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真不是渣受最新章节免费_谢游步城全文大结局在线阅读

xiaoshiyi 4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11 ℃
我真不是渣受最新章节免费_谢游步城全文大结局在线阅读

谢游步城全文大结局

臧枝 著

连载中免费

现代耽美小说《我真不是渣受》是作者臧枝所著一部长篇言情爆笑小说,主角是谢游步城,全文讲述的是:谢游所在的公司倒闭了,于是星途惨淡,而没人想到有人收购了公司,并给所有人配备了不错的资源,除了谢游,谢游气冲冲准备去问总监为什么,却意外发现坐在办公室里的男人,就是五年前他渣了的那个步城…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现代耽美小说《我真不是渣受》是作者臧枝所著一部长篇言情爆笑小说,主角是谢游步城,全文讲述的是:谢游所在的公司倒闭了,于是星途惨淡,而没人想到有人收购了公司,并给所有人配备了不错的资源,除了谢游,谢游气冲冲准备去问总监为什么,却意外发现坐在办公室里的男人,就是五年前他渣了的那个步城…

免费阅读

  偌大的别墅半个人影没有,要不是因为这是步城家,谢游几乎要喊出一句。

  天杀的没道德的睡了就跑。

  周深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谢游正犹豫着是直接走人还是给步城打个电话再走。

  “你在哪?”周深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家好像没人?”

  声音透着股‘你是不是又在哪鬼混?’的味道。

  谢游还没来得及回答,周深又说,“我说你五年前的前男友都找过来了报仇了你还……”

  “行了,啥事啊深哥?没在外边鬼混。”谢游打断。

  周深卡了下,“周归璨,还记得不?”

  谢游回想了下,“啊……有印象。”

  “他这次也是《美丽乡村》的常驻嘉宾之一。”

  “嗯?然后?”

  “给你透个底,到时候别乱来。”周深说。

  “哪方面?”谢游问。

  周深吸了一口气,“还能哪方面?你前男友都特么快遍布全中国了。”

  谢游:“……”

  谢游觉得这事有必要跟周深解释一遍,他这辈子就渣过步城,其他人他连头发丝都没动过。

  搞的他好像真的是渣男一样。

  “他单方面对我有意思,我从来没想过跟他弄一腿啊。”谢游说。

  周深又卡了下,“真的?”

  “骗你干嘛?”

  我特么睡过步城这样的还能看上周归璨那样的?

  “当初那个选秀,几乎谁跟我关系好谁就容易上镜头,那货一方面想玩炮友,一方面想蹭热度,深哥你这都不知道就有点不称职了啊?”谢游说。

  周归璨,当初《星动》选秀的时候,和他是同一批练习生,也是个gay,谢游一眼就看出来了,而且还是个贼喜欢玩的gay。

  长的还挺好看,就是老是阴恻恻的性子让谢游不太舒服。

  手段多,心机重,骚操作一套接着一套,嘴上甜言蜜语,天天明着暗着求约炮,完了背后也能毫不留情捅他一刀,拉他当垫背。

  他两传过不少绯闻,最开始cp粉还挺给力,之后撕起来了,周归璨直接一副‘是谢游倒贴我的’把谢游往火坑里一推。

  谢游那会正火呢,粉丝都不care,也不信,所以他也没当回事。

  但是就非常看不惯这人。

  到目前为止基本算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

  “这么说你两没交过男朋友?”周深说。

  谢游又叹口气,“实话跟你说吧深哥,我特么快二十八了就步城一个男朋友,呸,前男友。”

  周深惊,他不太关心谢游的感情生活。

  但是就表面来看,情圣一般的谢游,总觉得会有一大堆桃花。

  算了,gay的世界他这个死直男不懂。

  “反正就是为了跟你说一下这事,对了你到底在哪个吧子啊?都特么快中午了,赶紧回家!”

