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许柠姗唐凌天最新章节_小姐姐刺绣又发财了小说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34 ℃
许柠姗唐凌天最新章节_小姐姐刺绣又发财了小说在线阅读

小姐姐刺绣又发财了小说

半碗月光 著

连载中免费

《小姐姐刺绣又发财了》是作者半碗月光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许柠姗唐凌天,全文讲述的是:许柠姗因为一件刺绣作品走红网络,而引起了人工智能集团继承人唐凌天的注意,对于许柠姗来说,唐凌天这个人哪哪都不好,除了那张脸,性格差的要死狂妄还不自知,这一切都是结婚后,许柠姗亲口对唐凌天说的,差点没把新婚丈夫唐大少气死…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姐姐刺绣又发财了》是作者半碗月光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许柠姗唐凌天,全文讲述的是:许柠姗因为一件刺绣作品走红网络,而引起了人工智能集团继承人唐凌天的注意,对于许柠姗来说,唐凌天这个人哪哪都不好,除了那张脸,性格差的要死狂妄还不自知,这一切都是结婚后,许柠姗亲口对唐凌天说的,差点没把新婚丈夫唐大少气死…

免费阅读

  季明泽的目光久久地没从女孩的身影上回过神来。

  这个女孩让他坚持了那么久的价值观、审美观几乎在一瞬间土崩瓦解,他突然间审视自己,好像觉得自己格外坑爹、十分娘炮。

  真正的美,就是那种超自然的,脱俗的美。

  而他呢,简直就像一只浮夸的大公鸡。

  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要把自己染了多少年的长发给染回来,还要去剪个短头发,让自己看上去成熟、优雅、绅士一点。

  许柠姗的车穿梭在明明灭灭的灯光里,如果有上帝,那么她一定是上帝撒在棋盘里的一颗星星。

  就在许柠姗车的附近,另外一辆线条非常流畅,车身十分豪华的黑色跑车与她并驾齐驱。

  许柠姗快,他也快。

  许柠姗慢,他也慢。

  从车身里伸出一双漆黑如剑的眸子,那眸子明明灭灭,沉淀着一种特殊的情感。

  许柠姗看见唐凌天,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某个冷血的怪物。

  大晚上的故意跟着自己的车,还非得看人用那么阴暗的眼神,许柠姗想想,真觉得可怕。

  许柠姗把车停在她家楼下,男人也把车停了。

  许柠姗拉开车门,背靠着红色的车身打量他:“你到底想干嘛?”

  唐凌天看着她,那一双深沉的眸子里让人不辨喜怒。

  男人借着皎洁的月色点了一根烟,盯着许柠姗看了一会儿,又莫名地熄掉了,而烟蒂也被他给扔出去了老远。

  许柠姗微眯着双眼,含笑地看着唐凌天,心里想:神经病。

  唐凌天突然间开口说话:“一进公司就得罪同事。许柠姗,有时候我在想,你这个人究竟凭什么呆在公司。有什么特别?”

  许柠姗感觉到了这个男人深深的恶意,她突然冷嗤一声,笑自己的傻,她以为这个男人随着那一晚上的相处,应该至少发现了她身上的美,不再用一种特殊的眼光看待她,可是她现在发现他错了,他好像真的就觉得自己是那种妄自尊大的人。

  一股寒意袭上许柠姗的心头,她的语气也凉凉地问,以其人知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许柠姗进入社会后学习到的法门,她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把奶奶临死之前的话“与他人方便就是与自己方便”当作座右铭的傻白甜女孩了。

  “唐总不还没看见我的绣品吗?我们之间的期限是一周。您至少应该耐心等上一周,等一周以后看看成果,然后再决定要不要留下我。”

  唐凌天眨眨眼睛,捋直了下自己的西服,是那种生来就是王者的姿态:“你这是在提醒我不要先入为主?”

