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上神种田之后免费小说精彩_上神种田之后白束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96 ℃
上神种田之后免费小说精彩_上神种田之后白束在线阅读

上神种田之后白束

悠闲小神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爆笑古言小说《上神种田之后》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悠闲小神倾心创作,主角是白束,全文讲述的是:自从活腻自降下界种田以后,白束上神表示,自己仙也不想修,神界也不想回,只想蹲在村里种田,闲时坐看云起云落,亲朋好友把酒话桑麻,人生足矣!让三界众生跌破了眼镜…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爆笑古言小说《上神种田之后》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悠闲小神倾心创作,主角是白束,全文讲述的是:自从活腻自降下界种田以后,白束上神表示,自己仙也不想修,神界也不想回,只想蹲在村里种田,闲时坐看云起云落,亲朋好友把酒话桑麻,人生足矣!让三界众生跌破了眼镜…

免费阅读

  妞妞睡得很香,大字型展开,仗着人小,怎么睡都可以。

  李星儿怕弄醒她,一直往旁边缩,尽量不让自己碰到她,一晚上睡得还不如白束这个没睡的轻松。

  所幸她已经开始修行,一宿不睡对她没有太大影响,第二天起来,依然精神。

  秋收是件大事儿,每年收割前,百家村都要举行隆重的收割仪式。

  每家每户要把磨好的刀具拿到村口大树下,集中让村长施法加持一下,开开光,寓意秋收一切顺利。

  完成开刀仪式后,便是尝稻,每家每户把自家田地里最好的灵稻割下一束,将灵米集合煮熟,揉成米团祭祀祖先。

  百家村比较特别,没有主姓,所以祠堂里供奉的都是对村里有大贡献的人。

  比如花家的祖先,以阵守护村子有功,又比如牛家的祖先,曾御使灵兽击退妖兽潮。

  这样的人在祠堂里都有一席之地。

  仪式进行时,白束特意往祠堂里扫了一下,居然没看到白家任何一位祖先。

  回家一问白老头子,这才知道,原来白家二百年前才到的百家村,还没机会立下什么功绩。

  仪式结束后,白堂搭乘最后一趟回村飞车,伴着月色回来了。

  白青山把家里的三把镰刀分配了一下,自己一把,白堂一把,李君宇一把,明天便由三人主要负责收稻。

  而刘氏则带领家里的女孩负责把灵稻脱粒送到花家,只留下需要交付租金的三成。1

  白束也被安排了活计,由于她修为最低,便负责在家里给大家做饭。

  就连最小的妞妞也有任务,她得负责帮忙捡掉落在地上的灵稻。

  一切安排妥当,大家回房早早休息,养精蓄锐,为明日的秋收大战做准备。

  清晨,从没早起过的白束提前结束修炼,赶在白家人醒来之前,迅速施法把大家伙的吃食准备好。

  有汤有菜,主食是掺杂了下品灵米的饭团,可随身携带,饱腹的同时还可以用来补充灵力。

  灵稻不同于普通稻子,收割时间只有两日,一旦迟了,根茎便会吸收灵米里的灵力用以养根,会让灵米的品质有下降的风险。

  以白青山和李君宇的修为,哪怕只有二十亩地,他们那点灵力也有些勉强。

  如果是大户人家的大片灵田,人力无法达成的话,还会使用灵器帮忙收割。

  只是百家村这种穷乡僻壤,别说专门收割灵稻的灵器了,就是用来当做武器的灵器都没有几把。

  如果是往常,李君宇一家没来的话,白青山还得去找两个短工帮忙才搞得定家里的灵田。

  白束端着做好的吃食摆在堂屋,垂眸想了想,把头上的骨扇取了下来,敲响了白堂的房间。

  屋里三人都已经起了,听见动静,李君宇把房门打开,就见白束站在门口,疑惑问道:“有什么事吗?”

