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家夫君见不得光rikkaa_我家夫君见不得光苏棠凌天煜在线阅读

xiaoshiyi 1个月前 (09-27) 笔趣阁 10859 ℃
我家夫君见不得光rikkaa_我家夫君见不得光苏棠凌天煜在线阅读

我家夫君见不得光苏棠凌天煜

rikkaa 著

连载中免费

《我家夫君见不得光》是rikkaa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众人皆说苏家嫡女苏棠生的貌美如花,才情过人,却被一桩圣旨赐给了得了见不得光的怪病、一只脚早已踏入地府的凌家三爷凌天煜,无人不替她感到惋惜,可只有苏棠自己知道,这个人,她嫁对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家夫君见不得光》是rikkaa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众人皆说苏家嫡女苏棠生的貌美如花,才情过人,却被一桩圣旨赐给了得了见不得光的怪病、一只脚早已踏入地府的凌家三爷凌天煜,无人不替她感到惋惜,可只有苏棠自己知道,这个人,她嫁对了....

免费阅读

  沈纤纤把桂花糕放在口里融了之后,香甜气沁入心窝,不一会便吃了个精光,不过也没忘了让红桃尝个味。

  思前想后,沈纤纤决定去苏棠院子里走一趟。天色尚早,凌天煜应该还没回来,这个时候去也不会打扰到他们。

  披了斗篷,沈纤纤从衣柜最下面拿出来个四四方方的妆匣,又从花盆角落里摸出一把小钥匙。仔细开了锁,从妆匣里取出对镯子揣在身上。

  仅从外观上,这双镯子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甚至称得上简单朴素,不是什么值钱物件。但是沈家奶奶传给她的,贵在意义,对沈纤纤来说珍贵万分。

  沈纤纤到时苏棠正低着头,围在铺满布料针线的小桌前,穿针引线,好不认真。

  知道沈纤纤到来,苏棠也没放下手里的东西,匆匆抬了一下头让沈纤纤往里边走,坐在旁边看着她绣。

  桌子上各色的线和布,虽多却不乱,即使是正在用的也被缠在纸筒上绕的整整齐齐。苏棠不喜欢东西杂乱的样子。

  沈纤纤探过去个头,斜插簪子流苏晃着还轻碰苏棠后耳,待看清之后幽幽道:“嫂嫂,我头一次见人在荷包上绣老鼠。”

  苏棠的手顿了下,抬头嗔怒的表情盯着沈纤纤。

  月牙和团圆在一旁没忍住笑出来,语气轻快:“表小姐,夫人绣的是兔子呢。”

  沈纤纤微张了嘴,再三仔细看过,却实在看不出半分兔子的影子。

  看见沈纤纤疑惑的表情,苏棠立马两大针勾勒出长长的兔耳,得意到:“看,这样是不是就像多了?”

  说来奇怪,苏棠明明是个漫画家,就算不是知名漫画家,但画画这些动物肯定不在话下。

  可在布料上绣和画对她来说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她已经做了许多样品,这还是最后质量最好的一批。

  多了两只兔耳朵,沈纤纤打量着,是有那么几分神似了。

  “嫂嫂,之前伯父伯母没找嬷嬷教过你女工么?”沈纤纤好奇。

  苏棠摇摇头,自然是教过的,可又不是她学的,哪里会?只能打个马虎眼过去。她是要给许多人做的,月牙,团圆,还有凌天煜。

  “你要一个么?”苏棠问沈纤纤,在这儿无聊的时光,她做些女红来打发,倒也觉得挺有趣的。

  桌子上有许多之前的练习品,沈纤纤铺几个来看。对比着来说,不论是针脚的细密还是样式都是在进步的,有些样子确实是不太行,但这彩线配色却是让人觉得十分顺眼的。再加上与苏棠关系近了许多,她也不再推辞,便也要了一个。

  今天是完成不了了,苏棠想着沈纤纤过来说不定有什么事情,便起身准备与她到屋中间椅子上靠在火炉旁聊会天。却被沈纤纤劝下了,说只是想来看看而已。

  聊了会天,沈纤纤无意间问了下凌天煜什么时候来,正好苏棠想借机从她这里问出点什么,便说道:“纤纤,你表哥他平常白天都在哪里呀?”

