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渣男他又软又甜最新章节_渣男他又软又甜宓寻免费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18 ℃
渣男他又软又甜最新章节_渣男他又软又甜宓寻免费在线阅读

渣男他又软又甜宓寻免费

甜甜八块腹肌 著

连载中免费

《渣男他又软又甜》是作者甜甜八块腹肌所著一部最新连载中的耽美纯爱小说,主角是宓寻,全文讲述的是:宓家大少宓寻,腰细腿长屁股翘,人美钱多爱玩闹,就只一点,人家对象是月抛,且谈的还是精神恋爱,不能有任何肢体接触的那种,某天宓寻表示自己有心爱之人,描述的特别具体,人人都说他诓骗,却在某转校生来的时候闭了嘴,原来渣男真的有心上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渣男他又软又甜》是作者甜甜八块腹肌所著一部最新连载中的耽美纯爱小说,主角是宓寻,全文讲述的是:宓家大少宓寻,腰细腿长屁股翘,人美钱多爱玩闹,就只一点,人家对象是月抛,且谈的还是精神恋爱,不能有任何肢体接触的那种,某天宓寻表示自己有心爱之人,描述的特别具体,人人都说他诓骗,却在某转校生来的时候闭了嘴,原来渣男真的有心上人!

免费阅读

  齐朝阳背影如何心碎,话语如何心酸这些都影响不到宓寻,此时的他心神都拴在了郁霁身上。

  在宓寻看来,郁霁就是个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惨遭校园.霸.凌的小可怜。

  “受伤没有,打到哪里了,要不要去医务室?”

  一连串的提问,像连珠炮一般,压根儿不给郁霁开口回答的机会,宓寻竟是扯着他的袖子打算直接去校医室。

  郁霁这下是真没压住,乐了。薄唇弯起明显的弧度,疏冷的气质被打破,看着亲近了不少。郁霁比宓寻要高个脑门的距离,微垂着眼便能清晰的看到宓寻乌黑的脑顶。

  发旋人人都有,但郁霁此时却莫名觉得宓寻的要比旁人的都好看上些许。

  宓寻同样也微微仰起头看郁霁,然后他便越看越满意,郁霁的长相,真真儿是合他心意合了个十成十。

  瞧瞧这眉毛,这鼻梁子,这大眼双双的样子,还有眼睑上的那颗小痣——小小的,黑黑的。

  啧,连个痦子都长得那么精致!

  两个人的“深情”对视自然也算是这场闹剧的小高.潮,同学们有心继续留下来看热闹,但无奈宓钊和邰蔚君开始轰人:

  “诶,得了得了,都别瞎掺和了,赶紧吃饭去,买饭的也继续。”

  “那个女同学,诶,就是你,你怎么还拍上了呢!”

  “都散了散了,有什么好看的,赶紧该干嘛干嘛去,饭都凉了,赶紧吃饭,吃完饭回教室了都。”

  被点名“偷拍”的女同学听得直撇嘴,心想,吃饭哪儿有看现场直播带劲儿啊。

  但到底还是都散了的,吃饭的吃饭,排队打饭的排队打饭,有的因为排队顺序的问题还起了几句口角。

  宓钊看的冷笑,心道一句活该。

  ——让这帮人闲的,瞧见没,这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代价!

  “没有,不用看,谢谢。”声音温和,语气带着星点的笑意。

  郁霁讨厌“万众瞩目”。

  今天被大家当成猴子围观了那么久,他本是一肚子烦躁的,但看着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而特别在意自己的宓寻,他心底的气莫名其妙就散了大半,剩下的那些别扭,微不足道,可以忽略不计。

  宓寻似乎还是不放心,“你确定?他都薅你衣领子了!被打哪儿了就说,甭不好意思,大不了告老师,学生时代,受欺负了就应该告老师,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

  也是赶巧了,宓寻拨开人群赶过来的时候,恰好看见齐朝阳一脸怒意,面目狰狞的一把揪起郁霁的校服衣领,硬邦邦的大拳头都快抵到郁霁下巴上了,再观之郁霁当时的表情……

  眼神睥睨,垂着的眼睛中含着三分高傲,三分不屑,三分漠然与一分冷淡,看着齐朝阳,就跟看着只秋后瞎蹦跶的蚂蚱似的。

  那是王的蔑视。

  平心而论,换位思考,这种宛如看跳梁小丑般的眼神,就是连宓寻也不得不承认,郁霁真的是拉得一手好仇恨,无声无息站在那里就已十分激人火气,十几岁的年龄又正好是冲动的年纪……

