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整个豪门都在等我离婚江娓全集_整个豪门都在等我离婚江娓盛南庭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34 ℃
整个豪门都在等我离婚江娓全集_整个豪门都在等我离婚江娓盛南庭在线阅读

整个豪门都在等我离婚江娓盛南庭

江娓 著

连载中免费

《整个豪门都在等我离婚》是江娓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盛南庭追江娓追的悄无声息,众人蓦然回首时江娓的名字已经挂在了盛家的户口本上了!圈里无数知情的不知情的都在坐等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女人何时被盛总逐出家门,顺便丢出离婚协议,结束这段匪夷所思的不知从何开始的婚姻。结果等了一年两年,盛总儿女双全了也没等到二人离婚,只等到了江娓的身份,众人才恍然——哦,商业联姻,没有感情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整个豪门都在等我离婚》是江娓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盛南庭追江娓追的悄无声息,众人蓦然回首时江娓的名字已经挂在了盛家的户口本上了!圈里无数知情的不知情的都在坐等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女人何时被盛总逐出家门,顺便丢出离婚协议,结束这段匪夷所思的不知从何开始的婚姻。结果等了一年两年,盛总儿女双全了也没等到二人离婚,只等到了江娓的身份,众人才恍然——哦,商业联姻,没有感情的!

免费阅读

  相亲的事江娓自然没忘,也就因为相亲的事,她辗转反侧了整整一夜,思考了一夜,越想还越生气,最后还是爬起来,旋开床头壁灯,拍醒身边睡得不知人间是几时的蒋玥。

  蒋玥也是一脸懵,被拍醒的时候床头晕开的壁灯差点没刺瞎她的眼。

  她捂着脸,半梦半醒中应了一声。

  江娓盘腿撑着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说宁如霜她是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就只听你的形容我都一肚子火,她这是明摆着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一个吃喝piao赌无一不精的社会渣滓,宁如霜电话里还说什么天作之合?合你妹!

  蒋玥慢慢地把脑袋缩进被窝里,背过身去。

  没得到蒋玥的共鸣还不死心,江娓爬下床,蹲在蒋玥的床前,像敲门那样戳了两下。

  被窝里睡死的人没有丝毫的反应。

  江娓趴在床边耐心地等了会儿,越等待她就觉得自己思想约清晰,也就越生气!

  想到这里,她就开启了床旁碎碎念模式。

  “之前沈明媚明抢我男人我也就忍了,我和齐恺这么多年的感情,他能被挖那只能怪他定力不好,沈明媚露个大腿他就跟只苍蝇似的扑上去,但她们母女也不能这么过分吧!”

  “怎么,抢了我男人还要把我论斤称卖给杨家?她宁如霜倒是打的一手的好算盘啊!”

  “真是可笑,我是未成年吗,还那么趾高气昂地给我打电话搞什么包办婚姻,我和姓宁的有半分钱关系吗?我妈还没死呢,哪里轮得到她这个插别人婚姻的专业户来管我,她算哪颗葱!”

  说到这里,她又更觉得憋屈了,“你说我到底招谁惹谁了啊?明明是她沈明媚抢我男人,我都跑那么远了他们怎么还是纠缠不休呢?”

  就算睡成死人也会被扒拉醒吧!

  蒋玥猛地坐起身,推开丝毫遮挡不住噪音的被子,仰天长啸一声:“没把你卖个好价钱他们能睡个好觉吗?”

  抓狂地挠了挠头,十来年铁打的姐妹情全都葬送在一段被吵醒的美梦里,蒋玥闭着眼睛一针见血毫不留情地下针,“真不是我说你,怎么一遇到宁如霜你就自乱阵脚,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她宁如霜是给你们母女下蛊了吗?你自己心里都清清楚楚的,嘴巴也嘚吧的不行,心里就怎么这么虚?”

  江娓的气焰瞬间就下去了,却还在嘴上逞强:“我哪有!”

  蒋玥哼出一口气:“你要不虚你能半夜气的睡不着把我扒拉起来?你要不虚你能给自己做这么多心理建设?我真不知道你怕她个什么,圈子里谁不知道宁如霜才是小三上位,是她宁如霜拆散了你爸妈,你怂个什么劲?”

  一段掷地有声的发言彻底让江娓闭了嘴,蒋玥哄得一声原地躺倒,嘴却还在嘚吧:“大不了就让她去你医院闹去,她要是嫌整个海城都知道她是小三上位还不够,非要闹到温城去,你就让她去闹,看看到底宁家丢不丢得起这个脸!”

