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许你余生似锦小说_顾锦秦之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61 ℃
许你余生似锦小说_顾锦秦之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顾锦秦之彦全文免费

月半念安 著

连载中免费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许你余生似锦》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月半念安倾心创作,主角是顾锦秦之彦,全文讲述的是:顾锦喜欢秦之彦很多年,却还是不敢说并遵从家里意愿跟另一个男人订婚,秦之彦等了五年,等来了顾锦结婚的消息,她订婚当天,秦之彦正装出席,抖露出顾家未来女婿的一种黑料,将婚宴上的新娘子带回了家…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许你余生似锦》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月半念安倾心创作,主角是顾锦秦之彦,全文讲述的是:顾锦喜欢秦之彦很多年,却还是不敢说并遵从家里意愿跟另一个男人订婚,秦之彦等了五年,等来了顾锦结婚的消息,她订婚当天,秦之彦正装出席,抖露出顾家未来女婿的一种黑料,将婚宴上的新娘子带回了家…

免费阅读

  清脆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大门处传来,听着有些熟悉,一屋子人齐齐转头,便看见了顾锦,身后跟着的是一脸为难的管家。

  “对不起顾先生,我没能拦住她。”

  顾绍武是吩咐了的,有人进来必须先通报一声。

  可是顾锦气势凌人,一句“我是顾家大小姐”就让这管家慌了神,虽然以前没见过顾锦,却也让她进来了。

  “二叔,我回自己家还要人通报?”

  “当然不是!”

  一时怔愣之后,顾绍武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步向顾锦走来,“管家那是因为没见过你,这才拦着你的。”

  他站在了顾锦面前,故作严肃地看了管家一眼,“这可是我们顾家未来的接班人,见着了必须要恭恭敬敬的,你和下面的人都说一声,知道了没?”

  “是,我知道了。”管家直点头,“大小姐,这次是我的疏忽,还请您务必原谅我。”

  “不怪你,也是我这几年都没回来,你们既然是新来的,可能都还不知道有我这个大小姐的存在。”

  顾锦挥了挥手,一番话下来,说自己存在感低,却没否认顾家接班人的身份。

  管家又说了几句好话,这才离开。

  “来,小锦快坐下来。”

  二婶卢珊笑着一张脸,推开顾绍武,上前来拉着顾锦坐到了沙发上。

  “小锦,你到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啊,我好让人去接你。”

  顾绍武坐到她的旁边,倾身给她倒了一杯水。

  “我先去看了一趟爸妈,这不是怕你们不愿意去嘛,所以就没说。”

  这话一出,一屋子人脸上都有些不自在。

  这些年来,他们去过几次墓园,自己都心中有数,那墓碑前怕是什么都没有,顾锦一定是看到了的。

  “怎么会不愿意呢,我们、我们也经常去看大哥和大嫂的,这阵子公司事情忙,加上要过年了,所以才没时间去的。”

  顾绍武讪笑着说,一时紧张连理由都没找好,他和对面的顾文洁对视了一眼,满是懊恼。

  “哦,新年还有三个月左右呢,我们家这么早就要准备了?”

  她说话时带着笑意,只是说出来的内容却是一点都没给他们留面子。

  “对了,我刚刚听小姑说要教训人,不知道是谁啊,不妨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一把?”

  顾文洁没料到她依旧抓着这个不放,抿着嘴看了身边的袁庭周一眼,企图他能帮自己说两句。

  “怎么,要教训的人是小姑父?”

  “不是的,”袁庭周开口,“你小姑说的是妙妙的一个同学,前阵子两个小朋友闹矛盾了,她也就是说了玩的,小锦你不用放心上。”

  顾妙妙,是顾文洁的女儿,今年刚上小学。

  他毕竟是当年顾锦父亲挑中的人,虽然知道他说的也是假话,但是顾锦听着倒是顺耳不少。

  自己这个小姑父,今年三十五岁,正值大好年华,温和谦逊的性子,能力也不错,若不是被顾文洁压着,自己倒是能闯出一小片天地来。

  “原来是这样。”顾锦轻轻一笑,这个事就算是揭过去了。

  顾绍武这才找机会插上了话,“小锦啊,你这次这么没带着小钦一起回来啊?”

