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大秦开局扮演陆小凤李易全文_大秦开局扮演陆小凤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xiaoshiyi 4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83 ℃
大秦开局扮演陆小凤李易全文_大秦开局扮演陆小凤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大秦开局扮演陆小凤小说免费

咸鱼李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大秦开局扮演陆小凤》是作者咸鱼李所著一部长篇穿越武侠小说,主角是李易,全文讲述的是:李易穿越大秦,获得角色扮演系统,成为一个可以扮演千面武侠人物的BUG,当然,有系统在手是不会让他吃亏的,扮演陆小凤李寻欢之类的侠客,百分之百完成度之后,可以复制对方的绝技,李易觉得这一趟赚翻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大秦开局扮演陆小凤》是作者咸鱼李所著一部长篇穿越武侠小说,主角是李易,全文讲述的是:李易穿越大秦,获得角色扮演系统,成为一个可以扮演千面武侠人物的BUG,当然,有系统在手是不会让他吃亏的,扮演陆小凤李寻欢之类的侠客,百分之百完成度之后,可以复制对方的绝技,李易觉得这一趟赚翻了…

免费阅读

  面对少女期待的眸子,李易差点说出实情。

  不过…

  李易点头道:“根据我所掌控的情报,右司马李开确实已死。”

  “我!”弄玉身躯一软。

  “弄玉。”

  紫女抱着后者,轻声宽慰。

  李易心中自语:“对于李开而言,昔日那一位韩王国俊杰、最年轻的右司马已经死去。他如今只是一缕不甘的亡魂、一具残躯。”

  李开辛苦跨过百越,来到王都新郑,只是为了看一眼妻女,看她们过得好不好。

  李易理解李开,理解对方的落魄、理解对方的愧疚,所以他不说。

  这时,卫庄问话:“这一切和你放走兀鹫有什么关系?”

  李易轻笑说道:“兀鹫当年被刘意暗害,亲眼见到对方把火雨宝藏带走。所以,他一定会去左司马刘意府邸。”

  卫庄立刻明悟:“你是要借刀杀人?”

  “对。”

  李易承认道:“兀鹫比谁都恨刘意,不管能否取走宝藏,他都会杀掉对方。”

  紫女呵呵一笑:“你这是纵容罪犯,故意给韩非找事做。”

  红瑜扑哧一笑,这话没毛病。

  故意放走兀鹫,兀鹫杀人,还是左司马刘意。

  韩王国朝堂大臣被杀,韩非这个司寇必须限期破案,压力不小。

  李易笑道:“朋友就是用来坑的。再说了,到时候你们一说,韩非就都明白了。只要擒拿兀鹫,一天之内破案。”

  弄玉面色一紧道:“刘府、母亲、兀鹫。”

  “李大哥,弄玉担心母亲安危,有一事拜托。”

  少女盈盈一拜,恳求道:“恳请李大哥暗中照料母亲,护她周全。”

  “可以。”

  李易话语一转道:“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弄玉黔首:“李大哥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李易想了想,笑道:“条件暂时保密,到了该说的时候,我自然会说。”

  卫庄转身离去。

  紫女修长玉指给弄玉捋了捋额前秀发,温柔道:“弄玉,这么晚了,先回去休息吧。”

  红瑜附和道:“是啊弄玉姐姐。李大哥说了,有火雨玛瑙在,他有十分把握让你与胡夫人母女相认。”

  “嗯。”

  弄玉点头:“谢谢紫女姐姐、谢谢红瑜妹妹、谢谢李大哥。”

  “傻丫头,一家人客气什么。”紫女温柔轻笑。

  李易一副认同的表情,调侃道:“是啊,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紫女闻言,跺脚一踩。

  李易面色一抽,脚背有点痛。

  紫女转身道:“我和你可不是一家人。”

  想到“卖身婚书”紫女面色滚烫,离去的脚步更加轻快。

  “呵呵…”弄玉与红瑜忍俊不禁。

  她们瞧得出来,紫女姐姐渐渐心系这个男人。

  因为,只有在李易面前,她们才会见到紫女姐姐展露小女儿姿态。

  很快,众人离去。

  李易后仰躺在卧榻上,突然想起来不对。

  “不对啊,紫女为什么要拉走红瑜。”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一夜无话。

  三天无话。

  时间一晃三天。

  这一天早上,李易收到飞鸽传书。

  紫兰轩高阁上,李易打开一瞧,说道:“唐七来信,兀鹫昨夜潜入刘府并杀死刘意。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有得到火雨宝藏。”

  高阁上,散开三人,正是紫女、卫庄、弄玉。

  紫女分析道:“所以,兀鹫还会再去刘府寻找,目标就是胡夫人。”

  “李大哥。”弄玉一脸紧张。

  李易点头:“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接下来,韩非有的忙了。”

  韩非的确很忙,带上小弟张良,火急火燎赶往现场查案。

  第一天时间,排除嫌疑人胡夫人,第二天毫无所获。

  到了第三天,韩非来到紫兰轩。

  紫女她们把事实告知,并且说了十六年前的恩怨情仇。

  韩非和张良得知真相,一脸懵逼,吐槽李易不够朋友。

  李易呢?

