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九零岁月长曾春夏明蔚来小说_九零岁月长花泛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36 ℃
九零岁月长曾春夏明蔚来小说_九零岁月长花泛

九零岁月长

花泛 著

连载中免费

年代言情好文《九零岁月长》是由新锐言情作者花泛独家创作的人气新书,这部记录着成长与爱情的小说女主角是曾春夏,男主角是明蔚来,《九零岁月长》全文精彩内容概述:少年明蔚来的视线被压低的帽檐遮挡住,春夏第一次听说宗巴白城这个地方,要不是刚刚听着明蔚来和开车的本地青年说话忽然回忆起往事,她都没什么印象了,曾春夏不知道他是拿什么眼神看自己。明蔚来抬手把帽檐往上扯了下,平淡的目光露出来,从曾春夏脸上扫过去....更新最快最全的优质好书尽在故事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年代言情好文《九零岁月长》是由新锐言情作者花泛独家创作的人气新书,这部记录着成长与爱情的小说女主角是曾春夏,男主角是明蔚来,《九零岁月长》全文精彩内容概述:少年明蔚来的视线被压低的帽檐遮挡住,春夏第一次听说宗巴白城这个地方,要不是刚刚听着明蔚来和开车的本地青年说话忽然回忆起往事,她都没什么印象了,曾春夏不知道他是拿什么眼神看自己。明蔚来抬手把帽檐往上扯了下,平淡的目光露出来,从曾春夏脸上扫过去....更新最快最全的优质好书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那会儿,上小学三年级的她刚跟着奶奶搬到新住处,镇上的温泉巷。

  一条巷子从头到尾住了六户人家,她们家隔壁就是这次陪她过来的那位余叔叔一家三口。

  余叔叔是镇上管理居民户籍的民警,是个在春夏眼里和其他正常上下班的家长没什么区别的帅气大叔,直到一个刮着狂风的午后,这种印象才有了改变。

  大风把春夏家的的铁皮院门吹得哐哐作响,她回家的动静都被遮掩在巨大的响动里,所以站在屋里说话的两个人压根没发现有人回来。

  屋里说话的就是春夏奶奶和余叔叔。

  这也算是春夏第一次偷听大人讲话,她进门时正好听到余叔叔在对奶奶说,奶奶求他帮忙的事情有眉目了。

  春夏还记着余叔叔当时的原话,“我同学帮着在那边发了寻人启事一个月后,有人找到派出所说,去年在他家租房子的那个人,和寻人启事上面您儿子的照片特别像……”

  奶奶听了这句话好半天都没出声,猫在门边不敢探头的春夏也愣了,她用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余叔叔说的那个“您儿子”,和她是什么关系。

  那是她的爸爸,从她出生就没见过面的至亲之人,也是奶奶唯一的儿子。

  她不知道原来奶奶还一直在找失踪了十几年的儿子,已经记不清楚家里有多久没人提起这个人了。

  奶奶过了阵儿终于开口,春夏听她声音颤着问余叔叔,那后来呢。

  余叔叔说,那个房东说那个男人离开后就再没出现过,也没他的联系方式,就是偶尔闲聊时知道那个男人是学画画的,来宗巴白城这边待一阵子就会走,不久留。

  这也是春夏第一次听说宗巴白城这个地方,要不是刚刚听着明蔚来和开车的本地青年说话忽然回忆起往事,她都没什么印象了。

  而她之所以会突然想起这些,全是因为奶奶后面和余叔叔说的那些话。

  他们的谈话里提到了死人的牙齿,奶奶当着余叔叔的面,自言自语的说她觉着那个像自己儿子的男人是去宗巴白城替人求救赎去的,他一定带着那个需要救赎之人的牙齿,过世的亡者的牙齿。

  余叔叔问究竟怎么回事时,奶奶却不肯往下说了。

  对于后来又发生了什么,自己的偷听有没有被两个大人发现,春夏的记忆又变得模糊起来,她努力让自己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路边停下了,明蔚来和开车的本地青年都在看着她。

