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夫人她只想当首辅免费_夫人她只想当首辅钟书灵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19 ℃
夫人她只想当首辅免费_夫人她只想当首辅钟书灵在线阅读

夫人她只想当首辅钟书灵

叶不休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夫人她只想当首辅》是作者叶不休所著一部穿越古言小说,主角是钟书灵,全文讲述的是:渣爹宠妾灭妻,母亲本就处境艰难,这时母亲膝下唯一的儿子又被害,可谓是雨上加霜,面对这种惨况,自现代来的钟书灵,女扮男装顶替了孪生哥哥之名走上科举之路,一步步打脸曾经对她冷嘲热讽的人,更是对这种家庭的亲情不屑一顾,奈何皇帝陛下却似乎对她有别样的意思?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夫人她只想当首辅》是作者叶不休所著一部穿越古言小说,主角是钟书灵,全文讲述的是:渣爹宠妾灭妻,母亲本就处境艰难,这时母亲膝下唯一的儿子又被害,可谓是雨上加霜,面对这种惨况,自现代来的钟书灵,女扮男装顶替了孪生哥哥之名走上科举之路,一步步打脸曾经对她冷嘲热讽的人,更是对这种家庭的亲情不屑一顾,奈何皇帝陛下却似乎对她有别样的意思?

免费阅读

  钟灵这么一说,张莹华一下子就想到女儿之前说过的,此次她们掉进冰河一事是被故意谋害的,她嘴唇一抿,松开了手。

  很快,几人就来到那天掉下冰河的地方。

  河面上早没那天的窟窿,经过三天的时间,当初冰面裂开的地方,如今又结上了厚厚的冰层。

  钟灵看着这光滑的冰面,目光微闪。

  眼前不由得浮现出那一日,众少年们欢呼惊叹的音浪中,身着红色锦袍的少年在冰面上,时而盘旋曲折滑出龙行,时而单腿滑,时而到着滑的画面。

  本是个鲜活的少年。

  如果不是被人谋害,如今应是好好的活着。

  眼见女儿定定的盯着冰面,张莹华挨在她身边低声道:“那日,你们真的是被人谋害的?”

  钟灵没有回答,而是弯腰去旁边拾起了一块二十三斤的石头,然后以高临下,重重朝冰面砸了下去。

  磅……

  伴随着巨大的声音,冰面上冰渣子溅起。

  然而,石块并没有落沉下去,而是一半镶嵌进冰面之中,石块周围冰层也裂开很多细碎的缝隙,但是并没有达到断层的层度。

  显然,冰层还足够的厚实。

  钟灵看着这一幕,淡声道:“你瞧,这样冰层都没有碎裂,只是在上面冰嬉跳跃一下,一个人的重量如何能砸穿冰层。”

  张莹华盯着那冰面,重重的咬住了下唇。

  钟书兰也是一脸悲愤。

  半响,张莹华转眸看向女儿道:“是谁谋害你们的?你有头绪了吗?”

  谁?

  钟灵收回视线,对上张莹华的目光,平静的道:“娘,我想你心中应该也有数了,这种事情,无需复杂化,只需要看我这个嫡子死了之后,谁是那个得利益最大者,那么十有八九就是此人了。”

  钟书兰愤愤在一旁的道:“这么说,肯定是苏惠然,除了她还有谁!”

  闻言,张莹华急忙往后看了一眼,确认丫鬟站得远没有听到,她才收回视线看着女儿道:“别这么说。”

  钟书兰道:“难道不是吗?”

  张莹华当然没有觉得不是,当听到灵儿这么一说,她就确认无误了。

  就是苏惠然!!除了苏惠然没有别人了。

  虽然李婉静也时不时欺辱她,但是她死了儿子对李婉静是没任何好处的,因为李婉静永远不可能扶正。

  扶正的只可能是苏惠然,那个文选司郎中家的庶女。

  所以对李婉静而言,她坐在正妻这个虚无的位置上,让文选司郎中家的庶女无法被扶正才是最好的。

  想到那个苏惠然。

  张莹华捏紧了手中的手帕。

  对方怎么辱她,让她日子难过都没关系,但对她的儿女动手,她绝不能原谅!!

  只是如今……

  却不得不忍辱负重。

  张莹华望向女儿,又看了一边的兰儿,低声道:“此事不管你没有证据,都不要再去说了,你父亲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拿苏惠然怎么样的……”

  说到这里张莹华自嘲的惨淡一笑,满是荒凉。

  “因为现在苏的娘家还有用处。”

