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香主令重生乌鸦老道_香主令重生苏柳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21 ℃
香主令重生乌鸦老道_香主令重生苏柳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香主令重生苏柳全集免费

乌鸦老道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香主令重生》是乌鸦老道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艳丽逼人身段风流的侍郎之女苏柳直到成婚五年之后才知道夫君所爱之人乃是她的妹妹,当她躺在满是馊味暗无天日的房间里,她这位善良的连蚂蚁都不敢踩死的,拥有完美人生的嫡妹,公然登堂入室,她落得了个被活生生气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未出阁之时,这一次,她有怨抱怨有仇报仇,渣男贱女,一个都别想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香主令重生》是乌鸦老道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艳丽逼人身段风流的侍郎之女苏柳直到成婚五年之后才知道夫君所爱之人乃是她的妹妹,当她躺在满是馊味暗无天日的房间里,她这位善良的连蚂蚁都不敢踩死的,拥有完美人生的嫡妹,公然登堂入室,她落得了个被活生生气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未出阁之时,这一次,她有怨抱怨有仇报仇,渣男贱女,一个都别想逃!

免费阅读

  “苏棋,你怎么能这样对你姐姐。”宋玉楼从假山处走了出来,看到躺在地上的苏柳,急忙去扶。

  “玉楼哥哥,我,我没有。”苏棋睁着双眼看着男子的指责,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她指着宋玉楼怀里的苏柳,“是她,是姐姐自己摔倒的,不管我的事啊,姐姐你说话啊。”

  “妹妹,明明就是你推的我。”苏柳眼角滑出一滴泪,靠在男子怀里无声地哭泣。

  宋玉楼感觉到怀里女子身子颤抖了起来,心里说不上的心疼,怜惜。他抬头看向苏棋,眼里闪过一丝厌恶,“苏棋,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刚刚在前面也是你故意说那些话,让别人都误会苏姑娘的吧,没承想与我宋玉楼定亲的竟是眼里容不得嫡姐的人。”

  “姐姐你诬陷我,我明明没有推你。”苏棋后退了几步,不敢置信地看着苏柳。

  “啊”

  苏柳痛呼一声,刚站起来的身子瞬时又摔了下去,“我的脚。”

  “苏姑娘。”宋玉楼急忙把人揽在怀里,满脸紧张地看着一脸痛色的苏柳。

  “我没事,宋大哥,你还是去看看妹妹吧。”苏柳拨开男子的手,抬头看了一眼男子,扶着云香的手一副腿脚不便地样子。

  宋玉楼回想起刚刚女子的惊鸿一瞥,那眼中竟然盛满了压抑,深情。他心中一喜,袖中的手微微颤了起来,难道苏姑娘也心悦他?

  “玉楼哥哥,你相信我,我从未想伤害姐姐。”苏棋抓着宋玉楼的袖摆,哭的梨花带雨般解释道。

  宋玉楼满含失望地看着面前哭啼啼的女子,他们之间终究有什么东西变了。

  ......

  “啪啪......”从假山处传来一道拍手的声音。

  “谁?”苏柳神色一冷,眸子微眯看向这寂静的四周。

  只见从乱石堆就的花树下,慢慢走出一个锦衣华服的人来——小侯爷。

  苏柳眸子一缩,这小侯爷怎会在此地,再一看到对方穿得花里胡哨,便释然了,这人就是一个花蝴蝶,风流的很,今天这春社来的都是京中贵女,能少得了他的身影才怪。

  “没想到,苏姑娘刚刚那出戏真是精彩。”小侯爷摇着手中的洒金山水扇子,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苏柳。

  “小侯爷看到了什么?”苏柳也不装瘸了,款款地走向小侯爷。

  小侯爷看着渐渐逼近的那人,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结巴道,“你,你干嘛,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

  “怎会,小侯爷长得这般姿色,我怎么会舍得下手啊。”苏柳的手轻轻抚过男子如玉的面颊,身子前倾伏在对方耳边轻声喃道。

  小侯爷鼻端飘来女子身上的一股子淡淡的馨香,香味似兰非兰,耳边传来一股子糯糯的靡音,他耳垂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他竟然被眼前这个女子给调戏了,“你,你竟然敢调戏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苏柳看着男子眼神躲闪,中气不足的一副纸老虎的样子,用手点了下对方的鼻尖,轻声道,“我当然知道你是谁?承恩侯府的小侯爷。”

  “哼,你若是想让我替你保守秘密,总要付出点东西才好。”小侯爷摇着扇子扇了两下,看着女子的红唇,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哦,不知道小侯爷想要什么啊?”苏柳听着对方的公鸭嗓,靠近了男子。

  “我......”小侯爷正要说什么,猝不及防的一抬头,唇上袭来一股子温热,软软的,香香的。正想细细品味,唇上却一空。

  苏柳脸上闪过一丝惊诧,她怔怔地摸了下唇角,她只是想调戏一下面前这人,眼尾扫过一旁的男子,只见对方满面红霞,眼睛看着地,两只手缠在一起,一副羞答答不敢看人的样子。

  我靠!!!