  李易早已行动起来。

  这几天时间,李易都在左司马刘意府邸潜藏。

  夜。

  深夜。

  晚来清风,吹拂园林花草树木。

  “不!”

  卧榻上,胡夫人被噩梦惊醒。

  一袭浅绿睡衣长衫,长发披肩,身姿动人,即便年龄过了三十,她依旧绰约动人,气质端庄淑雅。

  李易觉得,这样的美人,可以评9分。

  屋顶上,李易通过揭开的瓦片观察胡夫人。

  “猎物来了!”

  李易眼眸一亮,薄唇轻抿。

  卧房内,胡夫人抹了抹额头冷汗,长呼一口气。

  女儿啊,你还好吗?

  十六年了,一次又一次被噩梦惊醒。

  我苦命的女儿,你还活着吗?

  “夫人睡得可好?”

  窗口位置,一人阴恻恻开口。

  “啊!”

  胡夫人惊吓大叫,见到兀鹫面具脸、杀手装扮,她又被吓了一跳。

  “你、你是谁?”

  “你要干什么?”

  兀鹫冷笑一声,跳下窗台进屋道:“我来取一件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不要找我。”胡夫人怕极了。

  兀鹫笑道:“你不可能不知道,作为火雨公大女儿。刘意当年骗我、害我,使用阴谋夺走的火雨宝藏,你一定知道。”

  “如今,刘意已经死了,唯一知道宝藏的人就是你。”

  兀鹫长剑一挥,一步一步上前,威胁道:“你要是不说,就下去和刘意陪葬吧。”

  “呵—”

  一声呵欠,一道慵懒声音传来:“让她陪葬,刘意可不够资格。”

  “谁?”兀鹫色变,转身一瞧。

  看清来人,兀鹫一脸惊悸。

  胡夫人香闺大门,一人依门而立,两手抱臂。

  一个男子,年约20。

  第一眼见到他,任何人都觉得惊艳,原来世间还有如此英气潇洒的公子,容貌惊人。

  剑眉星目,白衣紫带,形体健美,气质脱俗。

  “陆小凤,又是你?”

  兀鹫见到李易,一脸惊恐、一脸愤怒。

  我已经避开你,不去紫兰轩找弄玉麻烦,结果你还是找上门来。

  行,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嗖!

  兀鹫飞身一跃,准备夺窗逃走。

  劫持胡夫人的想法,兀鹫脑海瞬间排除。

  陆小凤与胡夫人没有一丝交情,没有见过彼此,不太可能劫持胡夫人来要挟对方。

  唰!

  李易出剑。

  身法快如鬼魅,剑气寒光一闪。

  刺啦一声,这是利刃刺透血肉的声音。

  “啊!”兀鹫发出惨叫。

  咣当一声,佩剑掉落地面,兀鹫随后砸落。

  落地的兀鹫四肢筋脉断裂。

  一瞬时间,李易斩出四剑,一下解决兀鹫。

  从战斗开始,到战斗结束。

  只在电光火石之间。

  胡夫人惊讶、害怕道:“你、你们都是什么人?”

  李易下意识开口:“夫人莫怕,我不是好人。”

  汗!

  胡夫人:“……”

  李易:“……”

  两人沉默半响,李易说道:“夫人莫怕,在下李易。受人之托、护你周全。”

  “夫人先穿衣,我到门外等候。”

  “九公子韩非他们随后就会赶来。”

  李易抓起残废的兀鹫,走出房门。

  “李、李易少侠,谢谢。”胡夫人鼓起勇气,玫唇轻启。

  “不必客气。”

  李易拧起兀鹫,离开房屋。

  胡夫人目送李易离开,愣了好一会她才慢慢回过神,掀开被褥、走下卧榻、穿上外衣、简单梳妆几下。

  半小时后。

  刘府大厅,众人汇聚。

  “李兄。”

  韩非、张良迈步走来,身后跟随几十名兵甲护卫。

  李易随手一指兀鹫:“他就是兀鹫。”

