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穿书女配娇宠日常盛安宁小说_穿书女配娇宠日常飞雁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13 ℃
穿书女配娇宠日常盛安宁小说_穿书女配娇宠日常飞雁在线阅读

穿书女配娇宠日常飞雁

飞雁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穿书女配娇宠日常》是飞雁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盛安宁一朝穿越成了丞相家的嫡女,可惜虽为嫡女,却连庶女都不如。娘亲不受父亲待见,连带着她也一同被打发到县城安顿,本想着悠哉悠哉过完这辈子,却不料便宜爹想起了这对在外的母女,派人将她们迎了回去,盛安宁:我的好日子从此到头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穿书女配娇宠日常》是飞雁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盛安宁一朝穿越成了丞相家的嫡女,可惜虽为嫡女,却连庶女都不如。娘亲不受父亲待见,连带着她也一同被打发到县城安顿,本想着悠哉悠哉过完这辈子,却不料便宜爹想起了这对在外的母女,派人将她们迎了回去,盛安宁:我的好日子从此到头了...

免费阅读

  紫衣束冠的人正是园子溪水边的贵气男子,听声音正是在假山和安柔有一腿的人,刚才听名门贵女的谈话,知道这男子是当今的三皇子,赵慕容,才貌出众,却是因为自己的额娘出身卑微,所以才会被太子比下去。

  安宁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大的秘密,心想情况非常的不妙。

  “帕子是五小姐的!”

  说话正是妾室吴氏的手下的丫鬟,秋霞。

  看着手帕,在场心思活络的人都想到其中的缘由,怕是哪家小姐路上勾 引三皇子不成,现在来兴师问罪。

  秋霞的声音不算大,想必对方是三皇子,也没有昨日那般轻慢,即使如此,安宁也感觉到她对自己的不善,在场所有人都看向盛安宁,心中的猜想更为笃定,怕是这失宠的嫡女不甘心,想攀上三皇子这棵大树,飞上枝头变凤凰。

  受怕确实是盛安宁的,这倒不是秋霞信口胡言,她昨日去请盛安宁时,特意打量了一番,腰间别着的手帕花纹甚是精美,不由的多看两眼,正是皇子手上这条。

  在园子回来之后,安宁就发现腰间的锦帕不见了,加以思索便想到最有可能掉在何处。

  “秋霞,不得胡言,手帕这等贴身事物……怎么会落在三皇子手上呢?”盛安柔脑袋倒是转得快,语气也觉察不了异样。衣袖里的手指却不安地绞在一起,掌心微微有些沁汗,不由自主的轻咬下下唇,内心早就波涛汹涌,表面还要装作镇定自若。

  刚才被人发现时慌张离开,手帕应该是赵慕容检查现场发现的。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的秘密居然就被刚回府的盛安宁撞见,要是她现在说出来,那安柔的一生算是毁了。

  “奴婢真的没有胡言,奴婢昨日的确是见到五小姐手帕,正是和三皇子手上的一模一样。”秋霞语气肯定的道。

  “安宁,她所说的……”

  盛安宁知道这事不能逃避,不容吴氏说完,连忙承认是自己的,在众人的目光下,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三皇子跟前,屈身一礼,动作优雅轻缓,嘴角含笑,道:“正是我的,可能别的不稳当弄丢了,方才还在想不知去何处寻找,三皇子就帮我找到了,真是帮我一个忙,谢谢三皇子。”

  “真的这么巧吗?安宁不像会丢三落四,是否有隐情呢?”吴氏因为刚刚盛安宁打断她的话,心中就有些怨气,依旧不依不饶的追问。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盛安宁知道她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不就是想在大家面前丢脸,盛安宁鼻子里发出一阵鄙夷的声音,只偏头看向盛安柔,勾唇深意一笑,“二娘,我许久没回府,和你并没有接触,我是怎么样的人?你又知道多少?别说我了,你的亲生儿女你又知道多少?”

