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三殿下C狼小说_林紫宸空尘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272 ℃
三殿下C狼小说_林紫宸空尘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林紫宸空尘最新章节免费

C狼 著

连载中免费

以主角林紫宸空尘为中心展开描述的小说叫做《三殿下》,由作者C狼倾心创作,全文讲述的是:三殿下林紫宸生了一副好样貌,偏生还才华出众,能安定四国,却在成亲当日,被王妃陷害,进而导致国家毁灭,重生一世,林紫宸回到了鲜衣怒马的少年时代,却依稀记着庙里的一个小和尚空尘,前世纠葛他记不清,但今生,小和尚不愿靠近他,为的是赎回前世的罪孽。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主角林紫宸空尘为中心展开描述的小说叫做《三殿下》,由作者C狼倾心创作,全文讲述的是:三殿下林紫宸生了一副好样貌,偏生还才华出众,能安定四国,却在成亲当日,被王妃陷害,进而导致国家毁灭,重生一世,林紫宸回到了鲜衣怒马的少年时代,却依稀记着庙里的一个小和尚空尘,前世纠葛他记不清,但今生,小和尚不愿靠近他,为的是赎回前世的罪孽。

免费阅读

  “那父皇允我出家吧!”

  自林萧飒的手下,一阵温暖传来,那暖意顺着膝盖逐渐的传遍全身,林萧飒也不言语,只是继续的为他轻揉膝盖,沉默了很久之后,林萧飒才将他的双腿重新的放回被子中。

  “林紫宸,再让我听到如此不顾后果的话,我弄死你。”

  这些年来,林萧飒第一次叫他的全名,显然他是真的动怒了,林紫宸毫不示弱的瞪回去,父子两个谁都不让谁,林紫宸气他的冷血无情,而林萧飒的则是气林紫宸的任性。

  “这半个月好好给我反省,若是还不悔悟,就搬回幻影天,在我眼皮底下,我看你还能荒唐到什么地步?”林萧飒气的站起身,一甩袖子,打算离去。

  “我不去!”林紫宸偏头,果断拒绝,再一次的皱起眉头。

  “你……”林萧飒单手指着他,深呼吸一口气,“那幻影天历代都是东宫太子宫,你当真不知我为何让你住那里吗?”

  林紫宸看向林萧飒,不敢想的是,父皇竟然将话说的如此的直白,虽然所有人都说,那个位置早晚都是他的,可是他却从未有过那样的想法,“继承了你的位置,便可以娶和尚了吗?”

  林紫宸任性的话,让林萧飒真的很想抽他一巴掌,但是念在他病着,腿又疼着,林萧飒再心底放他一马,只是毫不客气的丢下话,甩袖离开。

  “你娶一座寺庙的和尚都没人管你。”

  “恭送陛下!”看到林萧飒那怒气冲冲的模样,青玉和水部就一阵胆战心惊,这表明,这父子俩又没谈妥,极为可能又闹僵了。

  “殿下……”送走林萧飒之后,青玉和水部小跑的回到房间,只见林紫宸只穿一身淡黄色的里衣,再一次的站到了那一副“禅”字的面前,双手背后,似乎又是恢复了前几天的状态。

  “殿下,要不您坐着想?”水部想将椅子搬过去,林紫宸伸手打断他,深呼吸一口气,转身来到书桌的一侧,单手抽出自己的佩剑,对着那副字便砍上两刀,速度极快,甩手又将佩剑扔回,准确无误的入了剑鞘。

  青玉和水部都不敢言,平日里殿下最为宝贵这副字,今日这是怎么了?

  “青玉,”林紫宸的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冷傲,那一瞬间,青玉似乎是又见到了那个在战场上说一不二,意志坚定的三殿下,“从即日起,”林紫宸单手拄在书桌上,一字一句的开口,“本殿要那个位置,谁挡,杀谁!”

  青玉一愣,他自然是知道林紫宸说的那个位置是哪处,可是他跟着殿下的这几年来,殿下的性子他是了解的,他潇洒成性,喜爱自由,酷喜游山玩水,虽然当今陛下有意,可是殿下却是对那个位置一丝兴趣都没有的,今日见了陛下一面,是说了什么吗?殿下突然间转变了。

  “青玉定誓死追随!”青玉当下跪地,表明态度。

  林紫宸背对着他,紧紧的握着右手,只有坐上了那个位置,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如父皇所言,自己娶一个寺庙的和尚,怕是都不会有人再多言一句。

  只有坐上了那个位置,有了全天下最至高无上的权利,他才可以保护空尘,至少不会让他再一次的落得陪自己殉葬的地步,那个和尚,一身白衣似雪,心思纯净似白纸,上一世,因为自己压抑的退缩,他们已经错过了,再重活一次,他要活的肆意而为,为那个肯为他陪葬的和尚肆意而为,为那个一直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的和尚肆意而为,为自己那无疾而终的爱情肆意而为!

