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金兔不是兔_闲钰范雅阁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45 ℃
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金兔不是兔_闲钰范雅阁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闲钰范雅阁小说全集

金兔不是兔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是金兔不是兔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朝穿越,闲钰很自然地将自己当成了女强文女主,所以……那个长得比她还美,一直抢她风头,夺她小弟的小白莲一定是个将来会被她打脸的恶毒男配。谁知,一觉醒来,她突然发现自己才是个炮灰,很好!她一点也不想抱大腿,一心只想要干掉男主上位主角,所以,她要做的就是,盯紧男主,抢他风头,抢他贵人,加油冲吧!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是金兔不是兔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朝穿越,闲钰很自然地将自己当成了女强文女主,所以……那个长得比她还美,一直抢她风头,夺她小弟的小白莲一定是个将来会被她打脸的恶毒男配。谁知,一觉醒来,她突然发现自己才是个炮灰,很好!她一点也不想抱大腿,一心只想要干掉男主上位主角,所以,她要做的就是,盯紧男主,抢他风头,抢他贵人,加油冲吧!

免费阅读

  闲晨曦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很冷的冬天,雪冷,景冷,心也冷的厉害。

  她的小钰弟弟,突然之间对她冷淡了起来,明明以前她们是关系最好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钰弟弟对她皇兄的关注都超过了对她的。

  甚至,小钰弟弟还不爱进宫了,她不知道什么原因,却也无可奈何,只是那心情,却是一天差过一天。

  好在,父皇的万寿节快到了。

  听说,那一年的万寿节,是她出生以来最热闹的一次,所有藩王,附属国家都陆陆续续地进京。

  整个皇宫都是满园的喜色,每个人都很高兴,母后看起来高兴,皇兄看起来高兴,父皇看起来也很高兴。

  但是她知道,母后才不高兴,她去找母后的时候可是看见了,母后砸了好多东西呢,好像是因为,父皇又有了一个宠爱的妃子,听说,那个妃子与一个jian人生得很像,所以父皇才那般宠爱她。

  母妃那天抓着她的手,抓得疼极了,歇斯底里的样子,与平时那个雍容华贵,温婉端庄的样子一点也不想,但这才是她熟悉的母后。

  什么喜欢一个人,一定要把他牢牢地抓在掌心,所有妄图抢走的人都是敌人之类的话,她已经听过好多遍了。

  皇兄看起来也很高兴,但闲晨曦也知道,也只是看起来罢了。

  从小到大,皇兄一直被母后牢牢掌控着,虽然皇兄身体不太好,但却有一颗向往美丽的心,只要是长得美的人,皇兄都是极其喜欢的。

  听说,前段时间看上了一位极其貌美的宫女,可惜,却被母后处置了,她看见了,母后将那个宫女美颜的脸剥下来了,确实好看。

  可惜,她那位哥哥还在为那消失不见的宫女苦恼着呢。

  至于父皇开不开心,她觉得应该是开心的,每次见到父皇,父皇都红光满面的,看起来状态好极了,果然,只有最有权力的那个人才不会那么有烦恼呢。

  她要是成为了最有权力的那个人,她就要让小钰弟弟长长久久的陪伴她,什么亲王的孩子不能在宫中久住,哼,她完全可以改了这条规定。

  只要有了权力,没有什么是不能更改的不是吗?

  10岁的闲晨曦坐在御花园漂亮的秋千上,身体一荡一荡的,圆溜溜的杏眼笑成了月牙型,红润的嘴唇也弯得很美。

  明明已是严冬时节,御花园却还是那般姹紫嫣红,美不胜收,甚至,随着她晃动架在树上的秋千时,还有逼真到极致的花瓣不停飘飘悠悠地洒落,衬得那个穿着流仙裙的红衣小姑娘如同一个花中仙子,那般无忧无虑。

  闲晨曦荡了一会儿,心情渐渐好了起来,她将落到她身上,足以以假乱真的花瓣撕成一片片的碎沫,然后一把撒向了天空。

  望着纷纷扬扬落下的纸屑,她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这么热闹的时候,她也应该高兴起来才是,钰弟,最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了。

  既然大家都高兴,那她也应该高兴。

  虽然,今天,钰弟又没有来找她。

  钰弟呀钰弟,你在干什么呢?为什么突然间就不来找晨曦姐姐玩了呢,难道……是膩了她吗?