  宓寻敢肯定,绝对是齐朝阳先找茬儿的,因为齐朝阳也曾经被其他的“前辈”找茬儿过,不一样的是,齐朝阳不是个能忍让的性子,一秒不等的当场反击了回去。

  也是因此,宓寻才如此担心郁霁,毕竟齐朝阳打架可恨,如今有了愤怒buff,战斗力只高不低。

  郁霁就不一样了,他是个无辜的受害者,若不是自己的无事献殷勤,他一个初来乍到的转校生,哪里会这么惹人注意,更甚至被人孤立找茬儿!

  没心没肺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宓寻宓大渣男此时十分的自责。

  “无辜受害者”郁霁也是服了宓寻的脑补,自己得是多弱鸡,才能被看扁成这样?

  “真的没有,你……”郁霁后面的“别担心”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宓寻皱着眉,十分不赞同的反驳了,“齐朝阳那人下手可狠,你没必要嘴硬。”

  宓寻的一句补充,成功让郁霁脸上的笑意消隐,看着面前这人语气中不自知的对那小子的熟稔,郁霁心头覆上一层阴霾,有些不舒服。他倒没多想,将之归为长时间被同学们当个热闹看的缘故。

  毕竟即便在宓钊与邰蔚君的“维持秩序”下,同学们明面上该干嘛干嘛了,实则那颗八卦的心压根儿没收回来。那自认为隐蔽的小眼神儿时不时地往这边瞟着,就差把“我想看热闹”这五个大字刻脸上了。

  “以后我保护你,看他还敢找你茬儿的!”见郁霁突然黑了脸,宓寻以为这是自己的话伤到了郁霁那少男般脆弱敏感的自尊心,于是开始修台阶。

  只可惜,心情不美丽的郁霁并没有顺着台阶下,他淡淡扔下一句“不劳宓同学费心了。”而后转身离去。

  宓寻:“……?”咋还说翻脸就翻脸了呢?

  食堂里的同学们不是三五成群,就是一对一对儿的,打眼一看去,孤身一人离开的郁霁,很有种格格不入的孤寂之感。这下子,更是坐实了宓寻的猜想——郁霁这个小可怜,他因为自己的关注,而遭到了同学们的排挤与孤立!

  排挤孤立被找茬儿,宓寻心疼的不要不要的,觉得郁霁这孩子在学校的生活一定很难。

  太难了,郁霁他太难了!

  托亲生兄弟间的心有灵犀与十几年同吃同住培养出的默契,宓钊眼疾手快的拿起食堂窗口的一个肉包子,塞住宓寻已经张开了一半的嘴,也不顾宓寻与窗口大爷震惊的眼神,只低声道,“我的好哥哥,你就消停消停吧!咱赶紧吃饭,这都快上午自习了!”

  “唔……唔唔唔!”宓寻瞪大了眼,在邰蔚君看来,但凡宓寻眼眶再大一点儿,他眼珠子都能掉出来。

  “他是不会跟咱们一起吃饭的,以后也不会和咱们一起活动。”邰蔚君自然猜出了宓寻没机会说出口的话,“你可是个渣男,咱能不能有点儿骨气,别老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那语气,十足的恨铁不成钢。

  细究的话,还有那么点儿不是滋味。

  他邰蔚君从小玩儿到大的最好的好哥们儿,环海一中声名赫赫的渣男,从来都是被别人上赶着讨好的存在,如今怎的沦落到了这般田地?

  这算什么?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还是渣人者人恒渣之?

  论题太过高深,邰蔚君不想浪费脑细胞去找虐,索性直接跳过这段儿。

  待宓寻咽下嘴里的包子,郁霁早就迈着他的那双傲人大长腿蹭蹭蹭的走不见了,宓寻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宓钊,“你谋杀亲兄弟啊,的亏包子不烫!”

