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老天派我收人头全文免费_苏悟莫顷延大结局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39 ℃
老天派我收人头全文免费_苏悟莫顷延大结局在线阅读

苏悟莫顷延大结局

飘蓝若若 著

连载中免费

《老天派我收人头》是作者飘蓝若若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以苏悟莫顷延为主角,讲述的是:前世的苏悟被害身亡,再次重生,她是样貌丑陋的刽子手,而前世对她不屑一顾的莫顷延这辈子却牢牢跟在她身边,对她嘘寒问暖无微不至,苏悟经过前世惨痛的教训,只想好好破案救人,对莫顷延采取无视态度…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老天派我收人头》是作者飘蓝若若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以苏悟莫顷延为主角,讲述的是:前世的苏悟被害身亡,再次重生,她是样貌丑陋的刽子手,而前世对她不屑一顾的莫顷延这辈子却牢牢跟在她身边,对她嘘寒问暖无微不至,苏悟经过前世惨痛的教训,只想好好破案救人,对莫顷延采取无视态度…

免费阅读

  她回过神来,快步去寻刘诺悭。

  一个时辰的时间已经过半了,再不去,就要错过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了。

  刘诺悭并没有走出太远,看着苏悟找回来,他脸上紧张的神色才放松下来

  “怎么样?”

  “我们去亘水桥,他在那里等我们。”苏悟拉着他就往亘水桥的方向走。

  路上,苏悟好好说了刘诺悭一番,他并不欠孟北什么,孟娇兰的死也并不全是他的责任,如果真想承担责任,就打起精神来找出真凶,在孟北面前抬不起头是无用的表现。

  刘诺悭虽然答应着,但面上表露的神色让苏悟头疼。

  唉,他们相处时间也不长,想这么快改变一个人的性情是不可能的,算了,她还是自己多做一些吧。

  亘水桥下,已经有几艘船停在那里,苏悟一眼看到孟北,他坐在船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水面,仿佛水中有什么奇特的东西,让他移不开眼。

  他们上船的动作惊醒了神游的孟北,他并不起身,而是抬头看向他们,眼神不带一丝情绪“坐吧。”

  他们刚坐下,船就离了岸。

  亘水河两岸的商铺,从他们两侧一点点后退,船上的三人沉默不语,水面波光闪闪,倒影出三人的身影。

  船驶出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孟北开口问道“妹妹生前过得好吗?”

  这是他压在心底很久的话,自从失了妹妹,他再无法心平气和的与刘诺悭说话,以至于这句话到今日才问出口。

  “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刘诺悭轻轻道。

  苏悟皱眉看向刘诺悭,他这是什么意思?

  孟北却轻笑一声道“是呀,她已经不在了,你的确回答不了。

  那次我去找她,我说妹妹跟我回家吧,爹娘想你了,你就能这么狠心的抛下他们吗?

  她说爹娘永远是爹娘,她不可能抛下,可若是她的出现让爹娘不快,她还是不出现的好。

  我当时问她是否过的好,她说她过的很好,夫君和婆母都待她极好,让我不用担心。

  可不过半月,她人就没了,而凶手就是她的婆母,这就是她说的很好吗?我接受不了。”

  他尽量压制着心中的怒火。

  “我母亲不是那样的人,凶手一定另有他人。”刘诺悭道。

  孟北嗤笑“你今日若是要与我说这些,抱歉,我不想听。”

  苏悟适时的插话道“不若你说一说你对刘家的了解?”

  孟北看向苏悟“还没请问你是谁?为何对这件事如此上心。”

  “我?我就是个闲人,他请我帮忙我就来了。”苏悟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自然也不会那么真诚的告诉他自己的身份。

  “你是他什么人啊,就要替他出风头?”刚才苏悟在街上那么对他,他心里恼恨的很。

  苏悟不客气的道

  “有吗?我有替他出风头吗?我明明在替自己出风头,还有,我是否出风头与此事无关,有那闲工夫问我这些无聊的问题,不如早日查清害你妹妹的凶手,让她早日安息。”

