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赐我玉华游龙惊凤_赐我玉华殷华傅赐玉在线阅读

xiaoshiyi 1个月前 (09-27) 笔趣阁 10889 ℃
赐我玉华游龙惊凤_赐我玉华殷华傅赐玉在线阅读

赐我玉华殷华傅赐玉

游龙惊凤 著

连载中免费

《赐我玉华》是游龙惊凤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直徘徊在十八线的小演员殷华近日里被国际著名导演傅赐玉钦点当电影的女二号,大家都说她走了狗屎运才会被傅赐玉给注意到,只有殷华自己知道,这丫就是为了报八年前她打的他的仇!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赐我玉华》是游龙惊凤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直徘徊在十八线的小演员殷华近日里被国际著名导演傅赐玉钦点当电影的女二号,大家都说她走了狗屎运才会被傅赐玉给注意到,只有殷华自己知道,这丫就是为了报八年前她打的他的仇!

免费阅读

  殷华的音色不是那种甜腻的少女音,也不似清泉银铃那般轻灵,但总归让人挑不出错。

  她垂眸低视着地面,雨水滴落在脚边炸开小水花,溅湿了鞋边。脸上是知道无可奈何之后的妥协,十分的平静,说话时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激动,只是娓娓道来了一件事。

  “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可能的确会从事和这些相关的工作。”

  然后瞬间她转颜为笑,弯弯的眼睛中藏着奸笑,唇角也上扬拉成一个弧度,“所以希望傅学长能认真对待每一次的演出彩排呢。”

  傅赐玉心下了当,他该知道殷华说不出什么好话来的。

  只是好像这般鬼巧的说话方式,才适合她。想到这里,傅赐玉自己也没发现他的心情不由自主地变好了几分,唇角也勾起了个弯度。

  殷华见状,感觉他现在可能心情还不错,就多嘴了一句:“那学长你呢?你有没有什么,你想得到,然而没得到的东西吗?”

  可是她没想到,她这真是多嘴了一句。身边的傅赐玉闻言就沉默了,原本舒开的眉头又微微地锁了起来。

  这次的沉默格外得久,久到殷华都开始后悔这个问题,她才听到了傅赐玉的回答。

  “没有。”

  他从来没有迫切的想要过什么东西。现在他拥有的,成绩、奖项都是别人和他说的,应该去争取到的。所以他就去尝试了,不说不费吹灰之力,但是总能成功的。

  所有的东西来得太过于轻易,他便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

  “那你珍惜吗?我的意思是说,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这个年龄的时候拿国奖。”

  傅赐玉的沉默给了殷华最好的答案。

  “那你真是个很没追求的人。”上课铃声止不住地在这时敲响,她径自绕过傅赐玉,“我回去上课了。”

  扔下这句话,就踏着急促的步伐离开了高三楼,脚步交换之间看起来有点的蹒跚。

  傅赐玉不语,窗台上静静地放着属于自己的那把伞,被人折得十分整齐,工整的像未拆封一般。可以看得出,折伞的人是用了心的。

  在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之前,蒋问串班来找傅赐玉,通知他因为这几日晚间都会有大暴雨,所以话剧社的排练暂停,什么时候恢复会通知。

  “然而高三依旧要晚自习。”蒋问愤愤地说,天公可没有办法阻止高三的晚自习。

  傅赐玉神色冷淡,略慵懒地倚靠着,心思不在听蒋问的话上。

  上不上晚自习和他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他若是不想上,段长不会拦,也拦不住。

  他在想殷华的事,那句“你真是个很没追求的人”。

  不得不承认,他对这句话很反感。反感得有点厌恶,也有些恼火。

  她凭什么这么说?她有什么资格这样说?

