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全京城都等我出新色号白云芷小说免费_全京城都等我出新色号不配南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50 ℃
全京城都等我出新色号白云芷小说免费_全京城都等我出新色号不配南在线阅读

全京城都等我出新色号不配南

不配南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全京城都等我出新色号》是不配南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又名《靠卖口红发家致富》,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白云芷一朝穿越,悲催的发现自己是那吃不饱,穿不暖的苦情女主角,为了生计,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这个用竹炭画眉,用朱砂抹嘴的朝代,她决定自制口红发家致富,于是全京城都沸腾了,贵小姐们抢红了眼,所有存货瞬间被一扫而空。白云芷看着账本上那代表真金白银的一连串数字,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全京城都等我出新色号》是不配南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又名《靠卖口红发家致富》,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白云芷一朝穿越,悲催的发现自己是那吃不饱,穿不暖的苦情女主角,为了生计,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这个用竹炭画眉,用朱砂抹嘴的朝代,她决定自制口红发家致富,于是全京城都沸腾了,贵小姐们抢红了眼,所有存货瞬间被一扫而空。白云芷看着账本上那代表真金白银的一连串数字,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免费阅读

  春天的阳光格外明媚,女人街街道两旁店肆林立,阳光淡淡地洒在那颜色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京城增添了几分朦胧和诗意。

  女人街口停下了一辆线条雅致马车。眼见那马匹线条优美,垂缨颜色鲜亮雅致,那车身上还挂了些碎玉,随着车身晃动叮叮作响。

  丫鬟从马车上扶下来一娇美小姐,生得那叫一个貌美如花。连街口守店的小贩,也免不得多看了几眼。

  白云芷下了马车之后,由春柳理了理衣裙,四处张望找寻着方莹。

  “芷儿妹妹!这儿呢!”一身呼喊,白云芷便见到了抬高了手召唤,离她十几步远的方莹。只见方莹今日穿的,比那日在桃花宴上好似更用了几分心,身着桃纹上衣,撒花烟罗衫,头戴了银镀金穿珠点翠花簪。

  白云芷忙朝她走去,笑道,“姐姐今日好风姿。”

  方莹抿嘴一笑,“妹妹才格外好看呢,方才我瞧着,竟有一半人见了妹妹走不动道呢。”

  白云芷想着今日去的是紫云香,面对这个自己心中最大的假想敌,也要衣着得体聊表些尊重之意,又想着虽是作为陪同,但也别寒酸着去让方莹丢了脸面,所以今日是特意打扮了的,穿了浅绿色的挑丝双窠云雁装,银镀金嵌珠宝蜻蜓簪,嘴上西柚色的唇脂,这些装扮,一齐勾勒出了个淡雅美人来。

  方莹马上注意到了白云芷涂着的西柚色唇脂,失落道,“妹妹竟也买到了这唇脂么?那便只有我和语儿没有了。”上次在桃花宴上时,白云芷因为于氏姐妹的争论,劝架时唇脂几乎都被蹭掉了,又忘了补唇妆,难怪方莹没有注意到。

  白云芷露出了狡黠笑容,略夸张到,“是啊,这唇脂是真真好用的。色泽,质地都是上等的。”又遗憾道,“可惜姐姐还得再等个十天半个月,预订的唇脂才能用呢。”

  虽然过不了几日白云芷就要交货了,可惜玉收货之后还要换包装,核对预订名单,可不得还要这么久么。

  方莹没想到她会如此狭促,一时倒不知道如何反应,脸上流露出了一丝难堪,又不好即刻发作。

  白云芷见她如此,噗哧一笑,难得露出些二八女子的娇俏。

  凑近摇了摇方莹的手,“我与姐姐顽笑呢。之前买唇脂的时候,意外得了两只,今天带来送与姐姐一只。”

  紧接着春柳便递上了一唇盒给方莹,打开一看,里头正是那西柚色唇脂。

  方莹情绪本正低落,却又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砸中,当下松了好长一口气,就要去掐白云芷的脸,笑骂道,“你这小妮子,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白云芷忙笑着躲过,“姐姐饶命,我错了还不行么。”

