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带球跑后一群男人争当爹沈筱冉林景辉_带球跑后一群男人争当爹苏木蔓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70 ℃
带球跑后一群男人争当爹沈筱冉林景辉_带球跑后一群男人争当爹苏木蔓在线阅读

带球跑后一群男人争当爹苏木蔓

苏木蔓 著

连载中免费

《带球跑后一群男人争当爹》是苏木蔓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交往多年,林景辉一直觉得沈筱冉是温婉体贴,乖巧柔软的女孩儿。弯弯的眉眼,浅浅的梨涡,像是开着白色花蕊的菟丝花。分手数年,再次见面沈筱冉带着孩子回来了?!巨星林景辉表示要负责。沈筱冉拒绝:“谢谢林先生免费捐精。精子非常有活力,基因健康优秀,无家族遗传病。”林景辉:“?!”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带球跑后一群男人争当爹》是苏木蔓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交往多年,林景辉一直觉得沈筱冉是温婉体贴,乖巧柔软的女孩儿。弯弯的眉眼,浅浅的梨涡,像是开着白色花蕊的菟丝花。分手数年,再次见面沈筱冉带着孩子回来了?!巨星林景辉表示要负责。沈筱冉拒绝:“谢谢林先生免费捐精。精子非常有活力,基因健康优秀,无家族遗传病。”林景辉:“?!”

免费阅读

  林景辉曾经无数次想过自己和沈筱冉重逢时会是怎样一个画面。

  好多次漆黑的夜晚里,他辗转反侧着渐渐入眠。

  睡梦中,曾经闪过两人高中时的回忆,两人大学时的回忆,两人实习工作时的回忆……后来他去参加选秀节目的回忆,他在电视节目中单方面分手的回忆,还有当晚过后对方人去楼空的回忆。

  他有想过相遇时女人见到他无声簌簌落泪的悲悯样子,也有想过女人因他性格大变直接大打出手的场景,甚至偶像剧演多了他都有些害怕某个女人会一时想不开做一些自轻自贱的傻事。

  不过,让林景辉梦到更多的则是女人和别人结婚生子,一家三口、阖家欢乐的场景……

  他忙碌着他的事业,她照顾着她的家庭,粉唇两边可爱的小梨涡再也不会为了他涡陷,她温柔暖心的笑容只会给她现在最重要的人和物。两人如同白昼流星逝过,这一辈子再无交集。

  毕竟,和对方素人不一样,他现在是家喻户晓的流量偶像,是知名巨星!

  但是,如果对方现在生活过得不顺遂,跑来找他求助的话,他暗地里帮把手也不是不可以。

  就当是当初的补偿费了。

  沈筱冉在他心中还是不同的,她是他的初恋,第一次接吻和抚摸的女人,两人太过美好的相遇和交往经过几年薄纱轻掩,更是在记忆深处刻着一股青涩的眷恋……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呵。”

  看着摇曳生姿的妩媚女人,想着刚才讥讽的话语,林景辉牙齿磨得有点响,内心深处本来升起来的一点温存彻底消逝了。

  手机那头的经济人万广凯赶紧点头哈腰地应声:“景辉你也别太生气,这种杯弓蛇影的绯闻都是小事,马上公司就会处理掉。要是你觉得还不爽,我马上知会唐律师给造谣者发律师函。”

  “不、用!”

  一字一顿地怒喝,男人像是只弓起背脊的猎豹,紧紧地盯着站在不远处的女人。

  闪光灯下,那个曾经有些婴儿肥的女人绰约多姿,细白的天鹅脖,肩头莹润,锁骨消瘦,背脊极其地挺直,整个人像是被一根细不可见的绳子拎着,姿态舒展优雅得像是个貌美妍丽的女王……

  虽然站在树荫下逆着光,却是那么地闪耀夺目,迎着树叶缝隙里泻下斑驳的光,像是自身在发着光。

  林景辉做过练习生,所以他清楚地知道沈筱冉变成现在这样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好好好,不用就不用了,还是景辉你心善……”

  手机那头万光靠擦了一把油腻的汗,感受着指尖触摸到的可悲发际线,简直岌岌可危。

  “虽说这绯闻热搜现在被公司律师函警告,也撤下去了。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景辉你要不还是和助理们一起回来吧?”