  许柠姗还他一个慵懒不在意的眼神:“不然呢。”

  唐凌天突然觉得好笑,他往前走两步,直到逼近许柠姗:“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把戏。”说着他盯了一眼她的手。

  许柠姗一瞬间福至心灵,她突然明白了唐凌天是知道了她在手绣,但是不明白为什么,没有刻意拆穿她,而是用这种他们俩都能明白的方式。

  许柠姗快速地点了点头,心上有点儿怪异,她不想再跟唐凌天理论,转身走上楼,悠悠的声音从男人的耳边传来:“等着看结果吧,干什么都不要那么先入为主。”

  唐凌天又点燃一支烟,这一次就只是在欣赏火光了。

  -

  许温婉用了一千零一种方式来证明她的boss喜欢她这个事实。

  可惜,每一种事实都被许柠姗给否定了。

  “姐,说到底你就是不肯承认你们老板的狼子野心!”

  许柠姗睨了她妹妹一眼:“你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沙雕,她是我上司,我怎么可能跟他产生办公室恋情?再说了,你有见过跟一个面瘫谈恋爱的吗?”

  许温婉的眼睛笑成了一道弧线,拿手肘肘了肘许柠姗:“上班时间给你买衣服,大半夜地跟着你的车行驶过三环,这么多疑点,不得不让人猜测啊!”

  许柠姗关了电脑,停止看那上面的绣品《孔雀》,“温婉,如果你真的觉得很闲的话,不如好好想想,奶奶当年的事,凭你现在依靠蛛丝马迹联想的精神完全可以做一个福尔摩斯。”

  许温婉不说话了,“我还是去舔屏我的景泽哥哥。”

  说着许温婉果然抱着pad,上面是木景泽一张半身的照片,黑色的发型干净爽朗,配上白色干净的衬衫,真的好像是校园小哥哥,制服的诱惑。

  许柠姗看着她那个好像要留哈喇子的样子,打趣地说“你以后干脆嫁给他算了!”

  谁见许温婉居然快速地摇了摇头:“不,不行的,因为景泽哥哥他说他是……”

  “他是什么?”许柠姗怪异地看着妹妹。

  许温婉不说话了,只是看着自己姐姐一个劲儿地傻笑。

  许柠姗:“……”

  突然,许温婉尖叫一声,指着微博头条上一张照片惊叹道:“快!快看帅哥!”

  许柠姗被自家妹妹的声音吓了一跳,等她点开头条的时候,她也被吓了一跳。

  眼前的男子明眸皓齿,带着干净的松木香的气息,完美的好像一幅画,可是,谁又能说他不是那天晚上那个在三环路上刮坏她车的大傻子呢?

  可是这人变得也太快了吧,简直是光速的。

  前一刻还是梵高莫奈油彩的代表,这一刻就已经玩起制服少年致青春了呢?

  许柠姗:“啧啧。”

  许温婉腾地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姐,侮辱谁,我不准你侮辱我爱豆!”

  “爱豆?”许柠姗矇昧地看着她。

  “姐,霖城季家,你知道吧?就是那个在刺绣色彩上搭配最合理的?”

  许柠姗恍然大悟:“哦,许家,木家,季家,唐家,是霖城的四大刺绣家族。而季家的确是由色彩领先来着。不过,这变也太大了吧!”

  “姐,什么变化啊?你认得他?”

  许温婉只是随便一猜测,却让许柠姗顿时一个条件反射,连忙摆手:“不不不,我才不认识这位大少爷。”

  许温婉:“可我总觉得你有点儿鄙视他啊。”

  许柠姗摸摸鼻子,心理活动太过于活跃。

  离截止日期还有一天了,金线的事情,许柠姗一直都没有很好的主意。

  听说客户是个上层人士。总不能让上册认识丢这种脸吧。

  老天爷啊,老天爷,这可是我进入公司以来遇到的第一个难关啊,我可不想现在就离开公司,我还没搞清奶奶当年的事呢。

  大清早,许柠姗在研究刺绣的时候,赵婉婉居然在喝星巴克的咖啡。

  她今天不知道穿了个什么衣服,上面跳跃着金色斑驳的光泽,布灵布灵的。

  许柠姗突然冷笑,破坏了她的金线,还想在这里逍遥。

  她大踏步地走到赵婉婉身边,很有礼貌地拿起她的杯子:“哟!在喝星巴克呀!”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许柠姗,赵婉婉从眼神里就感到畏惧。

  总觉得这家伙来者不善,而且心里面还隐隐有一种她不是她对手的感觉。

  赵婉婉挤出一个玻璃般的微笑:“是……呀。”

  许柠姗突然盯着她衣服上布灵不灵的丝线若有所思:“新买的衣服?”

