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穿成女配后她咸鱼了陈静如萧宸_穿成女配后她咸鱼了灿渃坤木在线阅读

xiaoshiyi 2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42 ℃
穿成女配后她咸鱼了陈静如萧宸_穿成女配后她咸鱼了灿渃坤木在线阅读

穿成女配后她咸鱼了灿渃坤木

灿渃坤木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穿成女配后她咸鱼了》是灿渃坤木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陈静如一朝穿书一本书里,成了个白月光的替身,在书中,白月光替身为了得到男主,那简直是要生要死,对这剧情,陈静如想嗤之以鼻,呵呵,白月光替身?爱谁谁?反正不是她,只是这男主是不是拿错剧本了,怎么抱着她不放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穿成女配后她咸鱼了》是灿渃坤木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陈静如一朝穿书一本书里,成了个白月光的替身,在书中,白月光替身为了得到男主,那简直是要生要死,对这剧情,陈静如想嗤之以鼻,呵呵,白月光替身?爱谁谁?反正不是她,只是这男主是不是拿错剧本了,怎么抱着她不放了??

免费阅读

  黄大家此话一出,真如王炸一般,堂中顿时一静。喜者有之,惊者更有之。

  尤其是潘氏仿佛被卡住了脖子一般,一时说不出话来。黄大家此言可是跟她接到的消息大是不同的,她架子都搭好了,黄大家突然来这一出,可真是让她后面的动作难以继续了。

  潘氏好容易挤出笑容:“黄大家此言当真?”

  黄大家轻飘飘的回了个眼神:“三太太可是要证据?”

  潘氏讪讪一笑:“黄大家为人我们自然是信的过的,不过,黄大家能证据确凿,也可更让人信服的。”

  黄大家淡淡道:“既然三太太要见,那我这就传人过来。”

  黄大家随即抬手吩咐:“紫烟,去传人过来。”

  紫烟答应一声,正要动身,陈添珩却是出声了:“不必了。黄大家为人一向高洁,自是不会莫名撒谎的,此事有黄大家的话也就尽够了。”

  啊?陈静如私会外男的事情,就这么简单的就结束了?

  潘氏甚是不甘,很想再努努力给陈静如盖盖帽子,可陈添珩格外冰冷的警告眼神压过来,她到底没敢再振声了。

  盖棺定论之后,陈添珩接着眼含厉色的扫视一番:“此事就此打住,休得再提。如有人胆敢再非言非语,严惩不贷。”

  陈添珩说严惩不贷不是口头说说而已,警告的话音刚一落,接着就指着跪在地上的常婆子大喝道:“来人,将这个胆敢诬陷主子,不忠不义之徒给我拖出去打二十大板,如还有命在,远远的发卖了去。”

  什么?看着眼前的神转折,陈静如咋舌不已,原本以为今日为此必有一场恶斗的,却不妨如此轻松的就结束了。陈静如一时还有点恍惚。

  随着陈添珩的话,很快就有人进来要拖常婆子出去。

  常婆子吓的魂飞魄散:“老爷饶命!三太太救命啊。”

  常婆子不叫还好,这一叫却是将潘氏吓的不行,连连摆手:“赶紧拖下去,拖下去。”

  潘氏如此干脆的断尾求生,陈静如看得感叹不已,这可真是丝毫不带不拖泥带水的,只是不知道常婆子愿不愿意就这样被她抛弃。

  陈婆子自然是不愿意的,好家伙,此时被拖走哪里还有命在?见三太太不但没有帮着求情,还一迭声的让人将自己拖走,常婆子是拼了命的往潘氏那里扑:“三太太,三太太救命啊。您说了,今日只要老奴按你说的做了,必是......”