  沈纤纤听到这个问题愣了一下,“当然是在房间里呀嫂嫂,我表哥是不能出门的。”

  想到了些什么,她有些紧张的靠过去,放低声音:“嫂嫂你莫不是嫌我表哥不能陪你出去玩了?”

  沈纤纤也是个小姑娘,出去玩对她的吸引力总是很大的。

  “不是不是,”苏棠摇头否认:“我只是好奇罢了。”

  看来沈纤纤也是不知道的。

  “看桌子上摆的整整齐齐,想来嫂嫂也是个规矩人,正好与我表哥般配。我表哥的洁癖可是很严重呢。”

  洁癖?苏棠在脑海里回想,听沈纤纤这样一说,似乎每次见凌天煜,他总像个仙人一样。

  怪不得前些天苏棠在他房间用杯子喝了口水,被要求把杯子带出去了。

  当时她还有些奇怪,凌天煜说是给她的“纪念”,可哪有人拿这种喝过水的杯子留作纪念呢?

  现在看来八成就是被嫌弃了。

  两人又说了许多关于凌天煜的事情,大部分都是沈纤纤说,苏棠听着。

  她对凌天煜了解还是太少了。

  沈纤纤还说了凌天煜的怪病是如何得来的。当年凌天煜为了保护先帝被奸人下毒,苦寻解药无果,落了现在一身怪病。

  如果不是丫鬟提醒为时已晚,两人怕是能聊上一天一夜。

  苏棠想起身去送沈纤纤,被拒绝了。只叫她今日早些绣完,过几天除夕忙起来,就没什么时间来做这些事情了。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着就要过年了。苏棠也不再坚持,揉揉眼睛,又让月牙挑了些灯芯继续绣了,看不见门口的人欲走欲停的样子。

  沈纤纤把手伸到袖子里把镯子摩挲了好几圈。前脚尖往前轻踮,后脚跟又要往后退,她拿不定注意,站在门前冥思苦想。刚刚好几次都是想拿出来镯子又作罢了。

  其实也就半分钟的时间,沈纤纤心里几个来回,然最后还是直接走出去了。

  这镯子实在还是太重了,再等等吧。

  ---

  今日到底还是没绣完手上的这只兔子,这是绣给苏棠自个的,她生肖属兔。

  起身伸了个懒腰,她去房间隔壁沐浴之后又在火炉旁坐了会,等到头发干的差不多之后才准备上 床

  纠结要不要给凌天煜留灯,但是转念一想就算留了,很大可能也会被他吹灭,还是省个灯油钱吧。

  新房间的垫子是有些硬的,她不是很喜欢。两个枕头也并排在一起,是要夫妻两个人一起枕着的。

  不知道凌天煜什么时候才会回来,苏棠躺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捋着头发,想着沈纤纤今天临走前说的话。却越发觉得看不透凌天煜这个人了。

  下次是不是留着灯比较好?不都说这样会有家的感觉吗?苏棠想起来小时候写的作文,类似妈妈留下的一盏灯是幸福的光晕这种。

  有敲门声打破了苏棠的胡思乱想。

  但等她再仔细听时,又没了动静。正在苏棠想是不是幻听的时候,门外的人说话了:“睡了?”

  声音不大,苏棠却听得清清楚楚。内心惊讶,凌天煜进房前居然学会敲门了?

  “还没,”半夜三更的,苏棠也不敢太大声音,回他:“门没锁。”

  反正上了锁对他来说也没用,何况这是两个人一起居住的房间,锁的话倒显得自己多矫情了。

  凌天煜开门关门声音极轻,进门闻见了桂花的香气。夜里一眼便能看到放在火炉旁的吃食,心里明了却偏偏要问出来:“给我留的?”