  林萧飒从三皇子府离开,倒是没有立刻的回皇宫,而是去了国师府,和西湖镜坐一起,小喝上两杯,“陛下尝尝,这是我上次去苗疆的时候,拿回来的特产酒,一直没舍得喝。”西湖镜为林紫宸倒上一杯泛着淡淡的蓝色的酒。

  “哦?”林萧飒拿起酒杯放在鼻下探探,有些不信的看着西湖镜。

  西湖镜被看得有些尴尬,无奈的笑笑,“真是什么都骗不过陛下,一共就两瓶,我送了小三一壶。”

  “呵呵,”林萧飒笑笑,“我就知道,有这种好事情,作为师父的你,怎么可能会不给他,你可是把他宠的无法无天了。”林萧飒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不禁的感叹,“确实是好酒。”

  西湖镜又为林萧飒斟上一杯,“陛下这话可说冤我了,将小三宠的无法无天的人,是您,可不是我这个做师父的。”

  “是吗?”林萧飒单手拄在桌子上,仔细的想着,又看着对面西湖镜那坚定的眼神,无奈的摇头,“没办法自小就惯着,不差这几年了,一直感觉,他还是小孩子,直到这和尚的事情出现啊……”

  林萧飒也是无奈的叹气,对于林紫宸,作为父皇,他是真的一点办法都快没有了,亲手宠大的儿子花样作天作地,怎么办?继续宠着呗!

  “小三啊,自幼被您在战场马背上带大,在京城的日子也是屈指可数,心智上,自然不比其他的几个兄弟,外加战场都是男兵,小三为接触过女子,就这么长大了,心思自然长歪了些,不过还是能改过来的。”

  “都是朕的错啊……”林萧飒叹口气,又喝上一杯。

  “不过陛下……”西湖镜抬手又为林萧飒斟酒,自己却不喝上一口,“您对小三,确实有些过了,失了作为父亲的严厉,您若真的想将他作为储君培养,臣建议,严师出高徒,虎父无犬子。”西湖镜端酒递到林萧飒的面前。

  林萧飒接过酒,一饮而尽,沉默了片刻,站起了身,“我考虑一下吧,毕竟老三病才刚好,一切等年后再做决定吧。”

  “国师你无事时多去他那走动走动,开导一下。”

  林萧飒拍了拍西湖镜的肩头,转身离去。

  “微臣恭送陛下!”西湖镜弯腰,盯着被林萧飒喝空的酒杯,嘴角慢慢的上扬,直到桌子下方出现一双白靴,一双玉手拿起了方才的酒杯,刚想探到鼻下,西湖镜却慌乱的直起身子,一把将酒杯打落。

  “嗯?”林紫枫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盯着被打落的酒杯,挑眉,“怎么?这酒,我父皇喝得,我三哥喝得,我喝不得?”

  西湖镜盯着林紫枫,声音冷了下来,“苗疆盛行巫蛊之术,这酒名为仙醉,三杯,神仙难逃……”

  “你……竟……敢……对我父皇下蛊!”林紫枫伸手一把掐住西湖镜的脖子,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若再不狠下心,皇位都是林紫宸的了,今日陛下已经许了小三幻影天东宫之位!”

  西湖镜的话,让林紫枫慢慢的松开手,反而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拉到自己的面前,“只要不动三哥,其他人你随便杀,若伤了他,我定让你痛苦半生!”

