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穿成反派的小月光宋浅项栾城_穿成反派的小月光闻久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34 ℃
穿成反派的小月光宋浅项栾城_穿成反派的小月光闻久在线阅读

穿成反派的小月光闻久

闻久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穿成反派的小月光》是闻久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斯文败类爱好者宋浅最近多了个新墙头,年代文里凶狠暴戾的反派项栾城。一朝穿书,宋浅遇到了她的白月光。为了帮他避开暴尸荒野的结局,她费尽心思去帮助他,感化他,防止他黑化,可见面的第一天,他就被她爸按在地上摩擦,一点不带心软,完了,天要亡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穿成反派的小月光》是闻久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斯文败类爱好者宋浅最近多了个新墙头,年代文里凶狠暴戾的反派项栾城。一朝穿书,宋浅遇到了她的白月光。为了帮他避开暴尸荒野的结局,她费尽心思去帮助他,感化他,防止他黑化,可见面的第一天,他就被她爸按在地上摩擦,一点不带心软,完了,天要亡她....

免费阅读

  那天晚之后,宋浅就再也没见到过项栾城。

  只是后来,项栾城一瘸一拐地搭在她肩上问:“这饼你拿了干嘛啊,我可不信你吃了这种鬼话,就你那点饭量,两块那么大的饼够你吃一天了。”

  半个身子的重量实在是不轻,宋浅走的吃力,顿了一会儿才回应:“真的。”

  自从穿书,她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见长,虽然还是会面红心疼,但比起现实中那个一说话就爱结巴的自己,已经长进了不少。

  宋天赐自然是不信,也没多问,以后自己肯定会找到答案。

  “诶,你走快点啊,就这速度,我俩再走半个小时都到不了,爬一样。”

  宋浅也不生气,扶着他走的依旧慢兮兮。

  家里的气氛也是日复一日的紧张,她爸宋志进像个小老头一样总爱哼唧,时不时看她和董成梅不爽,逮过来就骂,不过幸好没再动手。

  所以宋浅在家一直都是一声不吭,听之任之,说东不往西。

  她也能大概了解原身胆小怯懦性格的由来,任谁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下生活十几年都会变得不爱说话,更何况是一个从小就如此的未成年儿童。

  宋天赐知晓他爸这个臭脾气,也不搭理他,见了他反倒像是陌生人,气的宋志进嘟囔:“反了天了。”

  却从来没真正上过手,还时不时通过董成梅了解他腿上的伤如何。

  对比宋浅躺在床上,烧的神志不清也没有一句关心,连送去医院都不愿意的模样,可真像极了,与儿子吵架闹别扭却依旧默默关心的‘慈父’。

  董成梅在中间润滑,但也只是一些些作用,她向来是不敢忤逆宋志进的。

  就算再疼爱孩子,本质上她都是个听丈夫话的妻子。

  反骨叛逆的事,一辈子有一次就可以了,而且她已经用自己的下半生在为那件错事赎罪了。

  她这辈子都会有这么个污点挂在脑门上,她只能认命顺从。

  赌对了翻盘,输了就维持现状。

  牙打碎了要往肚子里咽,老祖宗说的话没错。

  就这样一直维持到周五晚,宋清拎着大包从学校回来,才算打破僵局。

  宋清一进门就看见他爸蹲在房檐下抽烟,开口道:“爸妈,我回来了。”

  他爸隔着吐出来的烟雾嗯了一声,看不清神情,却能明显感觉到兴致不高。

  宋清也不意外,自己这个重男轻女的父亲,也只有看见天赐,才会真心实意感到开心。

  她虽然也是女孩,但比起二妹,真的已经幸运了很多。

  “大丫回来啦,快,妈今晚弄了你们最喜欢的猪肉炖粉条,放下包洗洗手就吃饭。”正巧此时董成梅端着盆从堂屋出来,一脸欣喜的叫她。

  董成梅向她眨眨眼,使个神色:“也顺便叫你弟妹出来,一放学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不知道干些什么。”

  立马了解到情况不对劲的宋清点点头,直奔屋里走去。

  “二丫,天赐,你们俩干什么呢?”她放下包就敲敲宋浅紧闭的房门。

  “姐,你回来了!”宋浅一开门就扑到了她怀里,睁开眼遇见的第一个人,总是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心。

  宋天赐的腿已经不会疼了,但一扒开裤子还是能看到一大团淤青盘卧在皮肤上,青紫发黑,衬得原本小麦色的皮肤白了不止一个度。

  他拉下卷起来的裤脚遮住淤青,站直叫了一声:“姐。”

