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末世吾乃宝妈包包紫小说_卿溪然绪佑全文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90 ℃
末世吾乃宝妈包包紫小说_卿溪然绪佑全文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卿溪然绪佑全文章节列表

包包紫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包包紫的《末世吾乃宝妈》,虽然是个长篇,却并不繁复冗长,每一个情节都发展合理。是一部优质的末世言情类型小说,小说主角分别是卿溪然和绪佑,主要讲述的是:卿溪然的父亲为了继母和继女的安危,让她交出她和女儿的安全证,将两人丢弃在充满辐射的安全区外,在绝境之中,卿溪然遇到了绪佑,原来他是孩子的父亲,而她的打脸之路也随之开启…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包包紫的《末世吾乃宝妈》,虽然是个长篇,却并不繁复冗长,每一个情节都发展合理。是一部优质的末世言情类型小说,小说主角分别是卿溪然和绪佑,主要讲述的是:卿溪然的父亲为了继母和继女的安危,让她交出她和女儿的安全证,将两人丢弃在充满辐射的安全区外,在绝境之中,卿溪然遇到了绪佑,原来他是孩子的父亲,而她的打脸之路也随之开启…

免费阅读

  胡奶奶当即转身,手里提着两个空桶子,连再见都不跟卿溪然说,直接走了。

  现在小区停水停电停天然气,自来水提回来只能生喝,连加热煮沸都没办法,卿溪然一个年轻人,这点尊老爱幼的品德都没有,让胡奶奶相当的生气。6

  也难怪那天卿溪然的后妈会气得跑到卿溪然家门口,大骂她不给后妈活路了。

  这种品性的年轻人,真是没哪个长辈会喜欢。3

  卿溪然面无表情的关了铁门回身,一进家门,她就打开了手机业主群,当即看到胡奶奶在业主群里发言,

  【1期11栋业主: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点都不懂尊重老人家,明明家里囤了好几桶矿泉水,我们上门借点喝的水,就只给我们自来水,让帮忙打一桶水回来,好似多为难她似的。】

  【1期13栋业主:胡奶奶说的是谁啊?】

  这11栋就是胡奶奶家里,卿溪然家住12栋,13栋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妻,男主人好似是个家世不错的二世祖。

  这两夫妻为避开小区里的乌烟瘴气,现在在外面旅游。

  大家也都是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

  胡奶奶没有回话,因为业主群里的信息刷得太快了,尽管现在小区停电,但现在家家户户都有车子,坐进车里冲个电很方便。

  所以还是有很多人保持手机在线。

  胡奶奶打字慢,只是想在业主群里发个牢骚,却没想到这句牢骚被卿溪然看到了。

  卿溪然没时间跟胡奶奶争论什么,她默不作声的收起了手机,将她在家里的,塞不进地下室的物资,直接搬进了车子,车子塞不下的,就往家里的各个角落里塞,床底下、楼顶上、衣柜里…到处塞物资。

  要把物资藏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以策安全。

  做完这些后,卿溪然才开车带着卿溪然去师大古井里提水。

  结果一到山脚下,她才是发现自己拒绝帮胡奶奶提水绝对是正确的。

  到古井来提水的人,从半山腰一直排队到了山脚下,有的人一连拿着好几只大桶子,在熙熙攘攘的队伍里,与人聊天道:

  “你们没听说吗?开发区出现了大面积的停水,很多小区的水都停了,自来水都停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会出现大面积的停水?我们附近几个小区的自来水的确都停了。”

  有人一脸愤怒的提着水桶,扬着手臂怒道:

  “本来我们小区还好好的,不知道怎么的就没水了,一直没人来解决。”

  “开发区的地下水管已经好久没有人来修了,前两天给我们出了个通告,说要关开发区的总水闸搞维修,所以停水是正常现象,估计过了这几天就好了。”