  “狗奴才,竟敢污蔑于我。真是胆大包天,怪道方才还敢污蔑我静如侄女儿,真真儿的不可饶恕。赶紧拖走,拖走。”不待常婆子说完的,潘氏又是狠狠一脚踢了过去,好家伙,哪能让你说的,还是赶紧拖再去打死了事。

  如潘氏所愿,常婆子很快被堵了嘴拖了出去。

  出了如此这般事情,堂中空气甚是紧凝,潘氏也坐不住了,忐忑不安的对陈添珩请辞:“大哥,都怪这奴才胡乱攀咬,差点诬了静如,今日真是大是不该。既然此事已明,我再在这里也是多余,我就先走了。”

  陈添珩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挥挥手道:“罢了,有好些个事,我也不好跟你说的,你且先去吧。三弟回来之后,让他到我书房来一趟,我必是要好好跟他探讨一下今日之事。”

  什么?大哥要叫自家老公陈添德问话?这哪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可辩驳是不敢辩驳的,大哥能什么都不问的让人将常婆子拖走,已然是留了天大的脸面给她的。潘氏惨白着脸走了。

  方才的变故,让屋里的空气变得很是紧凝,潘氏走后,屋里一时很是静寂。

  潘氏走了,刘嬷嬷还在这里。陈添珩看看留在这里的刘嬷嬷,问道:“刘嬷嬷今日前来可是有事?”

  被点名的刘嬷嬷淡定的对着陈添珩俯身一礼:“回大老爷的话,老奴今日前来,确实有事。”

  陈添珩点点头:“嬷嬷请讲。”

  刘嬷嬷道:“大老爷,老奴今日乃是奉老太太之命,前来有事相问二小姐。”

  陈添珩继续点头。

  刘嬷嬷转向陈静如:“二小姐。敢问二小姐,为何无故重罚陈嬷嬷?”

  这道真题,陈静如真是等了好久了。

  现在终于来了。陈静如自如的答道:“刘嬷嬷此言差矣,陈嬷嬷今日此举乃是为老太太祈福而做的,怎能说我罚她呢?莫非是因为她对我行礼一事?此事,静如还真是抱歉了,陈嬷嬷今日确实在我的提醒下对我行了礼。如若是因为刘嬷嬷觉得此事静如做的不对,那静如就领罚了。”

  刘嬷嬷一噎,这奴才对主子行礼乃是天经地义,怎可因此说二小姐错了的。不过,老太太身边的头号嬷嬷功力自然是不凡的,刘嬷嬷很快反攻了回来:“二小姐误会了,关于行礼此事,如陈嬷嬷确有不当之处,还请二小姐看在老太太份儿上不要过多计较。此事我们就不过多讨论了,今日老奴要问的是,二小姐为何无故罚陈嬷嬷的跪?”

  “二小姐,请恕老奴直言,陈嬷嬷毕竟是老太太房里的人,二小姐就算有所不满,禀了长辈,再行处罚也不迟。何况陈嬷嬷年事已高,这一跪一个时辰的,身子骨也吃不消,我们府中一向讲究慈和,就是老太太素日里对家下人等也甚是宽和,二小姐今日此举恐怕多有不当之处。老太太自然是要跟二小姐问个明白的。”

  对方的议题已然抛了出来,陈静如自然接招。

  陈静如面露悲泣的看着陈添珩道:“父亲,您可一定得为女儿做主哇。这陈嬷嬷甚是可恶,为了陷害女儿无所不用其极。今日之事女儿从未有任何的胁迫于她,跪是她自己主动下跪的,当时她跪下时,女儿还曾劝她起来的。”

  “可当时她执意不肯,说是她要让我看看,怎样才是诚心的给老太太祈福。过后,又跟女儿说了一大通,说为着老太太,她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陈嬷嬷一再表示,愿意随我去家庙给祖母祈福的。父亲,女儿当时就想,既然陈嬷嬷如此坚定的要去老家家庙为老太太祈福,我动身去外地给祖母祈福之时,一定得让陈嬷嬷得偿所愿,毕竟陈嬷嬷一片为主之心,我怎能不成全?”

