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穿越v5王妃有个app漫画原著小说全集免费_慕筱舒谭浩渊番外全集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61 ℃
穿越v5王妃有个app漫画原著小说全集免费_慕筱舒谭浩渊番外全集在线阅读

慕筱舒谭浩渊番外全集

棠舟 著

连载中免费 好看的古言小说完本推荐

好看的穿越古言漫画《穿越V5王妃有个APP》改编自作者棠舟作品,主角是慕筱舒和谭浩渊,小说讲的是慕筱舒在玩手机小游戏时未料到竟带着APP穿越到古代成了北望慕家嫡长女,被陷害灌下毒药的慕筱舒发誓一定要为原主报仇,而在复仇途中她发现北望七皇子谭浩渊总屁颠屁颠跟着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好看的穿越古言漫画《穿越V5王妃有个APP》改编自作者棠舟作品,主角是慕筱舒和谭浩渊,小说讲的是慕筱舒在玩手机小游戏时未料到竟带着APP穿越到古代成了北望慕家嫡长女,被陷害灌下毒药的慕筱舒发誓一定要为原主报仇,而在复仇途中她发现北望七皇子谭浩渊总屁颠屁颠跟着她.......

免费阅读

  “看我干嘛?”慕筱舒瞪了他一眼。

  谭浩渊失笑,将这件事放下了。

  “收到了顾朝带回来的消息,东西找到了,只不过需要你亲自去一趟。冰蟾心原来是一种植物,谁去摘它,它就会化入谁的身体,因而要你亲自过去。”

  慕筱舒点头,难怪谭浩渊要她去砾禾了。

  “季清月呢?”慕筱舒突然问道。

  “本王送她走了,以后她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谭浩渊的人追查到了季清月和南明珠勾结的踪迹,他无法对季清月太狠,但是也不能坐视她为所欲为,只能将人送走。

  慕筱舒没有再多问,走了就行,不要再让她看见,否则她也不会客气的,白安知的事想来想去也只有她能透露。

  到砾禾的路上,一半走水路,一半走陆路。他们都不会晕船,因而还算安逸,就是乘马车辛苦了点。等抵达了砾禾的牟业,谭浩渊便和顾朝联系上了。

  “牟业虽然距离砾禾王都不远,却是有贫穷的小城。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牟业最繁荣的地区,周边其他地方则是人烟稀少。奚泽在牟业占了一片山谷,那里从前就有一些不好的传闻,因而一直没人敢接近。”

  这山谷隶属于牟业,实际却也算是人迹罕至了。

  听完顾朝的解释,慕筱舒和谭浩渊一合计,准备修整一个晚上,等第二天再出发去找奚泽。毕竟他们长途跋涉这么久,也累得很。

  到了第二天,他们恢复了一些精神,便去找奚泽了。

  顾朝道:“我们到牟业的这些天,一直没有见到奚泽的面。他深居简出,和别人几乎没有往来。只知他在谷中,却一直没见到他的真面目。”

  “你们没有被他发现吧?”慕筱舒突然有点担心。

  如果奚泽已经发现了顾朝他们的行动,极有可能躲着他们,这样至今没见到面就说得通了。

  “不会,我们很小心。”

  顾朝对自己似乎非常有信心,慕筱舒没有再说话。不久之后,他们就到了奚泽的山谷。

  “这谷里有不少毒物,我们准备了一些常用的解毒药。”顾朝说着将一些药分别交给了慕筱舒和谭浩渊。

  一行人往山谷里走去,或许是因为准备充分,一路上居然没有遇见什么毒物。前方出现了几间茅草屋,在这四处都是草木的地方,显得尤其显眼。

  “我们到了吗?”

  顾朝点头:“从这里穿过去,再往后面走一段,会到一小片沼泽,传说冰蟾心就在那里。”

  这个说法,慕筱舒已经听过了。顾朝并没有见到这样东西,但它还挺出名的。

  牟业这里但凡跟这些东西扯上一点关系的,都知道山谷里住了一个怪人,守着一株冰蟾心。说都是这么说的,但谁也没见过,包括顾朝,他的查探只到了这些茅屋跟前,因为再往后有大量毒物,他怕打草惊蛇。

  谭浩渊伸手拦住了慕筱舒,对其他人道:“你们先过去看看。”

  顾朝带着人正往前走,正中间那间茅屋的门突然开了,一名男子走了出来,想必他就是奚泽了。

  他戴着斗笠,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他的脸。只听他冷哼了一声,说道:“不用再往前走了,你们全都要死在这里!”

