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绝品重生者陆然叶霜小说_绝品重生者陆然

xiaoshiyi 6天前 笔趣阁 10290 ℃
绝品重生者陆然叶霜小说_绝品重生者陆然

绝品重生者

陆然 著

连载中免费

难得一见的都市逆袭重生小说《绝品重生者》的男主角是陆然女主角是叶霜,《绝品重生者》全文精彩内容概述:20年前,陆然在这个医院出生。20年后,他在这里获得新生,现在发生的事对陆然的世界观产生了强烈的冲击。一个身材高挑,穿着西装套裙的女人从车里下来,叶霜原来长得如此美丽!因为做生意太过强势,叶霜被混混盯上,男主角陆然英雄救美,叶霜吓得全身发抖,想要搂着陆然的胳膊....更多好书尽在故事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难得一见的都市逆袭重生小说《绝品重生者》的男主角是陆然女主角是叶霜,《绝品重生者》全文精彩内容概述:20年前,陆然在这个医院出生。20年后,他在这里获得新生,现在发生的事对陆然的世界观产生了强烈的冲击。一个身材高挑,穿着西装套裙的女人从车里下来,叶霜原来长得如此美丽!因为做生意太过强势,叶霜被混混盯上,男主角陆然英雄救美,叶霜吓得全身发抖,想要搂着陆然的胳膊....更多好书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陆然听到吵声,也从二楼下来了。

  “想碰瓷?那你就来错地方了,从没听说古玩还能让人生病的,有病赶紧送医院,别耽误我们生意。”

  唐同方面色一冷道。经营古玩店,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仅凭中年男子的一句话就赔钱,那这生意不用干了。

  老者的呼吸越来越弱,眼看就要不行了。

  “还敢瞎逼逼,我他妈先弄死你!”

  中年男子陡然发疯似地把唐同方打到,猛踢他的脑袋。

  唐同方是自己的员工,不能坐视不管。叶霜一咬牙鼓足勇气上前拉架。

  “来的正好,你是老板吧,赔我180万,少一分,我就烧了你们这个破店。”中年男子抓住叶霜的头发,一巴掌扇过去。

  叶霜头发被抓住,根本躲不过去,吓得美目紧闭双手,只能硬挨了。

  等了几秒钟,预料之中的痛苦没有到来,她的头发也被放开。叶霜睁开眼睛,一个挺拔的后背挡住她的视线。

  绕过后背,叶霜看到一只有力的手紧紧地抓住中年男子挥舞的巴掌。

  原来是陆然站在了叶霜的前面。

  “打人有什么用,再耽误一会,你老丈人死定了。” 陆然甩开中年男子的手。

  中年男子惊疑不定的看着陆然,刚才他的手腕一麻,就把叶霜的头发松开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岳父被你们的破砚台毒死了!我要上法院告死你们!” 中年男子眼睛通红好像要吃人一样。

  闭嘴!我能救你岳父!” 陆然朝着已经昏迷的老者走去。

  “救好了,我不要十倍赔偿,救不好,我弄死你全家!”中年男子恶狠狠地盯着陆然。

  叶霜吓得全身发抖,想要搂着陆然的胳膊,手伸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回过味来,搂这个废物有什么用。难道他能给我安全感?

