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穿成摄政王的炮灰妻叶筝林祈修_穿成摄政王的炮灰妻牵牛娃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101 ℃
穿成摄政王的炮灰妻叶筝林祈修_穿成摄政王的炮灰妻牵牛娃在线阅读

穿成摄政王的炮灰妻牵牛娃

牵牛娃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穿成摄政王的炮灰妻》是牵牛娃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筝一朝穿越,成了一本书中的悲惨女炮灰,炮灰被皇帝指婚给剧中大反派为妻,新婚当晚,就被反派给拧断了脖子。作为大反派,摄政王林祈修为人狠辣暴虐,手段残忍,且一心想要谋朝篡位。为避免惨死下场,叶筝想了诸多借口,来拒绝这门婚事。甚至对外宣称,她喜欢温文尔雅的男人,然还是躲不过被皇帝赐婚的命运,新婚当夜,她看着对自己温柔地不像话的林祈修:“嗯??摄政王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穿成摄政王的炮灰妻》是牵牛娃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筝一朝穿越,成了一本书中的悲惨女炮灰,炮灰被皇帝指婚给剧中大反派为妻,新婚当晚,就被反派给拧断了脖子。作为大反派,摄政王林祈修为人狠辣暴虐,手段残忍,且一心想要谋朝篡位。为避免惨死下场,叶筝想了诸多借口,来拒绝这门婚事。甚至对外宣称,她喜欢温文尔雅的男人,然还是躲不过被皇帝赐婚的命运,新婚当夜,她看着对自己温柔地不像话的林祈修:“嗯??摄政王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免费阅读

  按照惯例,每年大年初一的早上,叶筝和一些晚辈都需要来玉华宫给太后拜年。

  叶筝来的时候,恰好静和也在。

  只见,静和坐在太后身旁,与太后说着话,不知道静和说了什么,逗的太后笑容满面,只是,看到叶筝进来后,太后的脸色立马冷了下来。

  静和的眼底也带着显而易见的怒火。

  太后盯着叶筝,冷冷道:“昨日,哀家命人三催四请你都不来,真是好大的架子啊!”

  若不是皇帝交代过,要她好好补偿叶筝,她早就将叶筝给轰了出去,又岂会容许她踏进玉华宫!

  见到叶筝,太后告诫自己不要生气,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发火。

  见太后想要兴师问罪,叶筝神色坦然的说道:“母后言重了,儿臣昨日身上伤痛不已,实在起不来身!”

  “起不来身?”闻言,太后脸色有些难看,怒斥道:“既然起不来身,为何不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昨晚,可有宫女亲眼看到你出了宫,这还没嫁给骁王呢,你就摆起骁王妃的谱来了?你还有没有将哀家放眼里了?”

  叶筝:“……”

  昨日,她出宫的时候是乘坐马车,因此,没有人看到与她同行的骁王!

  而且,出宫一事,叶筝根本没想隐瞒什么,在昨日拒绝太后参加除夕家宴的时候,叶筝早就已经猜到太后极有可能因此事责难她!

  叶筝心中早有防备,笑着说道:“母后说哪儿的话,儿臣就是有十个八个胆子,也不敢不把母后放在眼里。只是,家宴之上人多嘴杂,那日受了杖责,儿臣身子一直未有恢复,若再宴会之上突感不适,岂不是惹人思疑?”

  “……”见她提起此事,太后脸色微沉,叶筝这意思,摆明在变相提醒太后,她之所以受伤的缘由!

  听了叶筝的一番话,众人面面相觑,有些不知内情之人,不免有些困惑,他们只知道叶筝因为得罪太后被打,却不知道是何缘故,听叶筝这话,似乎带着一丝威胁?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内情不成?

  闻言,静和本来就生叶筝的气,听她说这话,更是火冒三丈:“你倒是会狡辩?!哼,说什么身体不适,谁知道你除夕之夜偷偷溜出宫外,是不是去私会情郎了?”