  心底有阵无名火起。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也因此,他问话的时候不自觉地带了些怒气:“你们为什么对她那么友好。”

  傅赐玉用的是肯定句,他用正眼看向蒋问,“不是你一个,是你们,那些所有人。”

  他没说那个“她”是谁。但是蒋问直觉告诉他,这个“她”是殷华。而且听傅赐玉的语气,看起来是两个人又闹什么矛盾了。

  那天和殷华的对话他藏到了心底,是没打算和任何人来分享那段对话的。可结果,另外一位当事人主动找上自己,询问对方相关的事。

  这可真是,你在观察一个人的同时,那个人也在观察着你。蒋问默默的感叹。

  “她比较会乱发脾气。”傅赐玉最后还添了一句,“而且脾气还不小。”

  像只炸毛的大猫。不是小猫,小猫没她那么不可爱。

  “她惹到你了吗?如果是的话,我会帮你说她的。”

  “没有。”他否定道,“只是,觉得比较奇怪。”也不能说是惹到,就是有点不爽。

  她平时的为人处世,非常的尖锐,不是好说话的性子,说出来的话也不怎么好听。

  还爱管闲事。虽然是正义之举,可是对于个中学生来说,是不是有点鲁莽?当时在场的还有那么多人,要是给众人都惹上了麻烦,她担得起吗?

  明明可以不去管,偏偏要。

  蒋问原本还是嬉笑的脸顿时愣住,慢慢地收了脸上的笑意,眼神却向窗外瞟去;“她只是表达友善的方式比较笨拙而已,并不是只有我们在单方面付出真情的。”

  这点傅赐玉承认。在公私分明这件事上,殷华的确比许多人分得明白。作为“事业”上的伙伴,他不得不说这样的做法舒服很多。但落在平日里,就不见得那么好了。

  就像平日间,两个人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绝不会掺一点的私情。

  “就是觉得,她那么努力的人,凭什么得不到应有的。”

  “为什么这么说?”

  “我知道她的一些事。高一的时候还是个成绩不错的姑娘,但是应该算是被人陷害了吧。说她的成绩不像她应得的。”

  “有的人连星星都不如,只一昧地放大月亮来强调星星的没用。”

  “我就不懂了,嫉妒优秀的人是没有错的,但是为什么总把别人的优秀当做她不应得的。为什么?只因为她是殷华还是什么?”

  说到最后,蒋问的脸上甚至带了毫不留情嘲笑的表情,话语中也充斥对他口中“那些人”的不屑。

  “这是心理素质的问题。”他只能想到这样的解释。

  “心理素质的问题吗?”蒋问的语气忽然就冷了下来,看向傅赐玉的眼神也不再似刚才那样平淡。

  “傅赐玉,你是可以说这样的话。

  “就像月亮,是不会关心,也不会关注到星星是多想要和它一样明亮。”

  傅赐玉没接话。他能感受到殷华对他的敌意,那不是

  蒋问不怒反笑,继续说:“同样的,赐玉,我想问你,你为什么会针对殷华呢?”

  “虽然你可能没有注意过,你的确是有意识无意识的,在针对她。”

  究竟是为什么呢?

  十月夜雨被风吹进窗子,隐隐约约间送来了被雨水打落后仅剩的桂花香。他一抬头,就看到了窗外被深云层层叠叠起来的天,和下着寒雨的夜。

  好像十几年来,所有的疑难和问题在他面前都不是太大的事,他都会解。

  只是殷华——

  暴雨连下了快有一周的时候,终于是开始收敛,云雨渐去,放回了秋日的阳光。只是这一场秋雨下完,气温也开始呈下降的趋势,真真切切有让人感觉到秋冬已经来了。

  话剧社的排练就在这周恢复了。只不过排练不了几次,马上就碰到月考。三中的规定是考试期间所有的社团活动都得暂停的,没多少时间留给他们了。

  但很少见的,今天滕莲和蒋问都说会晚一点过来,有事要去处理。殷华无法,只好亲自拿起大喇叭,于是排练室内频频传出暴躁的声音,音量比往常还大了些分贝。

  傅赐玉心里有事,就导致了他今天的演出不太在状态。

  “卡卡卡!”殷华愤愤地扔下扩音器,怒气冲冲地走到傅赐玉面前,问他,“你怎么回事?我上次还夸你演得很好来着。”

