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小说免费_曾小澈全文无广告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14 ℃
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小说免费_曾小澈全文无广告在线阅读

曾小澈全文无广告

琉璃冰灯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是作者琉璃冰灯所著一部长篇古言武侠小说,主角是曾小澈,全文讲述的是:传说某国天怜长公主,生活如开挂,身边前呼后拥,皇兄宠爱,还是暗夜女王,一棒肃清江湖,曾小澈对天发誓,她的兵器真的不是擀面杖啊,这华丽的夜琉璃没人知道吗?这可是她公主殿下的开挂之物啊!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是作者琉璃冰灯所著一部长篇古言武侠小说,主角是曾小澈,全文讲述的是:传说某国天怜长公主,生活如开挂,身边前呼后拥,皇兄宠爱,还是暗夜女王,一棒肃清江湖,曾小澈对天发誓,她的兵器真的不是擀面杖啊,这华丽的夜琉璃没人知道吗?这可是她公主殿下的开挂之物啊!

免费阅读

  乒乓的刀剑声扰着冷夜清幽,曾小澈夜琉璃刀刃撞上来者剑锋,火花乍现竟是不分胜负,两人换了个位置斗争依旧,曾小澈尖刃朝对方脑门而去,对方闪身躲过一拳打向曾小澈,她用左手接住,右手握夜琉璃划破了对方的衣服,对方顺势在空中翻了一圈剑锋隐匿在长袖摇晃中,曾小澈敏锐察觉完美避开,双双立于屋顶之上,稳如泰山。

  “擀面澈加油!擀了他!”

  刘飞殊刚打退了一波人,在下面喊。

  “……”

  曾小澈的额上布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这个人有些本事,纵然是她,也只是划破了他的衣服而已,没讨到什么太大的便宜。

  沉住气,稳住重心,这次放跑了他,以后就麻烦了。

  曾小澈突然一笑,缓缓向前走了几步,夜琉璃刀尖溢寒,她轻轻的一声:

  “老哥,你面纱歪了。”

  “……”

  黑衣人急忙低头,曾小澈一刀刺了过去,黑衣人直想上当,却因为反应迅速闪了过去长剑紧跟,又是一轮火花闪电,凌乱中对方钳制住了曾小澈的左手臂!

  但曾小澈岂能居于人下,夜琉璃灵活一闪钳制住了对方右手,又是难舍难分。

  这个人有些讨厌啊。

  曾小澈皱眉,突然耳朵竖起,一支寒箭穿过空气从下面直奔她而来!

  她想闪开可黑衣人紧紧抓着她,她终于明白这个人的目的了,还好是侧身那支箭射不到心脏,不过看这架势多半是毒箭!

  动不了,躲不开,她咬牙准备受这一箭,突然一道光闪过箭被弹飞了出去!

  迎面来一紫衣少女,月光之下高贵典雅尽显,手执暗紫长剑,容颜清丽冷傲,一剑朝黑衣人去,黑衣人惊连忙松开曾小澈连连后退,少女立于曾小澈身侧,斜瓦片上依然身形稳当,此时两把刃对着黑衣人。

  “撤!”

  黑衣人见打不过转身就飞了,还有地上腿还没被打断的人,绕过刘飞殊他们的刀锋跟着黑衣人齐齐溜走。

  寂静了,曾小澈飞身落地,地上鲜血一片,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堆,腥味泛在空气中使人恶寒,不过也只是一点点人而已,整个珑日阁的人数不知道是今晚出动的人的多少倍。

  凭他们几个人的力量要除掉藏了那么多年的珑日阁,绝非易事。

  他们五个人聚到一起,曾小澈首先对紫衣女子行礼: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此时才得细细品味女子的容貌,一双星空般明亮的大眼睛,柔而不魅的眉、白皙的皮肤,芙蓉般清纯的笑意一点,紫裙紫剑立于世俗却又脱俗,优雅地回了个礼:

  “不必客气,我叫容曼,敢问姑娘名字?”