  苏棠大大方方的承认:“对啊,林嬷嬷说你爱吃。而且这个盘子是干净的,少的那半是我事先拿筷子匀出去的。”

  苏棠着重强调了后半句,她今个才知道凌天煜有洁癖。

  本来对于凌天煜,她知道的就不多,几乎一半都是从外人那听出来的。、

  心里藏着大大的疑惑,她想着要不要问出来。

  床的半边陷了下去,苏棠反射般地往里又挤了挤,腿侧隔着被子和墻紧挨着。两只手攥着被子,只露出来半张脸。

  用被子把自己裹个严严实实,当成自己的茧,安全感涨得飞快。

  “三爷,您睡了吗?”苏棠睡不着,像个好奇的野猫似的,她平时不是个心里藏不住事情的人。但不知道为何,有些东西她就想今天问出来个答案。

  凌天煜动了动手指,他今天处理了好多落下来的事情,有些疲累。听着旁边小姑娘的声音却又不觉得聒噪,像悦耳的黄鹂声,带着上转的语调。

  “有事就说。”凌天煜是个直率的人,他一向用不着揣测别人心思。可唯有苏棠,是他读不得心的。

  苏棠翻了个身,头发垂下来,有些落在了凌天煜胸前。两颗眸子闪着有光,她总觉得两人之间距离似是近了些,说话也越自在起来:“三爷,你白天都是干嘛的呀?”

  哼笑一声,凌天煜还以为她是有什么要紧事。不过也是,她在这府里肯定会被保护得好好的,不会出任何意外。

  “白天出去治病。”凌天煜随口找个理由搪塞她。

  “喔,”苏棠若有所思,她还在想若是凌天煜白天在这间房子里的话,那两个人岂不是要整体呆在一起?

  正当苏棠还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身旁的人不配合了。

  “睡觉。”

  但是苏棠留了个心眼,她想赶在凌天煜前醒来,看他是如何离开房间离开院子的。

  但一觉醒来,苏棠身边却没了人,又是空空荡荡的。

  尽管她已经非常早醒来了。

  “夫人!夫人!”月牙在门外大喊。

  苏棠听她声音不似平常,赶紧披件衣服去开门,“怎么了?”

  月牙递过来一封信,说是苏母身边的嬷嬷一大早就送过来的,让苏棠尽快拆开看。

  想来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可明明昨天刚回门,有什么事情这么急?苏棠猛然想起回门那天苏父脸上多次露出为难的表情,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念此,苏棠先让月牙也下去了,关上门立刻撕去开封,取了信件来看。

  仔细地读完了信,苏棠的眉头逐渐紧缩。

  月牙倒过来一杯热水,探头好奇着:“夫人,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苏棠把信递给了她,满脸愁容。

  信上说苏家名下的铺子里有人私卖食盐,本来只是小数目没被上面查到,收手也就罢了。只是人都是贪婪的,见钱来得快,尝到了甜头竟又不断扩大。生意居然在京城周围做大了起来,一下子就被朝廷抓了个正着。被大理寺接了案子过去。

  本来在她回门那天就有了风吹草动,只是苏父花了钱打点二三,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谁知官府下令命人半夜来抄家。现下苏父和管铺子的已经被押进了牢狱,宅院也被封锁住了。

  苏棠虽是不懂这个朝代的制度,但是贩卖私盐,触碰朝廷利益,定是会被重重责罚。

  苏母的字里行间都透露着事情的严重性,月牙看完也在原地踏了几下,一脸焦虑的样子。嘴里还念叨着:“这可怎么办,夫人现下能去哪里搬救兵呢...”

  与月牙相比,苏棠倒显得镇定得多。她是绝不会袖手旁观的,凌天煜或许能帮上忙,可他应该要到晚上才回来。而且她没有把握,凌天煜愿不愿意帮她一把。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先去拿钱打理些关系,苏母在信中说了自己被困在府里。

  “月牙,去找人备马车。”苏棠吩咐道。

  月牙面又喜又愁,“可是夫人...”

