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他恨恨恨她柔南小说_他恨恨恨她陆漪杨寻瑾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71 ℃
他恨恨恨她柔南小说_他恨恨恨她陆漪杨寻瑾在线阅读

他恨恨恨她陆漪杨寻瑾

柔南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故事递为您带来柔南大大的新作古言重生文《他恨恨恨她》主角叫陆漪杨寻瑾。讲述了陆漪奉命迷惑杨寻瑾,成功骗得他人与心,致使他惨死。午夜梦回,都是他死前那恨之入骨的声音:“我死也不会放过你。”多年云烟过,她才认清很多事情,又明白失去了什么。未想重活一世,重活到她被派去迷惑他之前。这一次,她不想要其它,只想要他。却不想他也重生了,怀着能将她燃烧殆尽的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叫陆漪杨寻瑾的小说是《他恨恨恨她》是由柔南原创所著的古言重生文,讲述了陆漪奉命迷惑杨寻瑾,成功骗得他人与心,致使他惨死。午夜梦回,都是他死前那恨之入骨的声音:“我死也不会放过你。”多年云烟过,她才认清很多事情,又明白失去了什么。未想重活一世,重活到她被派去迷惑他之前。这一次,她不想要其它,只想要他。却不想他也重生了,怀着能将她燃烧殆尽的恨。

免费阅读

  陆漪睁开眼,看着床顶,她的眸中一片迷茫。顿了会后,她转过头,入目的便是熟悉又陌生的房间。

  正是她发怔间,房门被推开,一身白衣的陆白羽踏入。

  陆白羽瞧了陆漪一眼,将手中托盘放下,托盘里放的似乎是一碗药。

  她去到床边坐下,抬手欲执陆漪的手腕号脉,陆漪下意识缩开了手。她看向陆漪,见其目中怀着探究,又透着疏离,便问:“怎么了?”

  陆漪默了会,才出声:“我为何在这?”

  陆白羽语中透了丝不明显的斥意:“当然是被送回来的,你倒是闲得慌,去学人耍杂技玩,还能把自己给摔晕。”

  陆漪闻言,眸中透出疑惑。

  似是意识到什么,她缓缓抬起手,见到自己的手不复之前的枯白,透着粉润。她怔怔地轻搓手指,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体温是热的。

  她又抚向隐隐作痛的额头,触到的是包扎伤口的细布。

  陆白羽瞧着她,又问:“你究竟是怎么了?”

  陆白羽性子冷淡,不是个话多的人,但眼前表现异常的毕竟是她的女儿,不免多关心。

  陆漪缓了好一会儿,才道:“没事。”

  陆白羽又去执她的手腕,这一次,她克制住自己未拒绝。

  陆白羽为她号脉后,见无碍,便道:“自己去把药喝了,以后不许再不顾安危地胡闹,否则就别再出去玩。”

  陆漪轻声应下。

  陆白羽未多问其他,起身便离去,走到门口时,她又回头看了陆漪一眼,眸中透着些意味不明的思绪。

  待其离远,陆漪便起身去到镜前。

  镜中的她虽有额伤,脸色也微微泛白,却掩不住脸颊下的血色,那是属于身子康健之人才有的生气。尤其是她这张珠辉玉丽,还有些婴儿肥的脸,俨然是四年前的她所拥有的模样。

  她又抚上额际的伤口,思到母亲刚才的话。

  以前的她素来活泼,亦贪玩,成日鲜少在侯府呆得住。记得四年前的七月份,街上玩的她见人耍杂技耍得精彩,便不由也上去露了两手。因着她会武功,便算耍得游刃有余,也觉得极为好玩。

  正是她玩得开心时,忽觉有道异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可她循着感觉看去,看到的只是一辆已经过去的马车。

  就那么一走神,她直接从耍杂技的工具上摔下,当场晕过去。

  醒来后,她没再多想过,甚至几乎忘记此事。

  直到杨寻瑾逝去没多久后,她才无意从侯爷那里得知,当时确实有个人在看她,那人便是马车里的杨寻瑾。

  就因他当时看她的目光有异,让酒楼上注意到这一幕的侯爷确信,她会如那名声大胜的术士青兮子所言,成为他的劫数。

  陆漪的手缓缓落在脸上,看着镜中的模样,再三确认。

  她站起身,环顾起四周,这里是她曾在齐安侯府时的房间。她走到门口,体感与院中的花植让她知道,现在确实是七月份左右,而不是她死时的冬月。

  脑中的结论,令她不由浑身微弱却密集地颤抖起来。

  过往的历历在目,痛彻心扉,她相信不会有假。

  那如今是在做梦,还是真的重来了?

  她的手移到大腿处,用力狠狠掐着,明明疼痛剧烈,她却无动于衷,反而还在加深。直到痛到极致,她忽然笑了,却眼眸通红。

  她回到了他还活着的时候。

  思及此,她陡的往院外冲,又在半路顿住脚步。

  她低头见自己还未穿好衣服,便又回来手忙脚乱地匆忙穿衣,颤颤地,几次才把腰带系好。

  其他顾不得,她就迫不及待离去。

  因着过于急切,在跑出西侧门时,直接与人撞了满怀。

  “哎呦!你……”被撞的是侯府六姑娘,温郑清的次女温玉若,她还未来得及训斥,陆漪就已越过她离远。

  温玉若素来娇纵,更尤其不喜这被父亲几乎当作女儿对待的陆漪,当下见其竟还如此无视自己,不免生怒:“如此莽莽撞撞,是赶着去死不成?”话罢,她便抚起被撞疼的胸口。

  与她一道的还有她的胞姐温玉霜,温玉霜无奈道:“你这张嘴啊!”