  她注意到傅赐玉眼底有浅浅的黑眼圈,眼神也不像之前那样不爱理睬人的疏远,是真真切切带了些乏意。

  “没睡好?”殷华例行关问。演员的身体是要放在第一位的,如果太疲劳了,还是要先休息。

  “没。”他寡淡地回。只是有些忧思过虑。

  见他也不愿讲缘由,她就当是没事,气呼呼地继续说:“我上次还和你说了要好好练,珍惜时间。今天就给我歇菜,这样还怎么整?”

  傅赐玉居高临下地看着在他面前咋咋呼呼的殷华,烦躁的情绪又上来了。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殷华了。自从还伞后,话剧社也停止了排练,他们就没有任何的交际,高三和高二的教室也隔着一段距离。可这段时间这个人的身影和语音却比之前还恼人的缠着他。

  还有蒋问添了的一把柴。

  殷华那一身的反骨,偏偏自己也没有多大的能力,老是要出来唱反调。这不是优点,也不是缺点。

  他就是想挫一挫她的锐气。

  可是没想到现在好像发展成,自己会有意识无意识的,就会关注到她。

  心里乱成麻,各种滋味混杂。这几日就没怎么睡好,没什么精神。

  现在还有些的烦躁。罪魁祸首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叽叽喳喳地在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只觉得聒噪,加重了那把火。

  他尽力地按捺住自己的情绪,不耐烦地说:“原本就是你们拜托我来演。”

  听到这话,原本暴躁无比的殷华反而没那么凶悍,只是顿时语气就冷了下来:“我们不缺演员,如果傅学长不愿意的话,现在依旧可以退出。”

  甩脸色?是以为就他会吗?

  在她这里可没有什么国奖学神,既然加入了,就要按大部队的流程走。甩大牌什么的,没有用。

  话剧社其他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全都暗暗倒吸了一口冷气,无一人敢上前劝架。殷姐如果是比较暴躁的状态,说明是还有回旋的余地的。如果真的严肃起来,那可能没那么好说话解决,和她杠起来不会有什么好处的。但是对方是傅学长……

  “殷姐殷姐。”谭平尝试想拉住她,现在蒋问和滕莲不在,他能拉一下是一下,尽管不抱多少希望。

  殷华锐利地瞥了他一眼,吓得谭平又缩了回去。那眼神不是要吃人,就是要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现在吃软怕硬的人太多,若是一直装作弱势群体,反而会让人看不起。所以她对人事物,都觉得要以强硬的态度才能有话语权。

  可没想到,傅赐玉真就穿上带来的衣服,往排练室外走了。

  殷华见状,才知道可能是真的有什么事,心里暗骂自己一声是说了重话。立马急匆匆地跟上,追到门外。

  “诶你这个人还真有脾气!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傅赐玉不想再多与她纠缠,冷言:“我愿意来就来,愿意走就走。是我的自由。”也不顾其他,径自走开。

  殷华只能在后面追,边追边说:“你知不知道你这一走,就给我们造成多大的麻烦!”

  “可是这里面浪费的,不止是你一个人的时间,还有我们话剧社这么多的人的努力成果。”

  殷华知道她这样说,其实就算是道德绑架了。他是想走就能走,这是他的自由,可是这同时也是一种不负责的行为。

  闻言,傅赐玉收回了迈出的脚步,定定地站住,“你凭什么说出,‘没有追求’这几个字。”

  殷华以为他是要怪罪她刚才说的话,没想到他是想说上次还伞时的事,有些没反应过来。只好匆忙地解释:“我……我那是随口一说!你、你别上心啊。”

  傅赐玉看出了她在敷衍,她心里肯定不是想说出来的这般想法。

  果不其然又听见她断断续续地接下去说:“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做的事都其实是非自愿的,觉得挺可怜的……”

  “可怜?”傅赐玉唇角勾起冷笑,眼中越发不屑,“我又不是被迫的,怎么就可怜了?”