  呀,母后说过呢,所有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莫非,钰弟是真的膩了她才不来找她玩了。

  她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亮晶晶的眸子也黯淡了一些,这副可怜楚楚的模样,甚至让她身边站在的大宫女有了一瞬间的怜惜。

  但那一瞬间的怜惜,在她想到了这位表面纯洁的公主殿下的所做所为之后,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莲露,回吧。”闲晨曦清脆的声音在这名叫莲露的大宫女耳边响起,莲露激灵了一下,道了一声是。

  一袭红衣的闲晨曦蹦蹦跳跳地走在路上,看起来天真又无邪,她走在石子小路上,又弯了弯眼。

  没关系,就算钰弟膩了她也没关系,这么久不来找她,是有了新朋友了吧。

  让钰弟的新朋友消失掉,钰弟最喜欢的,就还是她了。

  而且……马上就要见到钰弟了,好开心啊。

  闲晨曦脸上的笑容又大了些,那一天,她一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最好将钰弟身边的朋友比下去才好。

  **************************

  而这个时候的闲钰,压根就不知道宫中还有一个惦记着她的小伙伴。

  自从小时候看见了那一幕后,虽然心里催眠自己那是在做梦那是在做梦,但是她还是有些不愿意去找她曾经最喜欢的好朋友了。

  再说,这个时候的她,确实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向往常一样时不时地进宫一趟了。

  此时,世界终于对她这个可爱的主角下手了,她的世界意志爸爸,派来了一个心机小白莲来磨练她。

  她正忙着与小白莲斗智斗勇,揭穿心机小白莲的真面目,然后打脸所有被小白莲蒙骗的人,达成第一阶段的成就呢。

  不过在外人看来,她与刚刚从偏远的淮陵转来的漂亮小仙童已经成为了极好的朋友了。

  虽然,闲钰知道,她与范雅阁是一对塑胶花朋友。

  可能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至少,另一当事人范雅阁小朋友是真的觉得,他与她已经是超好的朋友了。

  原因嘛,因为闲钰真的是拼了。

  为了找出大家眼中漂亮懂事还聪明的小仙男范雅阁是个白莲花的证据,她是真的无时无刻不粘着他。

  甚至为了盯着他,闲钰都放弃了与别的小弟们维持感情。

  与一个人相处多了,虽然闲钰时时刻刻保持着警惕并带有部分不良目的,但说话时,总是泄露了一些信息出去的。

  比如……鸿德帝唯一的嫡公主晨曦公主是个极为漂亮的小孩子,她与她是很好的朋友,当然,闲钰是抱着炫耀的心态说的,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但范雅阁却却是把这个记在了心里,他看着眼睛闪闪发光,总是那样生机勃勃的闲钰,心里小小的抽动了一下。

  “阿钰,你与晨曦公主的关系比我们还好吗?”他目光灼灼地望着闲钰,眼中含着一丝紧张。

  “当然,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就算最近关系淡了些,也比与你这个恶毒男配的塑胶花朋友情好多了。

  当然,后面的话她只是在心里默默吐槽了几句,并没有说出口。

  只是,她说出口的话已经够打击范雅阁的心了。

  没想到,他来京城第一个喜欢的,并且觉得也是最好的朋友的小孩,最好的朋友居然不是他吗?