  顾朝等人即刻摆出了防御的架势,将慕筱舒和谭浩渊保护了起来。

  “这么点人,顶个屁用!”那男子冷笑着说,突然吹起了口哨。

  从四面八方响起了窸窣作响的声音,慕筱舒莫名地汗毛直竖,突然间,一条小蛇从草丛中飞速蹿过。紧接着各色毒物开始现形,有蜘蛛,有蟾蜍,还有各种不知名的虫子。

  慕筱舒和谭浩渊很快就发现,他们被包围了。

  “你们自以为做的隐秘,其实早已被我的虫看破了行踪。我隐而不发,就是想看看你们想做什么。又是冰蟾心,胆敢进这山谷的,都要死!”

  谭浩渊往前走了两步,说道:“阁下藏头露尾的,可是见不得人?我们的确是为冰蟾心而来,你守着这东西这么久,把它给了我们,也差不多可以解脱了。”

  “哼!一群心术不正的小人,当年我受你们蒙蔽,今后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这又说的什么话?他好像误会了什么。可是慕筱舒没空考虑这个,因为奚泽又开始吹口哨了。他这一吹,各路毒物就蠢蠢欲动起来,随时都可能扑上来。

  谭浩渊让慕筱舒退后几步,正准备硬拼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点不太和谐的声音。慕筱舒也听见了,她朝谷口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一男一女正拉拉扯扯地往这边走过来。

  “公主,乔某已经说过了,请你别再跟着我了!”

  “本公主有权选砾禾的任何一个男人做驸马,既然选中了你,你就要跟本公主回去!”

  “可是乔某并不是砾禾之人,不受这条的约束,请公主另寻他人。住手!不要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乔安知!你故意甩开我,假装离开了砾禾,害我在外面绕了一大圈,还差点儿被坏蛋抓走了,你就不会良心不安啊?”

  “腿长在公主的身上,乔某又管不着。”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一个扯一个躲,一路朝这里走来。可能斗嘴斗得太专心,以至于没发现谭浩渊和慕筱舒这一大群的人。直到他们走到了近前,这才发现了不对。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那女子瞪着眼问,从来没在山谷里看见这么多人。她的目光突然捕捉到了一张熟悉的脸,不由地“咦”了一声,惊讶地说,“原来是你呀!”

  这名被称为公主的女子居然就是云梓,慕筱舒见过她,当时她说要找她的未婚夫……想到这里,慕筱舒的注意力陡然放在了那名男子的身上。

  就凭刚才这两人的对话,莫非他是……

  慕筱舒在心里暗自揣测之际,谭浩渊却是往那男子的方向走了两步,唤道:“安知。”

  乔安知怔住了,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现在的情景,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了神来,跪下道:“王爷。”

  谭浩渊亲自将他扶了起来,乔安知有很多话想说,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这时他已经注意到了谷中的情况,不禁问道:“王爷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

  “哼!他们能有什么事,无非是想打冰蟾心的主意。乔安知,你要跟他们是一伙的,以后也别来我的山谷了,都走都走,不然我不客气了。”

  “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乔安知说道。奚泽再次哼了一声,抱着手臂不理他们了。

  “我们确实是为冰蟾心而来。”慕筱舒站出来说,“这东西对我非常重要,可否劝劝你这位朋友,让他将东西让给我?”

  “你是……”

  “她是本王的未婚妻。”

  乔安知怔了一下,随后微笑着道:“原来如此。只是这冰蟾心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要它做什么?”

  如果这话不是乔安知问的,慕筱舒肯定不会回答,但眼前这人是谭浩渊的亲人,那就不一样了。

  “我需要用它解蛊。”慕筱舒答道。

  “解蛊?”乔安知诧异道,“是不是哪里弄错了?它并不能解蛊,相反,反而是……”

  “一准又是被傅博给骗了,还解蛊。”奚泽抬起头,这回斗笠的帽檐抬高了些,总算可以看见他的脸了。让人意外的是,他看上去挺年轻,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慕筱舒和谭浩渊明白了事情有变,静等着他们的解释。

  乔安知道:“我们进去说吧。奚兄,可否借个地儿?”

  奚泽转头就进了茅屋,乔安知招呼着谭浩渊等人进去,云梓挤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

  一群人在茅屋里谈了很久,慕筱舒才把事情的经过弄明白,原来傅老真的骗了她。他不仅不会帮他解蛊,甚至这蛊就是他下的!奚泽说世上只有两人能下这种蛊,一个是他,另一个就是傅老。

  冰蟾心非但无法引出她体内的蛊,反而会让它彻底成为祸心蛊,到时慕筱舒的甚至就被这只蛊的主人所控。她看上去会是个正常人,但是她的想法已经由不得她自己了。简单来说,她会心甘情愿为蛊的主人做事,自己还浑然不觉这有什么不对。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对我下这种蛊?”慕筱舒问完,屋里陷入了沉寂当中。

  已经摘了斗笠的奚泽垂着眼看地面,缓缓开口:“你们可知傅博是什么身份?”