  盛安柔被盛安宁的神情看的遍体生寒,忙上前拉着吴氏,示意她不要说了,要是把盛安宁惹火了,把她的事一股脑爆出,后果如何她不敢想象,她神情有些紧张,越过盛安宁看向赵慕容。

  这边的吴氏是被拉住了,那边的四少爷看到盛安宁在众人面前让母亲难堪,便不悦的道:“我母亲不过是关心你,你不领情就罢了,还语言伤人,做出此等事不知廉耻。”

  盛安宁冷笑一声,“不知廉耻?请问四哥,我哪里让你觉的不知廉耻了,难道弄掉手帕被男人见到就是不知廉耻,还请问四哥,那和男人私会偷 情的叫什么?”

  盛安柔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脸色有些发白,她的变化盛安宁都看在眼里,她知道此事对盛安柔的影响,虽说两人之间没什么感情,如非必要,她不会把事情做的太绝。

  “勾 引男人还不算是不知廉耻吗?”果然是亲生的,那嘴脸和吴氏一模一样。

  “你那只眼睛看着我勾 引男人了,没有证据,你这是诬陷,不分青红皂白,读圣贤书,立君子品,做有德人,四哥意思还没参透吗?”

  “你……”盛安昌一时之间找不到对应的话,确实如盛安宁所说,没有证据。

  皇子没有理会盛安柔的目光,而是用凛冽桀骜的眼神上下打量眼前人一番,当看到发髻上的发簪时停顿几秒,继续往下看,精美的鹅蛋脸,肤色白皙,漆黑明亮的眼珠像黑宝石雕成,隐隐有光彩流转,可惜,嘴角的笑意并没有未达眼底。

  “大家想必是误会,确如五小姐所说,本皇子是在路边拾到,手帕绣工精美,想必是用了心思,要是弄丢了就可惜,本皇这才前来询问归还。”声音邪魅,薄唇缓缓拉开一个戏谑的弧度,“原来是五小姐,听闻五小姐才貌过人,今日一见,确实不假,特别是这发簪和五小姐相得益彰。”将手帕递到白皙纤长的手里。

  发簪?

  盛安宁轻碰发簪,确定还端端正正的插在发髻上,虽不明白他为何这么说,点头道:“这发簪是爹爹送的,我很喜欢。”

  赵慕容脸上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看来盛丞相不像传闻中如此。”

  盛安宁越发觉得超慕容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哪里怪。

  “怎么了,大家为何都站着。”说话的是刚从里屋出来的老夫人,她一脸的慈祥,笑起来时眼里藏着满满的爱意。今天是她的寿宴,打扮得有些喜庆,一手拄着雕花檀木拐杖,盛丞相和林氏各站在一边,林氏的手虚虚扶着老夫人,身后跟着小叔和妻子杨氏,其后跟着几个丫鬟。

  “见过三皇子。”老夫人等人先向三皇子行礼,即使盛丞相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三皇子于他而然是主子,尊卑有份。

  之后盛家的晚辈再向老夫人行礼,等老夫人坐在上座后,才把刚才的事情如实的诉说,这是把他们怀疑盛安宁勾 引一事省了去,盛安宁也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人,而且又是老夫人的寿宴,不必把场面弄的不好看。

  对于不知实情的人来说,锦帕弄丢被找到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事情就在老夫人出现后不在讨论。

  盛丞相听后笑着走到超慕容跟前再次行礼,向他正式介绍了盛安宁,从这语气听着,盛安宁哪里像是被厌弃赶离京多年的女儿,超慕容不明所以的眼神扫过盛安宁,便和盛大人互相商业吹捧。

  盛安宁听着他们说着文绉绉的赞誉,只觉得很是别扭,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向他们行了礼便走到林氏身边,转身时刚好对上盛安灵的眼光。

  盛安宁心里一笑,这庶姐心里素质倒是利害,都这样,这么快就收拾好情绪,恢复神态自若。

  林氏轻拍下安宁的手背,嘱咐下次小心些,再重新把手帕仔细地别在盛安宁腰间。

  见盛安宁什么都没说,盛安灵焦躁不安的心才稍微放松,脸色慢慢恢复,继续温文尔雅,举止大方的照顾各府的贵女。

  不知是不是这个小插曲的缘故,午宴席上赵慕容的位置就分在盛安宁的旁边,盛安宁也没把他放在心上,只想安安静静的吃完午宴离开。

  盛安宁眼角无意瞥向一边,看见赵慕思正细心的帮着安灵挑鱼刺,盛安柔笑靥如花般,羡煞旁人,女儿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吴氏更是得意,如此以来,她在家中的地位更是牢不可破,用不了多久,也许就可以坐上正房。