  觉得委屈和不公平的同时,他心中也升起了对宫中那位从未见过的晨曦公主的好奇与,一股本不应该出现的敌意。

  极为漂亮的孩子,他不相信宫中的那位晨曦公主比他还要好看,母妃说了,他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他问过了,是因为他生得太好看了。

  怎么好看的他,那个公主不可能比他漂亮才对。

  万寿节那天,京城家家户户都挂上了红灯笼,看起来格外的热闹与喜庆,大街小巷上到处都是热闹的行人与商贩,人人面上都带着笑意。

  每年的万寿节,大概是除了春节以外最热闹的节日。

  宁王都特意从边关赶了回来,他生得人高马大,浓眉大眼的样子一看就非常老实。

  作为一个常驻边关的亲王,平时那种万寿他可以不回来,整寿这般盛大的日子他还是得回来一趟的。

  “我儿生得可真俊啊!”他拍了拍穿着红袄,带着玉冠的闲钰的肩,哈哈大笑着说,声音极为爽朗。

  宁王妃瞪了他一眼,“用这般大的力气做甚,可别把我儿拍坏了。”

  宁王摸了摸后脑勺,俊朗的脸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一点也不像是让蛮夷闻风丧胆的那个铁血将军。

  闲钰摸了摸自己的小肩膀,有些呲牙咧嘴的,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还是太弱了,居然有些承受不住老爹放轻了力道的一巴掌,这可不是未来驰骋沙场的大将军应有的身体素质,她小拳头握了握,决定再努力些。

  一家人打打闹闹见,便笑着乘上了马车,往宫中赶去了。

  宽敞的大道上,标有各个显赫之家标志的马车占满了整个大道。

  明明天色已经晚了,天空中不停炸现的烟火却让整个京城如同白昼一般亮堂。

  范雅阁站在鸿德帝赐下的府邸中,板板正正地站立着,他看着站在面前英武的恭王,不发一言。

  “你在这里呆的如何。”恭王摸了摸范雅阁的头,明明年岁还不大,这位昔日辉煌过的恭王却已经白了头。

  “一切都好。”

  “你母妃病了,所以这次没来。”恭王解释了一句。

  明明是对父子,相处起来却像是陌生人一般。

  “走吧,入宫吧。”

  闲晨曦望着镜中的自己,满意地笑了笑,今天的她,会惊艳到钰弟吗?她捧着自己的脸,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而范雅阁听着车轮咕噜咕噜的声音,也想到了一件事。

  晨曦公主吗?他倒要看看是有多好看。

  阿钰最喜欢的朋友居然是那个人,与阿钰从小一起长大的居然也是那个人。

  他咬了咬牙,绚烂的烟火透过他掀开的窗帘映在了他的脸上,也映在了他的眼睛里。

  好嫉妒啊!

  闲钰乖巧地与宁王妃一起拜见了皇后,然后就准备入席了,谁知道,今年宴会的规矩与往年居然不一样。

  等她入了席,她眼光扫视了一圈,在自己的右边居然见到了如同年画娃娃般讨喜的范雅阁。

  然后,她还看见年画娃娃给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闲钰扭过头,在万千烟火下,她刚刚居然觉得这个恶毒男配有些好看,妈耶,这种想法要不得啊。

  “皇上,皇后娘娘驾到。”太监独特的声音与帝王出行时伴有的击掌声传来,闲钰与众人一同行了礼。

  这种宴席一般都是极为无趣的,鸿德帝自己只有一儿一女,对孩子却是极其喜爱的,要不然他也不会特意吩咐所有人带上自己的嫡子嫡女们参加这场盛宴。

  看见离自己颇进的席面上端端正正坐着的小人们,鸿德帝心情也愉快了些。

  特别是看见那三个坐在一排的小人时。闲钰是他最喜欢的侄儿,闲晨曦是他最宠爱的女儿,而范雅阁,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孩子,三人坐成一排的样子,真是养眼呢。

  他是高兴了,闲钰却浑身难受的很,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一种身处什么奇怪的地方的错觉,哪来的杀气啊。

