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暴君每晚梦我小说五月锦_暴君每晚梦我苏绾赵珩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64 ℃
暴君每晚梦我小说五月锦_暴君每晚梦我苏绾赵珩在线阅读

暴君每晚梦我苏绾赵珩

五月锦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故事递为您带来五月锦大大的新作穿书文《暴君每晚梦我》主角叫苏绾赵珩。讲述了苏绾穿进一本宫斗文里,成了冷宫中唯一的宫女。老皇帝患病当晚,苏绾梦到自己成了高高在上的女皇帝,养的面首年轻听话肾还特别好。终于等到老皇帝驾崩,苏绾捏着积攒多年准备开熏香店的银子左等右等,没等来赦令准许出宫,反而等来传说中暴戾又独断的新帝——那个在她梦里乖得不得了的面首赵珩。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叫苏绾赵珩的小说是《暴君每晚梦我》是由五月锦原创所著的穿书文,讲述了苏绾穿进一本宫斗文里,成了冷宫中唯一的宫女。老皇帝患病当晚,苏绾梦到自己成了高高在上的女皇帝,养的面首年轻听话肾还特别好。终于等到老皇帝驾崩,苏绾捏着积攒多年准备开熏香店的银子左等右等,没等来赦令准许出宫,反而等来传说中暴戾又独断的新帝——那个在她梦里乖得不得了的面首赵珩。

免费阅读

  初夏雨后,整个皇城都笼罩在氤氲的水汽中,潮湿又闷热。

  “良妃娘娘?”苏绾喊完敏捷往边上一闪,一只鞋履从屋里飞出来,擦着她的鼻尖重重落到地上。

  跟着烛台飞了出来,落到地上应声而碎。

  苏绾条件反射地跳了下,一只茶盏“啪”的一声摔倒她脚边,碎了一地。

  她缓了下心跳,刚准备迈开脚步,茶壶飞了出来,紧接着是盘子和碗碟。才熬好的蔬菜粥泼满地砖,隐隐冒着热气。

  噼里啪啦的动静响了一阵,披头散发的陈良妃穿着一身白衣,光着脚从屋里出来,苍白的脸映着六月雨后耀眼的阳光,鬼魅一般。

  她绕过满地的残骸冲到苏绾跟前,伸出鸡爪一般的手用力将她推开,“煮的什么东西!连你也敢踩到我头上来了,待他日我复宠,第一个就杀了你!”

  骂完这句,陈良妃光着脚往回走,一进门就摔了出去。

  苏绾垂下眼眸,知道她又在装疯演戏,缓缓吐出口气越过地上残渣跑过去扶她,装模作样扯开嗓子大喊,“良妃娘娘你醒醒!”

  陈良妃一动不动,眼睛闭得瓷实。

  苏绾暗暗磨牙,抱起她放到床榻上,仔细给她盖上被子淡淡出声,“奴婢这就去太医过来给娘娘诊治。”

  一年来,她一个月晕倒三次,苏绾从惶恐到习惯现在已经麻木了。

  起身出了陈良妃的卧房,苏绾伸手擦了把汗顺势将自己头发抓乱,又弄皱身上的衣裙,深吸一口气抬脚往外跑。

  陈良妃年轻时生的花容月貌,身为巡抚庶女却通晓琴棋书画和音律,入宫一年便入了高宗皇帝的眼,从贵人一步步爬上良妃的位置。

  十年来她享尽恩宠,只差一步便荣登后位。

  可惜最后还是败给了对手徐贵妃,让皇帝当场抓住她意图谋害太子的罪证,被降了位分成为贵人被打入冷宫。

  这两年来她疯疯癫癫,时不时闹出事端,身边的宫女替她受罚,死得只剩下苏绾一个。

  苏绾不想死,能苟一天算一天。

  清宁宫是皇城最偏僻的一处院子,从清宁宫到太医院要走很长一段路。苏绾摸不透陈良妃这次要作什么妖,还是按以往的速度,不紧不慢地往太医院的方向跑。

  一路上,各宫妃子的院门紧闭,像是宫中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苏绾暗暗皱眉,无意识加快脚步。

  到了太医院门前,守卫伸手拦住她,嘴角一撇不耐烦道:“又是你。”

  这月轮值,他已见过此女两次。

  “良妃娘娘晕倒了,奴婢也没法子。”苏绾客气堆起笑脸,“劳烦大人帮忙进去问问,可有太医得闲。”