  白束摇头,径直走进屋里来,把骨扇交给了白青山。

  “什么东西啊?”白堂一边拿着脸盆走过来,一边疑惑问道。

  手上的骨扇触感微凉,白青山暂时感觉不出来有什么特别,却下意识抬手将凑过来的儿子推开了。

  “去去去,凑什么热闹!赶紧洗漱好吃早饭下地去!”

  白堂不查,被推了个踉跄,却不死心,偷偷瞥了眼老爹手里的东西,没看出什么特别的,这才悻悻拿着脸盆出去洗漱。

  李君宇见此,懂事的把空间留给父女俩。

  见他们都走了,白青山立马把房门换上,看着手里的骨扇,疑惑问道:“妞你给爹这个东西做什么?”

  “割稻子用,不过爹你一定要偷偷的用,动作小一点,不然......”她怕引起轰动。

  后面的话白束没有明说,但白青山却能明白,赶忙点头应下。

  上次那个阵盘弄出来的教训他已经记下了,万不会再犯。

  知道白束把东西交给自己就不会让自己退回来,白青山直接把骨扇收了起来,没有半点废话。

  只是有件事,他一直没找到机会说。

  “妞,那个......”

  白束以为他要刨根问到底,直接抬手示意他什么都不要问,勾唇笑了笑,“吃早饭了爹。”

  说完,打开房门便走了。

  大家都起来了,各自洗漱吃了早饭,顶着灰扑扑的天色,下地干活。

  李舒瀚家的田地早早就变卖了,所以李家兄妹这是第一次参加务农活动。

  天虽然还没亮好,但地里已经陆陆续续有人在忙碌,大家手里拿着比普通器具好一点的镰刀奋力收割灵稻,整齐的灵稻一茬茬倒下,很快就能够看到一块凹陷。

  每割一下,灵力便会少一些,不多时,第一次务农的李君宇便满头是汗,被皮糙肉厚的白堂一顿嘲笑,神情尴尬。

  白青山没好气的打了儿子一下,示意他老老实实干活儿,见他乖觉,这才直起身子,看着眼前这一大片望不到头的灵田,皱起了眉头。

  他本不想用女儿给自己的骨扇,但看身旁少年吃力的模样,一时间有点没信心。

  两日的时间,单靠他和儿子肯定不行,君宇是客人,不好把人当短工使劲用。

  想了想,白青山还是把骨扇取了出来,特意背着两个少年,独自来到一处,尝试着打开骨扇......

  等等!这玩意儿咋用来着?

  他好像忘了问了。

  白青山咽了口口水,看着手里这把看不出任何特别之处的扇子,试探着扬起来轻轻扇了一下。

  “呼啦”一道厉风甩了出来,磅礴的灵气倾泻而出,坚韧的灵稻“哗啦”一下全倒了下去,瞬间在白青山面前弄出一个半径足有二十米的“真空”地带。

  “这、这......”

  他真的只是轻轻扇了一下而已!

  白青山看着眼前这空旷的一大片,拿着骨扇的手抖了抖,险些把扇子丢在地上。2

  幸好,他坚强的抓住了。

  迅速抬眼望向四周,还好还好,他走得远,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边的异状。

  白青山探了探自己体内的灵力,没有丝毫损耗。

  没有损耗灵力,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他手里这把骨扇根本就没有发挥出它真正的实力,仅仅是单独的锋利程度便不亚于极品灵器。

  单纯锋利程度不亚于极品灵器?

  白束如果此刻在的话,一定会笑着说:极品灵器在它面前只有被当成菜切的份儿!