  孟北吃瘪“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想让我有什么态度?被毒害的又不是我妹妹,我着什么急啊,我只是好心帮忙而已,想要好态度,找别人去。”苏悟没好气的道。

  这下孟北彻底没话说了,思考片刻,还是自己主动开口说话了

  “妹妹去世之后,我们府里找人去刘家附近打听了,没几个人说他们家相处和睦的,多数都说经常听到他们半夜争吵。

  妹妹曾经可是千金小姐,却也被逼的破口大骂,你说她在刘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啊。”孟北叹气道。

  苏悟好笑的看向孟北

  “破口大骂?你觉得你们孟府没教好自己家的小姐?不过嫁入刘家三年就丢掉了学了十多年的小姐闺仪?

  你又对刘家了解多少?刘诺悭也曾是你的知己好友,你对他又了解多少?他们家虽然没有你们富裕,但也还是有文人骨气的。

  他母亲曾经也是读过书的千金小姐,即使落魄也还保留着小姐的闺仪,她连话都说不出来,还如何争吵?你听到别人这么说你妹妹倒是一点儿也不生气。”

  孟北恼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自己的妹妹什么样子你都不知道,还要从别人那里道听途说,自己妹妹说的话不信,偏要信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你什么意思?”

  比声音大吗?她并不逊色与他,想到从早上到响午一直听到的那些话,她就有气。

  “我怎么知道她是不是怕我担心撒了谎?”孟北也不甘示弱。

  “你又怎么知道,别人是不是因为不了解情况瞎说的?”苏悟回道。

  两人剑拨弩张的样子,刘诺悭看了有些心惊,忙开口道

  “我们日子虽过的不富裕,却也没有像你说的那样,让娇兰气到破口大骂的地步,娇兰是受了一些委屈,不过只要一家人在一起都会过去的,母亲不可能,因为一两次的不满而毒害娇兰的。”

  “你说的话我就信吗?你真以为娇兰死了就死无对证了吗?”孟北将怒火转到刘诺悭身上。

  “你们孟家,是不是听了那些街坊邻居的闲言碎语,去应顺府找了童大人?这才让刘诺悭的母亲被屈打成招的?”苏悟心中这样想着,就直接说了出来。

  孟北听了这话怒气更胜“你把恒国的律例当什么?我爹是朝廷命官,怎么可能做出这么龌龊的事呢?”

  “那谁知道啊?”朝廷官员,尤其是京都的官员,哪个不是官官相护啊。

  “你……你……”孟北被气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苏悟继续道“你什么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天真,不若你回家问问你爹娘,到底有没有做这种龌龊事,如果没做,明日我在福缘楼请客道歉如何?”

  苏悟看穿孟北是个直脾气的人,虽然脑子不笨,但脾气比脑子走的先,所以她用这种方法刺激他,让他帮自己去确认,孟府在这件案子中,是否有做过什么,如果没做,她就要去别处寻真相了。

  “好”孟北好字刚出口就反应过来,自己被下套了,可为时已晚。

  他恼恨的看向苏悟“你炸我?”

  苏悟装作无辜的说:“没有啊,既然你这么说,肯定也是不知道自家父母,有没有干预童大人办案了。

  刚巧,我们都想知道,你为我提供消息,我当然也会回报你的,等我找出真凶,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孟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的确,他并不知道父母有没有干涉童大人办案,但他可以保证,父母绝不是那种以权谋私的人。

  他既然答应了要问,就一定会问,但被那人如此算计,他还是不甘的,他随即道“若最后找到的真凶是罗颜,我要你的命。”

  苏悟不惧道“可以。”

  孟北看他如此轻松就答应了,心里莫名慌乱,难道这其中真的另有隐情?