  看看躲在角落里的唐同方满脸惶恐,再看看陆然的冷静坚定,真是鲜明的对比,一时间,叶霜也恍惚了。

  陆然蹲下探了下老者的脉搏。

  “不要碰他!咱们给他赔偿,如果弄死人,你就得坐牢!” 叶霜赶紧跑过来推了陆然一把,低声呵责。

  “在家闲着没事的时候,从网上也学了不少中医知识,而且我也准备了好多中医考试资料呢。” 陆然解释道。因为他回想起许文杰手机中的中医考试资料。

  “胡闹,你忘了你为什么自杀?这不是开玩笑,弄出人命,你就完了!缘宝斋也得关门!” 叶霜赶紧掏出电话拨打120,如果老者死在这儿,可真就说不清了。

  叶霜打电话的时候,陆然已经扶起老者,右手中指以下三指紧扣手心,食指突出。对准老者后背的大杼穴、风门穴和肺俞穴猛击三下。然后输了一股灵力到老者的体内。

  “你对我爸做了什么?你。”中年男子嘶吼道。

  没等他说完话,老者突然咳嗽两声,吐出一口腥臭的黑色浓痰。吐痰之后,老者的头不疼了,呼吸也平稳了,面色再次红润起来。

  老者慢慢睁开眼,感到陆然在他后背的推拿,满脸感激地说:“谢谢你小伙子,要不是你,我的寿辰就变忌辰了。”

  “爸,不用谢他,就是一群奸商,要不是那个破砚台,你也不会有事。不用你在这装好人,赶紧退货!” 中年男子一把推开陆然,对他吼道。

  陆然没搭理中年男子,继续对老者问道:“老先生最近经常头疼吧?”砚台上的煞气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对老者造成伤害,老者之前可能就被煞气上身了。再加上这次所以才会弄得如此严重。

  “你怎么知道?最近三个月我经常头疼。脑袋好像要裂开一样。”老者一脸诧异。

  “老先生,你。。。”陆然继续询问,老者身上的煞气还没有被驱散,只是被压制在老者体内缩成一团,随时都可能再次爆发。

  “爸,别跟他废话,他是想抵赖,你如果说经常头疼,他就可以不用退货了。赶紧退,别他妈那么多废话!”中年男子一脚踹碎旁边的陶瓷瓶子,大喊道。

  “老先生,你的头疼只是暂时好了,如果想要痊愈,还得继续治疗。你最近是否接触过什么古怪东西?” 陆然担心老者有生命危险。

  老者还想回答陆然的问题,但被那个中年少妇搀回车上了,中年少妇觉得陆然像神棍,肯定是个骗子。

  “别说话,赶紧退款,让他们离开。”

  叶霜低声呵责了他一声,这个废物,还不赶紧见好就收,真当自己神医了。

  “古怪你妈,赶紧退款。”中年男子打断陆然的问话,怒吼道。

  “唐叔,给他退款。” 叶霜扶起唐同方说道。

  “叶总,这不合规矩啊,古玩从来没有退货的。”唐同方一脸为难。

  “给他退,事情闹大了对咱们没好处。”叶霜低声道。

  “诶。” 毕竟叶霜才是老板,唐同方只能退款。

  “之前我就告诉你,不要买这个砚台,你不听劝,现在货也退了,再有什么问题别再找我们了。”

  中年男子如此不识好歹,陆然也有点生气了。如果不是他,老者早就没命了,根本等不到救护车来。中年男子不仅不感激,态度还如此恶劣。

  “你他妈的想死是吧,还敢诅我爸。”男子作势就要扑过来,中年少妇赶紧拉住他。

  中年男子这才压住火气,确认收到退款后,拉着中年少妇就往外走,快走出门口时,他回头冷冷道:“我妹夫是工商的,你们等着关门吧。”

  叶霜神色暗淡,心头堵得慌,一个女人做买卖真是不容易,什么人都有。因为莫须有的事差点被人扇耳光。

  “开门做生意就是这样的,别想太多!”好像感受到了她的委屈。陆然温柔地安慰了一句。

  “算你命好,救活了那个老者,他要是死了,你就蹲监狱去吧,以后少嘚瑟!”