  “幽灵水晶……”

  “从理论上说,当一块水晶经过千千万万年的生长,而在这过程中,介入了其他矿物,就形成了幽灵水晶,此物为滤幽灵水晶,绿幽灵是是一款很好的护身符,有着驱邪的功效,还能调节身体。”

  林萧飒看着面前的一小颗珠子,整体呈透明,其中一半却是深绿色,里面似乎是千变万化的异象,又向云雾水草一般,很是梦幻,不禁的拿起珠子,仔细的观察片刻,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放回盒子内,又看向西湖镜。

  “这幽灵水晶百年难得,据说由偷渡的商队盗卖过来中原一块,已经被打磨成了像这样大小的珠子,做成了手串,但是具体的手串现在究竟在何处就不得而知了。”

  提起这个,西湖镜也是懊恼,凭他的人脉,竟然这绿幽灵手串一点信息都没有,看来也是时候出去走走了,他需要亲自去追踪一下。

  “这一颗先送去给老三,至于那手串,先派人打听着,实在不行的话,年后你亲自去跑一趟,不计任何代价,寻回,老三爱玩这些手串,正好当作生辰贺礼赠予他。”

  林萧飒将盒子递给西湖镜,坐回桌前,随手的拿起了一本书,刚打开却又放下,叫住准备离开的西湖镜,“国师,礼部那边为老三推荐了一个正妃,乃是钟丞相家的独女,你认为如何?”

  西湖镜一愣,思索了片刻,“倒是可以,只是现下小三刚出了这事,我怕他会抵触,改日可以设一个局,将两人都叫来,再见机行事,那丞相的千金,长得天姿国色,没准小三能一见钟情呢。”

  “听你的,去把珠子送过去吧。”林萧飒又拿起书,神色却是逐渐的暗淡了下来,西湖镜看着那明显倒着的书,和脸色不是很好的林萧飒,眼神之内有些神色,闪了又闪。

  林萧飒愣神之后,眼睛慢慢的转变成了红色,右手紧紧的握着书,“林紫宸”三个字似乎说的咬牙切齿。

  三皇子府内,林紫宸安静的坐在床上,手中抱着一块雪白的玉,正小心翼翼的在上面雕刻着什么,以至于门外的人,在等了一个时辰之后,才见到本尊。

  “三哥!”一身骚包的红衣的林紫临跨步进屋,看到林紫宸不禁的愣了一下,才开口。

  这也怪不得他,平日是他都是见得一身劲装的三哥,可是今日的三哥,只是身着一件里衣,坐在床上,一头黑发全部的低垂在左侧,右手玩耍着一块圆形的吊坠,一看成色,林紫临当即就认了出来,那是附属的雪国送来的那块上好的雪玉。

  看来父皇已经给了三哥。

  “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林紫宸下床,水部立即的为他披上一件大氅,扶着他坐到一侧的椅子上。

  “听说三哥病了,我过来看看,原本想着早些来的,可是父皇不让我们进你的府,这不你关禁闭结束了,才允许我来探望。”林紫临在林紫宸的一侧坐下。

  林紫宸本就常年在边疆,虽然这个弟弟和他差着一岁,可是从小未在一起长大,也没有多少的情谊在内,所以,林紫宸对林紫临也就是平平淡淡,不是很热情,林紫临不说话,他也不开口。

  “这个……”林紫临为了避免自己再尴尬下去,主动的开口,递到林紫宸面前一个锦盒,“三哥腿不好,这个是我为三哥找来的伤药,对着寒病,有着重生般的疗效。”

  “嗯?”林紫宸一挑眉,慢慢的伸出手拿过林紫临手中的锦盒,林紫临看着面前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不觉的看向这双玉手的主人,林紫宸那双狐狸一般的双眸,看着他有些心虚。

  他看过姿态万千的男色,可是向三哥这么好看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知道三哥长得是他们兄弟几个中最为好看的,可是三哥常年在外,他们见面也少之又少,这样的近距离接触更是少,现在这么一看,林紫临不禁的吞咽口水。

  “你口渴了?”林紫宸撇嘴,虽然是不屑林紫临的表现,却是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直接吩咐下去,“水部,上茶,莫让六弟渴着。”

  “谢谢三哥!”林紫临不自在的低头,有些小心的端起刚上好的茶,甚至是手都有些细微的颤抖,小心翼翼的撇了一眼一侧的林紫宸,他端着茶杯,轻轻的放下鼻下闻闻,小心的喝上一口,随着他的咽下,那白皙的脖子上的喉结上下的移动。

  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林紫临赶紧的喝上两口茶,然后将杯子放回桌子上,抬头却发现林紫宸单手拄在桌子上,用肩膀支撑着头,一双邪魅的眸子看着自己,嘴角含笑。

  林紫临顿时感觉嘴里的茶都没味了,“六弟过来,不会只是为我送一盒伤药吧?”说完林紫宸还扬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三哥……”林紫临愣了片刻,算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也对林紫宸笑一个,然后拍了拍手掌,立刻从屋外进来一个小厮。

  小厮进门之后,倒是乖巧的对两人行个礼,然后站在了林紫临的面前,林紫宸靠在椅子上,半翘着二郎腿,有些意思不明的踢了一下林紫临,“说重点!!!”

