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反派是个小可爱褚言时凇昱_反派是个小可爱白岁杪在线阅读

xiaoshiyi 3周前 (09-06) 笔趣阁 10018 ℃
反派是个小可爱褚言时凇昱_反派是个小可爱白岁杪在线阅读

反派是个小可爱白岁杪

白岁杪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

《反派是个小可爱》是白岁杪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褚言的穿越和别人的穿越不同,在她穿书的小说里,死了四次。因为一时手贱,误入了一个叫“异次元之旅”的网站,然后穿到了一本叫《腹黑王爷的小娇妻》的小说里,在这里,她的任务是:1.促进男女主感情发展。2.帮助他们打败反派,当然,在这期间,她也可以发展自己的感情戏,但是不能影响到剧情的整体走向。其实褚言也不明白,一本太监文,能有什么走向。而且,反派是哪位啊??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反派是个小可爱》是白岁杪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褚言的穿越和别人的穿越不同,在她穿书的小说里,死了四次。因为一时手贱,误入了一个叫“异次元之旅”的网站,然后穿到了一本叫《腹黑王爷的小娇妻》的小说里,在这里,她的任务是:1.促进男女主感情发展。2.帮助他们打败反派,当然,在这期间,她也可以发展自己的感情戏,但是不能影响到剧情的整体走向。其实褚言也不明白,一本太监文,能有什么走向。而且,反派是哪位啊??

免费阅读

  褚言熟稔地一挑眉,接过了他的话,“那我可舍不得。”

  时凇昱闻此,笑意几不可察地一滞,耳尖竟是微微一红。

  梁沂承:“……”

  梁沂承使劲甩开折扇,一步就从二人之间跨了过去,硬是打断了两人的眉来眼去。

  之于褚言,这种打趣的话向来都是信手拈来。

  根本无论什么真不真心。

  但这次她注意到了时凇昱微红的耳尖,心中不由惊异。

  此人身份高贵,相貌不俗且俊美无俦,身边又怎么会少了女子的爱慕,而且对言语的把控亦是老道,就方才那一句“又要疼了”,险些就要让褚言心头一紧。

  眼下面对她的回应,他却是羞怯了。

  竟是有点……可爱。

  三人一同往前走了不多一会儿,便到了一家叫“不夜侯”的茶楼,褚言对这里印象还挺深刻的,不光是因为这个名字好听,而且原著中男女主第一次相遇,便是在此。

  当时女主来这里答谢她的救命恩人,也就是茶楼的楼主——折余公子。

  当时折余公子救她时,是隐住了面庞,所以并不知道长什么样,只听到他的手下唤他折余公子。

  后来才打听到是不夜侯的楼主,也是一直隐于江湖中的一位侠客。

  平日不见踪影,但百姓遭受苦难时,折余公子便会挺身而出,拔刀相助,但一直都是蒙面而行,从未露过面。惩恶扬善以后也向来分文不取,也是百姓口中的一段佳话。

  女主第一次来这里时,没找着折余公子,倒是碰到了男主时瑾。

  当时是个清晨,成王时瑾刚从春香阁出来,来此地吃茶醒酒。

  结果两个人就给对上了,好像是谁把谁踩了一脚还是撞了一下,后来又经过了一系列脚滑、摔到,最后不知道凭着什么力学原理,女主扑到男主怀里,两个还给亲上了。

  于是男女主就此相识。

  男主表面是个风流倜傥、玩世不恭的废柴王爷,实际那都只是他装的,不光不废柴,其实他就是救了女主的折余公子。

  可是女主不知道啊!

  前期还一直讨厌男主,误会男主,后来两人相处的机会多了,才慢慢喜欢上他。

  但是,从最开始到两人暧 昧不清,再到男主向她表白,最后她被送进皇宫,褚越一直都不知道时瑾就是折余公子。

  一句话的事,有那么难么?

  褚言叹了口气,抬眸环顾四周。

  茶楼一楼的装潢比较素朴,都是一些普通的桌椅板凳,但里面的人却不少,从市斤百姓,商铺小贩,到江湖侠客,各色人汇聚一堂,鱼龙混杂,彼时三五成群地围坐在一张张桌子边。

  “恭迎王爷,梁公子——”小二眼尖,他们刚踏进大门便飞奔着过来了,不敢有丝毫怠慢。

  鞠了一个深深的躬,满脸堆笑,然后又看向褚言,为难了片刻后,补了句:“还有这位姑娘。”

  小二嗓门极其洪亮,楼里的人本来就多,此刻都纷纷扭头往门口看来。时凇昱和梁沂承倒罢了,他们本就身份尊贵,面对众人的打量早已是习以为常。

  但褚言就有些尴尬,毕竟她只是一介女子,彼时同两位男子出行,在思想还比较封建的古代,免不了思想迂腐之人的窃窃私语与口诛笔伐。

  面对这种隆重登场式的礼遇,其实时凇昱也头疼,但无奈梁沂承这人乐此不疲,不管去哪里都恨不得敲锣打鼓告诉大家他来了,还不赶紧出来迎接。

  但见他有模有样地甩开折扇,下巴微抬,只轻睨了小二一眼,说道:“老位置。”

  “好嘞!”