  “想啥咧,喊你几次都没反应,不会高反了吧?”开车的本地青年咧嘴笑着问春夏。

  春夏没法用几句话就说清自己刚才是怎么回事,就只好不好意思的也笑了,说着对不起时看了眼明蔚来。

  少年的视线被压低的帽檐遮挡住,曾春夏不知道他是拿什么眼神看自己。

  开车的本地青年又开口,说刚才停车就想问春夏住在哪里,他开车把她送回去,结果春夏就愣神没反应。

  “不好意思啊,我住在春熙宾馆,不用你们送我了,给我指下路我自己走回去就行。”

  听了春夏的回答,明蔚来抬手把帽檐往上扯了下,平淡的目光露出来,从曾春夏脸上扫过去。

  “一起走吧,我也住那儿,开车。”

  春熙宾馆,六楼。

  曾春夏原本打算回宾馆拿点东西就去医院看望余叔叔,可她刚拿出房间钥匙准备开门,旁边余叔叔房间的门就先打开了。

  看着靠在门口没什么精神头的余叔叔,曾春夏吃惊的问他怎么自己出院回来了。

  余叔叔狠狠瞪了她一眼,语气凶巴巴的:“臭丫头,还好意思问我,你去哪了也不说一声,我在医院等不到你都快急死了,你到底干嘛去了!”

  “余叔,别生气!是我错了,我一着急就忘了你在医院等着我呢,可你也不能就这么出院了啊!”曾春夏担心的打量着余叔叔不好看的脸色,上手去扶住他的胳膊,两人回了房间。

  余叔被摁在椅子上坐下,看着去一边给他倒水喝的春夏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其实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让你一个孩子自己去面对这么大的事,你奶奶的东西拿到了吗?”

  曾春夏端了杯热水搁在余叔手边,自己坐到对面的床边上,把背包拿下来搁在腿上,“拿回来了,都在包里呢。”

  “那你到底干嘛去了?”余叔继续追问。

  十分钟后,听完曾春夏讲述的余叔把头低了下去,好一阵沉默无语,曾春夏看着他也垂下了视线,之前一直努力压着的难过,又开始一点点重新在心口蔓延开来。

  “你说的那个叫明蔚来的男生,他也住在这宾馆里?”余叔再开口,上来就先问了这个。

  曾春夏点点头,“是,他住在咱们楼上那一层。”

  余叔嗯了声,想了下又说等下找时间上楼去见见明蔚来,他想代表曾春夏这边的大人,跟人家当面表示一下感谢。

  说完没见曾春夏表态,余叔就纳闷的盯着她打量,少顷又问了一句:“春夏,那个明蔚来你感觉怎么样?”

  曾春夏这回倒是几乎秒回答:“是个不算友善的。”

  被人做出这个评价的同一时间,明蔚来正在春熙宾馆七楼某个房间里,靠着床头和外公用座机讲电话。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外公说了什么,明蔚来突然就提高音量喊了句“我不同意!”,引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开车青年回头瞅过来。

  明蔚来一记眼风朝他扫过来。

  开车的本地青年赶紧转回头继续看电视,心说也不知道这位大少爷到底哪天走人,他实在是有那么点儿伺候不起了。

  这边,明蔚来听着电话那头外公的话,眉头开始越拧越紧,刚才他会那么大的反应,就因为外公又跟他提起让他自己先回家的事。

  外公上了年纪,说话难免絮絮叨叨的长篇大章节,明蔚来不吭声听着,倒是再没像刚才那样大声反驳,因为他明白外公也都是为了他好。

  就这么又过了十多分钟,通话才终于结束。

  明蔚来搁下电话听筒就闭上眼仰面瘫在了大床上,可他还没缓过劲呢,就听到了敲门声。

  开车的本地青年问了句谁啊,房门外传来一个女孩的说话声,“是我,曾春夏。”

  明蔚来躺在床上听着,睁开眼。


标 签言情 九零岁月长 花泛 曾春夏明蔚来小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