  “曾小澈。”

  曾小澈刚回了个话夏风影便走了过去,温柔的一声“容曼”。

  “风影哥哥!”

  容曼的眼睫毛扑棱闪了一下,似乎有点惊讶夏风影在此时此地出现,夏风影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

  “我妹妹。”

  夏风影解释道。

  又没问你,曾小澈心里翻了个白眼。

  “干的。”

  夏风影补充道。

  曾小澈心里轰地炸了一下,还好一向镇定,不动声色。

  “真没想到在这会遇见你。”

  夏风影首先开口,容曼回应:

  “容曼也没想到!他们是风影哥哥新结交的朋友吗?”

  那般甜美动人的声音。

  “是啊,凑一起打牌。”

  夏风影说。

  容曼:“……”

  曾小澈皱眉,这句话怎么听都像是她说话的风格。许是之前夏风影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学了去吧,怪不得觉得他愈发活泼了。

  “容曼孤身一人世间漂泊,还望能有幸与大家同行,也不算无所依靠了。”

  一颦一笑皆有世家千金风范,曾小澈想了想自己,一颦一笑皆有世家少爷风范……

  “好说好说。”

  曾小澈挥挥手表示同意。

  苏文菲的神色有些奇怪。

  天街微凉,栖影轻摇,巷尾闪过一只狸花猫的影。

  水竹县,童扶客栈。

  “看来这个地方不能待了。”

  曾小澈擦拭着夜琉璃的刀刃,擦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刀刃亮得能当镜子照,又开始擦盖子。

  “我们暴露得这么快吗?今晚那些人像是珑日阁的人。”

  刘飞殊倒了杯茶一口一口细品。

  “不会又被夏风影给设计了吧。”

  苏文菲在脸上拍着白天从街上新淘来的脂粉。

  “不管怎么样,按照我们的路线走吧,我感觉夏风影不会害我们。”

  曾小澈说。

  “呵,这么相信他,等到他害你的时候,你可别哭啊。”

  苏文菲瞥了曾小澈一眼,包好自己的脂粉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曾小澈笑了笑。

  “老大,我觉得你心里已经有计划了!”

  刘飞殊满脸崇拜地看着曾小澈。

  “没有没有,脑子一片空白,该干什么干什么而已,毫无想法。”

  曾小澈趴在桌子上。

  “你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

  刘飞殊关心地问。

  “没有啊,说来也奇怪,自从遇见夏风影就再也没犯过。我只是有些困……”

  刘飞殊脚底抹油:

  “啊哈,那啥,打扰了,你好好休息,今天打了一晚上,挺累的了,好好睡,明天接着擀面。”

  “……”

  曾小澈抚额。

  忘了跟他们说小心容曼。

  他们心里应该都明白的吧。

  曾小澈站起身走到床边,一头扎进被子里。

  她为什么没来由地情绪低落呢?

  陌陵街头。

  日光耀眼,街上人潮流动如水,彩带条条从窗棂上飘下来,似欲缠着不远处飘动的酒旗。

  陌陵,是曾小澈名册里的下一个地方,也是前不久得到的疑似夏风影送的路线图的第一个地方。

  曾小澈手里玩着腰间玉佩的流苏,东看看西看看,观察着这个两边都划了重点的地方。

  刘飞殊跟在曾小澈身后,似乎比她更警觉一些。

  夏风影在曾小澈身侧与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时不时瞟一眼后面的刘飞殊。

  苏文菲就不一样了,在后面和容曼聊得正欢:

  “曼姐你这身衣服真好看,哪家店买的啊?哇你这簪子也好漂亮,跟你的衣服真配,这样搭配起来像个仙女哎!曼姐你太会打扮了,我好佩服你呀!不像那个曾小澈,天天像个汉子一样随便得很……”

  耳朵尖的曾小澈:“……”

  容曼微微含笑:

  “文菲妹妹也是啊,皮肤保养得这么好,是有什么保养的秘诀吧!”