  “我们明日午时福缘楼见,但愿到时你还能这么冷静。”

  苏悟说完,便起身要下船,船夫缓缓将船靠岸。

  距离岸边还有一步距离,苏悟抬步就要跳过去,谁知她低估了自己的重量。

  她左脚刚迈出去,右脚蹬了一脚船沿,船竟被蹬出两步的距离。

  只听扑通一声,她整个人掉进了亘水河。

  刘诺悭和孟北看到这一幕齐齐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两人对看一眼,哈哈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儿才想起要救人。

  还好苏悟落水的时候随手一抓,抓住了岸边停放的其他船只上的绳子,要不然,等他们来救,她早就见阎王去了。

  她听着二人的大笑声,满头黑线。

  苏悟本来就体重,身上衣服也湿透了,刘诺悭,孟北和船夫三人合力才将她从亘水河里拉了上来。

  将她拉上岸,三个人也没止住笑声,苏悟恼恨的拖着一身湿衣,头也不回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她好心帮忙,到头来,让两边的人都看了笑话,可恶。

  这肥笨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养成的?珞魅不是说良子家家境不好吗?

  回到家中,苏悟换下湿衣服,颓废的趴在桌子上,眼睛盯着面前放着的小箱子,这里一定藏着良子的秘密,自己到底该不该打开呢?

  她现在就是良子,为何不能打开?可她身体里是苏悟的魂魄啊,那她现在到底是该叫苏悟还是该叫良子呢?

  纠结间,她还是放弃了打开箱子的念头,她还想做苏悟,不想做良子。

  晚上,苏悟早早睡觉了。

  睡梦中,她觉得自己好像被火炉烤着一样,她猛然惊醒,睁开眼的瞬间,她看到一个黑影站在自己的床边

  “啊......”她瞬间拉了被子躲进角落里,声音颤抖着说:“你......你是谁?为何......半夜在我......家里?”

  黑影像是觉察不到她的害怕,声音毫无波澜道“主子让我来告诉你,案子确有蹊跷。”

  “主子?案子?”苏悟脑子有些混沌,一时反应不过来。

  黑影不说话的看着她,对,就是这种目光,灼的苏悟眼疼。

  适应了黑暗,她也看清了黑影的模样,他不就是莫顷延的随从嘛,主子说的应该是莫顷延,她这才松了一口气道

  “你何时来的?”

  “来了有一会儿了。”修岚声音平淡。

  “你就这么盯着我睡觉?”苏悟想到梦里被火烤的滋味,咬牙切齿的道。

  “主子说,若是你休息了,就待你醒来再说。”苏悟的怒火并未影响到他。

  苏悟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就算等她睡醒,也不是用这种方式啊,看在他是来送消息的份儿上,还是不与他计较了“说吧,有什么蹊跷?”

  “案子只审了一次,罗颜也未当堂认罪,期间无人去看她,两日之后她便认罪了,并要求不见任何人,身上也无明显伤痕,不是屈打成招。”修岚道。

  “你特意说的,期间无人看望是什么意思?这案子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身上自然没有伤痕了,这能说明当时他们没有对她用刑吗?她一个犯人能要求不见任何人吗?”

  这何止是蹊跷啊,堂上都没有认下的罪,莫名其妙就认下了?

  “这就是蹊跷所在。”修岚语气不变。

  “你就查到这些?”苏悟有些鄙视的看着他,作为礼王的随从,查案只能查到这种地步,还好意思来跟她说?

  修岚嗤笑“卷宗是这么写的,我查了,也告知于你了,无事可问的话,我就走了,不打扰你休息了。”

  苏悟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把他给惹着了,连忙谦声道“明面上没有人去过,私底下,肯定是有人去过的,不如你再帮我查一下?”

  “如何查?”修岚恢复冷静。

  “就查一下孟府吧,孟北即使知道了什么,也不一定会告诉我,你就查查看孟府的谁,去见过罗颜,又说过什么。”苏悟豪不客气的说。

  “你都说了,半年前的事了,怎么可能查的那么清楚?”修岚语气里有些许不快。

  “我查不到,不代表你查不到啊,那里是牢房,即使是死牢,也会有跟她一同关押的囚犯吧,对你来说,进去查问应该是件小事。”苏悟提议。

  “照你这么说,也不是不可,只是......”修岚故意拖长了音。

  “只是什么?”苏悟问道。

  “我有什么好处?”修岚语气明显轻快了些。

  苏悟顿时一愣,这人学她学得倒是很快“你主子不是说了要报恩嘛,报恩就报到底。”

  “你有恩与我主子,但无恩与我,恕我不能帮你。”修岚做出抬步离开的姿势。

  苏悟下床拦下他“你这是逼我去找你家主子?”