  “咋回事啊,老远就看见爸蹲那儿,委屈的像个小媳妇似的。”她惯会开玩笑,不过也仅限于弟妹面前。

  宋老二这一家说来其实奇怪人,表面上下一团和气,却又总能见到父打女,子逆父。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宋天赐把事情详细告诉了她,去掉细枝末节,讲的很快,宋清听完直皱眉。

  “二丫,逮个机会和爸说句对不起,这事你确实做的不对。”

  “还有你,干的不错,但你也不能正面反抗他啊。”

  宋清一向是他们三姐弟里出谋划策的军师诸葛,与人斗智斗勇。

  “是。”两人点点头,不敢说不。

  三人紧跟着出了房门,正好董成梅叫了吃饭,跨过门槛,宋志进还在原处,只是端来了个小马甲坐下。

  他看仨人说说笑笑,也就着起身,神色莫辨,掸掸衣角裤腿,双手插袖地进了堂屋。

  “来来来,今晚都是你们爱吃的,大丫把饭装上,二丫去拿水壶。”董成梅招呼一家人干活。

  宋志进一向是屋子正对门的位置,一坐下就觉得心痒痒:“大丫,把我酒壶拿出来,就平常喝那个。”

  宋浅刚放下的手有些颤抖,来自个体深处控制不住的战栗,像是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条件反射一般高度敏感,是藏在骨子里对恐惧。

  她尽力想要收回发抖的手,却不自觉抖的更厉害。

  宋清几乎是第一时刻察觉到她的异样,心咯噔一下,暗中着急。

  “爸,喝酒对身体不好,书上说的。”宋天赐在他刚开口就想好了措辞。

  许久没和儿子说上话的宋志进听到笑的牙咧后脑勺:“好,好,爸不喝。”

  好小子,果然还是儿子贴心,不亏是自己的种,看着就顺眼。

  心情大好的宋志进晚上连吃了三碗粥加两个玉米面饼。

  “对了,后天李老四他家大儿子娶媳妇,今晚上门请去吃席,你们谁要和我一起去。”董成梅把锅碗洗净摆好,用围裙擦擦手。

  宋清是第一个拒绝的,她不喜欢凑这个热闹,人多还挤,除了能看几眼新娘子没什么值得去的。

  再说这新娘子过几天就出来露面了,早看晚看都一样。

  她一细想不对劲:“不是啊妈,这李家大儿子不是瘸子吗?讨着老婆了?不会是买的吧。”

  “瞎想什么呢,写你的作业去。”董成梅避而不答。

  宋天赐也是不愿意的,摆摆手就要回屋。

  只剩下一顿饭吃的心不在焉的宋浅还留在桌子上。

  “那你明天跟我去吧,换件亮色喜庆的衣服,我给你编个头发。”董成梅顺手摸摸她的头发。

  还挺快的,刚半年就长这么长了。

  说来也奇怪,她妈和她姐都是长头发编个马尾辫放在肩后,唯独她一人剪了个齐肩短发,现在又长长了一点。

  她嘴角浅笑,抚摸的动作慢而轻柔,一下一下,和蔼如宋浅病醒初见时。

  宋浅这才回想起,母亲仿佛只有在她俩单独相处时,才会露出这种平常少见的笑容,温柔带着暖意。

  她用力点点头。

  —

  “这件这件,稍微带点红的好看。”董成梅指挥着宋清给宋浅换一件衣服。

  看镜子里打扮的花花绿绿的自己,宋浅忍不住想起当时盛传的一句话:红配绿,塞狗屁。

  真是一点不假。

  还有她妈说的换发型,就是给她分两撮扎起来,还好有个薄刘海遮遮脸,不然宋浅觉得自己大概是出不了门了。

  董成梅和宋清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种搭配的奇妙之处,自信满满的让她转个圈好好看看。

  宋浅觉得要不是这个年代审美就是如此,她一定会崩溃。放在现在,如果这样穿出门不被挂在朋友圈群嘲,那绝对都是真爱。

  最后临走前,宋清在她头上别了一个小红花的发夹,虽然只有一点点大,也足够招摇。

  一出门,宋浅就把夹子拿了下来,塞进裤兜藏好。

  董成梅问她:“干嘛拿下来啊,挺好看的。”

  宋浅有气无力说:“我怕把它弄坏了,回头人多再挤没了。”

  “也是,那收好了。”

  宋浅却是松了一口气。

  八几年的酒席办的糙,主要图个喜庆,没到饭点,一群人聚在一起嗑瓜子聊天,唠家常讲秘闻,笑闹寒暄。

  她俩到的时候人来的不多不少,刚刚好够坐下。

  “成梅,这是你家二闺女啊,都长这么大了,还记得小时候抱她差一点点呢,如今都是大姑娘了。”