  “其实是这样的,我跟你说,你每天晚上睡觉之前……”

  啊,女人之间的话题,曾小澈叹了口气,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别。

  走得好好的夏风影突然停住了。

  曾小澈和刘飞殊齐齐转头向他看去,夏风影缓缓走到路边,不染尘灰的傲世白与这市井形成了鲜明对比,仙人夏风影走到路边小摊处,停顿了一下,拿起了一盒脂粉。

  ?!众人一脸茫然。

  “诶这位公子真是有眼光,这是眼下最流行的玉茯苓,轻柔护肤不含有害物,最适合年轻的小姑娘了,公子要是拿去送给心上人,保准第二天就能去她家里提亲!”

  老板这广告打的……

  夏风影回头看了眼曾小澈,这个……还真没可能。

  曾小澈双眼望天,一脸不关我事的表情。

  “多少钱一盒?”

  “不多不多,只要四两银子!”

  小摊老板笑嘻嘻地就要给他包起来,苏文菲上去一把夺了过来:

  “我看这盒玉茯苓最适合容曼姐姐的皮肤了,谢了夏公子!”

  容曼微笑着低下头,脸上一片绯红。

  夏风影笑了笑:

  “不谢不谢,是挺适合曼曼的。”

  曾小澈:“……”

  摇了摇头,抬腿便走,这边刘飞殊察觉了她不太高兴,上去挽住她的胳膊:

  “小澈没事,我们是铁骨铮铮的男儿,不需要这东西!”

  后来“啊”地一声惨叫,曾小澈狠狠地踩了刘飞殊一脚,大街上暂且不武刀弄棍,不然劈了他。

  苏文菲在后面傲慢地斜了曾小澈一眼。

  在街上走了好久也没什么动静,陌陵风平浪静,什么端倪也看不出来。

  曾小澈动了动脑子,决定去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看看。

  这大事还真让她赶上了。

  远处一阵哭喊声夹杂着摔东西的声音,曾小澈觉得她耳边愈发嘈杂,走到陌陵城半边缘地区,看见一伙穿着官服佩剑的人在疯狂地砸东西。

  “大人哪,求求你别拆我的家,我们祖祖辈辈在这儿住了很多年了,您这一拆我们住哪啊?”

  强拆?

  一个至少古稀之年的老婆婆颤抖地拽着一个小吏的衣服。

  “上一边去!”

  那个小吏一脚就把老人踹飞了出去!

  “娘啊!”

  一个妇人赶紧上去扶老婆婆,老婆婆痛捶心口,噗地吐了口血出去。

  “奶奶!哇……”

  旁边大一点的小男孩拉着一个比他矮一头的小女孩大哭。

  从这一家的衣着来看,这个房子不动他们还算生活得不错,至少温饱问题还能解决,若是强拆,怕是得全家一起街头行乞了,哎,可怜可怜。

  曾小澈叹了口气,继续看热闹。

  “不许你们拆我的家!”

  远看一男子回来,随手抄起了一边的铁锹就挥过去,啧啧,气势挺足,一看就是当家的回来了,可他一个人如何跟那么多人打?更何况……

  官吏们刷刷拔出了身上的剑:

  “你敢动我们!”

  长剑反射着白昼日光亮闪闪的,剑身锋利碰到即溅血,男子举着锹的手僵在半空,被离得近的官吏一下夺过了铁锹。

  “给我打!”

  为首的官吏一声厉喝,其他小吏又刷刷收了剑把男子掀翻在地,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爹!”

  孩子哭得更大声了,就要上前去,被妇人拽了回来抱在怀里,妇人捂着孩子的嘴,眼泪无声而下。

  “飞猪啊,”曾小澈吃着瓜子叫了一下刘飞殊,“你看过不过分?”