  “哼,不用瞎操心我的事,凯哥。不过是个公司饭局,吃个饭又能出什、么、问、题、呢~呵呵呵。”

  随后,电话被单方面利落地挂断了。

  听着忙音,万广凯无语:“……”

  被网友大众质疑不行,的确是个难受的事情,但是冲他发火算什么英雄好汉……啧啧。

  虽然嘴上喊着我是哥,实际上压根把我当孙贼。

  不过说得也是,和剧组编剧等相关人员吃个饭能出个什么问题,最多就是助理小张得多注意卡路里和热量而已。根本没想到,他放下心来的小祖宗正怒发冲冠地飚着呢!

  沈、筱、冉!

  双眸阴沉地转了一圈,林景辉忍住了他想推开身边助理一个箭步扎到女人面前,一把解开皮带遛鸟的冲动!

  以前他的衣服包括内、裤都是某个女人一手置办的,他下面穿多大的size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清白了好吧!还橡皮筋,可去TM地橡皮筋……

  等会儿到了饭局,等那个那个女人看见他的时候,她就知道痛哭流涕了!

  毕竟当年那一夜,那只小恐龙在外面兜兜转转了那么久,最后还不是没忍住给他打了电话……所以,到现在为止,林景辉依然能非常肯定他自己在沈筱冉心中也绝对是特殊的那个男人!

  只是刚刚对方那句“骚话”还萦绕在耳边,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压抑住心中那股火气!

  本来抬脚往五星酒店电梯处走得男人越想脸色越紫青难堪,脚尖不自觉地一转,直接掉头。

  沈筱冉今天难得盛装打扮、全副武装,而且妆容还是祁漾学长亲手化的,即便是当妈的人了也不禁臭美起来,让摄像师拿手机帮她多拍几张留念保存。

  要知道她这两天突击训练真的苦,比白毛女还苦。

  纠正坐姿站姿就不说,饱一顿饿一顿的,连个好板凳都没坐过,经常都能听到骨头关节“咔咔咔”的律动和肚子“咕咕咕”的惨叫……付出这么多辛苦赚来的美,她自然是要存储下来。

  要不然,之后她哪来的资本向她家的小宝贝吹嘘她是个仙女的妈妈!

  对于这种小请求,摄像小哥爽快地点头答应。

  反正除了庄老和林景辉这两个咖,其他人几乎带过就行了,也不用多认真拍照。而且,来自于美人的请求,他身为男人怎么能拒绝呢。

  “手机拍出来的效果不好,我拿单反给你拍,沈小姐你留个联系方式我之后传给你。”

  沈筱冉弯眸微笑:“啊,好的,那麻烦小哥你了。”

  这声“小哥”听得男人美滋滋的,嘴角不由咧开。

  女人梨涡浅浅,丰润水泽的红唇漾得更动人了,果然长得好看,真能当钱花。

  只是当摄像师摁下按键时,骤然发现镜头里多了一个高大的陌生男人。

  男人戴着墨镜,身材颀长,比他足足高了一个脑袋,立刻让摄像小哥感到了迎头而下的压迫感,手中的动作兀自停下了。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对方恼怒生气的事情?

  但是,作为底层摸爬滚打起来的小人物,摄像师第六感直觉便是看向了眼前的漂亮女人,投去了询问的视线。然而他的视线还没抵达目的地,对方便赫然低头俯身,挡住了视野,挡住了斑驳的光,挡住了树荫投射下的阴影……

  从摄像师这个角度看过去,一瞬,两人仿佛笼罩着相拥了。

  “呵,橡皮筋又怎么了,你这只小恐龙以前还不是跟着一起蹦跶。”

  “……”

  沈筱冉略微惊愕地抬起眼帘,指尖微颤,视线凝向眼前这个曾经最熟悉而又最陌生的高大男人。只是失态了一瞬,她立即弯着美眸,疑惑又礼貌地浅笑着。

  过了这么多年,她已经许久没有听到“小恐龙”这个绰号了。

  以前有爱的时候,她误以为这是亲昵,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对方明明白白的真心话……

  她扬起的红唇鲜艳而刺眼,浑身锋芒毕露。

  “先生,请问我哪里丑得像恐龙了?”