  侍卫眯眼打量她,少女穿着一身素色宫装,发鬓凌乱,脸颊上浮着浅浅的红晕,眉如远山,唇不点而朱,竟是说不出的娇憨好看。他清了清嗓子,摆手让她退后,转头跟另一位侍卫说了声,抬脚进去。

  这冷宫的宫女模样真不错,比那些个受宠的妃子都要好看几分。

  苏绾松了口气。

  太医院的太医御医都是看碟下菜的主,陈良妃被打入冷宫至今,愿意去给她看病的就没几个。

  刚去冷宫时陈良妃还有些银子傍身,折腾了两年已经不剩多少,宫份倒是按月领,可惜到手就少了一半,并无多少富余。

  等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搭话的守卫从里出来,示意她进去。

  “谢谢大人。”苏绾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鲜妍的脸庞如雨后青荷般好看。

  能进去就好,要是进不去,回了清宁宫疯逼的陈良妃又要收拾她。倒不是打不过而是不能还手,弄死了陈良妃,她也别想活着离开这牢笼一般的皇城。

  进入院内,忙碌的景象让苏绾心中生疑,却又不敢多问,垂下眼眸径自去找时常给陈良妃看病的太医。

  “御药房那边怎么回事,药还没送过来,皇上病重,出了岔子你们担待得起吗!”

  “药来了!”

  “快快送去给王大人!”

  苏绾的眼神亮了一瞬,很快恢复平静,假装畏畏缩缩地走到梁太医跟前行礼,“梁太医,良妃娘娘晕过去了,劳烦您随奴婢去瞧瞧。”

  梁太医抬头看她,略略沉吟一番,起身去拿了药箱和她一块出去,“她为何晕倒?”

  自打这陈良妃被打入冷宫,两年来每月都要晕上几回。

  那疯子装疯卖傻,我哪知道具体原因啊……苏绾腹诽一句,面上客客气气,“奴婢不知,娘娘砸完晚膳便晕了过去。”

  梁太医又看她一眼不再说话。

  两人慢悠悠出了太医院往清宁宫去。走到附近,苏绾眼尖地看到两个面生的太监进了清宁宫,赶紧收了目光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陈良妃果然又作妖。

  进了清宁宫,陈良妃还晕着。

  梁太医给她诊了脉,不疾不徐起身,“没什么大事,暑热导致肝火旺盛,抓两副祛肝火的药熬成汤喝下去便可。”

  苏绾郑重道谢,奉上诊金,跟着他回太医院抓药。

  他们一走,陈良妃马上爬起来,光着脚去了隔壁的厢房。法坛已经准备好,屋内却不见人影。她掩上门压下心跳,用力干咳了一声。

  “娘娘。”太监李顺从暗处出来,示意身边的同伴摘下帽子。

  那太监摘去帽子脱了外袍,赫然是个道士。

  陈良妃也不避讳,从袖子里拿出两张银票递过去,“开始吧。”

  能不能复宠就看今天了。

  道士收了银票,分出一张给李顺。

  李顺收好银票,淡淡提醒,“娘娘,太初殿来信,陛下今日一早忽然病重,怕是……时日无多,听闻陛下已下令命太子监国。”

  都一把年纪了还想复宠,这不是做梦吗?想也可怜,盛宠十年一时轻敌竟落得如今的下场。

  陈良妃倏然白了脸,眼底闪过一丝强烈的恨意,抬头看向道士,“大师,生辰八字可换吗?”

  皇帝病重,她可以利用太子赵珩离开这个鬼地方。正巧,内务府分给她的宫女苏绾就长得不错,只要太子在梦中对她着了迷,再想法子让太子见着真人,出去就有望了。

  她当年也是通过这道士作法,才让皇帝在一众秀女中一眼看上自己。

  “可以是可以,不过……”道士面露为难。

  陈良妃懂他的意思,咬了咬牙又塞了一张银票过去,“男子的生辰换成太子赵珩,女子换成宫女苏绾。”

  道士提笔画符,李顺哆嗦了下掩上门退出去。这钱他可是拿命赚来的,千万要命花。

  “大师最好尽心,你的妻女能不能活,端看你自己如何选了。”陈良妃幽幽出声,一双眼布满了恨意。

  她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要亲眼看着徐贵妃倒台!