  小二便带着他们上了二楼。

  二楼不同于一楼,没有那般喧哗杂乱。

  不夜侯共有三层楼,一楼为普通民众所设,并无限制,而且茶水价格公道,大多数人都能消费得起。

  二楼则提了一个档次,专为有钱人家的公子所设,不同的桌子相隔稍微远了些,而且还有幔纱相隔,看着多了几分雅致。

  三楼则是密闭的隔间,大多数是商贾谈生意的来处,主要是议事,或者小宴席,需要提前预约,价格不菲。

  梁沂承他们的老位置视野绝佳,正好靠窗,往下是方才走过来的街道,往远处眺望便能看见雪湖的景色。

  彼时,二楼的人们都在各自的位置上吃茶,闲聊,享受着安稳闲逸的生活。

  梁沂承时凇昱坐在一面,褚言坐在时凇昱对面。

  小二上了茶后,褚言便端起了茶杯,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听自己身后那一桌闲聊。

  听着声音,应该有三人,他们还故意压低了嗓门,但二楼本就极静,所以褚言还是听了个一清二楚。

  她注意到了他们谈论的关键词——“永生”。

  “你说这永生之术到底存不存在?”

  “当然是存在了,”回答的那人压低了嗓音,“只要天渡派存在,那么永生诀自然是有。”

  “天渡派?”另一个人不解地问道。

  “你不知道吗?”方才那人又开始解释,“当今江湖中有四股势力,天渡派,闻雪阁,无音谷,还有,”

  那人顿了顿,用极小的声音轻声说道:“清心堂。”

  褚言知道他为何会再压低声音。

  因为他们此刻待的地方,也就是茶楼“不夜侯”,不仅仅是表面那么简单,除却茶楼的外表,它其实还是“清心堂”的根据地。

  而原著中男主的身份不仅仅是楼主折余公子,还是清心堂的现任堂主。

  “天渡派便是一切纷争的由头,因为天渡后人血身带有长生诀,可炼制长生之术。而闻雪阁本就虎视眈眈,据说现下阁主命不久矣,正在四处搜寻天渡后人。无音谷虽说向来不问世事,看起来云淡风轻,但谁知道它暗地里有没有谋划什么。”

  “那清心堂呢?”

  “清心堂算是江湖中的老大哥,为了安定,平稳江湖动荡,现今正在追杀天渡后人,杀之以绝后患。”

  听完这一番议论,褚言是真的茫然。

  当时看这个小说时,作者也只是提到了清心堂,但是连它到底是做什么全都只字未提,那时候褚言全只当作是男主的金手指了,也许可以让他看起来更有人物魅力一些。

  再更别说是描写到其他的什么派,什么阁,还有什么长生之术。

  褚言不由心中怀疑:难道是作者偷偷更新了??

  或者是……系统智能编排了剧情?

  褚言能听到他们的声音,时凇昱梁沂承自然也不例外。

  时凇昱的面色看上去波澜不惊,从未生过涟漪,倒是窗边的梁沂承有耐不住的迹象,他眉头紧锁,感觉下一刻就要拍案而起,冲上去打人了。

  时凇昱注意到了他的情绪,偏头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褚言捧着茶杯,细呷了口,也没品出个什么滋味,只顾着偷看对面这两人的面色。

  虽然时凇昱看着泰然自若,但就凭方才梁沂承的反应,就可以印证,这两人定当与这四方势力有关系。只是不知道是哪个方而已。

  “你看什么看?眼睛滴溜溜地转,在想什么呢,别听那些人瞎扯!”梁沂承面色一凶,将怨气尽数发泄到了褚言身上。

  “……你这个人有什么疾病?”我特么的就算是个女配,也不至于被人这么针对吧?