  漂亮精致的女人挑着柳叶眉尾,掐着自己盈细的腰肢,摇曳着轻薄的裙摆露出光洁的小腿,往男人面前徐徐走近,胸口山峦的起伏和沟壑甚至就差几指宽的距离便绵延摩擦上了对方的上衣衣服。

  她婉柔平静地看着对方身体变得略微僵硬,梗着脖子些许动摇地移开目光,到耳廓染上了淡淡的粉色……呵,果然,男人就是个感官动物。

  撩起耳边的碎发,沈筱冉吐气如兰地笑道:“怎么办,我觉得我真是美极了。”

  当了5岁娃儿的妈还能保养漂亮成这样,她不美还有谁美!

  转过头对视着对方,林景辉脸上错愕的表情异常明显,像是天塌地陷了。

  相视交往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么自信、这么生动的沈筱冉……

  她的双眸是那么地明亮,里面仿佛溢满了光;她的红唇是那么地张扬,缝隙里仿佛抹着红色的侵、略、性……

  正如她所言,她很美。

  林景辉怔了怔,回过神,张了张薄唇想说些似乎很长的话。但是脑子里却一片空白,内心也是五味杂陈,喉头上、下滚动许久,最后强行憋出一句幼稚的话。

  “……自己夸自己,不要脸!”

  沈筱冉淡淡一笑:“承让,过奖。”

  “……啧。”

  男人黑沉着脸,毫无滞留地疾步迈向酒店,留下了一脸问号的摄像师,还有不远处忐忑不安的助理小张。

  沈筱冉敛眸,她曾经有想过一把尖刀宰了这个男人的画面,想过拍这个男人“给朋友看”的片子讹钱诈一辈子的场面,也有想过让这个男人身败名裂、颜面扫尽的场景……

  但是,她从未想过和林景辉和平相遇的一天。

  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同一个酒楼……还是同一个饭局。

  44楼在帝都不算高,右手边的楼层按钮仅有这一个亮起,十分稳定地,电梯徐徐有序地上升。

  封闭匀速上升的盒子里,只有两个站在对角的男女。

  回忆起以往的事情,林景辉恻然和心虚,肩膀上好像担着千钧,觉得浑身都不适。

  虽然,他到现在都没有彻底明白沈筱冉为什么那晚后不告而别,甚至偷偷地出国留学。但是毫无疑问地,肯定和他当初和聂惠儿一起去电视台采访有关……但是,当时他也没想到会让这个女人反应那么激烈。

  甚至,激烈得直接离开了他。

  刚生闷气吵了一架,嗓子又干又养,男人掰着手指干咳了两声。

  但是没人理他,寂静孤独得像个墓地。

  润了润喉咙,林景辉眼瞅着电梯的数字一个一个地上涨,很多哽在喉咙里的话上下起伏地冒泡,支吾地吵了很久……最终,戳破了。

  “……那时候,我没想过真要和你分手。”

  话语未落,电梯门“叮”地开了。

  门外,戴着墨镜口罩的女人手中捧着礼物僵在了原地,本来脱口而出“小辉”也活生生地咽了下去,随后转头像个凶狠的夜叉蔑向电梯中的女人,仿佛要剐了这个狐狸精的皮!

  然而,当聂惠儿看清是谁时,却听见对方毫不在意地展颜一笑——

  “没事,因为我那时是想真和你分手。”

  “要不然接受一个经常腰酸背疼的男人我怎么受得了?毕竟聂小姐是迷人,而我不一样,我‘磨’人~”

  “!”

  对上男人和门外女人错愕震惊的视线,沈筱冉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唇角笑得很浅很淡,像是说了一句“今天天气真好”那般风轻云淡。

  随即,旋起一阵清风率先走出了电梯,红色的高跟鞋衬得纤细的脚踝越发地白皙。

  男人气得咬牙抵腮,就差疯狂跺脚了。

  妈的,他刚才警告了对方,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当面调侃他刚刚上热搜的造谣绯闻!