  “他隶属于百汇商盟。”

  “商盟?”奚泽先是有些意外,随后就明白了过来,“不错,可是远不是这样,他真正的主子是大夏皇族!”

  这个消息震惊了慕筱舒,居然是大夏。曾经的泱泱大国,如今守着一小块土地,随时都有可能被其他国家攻占。大夏已经沉寂了许多年,没想到他们却一直不死心。

  “傅博一直肩负着一个任务,将东海鲛人王的遗孤培养成大夏的傀儡,好对东海鲛人发号施令,光复大夏。”

  谭浩渊问:“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曾经和傅博恶战过一场,从他那里了解了很多事情。”

  听到这个消息,最为震撼的莫过于慕筱舒了。她面对的居然是这么可怕的算计,若是一辈子做别人手下的行尸走肉,她还不如不活!而且她还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傅博若是大夏的人,那宋子儒又是谁?

  慕筱舒摇了摇头,这件事她不要再想了。

  “慕姑娘,”奚泽唤回了慕筱舒的注意,“你还不明白吗?你就是那个遗孤。东海那边……”

  慕筱舒怔了怔,随后苦笑了起来,问奚泽道:“你有没有办法解我的蛊?”

  奚泽毫不犹豫地点头:“不难。”

  慕筱舒又问谭浩渊:“你觉得我这个新身份怎么样?”

  “没所谓,如果你想去东海看看,那就去。如果不想,等回北望,一切照旧。”

  慕筱舒有点感动,她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新身份也没有认同感,可以的话,她并不想趟这趟浑水。

  奚泽的茅屋小,他们谈得差不多之后,便回到了客栈。谭浩渊和乔安知单独去说话了,恐怕有很多事要交流。据说当年谭浩景会造反,也是祸心蛊的功劳。

  第二天,在奚泽的帮助下,慕筱舒顺利引出了身上的蛊。这个折磨了她许久的可恨玩意儿,到这时才算是彻底被她摆脱了。

  慕筱舒和谭浩渊在牟业住了几天,谭浩渊就接到了从北望来的一则密报。

  “有人忍不住了。”谭浩渊冷笑道,“我们明天就回去。”

  谭浩渊说明天,那明天就一定得走,这次他们选了最快的路往回赶。回到北望,谭浩渊和慕筱舒立即进了宫,去见皇帝谭曜成。

  谭曜成自从在谭瑜均那里得了药,便没有停过,而他越是服用那药,他的身体就越糟糕。此时,谭曜成已经变得很虚弱了。

  谭浩渊虽然人在千里之外,但对北望的局势却一直很了解。他给自己的手下下了一道密令,将虚弱的谭曜成软禁在了宫中。因为他的这一招,对皇位虎视眈眈的谭瑜均才失去了先机。

  谭浩渊一路直奔皇宫,宫门开后,他见到了他那位父皇。

  谭曜成已经没有人样了,整个人异常消瘦。见到谭浩渊,他的眼神也依旧很呆滞,那是药物的结果。

  “父皇。”谭浩渊唤道。

  谭曜成无神的眼睛转了转,似乎看了看他,又似乎什么都没看,嘴里喃喃念着:“药……药……”

  谭浩渊没有停留多久,便离开了谭曜成的寝殿,身上还带着一份圣旨。

  不久之后,谭瑜均就接到了这份圣旨。他有封地了,谭浩渊让他去老远的不毛之地做王爷,并且要在三天内启程。

  谭浩渊不在的这些日子,有不少在后面做小动作的人,他将跟这些人的账一笔一笔算了过去。等他处理完这些事,已经是深夜了。

  慕筱舒在王府里等他,并没有睡。谭浩渊回来的时候,就见到了在烛光中打瞌睡的她。

  他将慕筱舒给抱了起来,吓得慕筱舒立即清醒了,含含糊糊地抱怨了一句。

  “怎么这么晚。”慕筱舒说。

  “事情多。”

  慕筱舒撇了撇了嘴:“事情再多也要休息。”

  “本王知道,不过接下来你会比本王更忙。”

  “为什么?”

  “因为你该准备嫁衣了。”

  慕筱舒这回彻底的清醒了,嫁衣……是啊,他们的婚礼还没有办。

  她在床上翻了个身,看着谭浩渊的眼睛笑:“夫君,你的喜服也让为妻包办了吧?”

  “求之不得。”

  帐幔放下,烛火吹熄,一夜好眠。


标 签古言 穿越V5王妃有个APP 棠舟 慕筱舒谭浩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