  就像当年她的娘家一样。

  钟灵自然知道这一点。

  所以今晨她只是在钟正志面前提了一嘴暗示了一下,却并没有说及是谁动的手,毕竟她现在手上也并没有掌握确切的证据,说了反而被人抓住话柄。

  于是她才跟钟正志打了那么一个赌。

  等到时侯,再来翻这回事。

  不过……

  钟灵眸色微微一暗,冷意一滑而过。

  虽然暂时不找到苏惠然头上去,但当日下手的人她却是一个都不会放过。

  离开庆泽村的时侯,钟灵见到了那日的几个族中少年,显然知道她死了‘妹妹’心情不好,他们也没过多的说什么,只宽慰她不要太难过和保重身体。

  钟灵一一从他们的脸上扫过,发现来的都是与钟书毓稍亲近一点的,而那日表示出异常那两三人并没有出现在此地。

  钟灵也没多说什么,很快就与他们道了别。

  一行人离开后。

  村里人看着远去的马车,有人摇头低语道:“感觉出了这事,二公子一下就变得沉静下来,再无之前那般浮躁的劲。”

  “毕竟是鬼门关走了一遭,太伤原气了。”

  “也得亏死的是那个痴儿,要是死的是二公子……”

  ……

  马车上的车厢里。

  钟灵靠在那里,若有所思的看着外面平坦宽敞的官道,脑中一一闪过今日出门她所见那些,本不该这么快出现在古代的东西。

  对如今的朝代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打算此番回去,一定要尽快搞清楚才行。

  毕竟原身是个傻子,所听所看,都局限于钟家这个大家庭。

  对外界所知实在是有限。

  所以她所知也就有限了,而钟灵不喜欢这种受限的感觉。

  对面,钟书兰看着低眉敛目,神情平淡的弟弟,再一次感觉到弟弟是真的变了不少,除了早上下手狠的那几件事情让她瞠目结舌外。

  弟弟似乎变得不太爱说话了,疏疏淡淡的,看起来没以前好亲近了。

  想到这些钟书兰抿了抿唇。

  但总体来说,似乎这样的变化是好的。

  让她和娘都有了主心骨可以依靠。

  胡思乱想中,钟书兰又想到了灵儿的死,她不由又是一声低叹.

  其实对于那个傻子妹妹她本来是没有多少感情的,甚至于她是恨过那妹妹的,因为曾经她觉得,她们如此不受父亲喜欢,就是因为妹妹是个傻子的缘故。

  只是后来……

  想着那些往事,钟书兰也陷入感伤中。

  寂静中,唯有车轮碾过路面的声音。

  两刻钟之后。

  一行人顺利返回了安富镇。

  不过,钟灵并没有急着回钟府,以中午没吃饭饿了为由头,带着张莹华钟书兰来到镇上最大的醉湘楼。

  因此时不沾午,不到晚,酒楼的人很少。

  钟灵很容易就要到一个隔间。

  店小二报菜名之时,钟灵忽然目光微闪,看向店小二道:“火锅?”

  这时代也有火锅这种吃法?

  “是啊,小公子还没有吃过吗?这可是冬日的好物!”

  “放一个煮好汤料的锅子,将羊肉片、猪肉片、鱼片,各种丸子蔬菜下锅子烫一烫,然后蘸上美味的酱料,那口味叫一绝,而且吃了又暖身子,绝对是冬日不能错过的好东西。”

  “而且我们这儿有几种不同料的锅子,荤的,素的,鲜的,中药材的,肯定有适合小公子的那一款。”

  听言,钟灵没在多问什么,

  她没有犹豫的点了一份。

  当然点的是奶汤锅。

  因为如今这具身体肯定还不适应太油太荤,点的配菜也是鱼片,冬笋白菜豆腐这些比较素的。

  很快炉子和锅子便送上来了。

  钟灵看了下,锅子虽然看起来颇有斤两一些,但工艺已经挺不错了,钟灵在边沿轻摸了一下,也没过多的去探究了。

  因为这些等一下等她去了解之后,自然便有了答案。

  钟灵很快将注意力放在了本身的味道上。

  结果味道也很让钟灵满意,并不比后世的味道差之多少,因为是奶汤锅,吃到嘴里鲜香满口,可谓说一下便打开了她的胃口。

  钟灵满足的眯了眯眼,看向对面的张莹华道:“你们也尝尝,好吃的。”

  说罢钟灵就专注于涮了起来。

  张莹华本来因为难过不太想吃的,但看女儿这吃得很香的样子,她也拿起了筷子。

  结果自然是真香了。

  最后三人都吃得是薄汗微出,如此一来,反而让三人的气色看起来好了很多。

  钟灵擦拭完唇,起身道:“走吧,结账后去这儿的书店。”

  张莹华眼睛微睁。

  “去书店?”

