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鹿园园苏临小说by车厘酒全本免费阅读_又甜又灿烂番外车厘酒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81 ℃
鹿园园苏临小说by车厘酒全本免费阅读_又甜又灿烂番外车厘酒

又甜又灿烂番外

车厘酒 著

连载中免费

车厘酒独家创作的校园小甜饼小说《又甜又灿烂》的男女主角分别是鹿园园、苏临,好脾气小姑娘X傲娇小少爷的设定真的超级有趣的说~故事中的主角鹿园园、苏临爱得极深,深到心里已经藏不住,要喷薄而出了。《又甜又灿烂》全文讲述的是:鹿园园的眼睛生得最好,黑白分明,一眼能望到底般透彻,看人的时候像是带着灵动的光。她的脸盘儿很小,尖尖的下巴十分精致,皮肤经过了军训的荼毒也没有黑多少,还是又白又嫩,整个人看着就像一个会动的瓷娃娃。喜欢你,又甜又灿烂。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车厘酒独家创作的校园小甜饼小说《又甜又灿烂》的男女主角分别是鹿园园、苏临,好脾气小姑娘X傲娇小少爷的设定真的超级有趣的说~故事中的主角鹿园园、苏临爱得极深,深到心里已经藏不住,要喷薄而出了。《又甜又灿烂》全文讲述的是:鹿园园的眼睛生得最好,黑白分明,一眼能望到底般透彻,看人的时候像是带着灵动的光。她的脸盘儿很小,尖尖的下巴十分精致,皮肤经过了军训的荼毒也没有黑多少,还是又白又嫩,整个人看着就像一个会动的瓷娃娃。喜欢你,又甜又灿烂。

免费阅读

  因为周一到周五的课表差的太多,最后两人定好了周六。鹿园园周五晚上依然住在学校,为了方便第二天带“患者”回家。

  坐地铁半小时,等到了小区之后,鹿园园边走边给他介绍,“这个小区住的大部分人都年纪比较大,因为不吵,环境也挺好哒,就很适合养老……”

  “嗯。”他点头。

  苏临以前没来过S市的这个区,这里不算在市内,和她说的一样,小区面积很大,周遭没有城市里喧嚣的车水马龙,安静又舒适。

  没多久,到了单元门,他看着鹿园园开门,然后跟在她的身后进了电梯。

  出了电梯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紧张起来。

  这……

  好像……

  算是见家长了吧?

  没等他再想下去,门开了。

  家里好像只有她爷爷,打了招呼之后,他们进了门,换好鞋,鹿园园进了一个房间,而他则被叫到沙发处。

  鹿园园的爷爷头发是纯纯的白色,长得一看就很和善。把脉用了几分钟之后,鹿老中医开始问他问题。

  “我听园园说,你叫苏临?是吧。”

  “嗯。”

  “喉咙疼吗?”

  “……”点头。

  “头疼吗?”

  “……”再点头。

  “你是怎么感冒的?”

  苏临大概讲了一下过程。

  然后就看到面前的老人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你这叫外邪入侵人体导致气血静脉不通,引起的头痛和咽喉肿痛。”

  “……”听不懂,反正点头就对了。

  “痛多少天了?”

  “四天。”

  鹿老中医沉思了半分钟,撑着膝盖站起来,“你跟我来。”

  苏临跟着他拐了一个弯,来到一个隔间。

  里面摆了三台他叫不出名字的器械,还有一个有些倾斜的台子,像是用来给人躺着的。

  鹿老中医从一边的柜子里拿出块毯子,铺到台子上,随后拍了拍,转头看他,“你躺上来。”

  苏临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但还是依言照做。

  “你玩儿会手机,等我一下。”

  想到刚才,他就是和鹿园园一样叫的“爷爷”,于是他点了点头:“嗯,谢谢爷爷。”

  对方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房间。

  苏临长这么大,也生过几次病,但是看中医这还是第一次。他有那么点好奇,也没玩手机,就这么躺着打量房间。

  直到传来脚步声。

  鹿老中医边进来,边说:“我要给你同学扎大椎穴,还有风池穴,其余的说了你也不懂……”

  ……嗯?

  苏临往门口的方向偏头,就看到鹿园园和老中医一起进了门。老中医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被窗外的光一照,有些亮眼。

  等他走近了,苏临才看清。

  ……?!!!!

