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偏执蜜爱西元美全文免费_偏执蜜爱孙绵绵楚枫小说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97 ℃
偏执蜜爱西元美全文免费_偏执蜜爱孙绵绵楚枫小说在线阅读

偏执蜜爱孙绵绵楚枫小说

西元美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孙绵绵楚枫的小说名是《偏执蜜爱》是由西元美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门言情小说。金枝玉叶性格好的娇娇女 x 偏执病娇的伪学渣小少爷。主要讲述的是:孙绵绵回归娱乐圈之后,开直播有大佬刷100万礼物力挺;过生日,当晚南城CBD中心高耸入云的双子楼外墙和LED屏同时出现生日祝福……一时间,网上流言四起,纷纷猜测背后豢养金丝雀的神秘人是谁?孙绵绵淡定晒出一张和男人的合影。网友:卧槽,订婚了?!老公还是传说中全球十亿女性最想嫁的身价千亿的楚家第九任家主楚枫。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孙绵绵楚枫的小说名是《偏执蜜爱》是由西元美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门言情小说。金枝玉叶性格好的娇娇女 x 偏执病娇的伪学渣小少爷。主要讲述的是:孙绵绵回归娱乐圈之后,开直播有大佬刷100万礼物力挺;过生日,当晚南城CBD中心高耸入云的双子楼外墙和LED屏同时出现生日祝福……一时间,网上流言四起,纷纷猜测背后豢养金丝雀的神秘人是谁?孙绵绵淡定晒出一张和男人的合影。网友:woc,订婚了?!老公还是传说中全球十亿女性最想嫁的身价千亿的楚家第九任家主楚枫。

免费阅读

  环海路是南城最著名的风景旅游干道,与白天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热闹相比,夜晚的环海路空旷又寂静。与绵延向远的暖黄路灯相伴的只有海风吹起树叶的簌簌声。

  一辆纯黑色战斧有如破风的利箭,沿着环海路朝凤鸣山飞速而来。

  凤鸣山顶的邀月别墅地下停车场十分宽敞,大理石的地面上已经停放了十数辆高级轿车。

  别墅的泊车师老乔将启明集团二公子林司翰的法拉利停到指定车位后,对着外面的月色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今晚表少爷秦博铭在别墅开趴,这个点了邀请的宾客该来的都来了。

  他正想着一会儿吃点什么当宵夜,山路上有引擎的轰鸣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大。

  橡胶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短促声音。

  “二少爷,您来了。”老乔毕恭毕敬地躬身问好。

  楚枫穿着一身黑,破洞牛仔裤裹着的一双大长腿比例看起来无限接近0.618黄金比例,脚上的复古金属风纯手工皮靴又锦上添花地拉长了小腿线条。

  他取下头盔,一只手随意抓了抓漆黑短发,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的笑。

  “乔叔,听说你儿子考上南大了,恭喜。”

  南大是本省第一高校,也是国家“211工程“和“985工程”重点建设高校。

  老乔听他提到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儿子,脸上的笑更大了,谦虚道:“考了625分,只超过分数线10分,不值什么。”

  说完,老乔脸色一变,惊觉自己说错话了。这位二少爷开学将要读高二,成绩十年如一日提不起来得烂。当初,老爷子可是请了五个家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他中考成绩将将过线。所以他的谦虚在这位学渣少爷面前那简直就是反讽。

  老乔连忙往回找补,“其实也还行,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这话听着直接是明嘲了。

  老乔快被自己蠢哭了,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他根本不敢与楚枫对视,垂着眼结结巴巴道:“二,二少爷,我没别的意思,我,我不会说话你别和我计较。”

  楚枫拍了拍他的肩膀,甚至还笑出了声:“乔叔,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可拍?”

  看着少年挺拔清瘦的背影进了电梯,老乔才长长吁了口气,抬起袖子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还好是二少爷,要是换了两位表少爷,说不定就直接让他卷铺盖滚蛋了。

  邀月别墅占地约五千平米,三面环海一面靠山。开放式的超大露台将前厅分成了十字型的区域,每一个区域都设有一个休息区,每一个休息区里都摆放着几组月白色高级真皮大沙发,从休息区的各个方向都能看到美丽浩瀚的大海和天空中艳丽的彩霞。