  修岚抚开她的手“那你就去找我家主子吧,不过,你应该是找不到我家主子的,他整日神出鬼没,我都很少能找到他,更别说你了。”

  什么神出鬼没?再神出鬼没也得回家不是,大不了她去礼王府门口蹲守。

  不过她转念一想,良子不会不知道莫顷延的身份吧,她不禁长出一口气,还好她没有直接问出口。

  “我给你五两银子如何?”苏悟软声道。

  “我怎么记得,你今日从我主子那里得了一百两银子呢?”修岚不为所动。

  这人也太黑心了吧?打算全拿走?

  “那你说,多少?”苏悟闭上眼睛,等着他提出一百两银子的要求,刚到手的银子还没捂热呢,唉……

  “十两银子”

  修岚的声音,如同神仙降临一般,苏悟高兴的嘴角快要咧到耳后了,不过也只是一瞬间。

  “可以,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苏悟痛快的答应。

  “算了,我也不缺这点儿银子。”修岚又要走。

  苏悟又上前一步拦住他“你都还没听是什么条件呢。”

  “好像是你有求与我吧?你确定还要提条件?”修岚威胁道。

  “我是要付银两的,又不是白让你帮忙。”苏悟小声嘟囔。

  “十两银子?”修岚的声音里满是不屑。

  “十两银子也是银子啊,刘诺悭那可怜样,我不得给他五十两?要不他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得下去?

  现在给你十两,我就剩四十两了,万一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帮忙,至少手里还有些不是?

  说不定......最后都进了你的腰包呢。”苏悟可怜兮兮的说道。

  修岚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说吧,什么条件?”

  “我想见罗颜一面。”

  “不行”修岚直接拒绝。

  “为什么?”苏悟以为他至少要思考片刻,没想到他拒绝的这么干脆。

  “再有三日,她就人头落地了,现在是关键时刻,我也是见不了的,更别说是你了。”

  说这话他都不觉脸红吗?他主子可是礼王啊,罗颜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死刑犯,苏悟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却是恳求的模样

  “你们今日与孟北一起出现在福缘楼,你主子一定也是有些权势的,你就帮我想想办法吧。”

  “你还是找我主子去吧。”修岚道。

  “加十两银子如何?”她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刚才随口说的最后银子都归他的话是假的,千万不要真的应验啊。

  修岚好像被说动了,一时没有说话,停了一会儿才道“十两银子可以不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什么条件值这十两银子?

  “现在我还没想到,等想到了再告诉你。”修岚声音低沉了许多。

  “我若是非要加这十两银子,而不答应你的条件呢?”

  什么鬼条件?还以后说?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他若让她死,她还真去死啊?她的小命可比十两银子金贵的多。

  “可以”

  修岚那不作丝毫停留,就答出的两个字,让苏悟直翻白眼,可以?那为何还要提那有的没的的条件?废话真多。

  为了不让修岚有反悔的余地,苏悟从锦袋里拿出二十两银子塞给他“什么时候我们能见面?”

  “现在。”修岚道。

  “啊?”苏悟像是出现了幻觉一样,现在吗?他们不是刚成交吗?她不敢相信的在自己腿上拍了一下,腿上肥肉晃动,且疼痛的感觉让她知道,‘现在’两个字不是幻觉。

  “走吧,天色已晚,我们的时间不多。”修岚催促道。

  两人出了小院儿

  门口有两匹马,显然他是有备而来,她心中不快“你都打算让我见她了,为何还多要我十两银子?”

  修岚没回答她,而是翻身上马,示意她也上马。

  她有些犯难的看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马,她以前是会骑马的,可现在以她这样的体型,连上马都是一件艰难的事情,更别说骑马了。

  修岚也看出她的为难,在马腹上轻轻踢了一脚向她走了过来,随后一只手将她拎起,她惊呼一声,然后稳稳的坐在马上。修岚随手在她的马背上一拍,马就乖乖的向前走了,他随后跟上。

  因是夜里,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许是顾忌到她不怎么会骑马,修岚放慢了速度,他们在大街上走的不缓不慢。

  “孟夫人去见过罗颜,且对她用了刑,罗颜并未认罪,直到孟夫人用刘诺悭的命威胁她,她才认罪画押。”修岚的声音轻轻飘进苏悟的耳朵里,伴着夜风,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就是为什么,她要求不见任何人?”

