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状元郎的小娘子最新章节免费_状元郎的小娘子顾雍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03 ℃
状元郎的小娘子最新章节免费_状元郎的小娘子顾雍在线阅读

状元郎的小娘子顾雍

蔬菜沙拉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以顾雍和如娘展开故事情节的古代言情作品《状元郎的小娘子》是由作家蔬菜沙拉所著,小说讲的是顾雍考上状元准备衣锦还乡时,却撞见儿时玩伴如娘遭遇不测,因此拯救顾雍为了正义和情谊把如娘从狼窝救了出来,那此后看状元郎顾雍和未满十八岁已成妇人的如娘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顾雍和如娘展开故事情节的古代言情作品《状元郎的小娘子》是由作家蔬菜沙拉所著,小说讲的是顾雍考上状元准备衣锦还乡时,却撞见儿时玩伴如娘遭遇不测,因此拯救顾雍为了正义和情谊把如娘从狼窝救了出来,那此后看状元郎顾雍和未满十八岁已成妇人的如娘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顾雍在正屋的桌前坐着,如娘在一旁的矮凳上缝补,向外是一目扫尽的小院,还有泥土灰尘的小路,向内是正中神龛,夏婆子丝毫不避讳,直接将丈夫儿子的灵位摆在最显眼的位置,香火不断。

  诗书听见的那声,则是夏婆子从屋里出来,见顾雍仍在,怒气翻涌,朝他扔东西。

  顾雍只是轻轻一侧,那根棍子就轻飘飘的飞了过去,重重的落在地上,滚了一圈,到了如娘的脚旁。

  如娘连忙放下手上的活,垂眉顺耳的走过去想要扶着她,在如娘眼里,自己的婆婆病了,只是病了很多年,曾经她也对自己好。

  “滚,小杂种。”夏婆子突然被扶,如惊弓之鸟一般,直接将如娘推倒,如娘不防,背撞上了后面的墙,脑袋磕到了木桩上,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的落在了地上。

  “你……”顾雍想说什么,但见到地上趴着的如娘又收了回去,过去将人扶起。

  夏婆子却想一把将顾雍,只是男人到底比女人身体强壮些,她没有推动,反而因为顾雍不耐烦挣脱了一下,整个人向右仰去,差点自己摔了。

  “夏姨,我敬重你是长辈,不跟你计较,但是你不能仗着自己辈分高,说糊涂,就可以随意侮辱人,你糊涂,别人不糊涂,你做的所有事都在人眼里。”

  顾雍抱起如娘,只觉得如柳絮一样,太轻了,触手过去是硬的,是骨头。

  他将人放在椅子上,看了一眼后脑勺,没有出血,悬着的心才放下。

  “顾雍,你干什么?”夏婆子扶着腰,冲他怒吼道。

  夏家在顾家之后,周围并无其他人家,顾家又是高墙大院,也幸好如此,夏婆子如此张牙舞爪的嘶吼许久,早该被有心的人听见才是。

  显然顾雍是不愿意的,他本人倒不在乎,只是如娘到底是个女子,虽然两人相差五岁,若是放在一般人家,牵扯一点联系还是可以的。

  他看了一眼如娘,却没有放手,只是将手背在身后,让如娘靠在身上,椅子没有背靠,他一放手,如娘就摔下去了。当然也可以放在床上,但他据他所观,如娘也许是睡在柴房,原本夏恭的房间,现在门前被上了两把锁,根本不让任何人进。

  “我明白了。”夏婆子指着顾雍,见他如此,忽然明了,“你这畜生,你与恭儿是朋友,他走了三年未到,你居然惦记他的妻子。”

  顾雍“呃”了一声,茫然迷惑,半天才反应过来夏婆子在说什么,惦记如娘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和自己弟弟一般大小,做妹子还差不多。

  夏家在顾家之后,近处再无人家,否则以他们二人这般歇斯底里的嘶吼,邻居早听见了,平白多出好多看热闹的人。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你既然认了如娘是夏兄妻子,欺辱她的时候就真的没有想过夏兄泉下有知,原来自己的母亲是这种人。”

  说罢,身上动了动,如娘从眩晕中缓过来,也发觉自己靠在一个男人身上,像是思维迟钝一样,仰着头看了一眼。

  然后坐直了身体,回到缝补衣服的地方,继续手中的活。

  中间,如娘没有看任何人,尽管他们剑拔弩张,如娘也如同眼前没有这两个人。

  顾雍皱眉,这可不太好,往好了说,如娘这叫处变不惊,大海中不动的小船,往坏了说,这叫麻木不仁,没有感情和牲畜有什么区别

  他唤了一声,“如娘”