  闻言,叶筝冷冷的瞪她一眼:“妹妹说这话,可要讲求证据。毕竟,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我可不及妹妹万分之一啊。”

  “你……”听叶筝明嘲暗讽,静和气的满脸通红。

  众人的目光在叶筝与静和之间不停的来回。

  静和往日嚣张跋扈,宫中的不少的贵人妃嫔都被她欺负过,难得见静和吃一次亏,众人都十分乐见,所以,他们都抱着看笑话的心态看着这一幕。

  静和还想说些什么,就被太后瞪了一眼,静和顿时不敢多言!

  叶筝没有理会静和,望着太后说道:“儿臣昨日出宫散散心,也只是因为卧病在床多日,实在是无聊的很,况且,陛下曾允诺儿臣可随时出宫散心,若母后因此怪罪,儿臣甘愿领罚。”

  “……”

  她……她竟然敢搬出昭元帝做挡箭牌?

  太后脸色有些难看,却偏偏拿她没辙。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若她还执意揪着这点不放,岂不是让人看笑话?

  因此,就算太后知道叶筝不来参加家宴,是故意不给她面子,此时此刻,也不好多说什么!

  见叶筝脸上戴着薄纱,太后忽然蹙起眉头,冷冷的问道:“你这脸是怎么了?”

  叶筝回道:“起了红疹。”

  静和冷嗤一声:“呵,就你这模样,还用带着面纱?本宫看你是在故弄玄虚吧?!你难不成还以为,自己戴着面纱,就能变美了不成?”

  叶筝虽丑,却长了一双极美的杏眼,她戴上面纱之后,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仿佛一个绝美的少女。

  可谁都知道,面纱下的那张脸是那么的平凡!

  叶筝暼了静和一眼:“公主若是不信,大可以揭掉面纱看看,看看我是不是在故弄玄虚。”

  听叶筝这口气,分明是在拿话激自己,静和有些恼怒:“看就看,谁怕谁啊!”

  静和走到叶筝面前,直接毫不客气的扯掉了覆在叶筝脸上的面纱,而叶筝也不加以阻拦,很坦然的将那张“惨不忍睹”的脸给露了出来。

  当叶筝那张长满痘痘的脸颊出现在众人眼前,在座所有人都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离她比较近的几个女人,吓得往一旁躲了躲。

  只见,叶筝的脸上起满了痘痘,有些红肿,看着很是可怕,女人都爱美,看到叶筝这张一言难尽的脸,眼底都带着一丝鄙夷和嫌弃。

  “天呐,她脸上都是什么?”

  “看着好吓人啊!”

  “本来就丑,又长了满脸疱疹,也不知道骁王知道自己娶了这么一个丑八怪,夜里会不会吓得睡不着啊?”

  听到众人毫不顾忌的嘲讽,叶筝显得很平静。

  静和以为叶筝是故意带着面纱,没想到,叶筝的脸当真是出了问题,看到叶筝这般模样,静和眼里闪过幸灾乐祸。

  “对了,忘了告诉你了……”面对众人的嘲笑,叶筝表现的很平静,她对静和笑了笑,说道:“太医说,这痘痘可是会传染的哦。”

  传……传染?

  闻言,静和脸色一变,她手里还拿着叶筝的面纱,此刻,也像是一颗烫手的山芋!静和将手中的帕子丟了,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了几步。

  见状,叶筝眼底闪过一丝不屑。

  呵,真是胆小鬼,她故意拿话诓她,她也信?

  叶筝将面纱重新带好,对太后说道:“儿臣近日身染恶疾,恐会惹出乱子,已向陛下请旨,搬出宫内。”

  太后见她满脸的痘痘,也害怕会传染,听说叶筝要搬出皇宫,太后顿时松了一口气,只盼着她赶紧出宫:“搬出去也好,也能安心养病。既然身体抱恙,就在寝宫待着好好的养病,闲来无事,不要到处闲逛。”

  见太后和那些妃嫔也巴不得她赶紧搬出宫去,叶筝不由得冷嗤一声。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

  只见,丫头撩开棉帘,沈书瑶和沈如霜抬脚走了进来。

  二人相继给太后请了安。

  见到沈书瑶,太后脸色稍有缓解:“瑶儿来了?来,快坐到姑母旁边来。”

  沈书瑶上前几步,坐到了太后身旁,而一旁的沈如霜,脸色却有些难看。

  同是太后的侄女,为何太后眼里只有沈书瑶的存在?沈如霜心头是怒火中烧,脸上却显得很平静。

  见沈书瑶容颜略带憔悴,太后不由关切的问道:“逝者已矣,你要学会调解心绪,莫要一直沉浸伤悲之中,你母亲在天之灵,若是知道你如此伤心,也不会安息的。”

  提到沈夫人,沈书瑶又控制不住的红了眼眶,她强忍悲痛,点了点头:“嗯,书瑶明白。”

  叶筝望了一眼沈书瑶,不由得感叹,美女就是美女,哭起来都是梨花带雨,惹人怜爱,若她这般哭泣,应该特别的辣眼睛!