  此刻,休息区亮如白昼,篮球场那么大的泳池中央临时搭了个不大的拳击台,台上四面空空没有围挡,两个百里挑一的美人儿身穿清凉的比基尼正在搏击。

  看的出来,两人都不会打拳。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底下看的人高兴。这些二世祖个个含着金汤勺出生,他们从小到大什么都不缺,于是时不时寻找新鲜的刺激来挥霍。

  扑通一声,一个女孩被淘汰击打落入水中,惹得周围观战的公子哥们哈哈大笑。

  赢的女孩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擦掉嘴角的血,从擂台下来走到秦博铭面前,妖妖娆娆地叫了声,“秦少。”

  秦博铭大方地扔了张黑卡给她,女孩连忙接住,脸上的笑夸张谄媚到了极点,嘴里的好话连绵不绝地往外倒。

  秦博铭啧了声,不耐烦道:“别用你那张肿成猪头一般的脸在爷面前晃,滚!”

  女孩子不是第一次来这种趴,连忙识相退下。

  林司翰一口饮尽水晶酒杯里的干红,对着旁边左拥右抱的秦博铭道:“要论会玩,你秦少认第二,怕是没人敢抢第一了。上个月那个蒙面抓物也极有意思。”

  秦博铭就着快挂在他身上的女孩的手吃掉一块甜瓜,正要说话,抬眼看到走近的楚枫。他随手将女孩推开,站起来,热情地走过去,“二弟,你怎么才来,我们都开始好一会儿了。”

  楚枫任他揽着自己的肩膀,接过侍者端上来的酒杯轻摇慢晃,并没有喝,“老爷子回来了,被他抓着训了一回。”

  秦博铭眼底闪过一丝精光,打了个哈哈,“打是亲骂是爱,外公最疼你了。是不是因为‘越影’?”

  楚枫懒洋洋没骨头似的瘫在一张空着的躺椅里,随意嗯了一声,“都是老生常谈。”

  越影不是人而是一匹血统纯正的阿哈尔捷金马,俗称汗血宝马。玩马绝对是有钱人才能玩得起的烧钱活动,一匹有着豪门血统的马甚至比一辆好车还贵,而汗血宝马更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的稀有马种。上个星期,楚枫为了越影豪掷几千万,震惊了整个圈子。

  男人大概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征服欲和控制欲,最爱和速度有关的消遣。他们喜欢引擎声,喜欢汽油味,喜欢速度带来的快慰。

  香车宝马美人,大概是男人一生的追求。

  但,养马比养车可烧钱多了。没想到,老爷子回来也只是“训了一回”,足可见对楚枫的溺爱程度。

  秦博铭心底暗哼一声。

  虽说两人是表兄弟,事实上却隔了一层。楚枫的奶奶李夙芳是老爷子的原配夫人,夫妻两人青梅竹马感情甚笃。只是李夙芳体弱多病,生了楚枫的爸爸楚鑫弢没两年就去世了。

  三年后,老爷子续娶。第二任夫人先后生下一女一子,女儿便是秦博铭的妈妈楚鑫红。

  这位二夫人出身普通家庭,原是董事长办公室的女秘书。老爷子见她人还算老实,便娶了她。可惜这位二夫人也是福薄命浅的,骤然嫁入豪门,顶着楚夫人的名头,却无法适应豪门贵妇的生活,没几年也走了。

  之后,老爷子再未续弦,孤身至今。

  秦博铭比楚枫大四岁,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他对这个表弟却时常琢磨不透。

  林司翰正在大喇喇地炫耀自己最近新到手的十八线小明星,“也就那么回事,甭管多清高,只要钱到位了,我就没见哪个能装到底的。”

  “女人就是个姿态,脱了都差不多......就是看得到,得不到的时候,最挠人心。”他多喝了几杯,嘴里的话越发显得粗俗了起来。

  “就是就是!要是费了半天劲,却碰上个中看不中用的,跟个木头人一样,别提多败兴了!”旁边有人附和道。

  林司翰转头对楚枫道:“楚二弟不要嫌我庸俗。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楚二弟喜欢什么样的衣服?说出来,我这个过来人给你参谋参谋!”

