。

标 签古言 天下业火令 罗烟凝 浅欢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