  盛安宁要不是知道事情,也会觉得他们两人很般配,现在只觉得盛安柔嘴脸恶心,赵慕思很是可悲,这么一大绿帽子从头砸到尾,不过,盛安宁不想惹这麻烦,反正很快就可以回到扶风县府。

  午宴过后,各府来的达官贵人都先后回府,热闹一番后的老夫人也显出疲倦,吴氏本想献殷勤伺候老夫人假寐,却被老夫人婉言拒绝,便让林氏扶她回房,气得吴氏敢怒不敢言,趁老夫人没注意只能愤恨的瞪眼林氏。

  闲着没事做的盛安宁打算趁这次机会好好参观府邸,毕竟难得来一次,之后回扶风县都不知何时才会回来,再看看这里的桃花和扶风县的相比,那个更为出色。

  不知是不是被盛安宁知道了秘密,盛安柔没有再像之前那么热络亲切,这倒让盛安宁舒服不少,起码不用再对着恶心嘴脸。

  闲逛时碰到不少的丫鬟下人,或轻慢或同情或小心的向安宁打招呼,期间有个小丫鬟走得急,不小心碰到盛安宁,人倒是没事,只是小丫鬟端着的点心散了一地,吓得小丫鬟连连请罪,旁边的两个稍大些的丫鬟不情不愿地向盛安宁问候,盛安宁没有理会两人,只对那害怕的小丫鬟说声没事就离开了。

  等盛安宁走远后,那两人就数落小丫鬟,怪她把点心弄掉,搞得又要回头重拿,接着说着或轻视或讥讽安宁的话语,不止这两个丫鬟,有时碰到两两三三的聚在一起八卦一番丫鬟下人,就算没有亲耳听到,盛安宁也知道他们在聊些什么。

  简直就像乡村榕树头里聚一起了嚼舌头的妇女无差。

  不愧是丞相府,规模比扶风县的小府大上好几倍,布局讲究,建筑气派又不失古韵,阳光张在琉璃瓦上折射出绚烂的光彩,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错落有致。就连景窗的花纹图案极为精雕,丰富多样。

  人生路不熟这话正好形容现在的盛安宁。

  迷路了。

  盛安宁坐在回廊栏台上,想着今天是看不到桃花了,打算歇息下就回浣竹苑。

  抬头便看到回廊的转弯处有人在往这边瞧,一脸胆怯,盛安宁记得她就是小叔家的小女儿,盛家排行老幺,叫盛安然,比盛安宁小了五岁,盛安宁从没有见过她,当初盛安宁和林氏离开临安城时,她还没有出生。

  在前厅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对她的印象就是安静。

  盛安宁假装没发现她,见歇息差不多了,就起身离开,盛安然见对方消失在下个回廊转弯处,立刻紧跟在其后,不料,刚转弯就发现盛安宁不见踪影,四处寻找时,后背突然被人轻拍下,回头一见对方,吓了一跳,差点就栽倒在地,幸好盛安宁及时伸手拉了一把。

  “我有这么可怕吗?”盛安宁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笑,不同于刚刚对峙时冷笑,面部柔和,盛安然心里微微松口气。

  盛安然神色窘迫地把手抽出来,站定身子,仰起小脸小声道:“……他们说五姐是个坏人。”

  “她们?谁啊?是……其她姐姐吗?”安宁的笑意又浓了几分,语气带有几分讥讽。

  显然意识到这是不能说的,盛安然立即紧闭嘴巴摇头道:“不是。”

  此地无银三百两

  盛安宁看她不像其他姐妹这般膈应,只觉这妹妹胆怯憨厚的样子十分可爱,所以刚刚才会有吓吓她的想法。

  “知道坏人还敢跟着我,不怕我吗?”盛安宁语气故意凶狠道。

  盛安然不由自主的后退小步,而后思索道:“爹爹说,对丫鬟下人好的人不是坏人。刚刚我看到五姐没有凶丫鬟,我觉得五姐并不像别人所说那般。”

  她长着一双大眼睛天真无邪,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加在这好奇又胆怯的神态,甚是可爱。

  听到这样的理由,安宁忍不住噗嗤笑了,这家伙跟安岚一点也不想,真难看出两人是亲姐妹。

  “我可是知道你一直跟着我,也许是我做戏给你看的。”

  盛安然轻摇头语气坚定道:“我觉得五姐不像这种人。”

  “好吧!”盛安宁不再这事上纠缠,转而问道:“你知道府内的桃花树在哪吗?”