  叶霜压根不感激,狠狠瞪了他一眼,回办公室工作了。

  “如果不是你说这砚台不吉利,他根本不会回来退货!”瞥了陆然一眼,唐同方拍了拍身上的脚印,悻悻地说道。

  周围的店员也都生气地看着陆然,砚台退货了,他们的提成就变少了。

  陆然一拍脑门,心想让我去死吧。这都什么人啊。

  刚才不是我拦着,叶霜你早就被人扇耳光了。

  如果不是我,唐同方你这老货也早被人踢死了好吧。

  中年男子把老者扶上车,就往医院赶,必须给老丈人彻底检查才能放心。一路上各种咒骂。

  老丈人过寿,女婿送礼把老丈人毒倒,这下面子可丢大了。亲戚好友都等着看他笑话呢。

  一想到这个事,中年男子就暴怒的骂道:

  “那个叶总真是恶毒,竟然纵容她手下卖有毒的砚台给我,她那个傻逼丈夫更畜生,还敢诅咒咱爸。要不是看在他救醒咱爸的份上。我非得弄死他。”

  中年男的愤怒有做作的成分,这样才能把自己摘出去,否则如何面对媳妇家的这些亲戚。

  骂完之后,他就给在的妹夫发了个微信,把他老丈人的病全赖在缘宝斋身上,让他妹夫立刻查封那个店。

  中年少妇劝他算了,缘宝斋能给退钱就挺好了,父亲的病应该不是砚台导致的。

  中年少妇叫吴凤娟,丈夫叫孙卫忠,几年前靠着老丈人的人脉做生意赚了不少钱,所以为人有点嚣张。

  车上的老者吴立国是沐洲市工商局局长,虽然已经退休,但人脉还在。孙卫忠做生意离不开这些。老丈人过寿,所以他送那么贵的砚台。结果弄巧成拙。

  孙卫忠的妹夫也是吴立国的女婿,两人是连襟,所以孙卫忠离开缘宝斋时,曾很嚣张地说要查封店铺。

  孙卫忠夫妇带着吴立国到了人民医院,刚进医院,吴立国又开始头疼起来,他两眼翻白倒在地上,豆大的汗珠都淌成流了。身体再次无规律地抽搐起来。

  孙卫忠夫妇怛然失色,赶紧把吴立国扶起送入急诊室。

  “大夫,大夫,都死哪儿去了?” 急诊室只有几个小护士,没有大夫。孙卫忠急疯了。

  听到孙卫忠的喊叫,内科主任张志民从办公室跑出来。当他看到吴立国的情况,脸色一沉。赶紧说道:

  “把患者抬床上,我检查一下,家属出去。”

  急诊室外,孙卫忠骂骂咧咧,一口咬定是缘宝斋的砚台把他老丈人弄成这样的。

  “老公,你放心吧,今天很幸运,张主任坐班,张主任是全国著名的内科大夫,有他在,咱爸肯定没事!”

  吴凤娟推了孙卫忠一下,让他小点声。整个走廊就听她老公嚷嚷了。

  过了两分钟,张志民就从急诊室跑了出来,满脸无奈地说道:“你们要有个心里准备,病人恐怕挺不过1小时了。我无能为力。”

  噗通!

  听到这句话,吴凤娟一下子就摊到在地上失声痛苦起来。

  “你放屁!”孙卫忠一下就蹦了起来。掐住张志民的脖子,对他喊道:“我爸中午还好好的,他要是死了。我就砸了你们这破医院。”

  “孙卫忠,你闹够了没有?”刚才还摊到在地上的吴凤娟,好像想起了什么,眼中又多了一丝的希望,她抹了一把眼泪,对她老公喊道。

  “张大夫,刚才在古玩店,一个年轻人在我爸的后背拍了几下,我爸就好了,这个方法有效吗?”吴凤娟描述了一下陆然救治她爸的手法。

  “这不可能!按照你说的,那应该是中医推拿的手法,你爸这种急诊,中医根本不好使,完全不可能。”张志民断然否决吴凤娟的提议。

  “确实是真的,我亲眼所见。”这个时候,孙卫忠也顾不得面子,把古玩店的冲突和陆然救治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就请那个年轻人看看吧。”张志民叹了口气,点头同意了。患者撑不过一小时了,怎么折腾都没用。但家属强烈要求,就让他们试试吧,试过也就安心了。

  “诶,咋好意思去啊。”孙卫忠一拍大腿,满脸的懊悔,刚才把叶霜和陆然得罪的死死的,现在舔个脸请人看病?