  真的是垂死病中惊坐起,蒋玥这段话,几乎可以录入江娓认识她这么多年最光辉的发言了!

  蒋玥重新捂住了脑袋呼呼地睡着了,房间里再一次陷入深夜的宁静。

  江娓站了一会儿,上了个厕所,又喝了杯水,深深地反思了蒋玥那段无论是从逻辑上还是道理上都没问题的话,再一次陷入了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太多的难题里。

  如果嫁给杨逸是最坏最坏的选择,那这么想想,一个星期不联系的男人听起来似乎也不是那么罪不可恕了!

  江娓平躺在床上,脑海里划过盛南庭低沉的声音和那一盘让人回味无穷的麻辣牛肉,最后在饥饿中沉沉睡去。

  江娓是被光线生生刺醒的,她嘤咛一声,抱住脑袋缩进被窝。

  然而很快身上温暖的被子又被掀开,她像一条沙滩上被太阳暴晒还在苟延残喘,连扑腾都扑腾不起来的死鱼!

  蒋玥换好了衣服画好了妆,站出一种收租婆的姿态:“哎我说江娓,你是准备在海城两天都在被窝里度过吗?太阳都晒屁股了!”

  说着又拿出深夜吐槽的功力,“我真是服了你,大半夜不睡把我吵醒,早晨又自己睡成了死猪,不就是一个作天作地的后妈和一个瞎了眼的死渣男吗,看把你怂的!”

  江娓挣扎了几次也没能坐起身,她把自己蜷成小虾米状,还缩着脚趾去勾被脚,可怜兮兮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无奈一心想着出去浪的塑料小姐妹直接无视了她无声的抗拒,并且还把她的被子扯的更远了。

  江娓:“……”

  站在盥洗台前,镜子里的那个人眼睛又红又肿。

  江娓眨眨眼,再眨眨眼,哦,真的是她。

  蒋玥摸了会手机,回了几条短信,无聊又凑到盥洗台不远处的墙边靠着,看着江娓跟镜子里的那个人做互动,撑着脑袋静静地思考了一阵:“我们是多久没见了?”

  料从昨天到现在脑子已经被狗吃的差不多的人是想不起来答案的,蒋玥就自问自答了,“好像是四五月份沈明媚跟齐恺订婚那会儿吧,才半年时间,温城的水土里面有虫子吗?”

  江娓慢慢地从镜子里转移视线到她脸上,眨眨眼睛:“什么意思?”

  “我感觉你脑子被虫子吸食的差不多了。”

  江娓回她一个白眼。

  “我真是搞不懂你,去什么温城,你要真是犯了救死扶伤的瘾你就去非洲,走的远远的,我就不信宁如霜能追你到非洲去,不然你跟你妈去学做生意也行啊,你要是自己立起来,她宁如霜也不敢拿你怎么样,你现在四线的城市当个不知名的小医生,她不欺负你欺负谁?”

  蒋玥摩挲着下巴,“不过,你要是找个宁如霜惹不起的大佬也行,不过国内未婚大佬以后又不出轨的,存在指数几乎为零,所以你还是靠自己吧!”

  这次江娓混沌的脑袋倒是转的很快,她心底里默默地盘算,比起婚后出轨,超过一周不联系好像根本算不上什么大的错误,甚至还能贴上一个沉迷工作,没时间出轨的好男人标签!

  只是,难道在她江娓为数二十多年的历程中,就只有盛南庭一个还算看得过去的选择吗?

  江娓内心涌起一种淡淡的叫做做人可能有点失败的惭愧感。

  缘分就是,江娓一脸菜色被蒋玥拖着逛街,也能遇到同样不准备赴相亲约的杨越!

  杨越正在接电话,他刚追上的小女朋友在店里试衣服,他一手哄着小女友,一面很不耐烦地讲电话,“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会去见一面的,乡下的土包子我哪里记得,你烦不烦,挂了挂了。”

  结果一转头,就对上了迎面的蒋玥和江娓。

  杨越这种人,典型的社会流 氓,路上遇到长得漂亮的都能勾搭显摆两句。

  以前蒋家工业还挂在盛氏旗下子公司的时候,他对蒋玥多少还有些顾忌的,蒋家被分出来以后,他就开始肆无忌惮起来了。

  不过蒋玥也不怕他,毕竟他们站的是宁氏商城。

  在宁柯的眼皮子底下,他杨越还是要夹着尾巴做人的!