  也不知道为何,虽然只见过陆语和方莹一次,但感觉却比对于珠的更为亲近,所以能开出这样的玩笑来。今日本是约了于珠和陆语一起,可于珠被他爹罚抄女德,不写完不准出门,陆语走亲戚去了,以至于陪同的,就只有白云芷了。

  眼见大家为西柚色唇脂如此痴狂,白云芷也颇有成就感,心想若是马上能把脑子里的热门色号全都制出来,那该有多好。也只有当所有的唇脂普及开来,她涂在嘴上逛街才不至于显得突兀,一想到若是涂着草莓色唇脂在街上,好看是好看,但那般特立独行,可是会被围观的,想想都能感受到有多不自在,倒还不如不涂。

  所以心中也知道,目前为止还是静心蛰伏才好,如果刚开始便太过高调,引人嫉恨事小,若要惹来杀生之祸,那岂不得不偿失。各行有各行的道,横空出世夺人财路,那便怪不得别人毁你生路了,这也是为什么,刚开始要和宝香斋合作的道理,她现在只是一无实权的低阶文官的女儿,总得找些依靠,待羽翼丰满,才能展翅高飞。

  方莹收到西柚色唇脂的霎那,便急不可待找个偏僻角落,换起唇妆来。

  眼见方莹对着镜中的自己满意地笑了笑,“芷儿妹妹,你看着这色泽在我嘴上如何?”

  “这唇脂颜色,最是配姐姐这身衣裙。”

  心情大好的方莹,挽过白云芷的手臂,两人才一齐往女人街中走去。

  白云芷道,“我以前倒从未去过紫云香,今日托姐姐的福,也能去见识一回。”

  这点方莹倒是没想到,不过细细一想倒也明白了。方莹自是不会嫌白云芷寒酸,但她虽从不捧高踩低,但是却最厌人打肿脸充胖子,见白云芷这般不怕敞亮,便更生了几分欣赏之意。

  方莹笑着宽慰道,“不过是一胭脂店而已,横竖是迎来送往做生意的,有什么福不福的。”

  更小声和白云芷科普道,“紫云香是近十几年间红火起来的,以前也不过就是一普通脂粉店。不过据传后面的靠山是当今圣上胞弟,荣亲王之女玉慧郡主。可能是因着这个原因,贵女们免不得要给郡主几分面子的,上门采买后,又因着质量着实不错,所以便一时间风声无两。待会儿妹妹去看了便知道了。”

  这一点,白云芷倒是今日才听说。想起春柳之前打探时说,紫云香人脉颇为广阔,估计就是这个原因。

  白云芷以往倒也没来过女人街几次,每次来,都是在街口挑些顺眼的店,采买一通,便不愿再逛打道回府。

  可眼见二人慢悠悠地在路上走了一小会儿,也不见方莹说要上马车,便觉得疑惑,不是听说紫玉香在女人街的街尾么?这样走要走到何时。

  “姐姐,为什么咱们不坐马车过去呢?”白云芷忍不住问道。

  方莹微微一笑,拍了拍白云芷的手,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再多走了一阵,才转过一个转角,人便愈发熙熙攘攘热闹了起来。女人街街道本并不特别宽敞,如此多人流便拥塞了起来。这种情况下,坐马车反倒慢了。

  白云芷又想起之前获知的情报。

  话说不知道多久以前,女人街最繁华的地方,是它的街头和街中,逐渐走到街尾,便没什么人了。一是因为娇小姐们大多不爱走动,走到街尾的甚少;二是因为街尾后头便是一座小山,与京城其他街道并不相通,所以商贩们多愿把店铺开在人流量大的街口些。

  但紫云香估计是在十几年前,与云慧郡主扯上关系之后,便迁址到了女人街。还偏选在了街尾这破落之地,据说当时买了很大一块地,京城中人人都道紫云香的掌柜疯了。可十几年之后再看,紫云香名声大噪,贵家小姐趋之若鹜,门庭若市。

  这样一来,贵家小姐身旁随从婢女众多,更别提还有侍卫,马夫,跑腿的小厮,这些人也是要待小姐们采买时,有个歇脚的地方,所以常常拥簇在紫云香门口。过了没多久,街尾的商铺便如那春后的竹笋,层出不穷了起来。