  这怎么比她这个女子还会装娇羞,此时不应该是她一脸羞答答吗?

  “咳......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苏柳僵硬地转过身去,看了一眼发呆的云香。

  云香急忙回过神来,跟在苏柳身后,扭头看了一眼那呆在原地发愣的俊秀公子哥,这人就是年龄小些,要是再大些嫁给她家主子倒也般配。

  ......

  “请各位的安,我家李香师的庄子就在这附近,香师听闻今日各位在这办秋社,便想请各位移步到园中一叙。”一个红衣小童趾高气昂地看着这些贵女,不知道自家主子为何要请这些人,香技低级不说,还喧哗吵闹。

  “竟然是李香师。”

  人群顿时沸腾了起来。

  “这李香师可是中院排名前五的那位?”一个绿衣女子激动地问道。

  “正是。”小童眼里闪过一丝轻蔑。

  李香师?

  苏柳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这李香师名讳是李香儿,出身不好,有个秀才爹,可偏偏香技高超,小小年纪便入了香阁,为人最是看不惯我等贵女出身,整日里一副清高,目无下尘的样子。”衡阳在一旁解释道,脸上闪过一丝不屑。

  苏柳众人随着人流入了院子,只见花园内摆着几盆菊花,周围坐着的人,看服饰便知是那香阁中的人。

  “见过衡阳郡主。”厅内的众人纷纷站了起来,行礼道。

  “都起来吧。”衡阳拉着苏柳坐了下来。

  “二师姐,那个便是在花宴上调出因果香的苏柳。”张梨花指了一下苏柳,满脸不屑。伏在青衣女子身前窃窃私语道。

  李香儿打眼望了过去,只见那女子和她身上穿的衣服极为相似,脸上闪过一丝不瑜,等看到那人的脸时,她眼神顿时变了几变。这人长得好生出彩,竟比那冯霜儿还要美上那么几分。

  苏柳感觉上方有股赤/裸裸打量的目光,便望了过去,只见这李香儿面貌清秀,年龄看上去却稍微大了点。

  “这李香儿心慕我表哥,都已经等了好多年了。”衡阳看了一眼上方的女子,扭头在苏柳耳边道。

  “你表哥?”苏柳凝眉问道。

  “就是上次花宴抽我鞭子的那位,你竟然不认识他?”衡阳好奇道,这汴京无人不识那玉树临风的——宁世子。

  苏柳脑海里忽然想起了一道身影,眼里闪过一丝诧异,那人竟然是衡阳的表哥。

  “郡主,这是我新调制的香,你帮我转交给宁世子可好?”上方的李香儿双眼含笑地望着衡阳,脸上竟有丝讨好。

  “我已经很多天都没见过表哥了,李香师可莫要再害我。”衡阳望着眼前桌子上的茶水点心,眼睛一闪,尤其是那盘堆着冰的荔枝,她方才看其他人的桌子上摆的吃食都是些寻常瓜果,并没有这龙井和荔枝。

  她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即使对方如何讨好她,她也是再也不敢帮她递东西的,还记得上次她巴巴地跑到表哥面前把李香儿的东西拿出来,差点被表哥派人扔出府门外。

  李香儿脸上顿时难看了起来,眼里闪过一丝羞恼,被人在这大厅公众之下拒绝,她即使脾性再好,也绷不住了。

  “二师姐,郡主代给,终究是心意欠缺了些,你何不等下次遇到宁世子了,亲自给他。”一旁的张梨花看到李香儿难看的神色急忙道。

  “这样也好。”李香儿神色顿时一缓,她眼角忽然扫到下首的苏柳,淡淡道,“听闻苏姑娘前段时间在公主的花宴上调出一味因果香,不知师承何处?”

  “我并未拜师。”苏柳看向上方的女子莞尔一笑。

  “不知,苏姑娘可愿拜在我门下?”李香儿端起面前的青花瓷茶盏,望向苏柳,眼里一股子优越感。

  大厅里的众人顿时静了下来,有些一脸看好戏的望着苏柳。

  苏棋眼里闪过一丝讥讽,这李香师怎么能与她师傅张香师相提并论,虽都在中院,可张香师是一品香师,而这李香师才仅仅是那三品,那张香师已至中年,而这李香师却年纪轻轻,收了苏柳做徒弟,别人只会说李香师年纪轻轻,便已收徒,而到苏柳这,却管只比自己大几岁的人叫师父,羞也羞死人了。

  苏柳眼里闪过一抹暗色,抚了抚袖摆上的褶皱,这李香儿明显是想折辱与她,脸色一冷,对着李香儿淡淡道:“不愿。”