  兀鹫被挑断手脚筋,口也被棉布堵住,吱吱呜呜不停,一双仇恨眼神死盯着李易。

  李易视而不见,走到胡夫人跟前。

  “夫人有什么要问的吗?”李易轻笑道。

  胡夫人轻轻点头,气质淑雅端庄,成熟得体,弄玉与生俱来的大家闺秀气质就是源自于她。

  “请问李少侠,是谁让你护我周全?”胡夫人美眸抬起,很是好奇。

  李易摇头:“这个暂时保密。明天一早,我来接你。”

  “等你见到对方,你就明白了。”

  胡夫人越听越困惑,李易神秘道:“夫人一定要来哦。对方身上有一块火雨玛瑙,和你腰间佩戴的几乎一样。”

  “什么?是真的?”胡夫人惊讶捂唇,眼眸润珠。

  难道是女儿?

  我的女儿还活着?

  韩非上前道:“胡夫人,凶手已经抓到,韩非告辞。”

  胡夫人欠身一礼:“九公子、张公子慢走。”

  韩非点头,随后打量李易:“李兄,要不要一起?”

  “好。”

  “李少侠。”

  胡夫人突然叫住李易,表情犹豫。

  韩非见状,说道:“李兄,我们先走一步。”

  众人离去,偌大府邸又一次变得静谧起来。

  屋子安静的可怕,晚风徐来,清凉怡人。

  胡夫人面色红润,轻轻一礼道:“李少侠,妾身有一个不情之请。”

  “夫人但讲无妨。”李易和善一笑。

  胡夫人道:“我想请李少侠留宿一宿。”

  “什么?”

  这、这、这…

  胡夫人赶忙解释:“妾身害怕。”

  李易一听,顿时明白自己想多了。

  今天晚上的刘府,又是刺客,又是仇杀…胡夫人一个弱女子,担心害怕是最正常不过的。

  “好。”李易答应下来。

  胡夫人面色浅红:“多、多谢。”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一辆马车从刘府缓缓出发。

  驱赶马车的人是一个青壮男子,衣服上有七绝堂弟子标记。

  车马内,李易与胡夫人相对而坐。

  胡夫人十指交织,玉指轻轻转动,美眸余光撇着李易,欲言又止。

  李易问道:“夫人有话说?”

  “不、没有、我没话说。”胡夫人惊如小鹿。

  李易:“……”

  “谢谢。”胡夫人低声细语。

  李易一愣,笑道:“夫人客气了。”

  半小时后

  两人走下车马,进入一所宅院。

  胡夫人越来越紧张,玉手捏着火雨玛瑙,以至于没有发现李易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哎呦。”

  一步小心,两人正面撞了个满怀。

  胡夫人重心一歪。

  李易挥手一揽,拂过胡夫人柳腰,瞧着近在咫尺的秀丽端庄脸蛋,温柔道:“夫人没事吧。”

  胡夫人立刻后退,脸蛋红润:“我没事、谢谢李少侠。”

  “夫人小心看路,随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正房。

  屋子放了酒菜,显然是提前准备的。

  李易倒酒一杯,一饮而尽道:“夫人安心等待,要见你的那个人,很快就来。”

  吱呀一声,红瑜推门而入。

  李易与胡夫人抬头一望。

  红瑜笑了笑,侧身退到一边。

  一道鹅黄倩影跨入门槛,玉钗束发,纤腰修长,体态匀称,气质淑雅,好一个大家闺秀、好一个倾城少女。

  弄玉走进客厅,手持一枚火雨玛瑙。

  第一瞬间,弄玉与胡夫人对视。

  时隔十六年,这对母女终于见面。

  李易走出房门,路过弄玉身边。

  他的右手轻轻一拍弄玉香肩,笑道:“慢慢聊、好好聊。”

  弄玉美眸水润,黔首道:“多谢李大哥。”

  李易摆了摆手,给红瑜一个眼神示意,两人走出房门。

  屋内,一对母女凝视。

  血脉相连,内心悸动告诉彼此,眼前这个女人(少女)是她唯一的亲人。

  胡夫人迈步上前,眼眸满是怜爱、愧疚。

  弄玉莲步轻移,手中火雨玛瑙递出。

  胡夫人手持自己的火雨玛瑙。

  咔嚓一声。

  两块火雨玛瑙对接,完美衔接,形成一块完整的火雨玉佩。

  “孩子,我的孩子。”胡夫人内藏的泪水再也无法压制,水滴一般的泪珠一滴接连一滴洒落。

  “母亲。”弄玉失声痛哭,投入胡夫人怀抱。

  胡夫人轻抚弄玉秀发,心痛且愧疚。

  “孩子,对不起啊,母亲对不起你,这些年你受苦了。”