  “知道,早几天爹爹还带我来看过,那桃花漂亮得很,五姐也喜欢桃花吗?”胆怯相比开始消去不少,看到盛安宁点头,语气更为欢快:“那我带五姐去看。”

  “好啊!麻烦你了。”兴许是被她感染,刚才找不到路的烦躁心情居然好了不少。

  在盛安然的带领下,盛安宁很快就找到后院的桃花树。安宁感叹,其实也不难找,怎么刚刚就是找不到呢。

  一阵阵的花香沁人心肺,雨后的桃花,依旧是那么娇嫩,美的醉人。

  虽然这里的桃花并没有扶风县后山多,在这院子里也是别一番景色,无论是桃花树下的石凳,还是院内廊前摆放的雕花镂空藤椅藤桌,看的出这里的一景一物都是精心设计的。

  “小姐,总算是找到你了。”一个有些年纪的婆子气喘吁吁的来到身后,见两位小姐转身,便站好理顺下气息先向盛安宁问好:“小姐,老爷要找您,快随老奴回去。”

  “可是,我还想和五姐赏花呢!”盛安然不悦地撇撇嘴。

  “赏花什么时候都可以,花又不会跑了,先回去老爷那里,说不定老爷是有事找小姐。”婆子好言相劝。

  “去吧!”盛安宁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继续说:“也许小叔真有事找,别让你爹担心。”

  盛安然虽然还是不太情愿,慢慢踱步到婆子身边,思索一会转身问:“那……我还可以来找五姐赏花吗?”

  盛安宁没说可以,只是让她跟婆子回去。

  等两人走后,盛安宁便做在石凳上,微风吹过,粉红花瓣轻飘飘落下,时不时有几片落在安宁身上,她也没有理会,也许这里低地方有些偏僻,没有太多人走动,她可以好好得享受这份宁静。

  刚微仰头看向头顶的桃花,清冷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这讨厌人厌的家伙。难得的宁静被人破坏,盛安宁白眼都快要翻出来了。

  “听说了吗?她刚回府就勾 引上皇子。”

  “怕是在府里没地位,也想像二小姐那样,想攀枝花变凤凰。”

  “对,对,真是不要脸,之前还说手帕是不小心弄掉的,那头就再桃花园里私会。”

  “身为大家闺秀,一点也不矜持,还好意思说四少爷。”

  不知从哪里开始,府内就开始有这样的流言蜚语,虽然事情很快就被盛丞相下令禁止交谈,但盛安宁无论走到那都有或看戏或鄙视的眼神。

  盛安宁没有理会这些流言蜚语,神情自若的在书房抄写着诗经,好像话题中的人是个无相关的人。

  “娘,有事吗?”盛安宁放下狼毫,射线从诗经上移到门口处的林氏,林氏站有小会了,不想打扰女儿练字,这才没开口。

  “没。”林氏来到书桌前,看着眼前和自己相似的女儿,心里有几分感叹。

  “我没事。”盛安宁越过书桌,亲昵地环着林氏的手臂,把头轻放在肩膀上,带着几分撒娇:“娘,我真没事,只要你信我就可以了。”

  林氏轻叹道:“额娘当然是信你的,只是……这事传成这样,女人家的清白是最为重要的,到时,怎么找到好人家。”

  “找不到就找不到,这样我就可以一辈子待在娘身边。”盛安宁站定身子,可怜兮兮的看着林氏,那沁水的眸子似乎有水光波动,“还是说,娘厌烦安宁了,想安宁早些嫁人。”

  林氏一下就被她逗笑了,用手指轻轻地在安宁额头敲下,语气有些无奈,“那有一直跟着娘的道理,虽说女儿家嫁人都是迟早的事,为娘也是舍不得你早嫁。”