  道士一哆嗦,两张写着生辰八字的黄符贴错了人偶。他心慌掩饰过去,郑重承诺,“良妃娘娘放心。”

  他已买通李顺,出了宫就接走妻女,离这疯女人远远的。

  过了半个时辰,法事完成,天色也彻底暗了下来。

  李顺带着换上太监服的道士,趁夜离开。

  陈良妃回卧房躺下,听到门开了又关上的动静,知道是苏绾回来了遂放心闭上眼。

  苏绾在陈良妃卧房外站了一会,拎着从御药房抓来药去了后院熬药。高宗皇帝病重,整个太医院如临大敌,御药房那边都没人搭理她,抓个药生生等了半个时辰。

  不过她并未生气,反而有点克制不住的开心。

  穿进这本《嫁与将军为妻》的小说里已有一年,除了时时担心脑袋不稳,比在现世当土木狗的日子要悠闲得多。

  这本书的男主是太子赵珩身边的武将,未来的护国大将军,女主则是重生回来的,工部尚书家不受宠的病秧子嫡女。

  书中几乎没有太多后宫的剧情,提到陈良妃还是因为她那位骁勇善战的嫡兄。

  若非如此,以她进了冷宫还不安分,天天装疯卖傻的作为,坟头草都不止两米了。

  陈良妃非常能折腾,被打入冷宫之时,身边跟了两个太监十个宫女一个嬷嬷。两年里,这些人全死了,原主苏绾是内务府派过来的,没撑过第一个月也死了。

  在原著中,陈良妃也未能善终,在高宗皇帝病重三个月后,因嫡兄战败而被赐死。

  后来新帝登基大赦天下,后宫中年满二十三的宫女基本都放出去了。

  自己只要不死,还是有希望离开这个牢笼的。

  苏绾把熬好药汤端去陈良妃卧房,她已经醒了过来,穿着一身中衣站在窗前唱戏,状若女鬼。苏绾叫了两声不见她搭理自己,掉头出去回了自己的厢房,吃完顺手熬的粥倒头就睡。

  陈良妃疯得很有分寸,每次发疯完都会消停一段时间,不用担心她再出幺蛾子。

  苏绾放松了神经,想到自己很快就能出宫,翘着嘴角睡着过去。

  “陛下!”男人尖利阴柔的嗓音灌入耳膜。

  苏绾睁开眼,冷不丁发现自己好像在金銮殿上,整个懵了。

  她这是做了什么梦?

  原主入宫多年,可从来没去过金銮殿。她能认出来,还是因为看了很多的宫斗剧。

  “陛下,兵部尚书送来几位伴读,何时召见?”男人脸上露出笑容,嗓音也柔和了些。

  陛下?苏绾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穿着龙袍,又看看四周发现自己在梦里真成了女皇帝,缓缓压下心跳,转头看着说话的男人,“兵部尚书给朕送伴读?”

  他应该是自己身边的大总管?这伴读就是面首吧?做梦罢了,为什么会有剧情?

  “是的,尚书大人一共送来六人,陛下要不要先收入后宫?”男人呈上那几个青年才俊的画像,“陛下请过目。”

  后宫?!苏绾稳住激动的情绪,俏丽的脸庞浮起克制的笑意,接过画像慵懒出声,“让他们进来。”

  这梦境有点意思。

  她可能是被那群不宫斗不舒服的嫔妃宫女压迫久了,这才有了这样的梦。

  最奇怪的是,她竟然知道自己在做梦,脑子也特别的清醒,好像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放下画像,六名身穿白衣的男人依次踏入金銮殿内。走在前面几个眼里都流淌着兴奋和激动,只有最后一个一脸不情愿,眼神也有些阴冷。

  苏绾抬眸看去,六个美男各有各的美,共同点是都帅得让人腿软。

  她漫不经心的看了一圈,目光定格在那个一脸不情愿,仿佛受了天大侮辱的男人身上,漠然掀唇,“有人似乎很不乐意?”

  “这位是礼部侍郎赵大人家的小公子赵珩。”总管笑呵呵解释。

  “虽是尚书大人的安排,可朕也不能强人所难不是。”苏绾轻笑,学着宫斗电视剧里皇帝做派,缓缓出声,“拉下去,斩了。”

  赵珩?这名字竟然和当朝太子一样,还是杀了比较好。她穿进书中后,第一次去太医院就因为他被罚了十个板子,原因是他身边的太监认为她在偷看。

  可她压根没看,至今不知道他长什么鬼样。


标 签穿越 暴君每晚梦我 五月锦 苏绾赵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