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被赐婚给了权臣言永宁莫冉_被赐婚给了权臣小蛮仙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95 ℃
被赐婚给了权臣言永宁莫冉_被赐婚给了权臣小蛮仙在线阅读

被赐婚给了权臣小蛮仙

小蛮仙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被赐婚给了权臣》是小蛮仙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康永侯府与定国公府两家原是死对头,侯府四小姐小时候还时常欺负定国公家的庶子莫冉,新帝造反继位,这庶子居然因辅佐有功一步登天位至丞相,当言永宁知道自己被赐婚给莫冉之后,婚前:嫁给他?除非我死了!我不嫁!谁爱嫁人谁嫁!反正我不嫁!婚后:我滴个老天爷诶!这是个什么绝世好男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被赐婚给了权臣》是小蛮仙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康永侯府与定国公府两家原是死对头,侯府四小姐小时候还时常欺负定国公家的庶子莫冉,新帝造反继位,这庶子居然因辅佐有功一步登天位至丞相,当言永宁知道自己被赐婚给莫冉之后,婚前:嫁给他?除非我死了!我不嫁!谁爱嫁人谁嫁!反正我不嫁!婚后:我滴个老天爷诶!这是个什么绝世好男人!

免费阅读

  “宫里何人会来?为了中秋之宴?”

  “你一会儿便知道了,起床罢。”他好声好气同她讲。丫头们知道她的作息,这会都还没起来呢。

  莫冉给她打了热水洗脸,又给她拿了衣裳。

  到底是何事?宫里头来人?来什么人?还来不及问,莫冉人已经出门了。

  因着早起,整个晌午她都有些昏昏欲睡。

  季雨薇的婚事被耽搁了下来,她的父亲,原内阁大臣已经被降职,极有可能被外派出去,皇帝定不会重用他了,这个人的官运算是到头。然而武将军有军功深受器重,故而宫里头的意思就是不允这门婚事,除非季雨薇愿做妾。

  言永宁听闻了此事发愁,正要派人去叫季雨薇出来。没想到国公府的大总管先跑来叫她,请她速速去前厅,宫里头来人了。

  她估摸着是宫里头中秋宴请之事,也并未有多紧张,小时候好几次同华月一道进过宫的。

  国公府的前厅里头站了好几个太监,为首的一个看着气度不凡,双手持一卷轴。常在佛堂的老夫人都已经跪下了,还有身怀有孕的李香画,和一众的女眷,男丁都跪下了。

  “丞相夫人,请跪倒前头来。”为首的公公道,语气是有些客气恭敬的。

  言永宁哪里见过这阵仗,不知是为何事,但是华月从小教导她遇事勿慌,她深吸一口气,大方得体地走过去,跪下。

  太监拉开手中丝帛卷轴,缓缓宣读,“承运诰命,丞相莫冉辅佐朕登基有功,雄才伟略,事必躬亲,在位整饬纲纪,为国为民。其妻言氏,忠勇大将军之女,侯府忠烈之后,贤良淑德,蕙质兰心......封其为一品诰命夫人......钦此。”

  这是言永宁这两个月了来收到的第二道圣旨,不,这道不算是圣旨,这道是诰书。太监将诰书交给她手上,“恭喜了,夫人。”

  她还未反应过来,整个人愣住了,还是旁人提醒以后,她才谢恩起身,总觉得腿有些无力,她、她居然被封未一品诰命夫人?

  久久无法回神。

  诰书就这么在她手上,昂贵的丝帛背面绣着云纹锦图案,是真的。在这屋子里,地位最尊贵的当属莫冉的祖母,她也是有诰命在身的,如今,国公府出了第二个诰命。众人皆未反应过来,待到莫冉的二叔亲自将太监送走。家里人才纷纷起身,有些茫然地看着言永宁。李香画的眼神里有掩盖不去的嫉妒,老夫人倒是笑逐颜开,

  “好好好,随我一道去祠堂,禀告先祖。”

  言永宁自然听话。

  等从祠堂回来,她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是好,抱着诰书回了侯府。马车载着她行了一路,她都没回过神来,脑子都是方才接旨的画面。这就是莫冉叫她早起的原因?早知如此她再打扮得得体些了。

  侯府也得了消息,早早在门口迎接她。侯府沉寂多年,许久都没这等荣光了,侯爷抹着眼泪,说若是弟弟和弟妹看到该有多好。

  言永宁刚从国公府的祠堂出来,就又进了侯府的祠堂。

  “我说什么了,我侄女嫁给莫冉准没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三叔乐呵呵道。

  “你可闭嘴吧,谁是鸡,谁是犬?”华月看过了诰书,“宁儿得封,不止是因那莫冉,还是因二弟的战功。”