  “快点让三哥看看,”林紫临有些放松了神经,笑着催促自己的小厮。

  林紫宸端起茶杯,一边品着茶,一边看着小厮抬起头,嗯,倒是很清秀,只见小厮将外面青黑色的外衣一脱,里面是一件深黄色的僧袍,而那帽子在摘下来的一瞬间,林紫宸没有任何形象的喷茶了。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粉面的小和尚!!!

  “三哥,你没事吧!”

  林紫宸这一喷不要紧,吓的林紫临一愣,只见林紫宸瞪大眼睛的转头,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三哥,这……”

  “兰若寺的?”林紫宸问。

  “对,”林紫临无奈的点头,“我听说了三哥的事情,所以……这是我之前带回来的,想着三哥应该能……”

  “老弟!”林紫宸有些喜笑颜开,单手搭在林紫临的肩头,“知我者,莫若六弟也。”

  “三哥喜欢便好!”林紫临一看林紫宸这反映,心顿时也放了下来。

  水部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林紫宸的反映,这是什么情况,殿下怎么一看到和尚,就整个人举止反常,一开始他还以为只是看到空尘和空寂这样呢,却不想,只要是兰若寺的和尚,殿下就欢喜,这是什么道理?

  为什么他们的殿下对和尚有着不解的情感,这究竟是怎么了?若真的喜欢男色,相信会有很多人自动送上门,可是殿下偏偏喜欢和尚呢?水部眉色间尽是对林紫宸表示的哀伤。

  “那三哥在这里,就谢过六弟了,改日六弟若喜欢什么?三哥定双手奉上。”林紫宸笑着送走林紫临,看着这个六弟又开始盯着自己不自然,林紫宸无奈的看向一侧,回头送给他一个迷人的笑,“改日请你喝酒,西域的酒。”

  面前笑意的三哥,对着自己眨眼,要请自己喝酒,林紫临不敢再待下去,他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今日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三哥,竟有些糊了,这也是林紫临第一次知道父皇为何会对三哥格外的看中,林紫临可以说有些狼狈的离开,甚至都不敢回头去看,即使他已经听到了三哥在后面清脆的笑声。

  “殿下……”

  青玉和水部互相的看着彼此,殿下笑的花枝乱颤的,这是怎么了?

  “青玉,收拾东西,拜访兰若寺。”林紫宸心情大好,原本还想着要有个什么由子去兰若寺,找空尘,这林紫临来的正是时候,给了自己一个理由。

  西湖镜来到三皇子府之时,就看到了火急火燎的要离开的林紫宸,而他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和尚!和尚!!

  “你口味真重!”西湖镜撇嘴,直接将手中的锦盒朝着林紫宸便扔了过去,林紫宸伸手接住,不满的皱眉。

  “说教的话,改日再来,今日本殿有事。”

  “又去兰若寺?”西湖镜倒是也不阻拦,而是直接依着栏杆,饶有兴趣的看着林紫宸身后的那个小和尚,心下也是有些不懂的,这三殿下是怎么了?为什么就和这兰若寺牵扯上了扯不断的关系,如果再这么下去,即使林萧飒不毁了兰若寺,林紫枫也会毁了兰若寺。

  “对啊,将这小师傅送回去,免得在我府上又惨遭毒手。”

  “那也不用三殿下亲自送回去吧?为师原本还想着与你商讨一下你的婚事呢?”

  “嗯?”林紫宸皱眉,原本要去兰若寺的大好心情,被西湖镜的一句话,扰乱了心情,不觉的打开方才接到手的锦盒,待看到里面的珠子,瞳孔猛的放大,猛的盖上。

  “绿幽灵,你从哪得来的?”对着水晶石深有研究,又格外的有着收集爱好的人,第一时间就认了出来。

  “怎么?”西湖镜走过去,有些挑衅的看着林紫宸,“是留下来和为师谈谈还是去兰若寺?”

  “滚……”林紫宸毫不客气的将西湖镜的头扭去一侧,“青玉,出发,兰若寺。”

  西湖镜稳住身形,看着匆忙离去的林紫宸,怨念的叨叨,“那个和尚究竟有什么魔力?”