  姑侄二人说了一番体己的话,太后便让张嬷嬷取来一个紫檀木的匣子,那匣子雕工细致,看着很是昂贵。

  太后从匣子里取出一串血红色的项链,随手戴在了沈书瑶的脖子上:“这个是前段时间北越进贡来的红玛瑙项链,极为难得,哀家赏赐于你,算作新年节礼。”

  那红玛瑙项链颗颗饱满,圆润有光泽,是很难得的上品,众人艳羡不已。

  沈如霜更是眼红不已。

  更让沈如霜气愤的是,太后给她的节礼,不过是一副随处可见的珍珠耳环,如此差别待遇,让沈如霜的脸色忽青忽白。

  最后,太后从匣子里取出一个翡翠手镯,递给张嬷嬷,示意张嬷嬷将这手镯交给叶筝。张嬷嬷怕叶筝的痘疹传染,没敢离叶筝太近,她把手镯交给了叶筝后,便迅速的退到一旁。

  太后对叶筝说道:“你今年也已经十八了,这是你出嫁前,在宫中过的最后一个年节,这个翡翠手镯,就当作哀家送你的新婚大礼。”

  往年的大年初一,叶筝从来没有收过什么节礼,没想到今年,会收到一副手镯,倒是有些出乎叶筝的意料。

  太后说:“二月初十,你便要嫁入骁王府,哀家与皇帝商议,婚宴会要依嫡公主的身份来操办,万不会亏待了你。”

  叶筝微微一愣,众人也是一脸震惊。

  要知道,皇后所生的嫡公主与妃嫔所生的公主,在陪嫁方面可谓是差别很大!特别像叶筝这种不受宠的公主,本可以随意用两箱子珠宝首饰给打发了,可如今,却要按嫡公主的身份来办?

  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最震惊的莫过于静和。

  她是东黎唯一一个嫡公主,叶筝这个丑八怪,凭什么与她相提并论?!

  “母后……”静和想对太后说些什么,可被太后瞪了一眼,便立马将满肚子的委屈咽了回去。

  太后:“……”

  其实,太后也不情愿让叶筝按照嫡公主的身份来操办婚礼,但是,这是她与皇帝商议后的结果。

  而且,若不是静和,他们又岂会在这件事情上吃了闷亏?太后本想,等叶筝出嫁,随意陪嫁两箱子珠宝首饰就可,如今,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从太后寝宫出来后,叶筝就回房换了一身衣裳。

  她不喜欢戴什么装饰品,所以,刚一回房,便让小喜将太后赐的那个手镯锁在匣子里。

  大年初一,许多人都在走亲访友,忙着去拜年,叶筝也没啥事,便寻思着去一趟骁王府,给林祈修拜个早年。

  叶筝领着小喜和新月途经御花园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沈书瑶在御花园里闲逛,在她对面,恰好走来一个男人,叶筝打眼一看,不正是男主角秦逸吗?

  见到这一幕,叶筝的步伐不由的顿了一下。

  大年初一,朝廷休沐,上至皇帝下至文武百官都在家过年,一直到大年初三,才恢复如常,因此,这三日,基本在宫里看不到什么官员!,更何况,在这皇宫内院里!

  看到秦逸,不光是叶筝,小喜也有些困惑,不由的出声:“这秦大人不在府中过节,怎么得空进宫了?他与那沈家姑娘认识吗?”