  况且,他这话一出分明就是欲盖弥彰,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本来就是嘴炮一个,还没脑子。

  难怪只是个男二。

  在原著里,梁沂承就是那个万年男二,一直都心心念念着女主褚越,但是,不管他多么温柔,付出了多少,人家女主就只是不断给他发好人卡,而他从始至终都被男主压在脚底。

  “哎我就奇怪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梁沂承将扇子一丢。

  时凇昱眸色一凉,划了梁沂承一眼。

  梁沂承这才灰溜溜拾起扇子,将方才的嚣张气焰收住。

  本以为这场斗嘴就此作罢了,却听见对面的褚言悠悠开口:

  “将军小儿子,名为梁沂承,从小锦衣玉食,飞扬跋扈,目中无人。”褚言眨了眨眼,“平日里没什么爱好,只会胡吃海喝,跟狐朋狗友厮混。然后还有……年十八,尚未婚配,但现今心中已有意中……”

  “闭嘴。”梁沂承低声骂道。

  “哦,好。”褚言放下了杯盏,嘴角隐着笑意。

  时凇昱和褚言对视一眼,但见他唇角一勾,朝梁沂承揶揄道:“意中人?”

  “没有!”梁沂承将脑袋一别,看向窗外,然后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今日天气不错啊。”

  “要不要去雪湖上泛舟?”

  两人都没理他。

  时凇昱此刻正看着褚言,眸光温和,但没有什么情绪。

  良久。

  “你可信长生之术?”

  时凇昱突然冷不防丢来这一句。

  褚言摸不清是什么意思,微微一怔后,还是按着自己的想法答道:“若是有传闻,总归不是空穴来风。”

  “所以还是信的吧。”

  毕竟这是小说世界,就没有不可能的。

  “没错。”时凇昱点了点头,“我也相信。”

  褚言心中一宽,好歹他们的想法达成一致,便继续放着性子压低声音说道:“但是要我说,这一个个门派,没一个好东西。”

  “闻雪阁阁主贪生怕死,想寻长生药为自己续命,是谓自私。无音谷的话,那些人也说它看似云淡风轻,但指不定图谋不轨,不知在谋划些什么,更是凶险。还有那个清心堂,打着稳定人心的旗帜,但其实三观极其扭曲。”

  “天渡后人难道生来就应该被杀吗?”

  “谁有义务生来就要为所谓的大义牺牲自己啊。”

  桌上一时寂静无声。

  包括一直絮絮叨叨,情绪极不稳定的梁沂承,此刻也安静异常。

  褚言这才反应过来“言多必失”这四字,莫不是方才自己太过于激进了?触了这两人的逆鳞?

  正在她犹疑之时,但见时凇昱突然露出一个笑,含着纯粹之感。

  “褚姑娘真是敢说敢言,时某也觉得……”他顿了顿,笑意更深,“他们都不是好东西。”

  不知为何,这时候他分明是在笑的,但原本的纯粹清澈却逐步参杂了其他的味道,多了些阴郁与幽幽的意味深长。

  让人越发看不透。

  “对了,你的意中人到底是谁啊?”时凇昱将话头又重新抛到了梁沂承身上。

  “……”梁沂承此刻也回过了神,微瞪了他一眼,抄起胳膊眼睛一合,脑袋朝窗外拧去,“本公子要小憩片刻。”

  他刚往后靠下去,瞬间又弹了起来。

  “哎呦,那人好生恶心。”梁沂承怪叫一声,眯着双眸往窗外的楼下看着。

  方才的场景褚言也看到了,那男子在街上走的很快,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姑娘,他伸手去拉人家时,明明可以只扶肩膀,却是一路下滑搂到了姑娘的腰。

  但那男子长得实为凶悍,姑娘见此也有点怕,敢怒不敢言,推开男子就跑了。

  “走个路还要揩姑娘的油,真是油腻死了,简直就是个变 态,也不知道那个死肥猪是谁。”梁沂承愤懑地打开折扇,使劲摇着,“要是让本公子知道了,我定当……”

  褚言看着楼下那个肥胖的身影,淡淡说道:“他叫刘成才。”

  然后她看向了时凇昱,继续说道:“是我未婚夫。”

  时凇昱明了她的意思,只是淡淡地一挑眉,“还有多久?”

  “一个月后。”褚言伸手支起下巴,朝时凇昱眨了眨眼,“不见不散哦。”

  梁沂承根本没注意他们两人的对话,在听了“我未婚夫”这四个字后就开始捧腹而笑,笑的前仰后合。

  引得二楼的人纷纷投来目光。

  褚言不由抚了抚额,看着笑得满带泪花的梁沂承,开始沉思,自己到底跟这人多大仇、多大怨啊?