  各式各样的服饰店,玉器店,当铺,高档酒楼,都随之而来。连京中颇得达官显贵喜爱的点心铺,点玉坊,都把店址开在了结尾,一时间,好不热闹。以至于街尾的铺面,反倒比街口的铺面租金还要贵了。

  虽想过紫云香颇受达官贵人的欢迎,但带火了半条街,白云芷是没想到的,于是觉得这个假想敌的威胁指数,在心中噌噌噌地往上涨。

  终于,走到了街尾的紫云香门前。

  在紫云香与女人街街道之间,栽有许多树木,以至于走到店门前之后,街道上熙熙攘攘的声音都弱了不小。紫云香坐落在小山脚下,第一眼见,白云芷只觉好大一间宅子,只不过正经府邸门前是有台阶的,紫云香门前倒是平川。但看外观,是绝想不到它是个脂粉店的。

  周围还有些官家小姐,衣着服饰皆不凡,许是在等人,也不着急着入内。

  二人刚在门口站定,便马上有两名侍女迎过来,那名长相俏丽伶俐些的欠身问道,“请问小姐,是否有紫云香的贵人牌?”

  方莹的贴身侍女递上一块小木牌,上头赫然写着“紫云香”三个大字,木牌角落上还写着方莹的闺名。

  另一名长相端庄的,便拿起手中的小画册翻阅核对,那画册上还画着持有贵人牌的各家小姐的画像。

  白云芷不禁暗暗咂舌,这管制得也太严了些。

  眼见那端庄侍女没翻几下便核对好了,白云芷便以为可以入内了,可没想到那侍女问道,“请问方小姐,这位陪同小姐的名讳?”

  方莹像是忽然想起来,低声和白云芷说道,“我刚也是忘了同你说了,哪怕是陪同女子想要入内,也必得是官家女子才行。”

  这便让白云芷极其不适了,心想这算什么,莫非作为一个陪同,还要把祖宗八代都要问清楚不成?

  且问白云芷的名讳,也该是朝白云芷说话。可这女婢却看都不看她,朝着方莹问?难道是没有贵人牌的陪同,连与之说话都怕脏了嘴?

  “礼部傅士白府,白云芷。”白云芷不待方莹回答,自己抢答道。

  “礼部傅士白府,白云芷。”白云芷不待方莹回答,自己抢答道。

  两个侍女一愣,像是没有见过这般的情况似的,对望一眼,但又迅速恢复了表情。

  那端庄女子便又查了手中的另一本小册子,估计上面写的正是各官员的官职及家眷…

  白云芷心里翻了个白眼,她若只自己一人来,定要理论一番才行,又看了看身边的方莹,也还是耐住了性子。

  一切手续完毕,那伶俐些的道,“请问方小姐,是否有指定的脂粉娘子?”

  这话问得让白云芷忽然想起了现代的理发馆,就像每次去时,前台小姐都会问到,请问您有没有指定的托尼老师啊?又觉得好笑。不过这样的场所,连出入都如此严格,那专人招待,倒更不在话下了。

  “我预定了海棠。”

  话毕,方莹和白云芷,终于被迎了进去。

  方莹进门后,好似心情大好,“芷儿,我终于预定上海棠姑娘了,她可是紫云香的金牌脂粉娘呢。上次桃花宴一别后,我便想来紫云香逛逛了,可连着十几日海棠姑娘的预约都满了,我好容易才预定上。”

  白云芷疑惑问道,“能在紫云香当差的脂粉娘,按理说手艺、审美应该极好的才是呀,怎得这海棠姑凉这么受欢迎呢?”