  谢游挂了电话,叹口气。

  想了想还是不跟步城留信了,偷偷溜走好像还体面点。

  谢游在家闲不住,这些天那些个顶级流量拍的偶像剧他看了一遍又一遍,自觉已经学到精髓,实在没什么好看,于是打算出去鬼混。

  而且他好像还忘了件事。

  仲恺是在沉稳又急促的门铃声中醒来的。

  “大早上的谁啊,人黑白无常催命都特么没你这么……”他打开门,剩下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

  谢游正要开口,看见仲恺半裸的上半身上遍布的红痕,卡了一下。

  “那难怪路上随便找个男的就把我扔了。”谢游说。

  仲恺也看见谢游脖颈上被立领衬衫遮掉的红斑,讪讪笑,“哪的话,我这不是,看你两好像认识,你还给人家备注小气鬼,他要把你接过去我也不好意思阻拦啊。”

  “是特么阻拦不了吧?”

  “放屁,单挑谁打的过我?”

  谢游笑笑,说着就要进门。

  仲恺让开,让了一半又卡了回来。

  谢游疑惑,“?”

  “你等我一下,换个衣服我们出去说。”

  “哪这么麻烦,我什么时候嫌过你屋子脏了?”

  “别别别,今天尤其的乱。”仲恺阻拦。

  “里边藏着谁呢还不能让我看了……”谢游说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他打量起仲恺身上的红痕。

  “亲爱的?有新的牙刷吗?”里边一道男声传来。

  谢游往里瞄了一眼,眼睛蓦然一亮。

  woc,哪来的神仙男人。

  那张脸长的所有人男人都想操他,那个身子生的所有男人想被他操。

  人身上还啥都没穿。

  仲恺连忙跑过去一条毯子盖到人身上,一副谢游不准看的样子。

  男人似乎对谢游的身份也有些好奇,微眯着眼看谢游,又看看仲恺,“这是?”

  “朋友。”

  “啊……”男人沉吟一声,上下打量了一下谢游,用略带探究的语调说,“你朋友长的挺……”

  “不许看他!”仲恺没等他说完就厉声打断。

  谢游都被仲恺突如其来的酸整懵了。

  男人好整以暇地看看仲恺,偏头安慰性地在仲恺唇角吻了一下,“知道~~是不是只能看你啊~~”

  仲恺后知后觉自己反应大了,一瞬间的窘迫尴尬。

  一阵兵荒马乱,仲恺催促男人换好衣服,先把人送走,好话甜话哄了一路,什么宝贝、亲爱的一口一个地叫。

  谢游甚至开始怀疑到底谁上了谁。

  谢游笑,“啧,才一会功夫,哪拐来的啊?”

  仲恺挠挠头,“就上回喊你来圣浮的时候碰上的。”

  “可以啊,感觉啥样?”

  “猛。”

  谢游噗嗤一笑。

  “你别笑,别看脸长这么好看,昨天那玩意露出来吓我一跳。”仲恺说。

  谢游表示知道,刚才瞄到过一眼。

  和那谁……咳咳,不相上下,所以他知道是个什么感觉。

  仲恺痞里痞气地啐了一口,“力气也跟用不完似的,我第一天见他他还尽往我怀里钻,小鸟依人那种,刚开始还以为这又是能看不能吃的,没想到丫的也是个套路王。”

  谢游突然想起和仲恺认识的场景,觉得有些好笑,遂噗嗤一声笑出来。

  仲恺觉得他笑的莫名其妙却也跟着笑。

  笑的肚子疼了两人才停下。

  “你还记不记得咱两怎么认识的?”

  两年前。

  谢游刚从高处跌落低谷,处在全网黑的阶段,那段时间过的极其混沌。

  一个人一旦开始不如意了,就容易做些奇奇怪怪的决定。

  于自己无利,于他人也无利。

  谢游虽然喜欢玩,但其实很少跟人去开房。

  洁身自好,不想得病。

  尤其认识步城后,就再也没跟别人上过床,分手了也是。

  但是那段时间他突然想放纵自己,放纵总是能带来短暂的快乐。

  于是他在吧子里认识了仲恺。

  仲恺其实长的并不痞,穿着打扮换一下也能充个校草啥的,但是他偏偏喜欢把自己弄成一副痞子的模样。

  谢游觉得这人有意思,仲恺也觉得谢游看着挺帅,对胃口。

  于是两人开房。

  激动的把衣服扒了互相***摸了半天之后突然发现。

  特么的撞号了?!