  “看这水灵灵的大眼睛,白白净净的,长的可真好看,和你年轻时候一模一样。”

  迎面而来的女人拉着董成梅不放手,一见面就对着宋浅就是一顿猛夸,嘴吧啦吧啦地讲个不停,是个能说会道的主。

  宋浅叫了人后乖巧站在董成梅一旁,干笑着的脸都有些僵硬了。

  “妈,我去外面转转。”

  看出女儿的不愿意,董成梅挥手让她别走远,早点回来,很快就吃饭了。

  因为不熟悉,挤出人群的宋浅只能绕着房屋打转,不敢走远。

  今天办的是大喜事,所以人来的不少,不小的三间屋子挤满了人都嚷嚷着等新娘来了要拦门。

  尤其是小孩子,老早搬着长条板凳就坐在门框处,堵的里三层外三层,不给喜糖不让路。

  各地习俗不同,宋浅听人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盐垛这里是新娘不过午,到了才能开席。

  “啧啧啧,听说这新娘在她们村有个相好,死活不同意嫁,被关在家里好几天,今天还在闹。”

  “那这能办的成吗?”

  “鬼晓得咯,现在这些小年轻哦,追求什么自由恋爱,最后还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嫁也得嫁。”

  “对对对,我刚刚听隔壁村的人说,现在在家闹着要上吊,还一头撞上了墙。”有人扯扯耳根。

  “也不知道这顿饭能不能吃得上了。”

  “也是,好好一小姑娘嫁一大她十来岁的瘸子,搁谁能同意,要不是李家给了不少礼金……”

  不论站到哪儿处,宋浅都能听到女人们叽叽喳喳地高谈阔论,没一处安静地。

  趁着人渐渐忙碌起来,宋浅在后屋找了个空闲处,刚坐下就看见一个纤瘦的身影左插右挤混入了人群。

  已经快到晌午,酒席已经摆好,人也来的差不多了。

  她不做犹豫起身跟上,穿过男女老少,只见少年选了个没人注意到的角落开始吃东西,边吃边把一些易携带的东西用布包裹着装进兜里。

  宋浅发现一件神奇事,她每一次遇见项栾城,他总是在找食物或者吃东西的路上。

  民以食为天。

  她避开他警惕的探视范围,绕到身后,想和他开个玩笑,突然拍他肩膀说:“嘿,你干嘛呢。”

  略微被惊到的项栾城攥紧口袋口,看向她,做好随时开跑的准备。

  眼神里的抗拒与距离感和之前别无二致,他依旧抵触他人的靠近。

  “别紧张,我不会乱说,来就是想告诉你,不要在一处吃,容易被看出来。”

  她拉他到旁边一桌,在几盘较多的碟子里悄悄拿几个递给他。

  他没再看她,埋头就吃。

  自从那天的一块饼,他就再也没吃饱饭,前两天半夜游荡的时候,在李家后屋看到他家支起了红棚子。

  要办喜事了。

  反正人多眼杂,他掐着时机进来,想偷点东西果腹,没想到又碰到她了。

  她带他就这样如法炮制吃了几桌,看见的人也就当哪家不懂事小孩贪嘴,没说什么。

  吃完最后一口,项栾城把东西收好要离开。

  “好了,我走了。”

  恰好这时候新娘被接了回来,大门被拦的严严实实,根本出不去。

  新娘子本就不好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也不说话,站在众人面前也不发糖,反正就是不想再配合下去。

  宋浅在屋子的角落处,隔着人群根本看不见新娘子长什么样,只听见前面两个妇人声音不小的谈论:“看见额头上那么大红血块没,还真是撞了墙。”

  “这不是造孽吗?诶诶诶,新娘子晕过去了。”另一个妇人张望着,却看见站在门外的红衣姑娘双眼一翻,瘫软在地。

  屋里屋外都炸开了,手忙脚乱中大人们纷纷谴责小孩快让开,别添乱。

  识趣点的麻利端开板凳,却仍又不死心的眼巴巴坐着等糖。

  “晦气。”不知道谁说了这么句,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和。

  李家人却没功夫管这些个事,安排个家里的壮汉快快把新娘抬进新房。

  李四婶啐了口唾沫在地上,恶狠狠地盯着新房的门。

  心中暗想:贱东西,过了今天,我看你还闹,到我手里,不给你治服服帖帖喽,收了礼钱还不想做买卖。

  一场闹剧结局,宋浅光顾着看事态发展,等人散去再回头看,身旁的少年早不见踪影了。

  李家众人招呼着开始落座,大家也纷纷把刚刚发生的事抛之脑后,就是说那也得等吃了席再念碎。

  反正今天这个事,够长舌妇们嚼一年的舌根了。

  这李家啊,丢脸可是丢大发了。

  “二丫,快过来。”