  “钰弟,这道白玉红凤糕味道甚好,你尝尝。”小女孩穿着一身耀眼的红衣,头上的步摇随着她的动作微微颤动着,唇红齿白的样子,极为讨喜。

  闲钰端坐在座位上,她素来嗜甜,对漂亮的小姑娘也颇为喜爱,要是搁以前,她肯定高高兴兴地吃完那糕点,然后再献上一个大大的笑容,保证将小姑娘哄的开开心心的。

  但是,看着银盘中装着的那个糕点,闲钰深深的觉得自己做不到。

  那糕点不知是御膳房怎么做出来的,模样极其精美,奶白的皮中,有一层血凤似的红丝若隐若现,看起来漂亮极了。

  闲钰望着闲晨曦耳边坠着的红宝石耳坠与她仿佛鲜花似的唇瓣,真是连笑也笑不出来。

  那道精美的,不知道花费了御厨多少功夫才做出来的糕点,让她联想起了那个血肉模糊的肉团,所以,她整个人脸色看起来都不太好。

  只是,看着闲晨曦笑靥如花的面庞,她终究不好再提起那被她当成了噩梦的事情。

  闲钰抿了抿嘴,本想着找个理由拒绝了的,刚好,她瞥见了一旁眼巴巴地看着她盘中糕点的范雅阁,顿时有了一个主意。

  她用筷子夹起那道糕点,在闲晨曦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将它飞快地放到了范雅阁的碗中。

  “快尝尝,可好吃了。”快吃快吃,吃完这个就没有了,没有了就看不见了。

  她笑得又甜又可爱,天空中不断炸现的烟火映在她眼中,更是显得那双眼睛如同璀璨的星空一般。

  范雅阁望着她,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他眨了眨眼,十分高兴得将闲钰递过来的白玉红凤糕咬了一小口,“真好吃,谢谢阿钰。”

  明明他最是爱干净了,但是,阿钰用自己的筷子夹给他的糕点他不仅不嫌弃,还很是喜欢呢。

  而且,他望着闲钰身边的另一人,笑得又好看了些。

  这个阿钰总是夸奖长得好看的公主,好像也不怎么样啊,鼻子没他好看,眼睛没有阿钰好看,穿一身红衣的样子,连阿钰穿红衣的万分之一都不及呢。

  将对手全身上下都挑剔了一遍后,范雅阁对着笑脸微僵的闲晨曦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看起来无比的友好。

  感受到闲晨曦那纯净的外表下掩藏不住的,深深的恶意后,范雅阁将那一小块糕点继续吃完,甜腻腻地说了一声,“阿钰真好。”

  闲钰在心底偷笑了一下,转头对着闲晨曦说:“晨曦姐姐,我不太喜欢吃甜的,倒是范雅阁很喜欢呢。”

  哦豁,完美解决掉了。闲钰觉得自己机智极了,她看着笑得纯净又可爱的范雅阁,觉得他一定想不到自己被她当成了垃圾桶。

  而且,她刚刚还是用自己的筷子给他夹的。

  这个有洁癖的小白莲现在心里指不定怎么嫌弃呢,看这小口小口的艰难吃完的样子。

  明明心里讨厌的不行,却为了自己小白花的形象不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吃完的感觉,不太好受吧。

  闲晨曦听到她提到另一个人的名字,捏着筷子的手指捏的发白了,她笑了,“原来是这样啊。”

  骗人,小钰弟弟明明最喜欢吃甜食了,以前,小钰弟弟给她带的东西可是甜食偏多的,怎么可能不喜欢甜点。

  都是因为,有了更加重要的朋友,所以才把她给他的东西给了别人吗?

  “钰弟我离开一下。”

  “嗯。”闲钰点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跳舞的小姐姐,每次宴会,比较有意思的总是这些表演,刚好舞者做了一个比较惊险的动作将闲钰的眼睛完全吸走了,而且,在她看来,刚刚的事情已经完美解决掉了,所以……她也不管闲晨曦是去做什么了。

  闲晨曦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闲晨曦一离开,席位上就只剩下了闲钰与范雅阁,突然,一位端茶的宫女十分不小心地将茶水滴在了范雅阁的身上,于是,一个三人的席位,顿时只剩下了闲钰一人。