  “可不曾想,她现在竟然如此陷我于不义。陈嬷嬷诬陷主子视为不忠,言而无信视为不诚,为主子祈福竟然掺杂报复之心,视为不义,如此不忠不义之辈,让她留在老太太身边,让我等做儿孙的实在是不放心,还请父亲重重惩处如此不义之奴,以儆效尤。”

  “父亲,今日女儿屡遭人陷害,实在是难受的紧。”陈静如捂着胸口,悲泣不已的结束陈词。

  刘嬷嬷听傻了,这二小姐是个狠人,听听她说的话,她是死都要拉陈嬷嬷垫背啊。看来,老太太借由陈嬷嬷打压二小姐恐怕不能够了。

  陈静如的话,陈添珩听懂了,尤其是最后的话语,可真是话中有话。陈添珩目光一闪,很是多看了陈静如一眼,这一眼看去,仿似有点不认识这个女儿了。眉眼还是那个眉眼,但气质却是跟平日里怯懦的样子大相径庭。想想今日自己之所以来这里的事情,陈添珩思忖不已,莫非日后要另眼相看这个女儿?

  陈静如稳稳的接住了陈添珩的眼神。

  陈添珩捋了把胡须,对刘嬷嬷道:“刘嬷嬷,你即刻安排人收拾一下,今日就送陈嬷嬷去容溪家庙。此事我过会子亲自去给老太太陈情。”

  陈静如大是意外,本来以为可能要再费一番唇舌的,却不曾想,陈添珩竟然如此爽快的就答应处置陈嬷嬷,这可真是奇了。

  刘嬷嬷整个人都冻住了。大老爷这是什么意思?

  本来以为的不过今日打压二小姐的想法可能不成了,却不曾想,大老爷这是直接要卸掉陈嬷嬷这个马前卒。

  刘嬷嬷僵硬的答应着退了出去。

  兴师问罪的正主儿都走了,众人也皆都散去。

  陈静如也累极了,恨不能倒头就睡。可不行,陈添珩还在这里呢。

  陈静如很是有些奇怪,相信以原身在陈添珩心中的地位,以及原书中,陈添珩毫不犹豫的将原身送到容溪家庙之后不闻不问的冷漠,这些都不足以让陈添珩今日来为自己张目的,可他今天偏偏来了,虽然,这张目也是做一半的留一半,到底他还是做了。这可是跟原书中有极大出入的。

  陈静如静静的等着陈添珩说话。直觉告诉他,陈添珩接下来,必是要跟自己说去向的问题。

  果然,陈添珩慢条斯理的撇了一阵茶杯里的沫儿后,对陈静如道:“恐怕你知道,今日过后,你必是不能再留在府里的,所以你才毫不留情的还击了回去。”

  陈静如摇摇头:“父亲此言差矣,你知道,我留了情的。”

  仿似意料之中,又仿似意料之外,陈添珩目光甚是复杂的问陈静如道:“何解?”

  “三婶,三婶的事情,我可是顺了父亲的意思没有穷追猛打。父亲,女儿不忍父亲为难,父亲是否能满足女儿一二心愿呢?”陈静如定定的看着陈添珩道。

  陈添珩轻轻放下茶碗:“容溪别庄如何?”

  什么?容溪别庄?陈静如真是惊讶至极。

  容溪别庄?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在陈静如先前谋划的去处中,这一处陈静如也不过是艳羡不已的想了想而已,没曾想,现在陈添珩竟然如此大方。如此一来,她先前做的如果万不得已的逃离计划也暂时用不着实施了,如此兵荒马乱的年代,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以免才出虎口又入狼口的。

  这别庄在原书中可是有仔细描述过的,外有护城河,内有护庄家丁,说是一个庄子,实际上跟个堡垒也差不多,乐安变乱之时,陈家还举家去那里避了好久。而现在,那个庄子除了一群家仆,也没有主子。自己如果去了,那不就天高皇帝远可以好好的休养一阵,也满足满足自己前世今生做咸鱼的梦想。

  如此去处,陈静如自然是无不可的。陈静如大是兴奋的答应着:“多谢父亲。女儿感激不尽。”

  陈添珩目光复杂的看了眼喜形于色的陈静如,仿佛有话要说,但最终不过叮嘱了几句:“明日去跟你娘商议一下出门用的东西。这两天你好好休养一下,后日就动身吧。”

  陈添珩一抖袖子走了。

  一直站在门边儿大气不敢出的明月,见老爷走了,这才敢凑上前来。

  看到明月,陈静如才想起一件要紧事:“明月,先前你去了哪里?”