  言永宁听着他们吵闹,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往后她可以更加嚣张跋扈了。而且,这次在贵女贵妇圈子里,也算是出尽了风头。

  晚上,莫冉听闻了消息,回来得早,看了一遍诰书,确认无误以后让人收了起来,“欢喜吗?”他问。

  “自然欢喜。”她难得同他好好说话,脸上神情灵动。

  “那你如何谢我?”莫冉追问。

  言永宁收敛了笑意,他要她放下架子谢他?按照她的脾性怎么可能,别过头嘴犟道,“这份尊贵,我不要也可以。”

  莫冉轻笑,“不是前几日还嫌我不能承袭爵位吗?”她总是不说实话。

  言永宁被他这种眼神看得心烦,起身要进里屋,他不让,伸手将人拉过来圈住。

  “放开我。”言永宁反抗,庶子就是庶子,一点君子风度都没有,别以为她因他封了诰命自己就会高看他一眼。

  莫冉咬着牙,无比亲近地在她耳边低语,“爵位算什么?我会让你享尽荣华富贵。你给我越多,我给你的也就越多。你想要什么,我便给你什么。”

  他这般的神情令言永宁怔住了,她问,“你想要什么?”

  莫冉的声音如春风般温和,夫妻俩像是在说着无关紧要的情话,他心情有些好,伸手拨动了她头上的发簪,“夫人你觉着,我想要什么?”

  言永宁摇了摇头,挣脱他的手,“我怎知道,还有,不许叫我夫人。”

  “好。”他放她走。

  她起身,理了理衣裙和头发,却发现进头上的金步摇不见了,再回头,东西在莫冉手里拿着呢。未等人发作,他起来走到她身边,身高的差距令言永宁微微感到压迫感,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他左手控住她的腰身,然后亲手将华贵的金步摇插在她发髻上,“命人开饭吧。”

  莫名其妙!言永宁回过神来,不自觉地去扶了扶那支步摇。

  第二日两人就一道进宫谢恩去了,新帝虽然是造反着上位,可是待他们二人十分和善,又叫言永宁去皇后宫里头坐坐。

  她自然听话。帝后本并非结发夫妻,皇帝还是太子之时,这位皇后还只是一个侧妃,只不过当年太子被废,侧妃同皇帝两人一道去了岭南,一番曲折,苦熬了二十年才登上了后位。

  “快起来,给丞相夫人赐座。”皇后欣然道。“往后啊,你要多来我这走动走动。”

  言永宁恭敬地答应下来,此时,皇后殿里还有另外一人,元端长公主,新帝的亲妹,始终一言不发,神情严肃。

  这位长公主可是圈子里不敢明面上议论的人物,当年先帝在时,她是先帝最疼爱的孩子,又是皇后嫡出,地位高贵无比。

  后来其母被赐死,太子被废发配岭南,同父异母的兄长恭王夺了皇位,她的地位自然也一落千丈,自请去了洛阳行宫十多年,这才回来。

  原先是要同镇南将军家的嫡幼子成亲的,婚事也就此黄了,孤身一人三十余载。造化弄人,如今新帝登基,元端长公主作为亲妹,自然又复起了。

  只不过她的性子清冷,不苟言笑,大家也不敢就此去巴结。言永宁原本同这元端长公主是没有什么往来的,自然也没过节,坏就坏在世家贵族之间嘛,总有些盘根错节的关系在的。

  这位长公主原先要嫁的镇南将军府,正是她的大伯母,侯夫人华月的母家啊。

  等元端长公主一走,皇后招言永宁到跟前说话。“你这个年纪,我本不该同你商量这些事情。”皇后又犹豫了一番才开口,“京城的才俊之中,可有人配得上元端长公主?”

  啊?啊?