  杂乱中,董成梅朝她招招手,神色不明地说:“看见没,好好念书,考不上高中你爸肯定也会这样把你嫁出去。”

  宋浅捏着步子走过去坐下。

  “好好学学你姐姐和你弟弟。”

  “好。”

  “给妈争口气,也给你爸争口。”

  “我知道。”

  说完,董成梅夹了块排骨在她面前的小碗里,加一句:“认真点。”

  直到宋浅应下才开始吃饭。

  席间欢声笑语,看不出任何荒唐事发生过的痕迹,倒是有不少人抱怨他们桌的菜比其他桌少。

  她心虚地低着头,生怕被人认出来。

  —

  小路上,董成梅耳提面命地叮嘱她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上高中,再去平京念大学,留在那里结婚生子。

  要是一直留着盐垛,那就完了。

  这一辈子就都完了。

  宋浅说的坚定,却软糯糯没什么信服力:“我一定会和姐姐一样优秀的。”

  她会踩着姐姐走过的道路一步一步跟上,带着宋天赐和项栾城,避开原来的结局。

  就算到最后也无济于事,她也想试一试,否则她不能找到自己莫名穿书的意义在哪儿。

  书上说,上帝安排你在哪儿,就注定那儿有你命中该遇见的人。

  项栾城是起因,宋天赐是选择。

  她相信。

  董成梅看了一眼矮她一节的女儿,想开口又放弃了。

  想什么呢,这个傻闺女自小不聪明,能不能考上高中都是问题。

  她又叹了口气,大概是再见不到了。

  宋浅拉过董成梅的手,细嫩的小手钻进她虚张的大手之间,用力握住,表达她的决心。

  原本的她已经是个高中生了,虽然教材不同,但知识是相通的,她只要努努力,肯定可以的。

  但是她不可以告诉他们,只能一个人在心里默默发誓。

  董成梅走着走着突然停下,对她一脸严肃说道:“回家以后别再惹你爸生气了,乖一点,听话,知道了吗?”

  “一定要熬到能看见以后的时候。”

  宋浅乖巧点点头,总觉得话里有话,穿书到现在每个人都叫她熬一熬,熬到看见黎明。

  可他们不知道,原来的宋浅没熬过去,死在了那张吱呀作响,略带潮湿的小床上,悄无声息。

  天阴沉沉的似是要下雨,董成梅拉着宋浅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前脚入了院子,后脚这雨滴就落了下来,董成梅连忙叫上三姐弟一起把被子和衣服收进去。

  这鬼天气,早上出门还那么大太阳,就是不暖和照着也舒服,她才敢把一家人的被子都抱出来晒。

  刚半天就下雨了,幸好回来及时,没打湿了。

  挨个房间铺好被子,董成梅搬着小马甲坐到屋檐下的水泥地上,看着连绵不断的雨帘发呆。

  宋清和宋浅也拿着小板凳坐到了旁边。

  董成梅神情暗淡了许久,才喃喃开口:“你们外婆就是这种天气去的。”

  宋清也是第一次听她妈主动提起外婆,以前从她爸嘴里听到过,只可惜她妈一直都是闭口不谈的状态。

  宋浅开口询问:“妈,外婆是什么个样的人啊。”

  “那个小老太啊,可爱唠叨了,一天说到晚也不嫌烦。”董成梅说话的时候,满面笑容,透着温润和显而易见的怀念。

  “还有啊,别看她小小一个,力气大着呢,跟个男人一样,下地干活的时候一个顶俩。”

  “说真的,有的时候想想,一个女人拉扯五个孩子长大,她还挺不容易的,狠起来也是一点不心软。”

  她是家里老三,上有一个哥一姐,下有两个弟弟。

  在那个养不起孩子的年代,送卖甚至是遗弃,都是常有的事。

  那个丈夫早逝的女人竟然一咬牙,把董家的血脉都抚养长大了。

  “我还记得小时候啊,你外婆让你大姨在家带我和你舅舅们,我们四个不听话,她也管不住的,每次都会找你外婆告状,然后我们就被打。”

  “可疼了。”

  记忆的匣子打开,她说的停不下来,可能是触景生情,也可能是这日子太苦了,需要发泄。

  这一个下午,雨不停,她的回忆也没停。

  母女三人就这么一直坐到宋志进回来,才结束。

  烧饭的时候,董成梅坐在锅炉膛前添柴火的时候,背着他们抹干泛红的眼眶。

  这烟太呛人了,还带苦味。


标 签穿越 穿成反派的小月光 宋浅 闻久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