  “原本都是平分秋色的,可是因为一件事儿,让这海棠姑凉一枝独秀了。”

  “三年前,因为前太子妃病逝,皇宫便张罗着给太子续弦,重选太子妃,在宫中摆了场梅花宴,实则是安排了许多家世,品貌上等的适龄女子,让太子相看。”

  “你想啊,这要是选中了,那可是未来国母哇!各家小姐都使出十八般武艺,争奇斗艳,想要获得太子青睐。”

  “最后太子却选中的是家世并不特别突出,就连相貌也称不上一等一的周家小姐,太子后来参加其他宴席时还道,正是被周家小姐通身的气韵吸引了,站在那梅林中,仿佛像极了一只引颈高鸣、展翅作舞的丹顶鹤,端庄持重又超凡脱俗。”

  “当日给周家小姐装扮的,正是这海棠姑娘,从服饰到妆容,从配饰到蔻丹,据说都由她一人策划。”

  方莹走至内院间隙,把原由娓娓道来。

  能够在古代用这些不太齐全的化妆品,呈现出如此好的效果,那这海棠姑娘定是手艺高超的,未见其人,便让白云芷心中钦佩了几分。

  古代大多桃李年华女子心中最所盼的,便是得一个如意郎君。经此事之后,也难怪海棠名声大噪了。

  “小姐稍等片刻,海棠姑娘马上就来。”引路女使把二人引入一个茶厅,说完这句话后,便退下了。

  白云芷一路走来发现紫云香内,装葺豪华,连用作装饰的画作,都是出自名家,女使的衣服也都大有讲究,个别管事女使穿的,竟比一些管家小姐的还好。

  庭院中间竟然被挖空,造出了一个人工湖来,从湖中亭中传来一阵阵悠扬的乐声,周边的房间,应该叫铺面,围着中心亭,形成了一个回字环行。

  这些铺面中,只要你能想到的,关于女子变美的任何东西都有,简直就像一个小型的美妆超市。还有其他的许多小姐正在穿梭闲逛。

  “紫云香是靠脂粉发家,脂粉娘的手艺又奇佳,每每都能让人在装扮风格上耳目一新,由于业务的需要,便又在内开设了服饰店,配饰店,香薰店……各种店铺。”

  白云芷听方莹这么一介绍,立即明白了,这里面卖的脂粉,加上胭脂娘的手艺才是紫云香的整体实力。

  正说着,此时遥遥走来一亭亭玉立的女子,看上去年纪二十出头的样子,穿了一套紫绡翠纹裙,梳这凌云髻,耳带珍珠,画着简单的桃花妆施施然而来。身边还带了一垂着头的素衣女婢。

  白云芷心道,不愧是紫云香的金牌脂粉娘,倒颇有一番气韵。

  欠了欠身道,“芙蓉给二位小姐请安。”

  方莹忙去扶,“芙蓉娘子快起身。”

  芙蓉这几年极受追捧,但倒也并没有因此心高气傲,微微一笑,便直击重点,“小姐今日来,是要看些什么呢?”

  “今日来宝香斋,一是想看看有没有新出的唇脂,二是母亲说我最近眉毛长得愈发凌乱,便想让娘子来给我设计一个眉形,其三再随意逛逛,看看是否有合意的耳饰衣着。”

  方莹说完,扭头问到白云芷,“芷儿妹妹可有想看的?”

  白云芷笑了笑,“我跟着姐姐便好。”

  芙蓉首先带二人到了间脂粉铺,里头摆满了这个时代各式各样的几乎所有美妆产品。

  方莹心中还是对桃花宴上的草莓色唇脂,念念不忘,“请问紫玉香近来有无新款的唇脂?”

  芙蓉刚见这二位的第一眼,便瞧见了她俩嘴上涂着的西柚色唇脂,恭敬回话道,“让小姐失望了,紫云香近来并没有新款唇脂。这十日来的确不少小姐来问,但问的大多是小姐嘴上涂着的色号。”

  方莹着急形容道,“不是这款,我说的那款,质地与我嘴上的相差无几,但是颜色不似朱色唇脂艳丽隆重,也不似我嘴上这般元气,怎么形容呢?就是…就是非常有生命力!对!异常有生命力的红色唇脂。”

  芙蓉心中有些无语,最近有不少涂着宝香斋的新款唇脂,来紫云香购物的贵小姐。每每又问为什么紫云香制不出此等色号,实在让脂粉娘们大为头疼,这几日生意真是越发不好做了。而方家小姐竟还说,市面上又出现了一款新色唇脂,特意来紫云香寻,这让芙蓉心中更加焦灼,定要向掌柜的禀明才好。

  这种做法放在现代来说,可能无异于,买了个驴牌的限定包包,去问雕牌的柜姐,为什么驴牌包包的这么好看,你家却做不出来?