  语毕,宓寻掩去眼睛里的可惜,坐回位子上,手刚一碰到手机,宓钊便掰着手指头道,“主动要联系方式,美救英雄,主动邀约。”他深吸一口气,“哥,男孩子,要矜持。”

  邰蔚君难得真心实意的与宓钊统一战线,“没毛病,上赶着的不是买卖。”

  宓寻慢悠悠吃饭,长得好看的人,不论做什么都是极养眼的,明明身处嘈杂的食堂,吃着再平常不过的饭菜,可因着主角是宓寻,这画面便变得几可入画起来。

  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捏着筷子戳起一块咖喱土豆,宓寻眯着眼,表情很是漫不经心。

  “成功往往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宓寻唇角挑起一丝笑意,语带调侃,“同理可证,爱情也一样。”

  只单单是个不甚明显的笑罢了,却似乎将宓寻那本就瑰丽的面庞染上一丝轻佻,说上一句“色如中秋之月”都不为过。

  “所以,你们打光棍儿,都是有原因的。”语毕,宓寻将黄澄澄的咖喱土豆放入口中咀嚼。

  有咖喱汁沾到嘴角,宓寻伸出舌头卷了进去,殷红的舌尖一闪而过,嘴唇多了一抹水痕。

  直把正对着他们这桌坐的一个男同学看得掉了筷子,那人红着耳朵,吸吸鼻子,慌乱的垂下头去捡筷子,心中默默垂泪,怀疑自己这是要弯的节奏。

  宓钊直接黑了脸,“宓寻你给我好好吃饭!”

  不好好吃饭的宓寻:“……?”

  又怎么了?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做啊,吃饭都不吧唧嘴你们还想我咋的?

  邰蔚君淡定的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可能不单只是一个单纯的钢铁直男,兴许还有柳下惠的属性,以后没考上一本,出家做和尚也许很有前途。

  坐怀不乱,不近男色女色。

  另一边,郁霁走出食堂,整了整有些微乱的校服,然后迈开脚步朝教学楼走去。

  目标却是一层的高一年级。

  高一九班。

  教室门是敞着的,班里人不多,毕竟大部分人都选择在这一周去抢食堂便宜又好吃的饭菜了。

  郁霁一捋袖子,大步走进班里。

  人高马大的一个男同学进来,自然引起了班里几个同学的注意,更别提这人冷着脸,气势汹汹,不容小觑。

  原本齐朝阳正臭着脸看着窗外风景舒缓心情呢,他听见动静转头一看,结果就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于是他立刻捏着拳头站起身,冷笑着喊了一声“郁霁”。

  班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同学心中“哦豁”一声,已经做好一边吃饭一边吃瓜的准备了。

  托宓寻这个环海大名人的福,郁霁转来环海没两天,同学们就都差不多知道他这号人了,即便有的人不认识郁霁的脸,也肯定知道郁霁的名字。

  这个辨识度,比之娱乐圈里一夜大红的明星也不逞多让了。

  回应齐朝阳的,是郁霁大步走来,咣当一下踹开碍事的桌椅,一手反剪住齐朝阳的双手,一手掐上他的脖子,身子一压,齐朝阳毫无反击之力的被摁贴到了墙上。

  感受到脸颊被粗糙冰冷的石灰墙面摩擦而带来的丝丝痛感,齐朝阳眼睛里的震惊根本来不及掩饰。

  四个吃完饭刚好勾肩搭背回班的九班男生:“……!”woc!

  原本在班里的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同学则是默默露出笑——瓜,真好吃!

  齐朝阳懵了一瞬,下一秒,疼痛将他的思绪拉回。

  “你是空调么,这么能装?”齐朝阳斜着眼睛夹了一下郁霁,开口就是嘲讽。他本想再配一个冷笑烘托一下的,可无奈半边脸紧贴着墙壁。

  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齐朝阳只能用自由的那半张脸扯出了一个挑高唇角的不屑笑容,瞧着也讽刺极了。

  郁霁倒是平静,也没有被齐朝阳的话激怒,或者说,他一直都揣着火气,也不差齐朝阳现在呛声引起的这一点儿了。他手臂用力,流畅的肌肉线条昭示着其主人力量的不容小觑,“怎么转进来的再怎么转出去?嗯?”