  有了神器相助,坚韧的灵稻收割起来简直不要太快。

  白青山暗喜,但却不敢太过表露,原本只要半天就能解决的灵稻,愣是挨了两天,直到第二天傍晚这才将所有灵稻收回去。

  如此一来,大家只是觉得白家一家人神情比较轻松,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就连一起干活的李君宇也并未发现白青山用了神器。

  照往日的工作量来算的话,这会儿收完稻子,白青山已经精疲力尽,再没有精力帮刘氏脱粒。

  但这次不一样,收完稻子后,他竟还拉着白堂一起过来帮女眷这边施法脱粒。

  今年的灵田里种出了上品灵稻,全家却没有多高兴,有的只是可惜。

  因为这些稻子只能运往花家粮仓,特别是上品灵稻,一粒都不能私留。

  可把花乙仲高兴坏了。

  秋收忙了四天三夜,终于落下帷幕。

  白红珠领着两个孩子走了,临走前把之前从白家借的六千多灵石全部留了下来。

  母子三人走得急,说是李家主家那边马上就要入族学,耽搁不得。

  秋收后第二天清早,都不等白家人起来,静悄悄便离开了百家村。

  事后,白青山夫妻也只能一边叹气一边把灵石收起来。

  如今手上一共有三万八千多灵石,夫妻俩决定把儿子的淬体丹和女儿的功法都准备下来,再用余下的灵石购买好一点的灵稻,争取明年全部种出上品灵米。

  只是二人也知道,没有了阵盘,上品灵米希望渺茫。1

  秋收结束,白家夫妻俩着手准备地窖那堆灵果。

  这些灵果要全部用法术烘焙成干果,把多余杂质祛除,留下微弱的灵气,这样可以买上更好的价钱。

  白家夫妻俩在忙着,白堂在收拾行李,准备明日回镇上继续上工。

  白束在屋内,瞥了眼偷偷啃云酥糕的妞妞,又翻了翻储物袋内的药材,起身对妞妞叮嘱道:

  “乖妞妞,姐姐出去一会儿,你自己玩。”

  说完就离开了白家,往罗家行去。

  狗蛋大名叫罗平志,他爹早逝,家里就剩下一个老娘。

  这罗王氏是村里有名的丹药师,虽然她现在连淬体丹这种基础丹药都搞不定,但在百家村里已经是个名人。

  村里谁家有个头疼脑热都会送到她这里来,一准管用。

  这炼丹炉,罗王氏一定有。

  明天白堂就要回去了,所以白束想要在傍晚之前把淬体丹炼制出来。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罗家已到。

  白束正准备上前去敲门,紧闭的大门就先一步从里面打开了。

  紧接着狗蛋“嗷嗷”叫着跑了出来,险些与白束撞到一块儿!

  白束微微侧身,躲开了他的冲撞,皱眉问道:“你鬼叫什么!”

  听见这声音,狗蛋循声看去,这才发现白束来了,眼睛顿时一亮。

  他忽然冲了过来,一把抓起她的手,大喊救命!

  “怎么回事?”白束迅速抽手,退到一旁疑惑问道。

  狗蛋开口正要解释,一把鸡毛掸子便从院内丢了出来,吓得狗蛋迅速往白束身后一躲,直接把她推出来当了活靶子。

  白束瞥眉,抬手一拍,轻松将来势汹汹的鸡毛掸子挥开。

  “啪”的一声脆响,鸡毛掸子砸到门板上,断成了两截。

  “混蛋小子,你到底说不说那些灵石是从哪里来的!”

  罗王氏从屋内追了出来,一脸凶相,“再不说老娘就打死你!”

  她骂着,抬手便要摄回鸡毛掸子,没想到,手才刚抬起,就见到白束正站在大门口,而自己刚刚丢出去的鸡毛掸子,早已经断成两截躺在冰凉的地板上。

  “白家丫头......”罗王氏低呼出声,迅速收起自己脸上的凶相,“丫头,有什么事儿吗?”

  问着,还不忘指着狗蛋,眼神警告他休想逃跑。

  狗蛋赶忙看向白束,压低声音说:“二妹妹,我娘发现咱们的灵石了,以我娘的性子,我要是不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她一定会打死我的!”

  听见这话,白束总算是明白过来这场闹剧到底为何。

  先看了眼笑得勉强的罗王氏,又回头看看一脸凄惨的狗蛋,没有先解释,而是开口笑问道:“王婶,我来找你借一下炼丹炉。”

  “借丹炉?”罗王氏面露疑惑,“你一个小丫头要炼丹炉做什么?你又不会炼丹。”

  “我想试一试,王婶,能借吗?就借一个下午。”白束满眼真诚,罗王氏有些不忍拒绝,但不敢轻易把自己的宝贝借出去。

  她先让白束进来,这才不解问:“你要炼丹炉做什么?”