  “你不做top?”仲恺疑惑。

  谢游比他更疑惑,“你特么一张老子天下最混蛋的脸做下边那个?”

  “你这种型号的什么时候做过o了?”仲恺说。

  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

  瞪到那玩意都软了,身子都凉了。

  成,做不了。

  各做一边床,一人一根烟,郁闷了半天。

  两人同时沧桑了不少。

  “行吧,洗洗睡吧,聊聊天也成。”最后是谢游打破了僵局。

  于是,因为没做那事,所以省下了不少时间。

  仲恺第一次这么跟一个陌生男人盖棉被纯聊天的,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理。

  谢游那么久以来也第一次跟人发泄自己心中连日累积起来的愤懑。

  “关他们屁事,你就是你,兄弟我其实觉得你还挺不错的,之前看的那些剧,没他们说的那么不堪。”仲恺说。

  “起码颜值甩他们十里八条街。”

  谢游笑笑。

  “不过我还是有个问题想问,我看你真的不像0.”

  谢游犹豫了下。

  仲恺心想自己问的啥呀,这也不是适合回答的好问题。

  正想着算了的时候,谢游开口,“之前确实是1.”

  仲恺‘嗯?’了一声。

  又听见谢游开口,“当了一段时间的0,突然发现0还挺爽的。然后就再也不想当0了。”

  仲恺笑,谢游说的挺云淡风轻但是他也知道这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本来当1的,第一次当0要克服的心理障碍挺大的,那个让你甘愿当0的人,你是不是特喜欢啊?”仲恺说。

  谢游又停了停,“还好吧。”

  仲恺埋汰他,“嘁,嘴硬,肯定特喜欢。”

  “他现在人呢?”仲恺也知道自己有时候就特不会说话,这话说完了才觉得不对劲。

  人要还好着哪能轮到他和谢游同床共枕啊。

  谢游没再回答了,仲恺也迷迷糊糊睡去。

  可能是那次乌龙事件的后遗症,谢游直接彻底对约炮这事没了兴趣,本来就是冲动时做的决定。

  事后想想幸好对方也是个0啊。

  又机缘巧合见了几次,三观合,性格合,然后他两成了朋友。

  谢游敲诈了仲恺好几顿才打算放过人家。

  仲恺嘴上说着谢游坏话,但其实一点不在意。

  他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仲恺家名下某家火锅店,“所以昨天接你走的那人到底谁啊?”

  “金主。”

  “嗯?公司老板吗?”

  “一方面吧。”

  “另一方面?”

  “床上的金主。”

  仲恺:“……”

  “哥们是我理解的那样吗?”仲恺说。

  谢游唏哩呼噜吞了一块羊肉,笑笑,“对,就是我给他上,他给我钱或者给我资源的那种。”

  仲恺神色有些复杂,“你不是不喜欢跟别人乱搞吗?之前那些都拒绝了,怎么这次又同意了?”

  “因为这个长得帅。”谢游说。

  “屁,之前也有帅的。”

  谢游停下来想了想,是啊,为什么呢?