  言永宁被问得发愣,配得上元端长公主?这是要为其择婿?她想了想,“长公主地位尊贵,臣妾一时间还真想不到有哪位能配得长公主。”

  “听闻,你的三叔还未娶妻?”皇后直接挑明了。

  她三叔言云显,哈哈,别的先不说,她三叔天天吃茶逗鸟,活脱脱纨绔子弟,况且两人的性子是南辕北辙,一个整日游手好闲,一个整日沉着一张脸,这两人能过道一块儿去?皇后可别说笑了。若是真的有什么相似的地方,那就是年纪相仿,且都未成亲。

  “臣妾的三叔虽然性子和善,可这么多年文不成武不就,长公主定然是瞧不上他的。”言永宁恭敬道。

  “要的就是性子和善,听闻你们下月就要迁宅,你办个乔迁宴,本宫做个主,那日你请三叔去,我让长公主代替本宫去给你们道喜。丞相夫人你就只管引他们认识一番,接着便不用管了。”

  啊?言永宁心中震惊,皇后这是心中早有了主意啊。她也不好违抗皇后的意思,自然是答应了下来。只不过心里头觉得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这两人要是能看对眼,那她也能看上莫冉了。

  新皇后真的是没有什么架子,拉着她诉苦,说原先命运弄人,元端长公主过了好些年苦日子之类的话,叫她务必帮这个忙。

  一直到莫冉上完了朝过来接她,皇后娘娘赏赐了好些东西放她走。出宫门一路上,遇见了几位大臣,各个朝着他们恭敬行礼,看着年纪都很大。

  “我要回一趟侯府。”她道。还未等莫冉答应,她就听闻马车外面有人道了一句,“武将军好。”

  她立马掀开了帘子去瞧,不远处,武将军一身武官官服,正同另外一位大臣说话呢。这人身材魁梧,孔武有力,五官端正,看着并不像是年近四十的人。

  好一会儿她才将帘子放下,“这位武将军长相尚可啊。”又要掀开帘子去瞧,一边的莫冉强行拉下车帘。

  言永宁刚要发作,就听莫冉道,“仪态。”

  就此作罢。“我要回侯府。”

  “一道回去。”他说。

  “哼。”她有些不快。

  季雨薇的父亲要被外派出去了,如今武将军再不娶她,她只能跟着过去受苦。言永宁问了她的意思,她还是想留在京城的,就算嫁给武将军也无妨。打听下来,这武将军人品性格都还好,除了年纪大了一些也没什么毛病,今日她帮季雨薇瞧了瞧,觉着真看不出年纪大,看着也是英姿飒爽。

  “这武将军到底什么意思?一会儿说娶,一会儿又迟迟不定日子,皇上既然不允这么婚事,武将军怎么不让人去退婚?这耍人玩吗?”

  莫冉出神琢磨着方才朝堂上的事儿。

  言永宁推了他一下,“你怎么不听我说话啊。”

  莫冉回过神来,看着她一脸不悦的神情,“你再说一遍,我方才没听清。”声音低柔。

  好啊,他就这么敷衍她的,“只说一遍。”每次自己问他一些事,他老端着不说。

  “停车。”言永宁没好气地吩咐道。

  她自行跳下马车,再也不要与莫冉同乘,独自往侯府方向走。莫冉也立即下了车,一路上跟着她,“别气了,上车。”

  “你别碰我!”言永宁几次挣脱了,依旧自顾自地走。

  “永宁。”有人叫她。

  言永宁一扭头,竟然是季雨薇。赶忙迎了上去,她整个人都憔悴了。

  “我明日就要走了,正要去国公府同你道别。”季雨薇看了看莫冉行礼。

  “明日?”言永宁不敢相信,“怎么这么仓促?”

  “皇上才下的令。”季雨薇道,“如今家里头这一团乱,我要赶紧回去,我母亲那儿还没收拾好呢,等到那地方我再同你写信。”

  “可、可、”言永宁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了,眼睛一湿,抓着季雨薇的手不肯放,“那往后她们再欺负我可怎么办?”

  贵女圈子里,有合得来的有合不来的,她同季雨薇总是站在一道互相帮衬的。

  “你如今的身份,她们敢欺负你?”季雨薇用袖子擦了擦言永宁的泪水,偏偏自己也要哭,“我要回去了,你自己多保重,等我给你写信。”

  ......

  从宫里头回来的路上,言永宁还想着告诉季雨薇说那个武将军人长得挺好的,如今这么快,她就要离开了?

  同季雨薇告别了一番,她也不想去侯府了,哭着回到了国公府,言永宁任性地脱了鞋往床上一躺,再也没说话,下人们瞧见了,只当二夫人又同二少爷闹了。

  到了晚膳时候,她还是不起来。莫冉坐到床沿,“饿不饿?”

  “走开。”她说了一句,声音里还带了哭腔。

  等等,突然想起来什么,言永宁下了床道梳妆台上翻了一番,从一个小盒子里拿出叠银票来,叫自己的贴身丫鬟进来,“去,给季小姐送去。”

  小丫鬟应下。言永宁又上了床,背着莫冉躺下。

  “饭菜要凉了。”他道。

  “我不想见着你,你走开。”

  莫冉无辜,“迁怒,不好。”

  “本就是你的错,若不是你们这群......”言永宁撑着床榻起身看向他,神情激动,眼神里带了些怨恨,眼睛红红的。

  这群乱臣贼子!