  刘成才问了一路的人,终是找到了不夜侯的楼下。

  他方才跟自己好友陆友湛就多聊了一会儿,结果一转眼褚言便不见了。一问行人,竟说是跟两个男人走了,刘成才肥胖的身躯不由一震,眸中溢出了怒气。

  他突然就想到陆友湛方才的话。

  “你那位未过门的妻子,长得如此端庄秀丽,看那仪态就不一般。”

  “你还没有正式娶过妻子,可千万不要被有些女人骗了,然后沦为世人的笑柄。未出阁的女子,就应该遵从三从四德,深居闺阁之中,怎么能抛头露面在街上乱逛。最重要的,你要注意别让你那小娇娘被其他男人盯上喽。当然,也不排除有些女人……生性就风 骚!只怕刘兄你镇不住啊!”

  那句“只怕刘兄你镇不住啊”如同一道催命符在刘成才脑中循环不休,越是循环,就越激起他的怒火。

  刘成才扭动着肥硕的身躯,一步跨进了茶楼,小二刚迎上去欢迎,就被他一掌挥到了一边。

  “这位客官,您这是……”小二为难的又上前了两步,但又在他凶狠的目光中停下脚步。

  楼里的人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皆往这儿看来,登时一片哗然,议论纷纷,都在猜测着现在要上演什么好戏。

  刘成才环顾一周,没有找到人,瞪了小二一眼,厉声问道:“褚言呢?!”

  “什么褚言啊,公子你来找人也不至于这个态度啊……哎,二楼不能随便去,公子——”

  *

  梁沂承好不容易才停止了笑,正瘫坐在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折扇。

  时凇昱则是端着杯盏,的的确确在细细品茶。

  褚言听着时凇昱讲了一会儿不同茶的口味,以及茶道等等。最后就无聊地捏着杯子,眺望着窗外的雪湖。

  远远的能看见那里有不少人,湖上小舟如一颗颗米粒在碧绿上浮动。

  能看见每个人都不一样,他们有着不同的穿着,做着不同的动作。此刻的时光静谧到像假的,但它又这么真,褚言放下了杯子,呼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就算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那又如何呢?

  何不如一晌贪欢,好好享受这场虚幻的美好。

  褚言微阖了眼皮,但是很快又微睁开一个缝,偷偷看了一眼对面的时凇昱。

  这两天来,褚言遇到的人也不算少,但大多在短时间内,她就能大致摸清楚这人是什么性格。

  再加上原著中有过的描写,她基本可以一眼将他们看到底,善良也好,虚荣也罢,不管是什么脾气秉性,大多数都能窥得。

  但时凇昱不一样。

  除却原著中并没怎么提他以外,就凭褚言与他的这两次接触看来,时凇昱像是蒙着一层又一层的轻纱,拨开最开始的神秘以后,她能看见许多东西,有纯粹,真挚,当然也有阴郁,深沉。

  不知为何,面对这样一个复杂、难以捉摸的人,褚言没办法做到去戒备他,去恶意揣测他,因为大多数时候褚言看他的眼睛时,透过温和,穿过幽深,她似乎还看到了隐隐的孤独与挣扎。

  至于他隐藏的东西,他的秘密,或者是真实的面目,褚言不想知道,也不在意。

  人与人之间可能就是存在某些磁场,褚言就是莫名其妙地想接近他。

  “明天有空吗?”褚言睁开了眼,看向时凇昱。

  被突然一问,时凇昱愣了愣,他抬起眸子还未作答,一边的梁沂承就发现了端倪,直接打断,“没空没空!我们可没你这么闲……”

  “没问你。”

  “你!”

  “我想邀你去雪湖泛舟。”褚言看向时凇昱说道。

  言语坚定,目光真挚。

  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人或事,褚言不想婆婆妈妈。

  梁沂承眉头一锁,忿忿道:“你这个人真是,不是都有未婚夫了么,怎么还……”

  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他:

  “褚言!!”

  只见小二跟在刘成才身后,欲哭无泪,“王爷,公子我……”

  时凇昱用眼神示意他退下,小二这才如释重负般离去,赶忙去通知楼里管事的去了。

  “你这个女人,果真是,不知礼义廉耻,不守三从四德……你,”刘成才直冲到他们的桌子前,怒意盎然地说道:“你都要嫁入我们刘府了,能不能要点脸?”