  温玉若冷哼:“是她欠的。”

  姐妹俩继续前行之际,温玉霜又回头瞧了瞧陆漪离去的方向。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莫名觉得现在的陆漪浑身透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是哪里不一样了。

  陆漪并未注意自己撞了谁,满心眼都只想见杨寻瑾的她浑浑噩噩的,直到离侯府远了,才意识到自己是徒步。回头已来不及,想买匹马,却未带钱,无法的她只能兼施着轻功,尽可能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国师府。

  只是欲直接入府的她,被守卫拦下。

  “来者何人?”

  陆漪看着眼前脸熟的守卫,这才意识到现在的她,对于整个国师府来说是陌生的,杨寻瑾亦是不认识她。

  所以现在去找他过于突兀。

  喜极而乱,她突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进退不是,好一阵才想到自己还是可以先偷偷看他的。

  她想看看活着的他。

  但潜入国师府内是不可能,她便只在其正门西侧的树后候着。

  由辰时初,到午时过,日头虽烈,倒是晒不到树下的她,只是她本就有额伤,又腹中空空,不免有些头晕。

  这些不适对受过磨难的她来说不算什么,但路过的一位大娘见她情况不好,便靠近关心道:“姑娘候在这儿是为了看国师大人吧?”

  陆漪一心注意着国师府那头,忽闻声音,有些受惊。

  她转头看向大娘,见其慈眉善目的,便问:“大娘刚才说了什么?”

  大娘道:“姑娘是想看国师大人?”

  陆漪点头,看来到此想见他的人不少。

  想想也是,他不仅贵为太子太傅,年纪轻轻又继任其师父的国师之位,虽遭到官场上不少人的非议,但他的本事是真,皇帝对他的宠信是真,他那俊秀绝伦的相貌更是真。

  如此才貌双绝,又身居高位的未婚男子,哪能不让人趋之若鹜?

  大娘瞧了瞧陆漪额头的伤,又道:“姑娘还是回去好些养养身子,我听说大人昨日就已出城,怕是一时半会回不来。”

  陆漪闻言,想起当初她摔倒时,他是坐着马车离去的。

  她心有失落,抬眸又看向国师府那边,意识到大娘要离去,她立即又道:“大娘等等!”

  大娘转回身:“姑娘有事?”

  陆漪的唇瓣颤了颤,问道:“杨寻瑾还活着对不对?”

  大娘闻言觉得纳闷:“姑娘怎会问这种不吉利的问题?大人年纪轻轻,当然活得好好的。”

  陆漪未再多言,只是红了眼。

  大娘再瞧了瞧古怪的她,不知是想了些什么,便在摇头叹了口气后,不急不缓地离去。

  陆漪看着国师府门口,再呆了好一会儿,不得不先离去。

  她的眼睛一直泛红,嘴角却勾着笑。

  只是走在形形色色的街上,她想到自己如今该去的地方是那肮脏至极的齐安侯府,便不由心生厌恶。

  敛起笑,她又不得不回那里去。

  她想,未避免一切可能发生的变故与效应,引起杨寻瑾不再喜欢上她,她最好还是先尽量照着原有的轨迹走。

  踏入侯府西侧门,就有人通知她,说是侯爷让她去一趟前院。

  她稍思,便转身往前院去了。

  进入温郑清的书房,她就见温郑清坐在案桌后头处理事务,她的母亲陆白羽作为其亲信,多数时候都是候在一旁待命。

  温郑清抬眸看到她,便放下手中笔,道:“怎的有伤还乱跑?”

  陆漪望着眼前不怒自威的侯爷,反问:“侯爷找漪儿过来,是有何吩咐?”

  温郑清看着她,心下许是觉得她哪里不一样,便神情微顿,却又没想过问其他,只道:“我找你来,确有要事。”

  陆白羽得到他的示意,过去关了书房的门。

  温郑清站起身由案桌后走出,他来到陆漪面前,抬手轻触了下她的额头,语含关心:“感觉可还好?”

  陆漪垂眸:“劳侯爷厚爱,漪儿无碍。”

  温郑清微微叹息:“漪儿也不小了,这贪玩又莽撞的性子,实属得改改,否则免不得吃大亏。”

  陆漪未语。

  温郑清又缓缓朝案桌走去,颇为感慨道:“白羽少时便被我收留,从丫鬟培养成举足轻重的亲信。漪儿自出生,便更是生长于我齐安侯府,无忧无虑,说是被当成侯府亲姑娘来养育也不为过。”

  陆漪的眼帘底下,划过讽意。

  温郑清坐回案桌后:“记得漪儿说过,要誓死效忠于我,为我齐安侯府鞠躬尽瘁,以报答这份恩德。”

  陆漪道:“绝无虚言。”

  温郑清颔首:“漪儿是我看着长大的,自是舍不得你受半点苦楚,不过也确实有件事吩咐你去做。”

  他顿了下,接着道:“国师杨寻瑾,你定也早有耳闻。”

  陆漪点头。

  温郑清又道:“因着大皇子容王与太子之间的纷争,我们侯府也素来与他不对付,他是容王的一大劲敌。”

  一旁的陆白羽终于听出门道,便出声:“侯爷是想……”

  温郑清只瞧着陆漪:“我要你去接近他。”

  陆白羽立即道:“侯爷,漪儿性子懵懂,怕是担不起此任。”

  温郑清瞥了陆白羽一眼,倒也未生气,他道:“我相信漪儿,你并不需要做太多,只要能影响他就够,其他的,以后再说。”

  陆白羽跟在温郑清身边这么多年,自然了解他的不择手段,就算现在说得含蓄,最后定然会要求得越来越过分。

  “侯爷……”

  她欲阻止此事的定夺,不料陆漪忽然出声。

  “我答应。”


标 签古言 他恨恨恨她 柔南 陆漪杨寻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