  站在队伍中,牵着卿一一小手的卿溪然,心下了然。

  每年开发区都会搞一到两次的水管水闸维修,今年正是这个时候了,加上今年的天气特别的冷,湘城位于南方,从来没有这种还才到深秋初冬季节,就冷得要命的情况。

  南方城市的很多防冻设施,都没有北方城市那样的好,天气一冷,地下建筑就容易出毛病,各处水管出现质量问题,进而发生爆裂也是迟早的事情。

  民众给当局的压力很大,所以开发区干脆将总水闸关了,想要来个大维修。

  这才有了民众对市面上的矿泉水开始疯抢,导致湘城的矿泉水全面售空的现象。

  这种末世来临,大祸临头的局势下,水来了就来了,没来的话,也不排除从此后,自来水总水闸就会一直关着。

  湘城人民将会一直陷入停水状态。

  卿溪然想了想,抬头看了一眼排队上山的队伍,前方有人因为排队的问题打了起来,吵吵闹闹的,实在是太乱了。

  她在队伍里低头,对卿一一说道:

  “一一,这样太浪费时间了,我们不在这儿提水了。”

  “那我们去哪里呀?”

  戴着彩色毛线帽子的卿一一,歪着脑袋,可爱的眨巴着眼睛。

  “我们直接去郊外。”

  说着,卿溪然就牵着卿一一的手,提着空桶子离开了队伍。

  她的身后,有几个人想要浑水摸鱼,趁着前方队伍里有人打架,赶紧的溜上山插队取水。

  结果被人抓包,一群人开始吵吵闹闹起来。

  卿溪然和卿一一走得早,等去师大取水的队伍,开始从小范围的吵架,演变成大面积的群殴时,卿溪然已经带着卿一一到了郊外。

  从开发区开车去往郊外,差不多要花掉卿溪然半个小时的时间。

  但郊外没有城内那么乱,很多住在郊区的人家里有自动抽水泵,卿溪然随便找一户人家,就能买到几大桶地下水。

  不过她发现了一件更有意思的事儿,就是郊区的某些路边超市、便利店,甚至是那种小卖部,这里头还有矿泉水卖。

  虽然数量也不多了,但好歹花钱还能买到矿泉水。

  只是卿溪然的车子后备箱已经放不下了,她出来的时候,把家里塞不进地下室的物资,塞了很多进她的车子后备箱,所以就只能买了矿泉水,放在后车座和副驾驶座上。

  “哎呀妈妈,我都快要被挤成屎粑粑了!”1

  坐在儿童安全座椅里的卿一一,奶声奶气的抗议着,她忧国忧民的看着自己右手边、脚下,全都是矿泉水,忍不住开始担忧自己的生存空间。1

  再让妈妈这样塞下去,她马上就会缺氧死掉了。

  “你离变成屎粑粑还远着呢。”

  卿溪然没好气的拆了根棒棒糖,递给卿一一,贿赂道:

  “你乖一点不要闹,喏,给你吃糖,葡萄口味的。”

  “行吧。”

  坐在后座矿泉水堆堆里的卿一一,既往不咎的接过棒棒糖,很认真的对妈妈说道:

  “妈妈,你不能再买了,再买我们就要破产了,你可该怎么养我啊。”1

  “放心,就你这小鸡啄米的食量,我还是养得起的,你就别操这个心了啊。”

  觉着卿一一有些操心过头了的卿溪然,走回驾驶座上,开车往湘城里头走。

  还没进湘城开发区,就发现郊外有驻防的车一晃而过,一辆接着一辆,似是有什么大动作。

  她立即停下了车来,将车子靠边,给驻防的车让路。

  绪佑全副武装的坐在一辆军用吉普车的副驾驶座里,一脸冷肃的杀意,看着路边那辆红色的私家车车牌。

  随着队伍的往前,他扭头看像车窗外,那是卿溪然的车。

  她的车左右两边都是反光玻璃,看不清车里都有谁,但从车头玻璃看,绪佑刚好看到卿溪然坐在驾驶座上,她的副驾驶座上堆满了矿泉水桶。

  “仓鼠!”