  本来她刚开始还看舞蹈看的津津有味,也没感到时间的流逝,可是看完了一支后都有些无聊了,两人还没有回来,再加上喝水过多,所以……她也去解决生理需求了。

  等完事,她也不太想回那个必须乖乖做好不能动的无聊宴会,带着小太监就在御花园默默逛了起来。

  前面繁华至极的宴会场所倒是衬得这御花园有些冷清了,她走得好好的,突然感觉自己又被抱了个严严实实。

  “谁。”被吓了一跳后,她马上抓住了“突袭”之人的手。

  谁知,扭过来一看,是一张流着眼泪,看起来可怜巴巴的脸。

  闲钰看着他这哭哭啼啼的样子就头疼的厉害,她看了一眼身后老老实实的太监,决定还是维持一下自己聪明有礼的乖孩子形象。

  “你怎么了?”

  范雅阁摇了摇头,神情有些蔫蔫的,他抱着闲钰,眼泪直掉,就是不说话。

  闲钰看着自己可能染上了眼泪鼻涕之类东西的衣服,额角抽了抽。

  她找了个理由让太监离开,刚准备收拾一下这倒霉孩子,却见范雅阁期期艾艾地说了一句。

  “阿钰,我有件事我告诉你。”

  闲钰忍了,用眼神示意他有事快说。

  “算了,我还是不说了。”范雅阁又低下了头,他扯着手指,看起来有些为难。

  本来不太感兴趣的闲钰顿时被他勾起了兴趣。

  在她的几番威逼后,范雅阁终于打算告诉她那件事了。

  他们在假山那七拐八拐了好久,然后,范雅阁旋转了一块石头一下,咔,慢慢的,一道石头门升起。

  闲钰望着范雅阁半晌,潜意识里觉得她就不应该进去,但是,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嘛,所以她最后还是进去了。

  通过冗长的地道后,闲钰听见了若有若无的惨叫声,她抓紧了范雅阁的手,面上平平静静,其实心里面慌的一匹。

  我不害怕,我不害怕,鬼是不可能有的,这小白莲被吓哭了,我作为主角一定不能被吓哭。

  范雅阁看着他们紧紧相握的手指,挂着眼泪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清浅的笑容,转瞬即逝。

  地道的尽头是在闲钰越来越害怕的时候终于到了,那凄厉的惨叫声已经越来越明显,不过到了最后已经微不可闻了。

  范雅阁拉动了一块小石头,“你看。”他小声说道。

  闲钰本着来都来了,肯定要看的想法将眼睛凑了过去。

  这一看,她差点尖叫出声,本来在那种阴森恐怖的地方看到闲晨曦已经很可怕了,那墙上的是什么鬼东西,是一张张的,栩栩如生的脸皮。

  要不是范雅阁死死捂住她的嘴,她真的要叫出来了。

  “晨曦好不开心,今天钰弟把我给他的东西给了别人呢。”

  “我还不能草率地处置了他,可真苦恼,你就替他受着了好吗?”她抚摸了一下那血肉模糊的,已经看不起面孔的人,语气轻柔。

  闲钰都不知自己是怎么出来的,她浑浑噩噩的被范雅阁拉了出来,听着男孩稚嫩的声音。

  “她不是好人,我看见了,她亲手剥下了一个人的脸皮,特别可怕,阿钰,你以后不能再与她来往了。”范雅阁擦了擦闲钰脸上掉下来的眼泪,抽泣了一下小声说道。

  “她就是个恶毒的坏女孩,这样的人不配和阿钰做朋友。”

  是的,不配。

  只有他才配和阿钰做朋友。

  今天看见这一幕,还真是意外之喜呢,本来被宫女有意弄脏了衣服后他就知晓会碰见这位公主。

  果然碰见了,可惜了,她就口头上说了几句,要不然他就能哭着跑到阿钰怀里撒娇了,不过现在也不晚。

  瞧瞧他发现了什么,呵~,真好啊,阿钰不需要一个恶毒到无可救药的朋友。

  阿钰需要的是他这样漂亮又善良的。虽然,他与那个公主某种程度上有些像。


标 签穿越 男主总以为我喜欢他 闲钰 金兔不是兔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