  其实也有一部分私心吧,谢游笑笑,不再回答了。

  谢游吃好睡好,为乡村荒野生存时刻准备着。

  又虚度了几天的光阴。

  啊也不算虚度吧,某件事这些天做的还挺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在拼业绩了。

  明天晚上就是《美丽乡村》正式开始录制的第一天,按照规定,谢游明天早上到。

  他正搁家里收拾东西呢。

  那祖宗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自从那天之后,谢游基本每天都能接到这个电话。

  内容从来没变过,“过来。”

  谢游任由铃声响了好久,其实不太想接。

  腰酸。

  “过来。”一字不加一字不减。

  谢游觉得可以挣扎一下,“我明天要……”

  嘟嘟嘟——

  “……”

  步城的电话打的很是时候,恰恰是大家都吃完饭准备睡觉或者休闲娱乐的时候。

  谢游到的时候大概晚上8点。

  房间没人,谢游找了一大圈最后在卫生间找到了人。

  步城擦着头发出来。

  只看了他一眼,“去洗澡。”

  谢游拿了步城甩过来的换洗衣服。

  还就是谢游自己的,之前几次过夜落在人家里的。

  谢游惊奇地发现,来来去去几天,自己的衣服都快塞满人家一层衣柜了。

  谢游看看那衣服,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出口。

  “我明天要去录制节目。”谢游说。

  “嗯,我知道。”

  “……”

  嗯?知道?然后呢?

  “所以呢?”步城又问了句。

  谢游看着他还在滴水的头发丝。

  两人面面相觑一会。

  谢游:“好吧我去洗澡。”

  谢游随便冲了一下,一身清爽的出来,已经吹干头发的步城看着他皱了皱眉。

  “不麻烦吗?”他说。

  啊?啥?

  谢游还没反应过来,步城已经走到他身边,扒了他身上那件T恤。

  “衣服给你不是让你现在穿,待会回去的时候得有一身干净的回去。”

  “……”哦。

  谢游觉得自己骨子里就挺浪的,随便给人摸几下咬几下亲几下就能变成眼下这副神态。

  在人身下细细密密地叫着。

  步城埋在他的脖颈处,时而轻舔,时而轻咬。

  “别……别留印,我明天要录节目……”谢游说。

  谢游感觉他的动作停了下。

  而后狠狠咬下一口,又狠狠一吮。

  谢游:“……”

  除了那一天酒吧回来谢游是喝醉的,之后那几次谢游全是清醒的。

  那人咬了自己哪里,亲了自己哪里,什么时候进来,什么时候出去,什么时候又进来。

  先用的什么姿势,后用的什么姿势。

  干他的时候是什么神态,顶的时候是什么节奏,用的是个什么力度,在哪个音调。

  他都清清楚楚。

  动情处谢游甚至会忘记自己现在其实是在卖。

  会忍不住跟着人一起走。

  虽然每次最后都逃不过被干晕的命运。

  这狗东西五年前就不太像人。

  如今彻底不是人了。

  次日。

  谢游顶着硕大的黑眼圈,穿着一件立领套头卫衣,站在一群轻装上阵的艺人之间,显得格外醒目。

  他是个过气流量,还是个因为全网黑被逼着过气的流量。

  最近两年其实一直没太大动静,处在与世隔绝的状态。

  这的人他就认识周归璨,其他谁都不认识。

  他不想跟周归璨说话惹麻烦,也懒得跟别人套近乎。

  周归璨一来就发现了谢游的站位,毫不避讳地走到人旁边。

  “今天二十九度。”他靠近谢游的耳朵轻声说道。

  谢游往旁边挪了点,笑笑,“感冒,怕冷。”

  周归璨是个人精,一个人大夏天的穿立领不外乎两种情况。

  要么这人有病,要么这人……

  他的眼光在人领口和脖颈的缝隙往里窥了一眼,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之后,笑了笑。

  “看起来最近日子过的不错。”周归璨说。

  “还行吧。”

  周归璨又往他身边走了点,“知道那边那个黄头发的是谁吗?”

  “赵泽凯。”

  周归璨朝着赵泽凯努了努嘴,“你现在不过去跟人打个招呼?”

  谢游不说话。

  周归璨以为他是因为那点小心思被戳中了所以语塞,遂愈发变本加厉起来。

  “一共六个人,这一期要捧谁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你经纪人一定跟你说了同样的话吧?”周归璨说。

  谢游拉了拉领子,这天气丫的真的太热了。

  “他们几个已经去跟人套过近乎了,你现在还不动手,不担心来不及?”