  “没什么可是的,快去,莫要耽误时间。”苏棠再次吩咐。

  待月牙出去后,苏棠把抽屉里的锁盒拿出来,里面有些银票和金子,都是她陪嫁的嫁妆。挑选了几张面额大的,定是用得到的。

  临走前只跟林嬷嬷打了个招呼,说是家里出了事情,日落之前定会回来。

  林嬷嬷一大早出去买菜的时候也听了些流言,看着苏棠的背影想叮嘱几句又觉得不妥,就做罢了,深深叹了口气。

  是临时找来的车夫,苏棠派月牙把事先准备好的一锭银子交于车夫,“麻烦师傅抄个小路到苏府,走去后门,勿要宣扬,切勿对任何人说起。”

  车夫连连点头,苏棠又塞了一锭银子过去,“请尽量快些。”

  车夫拿着厚实的两锭银子,笑开了花。快马加鞭,寻了条小路。

  虽是费了些银钱,苏棠是有自己的思量的。她现在身份不同往日,一举一动也会被人跟凌天煜联系在一起。苏母有许多细节在信里说的模模糊糊,没有确定之前,苏棠心里也还拿不定最后的主意。

  但苏父苏母,她定是要帮的。尽管他们没有血缘关系,甚至是来自两个不同时空的陌生家人。

  马车行驶速度果然够快,比苏棠预计到达的时间还要早。

  车夫停稳马车,笑眯眯地问:“小的还需要在此等候吗?”

  苏棠拒绝了,她真不一定什么时候回去。道谢之后便往里走了。

  不出所料,就算是后门也有衙门的人在守着。苏母信里虽然没说,苏棠也大概猜到了苏府现在的境况。

  出门前就戴了面纱,披了斗篷,苏棠双手合住,被人拦在门外。

  月牙赶忙上前,二两黄金发给几人,言辞诚恳:“几位官爷行行好,我家嬷嬷在里,小姐心切,定不去苏家主院走。”

  守门的几个人都知道这话是假的。做嬷嬷的女儿哪能出手就如此阔绰,但这声官爷,和这抵得上大半年的俸禄,谁也拒绝不了。

  为首的那个向四周瞄了几眼,不动声色的收下金子装进口袋,压低声音说道:“苏府乃衙门查禁重地,不得擅自出入。今日在此无任何外人进入。”

  话是如此,长戟都分开了来。

  苏棠颔首示谢。

  已是接近中午,院子里轮流值班的人有部分都吃了早餐,又拿了些银子打点了稀稀落落的几个守门人,苏棠才见着母亲的面。

  听见脚步声,苏母还以为又是官府人,哪只抬头就看见了自家娇女,心中激动。

  “我儿!”苏母从椅子上猛的站起来,头前一片黑,险些摔倒。

  苏棠忙上前扶着,“月牙,快去倒杯水来。”

  看见苏母眼周发黑,嘴唇干裂,苏棠心中也有几分难过,安慰老人道:“母亲,不急。我们坐下来慢慢说。”

  但是谁都知道时间是很急切的。

  待苏母情绪缓过来些,苏棠直接捡苏母在信中未提起、自己又最关心的几个问题问:“母亲,京城周围贩盐主要卖给了哪些家?”

  “卖给了孙家、李家还有林家。”苏母答道,“那种小家小户的更不敢卖。”

  听来都是些世家大族,既然如此被发现,要么是其中出了奸细,要么就是有人眼红。

  苏棠又问:“母亲,你与父亲可是亲自参与倒卖了?”

  这是苏棠最为关心的。苏母在信里只说了是名下铺子有人动手脚,其他一概没提。

  见苏母神情挣扎的点了头,苏棠心里“咯噔”一声。

  若是被人诬陷了,苏棠自是会想各种办法为自家父母洗刷冤屈。可人再怎么护短,苏棠也不得不承认她此刻有些烦躁了。

  苏母见她逐渐冷下来的脸色,上前抓住苏棠双手,摇晃道:“我儿,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只要你好好求求凌三爷,他一定有办法的!”