  狗蛋自然知道她是要炼丹炉来炼制那不靠谱的淬体丹,但他现在可不敢说,只能同情的看着白束,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白束忽然冲罗王氏笑了一下,招手将罗王氏带到一旁,压低声音道:“王婶,你要是把丹炉借给我一个下午,我就告诉你狗蛋哥那些灵石的来历。”

  听见这话,罗王氏眼睛立马眯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只想了一小会儿,果断点头。

  白束示意她附耳过来,狗蛋在一旁看着二人的动作,不知为何,有种不祥的预感。

  等等!

  她娘居然把宝贝炼丹炉借给了这个丫头!

  白束这个小丫头到底跟他娘灌了什么迷魂汤?

  就在狗蛋迷茫之时,白束人已经带着炼丹炉离开,只余下他一人,独自面对神情忽然变得复杂的老娘。

  狗蛋:我现在慌得一笔!

  ......

  白束回头看了眼罗家的院子,里面很安静。

  看来罗王氏信了她编的瞎话,那她就放心了。

  低头看着手上的小小炼丹炉,虽然只是个下品灵器,但用来炼制淬体丹勉强也够用。

  药材有了,炼丹炉也有了,一回到家里,白束便把妞妞塞给白堂,关上房门,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还叮了白家所有人都不要来打扰自己。

  地窖里还有一堆灵果等着要处理,白青山夫妻只看了一会儿便继续忙活。

  妞妞闹着要出门,白堂也带她出去了。

  虽然整个白家都搞不懂她到底要干嘛,但都听话的没有去打扰她。

  屋内,白束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挪开,把准备好的灵材全部取出,一字排开后,祭出橘红色的炙热丹火,开始温炉。

  很快,室内气温升高,屋内已经陷入一片热浪之中。

  丹炉温好,变得足有一人高。

  白束抬手一指,桌上灵材全部投入炼丹炉,顷刻间便在高温下化成液体。

  第一层杂质在高温下迅速分离、燃烧、化成灰烬。

  白束单手背负在身后,姿态悠闲的站在炼丹炉前,伸出一只手,不停掐出一道道玄奥法诀打入丹炉,炼化炉内灵液。

  若是有懂行的炼丹师在此,一定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

  每一个炼丹师炼制丹药时,无不是神情紧张,生怕出错毁炉,哪里有她这样的从容?2

  单手提炼药液,对火力控制无比精准,三种灵材同时掌控,就算是炼丹大师也不敢这么装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室内温度已经高到常人无法忍受的地步,可站在丹炉前的白束却连一滴汗都没有。

  用时一个时辰,丹火熄灭,两颗光溜溜的褐色丹药静静躺在丹炉中。

  白束打开丹炉,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室内一片清香。

  但就在药香即将穿透门窗向外蔓延时,却被一个无形的屏障给弹了回来。

  室内清香扑鼻,精纯的灵力从丹药身上溢出,轻轻一嗅,便觉神清气爽。

  白束看着掌中这两颗淬体丹,三阶上品,是淬体丹所能达到的最高品阶,就算是三阶武者,也可以继续使用。

  满意的点了点头,取出两个雕花黑色木盒,将两粒丹药分别放了进去。

  合上盒子,药香消失,若非元婴级别以上修士,根本察觉不出里面装了什么。

  白束将屋内的东西全部收拾干净,收起炼丹炉,拿着一个黑盒子打开了屋门。

  白青山夫妇还在地窖,根本不知道她屋里发生了什么事儿。

  堂屋后面的白家二老隐隐约约嗅到一丝药香,但由于无法离开香炉太远,也只是猜到白束又搞了个什么好东西出来。

  至于那好东西是什么,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辨别范围。

  白堂和妞妞还没回来,白束转身出门,准备去把二人叫回来。

  不过还没等她动身,妞妞和白堂就先一步从外面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一进门,看到白束站在那儿,白堂直接把妞妞往她面前一丢,转身便下了地窖。

  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爹!不好了!沐家收粮的人来了,今年居然要收四成租金,现在大家伙都在村口大树脚那和沐家的人吵得都快打起来了!您快去看看吧!”

