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重生之来日方长全文免费_晏阳盛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33 ℃
重生之来日方长全文免费_晏阳盛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晏阳盛沅最新章节

火烈鸟说他不高兴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火烈鸟说他不高兴最新创作的小说《重生之来日方长》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以晏阳盛沅为主角,讲述了一段重生之后两人的甜蜜日常,全文讲述的是:晏阳上辈子极为凄惨,不仅自己孤独死去,在死的时候还连累着父母车祸身亡,重活一世,他誓要改变一切,却发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青梅竹马的盛沅…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火烈鸟说他不高兴最新创作的小说《重生之来日方长》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以晏阳盛沅为主角,讲述了一段重生之后两人的甜蜜日常,全文讲述的是:晏阳上辈子极为凄惨,不仅自己孤独死去,在死的时候还连累着父母车祸身亡,重活一世,他誓要改变一切,却发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青梅竹马的盛沅…

免费阅读

  武寒山上三天两夜过得很快,盛沅在暮色里,拉着羞赧的晏阳躲在无人的野地里,终于得偿所愿地抱着他的小宝贝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美妙幸事。

  然后晏阳很不幸地感冒了。

  盛沅非常自责,安安分分再不敢有丝毫逾矩,一切以晏阳身体为重,倒是把晏阳馋地有些受不住,两个人点到为止,并不敢做完全套。

  接下来的行程里两个人哪里也不去,就腻在酒店里温存闲聊,盛沅尽职尽责督促晏阳吃药,照例还是一个吻一口药,黏腻地不像话。

  好在盛沅准备地充分,吃了两天药,晏阳沉沉睡了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家里了。

  晏阳擤着鼻子,昏沉沉的脑袋此刻也清醒了过来他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盛沅。

  他有些无聊,白嫩嫩的大腿不安分地从被子里逃脱出来,他再三确定盛沅不在外面,才偷偷摸摸,半跪在床上,撅着屁股,去拿藏在暗处的糖果。

  也许他是掏地太过专心,直到被人一巴掌打在屁股上,晏阳都有点回不过神了,呆愣在当场。

  盛沅甫一进门,就被眼前诱色可餐吸引住了心神,大手爱不释手地揉捏着颇有些波荡感的浑厚的臀瓣,低声道:“别找了,还想背着我偷偷吃糖,牙不想要了?”

  晏阳理亏,眨着雾蒙蒙的眼睛,把他的手坐在底下,仗着自己还在病中,企图用美色贿赂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他这次。

  盛沅强压住躁动的情绪,一用力,托着晏阳的身子压在自己胸腹处,毫不客气地又打了他屁股一下,狠狠啃了他的唇瓣一口。

  “这次先放过你,把裤子穿上,出来吃晚饭了。”

  晏阳装出可怜兮兮的小表情,乞求怜爱:“难道不应该你端到我的床前,喂我吃吗?”

  盛沅忍了忍,用被子把他包得结结实实,恶狠狠道:“等着,小祖宗,喂完你,好在床上喂饱我,今晚你也别想下床了!”

  晏阳心头一跳,却故意做出娇羞和拭目以待的模样,惹得盛沅下腹起火,差点都要不管不顾扑上来了。

  其实晏阳知道盛沅只是说说而已,并不会做些什么,盛沅比任何人,甚至包括晏阳自己,都要珍惜晏阳的重生,他们错过了一辈子,这一次,再也不会错过了。

  大花扑在疾风的背上,踩了踩奶,一会儿又没有兴趣了,转而去咬黑背的耳朵。

  疾风好脾气地任他啃咬磨牙,只有秦大哥发出口令,才会如迅风般疾窜出去。

  晏阳在逗猫,大花被他挠下巴挠地舒服地直呼噜,蓬松的尾巴左一下右一下扫过地板。

  盛沅戴着口罩,整理好被手套扎紧去的袖子,任劳任怨给大花铲屎。

  晏阳把大花伺候地摊成一地猫饼,才走过去想帮盛沅一起清理猫砂盆。

  盛沅皱眉,眼神示意他别过来,继续倒好新的猫砂。

  晏阳只好去给大花泡宠物奶粉,大花舔了舔猫食盆的奶,支楞着耳朵,朝门口“喵呜”了一声,没听到外头有回应,又低头咬着猫食盆,慢慢向外拖去。

  晏阳目送着大花艰难地朝外头走,有些疑惑,呢喃道:“大花这是想去外头住?怎么从我们回来了以后,都不爱黏我了?”