  苏棠被说的心乱,可一看见母亲悲伤欲绝的神情心就软了下来,安慰道:“母亲放心,我定会尽力。容我先去大理寺一趟。有事我会派人立刻传信给你。”

  见苏母还是放不下心来,苏棠再三保证:“母亲,这事是我们做得不对,不求全身而退。但我一定会尽全力保父亲出来。”

  贩卖私盐,重至死刑,何况在天子脚下。

  苏棠其实心里也没几个底,又坐了辆马车直奔关押苏父的牢狱。

  苏父现下是京城重犯,关押自然严格。苏棠蒙着面,迫不得已拿出来了凌天煜有次交给她的令牌。

  守门人看清楚她手里的令牌脸色变了几变,恭恭敬敬地把人请了进去,有些为难地说:“还望小姐早日出来,不要为难我们这些个低贱职位的。”

  很快就找到了苏父的位置,苏棠叫了声“爹”,又快速掀开了面纱放下。

  苏父也是震惊,他想不到自己女儿竟能进入此地,眉头皱着本想撵人赶紧出去。

  他一把老命死在这里不要紧。只怕要连累女儿被夫家嫌弃了。

  苏棠看见蓬头垢面的苏父于心不忍,苏父带着镣铐的手青紫一片,还有血肉露了出来。她让自己尽量不要去看。

  时间珍贵,苏棠只能立刻说:“爹,您在这里不要想太多,女儿一定会救您出来。”

  苏父知道这是在安慰自己,摇头让她赶紧走。

  苏棠强压下涌到胸口的酸意,怪不得面前这位老人一时糊涂。

  “爹,一定要相信女儿,保重。”苏棠说完就走。

  出门之前,月牙拿了大银票,分给了几个看守犯人的狱官:“官爷们宅心仁厚。我家老爷身体太差,还望官爷们多多照顾照顾。”

  此类事情狱官遇到的多了,眼里都有几分不屑,但是接过来银票的一瞬间眼都直了。看不出来这两个女子出手如此大方,立即笑呵呵地请苏棠她们放心。

  路上奔波许久,来回时间浪费了许多,天色黑了下来。苏棠今日格外地累,下一秒就要不省人事似的。在与月牙回去的路上实在忍不住支颐打了个盹,到了凌府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地。

  远远望去,府前除了平日里的侍卫,还多了一个身影。

  走近了些,苏棠一眼就看到了银色面具,心里一阵紧张,那人的名字还在嘴边没有说出来便脚下虚浮起来。

  月牙一直低头走,抬头眼看着苏棠要倒下伸手去接,却被抢先了。

  凌天煜把人打横抱起,直接回了房。

  他自是知道了苏棠家的事。想着她定会焦虑不已,便回来的早了些。没想到林嬷嬷说她白天就去了苏府。

  苏棠真的像是变了个性子似的,之前的她懦弱、遇事慌乱。此刻倒是觉得人成长了不少。

  凌天煜即使抱着个人,走的也极快。苏棠本就没有晕过去,在被抱起的时候就清醒多了。感觉到凌天煜速度很快,她不免有些担心他会把自己摔了来,搂着他脖子的手不由自主地紧了几分。

  房间里灯还亮着,她一进门便闻到了饭菜的香气。她这才想起来已经整整一天没有进食了,难怪刚才会走路不稳。

  凌天煜盯着她,又一次试着去读心。她也丝毫不感到害羞,对视回去。

  肚子倒是不合时宜的姑姑叫了起来。

  苏棠不急着吃饭,她想求凌天煜帮忙。

  “三爷,我...”

  话还没说完便被人打断,凌天煜刚刚从月牙那里知道她今天还未吃饭,冷着声音道:“先吃饭再说。”

  苏棠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低应了声,那就晚会再说吧,反正她也饿得很。

  这个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攥着凌天煜的衣角,自己一天没洗手,还去了狱牢那种环境。尴尬笑了两声,松开了手。

  凌天煜看着自己衣服上留下的两条黑印,面具下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标 签古言 我家夫君见不得光 苏棠 rikkaa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