  明月等的就是自家小姐的这问话,立马突突的说了起来:“我还正要跟小姐说呢,今儿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小姐回来后还没醒,老太太那边就来叫人了。我还以为是老太太关心小姐怎样了呢。可是去到那边,也没人问话,就一劲儿的让我做事,做了好半天也不让我走,可是把我急坏了。”

  “好容易让我回来了,可屋子里都是人,老爷他们都在,我也没敢进来打扰,就一直在院子里等着。方才人走了,我才进来的。”

  陈静如静静的盯着明月,看明月一脸不知所以的样子,陈静如放心了一点,看来,今日明月果然是被人支走的,而不是......

  好了,身边最贴近的人暂时没有问题,去处也搞定了,陈静如终是松了下来。陈静如歪倒在了榻上。

  明月看着自家小姐那恬静美丽的容颜,心里叹气不已,小姐这才回来就又被送走,落到别人眼里还不知道怎样想小姐呢。

  陈静如要去容溪别庄的消息很快传了开来。

  陈静如原本就是要被赶出陈府的,现在不过是由先前传的家庙改为容溪别庄罢了,总归还是要离开陈府,对这个消息,其实不用意外的。

  但是,让人甚是意外的是,这平日里看着不显山不露水的二小姐,现如今临走前,竟然如此有魄力,成功的拉下了陈嬷嬷不说,还狠狠的打脸了三太太。

  昨日大老爷判了陈嬷嬷去容溪家庙,老太太叫大老爷过去说话过后,大家原以为二小姐惨了,可结果,结果是陈嬷嬷一家昨日连夜被发配到西北苦寒之地去了。

  接着三老爷被大老爷叫去一趟之后,潘三太太身边的几个得力丫头婆子都被打发了,听说昨晚三房院里闹了半夜。还听说啊,一大早儿的,三太太就带了不少的东西去了大太太的引安院赔罪去了。

  府里众人议论纷纷,而与此同时,凝兰院更是门庭若市,日后啊,陈琬琰这个大小姐的位置再是无人能比的了的,还是赶紧烧热灶去。

  对此热闹景象,陈琬琰很是谨慎的告诫了一番身边的人谨言慎行,不可轻狂。

  对此凝兰院众人深以为然,二小姐这马上被送走了,大小姐的地位更是稳固了,这节骨眼上可是千万不能出岔子给大小姐招黑的。

  训诫完,陈琬琰吩咐大丫头云帆道:“将上次祖母赏我的八宝琉璃凤钗拿出来,还有,再拣两匹云锦带上,随我去引安院。”

  陈琬琰到引安院的时候,陈静如正在跟曹夫人清点出门的东西。

  曹夫人一边清点一边叹气:“都是为娘没用,护不住你。从小儿将你弄丢了,让你吃了多少苦去,现在才回来又要走......”曹夫人说着说着哽了喉咙。

  陈静如最是见不得这一副美人落泪的样子,赶紧劝道:“母亲,之前的事乃是意外,那时候兵荒马乱的,也怪不着谁的,母亲就当是天意如此吧。何况,我现在不是好好儿的么?至于现在,不瞒母亲说,去了容溪别庄也挺好的,母亲放心,我自小在乡下长大,这去了那边儿,说不得比府里还好。”

  一听‘乡下’,曹夫人眼泪顿时落了下来。陈静如赶紧心头滴汗岔开话题:“母亲,你不是说父亲赏了不少东西给我么?在哪儿呢?我们赶紧看看用不用的上。”

  曹夫人慢慢收了泪:“看看我,说着说着,差点说偏了。你明日就要走了,我们还是赶紧收拾你出门的东西是正经。”