  盛沅收拾完,顺便给家里的地毯也消消毒,闻言不禁想笑出声了,不黏才好,也算那只黑背有本事,勾搭了一只小公猫给他当小媳妇,也省的大花有事没事来坏他们的好事,就只为了这个,也该给秦牧涨工资,给疾风加餐,唔,也给大花买点小玩具,俩个小家伙最好住一块儿,别回来打扰他们过二人世界。

  盛沅倒不敢明说,含糊道:“孩子总要长大的,不黏你自然是大花懂事了,你看他和疾风处得多好?睡觉都要睡在一块儿。”

  晏阳顺着他的眼神往外看去,果然,疾风在大花后头追着他玩,两个小家伙没了约束就开始糟蹋草地,滚成一团。

  晏阳点点头,有点忧愁:“疾风倒是比之前要活泼多了,只是大花又得洗澡了,瞧他那一身,全是泥巴!”

  盛沅揽过他的肩膀,笑道:“哪里劳烦少爷您来动手,给大花洗澡这种小事,交给小的就是了。”

  晏阳笑道:“说好是我们俩一起养猫的,结果铲屎的是你,洗猫的是你,我就逗逗大花,纯洗猫就好了……”

  他像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转头犹疑地问盛沅:“大花都这么大了,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他做绝育了?”

  晏阳私心里觉得这样对大花不公平,还没女朋友呢,就再也拥有不了做男人的权利了,又觉得绝育才是对家猫负责,一时有些摇摆不定。

  盛沅汗颜,眼神朝外面压在大花身上做极速运动的疾风看去,心说,不必了吧,有疾风在,我们也不好插手这种事情。

  他笑笑,轻描淡写道:“再说吧,大花这么多年都这样过来了,何况现在也不需要了。”

  晏阳没有注意到外头的异动,有点茫然:“为什么不需要了?”

  盛沅无奈于他的迟钝,只希望他知道真相后别太惊讶,故意转移话题道:“别说大花了,你自己的事情也要先捋捋清楚。”

  晏阳更迷惑了,他?他还能有什么事?

  盛沅意有所指道:“家里离Y大又不远,军训的时候,你跟我一起回来住就是了,做什么要住在那里?”

  最重要的是,一个男生寝室,最少都有一个室友和晏阳同住,盛沅连晏阳和别的男人多说一句话都会吃醋,怎么放心他和一个陌生男生一起住一个来月?

  晏阳抱住他的腰,埋头在他胸口,撒娇着求他:“好哥哥,我从来没有住过宿舍,你就让我去嘛?就一个月,军训结束了我就回来了,你每天还是可以来看我的嘛!”他抬起头,晶晶的眸子里藏着钩子,想拉他沦陷,“更何况我也不想让大家觉得我不合群,你不会这么霸道,连朋友都不许我交了吧。”

  盛沅咽下那句还未说出口的“我就是这么霸道”,思来想去,终于还是同意了:“可是我舍不得你,我每天不抱着你就睡不着,你能舍得?”

  他眼神里尽是“你敢说舍得就试试看”的威胁意味,晏阳只好轻声哄他:“自然是舍不得了,但是小别胜新婚嘛,回来了你想怎么样我都随你,好不好?”

  盛沅神色不禁一动,凑到他耳边低声道:“都随我?”

  晏阳豁出去了,红着脸,点了头:“都随你!”

  盛沅眼中暗色愈加深沉:“我想看你穿那件黑色的和我……”

  晏阳臊得推他一把,双手抱胸,连声拒绝:“不行!你换一个!”

  盛沅“哼”了一声,不肯让步:“就这个,你穿不穿?”

  你不答应我有有法子让你穿上,盛沅心里打着小算盘。

  晏阳在他的胁迫下,只好委委屈屈签下了不平等条约。

  盛沅满意了,上前在晏阳额头上亲了一口,心情愉快地去继续打扫卫生了。

  晏阳心里苦,晏阳不说。

  两个人在家里过了半个多月没羞没臊的日子,盛沅才带着晏阳去采买一些军训时需要用到的东西。

  盛沅还是有点不放心让晏阳和一个不知根底的男生住在同一屋檐下,他悄悄找了宿舍管理员要了晏阳这一届的名单,又去联系了有认识的同学,知道和晏阳同住的,是一个文秀的男孩子,有个从高中开始就交往的女朋友,人也比较温和安静,不爱惹是非,这才放下来。

  “防晒一定要抹,你别忘了你一晒久了,皮肤就容易红,军训那都是在太阳底下暴晒,你给我把防晒霜和藿香正气水都带好了,有不舒服就请假,别逞强,我会担心的。”

  盛沅如同老妈子附体,临近开学前几天,就把什么东西都给他备好了。

  晏阳点点头,心里又是温暖又是甜蜜,他踮起脚偷吻了盛沅的侧脸一下,不舍道:“阿沅,我好舍不得你!”