  谢游又拿过旁边的一瓶水喝了起来。

  “其实吧,还有个法子,咱两cp粉的基础还在,你如果不介意的话。”

  谢游看了看那瓶水,顺手从旁边小桌上又拿了一个一次性杯子,把水往杯子里倒满。

  周归璨看他那样子似乎是要递给自己。

  “干嘛这么生分,喝水都要重新拿一个杯子?你明明跟我是同一类人,瞅着帅的漂亮的都能上,我不信你对我没感觉,谢游,我们……”

  谢游手一抖,抖的一点痕迹不露,那个杯子恰好落了个空,完美地错过了周归璨的手。

  水全淋在了周归璨那套正儿八经的礼服上,留下一个形状奇怪的深色痕迹。

  “啊呀对不起对不起真对不起,不好意思没拿稳,手滑手滑,服装师,麻烦带璨哥去换一身衣服。”谢游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周归璨先是一愣,随后也就意味深长笑笑。

  谢游没多看他一眼,扭过头,看向了另一边。

  啧,清静。

  正式开始录制的时候,谢游心里不禁感慨,现在的流量市场跟以前比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就这么个破地方,鸡不拉屎狗不拉稀的,竟然还有这么多人为了赵泽凯专门跑过来。

  节目组有时候需要群众,有时候确实是路边随便找的,但是大多数时候就是自己带的。

  比如像现在这样,虽然人家都是自掏腰包过来的。

  小姐妹里边似乎也有混饭圈多年的。

  “那谁啊?”

  “谢游啊你不知道?”

  “不知道,没听说,长挺帅。”

  “也就长的帅了,当初我还喜欢过他一段时间,后来……哎算了,说都不想说,反正一生黑。”

  “发生啥了?”

  “感兴趣自己搜去啊,啧,我说都不想说。”

  谢游:“……”

  行吧,怪他耳朵太好。

  “天呢,草粉?”

  谢游不小心一口水喷了出来,咳了半天。

  主持人那会正讲到“赢了的,今晚就住我身后这栋乡村小别墅,输了的,今天要就地取材自己搭建帐篷。”

  主持人笑笑,“看起来有些人刚开始想打退堂鼓了。我们这档节目秉承的就是年轻人不怕吃苦的精神,给现在的90后00后弘扬正确的价值观。”

  刚才才搜了谢游黑料的妹子一脸厌恶,“哇,果然,这谢游一看就很娇气那种,还是我家凯凯好,人虽然是个富二代,做那些任务一点都不带皱眉的。”

  “这有啥好喷水的,来这个 节目之前没有做好觉悟吗?有点作。”

  “是啊,看着就娘娘的,太娇气。”

  “一看就是那种不干活的。”

  “你们是没看到,他刚才还嫌弃人家农院里的凳子脏,不肯坐。”

  谢游:“……”

  算了,还好,现在听这些只觉得不痛不痒,之前还年轻的时候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啊。

  换地方录,人一走,那群粉丝就疯了一般扑上来。

  “啊凯凯坐过的椅子。”

  “这还热的。”

  “别抢啊。”

  也有一些单纯想要休息一下的,因为他们一大早跟着过来站也不容易。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哎别,那张凳子上有鸟屎!”

  差点坐下去的姑娘一个机灵,赶紧跳起来。

  “这凳子刚才给谁坐的?”

  “不知道啊。”

  主持人宣布完选房的规则,其实就是一个节目开头的热身运动。

  一共六个人,四个男的,两个女的,分成两组,竞技选房。

  他和赵泽凯一组,还有一个女生,叫余歌,周归璨,王晰,陈果另一组。

  竞技的方式是——

  知识竞答……

  知识竞答也就算了,第一道题目出来的时候,谢游愣是惊了。

  “请问,人体中组成蛋白质的氨基酸一共有几种?”