  褚言全程都冷冷的看着他,原本面对这张脸只是有点难受,现在看上去就是恶心了。

  她还有点惊异,这人方才还是个唯命是从的爹宝男,除了看起来有些呆以外,倒也不至于让人反感。眼下却是突然变了模样,褚言料想到应该是谁说了什么,然后激到刘成才内心的自卑点,于是放出了洪水猛兽在此叫嚣。

  但见褚言缓缓站起身,淡淡地看着他。

  眸光极浅,满含着不屑。

  刘成才看都没看另外两人,只是对着褚言高声骂道:“还不快跟我回去!跟别的男人在这此勾三搭四,你还真是不要……”

  “啪——”

  清脆的巴掌声打断了他的话。

  刘成才捂着自己的脸,小眼睛瞪的老大,不可置信地往前迈了一步,另一只手指着褚言的鼻尖,“……你这个贱女人,你竟然敢打我?”

  “怎么,你还想打回来不成?”褚言注视着他,眼神犀利,“刘家的废物儿子,本小姐可是丞相府大夫人的女儿,你又是哪根葱呐?”

  “你有什么资格来评判我的生活,看不惯就找你的好爹爹退婚啊。”

  气氛一时剑拔弩张。

  褚言眸色平淡,面色不改,但气场极强,不由引人侧目。

  刘成才身形高大肥胖,此刻更是勃然大怒,感觉时刻都要冲上去一把掐死褚言。

  从身形的对比上看,众人都替褚言捏了一把汗。

  时凇昱一把拿过了梁沂承手中的折扇,正准备起身,却被梁沂承手疾眼快地一摁,“别人的家务事,你管什么闲事。”

  “你方才不还义愤填膺么?此刻怎么默不作声了。”时凇昱说着,然后一把推开了他的胳膊。

  梁沂承一时语塞,被这一句讽刺驳得有些羞愧。

  褚言自然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对于梁沂承的态度,她觉得很正常,并没有太大的波澜,毕竟每个人都有权利去选择帮与不帮,况且他们只是萍水相逢,本就没有太多情谊,就算是袖手旁观也无可厚非。

  所以时凇昱的回应还是令她一怔。

  眼见着咬牙切齿的刘成才已经忍无可忍,正要抬起胳膊动手,肩头却突然被一柄折扇给抵住了。

  “这位公子,适可而止吧。”

  嗓音低沉幽远,却铿锵有力,不容置喙。

  褚言侧眸看了时凇昱一眼,心中蓦然一暖。

  褚言本就生性自由,并不喜欢有人管制她的生活,对她指手画脚。尽管她现在的身份是刘成才的未婚妻,但是这本就是一桩不情不愿的婚事,况且她并未过门,那又凭什么受到别人的指责辱骂。

  作为一个思想自由的人,不管在什么环境下,什么人面前,她都应该去为自己的权利抗争。

  但是,独当一面的时候多了,她也早就习惯了一个人,若是在此过程中,有人突然站在了她身边,褚言还有些不适应,有些手足无措。

  却见时凇昱朝她温和地看了一眼,似乎在说“有我在”,随后又伸出一只胳膊,将褚言护到了身后。

  随后继续看向刘成才,方才眸中的温和也尽数退散,凝结成了千年寒冰,令人不寒而栗。

  时凇昱站起身来身形笔直,分明是谦谦公子模样,还夹着温文尔雅的气质,彼时却是扑面而来的居高临下的傲气,正乜视着刘成才。

  两人的气势当即立分高下。

  刘成才脚下一踉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才朝时凇昱快速地瞄了一眼,当即就移走了目光,嘴里磕巴道:“梁,梁公子说的对,这,这是我们的家务事,您不要多管……”

  “说什么啊说?你他娘的闭嘴!”梁沂承“腾”地站起身,本来他就有些挂不住面子,眼下又被刘成才指出来,自然是羞愤,“你个死肥男,这位姑娘还未过你家门呢你就是这般态度,等嫁给你了岂不是要被你给打死?”

  方才还理直气壮,气势汹汹的刘成才,此刻早就败下阵来。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这两人是谁。

  一个是当朝皇帝现今最疼爱的景王时凇昱,一个是护国大将军的小儿子梁沂承,都不是他这个小商户惹得起的。

  所以当他一过来,认出这两人以后,他连原本想好的骂词都憋了回去,碍着面子便只能全发泄到褚言身上。毕竟这是个女子,而且是自己的未婚妻,也算是他半个刘家人,比较好下手一点。

  但是他没想到,这个褚言竟是个硬骨头,而且还和这两位贵人关系不错。

  刘成才舔了舔嘴唇,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我,我就是来管教……”

  “管教?”

  另一个清亮的女声突然响起。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来者是一位紫衣女子,女子体态丰腴,环肥燕瘦,一双桃花眼更是风情万种,眼神亦是魅惑至极,只不过此刻带着几分嫌恶之色,但丝毫不影响她的妖娆妩媚。


标 签穿越 反派是个小可爱 褚言 白岁杪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