  “不是说好要给我点颜色瞧瞧么,我主动来找你了,你倒是给我啊。”说着,郁霁露出一个迷之微笑,这个微笑很复杂,有嘲笑有怜悯又有点儿感同身受。

  似乎郁霁心中那股子因为宓寻话语中对齐朝阳的熟稔而产生的郁气还未散,因而他话很多,没了在宓寻面前的惜字如金,“这种台词虽然听着掉智商,但说着真的好爽,我现在有些理解你这种惯爱放狠话的人的心思了。”

  许是被那饱含复杂内容的笑给刺激到了,齐朝阳狠狠磨牙,以一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吐字清晰的“操.你.妈”三字回应,并伴随着一脚横踢,同时他上半身猛的用力撞向郁霁。

  郁霁有一瞬间的呼吸粗重,他后退两步,下半身躲开齐朝阳的攻击,膝盖免于受难,但上半身却是被实打实的狠撞了一下。郁霁往后趔趄一步,齐朝阳也没好到哪里去,由于惯性的缘故,他身体不自觉的往前栽,险些来个狗吃屎。

  但齐朝阳现在也不在意了,毕竟现在班里目睹这一幕的没几个人,他不需要像在食堂那样,找茬儿的时候,还要考虑姿势帅不帅的问题,索性不要形象,放飞自我,不求帅,只求赢。

  “呸!你算个屁啊跟爸爸玩儿这套。”齐朝阳站直身子,抬手随意摸了摸刚刚和墙面亲密摩擦过的半边脸颊,“我齐朝阳打过的架多了去了,跟我叫嚣,你算个什么东西。”

  似乎是嫌肥大的校服碍事,齐朝阳两下脱了校服,将之卷了两三下扔到桌子上,然后他突然一把抬起椅子,朝离得不远的郁霁冲了过去。

  郁霁微微拧起眉头,两手抓住另外两个椅子腿用力反推过去。

  打架似乎不知不觉拐去了奇奇怪怪的方向,两个高大男高中生竟是幼稚的玩起了改版的“顶牛”游戏,只单纯的比拼力气。

  齐朝阳咬着牙,使力使得俊脸充血通红,郁霁也是额角青筋凸起。

  原本回过神,想冲上来拉架的几个男生见此,都停了脚步,嘴巴微微张大,似乎不明白本该热血沸腾,甚至暴力约架的场面怎么好好的……就成了这种神展开了?!

  班里唯二的女孩子纷纷瞠目结舌,手虚掩着因惊讶而微张的嘴巴,原本酝酿出的高亢惊呼声这下是喊也不是,憋着不喊又难受。

  僵持了十几秒的样子,郁霁似乎力量更胜一筹,一腿后弓,双臂用力,连椅子带齐朝阳的推着一起后退。

  接近墙壁的时候,郁霁猛的推了一下,然后趁着那一秒的缓冲时间,以脚代手,长腿用力一蹬,duang的一下,那一瞬间的爆发力成功将齐朝阳再次摁贴上了墙。

  好巧不巧的,一个椅子腿挤到了齐朝阳不可描述的地方,几个同学只见校草这下子脸也不红了,倒是唰的一下白了下去。

  郁霁松了腿,椅子哐当一下掉落在地,险些又砸到齐朝阳的脚面。

  齐朝阳捂着某处,眼神愤怒的瞪着郁霁,嘴唇嗫嚅了两下,似乎是想再放几句狠话儿,可一张口就是因疼痛而倒吸的一口凉气。

  郁霁不厚道的笑出声,心想自己今天笑的次数可真不少。

  他耸耸肩,又扭了扭脖子,抬起大手,罩住齐朝阳的脸。

  后脑勺撞上墙发出的闷响,在场每一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有女同学担心校草会不会被磕傻或者磕出脑震荡,毕竟马上就要考试了。

  郁霁五指用力,齐朝阳一张俊脸被他掐的不复往日帅气,“别惹我。”

  声音平淡,但这次却无人会轻视那话的内容了。

  郁霁眉骨高,显得他眼窝有些偏欧美人的深,再搭上那高挺的鼻梁和浓重的眉,准确说来的话,郁霁的长相瞧着本该是有些凌厉的,偏那眼睑上有颗小痣,带着一股子多情温柔,如玉雅致的味道,这无形中又弱化了他长相的攻击性,使得郁霁深邃的五官富有神奇性——当他面无表情直视你的时候,那种扑面而来的气势,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家能养出的孩子。