  盛沅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不舍得我还要离开我那么久,小骗子!小没良心的!”

  晏阳吐吐舌头,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两条腿勾着盛沅的腰,连人一起倒在床上。

  “妈妈说小舅妈和我小舅离婚了。”

  盛沅摸摸他的头,静静地听他说话。

  晏阳情绪不太高,嗡声道:“是我小舅对不起她,小舅妈没有要妈妈给她留的房子,只想带着儿子回家里去……”

  盛沅温声道:“你小舅妈应该也是想离开伤心地,你别自责,是他们自作自受,不干你的事。”

  晏阳蹭了蹭他:“我没有自责,很奇怪,我甚至觉得我小舅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任何人原谅,我只是觉得,人为什么要这么不满足呢?我小舅妈操持家务,为他生儿育女,一个女人一生中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一个男人,可是那个男人不肯珍惜,他直到最后被关进监狱里,想的还是他藏在外头的小三……”

  “我只是为我小舅妈不值得。”

  盛沅抱紧他,抚着他的背,一下又一下:“总有人心里面空荡地妄想装满任何可见的东西,他们与我们不同,即使得到再多美好,都没有延续的能力。”

  “而我,只要你一个就已足够,你已然是我的全世界。”

  余年是这一届Q大新生,他长得普通,勉强一点能算清秀,典型的南方娃子,有一个相恋三年多的女朋友。

  小余觉得,大学生活就是他放浪形骸,不羁放纵的新篇章的开始,他的女朋友也随他考入了Q大,两个人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加上经济有限,不敢想出去租房的日子,还是一对单纯的大学恋人。

  直到他的舍友的出现。

  那个男孩子个子同余年差不多高,但面容精致,甚至称得上是可以靠脸吃饭的样貌,明明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穿在自己身上,那就是死肥宅,穿在他舍友身上,那就是清爽阳光小奶狗。

  人比人,气死人!

  晏阳背着包,提了一袋新买的临时洗漱用品,刚一推开门,才发现里头已经有人了。

  晏阳友好地笑了笑,打招呼道:“你好,我是金融系的新生,晏阳,请多关照。”

  余年也回以温和的笑容,腼腆道:“我们应该是同班的,我叫余年,你好。”

  晏阳点点头,来不及和舍友聊上几句,肩膀上就搭上来一只手臂。

  盛沅拉着行李箱,箍着晏阳的肩膀,淡薄地冲余年点头致意。

  余年有些被盛沅周身不由自主散发出来的气势吓到,没有再看他们那边,转头去整理自己的床铺去了,只是耳朵明显还支楞着,默不作声有些好奇那边的动静。

  “这床板比较硬,我一会儿给你再加床小毯垫上,上面隔着席子和冰垫,不会多热的。”

  “药我都给你放在这里,你有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说,我每天中午都会来接你去吃饭,许你备点糖在身上,低血糖的时候就含一点,别逞强。”

  “不行,今天还没开始军训,你晚上先跟我回去休息,等我明天早上再送你过来?”

  ……

  余年心里嘀咕,这哥哥当的,岂止是尽心尽力啊?那简直就是二十四孝亲哥哥,世界欠他一个哥哥,他恨!

  晏阳及时制止了盛沅接下来差点要脱口而出的话头,把逛超市顺便买来的零食分给余年,跟他说了声去用中饭,就拉着盛沅出门了。

  盛沅是大二的学长,他有很多公事要处理,修完足够的学分之后,尽管成绩总是系里第一名,但是出勤率并不高,在学生会也只是挂个闲职,难得出现在学校里面。

  但是Q大的老生基本上就没有不认识他的,盛沅长得帅,又有自己亲手打拼出现的事业,身边也无女友,Q大不少女生把盛沅当做男神,想要自荐枕席的也有不少,奈何盛沅实在是太少出现了,他们并没有这个机会。

  所以盛沅与晏阳举止亲昵地出现在Q大众人面前时,众多Q大女生的芳心碎了一地,捡都捡不回来。

  晏阳还有些脸薄,他挣了挣盛沅的手,没有挣开,方才拉进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无奈道:“这么多人在呢,你快松手!”

  盛沅却故意要做给大家看似的,像一只幼稚的表达占有欲的雄孔雀,到处开屏证明晏阳说是属于他的。

  晏阳有点受不了,小脸一红,躲在盛沅背后,低着个头,不教人看清他的脸。

  有一个无时无刻不在秀恩爱的男朋友,真的是一件很让人忧伤的事情。

  晏阳叹了口气。

标 签言情 重生之来日方长 晏阳盛沅 火烈鸟说他不高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