  “你的面子重要,还是我爸的命重要?” 吴凤娟眼睛一瞪,冷冷地盯着孙卫忠。

  “那,那当然是咱爸的命重要,我这脸面算个屁。”媳妇一厉害,孙卫忠立马怂了,他的一切都是老丈人给的,老丈人死了,他将一无所有。

  “张大夫,我爸就拜托你了!”孙卫忠夫妇交代一句,火速开车直奔缘宝斋!

  缘宝斋的二楼休息室,陆然盯着一盒泡面已经有5分钟了。欲哭无泪啊。

  到了午饭时间,店员非常抱歉的对陆然说,“忘记”定他的外卖了,只剩一盒过期的方便面。

  楼上,形影相吊。老公吃着过期的泡面,随后跑肚拉稀。

  楼下,欢声笑语。媳妇和员工吃大餐,吃的满嘴流油。

  这是亲媳妇吗?陆然恨不得死了算了。

  咣当!

  缘宝斋的大门再次被人踹开!

  几个穿蓝色制服的工商人员闯了进来。带队的就是孙卫忠的妹夫鲁达成。他是工商局副局长。

  鲁达成和孙卫忠一样,全靠老丈人吴立国的荫泽才有今天的成就。孙卫忠走的商路。鲁达成走的是官场。

  听到老丈人出事,鲁达成立刻意识到这是个表忠心的好机会。卡在副局的位置好几年了,他早就想动一动了。把老丈人伺候好了,那就是一句话的事。

  “闲杂人等,立刻离开,我们接到举报,这家古玩店售卖有毒物品,要立刻查封!”

  鲁达成当官也是老油子了,执法过程中,一不小心就会被老百姓说成是野蛮执法,所以他先声夺人。先清场再说。

  一听说店里的古玩有毒,刚才附庸风雅的顾客顿时哭爹喊娘做鸟兽散,好像晚走一步就会被毒死一样。

  “这位先生别走啊,这小五帝钱存量非常少,你......”

  看着四散而逃的顾客,店长唐同方心里在滴血,这都是钱啊。

  “鲁局,这肯定是陷害,肯定有人看我们店生意兴隆,所以才恶意举报。”

  唐同方赶紧躬身掏出中华烟给鲁达成点上,面带不忿地解释道。但心里咒骂不停:每个月都送礼,还他妈的折腾我们,真不是东西!

  鲁达成一改往日笑脸,严肃的说道:“我们接到匿名举报,你们出售的砚台有毒,差点把人弄死?”

  “荒谬,砚台怎么肯能有毒?这是欲加之罪!”听到鲁达成的胡扯,叶霜没忍住,不顾店员的劝阻,从人群中走出来,愤怒地盯着鲁达成。不用猜也知道,这个带队的肯定是刚才那个中年人的妹夫。

  嘶!

  鲁达成活了40多年,见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还是被叶霜的容颜镇住了。刚想缓和下表情,但想起家中的母老虎,立刻脸色一沉,冷声道:“是不是有毒,你们说的不算,封了你们的店,一件一件的查,你是法人吧,跟我们走一趟!”

  “鲁局,不至于吧,那个砚台我们已经给退款了,而且那个老头我们也治好了,要不晚上我做东,咱们吃个饭?”唐同方赶紧陪个笑脸,如果叶霜被抓进去,他这老脸往哪儿放啊。

  “咱们认识也有几年了,给你个面子我没抓你,再废话,你就进去陪你们叶总一起。”鲁达成一下就把唐同方扒拉边上去了。

  唐同方一看鲁达成严肃的表情,他知道这次是玩真的了,所以没敢吭声,人家要抓叶总,他进去也于事无补。

  鲁达成大手一挥,手下工作人员就要上前抓人。叶霜虽然脸色惊慌,但也没后退。

  “你们管的太宽了,工商的好像不能抓人吧?”陆然端着泡面冷声道。

  “我们能不能抓人,关你屁事!你这是妨碍公务,我他妈连你一块抓!”鲁达成暴怒道。

  “唐同方,管好你手下员工,否则我把他们全抓进去!”