  如果刘诺悭去质问罗颜她为什么要杀害他的妻子,她该如何回答?

  她若说没有,那为什么要认罪?

  若说出实情,以刘诺悭现在的情况,他能斗得过孟府?

  一个母亲,又怎么忍心看到自己的儿子送死?这样脆弱的时刻,她想见的应该是自己唯一的亲人,而这个亲人,却是别人手中握着的,她的催命符,她也只能如此选择。

  修岚点头。

  “人们总自以为是的,给别人戴上自己心里她该有的面具。”苏悟想到她昨日乔装听到的,别人对于刘家的评价,心里感慨万千。

  孟夫人也是听信了这些话语,才会如此折磨罗颜吧,可怜天下父母心,一个可怜的母亲折磨另一个可怜的母亲,这是何等的恶人才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此刻,她没有办法去责怪孟夫人什么,人在极度难过的时候,总要找一个发泄口,只是她的方法用错了。

  可怜了刘家母子,人是在刘家没了的,他们多少还是要承担一些责任的。

  “你给我戴的面具,好像是无所不能?”修岚煞风景的打断她的思路。

  说到这里,苏悟想起什么,转头看向他“你知道这些,为什么不早说?”

  “见罗颜一面,加上刚才的话,应该值那十两银子了吧?”修岚嗤笑。

  苏悟面上一红,不再说话,的确,修岚给她的消息,是凭她自己打听不出来的,见罗颜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怎么算,她这二十两银子也花的值,何况这二十两银子还是从人家主子那里得来的。

  应顺府的死牢门口

  两个当值的狱卒蹲坐在地上呼呼睡着,苏悟看一眼修岚,不知是他们提前做好了准备,还是这些狱卒真的偷懒睡觉。

  修岚拉着她走到门口一处,能躲得下他们两个人的地方,等了片刻,他发现狱卒没有醒来的迹象,这才拉着她蹑手蹑脚的向门口走去。

  当他们顺利走进去的时候,苏悟默默摇头,这里关押的可是死刑犯,门口只有两个狱卒就算了,还呼呼睡着,如果是劫狱的人怕是不用一刻钟就能将人劫走了。

  他们一路走到罗颜的牢房前,能看得到的几处把守的狱卒,无一不是睡着的,真的算是畅通无阻了,她真替应顺府的童大人担心啊。

  黑漆漆的牢房里,苏悟看到一个微蜷着身子的妇人,她两鬓斑白,脸看上去只有四十岁的模样,听到脚步声,她慢慢抬起头来,眼中充满疑惑。

  苏悟抬步进了牢房,慢慢走到罗颜的身边,与她相对而坐

  “你是刘诺悭的母亲罗颜?”

  听她提到刘诺悭,罗颜眼中警觉,身子卷缩的更紧了。

  “你不用害怕,我是他的朋友,我不会伤害他的。”苏悟尽量语气和缓的与她说话。

  “我知道你是被人威胁才承认自己杀人的。”

  罗颜皱起眉头,眼带怒意,身子往右挪出好几步。

  “我今日来并没有想要你告诉我,是谁威胁了你,拿什么来威胁你,我虽然有心帮他,但是我也没有能力将你救出去,我只想还他一个真相而已。”苏悟压低了声音。

  她想把自己正在做的事情,隐晦的告诉罗颜,孟娇兰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罗颜,从她这里一定能打听到什么的。

  还有就是,等到她的魂魄附在凶手身上的时候,她不至于不知所措。

  罗颜抬头看向她,嘴角满是嘲讽的笑意,像是在说如今这种情形,真相还有那么重要吗?

  苏悟看着有些心疼“我也想还你一个清白,让九泉之下的娇兰瞑目。”

标 签悬疑 老天派我收人头 苏悟莫顷延 飘蓝若若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