  绪佑忍不住说了这么个词,转头看着副驾驶座的后视镜,卿溪然的那辆红车,在后视镜里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他拿出手机来,给卿溪然发了条短信,

  【绪佑:我的报告你写完了吗?还有空到处乱跑。】

  【卿溪然:城内都停水了,我出来买水。】

  红色私家车里的卿溪然,抬眸看着前车窗,一溜儿驻防大卡拖着一车一车的驻防往前,绪佑就在这其中的一辆车子里,而且还看到了她。

  于是,卿溪然低头给绪佑发信息,

  【卿溪然:湘城开发区停水了,说是自来水厂关了总闸,要维修地下管道。】

  【绪佑:自来水厂附近有变异动物出没,总闸已经被破坏了,不停水的话,所有的湘城地下水管都得爆。】

  因为总闸被变异动物破坏,水压控制不住,加上湘城的地下水管质量不过关,在寒冷的天气中,水管冻得很脆,所以这几天湘城各处都在爆水管。

  不止开发区。

  当局只能关掉区闸,这也是为了保护湘城地下水管不会被破坏得太严重,等绪佑灭了水厂的变异怪,当局恢复起建设来,也相对简单一些。

  而且现在是有变异怪在自来水厂搞破坏,不光光破坏了总闸,还搞坏了过滤器,被变异动物撒过尿,拉过屎,还洗过澡的水,未经过滤就直接流入湘城,继而进入湘城人的生活起居,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卿溪然:所以你这是要去水厂灭变异动物?】

  【绪佑:有兴趣一起去看看我是怎么灭变异动物的吗?】

  【卿溪然:并没有,我太忙了。】

  她实话实说,而且带着孩子去看驻防灭变异动物这种事,实在是太危险了,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着,自己不要命了,总不能把卿一一往危险的地方推。

  “胆子倒是越来越小了。”

  远去的车子里,绪佑点燃一根烟,拿着手机嗤笑,他今天是没空下车,不然非把卿溪然捉去水厂,让她好好的看着他的神武。

  说不定能刺激刺激她恢复记忆!

  后视镜里,只剩下了一个小红点的红色私家车上,卿溪然等驻防的车队过去了后,这才下了车,从车子里找出一块早就准备好了的布,将副驾驶座和后车座上的矿泉水,全都给遮了起来。

  然后发车继续往湘城里头去。

  刚进城门,卿溪然就看到有人在打架。

  又是遇上了什么口角,一群人和另一群人在街面上打起来了。

  店铺的橱窗上到处都是血,撒下来一条一条的血迹,看起来极为瘆人。

  可能因为场面太大,这回终于有安检出来了。

  “妈妈,妈妈你看,是洋洋爸爸。”

  卿一一坐在后车安全座椅里,自己摁下了车窗,高兴的冲外面站着的安检摇着小手,亲热的喊道:

  “洋洋爸爸!”

  穿着安检制服的罗楠,正和身边的同事说话,一回头,就看见卿一一的小脸在一辆红色的私家车后座上,冲他笑得可爱。

  驾驶座的车窗落下来,露出卿溪然那张姣好的,充满了知性与淡然的脸。

  “一一妈,这儿挺乱的,你们怎么在这儿?”

  罗楠眼眶深陷,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他身边站着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和他一样穿着制服,帽子却与罗楠的不同,有个队长徽章,那安检队长眼睛深邃,朝着卿溪然看过去。

  “刚从郊外回来。”

  车子里的卿溪然扫了一眼罗楠身边的队长,又看向好不容易被其余安检止住了的群架,问道:

  “这是怎么了?”

  “一群热血青年没事做,游行示威闹起了内讧,在街上打起来了。”

  一脸疲惫的罗楠,揉了揉脸,对卿一一笑笑,又对卿溪然说道:

  “赶紧回去吧,街头太乱了,我们家洋洋和他妈,我都没让上街了。”

  “好,那你忙。”

  卿溪然点头,升上了车窗,就从罗楠和安检队长的面前过去了。

  她走了许久,安检队长顾钰才侧头对罗楠说道:

  “这就是你要给我介绍的女朋友?”

  “是啊,还行吧?”