  刘飞殊掐着下巴:

  “有点过分。”

  曾小澈看了他一眼,刘飞殊立刻像脱缰的野马嗖地一下冲了过去一分钟把殴打男子的人都踹到了一边啃石头。

  曾小澈慢慢走过去,边走边鼓掌,其他围观的人也鼓起了掌,一时间把那帮强拆的官吏气得吹鼻子瞪眼。

  “哪来的小混混,敢管我们?不知道我们是谁吗?”

  为首的带着那帮人把刘飞殊团团围住。

  “知道啊,是猪,一个个脸上都写着呢。”

  曾小澈在后面悠悠地接了句话。

  “噗……”

  围观群众敢笑不敢出声,夏风影微笑着站在她身后,容曼用衣袖遮了下脸,苏文菲还是一样傲慢的样子。

  “哪来的野丫头竟然敢骂我们!”

  一个小吏冲上前指着曾小澈鼻子说。

  曾小澈嘴角翘起,刹那间一声惨叫小吏已经飞了出去,众人都没看见他是怎么飞出去的,下巴还是歪的,曾小澈已经收了夜琉璃,高手出招,只需一下,速度快到眨眼即过,小吏脸着地,再起来已是满脸灰土。

  “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曾小澈说道。

  “噗……”

  翩翩如玉夏风影都要忍不住笑了。

  “我们是奉命清房,你再敢拦我们,我们就要对你不客气了。”

  一个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小吏上前对曾小澈说。

  “奉命啊?奉谁的命啊?皇帝陛下让你们拆百姓房子了?我看这房子也不需要动迁啊。”

  曾小澈句句紧逼。

  “是州长下令的,州长说此处土地另有它用,另外我们是给了他们钱财补贴的。”

  “补贴啊?”曾小澈继续追问,“补贴多少啊?”

  “他们只给了四两银子!”

  刚刚被打的男人拍拍身上的灰站了出来愤愤地说。

  巧了,刚才那盒脂粉玉茯苓也是四两银子!

  这给了还不是跟没给一样?

  曾小澈心火顿起。

  “那啥,不如你们拿这四两银子给他们盖一间差不多的房子住?”

  曾小澈拿过男子手中的那一点点钱对官吏们说。

  四两,四十两要盖个差不多的房子都困难!

  “废什么话,把这个扰乱公务的丫头拿下!”

  领头的怕是等不及了,官吏们纷纷拔出了剑,曾小澈双手叉腰,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们。

  她还未曾动手,刘飞殊剑已出银锋飞闪神龙扭腰几分钟把他们全都拍在了地上,站在曾小澈身侧,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喽啰们。

  “你敢打我们,罗公子不会放过你的!”

  领头的手撑地抹过嘴角一丝残血。

  “呦呵,罗公子是哪个罗公子啊,萝卜头公子么?”

  曾小澈一脸“我好怕怕”的表情。

  “是罗州长的独子罗利罗公子!”

  陌陵州长罗匡的儿子?

  罗利?他叫罗利?!

  “噗哈哈哈哈哈!”

  曾小澈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笑得肚子都疼了,她捂着肚子弯着腰笑了半天:

  “那个,那个啥,鄙人曾小澈,就等着你们那个,罗利,罗公子来报复哈!啊哈哈哈……”

  一个大男人叫罗利,想想就画风清奇啊!

  四下无声,众人一脸看弱智的神情看着曾小澈,苏文菲终于忍不住了上去一把揪住曾小澈的耳朵就往外拖:

  “别丢人了赶紧走!”

  曾小澈双手捂脸,她有点停不下来,实在是太好笑了!

  夏风影摇摇头。虽然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只知道她笑起来很好看。

  曾小澈被苏文菲拽着退到了后面,没走几步倒是地上的那些人迅速爬起来跑了个干净,想是回去找主子了,曾小澈得意地笑了一下,如此甚好,到时候一抓抓一窝。

  “谢谢女侠保住了我们的房子!”