  “你不是被迫的,也不是主动的。那你到底为什么想去做?”殷华的那股倔劲又上来了,不依不饶地问,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趋势。

  “我想做就做了,和其他人没有关系。”

  “但是觉得这些都无所谓,其实是可有可无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你没有追求的原因。”

  把话说出来了,殷华才发觉自己当初和蒋问说的,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的人的事。

  不存在完美的人,傅赐玉也是。他的问题,就是在这里。没有什么事能抵达他眼底,万般俗事都不值得上心。

  “你知道吗,你拥有的这一切,都是别人花了几千倍几百倍努力也很难换来的成功。你却满不在乎。”

  他讥笑着反问:“获得的成就就一定要像你一样炫耀?”

  这话把殷华问的一噎,“不是炫耀,是我希望能,最基本的尊重你获得的。”

  “这是我自己的事。”

  “是,这是你自己的事,你当然可以觉得没必要。好,既然说到这个问题,你觉得你在意过什么?任何事都是无所谓的,就没有什么能牵动一点点,你发自肺腑的心思呢?这样活的有什么意思呢?”殷华喘着粗气说着。她明明没有做任何剧烈的运动,但就是觉得胸闷得喘不上气。

  话一出口,殷华就觉得不对。

  她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傅赐玉?就像她之前说过的话,她是谁?凭什么指责他这些?

  她越界了。

  两人都静默无言地面对面站着,却别有默契的都别开了头,不去看对方。

  “……我说的太多了。”

  “对不起,傅学长。”

  终于是把这一段时间所有的话吐露了出来,她也没有脸再见傅赐玉了。

  这般心思,被剖开坦露出来,是真的卑劣不堪。

  傅赐玉默不作声地站在原地。

  他想过殷华若有若无针对他的理由,但是没想过最后得到的是这样的答案。

  仅仅是因为,嫉妒他?

  他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但是他知道,现在所拥有的,都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这样活着真的很没有意思,

  ——————

  殷华拉开门回来的时候,蒋问和滕莲刚刚赶回排练室,从谭平等人口中听说了她和傅赐玉的事。

  “花花!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傅学长有事,最近月考又要到了,心情不太好,可能暂时不会来我们这边排练。我们把原本的排练计划往前提,先把他不在的剧情练好。”他们听到殷华这样说,白净的脸上平淡无比,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迹象。

  这反而是不太对劲的。

  “好了好了!都是小事,十一月就要演出了还在这里磨叽!都给我回岗位上去!”殷华大大咧咧地说着,像是看穿了别人怀疑的眼神一般,又和以往并无两样。

  其他人也不知道他们在门外说了什么,只好将信且信的都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继续排练。

  蒋问和滕莲也只能面面相觑。殷华不愿意讲,那就可能不是什么好处理的事。问了,怕是要在伤口上撒盐;不过问,又显得不好。

  蒋问想起了几天前和傅赐玉来找他谈话,心下一慌,大概是知道了是为什么。

  他可以说是对这两人都很熟悉,所以他明白殷华和傅赐玉都有性格上的缺陷。

  殷华不甘于平凡,事事都想去抗争;傅赐玉对琐事都不上心,而傅赐玉——可以说他没有心。对什么事都不在意,没有太多的“人性”。

  太过尖锐碰到了过于平稳。

  矛盾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存在了,现在只是彻彻底底的爆发了出来。

  蒋问想着事情的时候,滕莲却注意到,殷华在台下的角落里,小心翼翼地捂住了嘴,身体在止不住的微颤着。

标 签言情 赐我玉华 殷华 游龙惊凤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