  “还行,忙完了,什么时候约出来吃个饭。”

  顾钰点头,觉得卿溪然长得不错,虽然也是带着孩子的,但看起来性子挺知书达理的,他家那丫头比起卿一一大了一岁,一天到晚跟个恶霸一样到处欺负人,卿一一的性格看起来乖巧,两人处个姐妹,性格中和一下也成。4

  都他这个年纪的人了,再找个彼此喜欢,谈什么爱情不爱情的,很不现实,现在就是合适最重要,身边有个知暖知热的人,再互相帮忙,把彼此的孩子拉拨着长大成人。5

  这就可以了。

  只是现在他和洋洋爸都太忙了,每天忙着在湘城里到处跑,开发区大楼那边又抽调了大批的人手,顾钰他连自己的女儿都没时间管,实在是没空出来和卿溪然约会。

  此时,回到了自家别墅的卿溪然,完全没料到有人已经打算了要和她重组家庭,她只将车停在车库,抱了卿一一下车,也没管车子里塞满了的物资和矿泉水,只打发了卿一一自己去玩,低头看着手机,去了后院检查她用油布盖起来的那堆物资。

  小区里停了电,卿溪然的手机只能在车子上充电,索性她的手机充起电来也快,开着车的时候就把手机的电给充满了。

  但别人家没出门的,手机就没有电了。

  于是业主群里大批的业主陷入了沉默,无法在网上发声。

  但手机没电了的那些业主,他们也没闲着,一堆人挤在小区的人工湖,站在垃圾堆上各种声讨,各种争吵,一不小心就掉了俩进人工湖,一顿的折腾。

  隔壁小区说是已经没有自来水卖了。

  整个开发区,不,整个湘城全面停止供应自来水,什么时候来水,官方没有通知,但时间肯定短不了。

  现在整个湘城陷入了水源恐慌,业主群里的很多业主,还打趣说如果再不来水,他们怕是要开车去郊外买矿泉水了。

  很有先见之明,不过应该立即行动,因为郊区的矿泉水也不多了。

  今天卿溪然开车到郊外转了很久,很多郊外路边的超市,矿泉水的存货量很少,且老板都进不到桶装矿泉水的货了。

  估计不出两天时间,等郊区的超市老板们反应过来,郊区的矿泉水存货,不是涨价,就是数量告罄,或者被老板收起来自用。

  卿溪然一边刷着业主群,一边检查了一下放在院子里,用油布盖起来的物资,油布下的物资并未见少。

  可是她铺在花园里的细土,多了一串脚印。

  看起来这尺码是男人的脚印,按照脚印的花纹,以及脚印的深浅,只有一个男人进了她家的花园,鞋子是回力棉布鞋的样式。

  来人的两只脚,一重一轻,应该是翻栏杆进了卿溪然的家,落下来的时候脚还崴了一下,并不是个练家子。

  练家子翻她家这么点墙,根本就不会崴脚。

  然后那人进了她的家,在花园里转了个圈,又在客厅落地窗前探了探,当是想看看卿溪然家里有没有物资。

  但考虑到卿溪然还会回家,所以并没有做出更过激的事情。

  蹲在落地窗前的卿溪然,伸出洁白纤细的手指,指尖触了触水泥台阶上那一个浅浅的鞋印,双眸泛着冷意。

  她被盯上了。

  脑子里勾勒出了一个人物形象,穿回力棉布鞋的应该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身体协调能力有些问题,行动笨拙,还有些畏首畏尾。

  她将目光放在隔壁胡家别墅,默不作声的起身来,进了屋子,用酒精燃炉给卿一一做了顿中饭吃,然后到了车库,把车子里的物资和水都挪下来,锁进了车库,又带着卿一一去了郊外。