  倒是江娓,他对杨越的记忆还停留在扯自己马尾,让人讨厌的的小胖子上,乍这么迎面而来,她突然一下子没对上号。

  陪小女友逛个商场而已,遇到蒋玥算是意外惊喜了。

  杨越撇开女友,在蒋玥看见自己并转身欲走的时候堵住了她们。

  他双手插在黑黄格纹休闲裤的兜里,踩着二世祖的步伐,悠悠地走到蒋玥面前:“嘿我说玥玥,见到我跑什么?哎身后谁啊,怎么,还见不得吗?”

  蒋玥自知跑不掉,翻手把江娓塞到自己身后去,独自面对杨越。

  “看到你恶心,行不行?”

  躲在蒋玥身后穿的臃肿的跟只大狗熊似的,杨越也看不上眼,“好歹我以后也是你闺蜜的老公,不过,老公出轨闺蜜,听着就很刺激的哦。”

  蒋玥懒得跟这么不要脸的货掰扯下去,翻个白眼,转身拉着江娓走。

  杨越难得没继续纠缠她,只在她身后扬声喊了一句:“哎你顺便跟你那个乡巴佬好朋友说一声,老子今天陪女朋友呢,没那个闲工夫去见她。”

  蒋玥拖着她一路狂奔,直到看不到杨越的身影,才堪堪停下来。

  “真是晦气!”

  江娓后知后觉原来那个地痞流 氓就是杨越,一阵恶寒:“宁如霜到底有多恨我!”

  江娓在海城两天,和蒋玥逛吃逛喝,购物潇洒,回去之前把自己买的东西全部打包快递回去。

  江娓回到温城医院的当天,盛南庭乘坐的飞机降落海城机场。

  刚过下午五点,夜色就沉沉地压下来了,盛南庭接过行李箱,边走边跟周家丞确认之后的行程。

  “明后两天的行程全部空出来,和研究所那边的会议改成视频会议。”

  “你留下主持上个季度刚投入市场的抗炎药使用和销售情况,并且写一份详细的说明给我。”

  “是。”

  “这是最基础的临床药品,我不希望出现任何纰漏。”

  “明白,盛总您电话。”

  是宁柯的,也不知道从哪得到了他的具体行程,人还没出机场电话就追来了。

  “哎不是我说,你最近忙什么呢,天天见不到人影,打电话找你助理也吞吞吐吐的。”

  盛南庭换个手接电话:“有事就说。”

  “今晚金碧辉煌不见不散。”

  手里的行李箱丢给跟上来的保镖,盛南庭弯腰上车,“……直接去金碧辉煌,高铁票改到明天。”

  周家丞跟在身后立马应声。

  金碧辉煌顶层,盛南庭推开包厢的门,宁柯三个已经提前到一会儿,三个人一人一根烟叼着打牌。

  往日盛南庭不来,宁柯还会叫几个公主过来热闹热闹。

  今天没敢叫,谁让盛南庭龟毛!

  宁柯夹着烟,吐出一口烟圈,“哎等下手里的烟该灭的灭了,省的盛哥来了还以为我们在玩火,又拿灭火器喷我!”

  季允潇把烟头丢进手边的烟灰缸,瞥一眼刚刚又点了一支的宁柯,“反正喷你又不喷我们。”

  宁柯啧啧两声:“不吸烟不嗜酒不爱美人不缺钱,你们说盛哥哪天会不会背着我们去出家当和尚啊?”

  郁寒盯着手里的牌,眸光瞥过某一处黑色鳄鱼纹男士皮鞋,出声提醒宁柯:“该你了。”

  房间里乌烟瘴气,盛南庭没继续往里走,转身先去了包房外面的洗手间。

  相比较于男洗手间的安静,隔壁女洗手间的洗手台上则是挤满了趁机补妆聊八卦的人。

  “傲气个什么啊,杨少换女朋友比换袜子还快,她还真把自己当正宫了!”

  “沈家要和杨家联姻,这事圈子里传遍了都。”

  “哪个沈家?”

  “做医疗器械的沈开河啊,他和前妻不是还有个女儿吗?听说在隔壁十八线城市医院工作。”

  “怪不得杨少这两天脾气这么大,要娶一个土包子,他能开心到哪里去!”

  “哎我说这话你可千万别在杨少面前说!”