  背后说嘲讽他橡皮筋还不够,竟然还当着别人面前笑他能力不行,满足不了她这个磨人的妖精?!靠,倒是是谁满足不了谁啊!

  看着曾经菟丝花样的小女人笑得妖冶婊气,红唇更是没把门地飚黄车,林景辉整张脸恼怒又赧然,脑子里却是混乱到了极致。

  男人阴沉着脸,内心憋着一股狠劲儿,像是即将斑驳炸裂开的豆荚。

  这……真的是他曾经那个温婉又包容的前女友吗?!

  根本就像是从骨子里变了一个人!

  某个大明星很想狠狠地怼回去,像以前两人经常叽叽喳喳吵架那样驳回去。甚至,某个男人内心某处还觉得自己当年受了点委屈呢……

  想当年,他前脚刚和聂惠儿炒CP,后脚这个女人就不经过他的同意退了那间公寓,害得他回去那天有家不能回,被周围邻居偷偷地笑话!

  这时,林景辉他才知道,沈筱冉这个小心眼的女人把家里的家具等拿不走的大件全都送给了周围的邻居,没人要的直接送给小区外经常收废品的大爷,再没人要的生活用品直接全扔在了垃圾桶里。

  而他怒气冲冲地经过垃圾桶时,甚至还在垃圾桶里看见了他的洗漱用品和衣服?!!

  更坏的是,那天他还特别地水逆,手机掉了,身上又没带钱。

  林景辉才出了小区门,还好死不死地碰到了一起选秀出道的死对头,只能低声下气地伸手向最讨厌的人借钱……没想到,对方不仅一分钱都不借还冰冷地瞥了他一眼,仿佛是在俯瞰一只秋蝉的样子。

  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这种经历,这种屈辱,简直糟糕透顶了!

  一会想起人生中最倒霉的那天,硬挺帅气的某位大明星浑身气得就要炸裂开来,连一旁的女朋友也忘了招呼。

  反倒是一旁站着的聂惠儿瞪大双眸,脸上戴着墨镜却是掩不住惊讶和震撼,张了张嘴,说话都变得有些结巴。

  “那、那是……沈、沈筱冉?”

  林景辉黑着脸,点头“嗯”了一声。

  “怎么可能?!”

  那个老女人怎么可能会变得这么好看!

  想起刘利华发给她的短信,聂惠儿差点将剩下的话脱口而出。

  而且,那还是和野男人生了孩子、当了妈的女人啊?!难道,不应该是皮肤松弛,身材走样,日夜为孩子生活费焦心的黄脸婆样吗?!!

  难不成其实所谓的“野男人”只是个代称,其实是当了某个有钱有权男人的情 人,而生儿子也是为了满足那个男人的要求……

  毕竟,那种所谓的成功男士为了所谓延续的香火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发妻生不出来儿子的话,便让小情 人帮忙生儿子,要不然谁去继承他的“万里江山”。

  抿着唇线,聂惠儿眯着眼,自认为摸透了沈筱冉表面光鲜里面的弯弯绕绕。

  要是没有男人做靠山的话,就那身价格不菲的打扮,无论那个女人做多少工作和兼职都轻易赚不起来的……

  只是,即便是这样,聂惠儿还是全身躁郁得难捱。

  她这次回来,本来是想给眼前这个男人一个小小的惊喜。但是,她没有想到对方反而给了她一个更大的惊喜……

  “……那时候,我没想过真要和你分手。”

  回想起刚才听到男人的话,聂惠儿就觉得不爽和难受。

  虽然当年他对她的确是事先这么商量的,但是,这句话当着她的面说与沈筱冉那个女人听得时候,她整张脸红得都快要灼烧了起来。不是因为插足心虚或者是内心愧疚,而是……

  她这么一个星途闪耀的明星,居然被沈筱冉这样一个普通的女人比下去了?!