  见那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小喜由衷的说道:“不过,说实话,那秦大人跟沈小姐还真是般配的紧呢。”

  听到小喜嘀嘀咕咕的,新月蹙了蹙眉头,她偷偷的扯了扯小喜的衣袖,瞪了她一眼,阻止小喜继续说下去。

  无端被人警告了一眼,小喜有些郁闷,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也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不由得看了一眼叶筝。

  见叶筝似乎没啥反应,新月松了一口气,看来,公主是真的将秦大人给放下了?!

  远远的看着廊下俊男美女,叶筝表面毫无波动,心情却很复杂。

  也不知道,她那样做能不能瞒的过去?若秦逸问起沈书瑶那件事,沈书瑶来个一问三不知,她所做的事情,不都白费了?

  当时,叶筝欠考虑,后来回想起来,却落了很多疑点。

  不过,当时那种情况,她也只能那么做!而且,无论男女主是因为什么原因认识,秦逸都会喜欢沈书瑶,所以,这跟是谁救了他并不冲突,重要的是,二人因此结识就成。

  想到这里,叶筝不由的放宽了心。

  叶筝还准备去向林祈修拜年,她并没有在原地逗留太久,领着新月和小喜便离开了。

  ……

  花园走廊。

  看到眼前那面容俊秀,温柔儒雅的男子,沈书瑶显得有些局促。

  母亲出殡那日,秦逸的安慰让沈书瑶认识了他,后来,她辗转打听才知道他便是闻名京城的中丞令秦逸,沈书瑶以前便听说过秦逸之名,对他很是佩服,如今,第一次与偶像独处,她不免有些紧张,连忙向秦逸行了礼:“见过秦大人。”

  “沈小姐不必多礼。”

  看她有些局促,秦逸生怕吓到她,连忙将藏在袖子里贴身带了半个月的凤尾钗拿了出来,问道:“这枚凤尾金钗,可是沈姑娘掉的?”

  看到那凤尾钗,沈书瑶很是惊讶,她连忙接过那个钗子,打量一眼,确实是她的首饰。

  没想到还能找回这枚凤尾钗,沈书瑶十分欣喜,解释道:“腊月初,我曾上南山为静和公主祈福,回府以后才发现钗子掉了,本以为寻不回了,怎么会在秦大人那里?”

  沈书瑶的表情欣喜又困惑。

  听沈书瑶这话,她确实是在腊月初一去了南山,由此可见,那日确实是沈书瑶救了自己。

  只是,她为何绝口不提当日之事?秦逸转念一想,便能解释的通了。

  她当初偷偷的将他送回秦府,没有留下任何讯息,便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

  只是,该说的,还是要说。

  秦逸说道:“多谢姑娘那日的救命之恩,若有一日有用得上秦某的地方,秦某必将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闻言,沈书瑶一愣,心头有些困惑。

  什么救命之恩?

  见她表情微微有些怔忡,秦逸猜测她不愿意提及此事,也不再多说什么:“这钗子十分贵重,沈姑娘收好,莫在掉了。”

  “多谢秦大人……”

  至于秦逸说的什么救命之恩,沈书瑶隐约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内幕,她心中却稍有疑虑,却并未反驳。

  ……

  正值新年,王府的下人大多数都已经回家过年,偌大的王府,更显冷寂。

  叶筝进了骁王府,林祈修正在书房习字。

  骁王的作息很规律,若不是上朝,便会每日早起处理政务,政务处理完以后,就会在书房之中看书、习字,就连过年、过节都始终如一,有时会一整天闭门不出。

  叶筝难以想象。

  这种枯燥又乏味的日子,是个正常人也闷出神经病来,也难怪,大反派的性格那么阴暗变 态

  叶筝来的时候,还有半个时辰便至晌午,她没有直接去书房找林祈修,反而直奔厨房。

  上次那条鱼,是个极其失败的作品,叶筝始终不甘心,她还是想亲手给林祈修做顿饭,不仅是要讨好他,同时,也是想挽回自己的面子。

  叶筝偷偷的溜进骁王府,本以为林祈修不知道,还暗自怯喜,想要给他一个惊喜,殊不知,在她进府的那一刻,某人便已知道她的行踪。

  周嬷嬷见叶筝很认真的在学习切菜,不由的劝道:“公主,您就别在忙活了,王爷对膳食向来挑剔,你这是在白费功夫!”