  这回卿溪然不买水了,她之前路过郊外一户人家的时候,发现他们家养殖了很多的剑麻。

  剑麻拥有很硬且带尖刺的叶子,这种叶子很轻易的就能长到一两米,而且一株能长出200多片的叶子。

  能想象一株成熟的剑麻能膨大到什么程度吗?数个成年人手拉着手的站成一圈儿,都不一定敢靠拢剑麻的边。

  倘若一株挨着一株的种植,就是一堵天然的围墙,就算是来了练家子,爬上了围墙,望着地下一丛一丛无处下脚的剑麻,怕是都不敢往下跳。

  卿溪然要买很多很多的剑麻,沿着她家的围墙栏杆种上一圈儿。

  而郊外种植剑麻的这户人家,在末世之前是专门种植剑麻卖钱的。

  大株小株的剑麻他家都有。

  但是到了现在,整个社会环境已经进入了社会职能混乱期,他家的剑麻就陷入了滞销状态,卿溪然要来买剑麻,家主高兴得不得了,当即带了卿溪然和卿一一去地里选剑麻。

  “你们这儿还有水井啊。”

  卿溪然牵着卿一一,手侧就是一长排比她还高的剑麻,她将目光从剑麻上挪开,看着水泥房子外面,有一口很老式的水井,心中了然这户人家为什么到了如今,还会有这样悠哉的生活态度了。

  显然,他们还没有感受到水源紧缩带来的紧迫,城内为了一口水,连人命都闹出来了,很快,城里的人怕是都要外逃来郊外买水了。

  “是的咧,我们家的水质很清澈,这口井还是我爷爷挖的,比矿泉水都要好,我们家一年四季都是喝的这口井里的水。”

  家主一脸黑黢黢的,常年劳作的身子硬朗的很,冲着卿溪然呵呵笑道:

  “这几天老有人来找我家要水,要不给你也整几桶带回城里去?”

  “也行啊,同着剑麻给我一起送去,我给你钱。”

  “哎,说什么钱不钱的,算了几桶水而已,不值钱。”1

  家主显得很大方,记下了卿溪然要的数株大剑麻,另外又数株小剑麻,就忙着给卿溪然挖剑麻装车了。

  他也没问卿溪然要买那么多的剑麻干嘛,这好不容易来点儿生意了,问来问去表现得太多好奇心,会得罪主顾的。

  所以种植剑麻的家主,就不问那么多了,等将卿溪然要的剑麻都装车完毕,家主又给卿溪然用那种最大号的矿泉水桶子,装了几桶井水,尽数放在了自己拖剑麻用的大卡车上。

  然后开着卡车,将剑麻给卿溪然送湘城的家里去了。

  在剑麻家主忙着给卿溪然挖剑麻的时候,卿溪然则带着卿一一,开着车在郊区附近的一个园艺市场转了转,买了一些不是很大的仙人球、仙人掌、仙人蛇……这些都是她用来埋地雷的。

  运送剑麻的卡车开进小区,就在卿溪然的家门口停了下来,此时卿溪然也到了家。

  她在出发去郊区之前,就将车子后备箱里的物资都卸了下来,装进了车库,如今再回来,自然是带了满满一车厢的小仙人球、仙人掌、仙人蛇……

  剑麻家主领着他的两个儿子,从卡车上将剑麻卸下来,一株一株的搬进卿溪然的家,靠着墙根放了一圈。

  胡家的爷爷奶奶听见动静,走出屋子看了一眼,眸光阴沉,气得不知如何是好。

  剑麻这种围墙植物,如今就这么堆了卿溪然家的围墙一圈,她是防贼呢!1

  “胡爷爷,胡奶奶。”

  卿溪然站在自家围栏里,一边给卖剑麻的家主结账,一边笑着抬头唤了隔壁的二老一声,说道:

  “这位卖剑麻的老板家里有水井,我看过了水质还真不错,你们可以开车去郊外买他们家的水。”

  又侧头对卖剑麻的家主说道:

  “老板你能留个电话号码给我吗?我们小区停水了,我回头帮你宣传宣传,说不定你不卖剑麻,改成卖井水,比卖剑麻还赚钱。”1

  “这,这怎么好意思……”

  家主愣愣的,此前他家的井水都是让人免费来取的,也没几个城里人爱喝没过滤的井水,现下让他拿自家的井水卖钱,多不好意思。1

  也不一定有生意。

标 签穿越 末世吾乃宝妈 卿溪然绪佑 包包紫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