  “他不是我的员工,许先生是叶总的老公。”唐同方赶紧往回拽陆然,跟公家硬顶,肯定没有好果子吃,年轻人还是太冲动。

  “太好了,终于找到正主了,你给我老丈人看过病吧? 行医资格证呢? 拿来我看看。” 鲁达成冷冷地盯着陆然,在微信里,姐夫特意提到这个人,说这个人是个神棍骗子。

  “许先生的医术也是学着玩的,没什么资格证。刚才事急从权,这不也救了你老丈人一命吗?”唐同方赶紧解释道。

  “放屁!学着玩就敢给我老丈人看病?这是犯法!这是谋杀!”鲁达成破口大骂。

  “把这个人也带走,非法行医最少判刑三年。直接送公安局!”鲁达成阴冷地挥挥手。两个工作人员就要开始抓人了。

  “没本事就少说话!”

  叶霜恨不得踢死陆然,本来没他什么事,非得多嘴。现在可好,弄个非法行医,这可不是闹着玩,要坐牢的!现找人肯定来不及,只能让老爸求人帮忙了。

  刺啦啦!

  一辆牧马人疯狂地冲上步行街,街上的行人纷纷躲避。

  吱嘎!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过后,牧马人终于停在了缘宝斋门口,由于速度太猛,差点撞到前边工商的车。

  这么大的动静,鲁达成他们当然都出来了,还以为劫-狱呢。

  鲁达成一看车牌,姐夫的车? 老丈人亲自来了?太好了,这次可要好好表现。

  随后车上跳出两个人,正是火烧火燎的孙卫忠夫妇,一小时内,吴立国得不到救治就死定了,现在已经过去30分钟了!

  “姐,姐夫,你们来的正好,我已经把这个店查封了,这个非法行医的我现在就送公安局去。”鲁达成一脸得意地迎上去。姐夫你虽然有钱,但我有权,而且有权更牛逼!这么有钱的叶总我说抓就抓。

  孙卫忠没搭理鲁达成,一下就跪在陆然面前。痛哭流涕地说道:“先生,求你救我父亲,他马上就要死了!” 如果陆然不出手,这个黑锅孙卫忠背定了。

  这是什么情况?鲁达成蒙了?他老丈人就要死了?医院都治不好,找这个非法行医的骗子有什么用?

  “还不赶紧道歉!”

  吴凤娟一把就把鲁达成拽过来,把父亲目前的情况都告诉鲁达成了。

  “小兄弟,对不起,这里面有误会......”

  到现在,鲁达成也不相信陆然可以治病,但人民医院都束手无策,他也只能道歉了,如果陆然治不好他老丈人,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一个要打叶...我老婆,一个要抓我老婆,你们要向她道歉!” 陆然冷声道。老婆,多么陌生的字眼!陆然活了20多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现在居然多个老婆!

  “叶总,对不起,之前是我的错,我不该动手打你!要是觉得不解气,你就狠狠地打我。” 孙卫忠耷拉个脑袋,彻底蔫了。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陆然了。

  “叶总,这个举报人肯定是恶意举报,我们回去之后肯定会严肃调查,实在是不好意思。” 为了老丈人,鲁达成也只能道歉。

  “没事,说清楚就行。”叶霜心思敏捷,她知道这些人肯定有求于她老公,否则不可能这么好说话。

  “先生,可以帮我父亲看病了吧?他真挺不住了!” 吴凤娟一脸焦急,这就是跟死神赛跑。

  “对不起,这位大姐,他没有行医资格证,那点医术也都是从网上学的。刚才那几下是瞎拍的,你父亲正好被痰堵住嗓子,吐出来就好了。肯定是巧合!”