  “顾公子有何事”她抬头看了一眼,双目无神,呆滞的问道,随后又低下头,继续补着衣服。

  夏婆子知道跟顾雍打不过,狠狠的瞪着如娘,若是以往,此时早已经对如娘动手,想着最后只是狠厉的望向顾雍。

  两人僵持着,顾雍坐在桌子这头,那头坐着夏婆子,直到如娘补好衣服,看了一眼两个人,钻进了厨房。

  就听得厨房传来水声,炊烟从房子的各个缝隙冒出来,噼里啪啦的干柴燃烧的声音。

  如娘提着一壶水,另一只手拿着两个茶杯,颜色不一样,已是洗干,上面依然见黄色茶垢,其中一只杯上缺了一角。

  给两个人满上茶水,如娘扛着锄具就要出门。

  顾雍连忙轻轻放下有缺口的茶杯,起身拦住他,“你上哪儿”

  “今日不用去了。”如娘还没来得及回他,便被顾雍将锄具硬生生从肩头拿下。

  如娘却像没有听见似的,只是伸手去拿,顾雍高她太多,就是踮脚也做不到。

  顾雍高举过头,看回喝水的夏婆子,泞眉道:“夏姨,我知道你没疯,你想要怎么样直接开口。”

  疯子绝对不会安静还坐在这里,也不会思考利弊,只会在一开始就找顾雍拼命,夏婆子从一开始就很清醒,尽管她想让自己疯了,这样就什么也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如娘跟我陪葬,她只能死在我前头。”

  顾雍不解,为什么?如娘做了什么,夏姨的仇恨这么深,深到不惜一切,不在乎身前身后事,难道就仅仅是为了夏恭是在如娘来之后死去。

  他不明白,人的想法居然可以这么偏执,一定要让别人按自己的想法生存。

  诗书回来时,顾雍又让他回顾家找一个丫鬟出来,可怜诗书来来回回就没来得及歇息。

  对于顾雍特意交代的找个胆大的丫鬟,诗书没来得及细想,以他在公子身边一起陪伴长大,也没理解他想做什么。

  抓回来的药就放在桌子上,夏婆子看一眼就越是厌恶,却没有动手扔掉。

  她倒要看看顾雍会怎么做,她死活不松手,顾雍能把她下了大狱,强抢不成,他放得下状元郎的身份,顾家也不会让他这么做。

  “你想干什么找个丫鬟来,觉得我就奈何不了这小蹄子了。”

  “留下我现在就带如娘走,等两日夏姨你病好了,我们再让知县定夺。”

  顾雍看了她一眼,又道,“夏姨若是要造谣,我也不拦着,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也不怕,你尽管去说。”

  如娘忽然小腿一撒开,就要往厨房里冲,顾雍连忙将人提住,揪着衣服,询问,“跑什么?”

  如娘没有回答他,不停的反抗,干瘦的手因为衣服被提住露出来,只见的上面骨骼分明,只剩一层皮。

  他不敢放下她,又怕勒伤了,便将人放在地上,却不松开,如娘反身推着他的手。

  许是知道他是好人,如娘并没有打他,甚至因为长长的指甲戳到顾雍,停滞了一下。

  “她听到你要带她走,不愿意。”夏婆子提醒道。

  若是如娘真要走,早就走了,丧家之犬,离开了夏家,看你还能去哪儿

  诗书带了人来,果然是符合要求的,长得如同男子一般,看着很强壮,也不知道诗书是从哪里弄出来的。

  顾雍对那个丫鬟嘱咐两句,强行带着如娘离开。

  他打横提溜着人,云淡风轻的快步回去,好在门前没有人,从后门探了一眼,赶紧把人放进了客房里。

  诗书跟在后面,整个人都傻了,一边帮忙着掩盖证据,一边怀疑,自家公子刚才这是做了什么,绑架良家妇女,自己还是帮凶。

  跟着进屋,就看见不堪入目的一面,诗书连忙背过身。

  罪过啊!罪过啊!

  公子你怎么就看上个小孩子了,难道是京中背地里传的幼童癖好,在京中读书这些年,怎么连这个也染上了

  小书童又是惋惜又是哀痛,一个大好青,他还是个帮凶,要真是到了衙门前,她就把公子供出来,然后落跑。

  “公子,小心伤着姑娘。”诗书小声提醒道。

  顾雍正忙着和如娘作斗争,她总想着跑,一松手就没了,又不可能给人绑起来,又怕人伤着,这才将人压在床上,好歹有软垫子,不会撞伤。

  他倒是想得多,诗书也想的多,已经在思考要不要检举有赏了。

  “如娘,别动。”顾雍无奈道。

  如娘看着他,还真的不再动弹,鉴于她以前的行径,顾雍一下子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这般乖巧他又不放心。

  最后,顾雍被她盯得手足无措,一腔热血消退,理智回归,也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事刷的一下脸就红了。

  掀过被子给如娘盖上,退出门去,走下台阶又觉不妥,返回去将门锁上,再绕道屋后去检查窗户是否开着的,见没有满意的点点头离开了。

  诗书整个人都看呆了。

  公子,你也不用真的金屋藏娇吧!而且,窗户是从里面锁上,你在外面看了又如何?人要是跑,该跑还是防不住。

  顾雍离开之后,诗书叫了两个小厮,悄悄的藏在附近,不要让屋里的人出来,如果出来了就好生送回去,不可怠慢。

  

标 签古言 状元郎的小娘子 顾雍如娘 蔬菜沙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