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七年之痒的夫夫一起穿越了小说最新_卫攸陆元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76 ℃
七年之痒的夫夫一起穿越了小说最新_卫攸陆元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卫攸陆元澈全文免费

彼之长安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卫攸陆元澈的小说名是《七年之痒的夫夫一起穿越了》是由彼之长安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耽美甜文。主要讲述的是:卫攸和陆元澈是一对结婚七年的老夫老夫,面对着中年危机和七年之痒,卫攸还没来得及解决就穿越了。幸运的是,陆元澈也和他一起穿越了,可是为什么他们两个拿着罗密欧和朱丽叶的剧本?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卫攸陆元澈的小说名是《七年之痒的夫夫一起穿越了》是由彼之长安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耽美甜文。主要讲述的是:卫攸和陆元澈是一对结婚七年的老夫老夫,面对着中年危机和七年之痒,卫攸还没来得及解决就穿越了。幸运的是,陆元澈也和他一起穿越了,可是为什么他们两个拿着罗密欧和朱丽叶的剧本?

免费阅读

  “哥。”卫攸轻声叫道,正俯下.身给他系着安全带的陆元澈的手突然一顿,又马上将安全带扣好,抬起头来看着卫攸。

  “没……没什么,等到了再说吧。”卫攸闭上眼睛,靠在座位上,想着自己偷偷放在后面的盒子,陆元澈应该会喜欢吧。距离他们正式在一起,已经过去了七个年头,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他也有些话想和陆元澈说。

  “好。”陆元澈伸手摸摸卫攸的额头,然后收回手,专心开车。

  卫攸闭着眼睛准备着一会儿要说的话,他本想着今天会是他们两个关系的转折点,却没有想到,今天竟然成为了他们生命的转折点。

  当一辆失控的货车撞向他们的时候,卫攸下意识地转过身来,和同样转向他的陆元澈抱在一起,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 —

  床上的少年本来已经停止了呼吸,但是没过多久,他的胸口竟然渐渐有了起伏。卫攸感觉脑子中突然涌出无数的记忆碎片,他还顾不得头痛,就听到床边有人在絮絮叨叨说着什么。

  他屏住呼吸,慢慢听清了那声音,是一个年轻女人。

  “十郎,我没想害死你的,是三郎他,是他要你死的,你要是回来□□,千万不要找我。”那个女人的声音破碎而沙哑,有些歇斯底里的意味,声音却不大,似乎是害怕被人听到。卫攸听到她说的话的内容,下意识地想要掏出手机,但他的手没有动,脑海中迅速出现了一个手机界面。

  他点下了录音,于是录音程序将那女人说的话全部录了下来。那女人明显非常恐慌,连着说了好几遍,脚软的差点跌坐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踉踉跄跄地跑出去。

  “十郎没有气了!”那女人只喊了一声,便再没了声音。

  还躺在床上的卫攸将录音暂停,他心里纳闷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神奇的手机,身体却如同鬼压床一般,不能动弹。他调整呼吸,试着睁开眼睛,不知道用了多久,才眼前一亮。

  卫攸的身体渐渐恢复知觉,想要先看看自己在哪里,但还没来得及,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女人跑过来,直接扑向他。

  “攸儿!”那女人抱着他就哭。

  “妈……”卫攸也呆住了,这女人竟然和他早就去世的母亲长得一模一样,看起来只有三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身古代人穿的衣服。

  “你……攸儿,你没死?”那女人没听清卫攸叫什么,听到他的声音便往后退了退看着他,哭得更厉害了。

  “我的儿,你要是死了姨娘可怎么办啊!”女人又抱住卫攸哭,卫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将脑子里的那些记忆捋顺清楚,才想起来,这个女人就是他娘,也就是记忆的主人的娘,不过她是这家的妾室,所以只能叫姨娘。

  但他确实和他亲妈长得一样,说话的声音也一模一样。卫攸来不及想别的,直接伸出手去抱住她。

  尹姨娘感觉到儿子抱住她,似乎是呆住了,不住地抹眼泪。

  卫攸这会儿才意识到,记忆的主人和亲娘并不亲厚,十岁以后就没有抱过她了。但是抱都抱了,也不好就直接收回手。

  “姨娘,我饿。”卫攸饥肠辘辘,身上某处还很疼。他猜想,原来的那个卫攸可能是饿死的,或者是身上带着伤,伤口发炎导致高烧,所以死了,这个年代一看就没有抗生素。

  “嗯,姨娘去给你找吃的。”尹姨娘看儿子没死,也就不哭了。卫攸的祖父新丧,老夫人身体也不太好,她这几日都在照顾老夫人,所以没有顾得上儿子。卫攸这些天都在给祖父守孝,怎么就会突然……但她儿子现在还好端端的活着,或许只是饿着了。

  她刚想要出去找人来送吃的,就看到家里人都过来了。走在最前面的是卫攸的五哥,五郎卫邕,他脚步匆忙,身边一起来的是大夫,拎着药箱的小童跟在后面。

  “姨娘莫急,我让姜大夫给十郎看看,或许还有救。”卫邕二十出头,穿着一身蓝色,眉目之间十分焦急。

  “十郎他没死。”尹姨娘轻声说道,“他应该就是饿着了。”