  “带小钦回来干什么?”顾锦突然便冷了语气,“带回来让你们在他耳边念叨,说我的坏话吗?”

  “我说顾锦,你年纪轻轻,说话怎么这样呢,什么叫我们说坏话,你什么时候听见我们说你坏话了?”

  顾文洁不是顾绍武,她性子暴躁,有什么话总是憋不住,刚刚顾锦话头对准了她,一时没敢吱声,现在又忍不住开了口。

  “我也没指名道姓啊,谁说谁知道,小姑,您激动什么?”

  她亮着一双眸子,眼神中满是探究。

  “我,我就是见不得你乱说话,出国几年,连规矩都不知道了。”

  “是啊,我性子确实变了不少。”顾锦向后靠在沙发上,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毕竟我可是在阎王面前溜过几圈的人了,以前呢,我整天想着要像爸妈一样,事事替别人着想,要懂礼貌,要尊老爱幼,现在想来总觉得不自在。我还不如活得放肆一点呢,想做什么做什么,不然说不定哪天就没命了呢。”

  她说的轻松,那几年经历过的事情却只有她自己知晓。

  小小的出租屋几次遭遇的抢劫案件,购物商场里出故障的电梯,上学路上碰见失控的货车,公司停车场遇上绑架犯……事情多的她都数不过来,可幸好,每一次她都活了下来,偶尔几次自己解决不了的,也能幸运地被别人帮助,虽然受过伤,回国时却是完好无损。

  顾绍武听得心惊肉跳,那些事几乎都是他安排的,每一次的失败都会让他之后对顾锦下更狠的手,只是直到现在,他都没能除掉顾锦。

  “小锦,你这话可不能乱说。”顾绍武拍了拍顾锦的肩,“之前你在国外,二叔没能力去护住你,但是现在你既然回了国,二叔一定会倾尽全力来保护你的,有什么事尽管和二叔说!”

  顾锦故作惊讶,继而满脸感动,“二叔,有您这话就足够了,我相信以二叔您的能力,一定能保护我的!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有一个非常厉害的二叔保护,相信这样,就没人敢对我动手了,您说是吧,二叔?”

  她一脸的无害,却是将顾绍武拉进了坑。

  如果大家都知道顾锦是顾绍武护着的,那她出了事,第一个受关注的人必然就是顾绍武了,这时候很容易便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小锦说得对。”

  几个长辈又装着关切的模样,问了顾锦好多关于在国外的情况,直到晚上几个小辈们从学校回来了,才算告一段落。

  比起几位长辈来,一个弟弟两个妹妹的心机便少了很多,顾绍武的一儿一女,都已经上了大学,也知晓顾锦回来意味着什么,对她的态度很一般。

  倒是顾妙妙,好像很喜欢顾锦,一个劲粘着她,顾锦也没拦着。

  在N市待的三天里,顾锦去了几趟顾氏,基本上将董事会的人都见了个遍,最后竟然就在这很短的时间内,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这让顾绍武十分担忧。

  —顾锦锦,你事情忙完没有啊,我等的快要急死了啊!

  收到消息的时候,顾锦刚好见完最后一个董事,看到那熟悉的称呼,她不禁笑了出来,随后拨出了电话。

  “喂,顾锦锦,你终于想起来找我了啊!”

  电话很快接通了,传来清脆悦耳的女声。

  “你都发消息过来了,我总不能视而不见吧。”

  她听着声音便笑了出来,几天的疲惫一扫而光。

  电话那头的人叫井梦元,和林哲一样,是顾锦从小学便在一起的朋友,家境优渥,如今当了演员,拍了几部戏,名气很不错。

  “那我要是不主动给你发消息,你就不理我了,是不是?”

  “我这不是听说你在拍戏嘛,觉得不方便打扰你,想着过几天事情忙完了,直接去找你的。”

  “哼!”