  两个字拒绝的干脆利落,庭上众人顿时鸦雀无声起来。

  李香儿饮茶的动作一顿,望着台下的苏柳,眼里闪过一丝冷笑,“你可知我是谁?拜我为师,你不用参加香阁的考核便可直接进入香阁下院,这可是别人求也求不来的好事,你可莫要不识好歹。”话说到最后一句,杏眼一横,语气忽地重了起来。

  “我在香道上资质甚浅,比不得在座的各位,怕是要辜负了李香师的一番美意。”苏柳摇着手中的扇子,轻睨着香阁的众人,淡淡地道。

  这幅不甚把人放在心上的姿态着实刺伤了香阁众人的眼。

  “师姐,这人如此狂妄,竟然不把我们香阁放在眼里。”庭上的张恒之脸上闪过一丝阴骘,他当年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进入的香阁,眼前这人竟然受到中院师姐的青睐,这般轻而易举的进入下院,着实令人可恨。

  “是啊,师姐,成为香阁的香侍是多少人求也求来的造化,这人竟然拒绝。”张梨花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你一个小小的侍郎之女,可知得罪一位香师的后果?”她李香儿堂堂三品香师收她为徒,对方竟然如此不识好歹。李香儿一脸怒意,满眼不屑地望向苏柳。

  “没想到李香师心胸竟然如此小,难道我不愿拜你为师,你要以势压人不成?”苏柳手中摇着的扇子一顿,脸上笑意潋滟,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李香儿,笑却不达眼底。

  “李香师,既然苏姐姐不愿拜你为师,你不该再强求。”衡阳对着上首的李香儿没有个好脸色,怪不得她表哥看不上眼前这女子,原来是有源头的。

  “郡主说的是,是我方才魔障了。”李香儿看衡阳郡主为此女说话,便不好再追究,她望着苏柳的眼里划过一丝阴翳。

  ......

  “那李香儿为人最是个睚眦必报的,你今日得罪她,日后她怕是会为难你。”衡阳担忧地看着苏柳。

  苏柳看了眼亭子外已经淅淅沥沥下起来了雨,耳边传来女子的担忧,她扭过头来,不甚在意道:“车到山前必有路,你不要多虑了。”

  衡阳忽然想起表哥前日的嘱托,脸上闪过丝促狭,开口道:“明日民间有场灯会,不知苏姐姐那日可有空?”

  苏柳看了眼袖子上那只撒娇的手,眼里闪过一丝无奈,“这雨势越发大了,你快回去吧。”

  衡阳知道这是对方默许了,满脸喜不自禁地上了马车,扭头又掀开帘子,脆生生地道,“苏姐姐,那明日我去侍郎府接你。”

  苏柳眼里划过一丝笑意,点了点头也上了自家马车。

  ......

  “小姐,马车轮子坏了,可能需要您下车等一会儿。”马车外传来车夫为难的的声音。

  “这是荒郊野外......”云香看到主子的眼神,只好吞下的未尽之语。掀开帘子,跳了下来,撑开手中的纸伞。

  苏柳下了马车,空中飘起了朦胧的细雨,四周是青山环绕,脚下的野草上挂着雨滴,偶尔传来两声鸟叫,一副人迹罕至的样子。

  “小姐,前面有个亭子。”云香惊喜地看着前方的四角亭,不过瞧着,亭子里好像有个身影,离得远,看的不怎么真切。

  主仆二人连忙跑了过去,等到了亭子中,苏柳忽然看到一旁站着一个黑衣男子,急忙放下了手中提着的裙摆转过身去。

  云香看那人目光如影如随地盯着主子,连忙用身体隔绝那人的视线,双眼瞪着黑衣人。

  宁世子收回目光,眼里闪过丝懊恼,嘴上却讽刺道,“苏姑娘今天是又失忆了,装起不认识,谁人也比不上你啊。”

  苏柳刚刚看到有陌生人在亭子里,再加上伞遮挡住了她的视线,一直以为是陌生男子,没想到这人竟是宁世子,她听着对方的讽刺,面上一热,转过身来行礼道,“见过世子,刚刚没看清亭子里站的人是谁,还望世子勿怪。”

  “苏瑛,你还要装到何时?”宁世子看着女子对他一脸陌生之态,他额角再也忍不住地跳了一下,神色压抑地望着女子,质问道。

  苏柳心中一惊,这人怎么会知道她的字,这是祖父在她九岁那年给她取的字。

  “瑛”——美玉之意。寄予了祖父对她的祝福。难道是她那年大病,忘记了一些东西吗,这几天她脑海里总是会浮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眼前这个人又在那段遗失的记忆中充当什么角色,她脸上闪过一丝疑惑,看着面前的男子斟酌道,“我十三岁那年,曾经得过一场大病,醒来后忘记了很多东西,不知道世子是从哪里得知我小名的?”