  赵婉婉点点头。

  许柠姗笑道:“还记得那幅孔雀绣品吗?”

  赵婉婉的目光中有些惊异。

  “记……得。”

  “上次不好意思你用的那批丝线呢很劣质,导致丝线易碎还掉毛,你说要是公司拿着这样的产品出去,你又身为丝线的采购,到时候出了问题,我们是不是要共同承担呀。”

  赵婉婉被吓得花容失色,立刻辩驳道:“为什么要我们共同承担,又不是我……”

  许柠姗挑了挑眉:“你敢说不是?”

  赵婉婉不说话了:“那你想怎么样?”

  许柠姗笑着说:“我不想怎么样,只要你把你衣服上的丝线给我,我得以完成这幅绣品,我俩之间的事就一笔勾销了。”

  “可是,这是我花了几万块在双十一那天剁手……”

  许柠姗用一种有些可惜的眼神看着她:“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毕竟,出了问题,你肯定也是跑不了的。”

  “许柠姗,那个绣品值几万块吗?”

  许柠姗笑得高深莫测:“唐氏集团的绣品曾经被拍出过一千万的高价。”

  赵婉婉乖乖地开始脱毛衣:“那你说好了啊,衣服给你之后,我们之间的事就算结束了。”

  许柠姗笑了:“说话算话。”

  在设计室的灯光下,许柠姗拿出极其细密的针头开始挑这上面的金线,一缕缕,一根根,还好真的是世界名牌,赵婉婉衣服上真的是上好的金线。

  没有让她失望。

  她把这些挑出来的金线,整整齐齐地排在一起。

  然后开始仔细地研究《孔雀》绣品上的伪眼,思量着应该把这些金线镶嵌在哪个位置才比较合适。

  最后真的让她找到了一处极佳的位置。

  许柠姗眼疾手快地把金线给镶上去,金线光华璀璨,绣出来的感觉是异常的好,一幅璀璨生光的绣品就这么诞生了。

  孔雀的眼睛是那么的惟妙惟肖,还有那色彩感极其强烈真实的开屏,无不让看的人拍手称绝。

  许柠姗开始给这幅绣品盘金、上裱,直到它真的被放在画框里安顿好。

  许柠姗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终于,终于大功告成了!

  -

  季明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出现在了凌天集团。

  如若不是老爷子让他来这里收获,他是绝对绝对不会踏入这样一家做绣品AI的公司的。

  虽然,他喜欢西方的色彩学,也经常身体力行,可是他也不是一个开放到觉得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依靠一个机器就可以完全代替的程度。

  季明泽讨厌一个公司,连同讨厌这个公司里的一切。

  就算是这个公司里搜集来了现当代艺术中最厉害的流派,最丰富的油画,即使他的设施是那么的古典和文雅,只要季明泽一想到,公司的创始人是一个做AI的,他就觉得气不打一出来。

  道不同,不相为谋。

  只希望能够早早地走才好。

  所以,前台小姐姐特别温柔的声音在季明泽的耳边响起,说:“季先生,这边走。”的时候,季明泽的内心戏很是丰富。

  “真希望绣出来的不是个丑八怪才好!机器能绣出来什么好东西,十六年前的那个拍卖会,那就是个笑话!”

  季明泽这样想着,脚步不觉地有些虚浮。

  -

  许柠姗忐忑不安地抱着那幅绣品出来,有些不安地站在vip待客间的门口。

  本想着等来的应该是客户那张满面春风的脸,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唐凌天。

  他冷冰冰地往自己身边一坐,温度顿时下降了八度。

  怎么说呢,他也算是刀削斧凿的一张脸,容颜似玉,特别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若有若无的男性气息,不由地让她心发慌。

  可是有唐凌天在的地方就有低气压,那种冷冰冰的,宛若神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真的很想让人逃离。

  许柠姗挪了挪位置,唐凌天看着她。

  许柠姗又挪了挪位置,冷冰冰的男声响起:“你就这么讨厌我?”

  许柠姗:说实话的男人一点儿都不可爱!