  井梦元假装生气,顾锦都能想象她在那撅着嘴的样子。

  “我不管,你就是不爱我了!回来都不告诉我一声,我还是从林哲那里得到的消息。”

  说到林哲,顾锦不免想起了之前在她家的那件事情,情绪一下子便差了。

  本来林哲问她住哪,她也是犹豫了之后才说的,没想到几天后他就来自己家撒泼了,顾锦确确实实气得不行。

  后来林哲也找过她,不过都是通过手机,他毕竟是个名人,顾锦那小区人流多,出入不是很方便。

  他给顾锦打电话发短信,也说了些道歉的话,只是听着看着都没什么诚意,顾锦事情多,便总是懒得和他多说。

  “那我下次一定先告诉你,好不好?”

  顾锦暂时不去想林哲,软下声音对井梦元说。

  她朋友不多,井梦元是她最重要的朋友了。

  当初她父母出了事,身边仅有的几个朋友,除了嘴上安慰,什么都没有做。要说井梦元,其实也没做什么大事,她家虽然有钱,但比不上林哲,所有没有像林哲那样求了父母帮忙,而是抱着顾锦哭了半天,抽抽搭搭说要带顾锦回家。

  顾锦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因为井梦元的话软成了一滩水。自出事后,她便觉得自己只剩下顾钦了,从没想过还有一人,愿意将自己的家分给她。

  之后,井梦元在她心里,便是那最独一无二的,没有任何一人,可以成为顾锦身边比井梦元更重要的朋友。

  “这还差不多!”

  井梦元本来也没和顾锦生气,就是斗几句嘴罢了。

  “我今天戏就拍完了,你事情忙完了吗?”

  “差不多了。”

  她准备过两天就去S市,毕竟现在她在那边担任了职位,纵使得到了董事们的认可,也依旧还是要再做些成就出来的。

  “那今天晚上我们出来聚一聚吧,自从上次出国见你之后,到现在都快要大半年了。”

  顾锦在国外,先是忙于学业,最后一年忙于在公司做出业绩,根本没时间回来,林哲和井梦元都是出国的时候,才去找了她,得以相处一段时间。

  “可以,你准备去哪里聚?”

  几年没有回N市,顾锦已经不知道少年时经常去的那些地方还在不在了,只能让井梦元挑地方。

  “以前高中偷偷和你去过的那个酒吧,就在那吧,今晚八点见。”

  站在酒吧门口的时候,顾锦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高中的时候,她和几个同学,背着家里大人来了酒吧,酒倒是没怎么喝,但是和林哲一起唱了好几首歌,还引得老板一顿赞扬。

  那老板据说是个有背景的,酒吧就是开了玩的。当年把他们几个小朋友夸了一顿之后,套出了他们的话,转头就给学校老师打了电话,以至于他们回去后,个个都被记了过。

  “哎,顾锦锦,在等我啊!”

  井梦元从背后对着顾锦的肩膀猛地一拍,随后笑嘻嘻地把脑袋晃到了她的面前。

  “幸亏我胆子大。”

  虽然没看全脸,但是顾锦一下子便认出了来人是谁。

  她抬手捏住井梦元的脸,轻轻扯了两下,“不然我就要被你给吓、死、了!”

  “哎呀,疼……”

  井梦元挤眉弄眼,抓着顾锦的另一只手撒娇。

  “这点劲都疼,我才不信呢!”

  她嘴上这么说着,还是松开了手,顺带着给井梦元揉了揉。

  “嘿嘿,这不就是想让你心疼我嘛。”

  井梦元拉着顾锦,驾轻熟路地进了酒吧,点了几杯酒,带着她坐到了中间唱台的位置前。

  “这酒吧人不是很多啊。”顾锦打量着周围。

  一开始井梦元说来酒吧,顾锦还挺惊讶的,毕竟她也是个名人了,出入酒吧会有影响。

  不过井梦元坚持,而她向来也是个有主意的,顾锦便没再多问。

  “嗯,这里老板也是N市排名前几的大家族,来这里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井梦元一坐下来便开始脱外套,摘帽子……此时才算是露出了自己一整张小脸,她指着自己,“比如我。”

  “是是是,我们梦元可是当红小花旦,当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顾锦笑着打趣。

  “你也是,咱们未来顾家的家主。”

  井梦元咧嘴笑着,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要说顾锦当年的勃勃野心,几乎周围人都觉得她做错了,便是林哲,五年来虽然与她关系依旧不错,但每每提及此事,总是带着挖苦讽刺。