  “小辉……”

  聂惠儿很想对林景辉说些什么东西,甚至她想撒泼。但是她不行,因为这是在外面,她必须要保持漂亮的形象和完美的人设……

  而且现在,她却无法和林景辉彻底分开。

  和当初截然相反,林景辉事业蒸蒸日上,而她却因为女团之前爆出队友退团事件的牵连,资源流量都骤然降低,团体活动更是降到冰点。要不是她还顶着林景辉女友的头衔,怕是和她那些队友一样坠入谷底,想爬起来也难了。

  所以,当着这个男人的面前,聂惠儿也只能委屈地闹闹别扭,眼里闪着泪花。

  “小辉,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就像是当年沈筱冉不告而别那天一样,哭闹地揪着对方的衣摆不放手,让男人没有办法找对方解释挽回一样。

  至于对她而言,走了个沈筱冉跟走了一条狗相比,说不定后者更要轰动震撼些。

  林景辉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泪,只得敷衍地哄“没那回事”。

  男人蹙紧眉头,口气有些不耐。

  他以前和沈筱冉交往时都不知道他那么讨厌眼泪这个东西。可能,是因为那只小恐龙在他面前从来都是笑容,没哭过的原因吧……

  这场饭局对于某些人来说,注定味同嚼蜡。

  某对明星狗情侣忙着各种应酬,根本抽不出来空隙来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只有某个漂亮的女人极尽享受,专注地倾听者各个编剧的经验所谈,收获颇丰不说,还凭着一张甜嘴和不少编剧交换联系方式,架起了友谊的桥梁。

  这更是让某对狗情侣和某个碧池编剧看得目怔口呆,这还是当年那个内向易羞的小女人吗?

  等到中途沈筱冉去盥洗室补妆的时候,聂惠儿终于抓住机会了,拿着包包匆匆地跟着出去了。

  刚一劈面,聂惠儿就直接进入主题。

  “筱冉姐,我们谈谈~”

  对方出现在面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临着镜子,沈筱冉连余光都没有赏给对方,专心地涂抹着口红。

  “!”

  自从出名以后,聂惠儿哪里还受过这种气!

  但是,一想到男人刚才那态度,她内心深处的危机感就居高不下。虽然沈筱冉不告而别后,她就自动晋升为林景辉人前人后真正的女朋友了。但是,小辉对待她们这两位女友时的态度完全就不一样!

  她们两人交往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共同的公寓,共同的家。她用心美容化妆打扮自己对方完全没有任何赞美和感受,她第一次下厨房用心做的饭菜对方直接皱眉吐掉,她买的衣服裤子也只是穿一两次就扔一边了……

  甚至……从来不在她家过夜。

  虽然她们两人都是明星,每天为了工作都得在飞机上飞过去飞过来,可是也不至于连温存的时间都没有!明明和沈筱冉这个女人在一起交往的时候,都不会这样……

  不过那也无所谓了,现在和小辉交往的人——是她!

  聂惠儿鲜红的指甲扣入掌心,仪态大方,宛如抓奸在床的正房娘娘。

  “筱冉姐,我知道你们以前关系不错。但是,现在小辉……”

  沈筱冉抿完嘴唇后,“哗”地扭开手龙头,优雅地回过头来展露出笑容,爽利地打断了对方的话。

  “聂小姐请放心,我不是重新翻艹垃圾堆的女人,我也是有追求的。”

  擦干洗干净的手,女人将揉成团的纸巾精准无误地扔进了垃圾桶里。

  聂惠儿:“……”

  艹,说得她好像没追求,喜欢在垃圾桶里废物利用一样!

  现在眼前这个沈筱冉可真他嘛地婊气欠揍,蓦地,聂惠儿也开始有点怀念以前那个老老实实、不会反抗的老女人了……

  不过,这个女人也就只有现在能这样逞口舌之快了。

  毕竟一个人怎么无论改变,嘴巴变得多么利索,都改变不了骨子里那点的东西。沈筱冉自然也不例外,更别说她曾经踩着对方的头上蹦迪。

  聂惠儿眯起眸子,勾着冶艳的唇角,走到沈筱冉耳边低低地呼气,冷声威胁。

  “老女人,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知道你现在有个儿子,如果,你不想小辉知道你这身行头和儿子是从哪个男人那里怎么来的,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远离……”

  沈筱冉笑眯眯地推开对方,直接有力地打断了对方的胁迫。

  “那你就去告诉他呗,顺便让他记得打钱。”


标 签言情 带球跑后一群男人争当爹 沈筱冉 苏木蔓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