  许柠姗看了他一眼,傻笑着。

  唐凌天:“把你的绣品拿出来看见。”

  许柠姗却把胸前那个被红布盖着的绣品给捂得严严实实的,“不用了,给客户看就行了。”

  唐凌天清了清嗓子,又拉了拉领带,挑眉看着她,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如果我都不满意,我是不可能让这幅绣品出现在客户眼里的。”

  许柠姗说:“可是,好像我也说过了,这幅绣品由我全权负责。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答应了,就要信守承诺。”

  唐凌天无语,却听着一个小青年哼着歌,走了进来。

  画风一下子有些渣。

  气氛一下子有些被破坏。

  季明泽走进这屋的时候吓了一跳。

  那天那个美得通透超脱世俗的女孩居然在这儿坐着。

  旁边还有一个在颜值上压过自己一头的冰块男人。

  季明泽有些幻灭。

  这是有人捷足先登了?

  等等!

  他是来干嘛了!

  哦,拿爷爷嘱托的绣品!

  可是这姑娘手里的,红布盖着的,不会就是他爷爷心心念念的绣品吧!

  我靠!太幻灭了!

  她竟然是自己的设计师!

  季明泽突然用一种充满关爱的眼神看着许柠姗,那眼神里里外外无不透露着一个信息:想把她娶回家好好疼。

  正在这时,却陡然接到了旁边这个男人丢过来的眼刀子,那眼神冰冷凛冽,就像扔过来一座冰山。

  季明泽: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干嘛,那样看着小爷!

  唐凌天咳了一声,好像是故意要打破这种沉默。

  “季晨年?”

  “我爷爷。”少年的眼中闪着光亮。

  唐凌天点点头,连忙站起身来和季明泽握手:“你好!季先生,您定制的绣品已经绣好了。”

  如果不是那个通透的、洁白如画的大姐姐在这里,他才不愿意看这绣品一眼,AI绣出来的又会是好东西!

  许柠姗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少年一眼,就觉得他不懂得艺术。

  不管是那夜头发上染上的缤纷油彩,还是现在刻意干净、文雅的模样,许柠姗总能隔着他这幅看起来还不错的皮囊直接看到人的灵魂深处。

  她很想告诉她,她的刺绣手法应该是苏绣里面最好的!

  看见男人的眼光还停留在许柠姗的脸上,而且一脸留念的样子,唐凌天黑着脸打破了沉默:“季少爷不准备看一看这绣品吗?”

  季明泽这才把目光从许柠姗身上收回来:“好……好。”

  季明泽的眼里看着许柠姗有光,心里琢磨着:即使待会儿绣得再不好的话,只要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能照单全收的。

  可是许柠姗显然没有看懂那眼神。

  季明泽打开了绣品,突然一只气质卓越,开屏时色彩斑斓的孔雀出现在他的眼前。

  特别是上面那金色的丝线,一根根,一缕缕,就像是把太阳金灿灿的光芒刺了进去,那么的明亮耀眼。

  这真的是人工智能绣出来的东西吗?

  那么的富有灵魂?

  就像上面的孔雀马上就要起飞一样!

  许柠姗看着季明泽惊讶的样子,微微地挑了挑唇角:“满意吗?”

  季明泽看着这姑娘眼中的光,好像她整个人都变得明艳动人,嘴里还是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是对人,还是对绣品。

  “满意,满意,满意。”

  唐凌天的目光立马像刀子一样地扔过来。

  “如果满意的话,就把剩余的尾款打过来吧。”声音冷冷的,不带一点儿情绪。

  许柠姗用奇怪的眼神跟他对话,希望他会意:“哪有这么跟客户说话的,也太直白了吧?”

  可是,唐凌天就是一改刚才握手时的君子风度,整个人冷漠得像个铁疙瘩一样。

  “季少爷,不好意思,我们老板有点面瘫。他的意思其实,如果您觉得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就收一下货,我们这边把剩余的尾款为您结算清楚。”

  季明泽的眼眸还是弯弯地看着许柠姗,笑着说:“也好……也好。”

  十万块钱的人民币,季明泽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转过来了。

  许柠姗有些惊讶,而她惊讶时,微微有些红涨的脸,那么精致,那么漂亮,巴掌大的一个,印在季明泽的心上,又像是一幅画。

  许柠姗又客套地笑笑,季明泽看她的眼神还是有点呆。

  “季少爷,是对我身上的古风刺绣感兴趣吗?”

标 签言情 小姐姐刺绣又发财了 许柠姗唐凌天 半碗月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