  “什么?”白青山夫妻俩闻言齐齐一怔,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刘氏放下手里的灵果,诧异道:“沐家的租金一直是三成,怎么突然加了?还加得这么突然,你小子会不会是听错了?”

  白堂摇头,“我没听错,现在村里租种沐家灵田的人家都快要和沐家的人打起来了,我亲眼看到的,怎么会错!”

  听见这话,再看儿子那焦急的神情,白青山夫妻心里顿时便咯噔一下,低声暗道:“怎么会这样呢?怎么加了租金也不提前说一声?”

  现在他们家只剩下三成灵米用来交租金,若是再往上加一成,那就得拿灵石去抵了。

  那可是五千多块灵石啊!

  夫妻二人显然想到了一处去,心中一颤,赶忙放下手里的活计,叮嘱白堂照看好两个妹妹,急慌慌便朝村口飞了过去。

  白堂也想跟去,叮嘱白束看好妞妞抬腿就要跑。

  “大哥!”白束急忙叫住他,“发生了什么事儿?”

  周围已经有人在往大树脚赶,白堂看见了,心急难耐,真想现在就飞过去看情况。

  但是两个妹妹疑惑不安的目光,却拖住了他的脚步。

  “唉!”他重重叹了一口气,还是折了回来,快速解释道:

  “咱们村里有两百亩灵田都是禹城沐家的,往年沐家只收取三成租金,可今年来收租金的管事却说今年突然要加一成租金,现在租种了沐家灵田的人都已经闹翻天了。”

  “他们来了一个管事和十个家丁,那管事修为比村长爷爷还高,还带了五头斗牛兽,我怕爹娘和他们闹起来吃亏啊,不说了,你们好好在家里呆着,哥哥出去看看,没准能帮点忙。”

  匆匆解释完,生怕白束再留自己,转身就走。

  走时还不忘把门关起来,怕两个妹妹自己跑出来凑热闹,到时候被伤到。

  这人乱起来的时候可是六亲不认的,管你是谁,见到就是干!

  两个小丫头还是待在家里的好。

  可惜,他的妹妹并不想听他的。

  白束仔细回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发现白家的确在租种沐家的田地,田地一直在易主,现在在沐家手上已有五年,这五年来,租金从未加过,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换成以前的地主,加租金都会提前一两个月告诉租户,像是沐家这种突然加价的,还真是第一次出现。

  还有斗(douˇ)牛,那是一种背部自带空间,形状似青牛的二阶后期灵兽,能背几千斤重物,速度没有飞马那么快,但突然集中爆发,却能产生极大的冲击力。

  军队里最喜欢养这种灵兽,既能运送粮草,皮糙肉厚还能当成坦克对敌军造成强烈的冲击。

  往年沐家带人来收粮,只带一两头过来当做门面威慑小人,今年却带了五头,恐怕除了运粮之外,还在提防着村里人暴起反抗。

  别家的情况白束不清楚,但白家的情况她却一清二楚。

  白青山夫妻俩早已经把手里的灵石分配好该怎么用,现在忽然加了租金,原本的计划全都被打乱了。

  打乱了不要紧,有她在,这都是小事儿。

  但沐家这种明显的以势压人的行为,却让人心里不痛快!

  “二姐?”忽然升起的寒意让身旁的小丫头有点害怕,她抓紧姐姐的衣袖,小心翼翼的唤她。

  听见妹妹的低唤,白束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忘了收敛气息,赶忙将寒意收起来,反手握住小丫头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

标 签古言 上神种田之后 白束 悠闲小神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