  钟灵看向她道:“嗯,去看看。”

  张莹华本想说去做什么,但想到女儿如今已经扮成了钟书毓,不在是姑娘了,以后自然也少不了这些,于是她没在说什么。

  反而暗中警示自己,以后不能再这么大惊小怪了,要是叫人看出异样那就完了。

  下了楼,张莹华本要付钱却被钟灵抢先了。

  对上张莹华诧异的目光,钟灵解释道:“我刚从采薇采蝶那里先拿回了二十几两银子,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说,回去后我再交给你部份。”

  张莹华摇摇头,轻道:“不用,你拿着用就好。”

  付完账。

  就这么一行人来到了安富镇唯一的书店。

  看着要下马车的女儿,因为不好随着一起进书店,张莹华关切的道:“你小心一点。”

  钟灵点点头。

  “知道。”

  步下马车,钟灵一抬头就看见了牌匾上的博仕书屋。

  不是繁体,是简体字。

  这个之前一早出门时钟灵就早已经注意到了。

  她本来还在想如果文字不一样,还得费事一番,结果看到这些简体字时,她的那一点多虑就落进了肚子里。

  只要文字是一样,对她而言,就没任何可惧的了。

  钟灵迈步走了进去。

  书店内规划得相当好,书籍整齐的堆满了几个架子,有好些个书生模样的人或站着看着,或在一旁的书案上抄写着。

  钟灵的进来并没有让他们张望过来,看也只是看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钟灵跟掌柜的问了一句,便来到了搁置有关历史书籍的区域。

  这一翻,就是半个多小时。

  通过书中的记载,钟灵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朝代是她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了。

  钟灵从书籍从抬起头,目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陈宏恺!!

  下一秒,钟灵放下手中这本史书,目光在书架上搜寻着。

  当视线看到那标有明帝字眼的传记时,钟灵往上伸出手,而就在此时,另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刚好与她同时抓住那本书。

  指尖与指尖轻微的碰触,令钟灵微蹙了蹙眉。

  钟灵瞥了一眼那修长的手指,侧头一撩眼皮,就对上一双瞳色浅淡,带着说不出凶戾之气的狭长眼睛。

  没等她细看,冷冷的声音从对方口中吐出。

  “松手。”

  松手?

  听到这没有半分客气的话。

  钟灵眼睛一眯,从对方满是戾气的眉宇间一滑。

  凤眼,挺鼻,薄唇。

  哪怕右眼下有着一道伤疤也无损他俊美的五官。

  不过,这张俊脸还没有完全长开。

  看模样,约摸比她这具身体大两三岁的样子。

  但这十五六岁的年纪,却是带着一身生人勿近的尖锐气场。

  又凶又冷。

  一看就是一个脾气极不好的人。

  果然就在钟灵这眯眼一打量的时间里,穿着黑色锦袍的少年已是极为不耐了,他一句废话都懒得跟眼前这一副病弱的少年多说。

  他手上一用劲,直接就从钟灵手中把书抽走了。

  拿到书,他一转身便朝外面走了,半分都没有多看钟灵一眼。

  动作之利落干脆。

  对此,钟灵并没有任何拦阻的举动。

  她看着少年脑后处,那随着他走动而张扬摆动的黑色束发带,淡声道:“书我礼让给你了,记住此后你欠我一个人情。”

  闻及此言,游不佞眼睛一眯。

  他骤然停下脚步,回头朝那个赢弱少年看去,带着一脸的阴沉戾意。

  “你说什么?”

  钟灵定定直视着少年的眼睛,一字一句格外平静的道:“你欠了我此次的礼让之情。”

  游不佞对上对方那双清澈如水,毫无惧意的眼睛。

  一声讥诮的冷哼。

  欠了他礼让之情?

  这个小不点还真是敢说啊!

  不过对于这个明明一副极为病弱,却一脸端庄沉静的小不点,游不佞终是在其清秀雪白的脸上多扫了两眼,因为很少有这种小不点敢在他面前如此说话。

  下一秒,游不佞嘴角一扯,随手抽出旁边几本书,转身去了掌柜那里。

  钟灵见他走了,也收回了视线。

  毕竟就这么一件小事也不值得她耗费心神,对她而言,不过是一件小插曲而已。

  哪知没等一分钟。

  正当她在搜寻着书架之时,啪,她的脚边溅起一阵风。

  钟灵垂眼一看,只见她脚边被丢了几本书。

  钟灵眼皮再往上一撩,就见刚才那个少年斜椅在掌柜的桌旁,见她看去,嘴角扯出一抹又凉又薄的笑意,乖张的说道:“书送你了,现在,你到欠我施舍之恩了!”

  钟灵眉头一沉。

  游不佞浅淡的瞳仁望着钟灵,虚空对着钟灵的眉头点了点。

  “可别忘了,小不点!”

  “我到时可要找你讨的。”

  阴沉沉的搁下这话,游不佞这才转身扬长而去了。

  钟灵看着少年离去的身影,没动,一直等到少年的身影消失。

  撤回目光之时,钟灵掠过一眼旁边,只见好几个被惊动的书生,正一脸好奇的看着这边。

  见她看过去,他们很快又回避开了目光。

  钟灵收回视线,眼眸一垂,目光再次看向地面上的书。

  扫过那些书名,钟灵忽然觉得有几分好笑。

  据了解,如今的书籍并不便宜。

  她手上拿着二十两,都不敢说能买下几本。

  如今到是有人主动给她送上门了。

  到是省了她的银钱。

  钟灵毫无心里负担的,弯腰拾起了地面上的书。

标 签古言 夫人她只想当首辅 钟书灵 叶不休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