  齐朝阳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

  他家条件不错,比一般家庭强上不少,但又算不得是所谓的“上流社会的有钱人”,但越是这种人家的人,越是会察言观色,越是会看人。

  看着郁霁离开的挺直背影,齐朝阳的拳头一直狠狠捏着,微微颤抖指骨凸出的样子,瞧着甚至有些吓人。

  随着郁霁一脚踏出九班教室的门,教室里原本被这场“新人与旧人的世纪之战”的不断反转给惊呆了的同学们终于回过神,有慌忙收拾被弄乱弄倒桌椅的,也有冲上来询问齐朝阳现在感觉怎么样的,譬如:校草(朝阳)你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啊,尤其是后脑勺,又或者耳不耳鸣,看东西眼花不眼花云云。

  齐朝阳阴沉着脸,摇摇头,眼里的神色却是不明。

  抛开不谈宓寻那宛如搞笑一般说出来的“择偶标准”,郁霁方方面面倒还真配得上宓寻,即便身为“前辈”的齐朝阳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这个空降环海的情敌确实配得宓寻的另眼相待。

  气势身手都不错,虽然平时不显山不漏水,一副【我是软柿子,我好好捏】的样子,但真认真起来,分分钟打的你跪下叫爸爸。

  齐朝阳平静着呼吸,慢吞吞的将校服又穿回身上,并拉好拉链。

  理智虽告诉自己不要再作死,但情感上还是想要“以卵击石”,看不惯那人,偏还干不掉那人,光是想想,就很堵心,像吞了苍蝇一般。

  操!还是好不爽哦!

  齐朝阳咬着牙,锤了桌子一下。

  另一边,郁霁放下校服袖子,慢悠悠的上楼,爬楼爬到一半的时候,身后传来凌乱的爬楼脚步声,并伴随着一句气喘吁吁的“郁霁”。

  郁霁回头,是三个男生,一个是自己的同桌,另外两个人则是他跟同桌的前桌。

  其实有一点是宓寻推理错误了的,不是没有人愿意搭理郁霁,而是郁霁懒得搭理别人,但似乎刚刚打完一架,精神还亢奋着,他这次倒是“平易近人”起来了。

  “一起走吧。”郁霁的同桌是个光头,似乎是因为其英年早秃,索性人家就一不做二不休的全给剃了。

  另外两个男生也附和,“一起走一起走,诶,中午你没吃亏吧,齐朝阳那人力气可不小,谁知道他今天不顾形象欺负新人啊,出乎人意料。”

  “这有什么不懂的,一看他那就是醋了,恼羞成怒,这才上门找茬儿的。”另一个接话儿。

  郁霁一愣,“什么意思?”

  光头挺震惊的,“你一个被找茬儿的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找茬儿么?”

  郁霁:“……?”他应该知道么?

  不过这话倒是提醒了郁霁,本来刚才他去找齐朝阳是想亲口听他讲为什么针对自己的,但打着打着他就给忘了...

  “嗨,都过去了,不重要了,反反复复不就是那几个原因,倒是齐朝阳战斗力不弱,之前被找茬儿,他就从没输过!”

  “被找茬儿?”郁霁挑眉,他以为以齐朝阳的尿性,从来都是不讲道理四处招欠的主,按理说应该是一直充当找茬儿的角色的啊....

  光头胡噜一把自己光亮的脑壳儿,“嗨,之前他跟宓渣男谈恋爱,没少被找茬儿。女生倒还好,没什么战斗力,那些虎视眈眈的男生才是重头戏。”

  “诶,你一提这我想起来了,就高三几班来着……就那个谁,刚开学那阵儿,他俩那架打得,惊天动地,俩人人脑子都快打出狗脑子了。”光头的前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了郁霁一眼,他讪笑了一声,“当时也是宓寻出来护犊子才算完的。”

  郁霁因着那句“护犊子”又陷入了一种微妙的情绪中,但也就一两秒的功夫,他便抓住了重点。

  “高三...班的哪个?”

标 签言情 渣男他又软又甜 宓寻 甜甜八块腹肌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