  “呜呜……”

  母女失声痛哭。

  胡夫人这十六年的苦、十六年的压抑、十六年的思夫与思女之秦全部爆发,内心积压了十六年的苦楚得到释放。

  弄玉寻回亲人,并且得到心中想要的答案。

  原来她不是被父母抛弃,那是父母为了保护她才做出的无奈选择。

  屋外。

  少女红瑜感性道:“李大哥,红瑜真羡慕弄玉姐姐。”

  “虽然和胡夫人分隔了十六年,却也在今天寻回自己亲人。”

  “不像我,亲眼见到父母被马贼杀死,全村毁灭于一场大火,若非紫女姐姐当年正巧路遇,我早就死了。”

  “呜呜…”少女垂泪。

  李易轻轻一揽,搂住红瑜纤腰,怜爱道:“红瑜,你还有紫女、还有弄玉、还有紫兰轩一众姐妹,她们都是你的家人。”

  “还有李大哥,我是你永远的爱人。”

  红瑜抱住李易,点头道:“嗯。”

  良久

  红瑜止住眼泪。

  这时,胡夫人与弄玉携手走出,母女眼角略有红肿。

  “妾身拜谢李少侠。”胡夫人盈盈一礼。

  李易立刻扶起胡夫人,说道:“夫人折煞我了。”

  “弄玉是我妹妹,你是弄玉的母亲,自然也是我的长辈,今后不要行此大礼,更不要称呼什么李少侠。”

  “这…”胡夫人犹豫。

  弄玉与母亲对视,微笑点头。

  胡夫人点头:“那好,妾身以后就称呼你小易。”

  这时,弄玉开口道:“李大哥,我约了母亲去紫兰轩品茶。咱们一起回去吧。”

  李易摆手道:“不了,你们先回,我还要去见一个人。”

  “谁啊?”弄玉好奇询问。

  李易负手离去:“一个和你们没有关系的人。”

  弄玉信任李易,他说没关系,那就一定没关系。

  “母亲,我们走吧。”弄玉流露微笑。

  三女很快离去。

  李易站在庭院,开口道:“你们出来吧。”

  脚步声响起,两人走入场中。

  唐七抱拳道:“见过李少侠。”

  “嗯。”李易点头示意。

  他的目光落在另一人身上。

  衣衫褴褛,浑身暗疾,气血衰败、枯瘦如柴、身形佝偻……这个人,只怕命不久矣,最多还有六七年寿命。

  活下来也只是苟延残喘。

  此人正是李开,韩王国前右司马,胡夫人初恋,弄玉亲生父亲。

  李易问道:“你不去见一见她们吗?”

  李开一脸悲戚,叹息道:“见了又如何?我早已不再是以前的李开。我现在这幅模样,这副身体,无颜面对她们。”

  十六年前的李开,家世显赫,文成武就,年仅二十就位列右司马一职,统领万军。

  现在的李开,苟延残喘,落魄残躯。

  “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她们母女相认,我已心满意足。”李开留下泪水。

  他深深一礼,鞠躬道:“李开拜谢恩人。”

  “大恩大德,唯有来世结草衔环、以报大恩。”

  李易心安理得承受这一礼,问道:“你何去何从?”

  李开抬头道:“寻一处村落,安家落户,每日为她们母女祈祷,祈求她们一生平安。”

  “李少侠,弄玉与你是好友,她们母女日后还请您多多照拂。”

  李易点头,想到一句名言,脱口而出:“汝妻女吾养之,放心去吧。”

  “多谢。”李开感激一拜,起身缓缓离开。

  良久

  李易长吐一口气道:“差不多了。”

  唐七不解道:“李少侠,什么差不多了?”

  “没什么。”

  李易吩咐道:“你且退下,我要在此闭关。”

  “诺。”唐七拱手退下。

  李易回到房屋,关闭房门。

  “系统,开始吧,抽取第二个角色。”

  李易之前没有急着扮演第二个角色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就是弄玉母女的事情没有尘埃落定。

  武侠经典人物千千万,有人喜欢交朋友,有人近乎冷血,性格千奇百怪。

  李易担心,万一气运槽爆炸,抽到了“西门吹雪”类型的角色,百分百会坏事。

  除了陆小凤,西门吹雪冷到没朋友。

  系统:“叮咚,武侠角色扮演系统,随即抽取开始。”

  “10、9、8……3、2、1。”

  “叮,抽取角色人物是:剑…”

标 签穿越 大秦开局扮演陆小凤 李易 咸鱼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