  接近年关,风雪过后,外面的天气更加的阴冷起来,林紫宸将手中的马绳交给一侧的青玉,哈一口气,看着兰若寺的牌匾,嗯,他又回来了。

  林紫宸走在前,那位黄衣的和尚有些犹豫的跟在身后,若不是最后面有凶神恶煞的青玉跟着,怕是那和尚就有逃跑的心思,林紫宸一路的来到了大堂,远远的就看到了里面蒲团上的两个人,左侧身披红色袈裟的梵音主持,而右侧白色僧衣的……林紫宸撇嘴一扬。

  “梵音主持,”林紫宸的一声呼唤,扰断了梵音的静修。

  梵音和空尘从蒲团上起身,同时的转身看向院中的来人,三皇子林紫宸,和曾经敲钟的空心,梵音在前,空尘在后,便来到了院中。

  “师父,师兄……”看到两人,空心不敢抬头,低声的叫人。

  “施主,这是……?”梵音并未曾理会空心,而是看向一直盯着空尘的林紫宸,看来这施主的心结一直是在空尘身上。

  “哦,”林紫宸回过神,双手合十对着梵音欠身,“主持,我六弟将贵寺的小师傅当作……礼物送于了我,本殿想着,即是兰若寺的人,应该送回便是。”

  林紫宸说的隐忍,只是说是礼物,但是梵音和空尘也是八面玲珑之人,也听出了话中有话,不禁的哀叹,可怜了空心当初那一往无前的心思,竟如此的被糟践了。

  “那就多谢施主了!”

  “无妨,举手之劳。”林紫宸笑笑,眼神又撇向空尘,可是对方却将视线放在了自己一侧的黄衣小僧空心的身上,难不成……?林紫宸有些皱眉?重修一世,这空尘喜欢上了自己的师弟不成?

  “天寒地冻,空尘,你领施主喝口热茶再送其下山吧,空心,你随为师进屋。”梵音一眼就看穿了林紫宸来这里的目的,什么将人送还兰若寺,不过是个借口,与其如此,倒不如让空尘去和他说清楚。

  “谢主持。”林紫宸弯腰目送梵音和空心离去,抬头就一脸媚笑的看着空尘。

  “大师,”林紫宸自觉的向前跨出一步,几乎要与空尘紧贴着,“不告而别视为逃,可以告诉本殿,你在逃什么吗?”

  “施主,请随小僧前来……”空尘后退一步,快速的拉开与两人的距离,然后转身向着院外走去,林紫宸看着空尘的背影若有所思,倒是没有很快就跟上去,只是慢步在他的身后,一点点的贴近墙边,然后扶着墙壁走。

  “师父……”看着两人离去,空心带着颤抖的开口,那三皇子对空尘师兄的心思,他看得出来,可是为什么师傅不去阻拦的,就如同自己当初那样。

  “回来了便留下吧,我自能护你周全。”

  “可是师父,我想回去……”空心还是心有不甘。

  梵音叹口气,当初收这三人为徒之时,自己的师父便曾说过,这三人无一人善终,尽管自己用尽了全力,却还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入世、不归。

  “他今日能将你送于三皇子,他日就能将你赠与其他王侯贵族,其他人会有三皇子这么好心,将你送回?莫要走了空寂的路。”

  “师父……”空心看着自己的师父,一切的一切他都知道,可是他还是想回到六皇子的身边,梵音看着空心眼中的坚持,走过去,轻轻的拍了几下他的肩头。

  空心只是感觉梵音看似随意的那几下,犹如千金之重,自己身子一软,已经倒在了地上,一身的功力竟顷刻间化去,“即日起,便在我身边,重新的修行吧。”

  空心痛苦的蜷缩起来,却是忽略了上方梵音主持眼中那很明显的心疼。

  走在前方的空尘,猛地停住脚步,四周很是安静,空尘紧握手中的珠子,回眸去看身后的人,一身藏蓝色的衣服的皇子,小心翼翼的扶着墙壁,每一步走的似乎都是很吃力,空尘几乎是一瞬间,便已来到林紫宸的面前。

  他的腿还没好?

  他没有按时吃药?