  因着她这句话,屋子里安静了下来,窗外头天色暗沉沉的,乌云密布不见星月,秋日的丝丝凉风透过窗子吹进幔帐里头。

  言永宁有些冷,她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罢了。”莫冉沉声道。

  当年太子被废,好几个家族也遭此命运,有的昌盛了几代一夕之间被灭了全族。如今,燕还巢,世家贵族的洗牌才刚刚开始,皇帝这才发落了一个内阁大臣,而且还是仁慈的。

  他起身,身形将背后的光线遮得严实,幔帐之内暗淡了下来。言永宁侧身坐在床榻之上,眼眸含着泪光,倔强地仰头看着他。

  对视片刻,莫冉转身走了。言永宁独自坐在床榻上,早晨梳好的头也有些乱了,一想到季雨薇要走,她便难受极了。

  又过了会儿,她靠在床头,低头绣着那副要送给季雨薇的鸳鸯枕套。莫冉手握装着饭菜的小瓷碗在她身边坐下,递到她跟前,有点示好的意味,“别饿着自己。”

  她不肯接,别过头。

  官场之上雷厉风行、令人生畏的丞相大人此时在美人榻前放下架子,舀了一口饭,递到嘴边,“吃饱了再生气罢。”

  “让我饿死算了。”她看着娇柔,性子特别倔强,别过头朝着床里面,洁白的耳垂上一点子通透的耳坠子轻轻晃荡着,几一缕碎发掉落下来,修长的脖子弧度优美,衣裳被丫鬟们用熏香熏过,淡淡的檀香。

  莫冉收回手中的一勺饭,上头有他挑好刺的鱼肉,他又低头看了一会儿手里的小瓷,“明日早朝过后,我同皇上去说。”

  “嗯?”这轻不可闻的一句终于引得言永宁回头。“去说什么?”

  “求皇上给武将军和季雨薇赐婚。”他道。

  其实这件事,他不方便插手,本就与他不相干。武将军似乎是真的喜爱季雨薇,只是几次同皇帝开口都被驳回了。

  “真的?”言永宁终于露了点笑容,

  莫冉起身,“过来用饭。”

  这下言永宁听话了,下床穿了鞋就跟在莫冉身后,“会有用吗?”

  “试试。”

  这样一来,事情还有些希望。言永宁提起筷子,“那可说好了,你明日不要忘了这事。”可惜今日天色晚了,不然今日去说更好。

  她一改方才的态度,还夹了菜到莫冉碗上,这会儿看着他倒是顺眼了些。莫冉瞧着饭碗上的菜皱眉,这女人还有两幅面孔,方才还卧在床榻上伤心的模样,他是不忍心才这么说的,否则他也算百官之首,平日里只同皇帝谈论政事,如今为了她竟说道别人家的婚事去?

  晚上睡觉的时候,言永宁还特意给他留了一大半的床,丞相大人洗漱完毕拿着本泛黄的古书上了榻。

  言永宁凑过去,“你明日可别忘记了。”

  “唔。”莫冉翻开古书,她身上的寝衣被香熏过,靠得这么近乱人心神。

  “你不会明明没有同皇上说,却回来诓骗我说皇上依旧不允吧?”

  莫冉低头去看她,言永宁离他很近,真的很近,近到他能闻到她身上的淡淡馨香,近到他能看见她衣襟里头若有似无的白皙,她却恍然不知,睁着大大的眼睛看他。

  “嗯?”她微微侧过头,要他回答。

  莫冉靠到床头木板上,垂眸凝视着她的脸,暗自咬牙说了两个字,“不会。”

  “那你说,皇上他有多大可能会允许武将军娶季雨薇?”言永宁浑然不知莫冉在忍些什么,又凑上前去,因着近几日莫冉规矩,她心里头对他已经全然没了防备之心。

  莫冉却突然掀开了被子下床去。

  “诶?你去哪里?”言永宁喊道。

  丞相大人去冲了个冷水澡回来,将油灯灭了,又回床上睡。言永宁这边等着继续问他呢,等他一上来,就又凑到他耳边,“你行不行啊?”皇帝会听他话?

  行不行?

  黑暗中莫冉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不试试怎知道行不行。”

  “那你一定要试试啊。”她声音轻柔地在他耳边道。

  试,他将来一定试。


标 签古言 被赐婚给了权臣 言永宁 小蛮仙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