  “知道知道。”

  盛南庭再回包厢,包厢里已经窗户全开,点上了熏香,残余的烟味和袅袅升起的熏香融为一体。

  另外三个位置不变仍在打牌。

  看到盛南庭进门,还假装意外地吆喝了一声。

  “哎盛哥,三缺一就差你了!”

  盛南庭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松开腕部袖口。

  嘴巴里没点东西难受,宁柯插了块水果嚼了嚼:“盛哥,听说你前段时间跟我家小姑父一起去温城调研了?”

  季允潇:“听说还顺便给你那小表弟找了个小医生做老婆!”

  宁柯:“你说沈开河和他前妻生的那个女儿吧,我记得以前是不是在大院里见过她。”

  郁寒丢下一张牌:“你谁没见过?”

  “哎我跟你说我可能是真见过,不信你问盛哥!”

  理牌的人寒着一张脸头也没抬地回:“没见过,不记得。”

  宁柯:“……”

  刚不过三旬,盛南庭手里的牌一丢,“不打了。”

  起身拎外套走人。

  静谧的夜,这两天在外玩的疯狂,再加上路上折腾,江娓傍晚到家草草吃了点东西,看了会儿电视就早早闭灯睡觉了。

  所以半梦半醒之间断断续续的门铃声,她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夜深人静,门铃的声音愈发响亮,江娓摸到手机,看眼时间。

  十一点二十二分!

  谁会在半夜敲她家门啊!

  门铃声愈发急促。

  江娓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披了件外套,视线在客厅里逡巡一圈,找寻一下手边可以随时拎起来自卫的。

  可视电话里,男人的脸毫无遮掩地出现在视线里。

  江娓眨眨眼,然后听男人说:“开门。”

  “你怎么来了?”许是太过于惊讶了,江娓没犹豫,开了门。

  在遇到江娓之前,盛南庭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做这么疯狂的事。

  海城到温城两百多公里的路程,他开夜车不到两个小时到达。

  难得小区的保安还认得他,给他开了门。

  等到他心跳渐渐平稳下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江娓的面前了。

  原计划一周的出行被压缩成了五天,紧赶慢赶地回来就怕她再生气,结果刚回来就得到她即将和杨家联姻的消息。

  可明明憋了一肚子的火,见到她的时候又全都化作青烟,风一吹,就散了。

  男人的视线在她脸上定格许久,“来看你。”

  印象里遇到这男人以后他也没做过几件不让自己惊掉下巴的事,所以江娓也没多想,顺势要关门,“好了,看完了你可以走了。”

  门被他单手拦住。

  “来的太急没定酒店。”

  瞥一眼他扣住门的手,江娓说:“哦,那你现在去定。”

  “没带身份证。”

  他的证件都在助理那里,今晚临时过来,没带。

  江娓认真地盯着他看了会儿,试图在他脸上找出蛛丝马迹。

  无奈男人的眼神太过于坦诚,坦诚到她当时也不知道受了什么蛊惑,就把他给放进来了!

  看着他轻车熟路地换了鞋子,在洗手台下面的柜子里找到备用的洗漱用品,江娓竟一时间不知道该开口说点什么。

  “我睡客卧还是哪里?”

  江娓:“……客卧。”

  她想起客卧的床上只有床垫,转身去找被子,走两步又想起来,对盛南庭说:“我是看你没带身份证所以才收留你一晚,明天我不管什么原因,你都要必须要离开。”

  前一秒还在心平气和洗漱的男人抬头自洗手台的镜子里看她,“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和我划清界限了?”

  江娓听得原地一顿:“什么意思?”

  “不是要和杨家联姻吗?”

  “你听谁说的?”江娓一时间听得也有些傻眼,她和杨逸连面都没见,怎么传到盛南庭的耳朵里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了?

  男人的脸上挂着笑,眼底却又淬着冰:“我应该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

  所以他才这么火急火燎地赶来?

  江娓心里三分被他过分在意的小欢喜,七分这男人连问都不问自己一句就在心里暗自给她定罪的愤怒,最后化作她脑子里一闪而过得跳脚。

  “对,我就是要和杨家联姻了,像我这样的人,也就只配得上杨家,够了吗?”

  说完,也不想给他找被子了,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就上来质问她的男人,冻死也活该!

  江娓把门甩上,爬上 床,气的躺不下,盘腿坐在床上委屈的想抹眼泪。

  妈妈没时间管她,宁如霜逼她,结果这狗男人深更半夜送上门还是来给她找堵的!


标 签言情 整个豪门都在等我离婚 江娓 盛南庭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