  叶筝:“……”

  她自然知道大反派那挑剔的性子,只是,他吃与不吃,与她做与不做,完全是两码事。

  叶筝不知他口味,自然要询问周嬷嬷,她没有将周嬷嬷的劝阻听进心里,反而问道:“嬷嬷,皇叔都喜欢吃什么啊?”

  周嬷嬷:“……”

  见她不停劝阻,周嬷嬷有些无奈。

  虽然,她与叶筝相处不多,但经历过上次火烧厨房的事件,周嬷嬷也深知她性子执拗,也便不再好言相劝。

  怕再次发生火烧厨房事件,也怕骁王怪罪下来,周嬷嬷思来想去,也只好寸步不离的看着叶筝,时不时的在旁边提点一二。

  叶筝做好饭,林祈修还在忙,叶筝只好亲自端去了书房。

  ……

  叶筝不太会做饭,做的都是一些家常菜,什么西红柿炒鸡蛋,青菜豆腐,辣椒炒肉、丝,对了,还有一条红烧鱼。

  哪怕是这些家常菜,也是她折腾了半天才做出来的东西!

  看到摆在桌子上那些卖相有些一言难尽的菜肴,林祈修眉头一挑,问起叶筝:“这些,都是你一个人做的?”

  叶筝点了点头:“嗯。”

  看着那些卖相有些难看的菜肴,叶筝有些尴尬,连忙解释道:“皇叔放心,周嬷嬷还在旁边监督着呢,虽然,样子丑是丑了些,但味道应该不错。”

  有周嬷嬷在旁监督指导,应该没什么问题……

  林祈修知道她在厨房捣鼓了半天,可看着她做的这些东西,又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豆腐有些碎了,肉、丝成了肉块,就是红烧鱼,看着还不错……

  看着桌子上那些吃食,沈扬冷笑。

  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儿?

  王爷对吃的一向挑剔,眼前这几样东西,且不说味道如何,连卖相都没一个可看的,王爷才不会吃这些东西呢。

  但是,当看到林祈修拿起筷子夹菜的时候,沈扬只感觉犹如雷劈。

  林祈修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细嚼慢咽,看不出神色。

  叶筝忙邀功似的问道:“怎样?味道如何?”

  林祈修淡淡说道:“有点咸了。”

  咸了?

  因为鱼肉不方便试尝,叶筝也没尝咸淡,听林祈修这么说,她连忙拿起一旁的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

  见叶筝这行为,沈扬眉头皱起。

  王爷一向有洁癖,不喜欢与人同桌而食,叶筝还敢与王爷吃一个碗里的饭?她是活腻了不成?沈扬刚想训斥叶筝没大没小,就见林祈修斜眼望了过来,吓得他立刻缩了回去:“……”

  沈扬欲哭无泪,他这是惹着谁了?!

  肉放进嘴里的那一刻,叶筝表情顿时一僵!

  林祈修撑着下巴,笑着问道:“如何?”

  叶筝本想咽下去,可忍了好一会儿,还是将嘴里的肉吐了出来:“好咸呐!”

  只是含在嘴里,叶筝便感觉特别难受,她很佩服林祈修,他竟然面不改色的吃了一块肉,还镇定自若的说了一声,有点咸!

  这哪叫有点咸了?差点没齁死她。

  林祈修好心的给她倒了一杯茶,叶筝忙接了过来,她大口大口的喝了两口,嘴里那咸涩的味道才算减轻不少。

  叶筝感觉尴尬极了:“要不,皇叔尝尝另外几道菜?”

  叶筝以为他铁定不愿尝试了,不曾想,林祈修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碎掉的豆腐。

  叶筝忙问:“……味道如何?”

  在叶筝忐忑的注视下,他淡淡的说道:“还不错。”

  最起码,没有那么咸,也能入口。

  听他这么说,叶筝放下心来,脸上不自觉的绽开一抹笑意。只是,她忽然想起他不喜欢自己的笑,表情立刻严肃起来。

  林祈修简单的吃了些,就让沈扬将那些吃食撤了下去。

  林祈修吃完饭,就继续看起了书本,叶筝想起一件事,犹豫了半天,叶筝还是按耐不住好奇,问道:“皇叔,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标 签穿越 穿成摄政王的炮灰妻 叶筝 牵牛娃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