  男子带着妇人和孩子跪在曾小澈面前不住地道谢,老人也要跪下被曾小澈全都扶了起来:

  “不谢不谢,你们生活幸福就是谢谢我了。我们还有事,就此别过。”

  曾小澈行了个礼转身便走,却没走成,男子扑上来抱住她的腿死也不撒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

  “女侠,我知道你本事大,你救救我弟弟吧,他还那么年轻,他的孩子尚未出世,他不能死啊……”

  曾小澈动作一僵,眉头微皱,回过头扶起男子:

  “大哥,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我弟弟允七昨天被他们抓走了,他们说他杀了人,可我弟弟允七胆子小得出名,拍死只老鼠都不敢,杀人更是不可能的事,肯定是他们拿我弟弟当替死鬼了,女侠你救救他吧,他还有老母亲要照顾,还有……”

  曾小澈看了看老人,笑了一下:

  “你们不是同一个母亲么?”

  男子茫然:

  “是啊。”

  “那你帮他照顾呗。”

  “啪”,苏文菲照着曾小澈的后脑勺就是一掌,听声音就疼。

  “可他还要照顾我刚有喜的弟媳!”

  曾小澈揉揉自己的后脑勺:

  “那你还是别帮他照顾了。”

  男子:“……”

  “行,这件事我知道了,他现在在牢里是吗?我会帮你留意的。”

  曾小澈表情凝重地说。

  杀人不偿命,倒找替死鬼?看似平静的陌陵州,果然暗潮涌动。

  长飏街。

  离开他们家的时候曾小澈隐约听见了几声号丧声,看见了一抹白在远处飘动,大白天的忽然刮过一阵诡异之风。

  是有什么事吗?曾小澈细细思考。

  回头又碰见了刚才那个卖脂粉的,手里还拿着一盒玉茯苓:

  “瞧一瞧看一看,上好脂粉玉茯苓,世家小姐专用,不要八两也不要六两,四两银子就拿走,第二盒半价!”

  “噗。”

  曾小澈差点喷出来,他倒是挺会打广告的啊。

  架不住夏风影又一抹白闪过就蹭了过去,拿起一盒玉茯苓:

  “刚才我在你这买了一盒,现在再买一盒可否半价给我?”

  我去,夏风影竟然会像老百姓一样心疼钱?不得了不得了。

  “好说好说,公子,二两银子,再拿一盒?”

  曾小澈抬腿便走,给完别人再给她的东西她才不要。

  夏风影也不理曾小澈,拿着一盒玉茯苓走到刘飞殊面前,什么都还没说手里东西被苏文菲一下子抢走:

  “谢了啊夏公子!”

  夏风影和刘飞殊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尴尬地笑了笑。

  “哎呦,哎呦……”

  走在前面的曾小澈突然看见旁边浅巷一个老妇人靠着墙,左手旁的地上横着一根拐杖,瓜果散落一地,在那里痛苦蜷缩着身体,地上有一个不知什么东西滑过的印,沿着直线能看见半只香蕉皮静静地躺着。

  又是谁乱扔垃圾啊,老人摔倒没人扶,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曾小澈在心里嘀嘀咕咕半天,走过去毫不犹豫地扶起了老人:

  “大娘,您没事吧?”

  啊有钱就是好,没有监控没有手机都不用有什么顾虑。

  老奶奶在曾小澈的搀扶下勉勉强强站起身,曾小澈又帮她把瓜果捡起来还给她,把拐杖放在她手里,又跑过去一脚把地上的香蕉皮踢进了几米外的垃圾堆里。

  她突然觉得如果有机会回去自己可以试一下去踢足球……

  “小姑娘,老身都这么老了,都该当你奶奶了,还叫老身大娘呐?”

  曾小澈笑笑:

  “您长得年轻,年龄大也看不出来,脸上皱纹也不多,自然是大娘咯!”

  大娘握住她的手:

  “我啊一直用玉茯苓,皮肤保养得可好了,小姑娘,你也该用一下试试!”

标 签古言 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 曾小澈 琉璃冰灯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