  叶霜必须说实话,不可能每次都走狗屎运。虽然老公是废物,但也不希望他进监狱。

  “我也希望他能帮你们的忙,但他真不行。还是赶紧找正规医院治疗吧。别耽误了”

  “是啊,他就瞎蒙的,行医资格证考了好几次都没过,能会什么医术啊。”

  唐同方赶忙上前解释道,不用被抓进公安局,那老头的病也跟他们没关了,见好就收吧。

  “大姐,我确实没正规学过医术。也没有行医资格证。”陆然必须说实话,许文杰考行医资格证考了好几次没过的事,他真不知道。

  听了叶霜和唐同方的话,也得到陆然亲口证实。吴凤娟最后一丝希望黯灭了,苍白的脸上充满悲伤,父亲刚六十就,子欲孝而亲不在!

  “姐,咱别在这儿瞎耽误功夫,给父亲治病要紧。古玩店怎么可能有神医,就是个骗子!”

  鲁达成鄙视地看了陆然一眼,拉着孙卫忠夫妇就往车上走,这小子行医资格证考了好几次都没过,就是一废物。还客气什么。

  “大姐,虽然我没有正规学过医术,但是我看过很多医术,在网上学过一些疑难杂症的治疗方法,你父亲的病,我恰好见过,所以刚才我才出手医治。我愿意帮忙,但你得相信我。”

  一脸悲伤的吴凤娟让陆然想起追悼会上那些悲痛欲绝的烈士家属。他不想看到痛失亲人的惨剧再次发生。所以明知有风险,但还是选择救人。

  “相信,刚才就是你救了我爸,我当然相信你。”吴凤娟死灰似的脸色立刻容光焕发,顾不得男女有别,双手拉着陆然赶忙上车了。

  门口的人面面相觑,怎么个情况?这小子还敢给人看病?

  “快开车,你想害死我爸啊!” 看孙卫忠还不开车,吴凤娟着急了,从车上探出头,对她老公喊道。

  “来了,来了。” 孙卫忠立刻跑过去开车。油门直接踩到底。他可背不起这么大的黑锅。

  “走,咱们跟上去。” 鲁达成连忙招呼手下开车,不能让这废物给他老丈人看病,要是出了差错,他以后的官路就断了。

  “真是疯了,作死!”叶霜气得咬牙切齿,但不能眼睁睁看他出事,只能开车跟着去了医院。

  吴凤娟和陆然匆匆忙忙赶到急诊室,张志民立刻跑出来,希望病人家属请来的大夫有好办法,病人只能挺五分钟了!

  “大夫呢?怎么这么慢! 你父亲马上就不行了!” 没看到大夫,张志民脸色一变,立刻吼道,这都人命关天了,请来的大夫架子太大了!

  “我就是。”被张志民忽视的陆然只好毛遂自荐。

  “你不是许先生吗?” 张志民之前给许文杰检查过身体,许文杰怎么变成大夫了? 看着比他手下实习生还小,居然能治他都治不了的病?

  诶!

  死定了!病急乱投医!病人家属真是的,耽误了这么久,就找这么个人?

  此时,抢救室里的吴立国脸上一片死气,呼吸微弱,身子基本不动了。监护仪上的RESP和ECG值已经趋于零了。神仙来也白扯了。

  “是的,我是许文杰,张大夫你这有毫针吗?我想用几枚。”陆然快步走进急诊室,给吴治国号了下脉搏。

  “针灸?用什么都来不及了。”中医见效更慢,张志民目光暗淡叹了口气,还是让实习生去把毫针取来。

  抢救室的几个内科大夫都在商量对策,陆然走进抢救室,连病人的检测数据都不看,摸几下脉搏就开始治病,太能装逼了。


标 签都市 绝品重生者 陆然 叶霜 绝品重生者陆然叶霜小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