  “那就好。”卫邕松了口气。

  “他身上还带伤,还是让大夫看看。”他让大夫进去给卫攸看诊,心中有些懊恼。十郎还是个孩子,不过是被那些狐朋狗友误导方才做了错事,遭得父亲一顿家法。他那时也恨铁不成钢,竟未让大夫来给他看看。他想着卫攸每月都能领钱用,尹姨娘平素节俭,也能给他请大夫,却没有想到家中这些人一贯会看人眼色,怕是根本没有好好照顾卫攸。

  他吩咐身边的小厮去厨房拿些清粥小菜过来给卫攸吃,又安抚了眼圈还红着的尹姨娘几句,然后让一同来的兄弟姐妹们也都回去,自己走进卫攸的房间。

  一进门,他就闻到了一股霉味儿,这会儿正是夏天,下了几场雨,天气潮湿,这屋子又没人打扫,方才生出不好的气味儿。

  他走进来,就看到卫攸趴在床上,露出带着伤痕的屁.股,大夫正在给他看诊。卫邕收回目光,转过身来,等到大夫看完了,方才转过来。

  卫攸面色潮.红,显然还在低烧。

  大夫问了卫攸几句,卫攸都低声地回答了,声音还有些沙哑。

  “舍弟的情况如何?”卫邕问。

  “伤口未曾好生处理,发了热。我开几副药给他,有内服有外敷,每日记得换药,只要退了烧,应当没有大碍。”姜大夫说了病情,卫邕点头,让身边人去给卫攸煎药。卫攸身边那个小厮因为之前和他一起犯了错,已经被卖了出去,还没给他安排新的。卫邕又调了身边的一个小厮过来照顾他,给卫攸上药。

  “五哥。”等大夫出去,卫攸叫了一声。

  “先别说话了,养伤要紧。”卫邕丝毫也没怀疑卫攸的死,觉得也就是个那个婢女看错了。他这个弟弟虽说是不务正业,读书也不好好读,天天就知道和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但也是他弟弟,活着就好。

  卫攸正好害怕自己装不好别人认出来,因此乖乖闭嘴。他现在的身体虚岁不过十六,还是个小少年,继承了母亲的相貌,生得唇红齿白。若是不论他往日的斑斑劣迹,也是个翩翩少年郎,看起来就单纯乖巧。

  也正是因为此,本来卫邕对卫攸还有些偏爱,让父亲将他送到太学读书,等他成年后方好谋个官职,娶个媳妇儿。奈何卫攸他读了三年的书,就连最基础的论语都未曾背下来。

  卫邕想起来弟弟往日种种,看他一脸的虚弱可怜相,还是气不打一处来,等到小厮将饭食给他送来,他说了几句让他好好养伤的话,就走了,吩咐小厮好好照顾。

  这小厮名唤南山,一直跟在卫邕身边,最为机灵。府中的事情他门儿清,这次卫攸沦落到这等地步,就是下人们看到老爷打了卫攸一顿,觉得他招了父亲讨厌,因此自以为是地不好好伺候他。这会儿他们知道卫邕亲自来了,肯定再不敢怠慢。

  卫邕在忙活他祖父的事,因而没什么时间来照管弟弟,这边只能由南山照顾了。

  卫攸喝了粥,吃了几块容易消化的点心,方才觉得身上恢复了些力气。他还困着,本想要躺着思考下人生,将接收到的原身的记忆好好弄清楚,就看到南山端了热水过来,要给他上药。

  这事情他当然不能拒绝,那地方他够着也不方便,但他还是别扭,他活了这么多年,除了他亲妈,直接上手的只有陆元澈。

  但他很快就不别扭了,因为南山不但要给他上药,还要给他把淤血揉开。卫攸咬住了枕头才没有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他心想着,这也不科学吧,可却没有立场反驳。等到南山给他上好药,好好包扎上伤口,卫攸已经全身都是汗了。

  南山又换了水给他擦身,这会儿卫攸已经没有力气挣扎,如同一个软趴趴的娃娃随便被摆弄。

  伺候完卫攸,南山又去找人过来收拾屋子,趁着今天阳光好把被子拿出去晾了,等到晚上的时候就给卫攸换上一床刚晒好的被子,屋子里的霉味儿也几乎消散。

  卫攸这会儿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够趴着养伤,顺便理顺了他现在的身份。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并非是他所知的任何一个朝代,国号为嘉。但其文化传承却是卫攸熟知的,更像是在历史发展中分了个叉。

  他如今的父亲,还是个大官,现任户部尚书。他有十二个儿子,目前还活着的有九个,七个女儿,目前活着的还有五个。卫攸是他第十个儿子,母亲只是个妾室。而今日来的卫邕排行第五,乃是嫡子。他本来还有个同母的二哥,但幼年夭折了。

  尹姨娘就生了卫攸一个,如今能够见到卫尚书的机会也不太多,一颗心扑在儿子身上,儿子却嫌弃他的身份。

  在卫攸刚醒来时哭的是他的婢女,叫做莺榕,根据那段录音,卫攸脑海中浮现出了他的三哥,卫家三郎的模样。

  想要他的死的,就是卫三郎。

  卫攸心中想着这些事,一切都清晰起来,之前被他压在心底的不安也被翻出来。出车祸的时候他和陆元澈应该都死了,如今来到这里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他从原身的记忆之中翻出了不少姓陆的人,但是并没有一个人叫做陆元澈。

  难道他们两个从此便永远也见不到了?


标 签言情 七年之痒的夫夫一起穿越了 卫攸 彼之长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