  芙蓉只得一脸为难道,“这唇脂并不是紫云香售出,所以紫云香是没有的。不过最近紫云香已在快马加鞭研制新产品了。小姐可以过几日再来看看。”

  在方莹询问的间隙中,白云芷正在仔细研究紫云香中的各项产品。

  要是认真说起来,紫云香的确是比其他胭脂店的产品高出一筹来。

  比如说粉底,现在这个朝代的人粉底多是米粉制成。但别家脂粉店用的大多是粟米,但是紫云香用的却是梁米,这就使得粉质更为细腻。

  再比如说眉黛,其他的脂粉店用的是木炭,可紫云香却用的确实一种矿石了,这应该是就是现代说的青石石黛了。

  还比如说唇脂,其他胭脂店用的是朱砂,紫云香已经开始用红蓝花制胭脂了。

  ~~~~

  且各类产品,颜色还按照深浅都制了出来。可见紫云香的确颇为用心研发产品。来紫云香这么久,终于是有一件让白云芷赞赏的事情了。

  这也让白云芷摸清楚了紫云香的产品底细,如此一来,白云芷对自己的产品信心又多了重。比较这些制法,白云芷制出来的唇脂,不知高出多少段位。

  方莹因为抱着的希望并不大,随口一问,所以得出结果之后也并不特别失望。于珠那好友若是真售卖了,也定当是会告知她的。

  “那便不看脂粉了,这些全套我都有了。劳驾娘子给我设计一款眉型吧~”

  海棠引二人来到一间装扮间。白云芷走进门一瞧,嚯,好大一张平整光滑的镜子。

  这个朝代中,镜子大多都是制成了小的随身携带,若非富贵人家,大多只会在女子出嫁时,娘家在嫁妆的梳妆台上镶一块半大不小的镜子。这样大的镜子,不说其他,打磨平整便绝非易事,而这样的装扮间,刚在白云芷路过时,已见了许多,可见紫玉香的确财大气粗。

  方莹像是来过多次了,熟捻地坐在软椅上,对着镜子挑挑自己的眉毛道,“娘子,今日定好把我这眉毛好好修一修,然后再画一个美美的眉形。”

  再娇嗔道,“再教我个细致不出错的画法。不然每每画坏,这眉笔糊成一片,我都得重新上妆,着实麻烦得很。”

  芙蓉许是面对过许多这样的场面了,笑着点点头。对着满目琳琅的化妆工具及产品,没有直接开始动手,却问道随身的侍女,“小玉,今日你便来说说,这位小姐的脸型适合什么眉形?”

  那名一直跟在海棠身边,垂着头的素衣女婢,终于抬起了头,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方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道,“这位小姐脸盘略方,英姿出众,适合眉峰明显且圆润些的玄月眉。”说完又立即把头低了下去。

  白云芷料这女婢定是名学徒,跟在海棠面前是学习化妆术,及如何接待客人罢了。但这名唤小玉的女使一抬头,白云芷便被她的眼睛吸引了去,好一双动人的眼眸,就像一湾泉眼,只是不知为何,满面疲惫,满眼忧愁。

  芙蓉在旁摇摇头道,“这位小姐脸盘虽方,但气质温婉,所以柳叶眉更适宜些。”

  方莹在旁点头,觉得芙蓉不愧是金牌胭脂娘,一眼就说出了其中的关窍,自己的确更为偏爱柳叶眉些,徒弟就是徒弟,尚需修炼。

  但白云芷在旁却皱起了眉头,作为一个美妆博主的职业素养告诉她,这徒弟小玉说的更为在理,方莹更适合玄月眉而不是柳叶眉些,芙蓉从业多年,理应判断恰当才是,可为何在这点上却不如徒弟呢?

  “反正今日时辰尚早,姐姐何不把两种眉形都试试呢,更何况试一种是试,试两种也是试。”


标 签穿越 全京城都等我出新色号 白云芷 不配南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