  他瞬间睁大了眼睛。

  手心渗出汗,心跳也开始剧烈跳动。

  鹿老中医拿着一排银针,边用酒精棉消毒,边对着他笑:“你这种情况,喝药太慢,扎后脑的穴位最有效。”

  “翻个身,爷爷给你针灸。”老中医说。

  苏临:“……………”

  闻言,苏临扯了一下唇角。

  他的脸线条柔和,唇上扬的时候,显得愈发好看。

  “我开个屁。”

  “……”

  女生的脸瞬间涨红,咬着唇,眼神里满是羞耻和不甘,最终什么也没说,飞快地转过了身子。

  “……”

  鹿园园还有些懵。

  刚刚那个人,不是当着她的面说的那些话。

  以她自己的性格,就算明白地知道他们是说给自己听的,也不会去主动质问或者澄清。

  她看着苏临的侧脸。

  这个角度,和她第一次在贴吧上看到的照片很像,只是比那时候更清晰,更立体。

  他恢复了平日淡淡的、对什么都无所谓的那种样子,刚才对巧克力蛋糕所散发出迫人气势也不见了。

  这个小插曲像是没发生过一样。

  好像他只是上了个厕所回来,等着上课而已。

  其实,和这几天有些难过的情绪比起来,刚才那种程度的话,她听了之后居然没多大的感觉。

  就只是因为被质疑抄了别人的,有那么一点的不舒服。

  但是被他这样一弄……

  那一点的不舒服,也消失不见了。

  过了会儿,苏临似乎对她的注视有所察觉。

  他转头,正对上了她的视线。

  鹿园园没有防备地眨巴了一下眼睛,说出口的话干巴巴地,“那个,学长……”

  “……”

  “谢谢你啊。”

  他挑眉:“谢什么?”

  “……”

  谢什么?

  他说他是抄她的,是在维护她啊……

  可是这要怎么说。

  “反正……”鹿园园抓了抓头发,干脆忽略他的问题,别开眼:“哎,反正就是谢谢你啦……”

  她的说话声很轻。

  软软的,像是小猫的爪子轻轻地挠人。

  其实宿舍里,老大喜欢萌妹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从大一开始,他就能频繁听到他们谈论喜欢的女生类型。

  他每次听到,不光内心毫无波澜,还会不时出言毒奶几口。

  他的目光落在鹿园园脸上。

  她披着头发,挡得侧脸小小的一条,看得出表情有点不好意思,本来看着他的眼神也有些躲闪,白嫩的脸上晕上淡粉色。

  她今天穿的是米白色的连衣裙,没有任何图案,因为教室空调温度低,几乎每次上课都能看到她穿着针织外套。

  从来没想到会认识这么一个小姑娘。

  除了自行车钥匙被人送到失物招领处、从而导致了他错过补考时间之后,很久没有过强烈情绪的他。

  在听到她被人光明正大地嘲讽的时候,那瞬间觉得胸腔里那团火灼得不行。

  小课间的时间一到,严川准时回到讲台,开始整顿纪律讲课。

  他收回视线,心情蓦地变好。

  -

  苏临上完法语,上午还有节体育。

  他想着以宿舍那几头的尿性,翘什么课也舍不得翘了体育,所以径直去了操场。一到地方,果然看见仨人站在篮球场旁边,边拍球边说着什么。

  四人跟着一起上体育课的班里男生打了一节课的球,才去吃饭。

  “对了临哥,”秦放走到苏临身边,“还有个事儿,下个月月底迎新晚会,你可别忘了,之前赵哥在的时候,年年都上台的。”

  “……”

  苏临动作顿住。

  秦放口中的赵哥,全名赵间,是他们本系的学长,也是上任的音乐社社长。

  他们大一的时候一起吃过饭唱过k,赵间当场就非让苏临和秦放到音乐社,那时候两人还没这么沉迷游戏,每天闲着也是闲着,又挺喜欢玩儿音乐,去就去了。

  赵间去年大三,今年大部分时间已经不在学校了,社团里面的职位没有学生会那么麻烦,不需要演讲投票那些,除非全社团的大部分人都不同意,一般社长想给谁,基本就是谁。

  他想给苏临。

  音乐社在C大的历史其实只有三年。在此之前,有吉他社、钢琴社、声乐社等等,很杂很乱,据赵间所说,每个社人都不多,也没什么纪律,瞎搞一气。


标 签言情 又甜又灿烂 车厘酒 鹿园园苏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