  她发觉,自从安宁落水后,比以前更爱撒娇了,性子也沉稳,脾气柔顺了许多。

  原本盛安宁想寿宴过后就回扶风县的,不料,老夫人百般阻挠,总说些对自己不吉的话,什么年纪大了,没多少时间,想在最后的日子里多见见孙女。

  老夫人只是想在晚年享受天伦之乐,要求并不过分,做为盛家儿媳妇要是拒绝实为不孝,便答应了多留些时日。

  老夫人看着林氏那边只有一个丫鬟照顾,盛安宁更是连个贴身丫鬟的没有,怕她们受累,就想挑个灵活的丫鬟过去。

  盛安宁婉言谢绝了。

  才过了一天,盛安宁找上门请求老夫人给她个丫鬟,还是指定的新来的小丫鬟,老夫人虽然不解,但看小丫鬟年纪相当,正好可以和刚回府的盛安宁做伴。

  盛安宁领着小丫鬟回到浣竹苑,刚想向林氏介绍时才想起没问对方名字。

  “奴婢□□燕。”

  林氏觉得奇怪,盛安宁这次居然要求带贴身丫鬟,在春燕的口中才得知原因。

  原来盛安宁路过厨房时看见春燕被其她丫鬟欺负,看不过眼就上前解围,春燕哭诉着自己新来,总是被人排挤,但那些是吴氏的人,只能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咽。

  看着春燕哭红的双眼,安宁一心软就向老夫人要她来身边。

  寿宴过去不久,赵慕容时不时上门拜访丞相,顾名思义是找丞相商量公事,实际上是为何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只要盛安宁在府里四处闲逛总会碰到赵慕容,赵慕容的行为越发的亲密,在外人看来,是盛安宁成功勾 引上赵慕容,给人下了迷魂药,又装清高,想把人吊着。

  盛安宁有苦说不出,她一时想不出这赵慕容有何毛病,和二姐勾搭上之后,二姐一和赵慕思有婚约,立刻调转枪头对上自己,真有毛病。

  ……

  浣竹苑几株竹子在阳光照耀下更加翠绿,给人清新自如的感觉,如今在深夜的月光下却是清冷淡雅,所有的屋都是黑灯瞎火的,只有清冷的月光透过窗纸洒进来,床上的美人似乎做着恶梦,秀眉紧蹙,知道惊醒。

  床上的美人猛地坐起身,神情恍惚,借着月光打量着眼前古色古香的房间,原来是做梦了。

  安宁用手背抹掉额头上的细汗,起身倒杯水喝之后没有躺会床上,而是坐在凳子上,手指不自觉的轻敲着桌面。

  她刚刚在梦里看到了现代时的自己,她从小身体就不好,又得了心脏病,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才被父母抛去,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期间,因为身体的原因,一直都没人愿意收养。

  到了可以自力更生时,她就离开孤儿院在外打工,她本身就长的好看,头脑灵活加上肯吃苦,从销售底层爬到了管理。

  钱到是赚到有了,身体却越来越差,心脏病越发严重,她最后的时光都是在医院过的。

  在医院呆得久了,就和负责她病房的护士有些闲聊,这天没事做半躺在病床上,手里还拿着本古言小说看,这小说还是护士给她打发时间的。

  梦到这里,她就惊醒了,她想起来在哪里听过三皇子的名字了,不,准确来是见过着名字,再细细想身边的事,才发现都如此熟悉。

  安宁有些不敢相信,喉咙有些发紧起身喝杯水,越想越不对劲,现在的一切跟那本书太像了,无论是人物还是事态的发展。

  那本书本来就不是她爱看的类型,不过是护士给她打发时间,别人的一番好意,她又不好意思推辞,就粗略看了些内容,大概记得书中的男主贵为三皇子,为了争夺皇位,假意向丞相嫡女献殷勤,待嫡小姐心生爱慕,丞相大人站好队,男主利用丞相府的权势PK掉太子,当上皇帝,转头就把丞相嫡女踹了,和白月光相亲相爱全剧终。


标 签穿越 穿书女配娇宠日常 盛安宁 飞雁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