  有了昨日陈添珩出人意料的表现,今日看到曹夫人递过来的数量不少的毛皮绸缎等物,以及金银珠宝等物,陈静如也没多诧异的,全部照单全收,出门在外,有了银钱膀身,才能有底气。

  不过,虽然先前已经诧异过了,但陈静如还是难免心有疑惑,这陈添珩送东西这一幕,在原书中可是没有的。

  陈添珩对原身有多冷漠,书中虽着墨不多,但也看得清清楚楚。原身去家庙也好,受尽磨难也好,亦或是最后被人做局给陈琬琰挡了灾也好,他都没什么反应,不过就是原身死后叹息了一声而已。但凡他对原身有那么一些慈父关心之情,原身也不会过的如此凄凉。

  可他现在,不光是主动将去家庙改成送自己去容溪别庄,还给了这许多东西?

  想着昨日、今日这种种,陈静如诡异的想,这陈添珩不是被穿了吧?

  陈静如摇摇头,赶紧将自己这诡异的想法摇了开去。

  母女俩正清点的热闹的时候,陈琬琰进来了。

  曹夫人温柔的笑道:“琬琰来了,过来坐吧。”

  陈琬琰走了过来,行过礼后,接过丫头手上的东西亲手递给陈静如:“二妹妹远行,姐姐甚是不舍,这些个东西,就当是姐姐我聊表心意了。二妹妹且请收下吧。”

  女主送东西自然是不可推却的,陈静如赶紧收了下来:“姐姐厚爱,那妹妹就却之不恭了。”

  一听这话,陈琬琰眸光一闪,旋即笑道:“很是,很是,我们姐妹之间就不必客气了。”

  好一阵姐妹情深的叙话过后,陈琬琰方才起身告辞。

  看着陈琬琰远去的背影,陈静如斟酌了一下对曹夫人道:“母亲,我走之后,在府中,你还是一切如常,不要思虑过甚,尤其是对大姐姐,你该是要一如既往。”这是女主啊,千万不能慢待的,不然,会很麻烦的。

  曹夫人柔声道:“这我知道的。何况琬琰本就是在我跟前长大的,虽然没有生她,但毕竟是我养大的,这份儿情也不比生她一趟来的少。自知道你后,我对她也没有丝毫的怠慢,甚至,还有更好些。毕竟,这事儿,她也无辜。”

  陈静如叹息不已,这曹夫人可真算的上是大善大爱之人,对陈琬琰真是一点不掺假的。可惜,就是这样对女主好的不能再好的人,结果,结果,也是为她而死了。

  想到这里,陈静如心里陡生戾气,莫非,她们的存在,就是为着女主牺牲的?

  不过一瞬,陈静如的不顺也就消散了,算了,不忿也无法,总归自己这些配角不是作者亲生的。何况现在这些也并未有发生,总不好为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去苛责别人吧。

  陈静如跟曹夫人说了一阵后,起身告辞:“母亲,女儿先行告辞了,我要去一趟黄大家那里。”

  曹夫人生性善良柔弱,但不代表她傻。昨日黄大家做的事儿,对静如来说,当是大恩,该是要好好谢谢的。曹夫人点点头:“你去吧。”

  陈静如来到黄大家的院门口。紫烟迎了出来:“陈二小姐来了?陈二小姐请。”

  陈静如进门,黄大家正自顾自的坐在桌前自己跟自己下棋。

  陈静如上前:“学生见过黄大家。”

  黄大家放下手中的棋子,淡若的道:“你来了。请坐。”

  陈静如没有坐下,而是深深一礼:“学生今日前来,是要好好谢谢老师的。昨日之事,如若不是老师有心维护,学生恐怕......”

  黄大家摇头:“陈二小姐不必谢我,我不过也是受......”

  黄大家截住了后面的话,定定的看了眼陈静如,摆摆手:“罢了,不说这些了。你坐吧。”

  陈静如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她下棋。

  “你昨日为何不趁胜追击,一举拿下潘三太太?”黄大家轻轻放了一颗棋子后,突然发问。

标 签穿越 穿成女配后她咸鱼了 陈静如 灿渃坤木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