  楚枫看都没看他,薄唇轻启,“不必。”

  林司翰哈哈一笑,走过来坐在楚枫身旁,状似熟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不好意思,大家都是男人,你都已经成年了……”

  楚枫嘴角依然若有若无地翘着,但狭长的桃花眼里的淡漠却给了林司翰当头一棒。

  他讪讪地收回手,嘴里嗫嚅着想说些什么化解尴尬。

  楚枫伸手摸出烟盒,抽出一支来吸了一口,然后将香烟拿下,举到林司翰的肩头。

  修长手指微动,带着火星的烟头摁在林司翰那件世界顶级奢侈品牌的最新款高订衬衫领口上,留下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记。

  高温炙烤着蚕丝面料,散出一股和类似头发烧焦差不多的味道。

  周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盯着这边的动静,却无人敢出声。

  楚枫收回烟,另只手在林司翰的领口掸了掸,看着烧出一个黑窟窿的衬衫,唇角的笑容扩大,“你这衣服料子不错,真丝的。”

  林司翰双目赤红,垂在身侧的拳紧紧握住,青筋暴起。但,他什么也不能说。

  这个圈子的纨绔二世祖,谁不是家里的大宝贝。林司翰也不例外,何况他还是林家三代单传的独子,全家的团宠。

  从小到大,林老爹一直和儿子反复强调:楚家是国内屈指可数的传奇家族,历经四百多年的洗礼依旧繁华,商业版图遍及世界资产万亿,是真正的有名望的财团家族。放眼整个南城,得罪谁都可以,但绝对不能得罪楚家目前唯一的孙辈楚枫。否则他宁可打断林司翰的双腿,也决不放他出去惹祸。

  这个认知已经深深扎根在林司翰脑中十年了。

  所以今天这事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谁让他喝了点酒就胡言乱语,玩笑开到楚枫头上。

  林司翰掩去眼里的不甘,恢复成平日的神色,“看我,喝了点酒就管不住嘴了,我自罚三杯,希望楚二弟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楚枫自然懒得和他计较。

  这时,放在一旁的手机震了几下。看了眼来电显示,楚枫按了接听,刚喂了一声,那边已经传来中气十足的叫骂声,“狗娘P眼里拉出来的玩意儿,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是个什么东西,就他妈跑到老子面前叫嚣,我艹他大爷祖宗十八代!老子……”

  听着那头越骂越难听,大有再吼三百来字的架势,楚枫出声打断,“雷哥,什么事?”

  雷哥顿了一下,这才转入重点,“哦哦,王大刀疤带了个叫什么大虎还是大熊的来砸场子,把大伟、石头、晨子几个全打下来了。本来输几个钱算个毛,但那王大刀疤太他妈嚣张了,斜着绿豆王八眼问老子,‘你手下就这点水平?’我艹他大爷,这能忍?”

  楚枫听明白了,这是找他去救场。

  他简单利落地回答:“二十分钟到!”

  那边雷哥的大嗓门继续在耳边炸响,“兄弟够意思,哈哈哈哈,你能来就妥了。那只虎还是熊算个毛,给你提鞋都不配,我日……”

  楚枫不等他再哔哔,直接说了句:“挂了”,就撂了电话。

  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万家灯火也早熄了灯光。街道上除了夜市和KTV这样的娱乐场所门口,难得见到人影。

  但在三教九流混杂的地下搏击场,此刻正是最热闹的时候。这里每场比赛都有赌局,不论是谁只要交了报名费就能上场。

  明亮的四方台上,一个体格健壮的高大男人被对手揍得站不稳,他鼻青脸肿,眉骨也破了,血混着唾液从唇角溢出,滴滴答答往下淌。

  台下观众看得热血沸腾,呐喊声叫好声一浪高过一浪。

  楚枫径直去了后台。

  雷哥剃着寸头穿着件无袖背心,露出的手臂肌肉虬劲有力。看到楚枫,他眼睛瞬时一亮,扔掉手里的烟,“你可算来了。来来来,快换衣服。”

  上一轮比赛已经结束,主持人正在活跃气氛,“还有人想挑战吗?奖池里现在有十万现金,还有没有人挑战,有没有人挑战?”

  “有!”雷哥大吼一声,双手在楚枫宽而薄的肩膀上用力拍了拍。

  楚枫上台,明晃晃的光束打在他身上,将他冷白色的肌肤衬得愈加苍白。

  看着对面的少年,大虎毫不掩饰地露出一个蔑视的笑容,甚至极其挑衅地比了个大拇指向下的手势。

  场内观众也随之发出了一边倒的呐喊。

  “大虎必胜!”

  “打死他!”

  “让他跪下叫虎爸爸!”


标 签言情 偏执蜜爱 孙绵绵 西元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