  宁世子看女子脸上一副懵懂迷惑之态,不似作假。他眼里闪过一丝狐疑,难道她真是失忆了?

  ......

  “孽女,你还不快给我跪下。”

  苏柳刚到府就被丫鬟叫到庭前,她看着脚边被摔的四溅的碎片,不解地道,“不知女儿犯了何事,竟然惹得母亲如此大动肝火。”

  “你竟然还敢还嘴,我问你,你今日是不是得罪了李香师。”大夫人看着长女一副淡定的样子,心里的火气更加旺了几分,她早就和老爷说,这长女就是一个祸害,刚归家几天,府里就闹得不安生,看,这才几天,就得罪了一个香师。

  “你先听听柳儿的解释。”大老爷在一旁劝道。长女是个明事理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得罪那李香师。

  “是妹妹告诉母亲的吧。”苏柳看着一脸着急给她定罪的发夫人道。

  “要不是棋儿回来说,你这逆女在背地里还准备给侍郎府抹多少黑。”大夫人疾言厉色道。

  “那妹妹有没有说我怎么得罪的李香师?”苏柳扫了眼左边屏风露出的裙角,眼里闪过一抹暗色。

  “人家李香师好心好意收你为徒,你不知感激便罢了,还出言不逊顶撞对方,可有此事?”大夫人双眼瞪着长女,她这长女香技平庸,进入香阁本已无望,这李香师收她为徒,她也算是能勉强成为香侍,可她倒好,狂妄自大,要知道棋儿过段时间就要进入中院,棋儿是长女的妹妹,那李香师还不故意刁难次女。

  “怕是妹妹没有告诉母亲,这李香师只比女儿大个一两岁,若我和妹妹一般,都是那等眼皮子浅的人,恐怕咱侍郎府的名声已经臭到小儿都知的地步。”苏柳望着大老爷道。

  “不错,确实如此,你今日的做法是对的。”大老爷望着长女认同地点了下头,那李香师不过才三品,年纪轻轻竟如此歹毒,妄想让他侍郎府成为她名声远扬的垫脚石。

  大夫人闻言也察觉出了什么,次女没有告诉她这李香师年龄如此小啊,她急忙一脸愧疚地看向长女,想挽回点母女之间的情分,只见长女一脸冷漠疏离,心下一惊,这长女难道还恨上她了不成?

  忽然,大夫人看到长女走向屏风的方向,她眼底闪过一丝慌乱,连忙站了起来,想上前阻止,却已来不及了。

  “妹妹给母亲学话,只学一半是何道理,难道妹妹是存心的不成?”苏柳走到屏风后面,看着一脸慌张之色的苏棋,挑眉道。

  苏棋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咄咄逼人的苏柳,吓得脸色苍白,结巴道:“妹妹也是担心那李香师报复姐姐。”

  “哦,妹妹既然如此为姐姐着想,方才看到姐姐被母亲斥责,为何眼睁睁地躲在这屏风后面偷听却不站出来帮姐姐解释的啊。”苏柳看着眼神躲闪的苏棋呲笑道。

  “棋儿,你为何会躲在屏风后面?”大老爷紧锁眉头,望着一脸慌张的次女。

  “我,我......”苏棋结巴了半天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棋儿”

  庭上响起大夫人尖利的声音。

  苏柳看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苏棋,眼睛闪了一下,冲着面前的大夫人道:“母亲,我看妹妹这动不动就晕的症状,可能是得了传说中的晕症,我曾跟在祖父身旁,学过抢救的法子,都不要动,否则妹妹有性命之忧。”苏柳急忙阻止了上前的大夫人和丫鬟。

  众人看苏柳说的煞有其事的样子,都不敢随意触碰躺在地上的苏棋,只见长女/大小姐,熟练地用大拇指按在苏棋鼻子下的穴位。

  让你装晕,苏柳望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苏棋,眼里闪过一抹冷意,按在穴位上的手猛地下了重力。

  “啊”

  一声痛叫直穿九霄。

  众人看着醒转过来的苏棋,纷纷一脸敬佩地望着苏柳。

  “妹妹,是姐姐救了你。”苏柳看着眼前恨不得把她剥皮削骨生吃了的苏棋,笑的一脸慈爱和善。

  “棋儿,刚刚确实是你姐姐救了你。”大夫人看着长女不计前嫌地救醒了次女,心里很是安慰,在一旁帮腔道。

  “多谢姐姐。”苏棋从牙缝里硬是挤出了道谢的话。

  “哼,不要以为你姐姐性子好,你就这般欺负她,你就是被我们惯坏了,罚你闭门三日,好好反思一下。”大老爷看着次女,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标 签古言 香主令重生 苏柳 乌鸦老道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