  和他一起惊的还有其他五个节目嘉宾以及场外一圈的观众。

  啥玩意?合着美丽乡村其实是个学术综艺?还是个定位高考的。

  场外的粉丝有好多都是高中生,纷纷在那喊,“凯凯!20!”

  周归璨反应快,一下按了抢答铃,“20。”

  那群粉丝炸了,“我们给凯凯说的!这货谁啊?”

  其中也有周归璨的粉丝,“怎的,人长着耳朵还能不让人听啊?谁让你们叫那么大声。”

  眼看着要闹起来。

  主持人微微一笑,“不支持场外援助哦,这题不算。”

  “好的,我们换一题,化学里边……”

  王晰是那种活跃气氛的角色,“这啥啊?高考现场啊?”

  现场一阵哄笑。

  主持人也就笑笑,“题目是节目组给的,哈哈我也我不知道为啥要出这种。”

  “顺便普及一下生活常识也是好的。”

  大家认了,节目组最大。

  “请听题,请说出,化学里,勒夏特列定律的内容。”

  所有人:“……”

  神特么生活常识。

  六个人鸦雀无声,主持人尴尬地打哈哈,“哈哈估计都是高中学的,大家都忘的差不多了。”

  那何止是忘的差不多了,当初学的时候压根就没记住。

  这玩意没有好好学的话,过一年谁还记得是什么内容。

  在场的六个人,周归璨跟他一样,二十八,王晰余歌也二十四了,陈果勉勉强强,刚22,而赵泽凯,今年好像是,十七?

  主持人又说,“我听说泽凯还在上高中呢?是吗?”

  准确地把橄榄枝抛到了赵泽凯手里。

  谢游算是明白了这个环节安排的用意。

  估计是想帮赵泽凯立个学霸校草之类的人设。

  但是又忍不住腹诽,捧人也不是这么捧的啊……

  谢游又听到了场外的窃窃私语。

  “我听说了,这一季就是要捧赵泽凯的。”

  “这也太明显了吧……”

  “吃相太难看了。”

  旁边赵泽凯的粉丝不认了,“别长着一张嘴就知道叭叭叭地说好吗?你知道什么就在那乱造谣?”

  这边赵泽凯默了半天。

  谢游看看他,又看看主持人,连他这个局外人都替两人尴尬。

  “泽凯也不知道吗?”

  赵泽凯憨憨一笑,颇有些天真无邪的味道,他挠挠脑袋,“我没选化学,不学这本书,所以不太清楚。”

  主持人:“……”

  导演组:“……”

  场外赵泽凯的经纪人表示,

  我特么昨天让你看的资料全白看了吗?!

  主持人也是个有经验的,“哈哈哈那这题确实有些难了,看起来泽凯在学校还是个蛮好学的,不学的书也有去翻翻看看,拓展知识。”

  赵泽凯挠挠头,又要开口。

  主持人直接闭了他的嘴,“大家都不知道吗?谢游?归璨?果果?”

  没人回答。

  也是大家都能想象到的场景。

  在所有人的认知里,一般明星,学历普遍不太高,有些是一开始走的艺考的路线,对文化本来要求不高,有些是学到一半去选秀出道的,还有的直接从小就开始练习生,更谈不上什么初中高中。

  “先提前提醒一下哦,要是两组都输了,不仅两组都要住自己搭的帐篷,今天晚上还要自己搭炉罩做饭。”

  抱怨声四起,却又没一个人答的出题目。

  谢游又看看赵泽凯,他一直在旁边晃悠,谢游看出他压根不在状态。

  谢游心想今天靠这个人结束不太可能了。

  “好的,那我们再换一道题,两组都要抓住机会呢,请听……”

  谢游实在听不下去。

  表示快特么结束吧,这傻逼透顶的环节,

  “不满改变,阻碍,对抗,但是结果还是输了。”谢游说。

标 签言情 我真不是渣受 谢游步城 臧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