  井梦元是唯一一个没有关心这件事的人,她在乎的只有顾锦的心情,只要顾锦高兴,她便觉得顾锦做什么都好。

  “家主哪有那么容易当的。”

  她喃喃道,一下子就想起来秦之彦。

  七年前,秦之彦刚当上家主,那时候顾锦没少听燕岚说他的事情,只觉得那清风俊朗的少年,不过二十三岁的年纪,却要面临诸多压力,实在让人心疼。

  顾家虽比不得秦家,但她的能力与秦之彦相比也是相差甚远的,所以即便她能说服董事们,也依旧很难登上那家主之位。

  “从小到大,你虽然说没什么大梦想吧,但是你想做的事情,每一样都做到了,这件事当然也不会例外的。”

  井梦元对顾锦非常了解,因此对她的能力也非常相信。

  “你这么信任我,看来我得好好努力了。”

  她抿嘴一笑,向井梦元举杯。

  “嗯,加油啊,顾锦锦!”

  “你也是,期待你成为一个影后!”

  两人靠在沙发上,边喝酒边聊天,几乎都是井梦元在讲,顾锦在听。

  “对了,你真的打算和秦之睿订婚?”

  虽然顾锦当初说是为了这件事回来的,但是井梦元总觉得有些不对。

  和顾锦成为朋友这么多年,唯一让井梦元捉摸不透的,便是顾锦的娃娃亲,她实在是搞不清顾锦对秦之睿是什么想法。

  “订婚啊,其实我——”

  顾锦想着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井梦元,却突然被人打断了。

  “小锦!”

  林哲抱着一把吉他站在顾锦和井梦元面前,一脸的严肃。

  他身后的唱台上,不知何时已经上了几个人,各自都拿着乐器。

  “你怎么来了?”

  顾锦眉头微皱,她还不想见到林哲。

  “是我告诉他你在这里的。”

  井梦元开口,拉着顾锦的手,“阿哲说你都气了一个星期了,想找个机会当面给你道歉,我就告诉他了。”

  “小锦,那次的事情是我不对,不该乱说话,你就原谅我吧,好不好?”

  骄傲如林哲,从小到大,也就只有在顾锦面前服过软了。

  “林哲,其实你没必要和我道歉,你心里如果真的是那么想我的,就不要委屈自己和我做朋友了。”

  顾锦说话时冷了语气,透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失望。

  她本以为,林哲一直以来,即便是嘴上说她做错了,但是既然还是朋友,便不会把她想的太差,可谁知……

  “小锦,我那次真的是说错话了,我就是……就是看见你家有别的男人,一时不高兴才说了那些话的,我真的没那么想你。”他伸出三根手指,“我发誓。”

  井梦元拉着顾锦的手一颤,惹得顾锦转头看向她,“怎么了?”

  “没事。”她笑着摇头,“小锦,你看阿哲也真心实意道歉了,要不你就原谅他吧,好不好?”

  “梦元,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顾锦无奈,井梦元有时虽然有些小孩心性,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明事理的,那少数时候,都是遇上了林哲的事。

  “我知道,只是你们两个人都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没必要因为一件事伤了感情,你说呢?”

  她轻声细语,脸上难得没带着笑,而是略带严肃认真地看着顾锦。

  “……好,我不生气了。”

  顾锦抬头看向林哲,“不过有些事我要说清楚。”

  “你说!”

  听见顾锦说原谅自己,林哲便已经高兴的不行,想着她说什么便是什么。

  “第一,以后你若是再遇上彦哥,不准在他面前再说那样的话。”

  “没问题!”

  那些话说出来会让顾锦生气,林哲想着以后都不说了,不管在秦之彦面前,还是其他任何人面前。

  井梦元也听林哲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本以为是林哲说话不着调惹得顾锦生气,现在听到她强调“彦哥”,却突然觉得事情不简单。

  “第二,你不要莫名其妙不高兴,你说是因为我家里有男人,不高兴才说了那些话的。”

  顾锦盯着林哲,“我家里有男人,并不能成为你不高兴而胡闹的理由。”

标 签言情 许你余生似锦 顾锦秦之彦 月半念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