  突然出现在地面的白色鞋子,让林紫宸抬头,不好意思的一笑,“劳烦久等了,腿有些不适。”

  原本林紫宸是想很仔细的观察一下空尘的表情的,可是下一秒,空尘直接弯腰,将林紫宸扛起,转个身,气息依旧平稳的向着另一处院子走去。

  “臭和尚,……”林紫宸头部朝下有些不适,他从未想过,有这么的一天,他还会被其他人抗上肩头,林紫宸不想挣扎,倒是心底泛起暖意,空尘是关心自己的腿。

  空尘直接将人扛回了自己的院子,推开房门,小心的将林紫宸放到了桌前的凳子上,才站直身子,“小僧失礼了!”空尘才要弯腰道歉,林紫宸眼疾腿快,一脚抵在了空尘那白色僧服的胸口,阻止他的行动。

  “大师是想失信于人么?莫不是忘记了在府中曾答应过本殿什么?”林紫宸就着这姿势起身,手快速的搭在空尘的肩头,两人一个翻转,空尘就坐在了椅子上,整个人躺在桌子上,而林紫宸的脚则是踩在空尘的头侧,整个人弯腰贴近空尘,紧锁住空尘的双眸。

  空尘有些不敢直视林紫宸带着审视的双眼,可是却又不敢逃避他的眼神,只能慢慢的将目光转向下方,由于姿势的问题,空尘一低头就可以看到林紫宸衣服之下,双腿大开中间那略微的凸起,今日林紫宸穿的是一件淡黄色的丝绸裤子。

  “靠……你个色和尚……”一旦发现空尘的视线转移,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大开的双腿之间,当下从桌子上收回腿,站到两步远的地方,又拉了拉自己衣服,有些气鼓鼓的看着空尘坐起身,嘴角含着若有丝无的笑。

  “施主没有……”

  “嗯?”林紫宸一皱眉,下巴略微的上扬,伸手的右手大拇指轻轻的按下一下一侧的食指,发出一声响。

  “你没有按时吃药。”空尘站起身,给林紫宸让开座位。

  “是压根没吃,”林紫宸撇嘴,转身坐回刚才的位置,身子靠在桌子上,双臂很自然的搭在后方的桌子,一副君临天下的模样,盯着有些皱眉的空尘。

  “为什么?”空尘的语气是有些生硬的,那药,对林紫宸的膝盖是有确确实实的好处的,连续吃下的话,身体的隐疾都会大好的,他为何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好与不好,反正都不会有人在乎。”林紫宸看向一侧,很自然的将右腿搭在左腿上。

  “你的父皇,你的师父,你的兄弟,你的部下,都会在乎,你又何苦!”空尘蹲下,将手覆盖在林紫宸右腿的膝盖上。

  “那你呢?臭和尚!”林紫宸居高临下的看着空尘轻柔自己的膝盖,那里传来阵阵的暖意,伴着暖意的,还有腹中那隐隐转动的珠子。

  空尘小心的揉着林紫宸的膝盖,一点点的传输内力到他的膝盖上,听到林紫宸的问题,似乎早就知道,这是对方给自己挖好的坑,“你是我的朋友,我自然是在乎的。”

  “那你为何不告而别?”林紫宸又斤斤计较回最初的问题。

  空尘将他的右腿放到一侧,再一次的按摩他的左膝,得出一条结论,这小屁孩记仇,且不好哄,“当日是真有事。”

  “出家人不大妄语……”林紫宸撇嘴,意思是空尘说谎,“臭和尚,你破戒了。”

  “休息片刻,我且领你去一处地方。”空尘站起身,转身离开了房间,林紫宸盯着他离去的背影,伸手放在还留有温度的膝盖上,哪里还有膝盖疼,不过是他装病给空尘看,却不想,这个臭和尚,是真的在乎自己,只不过方式有些隐忍。

  空尘再次进屋的时候,端着一壶热水,拿起桌上的水杯,为林紫宸倒上一杯清水,放到他的手边,然后从怀中掏出两个水袋,搭在林紫宸的膝盖上,“冬季还是不要外出了,有事可让下人代劳,再如此下去,腿会落下隐疾,阴雨寒冬,会痛。”

  林紫宸抱着温热的水杯,眨着双眼,连连点头,做了一个决定,弯腰对半跪在地上的空尘说,“不如我出家好了,这样你就可以时刻的照顾我了。”

  空尘一愣,险些跌坐在地上,惊悚的抬头,看着林紫宸依旧神色认真的看着自己,一本正经的说着,“我听话,你说东,我绝不往西,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你……”空尘叹口气,是真无语了,“还是饶过兰若寺吧。”

标 签言情 三殿下 林紫宸空尘 C狼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